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甜心吧 关注:603,112贴子:46,522,735
  • 14回复贴,共1

【原创】守护甜心之善良的心(已完结,无明确cp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篇在15年发过一次,前段时间被度娘无差别全部清掉了【还包括了09年写的,这篇就真的找不回来了【不过小学的黑历史也没必要找回来……】这次重发算补档叭【虽然某种意义上这篇也算黑历史了……】
原创人物,有
转学生,有
玛丽苏,有
各种私设,有
黑化,没有
以上ok?ok就戳进来吧,喜欢请留言告诉我www。


回复
1楼2019-07-12 00:48



    门把发出清脆的声响,在叶片还盈满露珠的清晨,柔和而温暖的阳光从逐渐扩大的门缝涌入。


    金发红瞳的少年带着王子标准的微笑:“早上好,请问,你找谁?”


    门后是一位银色双马尾的少女,高高的发辫扬起活泼的弧度,明媚的光在发梢闪烁。她身上穿着的是再熟悉不过的圣夜学校几乎是招牌似的——黑色上衣和红色格子短裙。


    她扬起开朗的笑,盈满笑意的紫瞳微眯:“早上好啊,哥哥大人。”


    唯世微怔,这是……妹妹?我没有妹妹啊……


    似乎是开门的时间有点长,唯世的母亲尚围着围裙,从厨房出现在唯世身后。看到这位少女,也是一怔,随即展开一个慈祥的微笑。


    “是辰溪啊,快进来。”


    回复
    2楼2019-07-12 00:49
      一、


      这应该是不错的早晨。


      日奈森亚梦理了理樱色发上的红色十字,酷酷地把背包搭在肩上,回身叫上三位守护甜心,出发去学校——这次难得的早起难得的没有迟到!


      三位守护甜心为了这件难得一见的事,叽叽喳喳如麻雀般一路讨论到了学校,即使中途有亚梦忍无可忍的咆哮,【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Д  ̄)┍】。到了学校倒是安静了点,因为小天使般的守护甜心们聚到一边,开始了日常。比如奇迹的“早上好啊庶民们!”。


      亚梦还是带着酷酷的面具坐在坐位上,手托着腮,似乎莫不关己地盯着黑板发呆。其实内心还是很向往着同学们的讨论,耳尖的她还是听到了些东西。


      “听说有转学生?”


      “是的!我刚刚经过办公室,偷偷看了一眼,是个男生。”


      “诶——是吗!长得帅不帅?”


      ……


      转学生吗?这是自寒假结束后,这学期的第一位转学生。听着她们对于转学生八卦的种种猜测,瞬间失去了继续听的兴趣,转头望向窗外的樱花树,像是被粉色的烟云缭绕,在阳光下柔和的延伸。


      很快,充满八卦的课前过去,第一节刚好是二阶堂老师的课。似乎是小脑不发达的缘故,二阶堂老师和亲切的水泥地面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一阵哄笑过后,二阶堂老师双手在空中虚压,班级再次鸦雀无声。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带,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才缓缓说道:“正如大家所听到的那样,班里来了一位新同学呢。”


      转头向门口面无表情的男孩点了点头,意示他进来,同时扬声介绍道:“高桥泉,他从今天起就和大家是同学了。”


      这位新同学乌发蓝眸,沉静的样子不像是五年级的学生。


      他接过老师手中的笔,在黑板上端端正正地写下自己的名字,回身双腿并拢深鞠躬,该做礼仪十分到位,无可挑剔“我是高桥泉,请多指教。”【- - ←是的他现在就是这个欠打的表情。】


      但他冷淡到令人不开心的态度,引得讲台下的学生窃窃私语。


      首先是不满的声音:“诶——好冷淡。”


      然后有人注意到了他的相貌:“可是他长得挺帅的。”


      最后混入了奇怪的感叹声:“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啊……”


      【………………这些看脸的小孩子!(╯‵□′)╯︵┻━┻这么早熟真的好吗!这是来自台上某人的吐槽。】


      不过二阶堂老师可没有那么多闲心,这些熊孩子的想法可不是他一个能掌握得了的。给高桥泉安排了座位,装作没听到转身继续上课。


      课上了一半,门外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打断了讲课,及奇怪的刹车声。【已知她的加速度,请根据刹车痕迹的长度……←要是这么写绝对会被拖出去打【不要问我为什么_(: 」∠)_】


      “报——————告!”


      “你是转学生辺里辰溪?”二阶堂老师一挑眉,停下手中的板书,转头皱眉打量这位迟到的学生。


      “是的!”门外的女孩扶着门框喘息,理直气壮的语气里没有一丝歉意,两个扎得高高的银色双马尾随着她的动作上下起伏,一双明亮的眼眸毫不愧疚地与二阶堂老师对视良久。


      回复
      3楼2019-07-12 00:50
        二、


        “那么请辺里同学解释一下,迟到的原因。”二阶堂老师笑得温和,没有半点对这件事的责怪,甚至还指了指讲台,让辰溪上去自我介绍!!【我也想要这样的老师QUQ】


        “是!”


