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明空吧 关注:18,118贴子:316,097

【原创】甜过蜜糖的盛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甜过蜜糖的盛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23 21:53
    2020-02-26 09:58 广告
    坐等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23 21:59
      不好意思各位,我本来不想再提这件事了,但是刚才又看到了她的新回复,这个小妹子真是太气人了。
      晋江的《忠了个犬》我封了,原因不想再多说,在晋江有封文说明,好奇可以去看。
      抱歉,我是如此小肚鸡肠,原则问题,不容一丝侵犯。
      我翻看了你别的贴子,发现你年纪也不大,所以我真的想跟你唠叨一句,就算我不是原作者,没被人发现偷了东西就不叫偷了?还有,你和读者说是因为有人指出来了这是忠了个犬,不是你的原创。你才说的,没有在一开始就说明。还有,我有给你提供证据,我有截图。那个帖子你可以去搜索,我有说明我把文章都放到晋江了。就算我没给你截图,这是不是你自己写的你不清楚?知道不是,就应该马上道歉,你是否道歉与我是否是正主没关系,你该为你的行为道歉而不是向我道歉。还有,你最后补的我装可怜,这就是你道歉的态度,要不你也辛辛苦苦写个文,我道个歉就让你把文封上当作以前的心血都白费好吗?
      这次也不是新文,是原来的老坑,但是一直没有名字,我决定给他个名字,以防止再有这种情况,我又没理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23 22:08
        “爷爷?你不是在农村老家吗?什么时候来也不和我提前说一声……这……几位是?”此刻的姗姗万分尴尬,虽然时间已经是中午了,可因为昨晚通宵打游戏所以现在还没醒,要不是爷爷来敲门她也不会穿着睡衣蓬头垢面的出现在这么多人面前。
        况且,她这农村老家的爷爷,怎么就穿着如此考究,像是个有钱人家的老爷。身后还跟着四五个男人,统一的白衬衫,黑西裤,这是押着爷爷来要账吗?
        爷爷看姗姗懵掉的样子,努力忍笑说道“丫头想什么呢,还不让爷爷进去。”
        姗姗僵硬的让开门,爷爷走在最前面,剩下的人也跟着进来,脚步似乎带着一种小心翼翼。
        人都进来了,她正要关门,走在最后的男人急忙回身把门关上,恭敬的腰都不敢直。这怎么看也不像是来要账的啊,姗姗心想。
        爷爷转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道“恭喜我们家的小公主考上大学了。”
        “爷爷,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乖,爷爷送你个礼物。”
        领会到爷爷的手势,刚刚关门的男人和另一个人噗通一声跪倒在脚边。
        “下奴给少主请安。”
        白姗姗:……完了完了,我是不是熬夜太累出现了幻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23 22:09
          “下奴给少主请安。”
          白姗姗:……完了完了,我是不是熬夜太累出现了幻觉。
          打发走了爷爷,姗姗盯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人,开始消化这如此之大的信息量。
          我们白家是世界上都排的上名次的世家大族?
          爸爸像偶像剧里的角色一样,因为平民的妈妈不能被家族接受为主母,而放弃了继承家主?
          所以,她白姗姗,作为爷爷唯一的嫡亲孙女自动成为白家少主?
          还有,她白姗姗整天泡在网上看的那些帅哥家奴的小说,竟然是真的,而且自己就是少主!!
          消化了这些,白姗姗才想起来面前还跪着两位“不好意思,你们能不能再自我介绍一遍,我刚才脑子有点乱,没记住。”
          还是刚刚抢着关门的男人先开口“是。下奴韩季给主子请安。下奴愚钝,20岁出营,外放到M市任晨达集团总裁。”那晨达集团她听说过,在M市若晨达认第二有哪个集团企业敢认第一?
          20岁出营,看他现在的样子也不过就20几岁,就这短短的几年成就了这样的晨达?想到这里,白姗姗差一点脑子又短路掉,这样厉害的人,这样大的企业竟然都是自己家的?!
          就听韩季介绍完自己又开始介绍身后跪着的男孩子“这是下奴的随奴,云起。和小姐在同一所学校读书,是学生会主席今年大四,在下奴公司实习任总裁助理。”
          白姗姗随手一指云起“他怎么不自己说?”
