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医吧 关注:2,463贴子:67,771
  • 7回复贴,共1

【杰医】狩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私设如山
#略血腥暴力
#慎
#一发完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11 23:00
    医生带着初入庄园的记忆开始了最后一场游戏。

    砖墙上黏着的血肉被医生一眼略过,但对这里的熟悉感让她甚至觉得那些东西有些属于自己。
    自己在这里有过无数次的战斗。

    “这里是个医院”,正门处布满灰尘的十字架让艾米丽有一种归属感。

    其实很快,连同医生在内所有的建筑都陷在了深深的雾气里。
    被厚重的水雾包围的感觉让医生仿佛回到了生活过的伦敦。她几乎放慢了脚步,眼睛也被白色覆盖住了,几近失明。

    让医生回神的是身材倾长的绅士在远处雾气中的影子。
    远处几只零落的乌鸦飞起来的同时艾米丽想起了曾经让整个伦敦城瑟瑟发抖的开膛手。

    自己作为杰克先生的猎物而被追逐是在她梦里才出现的,现在变成了现实。这让她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恐惧。

    医生在医院中上下穿梭着,瞳孔中是无限的空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11 23:01
      艾米莉从未与开膛手有过什么交锋,但她想赢,想打败那个人,不仅仅是为了活着。
      现在医生觉得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剧烈地颤动,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兴奋。
      医院中尘封的消毒水的味道几乎成为了她的镇定剂。她集中起了精力,盯着远处天空中突兀的天线。

      密码机是可以给医生带来温馨的东西。有节奏的机械键的声音让她有一种莫名的慰藉感。无限循环的节奏带着艾米丽的思绪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十九世纪的英伦街道,回到了第一次见到开膛手时的巷子。

      艾米莉吸引开膛手的地方在于她举止的高贵和境遇的落魄所形成的反差。
      看见这个人的第一眼,杰克就觉得她该是被某个贵族养在笼子里的鸟雀。

      “在下发现了一只折失翅膀的天使。”

      “只是回到栖息地的恶魔而已。”
      医生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和面目都是冷的。在城市的暗处待得太久了,艾米莉早就丧失了判断他人的话是出于何种用意的耐性。

      在堕胎尚未合法化的十九世纪的伦敦城,艾米莉几乎算是这片红灯区中女人的救世主。好巧不巧,她的诊所附近是他喜欢的狩猎场。

      医生曾亲眼见证过开膛手的屠杀,虽然是出于偶尔。但她看见了杰克利落地取出尸体里的器官,并装进了半透明的保鲜袋。

      艾米丽猜测这种做法是出于食欲。
      “我也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味道的。”
      她的声音很冷,带着一种不是来自于胃的饥渴。

      医生记得那之后三天的早上收到了来自开膛手的包裹,里面是烹煮过的人类的某些器官。
      艾米丽很重视仪式感,她在报纸上了解到自己的食物叫凯瑟琳。

      沉浸在过去的医生丝毫没有意识到身后冰冷的监管者。杰克长长的手刀划开了她的后背,鲜血喷在了她所能看到的所有地方。

      接着她被开膛手横抱起来,走向庄园里随处可见的狂欢之椅。
      怀里的医生发觉自己必须说些什么。
      “凯萨琳的肾脏吃起来很像小牛肉。”
      这个拥抱的姿势让医生太阳穴正好抵上了杰克的心口。
      几秒钟前她还能感觉到对方心脏的跳动——但现在,它停下了。

      这样的时机让艾米丽翘起了唇角,她拼尽全力一搏之后挣脱了杰克的束缚。
      她觉得自己几乎就要胜利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11 23:01
        但真正站在开启的地窖口向下看的时候医生觉得自己看见了黑暗无边的深渊,看见了自己的过去,还有未来。

        其实在好久好久以前,艾米丽便发现,自己爱惨了那位开膛手的悲伤跟狠厉,还有指尖上的血腥味和瞳孔里的阴翳。
        她长久地陶醉在对方那普通人看来是痛苦的快乐中,不可自拔。
        自己跟杰克一样是个变态,就是缺失了胆量。
        自己是他的猎物,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
        这样的认知迫使医生离开了地窖口,转而去寻找自己的猎手。

        刀刃挥舞再次过来的时候,艾米丽的身体没有做出躲闪的动作。结结实实挨了这一击之后她便站不起来了。
        真的是太疼了,伤口以及非伤口的部位,都在共鸣着疼痛。
        当她勉强撑起身体跪在地上的时候,抬头就对上了开膛手冷冰的面具。

        生铁一般的眼睛让医生回忆起了恐惧的感觉。
        很可惜这感觉没能持续多久。
        手刀从心口的位置生生贯穿了艾米丽。

        她抬不起头,只是双手握着对方插在自己身体里的利刃摩挲着上面仅剩的骨节。
        鲜血在两个人的手上纵横。

        医生觉得自己历经着这只手被割除肉剃掉骨安上刀刃时所经历的疼痛。

        最后的最后,艾米丽只觉得身体很轻,她不知道,这时候她整个人都在杰克怀里。这是她生前唯一一次真正拥抱了开膛手。艾米丽曾设想他的拥抱也一定是冰冷的,但她觉得自己喜欢。然而现在,她已经感受不到任何温度了。

        “先生,您曾认识开膛手杰克吗,我是他忠实的猎物。”那是医生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11 23:02
          【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11 23:02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0-04-08 19:08
              竟然抢到沙发了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0-04-08 19:0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4-19 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