        辰溪走上讲台站得端端正正,先是表示歉意地鞠躬,然后一脸郑重地讲述了关于迟到所谓的原因:“在昨天晚上,因为要来到这所新的学校,所以我想啊,第一天来学校总不能迟到啊,所以我很认真地调闹钟,而且我还认真地反复检查……”


        她开始了长达五分钟的深情演讲,做到了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在充分进行细致的场面描述,同时有适时而详细的细节补充,经过精心地选材安排和气氛渲染后,她终于讲到了重点。


        “所以!闹钟被我的热情所感染,我看到它冒出了干劲十足的白烟!然后它可能因为干劲太足了,在今天早晨它精神萎靡了。”


        【刚刚那些看起很高大上的长句可以用一句话概括:这货的废话真的多。】


        台下瞬间哄堂大笑。


        “以热情感染闹钟?哈哈哈……”


        “应该是把闹钟调了太多次了故障了吧。哈哈……”


        见此,高桥泉十分郁闷地用手撑住额头,典型的扶额黑线状态。这节课看来是不用上了?高桥泉在心里吐槽。
        “所以,还请大家见谅。”忽然淑女化的语气,简直就是超过一百度的大反转。


        奇怪的是她的变化大家居然纷纷点点头表示理解地接受了,估计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如下:终于停了啊……有生之年啊……


        可能她也知道什么叫害臊。这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得出的不准确结论,如果高桥泉知道的话他的反应应该是欠打的“呵呵”。


        二阶堂老师还是微笑着,似乎没有因此影响到上课的心情,向高桥泉身边的空位做出一个“请”的动作:“那好吧,既然辺里同学这么重视与同学们的第一次见面,我就代表我们学校和班级,欢迎你的到来。请就坐吧。”【这种老师请务必给我来一打。】


        “谢谢老师。”辰溪恭恭敬敬地向二阶堂老师鞠躬,走向自己的座位坐好。


        终于重新开始上课了。


        其实从上课开始,守护者们的视野是这样的。


        高桥泉进来时,肩膀上就坐着一位面带如三月春风的微笑的守护甜心,典型的亚洲人外貌,黑发乌瞳,穿着纯粹的雪色和服没有任何的纹饰,只是衣服的下沿,有着星星点点的黑点,像是被墨汁喷溅的痕迹。


        奇迹不淡定了,叉腰仰天大笑几声,看起来十分开心:“哇哈哈这位是我的新庶民吗?”


        小兰举着啦啦球嘟着嘴反驳:“奇迹真过分,他才不是呢!”


        “是啊都没问过他的想法就这么擅自定下了。真自私!”小丝和美琪应和着。


        身为主人的亚梦等人表示这群熊孩子管不了,所以就不管了。


        等高桥泉走到座位上坐下,那些守护甜心立马把新人围了起来,开始亲切友好地双方会谈,充分增进了双方的了解。会谈是成功地,至少知道了这位新人是个活泼爱笑的男孩子,名叫阳泽。


        就当这些happy的守护甜心们聊得正欢乐的时候,突然出现了门口的辰溪,连带还有一身纯黑的守护甜心,经过了解,这位守护甜心名叫阴筱,是很文静风雅的孩子。


        在讲台上最后性格的大突变,是形象改造,她双马尾上普通的发卡变成了一条墨色鱼。


        “内内,阳泽和阴筱要进入守护者吗?”小兰很开心地晃着手中的啦啦球发出了邀请,飞到亚梦旁边,“亚梦酱可是强大的Joker王牌哦!”亚梦险些炸毛,一直在努力降低存在感居然被发现了!


        “哼!唯世可是高贵的King国王!”似乎看到了她匹诺曹般骄傲的鼻子,奇迹傲气地飞到唯世旁边,拍着他金色头发说道,丝毫不管唯世在头上默默拉下几根黑线。


        “那么就敲定了哦,阳泽和阴筱加入守护者。”喂喂你们都不问问主人们的想法吗?好吧现在在上课,他们是好孩子不会讲话。【确定?】


        然后,两位转学生就这么“被”加入了守护者。


        回复
        4楼2019-07-12 00:52
          三、


          鉴于对事业的认真态度,唯世在下课后还是自我介绍后,郑重其事地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加入守护者成为见习守护者。辰溪开心得笑眯了眼,欢呼雀跃地马上就答应了,高桥泉则是转头不着痕迹地扫了她一眼,也点点表示同意。


          “弥耶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课间到他们教室走动的抚子听闻了这件事,温和地笑着,“我们又多了两位朋友,到时一定会很热闹。”


          “抚子姐,”辰溪眼里闪着兴奋的光,双颊有些泛红,“弥耶是谁啊?”