          简单的话一出口,吓的二人面色一白。
          同时磕下头去,韩季复又抬起头“主子容禀,家族规矩随奴卑贱未经主子批准不得随意出声以免污了主子的耳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23 22:09
            简单的话一出口,吓的二人面色一白。
            同时磕下头去,韩季复又抬起头“主子容禀,家族规矩随奴卑贱未经主子批准不得随意出声以免污了主子的耳朵。”
            白姗姗对云起说道“把头抬起来。”
            云起缓缓直起身子,抬头垂目。
            白姗姗仔细的观察,这被吓白了的脸色配上少年的青涩好可爱,心里一高兴,开口道“你也认我为主的话以后就该听我的,没什么随奴不随奴的,我要的是真正能让我舒服的人,不是连声音都出不了的家具。还有,你们两个的下奴给我省了吧,我会跳戏,也不习惯。”
            然后又摸摸云起的头“你比我大不了几岁,别学他那么老成,来笑一个。”
            云起抬头看韩季,似乎在等他批准似的。
            韩季呵斥“主子让你笑就快点笑,一点规矩都没有。”
            看云起小帅哥被吓的一抖,白姗姗面上不好看“你那么凶做什么?”
            韩季面色一白,慌忙磕头“下奴逾越,请主人重罚。”刚认了主就犯错,这后果韩季想都不敢想。
            怀着好奇的心,姗姗带着一丝坏笑“重罚?怎么罚?”
            可惜云起和韩季谁也不敢抬头也没看不见她的坏笑。
            韩季声音有些颤抖“近奴逾越,轻者鞭80,重者……”
            韩季话还没说完,云起跪爬到姗姗脚边“主人,是下奴的错,请主子惩罚,与季哥无关。”
            有意思,真有意思。
            “你不是说随奴不能随便说话吗?怎么你这个随奴不但说话还插嘴?”
            一句话不知道是问韩季还是云起,总之两个人都吓得一抖,随奴无状要受罚,云起又是韩季的随奴韩季同样要受罚。
            云起只磕头不敢再说话,他想问主人刚刚不是说过随奴可以说话的吗?怎么这么一会儿就改了,但他没有胆子问,因为小命只有一条。
            “是下奴管教不严,请主人责罚。”
            来来回回就这一句,姗姗尽量低沉着声音说“罚你们把我攒了一个月的脏衣服都洗了,手洗!”
            说完话出去倒了杯水,回来发现两个人还跪着“起来吧,那个,要是衣服多用洗衣机也行。”
            韩季和云起愣在当场,云起推推韩季“季哥,我没听错吧,主人只是罚我们洗衣服吗?还说可以用洗衣机?”
            韩季没理他,云起又自己嘟囔“没听说有种刑罚叫洗衣服啊。难道只是普通意思的洗衣服吗?”
            韩季终于受不了了“闭嘴,认了主还这么没规矩,平时太宠着你了,要是惹了主人怪罪下来谁能保住你。”
            “是。”云起低头没敢在说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23 22:12
              晚上,韩季和云起就在家里住了下来。
              白姗姗也算是终于吃了顿健康正常的晚餐。对于韩季的厨艺白姗姗完全是迷妹的心态,这么帅气干练的男人,饭做的还这么好。
              睡前,姗姗洗好澡坐在客厅看电视。韩季从厨房拿着杯热牛奶“主子,睡前喝杯热牛奶吧。”
              姗姗没当回事,一边看电视一边说“你不知道我乳糖不耐受吗?”
              韩季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下奴照顾不周,请主人责罚。”
              姗姗被膝盖和地板的撞击声吓了一跳,没有看电视的心思了,她打量着认真请罪的韩季“真想知道你们说的白家主家什么样,把你们都教成这个样子。”
              其实,白姗姗想说的是怎么把你们从普通人教成了有点风吹草动就自愿请罪请罚的奴隶。
              但韩季不这么认为,他觉得主人是因为不满意,认为主家没有教好自己,要是这样的话可能就是要被扔回训练营里重新训练。以前在营里跟着老师的时候也有出营的师兄被退回来的情况,对于教导的师父来说可以说是奇耻大辱,所以一定会被更严格的教育责罚,甚至大多数人都没能挺过第二次退营重训。想到这里,韩季有些控制不住发抖“主人要……退了下奴吗?”
              姗姗看他那颤颤巍巍的样子觉得很可爱“你是抖m吗?”
              韩季疑惑的抬头看了一眼姗姗,又觉得有违规矩赶忙低下头“下奴不是。”
              “那就奇怪了,你干嘛一直让我罚你?之前看你对我爷爷也是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
              韩季心中一酸“下奴是家族的奴隶,需要遵守家族规矩。”
              道理都对,但韩季的语气却生硬的很。让刚刚还觉得他挺可爱的姗姗有些恼火“怎么韩总裁不高兴了?”
              韩季听见姗姗生气了,才发觉自己刚才的态度很不好,狠狠磕个头“下奴不敢,请主人责罚。”
              “哼!责罚责罚,别就嘴上说说。去把爷爷留下的刑具箱子拿过来。”
              “是。”
              韩季膝行下去拿箱子,再回来的时候身上除了一条白色的内裤什么都没有。
              姗姗吓了一跳“你干嘛呢?”
