少年pmc吧 关注:3,020贴子:55,333

回复:【PMC·同人的同人的同人的重置版】枪与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这里AFO是个很死、很有争议的概念。锡安由于各种治安问题,每一名执法人员都会学习至少三种长枪的操作:霰弹枪、冲锋枪、以及AR系列步枪,后两者都依据法律需要,是半自动的。且在锡安大多数地方,半自动的AR和半自动的冲锋枪同时准备给了警察队伍(部分地区/队伍是全员AR)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61楼2019-09-24 17:01
收起回复
    另外,AFO实际上只是基础的基础,任何达到标准的警员都可以考取。在AFO之后则是从ATO-I&II以及人质救援等相关的高级战术警员课程,对应PTU-AFO(包括ERV、TST等单位)、总区SWAT、以及中央SWAT部队的战术需要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63楼2019-09-24 17:11
    收起回复
      话说老头子打狙怎么样


      IP属地:美国64楼2019-09-27 11:54
      收起回复
        扫墓


        IP属地:湖南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9-10-26 15:56
        收起回复
          大概没啥问题,直接文字吧


          番外:白色大陆(1)
          2017年4月7日
          南极洲,极圈附近。
          自从八年前那一场核战争之后,除了一艘因为GPS中断而迷航最后在科考队员无线电引导下来到南极洲的远洋货轮和一艘同样迷航的澳大利亚远洋渔船以及两艘船上面的船员之外,南极洲的科考队员们再也没有得到任何其他人类的消息。
          他们每一天都发送着广播,希望能够收到回应,但也许是发报器的功率太小,并没能把信号发送出去,也可能是核战后世界残留的辐射背景太高,干扰了他们发射出的信号,又也许是因为他们收音机本身就是坏的,别人回复了但自己却没有收到,他们一直没有接收到任何回应,转眼间,7年过去了,7年的茹毛饮血(简单来说就是抓企鹅海豹还有打鱼维生)即使是他们中最乐观的人也开始动摇,开始去怀疑一件没有人愿意想象的问题。
          我们可能就是最后的人类了?
          之前靠各种材料拼凑出的五个风力发电机已经坏了一个,剩下的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如果它们毁坏了,仅靠最后的几个太阳能电池板在短暂的白天中所产生的微不足道的电能,他们将不可能撑过这个冬天,但即使在这样能源紧缺的情况下,也没人会叫停每天各个时段例行公事的广播,这是在这里生活着的46人心中最后的一棵救命稻草。
          ————————————
          锡安,防卫军无线电监控部门。
          作为人类最后的避难所,锡安自从始建以来就没有停止过对流落在外难员的援救,而作为援救工作的重要一环,锡安防卫军无线电监控部门在锡安始建至今的这几年里发现并定位了来自全球各地上百处避难所的广播。
          人类总是害怕孤独,即使是战前全球能够正常联系的岁月,都因为孤独感而一刻不停地尝试着联系外星人,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是有能力的避难所,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去与世界通讯,而短波广播,往往是最有效的方式。
          但是也许是因为某种下意识的忽视,他们一直没有把接收天线对准过一个地方,那就是地球最南端的那片白色大陆。
          直到今天。
          “你好,这里是南极洲,如果有任何人收到这个广播,请以相同的频率进行回复,你们并不孤独,在南极洲还有你们的同胞…”
          广播在刚接受到的几十秒后就中断了,但信息量已经让所有人的惊呆了。
          在南极洲还有人?
          得去救他们。
          两小时之后,在锡安最南边的海岸线上,架起了一个通讯天线。
          “南极洲,这里是锡安,我们收到了。”
          ——————————————
          4月8日,锡安西城区,警卫部第二驻地。
          米哈耶夫走进了会议室,环顾了一下会场,发现在场的人很大一部分是当初和自己一样从俄罗斯来的老兵。
          怎么回事?他心想着,找了个地方坐下。
          过了片刻,又有几名人员走进了会场,而那名警卫部的高级官员见到人齐了,也毫不拖拉地开始了介绍。
          “我们这次的目标是南极。”
          ‘?!’几乎所有之前不清楚情况的人员都惊了一下。
          “在座各位都曾经有过在寒带地区作战的经验,而我们本次行动是要去南极洲援救26名前南极科考队员以及20名远洋船员,旧战争结束后他们就被困在了南极科考站,靠着仅有的资源坚持到了今天,本来按常理来说他们但没有人清楚他们还能否坚持到这个冬季结束,所以我们需要尽快前往救援,考虑到气温的剧烈差异,今天下午开始各位就将要搬进一处改造过的食品冷冻库中,在那里进行半个月的适应性训练,这次行动有太多不确定因素,所以我们不会强迫你们,请志愿参加的领取一份表格并填写。”
          就是说…又能看见雪了。
          某种意义上,算是半个回家吧。
          嘴角翘了一点,米哈耶夫伸出了手。
          “给我拿份表格。”
          TBC”