          “结木弥耶啊,她是一个比我们小一届的,是Ace's Chair。还有相马空海,他反而是比我们大一届的Jack's Chair。”抚子微怔,回过神后详细地为她解释道。【等等妹子抚子还没自我介绍呢!【尔康手】


          经过这个课间和精简的介绍,这几个人间熟悉了不少。


          高桥泉是个很安静的男孩,很少说话,所以总是给人冷淡的感觉;反而他的守护甜心阳泽是一个健谈外向的性格,脸上总是挂着大大的笑脸,也难怪能马上和其他人的守护甜心打成一片。


          辰溪和阳泽的性格有点类似,同样的开朗充满活力,但有严重的话痨体质,至下课以来就没见她消停过;阴筱则是给人大家闺秀般的感觉,温温润润,所有的礼节都做得完美无缺,虽然没有高桥泉那么沉默寡言,但她也很少有发言,以至于有距离感的产生。


          这个课间还没过完,辰溪就开始叨叨赶快放学啊,迫不及待地想见见那两位尚未见过的守护者成员。


          下课后几个人轻车熟路地带领两新人走到了皇室花园,辰溪见到弥耶辰溪果然一见如故,马上就聊开了,两人的关系进展快到令其他人咂舌。同时空海大大咧咧地拍着高桥泉的肩膀,说着“我们今后就是朋友了”这类的话,但从他的反应看起来不怎么会应对这种场面。


          充满快乐气息的一群人一起出了校园,但是,不太平的事发生了!一个黑色的坏蛋从所有人面前迅速远遁,他们急忙追了上去,辰溪和高桥泉则是不着急地吊在其他人后面,最后这些孩子跟随坏蛋追进了一个人少的公园。


          夕阳斜斜地拉出树木参差不齐的影子,傍晚的凉风撩动一树碧叶发出好听的“沙沙”声,孤寂的公园中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在这里散步。


          一行人可不管公园冷清不冷清,没有人他们才可以放开手脚地战斗。


          亚梦和小兰变身,腰间的红丝带招摇地飞舞,色彩鲜艳的啦啦队服充满活力,心之杖在掌心画出漂亮的圆弧。其他人由于暂时不能变身,但也以毫不落后的速度形象改造,纷纷投入了战斗之中。


          某两个无良的转学生则是事不关己地站得远远的,隔岸观火真的好吗?【←官方吐槽】


          “早上怎么来得这么晚?”高桥泉面无表情地转头诘责辰溪,“引起关注对我们来说可不是好事。”


          “泉哥哥,”辰溪笑得没心没肺,似乎没wan有quan注wu意shi到le他的怒气,“我只是遇到了一个麻烦……”仅此而已。


          话未毕,被远处一声惊呼打断,向出声地望去,两人均是眼神一凛——那个“麻烦”又出现了。【要你们事不关己!看遭报应了吧!】


          原本在众人的合力下那颗坏蛋将要被净化了,蓦然一道黑影从不起眼的草丛中冲出,以众人反应不及的速度,附上了那颗坏蛋,黑雾包围了它。


          坏蛋重新变成黑底白叉的样子,但不同的是周遭散发着暗紫的能量。震出充满力度的气环,直接震开破坏了亚梦的Negative Heart——净化失败。亚梦不可思议的后退几步,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坏蛋就再次发出了进攻。


          直觉告诉所有人,这颗坏蛋的攻击变强了!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浓稠的绝望在它周围蔓延,他们不约而同地感觉到——这枚坏蛋无法净化了。


          “哎呀!都可以影响心志了。”低声地喃喃,双马尾上的发卡变成了墨鱼,手中就此出现数枚星形飞镖,在身前摆出阵势突破了余波。


          “列阵!”辰溪凌空一指,几枚飞镖以摧枯拉朽之势包围了那颗坏蛋。


          真的是被什么东西限制住了一样,那颗原本还打算远遁的坏蛋呆着半空,不动了,或者说是动弹不得。


          “还不打算出来吗?”其他人第一次觉得,辰溪变得十分可怕。


          回复
          5楼2019-07-12 00:53
            五、


            这么女汉子就不用帮忙了吧……唯世和几斗头上同时拉下黑线,无良的两人决定随她去吧,反正一定不会有事的。【+1后面这句我赞同】


            第二天平静得就像没有昨天那些事一样,太阳照样从东边升起,樱花照样在短暂的花期里开得灿烂。


            如果没有高桥泉的一番话,唯世真的会这么认为。


            “哟,辺里同学早啊。”高桥泉抬手向着对面的唯世打招呼,不对这货不是无口属性的吗?想到昨天的事唯世心里还是有些疙瘩,出于礼节他微笑着回答道:“高桥同学早。”由于同班的缘故,两人索性就并肩一道走向教室。


            两个人因各怀心思,不约而同的无言了半晌,最后是高桥泉先开的口:“辺里同学,昨天辰溪她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吗?”


            略加思索后唯世选择明知故问:“请问高桥同学的‘奇怪’之说指什么?”闻言高桥泉蓝眸微眯,眸光闪烁。【完全没有结果的谈话啊……】


            接下来又是一段漫长的沉默,直到班级门口,高桥泉忽然再次开口,以刻意放低的声音和极快的语速说道:“请国王陛下不要多问,一切将都会恢复如初。”话一落,他随即快步走入班级以示这次短暂交谈的结束。


            听完这句没有头绪的话,唯世怔了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愣在原地,用复杂的目光目送高桥泉带着阳泽进入班级。


            错觉吗?阳泽的和服上墨点似乎多了点?