              韩季放下箱子“家族规矩,奴隶受罚不能穿衣服。”
              姗姗一面暗骂自己的爷爷真是个老不正经,怎么有这么多奇葩的规矩,一面下意识的看韩季。好白,好干净的男人啊……身材也好,肩膀比穿衣服的时候看着宽阔多了……在往下……白色的内裤鼓鼓囔囔的……!
              意识到自己在干嘛的时候,白姗姗吓得赶紧收回目光去再看韩季的脸。
              韩季脸红彤彤的跪在地上忍受着自己主人的视奸。
              视奸还被发现了,白姗姗轰的一下觉得心跳到了嗓子眼。热!热的她觉得自己出了一层薄汗。
              “主子,您流鼻血了!”韩季也顾不上规不规矩,赶紧起身走到白姗姗身边。
              姗姗伸手一摸,果然……主人的尊严荡然无存。
              一把推开韩季“给我洗衣服去,没我的命令不许进我房间!”说完就逃跑似的往卧室走。
              路上碰到云起从洗衣间出来“主子?您生病了吗?脸怎么这么红?您留鼻血了……”话还没说完就被白姗姗推开。
              韩季从后面追过来,看见白姗姗关门进屋,不敢再进。
              云起跟过来,看着韩季全身上下只留一条内裤“季哥,你这是色诱主子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23 22:13
                云起跟过来,看着韩季全身上下只留一条内裤“季哥,你这是色诱主子了吗?”
                韩季扔了个白眼给云起,而后静静跪在姗姗门口。
                姗姗在卧室的浴室里洗好澡,口渴的很,估计韩季和云起应该都回房了才敢出门。
                刚打开房门,就看见韩季还穿着条白色内裤跪在她门口,吓的白姗姗转身砰的一声又把门关上了。
                门外韩季的声音传进来“主子,您有什么吩咐吗?”
                此刻的白姗姗几乎恼羞成怒,明明她才是主人,难道不是要把小奴隶亲亲抱抱举高高吗?怎么可以又跑又流鼻血的?
                “你怎么还没走?”姗姗在门内说。
                “下奴冒犯主人,主人还没惩罚,下奴不敢休息。”
                不想理你,你还来劲了。姗姗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打开门,脸上假装高冷“进来!”
                韩季膝行到屋内,跪在姗姗脚边不敢在抬头。
                姗姗觉得平时的大总裁此刻低眉顺目的样子格外反差萌,让人忍不住想逗弄一下“家族规矩,受罚的时候可以穿内裤吗?”
                韩季愣了一下,看刚才主人的样子是很满意自己的身材的,怎么这么一会儿就变了?家族规矩是允许穿内裤的,可是近奴却不一样,作为主子的私有物,受罚的时候只有主子特许才能穿上内裤遮羞,也是得宠的近奴才有的资格。自己不得主人宠爱,还欺负主人不明白规矩,妄图隐瞒……被……被发现了吗?
                “回主子……近奴受罚时没有主人的特赦确是不允许穿内裤。”
                “你是觉得我会特赦你所以先自作主张了?”
                韩季急的带了哭音“下奴……不敢……”
                “你觉得我会喜欢什么样的奴隶?”姗姗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问韩季。
                “主人明鉴,下奴不敢揣测主上。”
                “你敢的,你不但敢,还这么做了,爷爷带你来以前,你敢说从来都没揣测过我会喜欢什么样的奴隶吗?”
                主人这是想给自己多加几条罪名吗?
                见他不在说话白姗姗又说“做都做了,有什么不敢说的,只要你能说出对我的心思,我就可以饶了你,不然我可不知道我生气会干出什么来。”
                “主子……”
                韩季不知道说什么,也什么都不能说,因为如果说出来揣测上意这种罪过可大可小,说大了更是和判主无异。
                白姗姗看着韩季哆哆嗦嗦的身体,说话都带着颤音的样子十分可爱,心情大好,噗嗤一下乐出了声。
                韩季被主子突然变化的态度惊了一下,试探性的抬起头,瞄见主子满脸不怀好意的笑,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在捉弄他……
                “把我手给我!”
                韩季不知道主子要干什么,但还是下意识的把手伸出去。
                白姗姗蹲在韩季面前,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你摸摸看,我也只是个普通人,和你没什么区别。”
                韩季被自家主子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主子明鉴,下奴卑微,怎么敢和少主相提并论。”
                “这次不是逗你,我是很认真的告诉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偏偏我不喜欢自己的人每次看见我都像见到瘟神一样的磕头请罚,我会不自在,记住了?”
