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医吧 关注:96贴子:638
  • 10回复贴,共1

【占医】幸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给沙雕仙女雨菲的生贺!mua!
——原本想给你写勘医的,奈何诺顿性格……对不起我尽力了
——写不出理想的百分之一(……)
——此篇无鹰鹰,反正你也说了没有鹰鹰也没关系hhh
——渣文笔+ooc预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04 13:06
    路灯微弱的灯光引来只只飞蛾的纠缠,将行走在街道的少年的影子拉长。
    伊莱戴着耳机,走路时耳机带子一晃一晃的。他微低着头拿着手机,屏幕散发的冰冷的机械白光没入暗蓝的眸子,模糊了男人的眸色。
    视野里骤然出现几缕垂落的棕色发丝,令伊莱顿时吓了一跳,抬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吃惊地盯着眼前弯腰的女人:“你……”
    他很惊讶,而对方似乎也很意外,她睁大了眼睛看着伊莱,微张着唇,好半天才吐出一句令他摸不着头脑的话:“你……看得见我?”
    与此同时,自耳机传来的歌词伴着好听的旋律一并被鼓膜接收。
    “与你相遇,好幸运……”

    看着眼前堂而皇之地站在自己家里,笑容浅浅的艾米丽,伊莱内心有些复杂。
    据对方口述,她是一个在人间游荡的孤魂野鬼,而目前为止,只有伊莱一个人能看到她。
    “所以,”少女弯起的澄澈蓝眸被周遭的黑暗映衬得更为明亮,闪烁的光芒如同流星般纯粹夺目,“我不跟着你,跟着谁?”
    伊莱:“……”
    回想起艾米丽的话,伊莱觉得他一定是被那样耀眼的光芒蛊惑了,才会一时失语,竟无法反驳。

    而艾米丽则用接下来几天与伊莱如影随形的举动说明了她的确言而有信。
    这个在外飘荡了不知多少年的鬼魂小姐,会跟他聊起她作为幽灵体看到的一些趣事,表情随着语气一齐变化起来,七情六欲,在她身上表现得是如此肆意。
    他向来不善言辞,很多时候都是艾米丽在说,他在听。而从小鲜少与人交流的伊莱意外地觉得,这种感觉并不坏。
    ——这个念头从脑内一闪而过,同时在内心深处悄然落地生根。

    用毛巾擦拭着滴着水的黑发,伊莱带着一身水汽走出浴室,只见艾米丽正盯着电脑上停留的园艺相关的界面,眼睛亮亮的。
    “艾米丽,你喜欢这个?”看到那上面的盆栽,伊莱忍不住问。
    少女点头,唇角划开笑意,飘到一旁用手指着:“当然。你不觉得很漂亮吗?而且很好养活。”
    伊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隔天,看着阳台上被盆栽占据,艾米丽诧异,将目光缓缓移到伊莱身上。
    少年咳嗽一声,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音量越说越小:“我们不是朋友吗?你说你喜欢……”到最后几乎没有声音了。
    这幅样子反倒惹得艾米丽扑哧一笑,满是愉悦的嗓音只出口了两个字:“谢谢。”
    视线却瞄到伊莱细软的黑色发丝间隐约可见的红色上。
    又是一声笑。
    “这个给你。”
    “?”伊莱疑惑地转头,目光落到艾米丽手上——食指弯曲,拇指搭在上面。
    伊莱一怔,疑问脱口而出:“你是怎么……?”
    “我看到大街上很多人都在做啊,”她眉眼弯弯,回答得理所当然,“这个,就当做我的回礼吧。”艾米丽想了想,学着那些人说:“笔芯?”
    伊莱强忍笑意,也学着她回了个笔芯的动作。
    “嗯,笔芯。”
    突然觉得,艾米丽的性格其实还蛮可爱的?