            唯世眨眨眼,回过神把刚刚发生的事暂时抛到脑后,紧接着也进了班级。


            今天在守护者们看来,接下来的两位转学生简直再正常不过了。好好学习的好好学习,上课走神转笔的上课照样走神转笔。


            亚梦不着痕迹地望了上课走神的辰溪一眼,想起了昨晚几木对她说的话:“放心他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说着放心的话却令人无法放心,轻叹着将思绪拉回课堂。


            各有想法的守护者们开始了普通的日常。


            一连过了两个普通的星期,因为都没有遇上那奇怪碎片,这两位因此也没有令人在意的举动。但也不是没有进展,唯世确认了一点,阳泽的衣服那些墨点的确是不断增加的,而且有连成一片的趋势。


            樱花花期快要结束了,一直忙于学习的守护者们决定在那之前在樱花树下聚餐一次。【喂喂这转折也太大了吧!】


            “小兰!这个糯米球是我的!”这边是奇迹的咆哮,他正双眼冒火地盯着小兰抱得紧紧的糯米球,如果不是皮皮和大地拉着,这将会变成由糯米球引发的大战。


            “奇迹已经有水果寿司了!”小兰不甘示弱,抱着糯米球就狠狠地咬了上去。一道惊雷在他身后闪过,奇迹瞬间爆发,挣脱了皮皮和大地就冲上去。


            大战一触即发,两位守护甜心开始了为甜食的争夺之战。


            边上身为主人的守护者们只能无可那和地笑笑,同时再次郑重声明熊:孩纸不是他们能管的。


            这天真是一个好天气,樱花的香味甜蜜地弥漫在空气中,随着有“吹面不寒”之称的杨柳风四处扩散。雪白和淡粉两种颜色的花似云烟互相溶解,随着风下起了带香味的雨。


            端着手中暗棕色的茶杯,一手托住杯底,一手扶住杯身喝一口。风适时而起,吹起弥耶双鬓柔软的发丝,樱花香搭上馨香的茶水简直是棒极了。


            “奇怪,从刚刚开始就没有看到辰溪酱了……”弥耶放下茶杯,四处望望,的确是没有看到辰溪的身影……等等!她和泉君在那里什么?真讨厌说悄悄话也不让弥耶知道!


            在无法听到声音的远处,两个人铺毡对坐,似乎在聊着什么重要的事。弥耶有些气鼓鼓地撅起嘴,过去吓吓他们吧!


            “为什么你会接受胚胎的请求?”这声音是泉?这种和大人一样的语气真是讨厌,果然还是当个婴儿最好了。胚胎的请求?胚胎不是可以实现愿望吗?弥耶绕了一个大圈,绕到了两人身后的树,刚想吓吓他们,然后就冷不丁地听到了这个。


            “你猜!哥哥要是猜中了就给你糖吃。”弥耶可以想象高桥泉一脸无奈扶额的样子。诶诶等等原来泉君是辰溪酱的哥哥!!弥耶一脸震惊,跟随她一起过来的皮皮也受到了惊吓。


            “不只是玄恶镜被打破和……等等……”高桥泉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这是弥耶第一次见到高桥泉话多的时候。不过有关胚胎的事还是尽快回去告诉大家吧,和皮皮对视一眼后,弥耶果断决定转身就走。【少女,我为你的机智点赞☆】


            回复
            7楼2019-07-12 00:56
              wtf为啥把六吃了?


              回复
              8楼2019-07-12 00:59
                六、


                【这章全部都是私设。】


                “我记得你说过你的入宅作是……”目前是不能知道辰溪的入宅作是什么了,弥耶踏在泥土上细细的脚步声引起了两人的注意,闻声望去被弥耶吓了一跳。


                “诶诶你怎么会在这里!?”辰溪脆弱【并不】的心受到了惊吓。


                既然被发现了,弥耶果断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还是三七二十八了,“啪”一下拉过辰溪的手,嘴里唠叨着“这件事一定要告诉大家”,大公无私地把她拉回大家聚集的地方。身后高桥泉在短暂的震惊后回过神来,在内心自嘲自己的大意,然后跟上了前方的两人。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哼哼唯世说这该怎么办?”


                守护者们都被关于胚胎的事惊得不轻,即使勉强回过神来,唯世还是难以置信地向辰溪重复一遍:“这是真的?”


                “呀呀既然都被你们发现了,那我就不隐瞒什么了。”辰溪不管高桥泉在暗中瞪了她一眼,自顾自地继续她的话题“那么现在进入问答时间吧,有问必答,童叟无欺。那么先容我说一段开场白,毕竟这这件事引起了亚梦酱的误会。”


                被点名的亚梦一愣,正好对上辰溪转过头来对着她狡黠一笑。


                “我是唯世的妹妹辺里辰溪,我承认这十分扯淡,但唯世没有妹妹是事实。”在其他人的下巴掉下来之前,辰溪适时的加上了后面这一句,她似乎没有想要解释唯世母亲那个奇怪的反应,但她不着痕迹地望了高桥泉一眼,看起来是非常不满于他的惜字如金。


                “这只是一个能让我在这个世界呆下去而编造的理由。”


                “这个世界?”空海轻轻重复了这个令人不得不在意的字眼。


                “嗯……说白了就穿越啦,再详细点要解释的东西就更多了。”她十分偷懒地回答道。


                “辰溪酱你和泉君是什么关系?”弥耶插了一句。


                “他大舅子的妻子?这些奇怪的辈分我也不清楚啦。”辰溪无意间说了出了不得了的事,尽管她没有意识到这点,“所以就直接叫他哥哥了,反正他年龄比我大。”【辰溪一直都是是没心没肺的样子啦┑( ̄。  ̄)┍虽然那些七大姑八大婶的辈分我也不清楚】


                !!←守护者们的一致反应,一时间找不到语言形容现在的内心想法,同步地大惊失色。高桥泉实在看不下去了,对于某个人吓唬小朋友的行径,然后他在他们震惊的时候补充了一句:“我们两个的真实年龄接近三十。”然而又是一枚重磅炸弹。


                !!!!这是什么神展开!不过这样一来的话………………辰溪他们不是比他们年长了近二十岁!?但为什么在辰溪身上他们感觉不到这种巨大的年龄差?难道这就是……弥耶的长大版!?