                “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23 22:14
                  “这次不是逗你,我是很认真的告诉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偏偏我不喜欢自己的人每次看见我都像见到瘟神一样的磕头请罚,我会不自在,记住了?”
                  “是。”
                  姗姗听见回答很满意“起来吧,回房间睡觉去,我去楼下拿点水喝。”
                  “下奴伺候不周,渴了主子……”韩季下意识的想往下说,但看到白姗姗瞪着他的眼神,只能乖乖的回了声是。
                  经历了繁忙的高考,突然放松下来的姗姗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不是在家里躺着,就是熬夜打游戏。终于连她自己也受不了自己了。
                  洗澡,化妆,逛街去。
                  姗姗去的商场正对上晨达集团的大厦,站在门口的时候,还让她好一阵自豪,这么气派的大楼,都是她们家的。
                  进商场就直奔了最高档的珠宝店,虽然父母在国外该给她的零花钱没少过,但是珠宝这种东西,对于一个刚刚高考完的女生还是很遥远的存在。
                  正对着闪闪发亮的钻石流口水的时候,偏偏余光扫过两个人影,其中一个是韩季。
                  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娇滴滴的挽着韩季的胳膊“韩总,您今天要是不送我个像样的礼物我可不依您……”
                  两人有说有笑的进门,正好和姗姗撞了个对面。
                  韩季的身体似乎僵住了,不留情面的推开腻在自己身上的女人,规矩的站好“主……您好……”
                  哼!还好他还记得自己说过不喜欢暴露身份的话,但是,这算什么?
                  姗姗冷笑一声“韩总,好巧,这位美女很眼熟嘛,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说完要走,见韩季想拦瞪了一眼过去“你敢拦我?”
                  韩季虽不情愿也乖乖让了条路出去。
                  姗姗头也没回的离开了这家店,越走越觉得委屈,虽然自己没把韩季当作过自己的什么人,可是怎么就有一种被背叛了的感觉呢?
                  姗姗出门打了车,坐上车才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要去哪里。回家吗?韩季和云起晚上一定会去伺候,自己不想见他。
                  怕司机师傅等得不耐烦,随口报了家里的地址。
                  车子开动,姗姗拿起手机拨了爷爷的电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23 22:15
                    怕司机师傅等得不耐烦,随口报了家里的地址。
                    车子开动,姗姗拿起手机拨了爷爷的电话。
                    没提韩季的事情,只说了想趁着寒假去主家玩一玩,爷爷说让她回家等着,有人会去接她。
                    放下电话,看看车窗外,刚好在放韩季的采访,得体的西装笔挺的身板无一不散发着上位者的如果不是有着一样的脸,姗姗怎么也想象不到这是每天跪在自己面前殷勤服侍,时而恭敬请罚的韩季。
                    出租车刚到楼下,接她的人就已经在等了。
                    “白小姐吗?请。”
                    白姗姗本来还想说去楼上收拾点东西,转念又一想按照爷爷平时的行事风格家里的东西一定都是很全的。所以也没有开口,直接就上了车。
                    车子越行越远,司机也一句话没有,气氛死气沉沉。
                    “有水吗?我渴了。”
                    司机像是没听见一样,这哪里是家族的人该有的规矩。姗姗突然觉得有些慌,是很不好的预感。
                    “你停车!”
                    车子缓缓停下,司机下车拉开了车门,还没等白姗姗说话,一块毛巾捂了上来,眼前一黑,没了意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23 22:16
                      2020-02-26 09:58 广告
                      再次醒来的时候,姗姗发现自己被人捆了手脚,捂了眼睛,嘴也被堵的死死的。不清楚周围的情况,但她敢肯定爷爷这时候一定在派人到处找她,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保证自己平安。
                      “秦小姐说没说怎么处理这个丫头?”
                      “她说送给咱们随便玩,然后处理干净了。只要不在让她回到m市怎么都随咱们。”
                      白姗姗没敢让他们知道自己已经醒过来了,只能保持一个动作在地上躺着,他们的对话也不能听得太清晰,可是这两句是听清楚了的。
                      秦小姐?自己从来不曾得罪过什么人,为什么不让她再回m市呢?
                      想着想着,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今天陪韩季去逛商场的那个妖艳的女人……呵,这是把她当成情敌了吗?他韩季也配?