    “今天也要复习这么多吗?”艾米丽蹙眉看着桌面上堆成小山的复习资料暗暗惊讶,“现在的孩子压力真大啊……”
    孩子?伊莱不禁转头打量起艾米丽那张清秀好看的脸,看起来就比他大一点。
    注意到他的视线,艾米丽眨了眨眼,指着自己脸很是无辜:“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咳,没事。”伊莱这才继续翻看起桌面的资料,“没办法,快到期中考了,估计这几天要复习到凌晨这样……”
    艾米丽乖乖应了一声,便悄悄远离,怕自己的存在会使他分心。
    “滴答”一声,指针一转,刚好到了凌晨两点。
    强撑精神的堡垒终是抵不过堆积已久的深深困倦,彻底坍塌。伊莱趴在桌子上,侧着脸找周公探讨学习去了。这时,艾米丽才飘了过去。也只有这种时候,她才有机会细细打量伊莱。
    伊莱很好看。这是艾米丽见到他的第一面心中凝结的句子。
    脸上黑色的花纹更为他帅气的面容添了些诡异的美感。因此,他眼下因为长时间熬夜造成的一抹乌青也格外显眼。
    伸出手,指腹摩挲着那道痕迹,似乎想要将它抹去——可艾米丽一介鬼魂,根本无法碰到人类。
    她鸦黑的睫毛又长又密,垂落下来掩住了蓝色瞳眸中流露的晦涩光芒。
    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拜伦的《与君相离别》是被划入鉴赏诗的行列来学的。但这并不妨碍英语老师将朗诵它作为伊莱迟到的惩罚。
    因复习太晚所以起得太晚的少年依言拿起课本,没有多做辩解。他了解,以英语老师只会一句“迟到了就是迟到了!没有其他理由!”把你反驳的话堵死。
    而饶有兴致的艾米丽则飘到老师旁边——正面的角度能更好地观赏伊莱朗读时的表现。虽然很遗憾伊莱迟到了,但这与她对伊莱接受的惩罚还蛮有兴趣不相悖。当第一句英文从他口中而出,教室里有些幸灾乐祸的窃窃私语和艾米丽悠然自得的表情一起止住了。整间教室都被一种莫大的震撼给控制了。
    略微低沉有磁性的嗓音朗诵的诗宛如低音炮般对着内心就是一击。仿佛他就是拜伦,正在朗诵的是他与爱人要分离的苦楚。
    湛蓝的双眸罕见地泛起了点点波澜,如水波般层层荡开,浸润其中的是连石像都为之动容的款款深情,而目光所落之处——稍稍偏离了老师,正对艾米丽。
    清晰地感觉到这视线,沉浸在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的艾米丽顿时庆清醒过来,面上虽不显,但思绪霎时有些慌乱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04 13:07
      视线被固定住,直直地撞进伊莱汇聚无垠汪洋的双眸,宁静而美丽,悄无声息地包裹住她,将其沉溺海底。
      艾米丽的表情微微停滞了。

      事后艾米丽也问过伊莱为什么看她。
      少年没什么犹豫地给出了回答:“朗诵这首诗需要很深的感情,所以,面对的她必须是在你心中占据重要地位的人,将你自己与她代入,这首诗才能朗诵得好。”
      占据重要地位的人?艾米丽迅速捕捉到关键词,微微诧异。伊莱的意思是说——
      她还没来得及细想,只听少年的嗓音又响起。
      “艾米丽。”
      “嗯?”
      “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对吧?”
      “当然。”艾米丽一牵唇角,微弯的蓝眸在阳光下猝然一闪,“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伊莱最近很倒霉。
      比如什么逛超市差点被倒下的货架砸到、路过球场时被篮球打中脑袋……这都成了常事。
      直到他被人拉到一旁,躲过落下的花盆,友人心有余悸地抹了抹额上的冷汗,忍不住问道:“你最近怎么了?那么倒霉。”
      伊莱只摇摇头,他也不知道原因。
      “这样吧。”友人在包中翻找起来,将一块色泽极佳的玉佩递过去,“这是之前我买的一块玉佩,据说是被天师施过法,能保人好运的。你拿去防身吧。”
      “……”伊莱没有很快回答,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似在思考这“被天师施法的玉佩”可信度有多少。眼睛却悄然往旁边一转,隔着刘海的缝隙落到了艾米丽身上。
      艾米丽笑笑:“放心吧,这玉佩没有影响,正好最近你也要转运,不妨试试?”
      伊莱这才松了一口气,放心地接过玉佩。