                “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们现在这个小孩子的外貌,得益于阳泽和阴筱。”看他们还没有回过神来,高桥泉为了拉开话题又补充了一句,“唯世你母亲的反应也是他们干的。”


                在高桥泉一段十分精简的解说之后,是一段口可吞鸡蛋的沉默时间。


                他们也是不急,默默等他们进行漫长的缓冲,最后终于有人回过神来了,忽然想起了阳泽和服上的墨点:“那阳泽和阴筱是什么?还有阳泽衣服上的墨点是怎么回事。”一下子两个问题由唯世接连抛出,然后辰溪没良心地看了看手表,估计她刚刚在计时。


                【以下是某人的说教时间,不要带着脑子看。【切记!!】


                “呀呀!小唯世注意到了!”她抬头对唯世露出了一个赞许的表情,现在回归辰溪的问答主场,“其实啊,阳泽和阴筱就是你们要找的胚胎,不过就是要比这个再复杂一点。”


                “世间一切都是相对的,有实现愿望的胚胎,也有毁灭希望的种子,他们共同构成了这个世界的核心和运转规则。他们能够改变这个世界中的一些东西,但绝对不能动摇世界的规则,不然可是世界毁灭的下场。”


                “他们都有自主意识,所以能够改变这个世界。”高桥泉适时的补充了一句。


                “你们看到的那个奇怪的碎片是与他们相对的玄恶镜,他似乎不满于现在和阳泽他们相对的局面,而阳泽身上的墨点则是被污染了的痕迹,这是他开始行动的标记。”


                “忌惮于破坏规则的稳定,这件事他们两个自己没有办法解决,所以才会拜托我们过来帮忙。”


                回复
                10楼2019-07-12 01:02
                  七、


                  “呐,是这样的吧?”辰溪望向黑白双子,露出了“快!夸我!”的表情,像是考试得了满分兴冲冲赶回家等待表扬的孩子。


                  阴筱微笑着向她点点头,默认了她的说法,阳泽则是赞扬地向她竖起了大拇指:“完美!没有需要补充的呢!”


                  听完解释,大家就认同了高桥泉比他们年长了近二十岁的事实,都说三岁一代沟,他和他们聊不来是很正常的事。然而对于辰溪的真实年龄……这事有待考定。


                  “那么,你们是什么人?”唯世提出了一个挺关键的问题,让辰溪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啊呀……这个解释起来真的很麻烦呐……”思索一会无果,辰溪求助地望向了高桥泉,结果对方无情地避开她楚楚动人的求助视线,看向远方表示“我在假装四处看风景”,他脸上写满了这些欠揍的字。


                  于是在这种揪心而令人头疼的情境下,辰溪决定自立更生:“嗯……怎么说呢,就当做是从异世界请来的外援?”然后她敷衍的态度引来了众人幽怨的眼神,说好的有问必答和童叟无欺呢?看得她额头上冷汗直冒。


                  【其实是作者我不知道这里该怎么下笔……详细点的话就代入另一篇小说的世界观了……】


                  现在的孩子怎么杀伤力这么强?辰溪一边在心里如草,一边绞尽脑汁的组织语言,最后终于憋出了一段看起来比较靠谱的话:“像他们这样世界规则的维护者内讧的,有时候需要比他们更高级的存在来处理这些事,我和泉差不多就是这样子。”


                  “虽然说他们的事应该是由红尘姐来处理的,但她没空就只好拜托我来了。对了,红尘姐就是泉哥哥的妻子哦~”话题似乎往奇怪的地方发展了喂……


                  事实上是红尘不放心辰溪这个贪玩还充满孩子气的家伙,然后让高桥泉来保驾护航的,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她的担心别无道理。


                  高桥泉冷不丁地补了一刀:“你还真是来玩的。”恭喜他说出了真相,解锁了一个新成就获得了“新一代真相帝”的称号。


                  “诶诶诶泉哥哥怎么可以这么说!!”辰溪马上炸毛了,头顶上喷出充满怒气的蒸汽,两颊气得鼓鼓的,“我可是有在认真地干活哦!小心回去我向红尘姐告状!”这句话引来的只是高桥泉不置可否地耸肩,大战一触即发。


                  “你相信辰溪有那么大岁数吗?亚梦?”在辰溪不满的与他赌气时,抚子轻声向身边的亚梦询问道,亚梦僵硬地摇摇头:“完全看不出来。”“感觉比yaya还幼稚!=3=”弥耶嘟着嘴嗫嚅道。


                  “那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们呢?这样不就少了许多误会?”亚梦鼓起勇气说出了她一直想问的问题。