          IP属地:广东66楼2019-11-03 00:50
          收起回复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9-11-03 00:50
            收起回复
              @大哲学家℃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9-11-03 00:51
              回复
                说来你可能不信,但是哈…



                以色列冬天会下雪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69楼2019-11-03 03:11
                收起回复
                  说实话,我构思过把夜行者的总部放在南极、西伯利亚和青藏高原。。。因为实际上这些地区受核战的影响不会太大,除非被核弹直接命中。?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9-11-04 01:50
                  收起回复
                    还有,如果你要写俄裔寒区作战,绝对不能少了郭卡冲锋衣,garsing军靴和这种老棉帽。。。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9-11-04 12:37
                    收起回复
                      才发现你想的是破冰船……我还一直在脑补C17靠加油机伙伴接力加油飞去南极呢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72楼2019-11-05 01:17
                      收起回复
                        没办法,毕竟人家确实有南极夜间降落的能力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73楼2019-11-05 01:33
                        收起回复
                          基本操作就是靠地面人员提前架设反光筒铺出跑道路线,然后剩下的就靠夜视仪和C17的抬头显示仪了
                          当然地面的科考人员本身也有许多测量仪器,且很多时候也得依靠空运,所以引导飞机降落、汇报风速风向等也是很容易就做得到滴



                          实际上就是复杂气象条件下的野战机场降落,C17玩这个很轻松,加上你这里的时间设定是战后没几年,征召几名战前的美军飞官应该是很容易完成的


                          IP属地:美国75楼2019-11-05 07:47
                          收起回复
                            有个问题,你们想看哪种方式的救援南极洲:
                            目前有备选的两个:航母起降c130,破冰船+登陆舰两栖登陆,或者你们有别的主意的话可以提出来(131那个……我设定里的机队规模达不到要求)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9-11-23 01:27
                            收起回复
                              心血来潮写了一个无关紧要的番外