                      耳边突然传过类似打斗的杂乱声响且声音很大还伴随着几声枪响,没到五分钟就感觉有人走过来“少主得罪了。”
                      啊!多么美妙的声音啊。她白姗姗再被绑架了一天都不到就得救了。
                      被人小心的扶起,解开了绳子。摘下眼罩的那一刻才看清面前跪着的男孩,家族统一的白衬衫轻微蹭了些灰,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没扣,露着白皙精致的锁骨,皮肤很好是个唇红齿白到让女孩子都嫉妒的人。
                      就这样,两个人一个坐在地上,一个跪在地上,终于跪着的少年先开口“少主您有没有受伤,下奴来迟了,还请您责罚。”说完便跪伏下去。
                      长成这样,谁罚的下去,况且虽然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但这救援也算再及时不过了,请罚什么的想也是客气一下而已吧。
                      “罚什么?你有功,我会记得让爷爷赏你的。你叫什么名字?”
                      “回少主,下奴白熙。”
                      “你姓白?”
                      “是,家族总管白临是下奴的父亲。”
                      原来是临叔的儿子,看着他的长相真是丝毫想象不出他们是亲父子啊,白姗姗想着想着乐了出来“这样看起来临叔年轻的时候长的一定不赖,你能扶我起来吗?刚才打斗太激烈了,我吓得有点腿软。”
                      白姗姗发誓她整段话都是笑着说出来的,但是却清楚的看见白熙的额头在冒冷汗,刚才拼枪法都没什么冷汗,这会儿怎么了?
                      让少主一直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算不算照顾不周?打斗虽然不可避免但是却惊了少主,父亲是定不会饶过自己了。
                      “你不舒服吗?”
                      白熙定定神,忙跪行几步扶起姗姗又跪着退回去,道“下奴惊了少主,请您责罚。”
                      “没事,我们回家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23 22:17
                        白姗姗幻想过很多次白家是什么样子,却没想到只是这种很普通的苏州庭院的风格,除了偶尔会看见几个跪在地上的人,一点也看不出这里是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修整了一下,被白熙带路去和爷爷一起吃晚饭。
                        饭桌上老家主白石楠看自己孙女,怎么看怎么开心“宝贝你第一次回家,还习惯吗?”
                        姗姗一边用手示意在旁侍膳的白熙帮她乘汤,一边道“习惯,习惯的不得了。不过,爷爷你都不关心我今天被绑架的事情吗?”
                        提到绑架的事,白熙拿汤匙的手僵硬了一下,差一点就没拿住。下意识的抬头发现父亲在瞪着自己才努力定了神认真给少主布菜。
                        白石楠看了一眼白临,见他收回瞪着白熙的眼神才满意的笑了笑“那种事白熙已经原原本本的汇报给我了,不需要我再问你惹你难受。”
                        姗姗想想觉得也对,正巧白熙替她布菜的筷子伸过来,姗姗突然觉得白熙的手指白嫩修长,骨节分明十分好看,又想起今天也是他救了自己,开口道“对啊爷爷,今天多亏白熙救了我,你是不是要好好赏他?”
                        “好啊,宝贝想怎么赏?”
                        白熙听见赏赐,马上放下布菜的筷子,恭敬跪在地上“少主陷入危险,下奴救护已迟,后来还惊扰了少主,少主仁慈不责罚下奴,下奴已经受宠若惊了,不敢再贪少主的赏赐。”
                        此时的白熙早就换了干净的白衬衫,跪在餐厅的水晶灯下,白色的布料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像个单纯的大男孩。帅气的外表把姗姗看的发呆。
                        “姗姗?”
                        听见爷爷叫自己,白姗姗才发现自己刚刚又在犯花痴了,有些不好意思“那个……额,要赏要赏的……额……赏……”
                        爷爷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和旁边的白临说“白临,你这儿子生的,把我孙女的魂都给勾去了。”
                        这话一出,跪着的白熙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说自己狐媚惑主吗?
                        白姗姗呢?她红着脸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花痴就算了,还被爷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一旁站着伺候的奴隶也不少,虽然没人敢在脸上表现出异样,但自己不要面子的吗?
                        白临急忙跪地说道“下奴知罪,会尽快安排白熙外放,决不给他媚惑少主的机会。”
                        爷爷的眼神始终盯着白熙,直到白熙已经控制不住的有些发抖,大概过了十几秒吐出了三个字“不用了……”
                        白临还想求情“主人……下奴只有这一个儿子,求您看在……”
                        话还没说完,老家主白石楠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白熙身边站定,一伸手就把他搀了起来,笑笑说“我也觉得这孩子不错,外放……可惜了。我们家姗姗很有眼光啊。我记得你在侍卫处?”
                        白熙赶忙答“回家主,是。”
                        “我看过你训练营的成绩,只做个侍卫长不能发挥你的才能,以后让你父亲也安排你接手看看我们白家的情报工作。”
                        然后任由白熙磕头谢恩,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摆手让白临和白熙起身才对姗姗说“爷爷这样赏宝贝还满意吗?”