                  正打算动手追杀高桥泉的辰溪闻言便收了手,继续她的课堂时间:“亚梦这个问题问得好!给颗糖奖励!”她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颗灿金色的金平糖,伸手递给了亚梦,然后在她还处于僵化的状态下课堂【?】继续。


                  “最初的时候呢,我们两个不想扯到你们,毕竟这件事与你们无关……”“然后抱着好玩的心扮成唯世的妹妹,引起了……”“不要打断我的话!”一颗小石子“咻”的一声砸向高桥泉额心,他微微一偏头轻而易举地躲过了。


                  “总觉得辰溪酱比弥耶更像小孩子啊……”“嗯嗯我也这么觉得。”一旁守护甜心们聚在一起窃窃私语,阳泽和阴筱维持了一贯的沉默和应有的微笑,诶不对这里不是他们的主场吗?


                  “为什么你们不参与解释呢?”手鞠悄悄飞到他们身边,轻轻地问。


                  “他们看起来更有说服力呀,是吧阴筱。”阳泽一如既往笑得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阴筱赞同地点点头:“人不可貌相。”


                  忽然阳泽和服上的墨点数量蓦然变得密集,他在空中一晃险些保持不了平衡而摔下去,阴筱第一时间扶住了他,那边两人察觉到了不对,均是难以置信地眼瞳一缩。阳泽由阴筱扶着在大口大口地喘息,突然他又痛苦的低吟一声,和服上的墨点晕染开般的扩散,马上就染黑了衣褶下摆。


                  “掌管者,他行动了!”


                  回复
                  11楼2019-07-12 01:04
                    八、


                    【这章玛丽苏预警!ヽ(≧□≦)ノ】


                    “掌管者,他行动了!”


                    阴筱话音刚落,诡异的气场猛然蔓延开来,正在落下樱花瓣突然静止在空中,守护者们及他们的守护甜心都突兀地停下原本的动作,街上往来的车辆停滞,正在行走的人们脚步止在半空,世界的时间像是忽然被停止了。


                    “他阻止了规则的运转,现在正往这里过来。”阴筱扶着阳泽飞到他们旁边,他们一边是规则的维护者,一边是不受规则束缚的外来人,都可以正常行动。


                    “停止也是一种爱的保护呢~”辰溪向着静止的人们的方向微微一笑,终于有了一些大姐姐应有的样子,“看来他也不打算接手一个接近毁灭的世界,嗯还有点理智可以进行友好的会谈。”


                    日常吐槽结束,她回过神便马上进入了战斗准备,双手各持一把短刃垂手而立,等待敌人的到来,高桥泉则是袖手旁观?!也对辰溪一人的战斗力就绰绰有余。


                    空间扭曲,鎏金的镜框浮现,他身后一扇盘着漩涡的空间门渐渐消失。玄恶镜的镜面是支离破碎,目前只有原本的三分之一而且不是完整的镜面,看起来印不出人影。阳泽忽然失去控制摔向地面,纯白的力量托起了他的身体,轻轻降落在一地的樱花上。


                    “少了一个麻烦嘻嘻嘻嘻嘻。”等等,玄恶镜的声音听起来……萝莉音!?怎么跟想象中的不一样,“不受规则束缚有点难办啊……”说着废话玄恶镜侧身轻而易举地躲过辰溪甩出的短刀:“等我说完开场白再打不行吗!”


                    “反派死于话多没听过?”她保持着手前伸的姿势说完同样性质的话,然后向后虚抓收手,抛出的短刀在空中划出凌厉的弧线拐了个弯,接着向玄恶镜进攻。


                    “这个还真没有,”玄恶镜迅速向下一沉,再次躲过短刀的进攻,同时十分有闲心地换了一个御姐音,“掌握金元素,你是紫陌?”保持着原来的笑容没有回答,辰溪收回之前抛出的短刀,身形在原地消失。


                    “这里不是红尘大人的掌管界吗?怎么会轮到你这个异界的掌管者前来。”一张口玄恶镜换成了少女音,同时他的样子也在空间中变得模糊,他多次的瞬移在所在的范围内形成了多重的虚影,躲闪着一道道跳跃着银白色电弧的光。


                    “你是江之岛盾子吗?(弹丸论破)还是鼓修理?(没有黄段子的无聊世界)”辰溪一边进攻还不忘吐槽几句,进攻速度开始一点一点加快,旁观者几乎看不到她进攻的身形。


                    “其实我是和天使一样的存在。”玄恶镜惊悚地换了正太音。“woc和亚修一样的雌雄共体!?(黑执事)”他瞬移的范围从原来的两米以内扩大到了五米,这个范围随着辰溪的进攻速度还在增加。


                    “紫陌!别玩了!”高桥泉表示看这两货硬生生地把存亡战打成回合制,他真想提着剑就冲上去,把聊得十分开心的两位都砍翻了。他的话音刚落,两位的试探结束。


                    “我想我明白你和那两位过不去的原因了。”辰溪突兀地持刃停下,一脸“被我发现真相了快叫我大神”的喜悦,但是一看就知道她做了什么奇怪的联想。


                    “因为自己为他们的对立面却只是形单影只,看不下去阳泽和阴筱两位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然后在心中燃烧了大FFF团的怒火,积攒到最近终于被引爆,愤下决心决定对他们进行异端制裁。”