                              2038年4月24日08:20
                                锡安黄6区
                                “ZPF,有搜查令!”前面的破门手用破门锤砸开了这套房的门,韩羽左手举着盾牌,右手拿着一把g18手枪,从狭窄的门口里面冲进了房间。
                                另外数名警员跟着他,迅速地进入了这栋建筑物内。
                                “双手举高,跪下,不要有突然的动作!!”两个男性出现在了韩羽的视野内,他高声呼喊着。
                                被那么多全副武装的警员拿枪指着所带来的精神压力确实非比寻常,那两名男性马上举高手,示意自己没有威胁。
                                没有看他们,韩羽贴着墙继续往房间的前部推进,扫视着每一个可能站着人的地方,很快就推进到了这个大房间的一个角落。
                                另外几名警员也迅速控制了整个房间,把盾牌收得离身体更近一些,韩羽顶住了前厅连接着后面建筑物的唯一的一扇门,而他的队友们开始在他的身后铐住那两个投降的男子,并把它送到后方。
                                “净空,继续前进。”韩羽来到了门前靠合页的位置,另一名队员则来到了靠把手的位置,他把手放在门把手上,紧接着打开了房门。
                                韩羽则立刻从打开着的门口冲进了房内,但里面的人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
                                十几发子弹打在盾牌上,冲击力通过盾牌和肩带传递到了韩羽的身上,他立刻用手枪进行还击,自己的队友也在身后用手中的突击步枪还击。
                                “放下武器!停止抵抗!”
                                在交火中喊着劝降的话语,但是他们说的话已经被枪声所掩盖了。
                                一名拿着武器的男子被击中倒地,另一名丢下武器想要逃跑,也被一发子弹打倒在地。
                                见到威胁已经被清除,韩羽和队友们马上前进。
                                就在这时,第三个人开火了。
                                这个人躲在一堆杂物的背后,所以韩羽和队友们一开始并没有发现他,而当他们解决掉之前的两名敌人前进时,就把自己的侧翼暴露给了他。
                                一把半自动的AR步枪开始对韩羽等人的侧面射击,这刚好是没有盾牌和防弹插板掩护的位置,韩羽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锤了一下,想要把盾牌对准那个向自己开枪的敌人,但却迅速地失去了体力。
                                “警官倒地,警官倒地!”那名开枪的匪徒也马上跟在后面的警员击毙,但是又有数名人员开始对被困在这个门廊的警员们射击,虽然没有命中,但没有了盾牌手的掩护,警员们只好拉上倒地的韩羽,先行撤离。
                                ——————————————————————————————
                                韩羽感觉自己现在的头很晕。
                                一股奇怪的热流在肚子里面燃烧着,带来的痛楚十分强烈,他想要高声呻吟但却没有力气叫出来。
                                这天到了啊。
                                感觉自己的手被谁用力抓着,韩羽勉强睁开眼睛,发现是自己队里最年轻的,加入TQRU不到两个月的新人小刘。
                                “我没事,别担心我。”韩羽用自己仅有的力气开口,想要让小刘不要太过担心。
                                随后,小刘的手就松开了,面前的脸换成了了两个不认识的人,看衣服应该是ZFD的急救员,从他们的脸上,韩羽可以看出自己状况不妙。
                                他想要开口询问具体的情况,但是已经没有可以开口的力气了。
                                接下来,他眼前一黑,只留下耳边的声音,而那声音也逐渐变得断断续续起来。
                                “心率:115,血压,9kpa。”
                                “让医院那边赶快备…”
                                “他还…血,这样下……”
                                “心率:一百…,血…pa”
                                “韩警官,醒醒,别睡着了。”有人在用力摇晃自己,韩羽眼前的画面又恢复了,还是在救护车内,面前还是那两名急救人员。
                                “韩警官,我们马上到医院了,再坚持一下,很快就好了。”
                                “好”想要这么开口,但是韩羽已经没有开口的力气了,他甚至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眼前的画面也马上变白了起来。
                                一团光出现在他的视野中,是太阳吗?太阳出来了?现在到早上了啊。
                                ——————————————
                                “瞳孔没有反射了,他很快就要坚持不住了。”拿着一个手电筒照着韩羽的眼睛,一名急救员面露焦灼之色。
                                “医院那边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手术室,医生和血浆都已经备好了。”
                                “但愿我们赶得上吧。”
                                “韩警官,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在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医院了,韩警官?”
                                ———————————— 
                                “停下吧,结束了。”尽管很无奈,但这名主治医生还是叫停了身边的护士和其他医生。
                                “他已经离开我们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这是他们中不少人今天的第一个病人,但他们并没能把他从死神手里抢救出来。
                                “好了,接下来按程序处理吧,我们还有别人要救。”
                                医生叹了口气,低头向这名英勇的警官致意。
                                韩羽,男性,27岁,ZPF警长,黄六区战术快速反应单位成员,在2038年4月24日的一次高危搜查行动中受伤,于当日10时27分,在锡安黄六综合医院内因抢救无效不幸殉职。
                              (名字不要在意!)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9-11-24 22:13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