                        这算赏了?没钱也没啥的?不过看白熙高兴的样子,那应该就算赏了吧,脱口而出“白熙满意,我就满意。”
                        然后就看见白临又变得一副做贼心虚的表情,以及爷爷脸上略带猥琐的笑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23 22:18
                          诶呀妈呀,我才发现我怎么写了这么多,实在发不动了,先休息一下,各位要是有没看够的就在这个吧里搜索一下我之前写这个文的贴子,呃……因为没有名字,好像不太好找,总之第一张图带个猪头的就是。那个帖子很奇怪我怎么更新他也不会被顶上来,所以也没法给大家看,只能自己找了,或者耐心等一等我慢慢挪过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23 22:21
                            哦对了,大家喜欢什么样子的小狗子可以说一下,用来开发我的脑洞,后期都可以加进来。我已经有点想不出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23 22:37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23 22: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23 22:59
                                  ……刚看了一遍,我标题又忘了写笔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23 23:17
                                    楼楼加油,不用理他,你是我最喜欢的楼主,没有之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23 23:20
                                      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24 00:30
                                        好看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4 09:50
                                          好好看 但是想象不出来楼主往下会写谁的感情线 我觉得楼主也为难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24 10:12
                                            宅子的阁楼上。
                                            姗姗吃着白熙递过来的果盘,嘴里含含糊糊“爷爷说要给我选新近奴?你确定吗?”
                                            白熙最近觉得少主和自己想象中的样子实在是不一样,自己跟在父亲身边的时候也见过一些大家族的少主,每个都是和白石楠差不多的那种主子范,偏偏自家少主更多时候她是个小姑娘,让人忍不住忘记自己只是个奴隶,看她吃水果的样子也会想到小仓鼠,宠溺一笑“回少主,下奴确定。”
                                            姗姗一挑眉“你想什么呢?笑成这样?”
                                            经这么一问,白熙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要是被父亲知道自己刚才……慌忙跪地“下奴走神,请少主责罚。”
                                            “诶?我随口问问,你不用紧张。不过我已经有个近奴了,你认识韩季吗?”
                                            没有命令白熙不敢起身,只好就着跪姿举着果盘“回少主,韩季护主不利已经罚去刑堂废掉了。”
                                            “废……废掉?”
                                            “是。”
                                            姗姗觉得汗毛都立起来了“他那么大一个活人,怎么废掉?那……云起呢?就是他那个随奴?”
                                            “回少主,下奴平日在侍卫处没机会接触随奴,没听过这个叫云起的。但如果是韩季的随奴应该和他同生同死,没有特赦也会被废掉。”
                                            “你是说……他们……已经死了?”
                                            “不,按照时间计算,应该是在熬刑。”白熙想了想,又将身子伏下去“近奴处死是要经过主子同意的,如果少主肯特赦,韩季和云起就不用死了。”
                                            姗姗突然觉得哪里怪怪的,好像被谁摆了一道,撅着嘴嘟囔“原来你在这等着我呢。先吓唬我,再求情,真不愧是临叔的儿子。你就不怕我去找临叔告状?”
                                            “少主……韩季是下奴训练营的师兄,曾经很照顾下奴,下奴实在不忍心看他死。下奴知罪,会去找父亲请罚,但是下奴想试试看能不能换师兄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你和那个韩季,一看就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算计我一个比一个精明。”白姗姗没有再吃东西的心情,手里吃了一半的火龙果随手砸在白熙的脸上,血一样的红心火龙果汁水蹭了白熙一脸。白熙跪的更加笔直,抬手擦脸也不敢。
                                            姗姗扔了东西发了火,看见白熙俊朗的脸上带着的火龙果汁水心里又开始觉得愧疚,碍于情面心里窝着火不好意思道歉,只能离开“不许跟着。”
                                            果然,不带人的结果就是迷路。
                                            白姗姗七绕八绕正巧看见爷爷和临叔带着一票奴隶在亭子里喝茶。
                                            “宝贝怎么好像不高兴的样子?”
                                            一旁的奴隶很有眼色的给姗姗端茶,姗姗看看白临,又看看爷爷“爷爷有没有觉得有时候家里的奴隶只是表面恭顺,实际上被牵着鼻子走的人是我们,比如说这茶,我想喝的是奶茶,但是他们给我和爷爷一样的碧螺春,那我就只有碧螺春喝,其实决定权在他们不在我。”
                                            白石楠听完递给白临一个眼神,马上就有人来把刚才上茶的小奴隶压了下去。姗姗有些不好意思“爷爷明知道我只是个比喻……”
                                            “爷爷也是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哪个奴隶用不称心你尽管罚就是了,就是因为这杯茶你想要了他全家的命他也不敢有怨言。”
                                            “可是……”姗姗欲言又止,她想说她下不去手。
                                            “你和白熙吵架了?”