                    “我觉得你需要冷茎一下,不如我们坐下来吃着辣条讨论一下人生顺便深入探讨一下怎么把FFF团的教义发扬光大深入人心?诶诶等我说完呀……”双手交叉一挥,斩开直扑面门的气刃。


                    如果玄恶镜没有沉不住气先发起攻击的话,恐怕现在攻击的会是高桥泉,这货已经把手按在剑柄上了。


                    原本有来有回的物理攻击马上增加了魔攻,玄恶镜的进攻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两人间的打斗从回合升级成了拳拳到肉的痛击,虽然挨打的是玄恶镜单方面。


                    “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虽然辰溪是这么说着,肢体上的防御仍然完美到滴水不漏,行云流水,每一道白光闪过的地方都能完全挡下玄恶镜的进攻。二者相手在空气中凭空碰撞出层层火花,远远望去像是一场盛大的烟花晚会。


                    收起回复
                    12楼2019-07-12 01:06
                      九、


                      上回说到辰溪和玄恶镜大战了三百回合,然而辰溪的实力和玛丽苏一个水准,是RMB玩家外加开了挂,在和他玩腻了以后随手一个阵法就把玄恶镜封印了。【十分敷衍了事】


                      “好了接下来我们进行下一个环节,愉快而友好的双方会谈~”辰溪脸上没心没肺的笑一直没有变化过,刚刚的战斗对她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她的呼吸频率甚至都没有增加,“玄恶镜你为什么,这么想抹除掉阳泽他们的存在呢?”


                      一直都在充当话唠的玄恶镜出奇地沉默了一会,说出了一句看起来很了不起的话:“像你这种过着安逸生活的掌管者才……”“哐”短刃打在金色的镜框上发出清脆而响亮的声音,令那上面多了一道丑陋的凹痕。


                      看来有人不吃“思想高度”这一套。


                      辰溪保持着脸上的笑容,伸手召回刚刚甩出的短刃,在掌心里翻来覆去地把玩,比转笔还溜地在手中转刀:“音色不错,你可以考虑做一个有爱的击打乐器。”


                      在某种诡异的气氛充分酝酿之后,两把短刃收入刀鞘,辰溪抬头收敛了笑意认真地打量着玄恶镜说道:“安逸的生活,不都是经过残酷的战争之后才会有的吗?”【是的没看错辰溪极为罕见的认真了。】


                      ……玄恶镜沉默了,然后说出了一句等于没说的话,大概是为了证明他这个话唠还是活着的:“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接下来就是阴筱和玄恶镜的会谈,内容辰溪和高桥泉自然是不会关注的,他们只有促成他们会谈的义务,至于结果如何与他们无关。


                      “所以你只是来监督我的吗?”辰溪十分不开心地向边上全程围观的高桥泉发脾气,和妹妹向哥哥撒娇是一样一样的,“像根杆子一样一动不动地杵在那里。”然后更加不爽地得到了他肯定的答复。


                      “我要向红尘姐揭发你!原来你只是一根什么都不做的呆木头!”


                      “随你。顺带一提,之前红尘也是这么叫我的。”


                      “……”辰溪喜闻乐见地被他的一句啊不两句话噎住,赌气地把视线转开望向远方,表示她现在很生气,不想和他说话。


                      至于阴筱那边……双方进行了友好融洽的合作会谈,双方坦率地交换了各自的意见和想法,会谈深入地探讨了双方的日后合作,这次会谈是有益的,它充分增进了双方的了解,为了大局和世界人民着想,最后双方达成一致的协议。


                      【原谅我只能用黑话来表达我复杂的想法,可以去查查tg黑话解读表。】


                      协议内容如下:


                      阴筱一方帮助玄恶镜召回镜子碎片,玄恶镜这方收回对阳泽的污染,事情解决后恢复规则运转。此后双方友好往来,互不侵犯,为世界稳定做出贡献。


                      怎么收回玄恶镜的碎片这成了一个问题,阴筱在亚梦身边展开了一个雪白的结界,推动了她身上规则的运转,连带的她的守护甜心们也能够活动了。


                      “列阵?我也要?”对于这个问题阴筱看起来很可信地解释道,因为她是少见的三位守护甜心的拥有者,拥有常人不及的力量,配合阴筱的力量可以在世界范围内召唤玄恶镜的碎片。原本这个是只需要守护甜心,然而亚梦还有一位守护甜心还没出世。


                      之后?之后就不用累述了吧?结局大家都是明白的,世界的规则继续正常地运转,守护者们正常地上学放学,辰溪和高桥泉回到他们原来的世界,嗯嗯就是这样。


                      不过在他们离开之前,还是有一些有些事可以讲讲。


                      “所以你们这就是要离开了?”守护者们抬头望着辰溪和高桥泉,为什么是抬头呢……辰溪身高164,高桥泉181,他们现在是原本近三十岁的样子。


                      “是啊在我们的世界,我们也是有家人朋友和工作的。”辰溪微微笑着,边上的高桥泉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他们脚下是旋转白色的阵法,做着脉搏般的收收放放的运动。


                      “你们的世界,有守护甜心吗?”