      可是,如果知道鬼魂也会说谎,如果时光能倒流,伊莱宁愿从此的人生厄运连连,也不愿收下那玉佩。原因无他,收下玉佩的第二天——艾米丽不见了。
      他跌跌撞撞地在人海中遍寻不见……什么这玉佩没用?谎言罢了。
      伊莱曾试着将玉佩丢得远远的,祈愿着他能再次看到那个女孩。可结果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毫不留情地将他心脏表面的包膜撕开!
      ——他真的看不见艾米丽了。
      他失落而清楚地认识到这个事实。
      但伊莱却从没仔细深究过当日艾米丽所说的“没有影响”。究竟,说的是谁?

      往后,伊莱有时独自一人在咖啡厅看书,会习惯性地朝身旁抬起头,自然而然地唤出那人的名字:“艾米丽,你……”声音在目光触及空气后戛然而止。
      他依旧会精心照料那些盆栽。因为透过它们,伊莱总能回忆起那时艾米丽的音容笑貌。
      几乎每次外出,伊莱都会从那条街道走过。他戴着那天的耳机,选中那天的歌曲,在同一个位置停下。
      他期待着,或许有一天,有个鬼魂女孩会冲破疏冷的夜色,弯下腰好奇地查看他手机的内容。

      ————————
      我的名字是艾米丽·黛儿,的确是一个游荡人间的孤魂野鬼没错……但我也不得不说,有些重要的东西全被我隐瞒下来了。
      我是一个自带厄运debuff的鬼魂,地府怕我给他们带来灾祸,于是把我丢弃,无人问津。
      而全世界唯一的能到我的人类伊莱——他身上的好运能够抵消、吸收掉我身上的厄运,当我身上的厄运被完全吸收,便可去往地府投胎转世。这就是为什么我与他形影不离的最重要的原因。
      ……但谁叫我是个心软的鬼魂呢。
      许是因为孤独太久了吧,终于找到一个听众,真的是有说不完的话,而伊莱会安静地听我讲完,回答从不敷衍。
      特别是,我这个当事人的随口一句,伊莱却记挂在心。
      我当时笑着,却在伊莱转过头的时候偷偷抹去了眼角泛起的泪花。
      已经多久,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了呢?
      还有那次朗诵。伊莱满目深情地看着我,一言一语构筑的世界,哪怕只是虚构的,我也感觉到了,在那一刻——
      我就已经深陷于那抹蓝了。
      我突然觉得,其实一直陪伴伊莱死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直到那天,那从天降下的花盆就要击中伊莱头部时,我下意识地要去拉他,手却穿透了他的身体,只抓到了虚无。
      我知道我身上被他吸收的厄运起效了。
      并且这厄运会越来越大,有时也会有我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我无法告知他接下来的危险,也救不了他。
      我想,我终究不能害了他一辈子。投胎转世罢了,又哪里比得上伊莱?
      于是,我撒了谎,让伊莱能够心安理得地收下玉佩。
      同时,天师在玉佩上施的法术也骤然生效。将我的魂魄燃烧殆尽。
      就在那时我突明白过来,这个厄运体质带给我的不幸与孤独,或许就是为了等你来填满空缺。
      这样一想,我还真是个幸运的人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04 13:09
        @金柠糖🍁忧伤º @桜灵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04 13:09
          疯狂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05 00:20
            TAT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15 19:06
              dd!发现好文!求更新!!


              回复
              7楼2019-07-16 21:57
                楼楼加油(那啥,医生真名是莉迪亚.琼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7-22 16:39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10-05 1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