                                            姗姗喝了口新上的奶茶“爷爷怎么知道?”
                                            “他这几天一直在你身边随侍,现在并不在呀。爷爷老了,但还没老眼昏花。”
                                            “少主。”白临跪在姗姗面前“少主,白熙愚钝惹您生气,老奴代他向您请罚。”
                                            姗姗伸手扶他“临叔您年纪大了不要跪我,再说白熙他可不愚钝……”然后又突然想起韩季的事情“爷爷,韩季他……既然他是我的近奴,只要我特赦保他不死,他和他的随奴是不是就没事了?”
                                            “宝贝你要特赦他吗?那种东西留着有什么用。”
                                            “我用惯了,晨达也不能没有他,况且白熙……诶呀,反正就是特赦了,我要他回来继续做我的近奴。”姗姗说完就逃跑似的离开了,因为她觉得爷爷的眼睛似乎可以把自己看透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不能忽视人命是好事,但是这种性格放在白家的少主身上白姗姗竟然只会觉得自己好没出息甚至有些羞愧。
                                            亭子里的白石楠看着姗姗离开的背影,品了口茶“你知道怎么回事了吧。”
                                            白临点了下头“下奴教子无方,以后一定严加管教。”
                                            “白熙这孩子还算仁义,和你当年很像啊。要是他这次不管不问,我倒不放心把姗姗交给他了。”
                                            “主人!您说,少主和白熙?”
                                            “是啊,所以你下手有个数,别把我选好的孙女婿打坏了。也别和他说什么,让孩子们好好玩玩,看看他们会怎么处理。”
                                            “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24 10:13
                                              等韩季和云起被人架回少主楼的时候,白姗姗心里对韩季的气就算是一点也没有了。
                                              两个血葫芦一样的人,看样子是怕污了主上的眼睛,从刑堂出来前胡乱的给穿了套衣服。是和白熙一样的白色衬衫黑色西裤,但是已经被干涸的血液粘的不成型。
                                              “给他们两个叫最好的医奴来,用最好的药。”姗姗尽力保持着少主的威严说完这句话,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因为她觉得再有一会儿就要装不住了。
                                              姗姗回到自己的房间,怎么想怎么觉得心里发慌,如果这个时候白熙在不知道会不会好一点……她也很奇怪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咚咚咚,白熙听见几声敲门声,是父亲派来送资料的人吧:“进。”
                                              姗姗开门进屋,发现白熙的房间比韩季的要好一些。也只是好一些而已,床,衣柜,办公桌还有个茶桌也都只是满足了日常的需要。
                                              而此时白熙正赤裸着上身坐在办公桌前写东西,这少年精壮的体魄就这样展现在姗姗眼里,姗姗觉得整个人都僵硬了。
                                              白熙没有抬头,听见有人走过来又站立不动感觉有目光正盯着自己,语气颇有些严厉与不耐“资料放这,你出去!”
                                              “可……可我没什么资料啊。”
                                              少主?!白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刚才斥责了少主吗?
                                              赶忙从桌子后面走出来跪在姗姗面前“给少主请安,下奴冲撞,请您责罚。”说着用力磕了个头,脊背伏下去的那一刻,姗姗看见他背上的皮肉一片紫黑色的瘀血。
                                              “你受伤了?”
                                              “回少主,下奴刚从父亲那里领罚回来,还没来得及处理,污了少主的眼。”
                                              临叔打的?这也太狠了,嘴里嘟囔“我没有……我没告状……”
                                              白熙嘴角忍不住漏出个笑容,虽然背上很疼,但丝毫不影响他怀疑少主的年龄,怎么总是像个长不大的小姑娘“下奴知道,是下奴自己去领罚的,是我惹您生气了。”
                                              好帅,被打成这样还能让人觉得这么帅,为什么对她笑的时候还带着点宠溺,这是一种错觉吗?“额,起来吧。”
                                              “谢少主。”白熙站起来拉过茶桌旁的椅子“您请坐。”
                                              确定姗姗做的舒服,动作麻利的泡好了茶,试探性的问姗姗“下奴去穿件衣服吧。”
                                              “不用,你这后背一大片都是紫黑色了,穿衣服不疼吗?我帮你上药吧。”
                                              “回少主,家族规定受罚没有特许没资格上药的。”
                                              姗姗眼睛一转,蛮横一起来“你是说,我也没资格让你上药?”
                                              白熙心里暗骂自己回的这叫什么话,一边又赶紧跪下扣首“下奴绝不敢!”