                      辰溪笑着摇了摇手指表示否定:“很遗憾,没有哦。每个世界都有不同的运转规则。”


                      “那……可以问问你们的原名吗?”


                      “原名吗?听起来可能会觉得有些奇怪……”


                      “我叫紫陌,他是黄泉。”在渐渐升腾的光雾中辰溪高高地摇着手,当光雾完全散去后,世界恢复了原本的秩序,“那么各位,我们有缘再见啦~”


                      回复
                      13楼2019-07-12 01:12
                        十、


                        异界的人来到这个世界,或多或少都会有不好的影响。为了掩盖异界之人的痕迹,时间被往回拨动,世界的时间链条发出上发条般清脆的声音,“咔擦咔擦”地往回拨动到几个星期前。


                        窗外的樱花还是那么美丽迷人,它们总是随着时间来来去去,印了一句诗的描述“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就像生活里的一些人一样,他们来了又去,没有人长久地留下。


                        “真城璃茉,今后和大家一样,都是同学啦。”留着金色波浪卷发的小个子女孩的到来,引起了班级里的一股热潮。


                        守护甜心世界会发生什么大家都清楚了,那么……主要来看看回到原来世界的辰溪啊不紫陌吧!


                        “红尘姐!”从半空中的传送阵法中蹦出了一个熊孩子及一个大大的熊抱,“我会回来啦!你有没有想我!”红尘温和地笑了笑,放下手中正在签字的笔,揉了揉她的头发:“当然有啦,樱花好看吗?”


                        紫陌从次元口袋掏出了手机,闪烁着亮金金的眼睛炫耀道:“嗯嗯超级漂亮的!红尘姐快看看樱花真的好美!”手机屏幕里是漫天随风飘扬的樱花瓣,和连成一片云烟般梦幻的樱花树。


                        “那个世界的守护者呢?”


                        “颜值都挺高的,他们就像红尘姐和泉哥哥一样是一对。”紫陌张口说出的话就像抹了蜜一样甜。


                        “这样看来你玩得挺开心的,”说着红尘转向了一直站在一旁围观的黄泉,“她没有闯祸吧?”


                        “怎么说……把那个世界的守护者打了一顿算吗?”


                        “不算,那就没有大事了。”【喂喂这还不是大事!】


                        “你怎么不回去?碧落他挺担心你【闯祸】的。”黄泉看到两位相见时过得十分融洽,然后十分毁气氛地说了这一句,经他提醒红尘忽然想起面前这位似乎是哥哥的妻子。


                        “和红尘姐在一起他不是一直都很放心?”紫陌撇撇嘴,不满地说。


                        “这不一样……”红尘无奈地说,紫陌和她是近十年的好友了,她什么性格自己不知道?


                        “等会他就亲自上门要人了,如果他的情绪激动点估计这里就被拆了。”黄泉还是十分欠抽地说着风凉话。


                        看着他们三位就像一家三口一样温馨。


                        回复
                        14楼2019-07-12 01:13
                          《善良的心》 —— Ending




                          憋死我了,不吐槽浑身难受。文里的吐槽是四年前写的。
                          守护甜心是我五年级看的,一集不落不跳过变身的看完了,那会对漫画不感兴趣,也没去找来看。一百多集看完后特别想继续看,然后就入了贴吧看起了同人文,时间大概是08年。
                          我怀疑这是我同人启蒙,在09年写下了第一篇同人。
                          不知道为啥,那时候我特别喜欢唯世,在一排“几斗男神”里显得很鹤立鸡群。【但小夜那只喵好可爱【发出喵控的声音】
                          从小是个金发王子控石锤了。【忍不住看了眼现在的墙头,被被别躲,我说的就是你;还有旧剑,虽然你还在池子里但也是我墙头。】
                          另外抚子这个角色非常深远地影响了我后来的原创女主,时隔这么多年会看他还是好好看。
                          说到凪彦,就不得不提起他官配璃茉。这个妹子大概率是我变成萝莉控的来源,可爱的小女孩谁不喜欢呢?
                          那会吧里全是亚梦黑化,套路一模一样。还记得有篇特别点的,除唯世外所有守护者黑化,这篇四人黑化让我记了好久。那么问题就来了,唯世到底做错了什么……黑化都不带他,这搞得我想写篇唯世黑化来玩玩。
                          全部破坏掉小国王的自信心,完全否定掉他的理想和人生价值,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无用的笨孩子,不再有值得担任守护者King的能力,这样消极自卑然后被反派利用害了守护者全员,感觉特别棒啊。【失智发言】
                          【还记得有一集唯世听了歌呗的歌,导致奇迹变坏蛋了。不过我jio得像孪生公主里宝石国那位王子的黑化方式也挺不错的。】
                          文里出现了红尘紫陌碧落黄泉,都是我自己的原创角色,他们有单独的故事线和世界观,我还写了两万字设定和大纲,也就是说,他们是我的亲儿子和亲女儿。名字出自《听雪楼》,和听雪楼的四位护法同名,但性格设定完全不一样。
                          最后,放一张我老公山姥切国广的同人图作为结束。下次再看到我,估计是来发这篇唯世黑化文了。



                          回复
                          15楼2019-07-12 01:4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7-12 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