                                              看着白熙因为行礼整个紫黑色的背部都展现在自己面前,心里狠狠疼了一下“这是用什么打的,瘀血这么严重?”
                                              “回少主,父亲说普通刑具容易使皮肉破损,不方便下奴随侍少主,这个……是用胶藤抽的。”
                                              “胶藤?”
                                              “就是用类似热熔胶材质的东西编织的藤条,不用多少力气就能打的很疼而且只伤内里不会抽破皮肉,父亲说少主大概不喜欢见血……所以这次也让我带了几条回来,方便少主责罚。”
                                              姗姗一阵无语“临叔……嗯……有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24 10:16
                                                “胶藤?”
                                                “就是用类似热熔胶材质的东西编织的藤条,不用多少力气就能打的很疼而且只伤内里不会抽破皮肉,父亲说少主大概不喜欢见血……所以这次也让我带了几条回来,方便少主责罚。”
                                                姗姗一阵无语,摆手让白熙起来“临叔……嗯……有心了。”
                                                “少主来找下奴是不是有什么吩咐?”
                                                吩咐?有吗?自己只是觉得一个人有些心慌,可能是上次白熙救了自己吧,和他在一起就觉得很安心。但是这个怎么说的出口呢。
                                                “嗯……吩咐?那个……哦,我来和你说一声韩季和云起回来了,我叫了医奴看护。对了,你等下有空也去找医奴看看吧,就在韩季房间刚好伤药一定都很全。”
                                                “是。”白熙只回答了一个字,然后空气一秒钟又安静下来,尴尬在持续蔓延……
                                                姗姗决定找些话题“你在忙?”
                                                “回少主,家主开恩让下奴能学习白家的情报工作,下奴正在做功课。”
                                                “功课?你都受伤了还做什么功课,要学也养好了再学吧。”光着膀子露着肌肉,谁受得了这种功课。
                                                “是……嗯……是。”白熙似乎吞吞吐吐有些话想说。
                                                “有话直说,别拐弯抹角。”
                                                “不敢,下奴是想说……父亲给我安排了老师,如果今天这些功课不做的话明天……恐怕伤的更重。”白熙说完还笑了笑,仿佛说的不是自己。
                                                姗姗语塞,在她的世界里别说受这么重的伤就是感冒生病也绝对不会坚持学习的:“怎么可以这样!受伤了就要休息,你去找医奴上药,我去和临叔说。”说完起身就要走。
                                                “少主!”白熙拦住姗姗“求少主听下奴一言。”
                                                “你说。”
                                                “下奴受罚,是因为下奴算计少主,父亲念在我最近随侍您,已经减刑了,不然按照家族规矩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至于学习,下奴真的很开心有能够学习情报的机会。少主不知,下奴是侍卫长,平时的职责之一就是保护少主的安全,您被绑架那天也是下奴亲自去负责您的安全的,但是却没能顺利接到少主……”说到这里,白熙似乎又回想起当日的紧张,下意识的舔舔唇,喉节微动。
                                                “下奴甚至……不知道您还是否安全,但是因为有白家的情报网所以很快就能查到您身边人的关系,查到您的位置,下奴才能赶到您的身边……保护您。”
                                                姗姗看着白熙的眼睛,直到他说最后三个字,保护您。
                                                刹那的电光火石,她觉得她和眼前这个少年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24 10:20
                                                  有些话我憋了一晚上决定还是说出来,可能会得罪人,但我着实是个憋不住话的直肠子,请各位不要再私信或者评论以及任何方式劝我你看别的作者人家被搬运了都不吱声,怎么就你上窜下跳的,你应该高兴更应该解封,为了读者也要解封这种话好吗?首先,这不是搬运,我和她交涉过把标题标清楚是搬运就可以尽情搬了,她不同意,对话在封锁说明里有,请自己看。我的文笔很差只是脑洞有点大而已,我自己清楚,你的喜欢我实在承担不起。
                                                  如果以后我要靠写文赚钱,我一定会努力服务好看文的每一个人,但是眼下这只是我的爱好,我没拿到钱,因此嘴不软手不短。你能理解我,我们合得来就是朋友,一起讨论剧情开发脑洞,这也是我愿意在贴吧写文的原因。你不能理解,也只能说明我们没有缘分,一切只为了我开心。

                                                  我把文封了你来劝我大度,她伤害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为我站出来说一句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24 10:54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24 13:32
                                                      抱抱楼主,不气不气。对身体不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24 13:51
                                                        原帖链接在哪里,哪哪哪👀👀👀👀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8楼2019-06-24 15:03
                                                          楼楼加油 喜欢楼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24 15:37
                                                            抱抱大佬,以前我看到这个文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24 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