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吧 关注:15,086贴子:97,535

[原创]《一生言谎》bg异世重生,她只想改写遗憾。不惜一切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一生言谎》bg

异世重生,她只想改写遗憾。
不惜一切逆天改命,可终归是天道无情。
人妖殊途,天不容她。
当一切尘埃落定,她又该何去何从?

原著向,微虐,原创女主,剧情为主感情为辅
整体按原著剧情走,但会有很大出入,以改写原著几大悲剧为目的
主cp是舅舅,魔道全员向,女主情节较多
原著cp不拆,原著cp向不明的cp结局开放
一般会日更,特殊情况会提前请假
新人新文,请多指教
以上

自截舅舅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03 11:12
    一楼放审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03 11:13
      本来只想放一章 但是没想到官方爸爸这么给力 居然首更三集 那我要紧跟官方爸爸的操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03 11:14
        第一章 初遇
          漆黑的树林中,一道白色的身影闪了过去,那速度奇快,不像是人类能达到的。

          树林另一侧突然有声音响起,那道身影顿在原地,仔细聆听着远方的声音。

          “魏婴,你能不能动作快点,磨磨叽叽的慢死了。”

          “江澄,你个混小子没大没小的,叫师兄。”

          “嘁~”……

          魏婴、江澄四字入耳,隐藏在树林中的那人眼睛亮了亮,终于找到了。

          瞬间,便转向两个少年声音的方向掠去。

          江澄、魏婴都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向他们靠近,江澄喝道:“什么人?”

          没有人应答,只有一声小小的呜咽声响起。不似是人,到似是个小动物。

          山野中的野兽谁知是善是恶,两人对视一眼,皆拔剑出鞘,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走到近前,借着月光,看到地上躺着一团白白的东西,身上有着斑斑血迹,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了。

          二人又皆是一愣,江澄警惕着上前查看,那东西始终一动不动。他蹲下身拨弄了下,将那小兽翻了个身,这下两人终于看清地上之物的全貌了。

          “兔子?”魏婴惊道:“刚刚叫的就是它?不过,这兔子怎的个头这么大?”

          江澄也是纳闷,离得近了,他发现刚刚看到兔子身上的红色条纹不全是血迹——双腿与背上皆有一个红色的回旋花纹。

          除此以外,这兔子的双耳奇长——它本就比一般的兔子长出一倍有余,双耳又差不多有半个身子那么长,因而显得格外长。额间的一簇毛发也诡异的长,大抵有三分之一的耳朵那么长。

          不过除开这兔子身上的污渍与血迹来看,这兔子生的真是十分好看,比他生平见过的所有兔子都要好看上许多。

          魏婴凑近后,也发现这兔子的不同一般,“这兔子好生漂亮,怕不是普通的兔子吧。不如我们将它捉回去,给师姐玩?”

          在魏婴心里,女孩子都是喜欢这些毛绒绒的东西的,师姐自然也是如此。却不知他身旁这个人,比他师姐还要喜欢。

          江澄温柔地把兔子抱起来,入手被这柔软的触感惊了下。手下皮毛之光滑细腻,手感之佳,比他接触过的所有动物皮毛都要好。甚至连那上等的绸缎,也完全无法与之相比。

          兔子还没有完全昏过去,察觉到有人抱起自己,也不挣扎。只虚弱地睁开双眼,用湿漉漉的红色眼睛看了江澄一眼,便彻底昏过去了。

          江澄被它这一眼看得心都要化了,瞬时想起自己以前养的几只小奶狗。于是赞同了魏婴的提议,心中暗自想着:阿姐一向对这些东西无感,不过不要也没关系,刚好我可以自己养。

          江澄和魏婴把那兔子带回莲花坞之后,先把兔子身上的外伤处理完毕,再用灵力梳理它全身,发现并无内伤,反倒是有灵力充盈体内。二人把兔子洗干净后,带去见了江枫眠。

          “江叔叔,你看这是兔子吗,怎么感觉和普通的兔子不太一样啊?”魏婴问道。

          江枫眠将灵力探入它体内查探一番,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同之处。想了想,也未曾想到还有什么其他东西长得和兔子一般模样,且身有灵力,便道:“许是谁家的灵宠,因身怀灵力,所以和一般的兔子并不一致吧。”

          倒不是江枫眠孤陋寡闻,只是实在不曾想到,两个十来岁的少年,夜猎回来的路上随便捡的小兽会是什么上古神兽。因而也错失了一次探得真相的机会。

          “啊?那我们还能养吗?”魏婴失望地问道。

          如果真是别家丢的灵宠,他们是不是还得还回去?

          江枫眠看出两个少年眼中的渴望,想着之前曾经因为魏婴送走了江澄的小奶狗,现在难得有二人都喜欢的灵宠,自是不忍心拂了他们的意。便道:“想养便养吧,一只灵宠而已,旁人若是真寻了来,我替你们要了便是。”

          闻言二人大喜过望,纷纷向江枫眠致谢后便离去了。

          告别江枫眠不久,恰巧遇到江厌离,魏婴忙上前献宝,“师姐,我和江澄寻了只兔子来,生得甚是好看。送你做个伴可好?”

          江厌离看向江澄怀中昏睡的兔子,笑道:“确实好看。”

          江澄闻言不由收紧了下双臂,江厌离看得清楚,对自己弟弟十分了解的她调转语气道:“只是我自小不会养这些灵宠,怕养不好,还是阿婴阿澄你们养吧。”

          “啊?那好吧。”魏婴有一瞬间的失望,很快就接受了现实。

          见阿姐果然不要兔子,江澄心中暗喜,面上却是一片勉强,道:“那也只能这样了,毕竟是我们捡回来的,只能好生养着了。”

          江厌离捂嘴轻笑,她自是知道阿澄一贯喜欢这些灵宠,只是因为阿婴害怕狗所以才不能养。现下得了这样一灵宠,心中自是宝贝的紧,嘴上不说,真要给了她定会肉疼。她也希望两个弟弟都能开心,当然不会去要。现在两个弟弟果然都开心了,她也一般欢喜不已。

          当下笑道:“我要去做莲藕排骨汤了,你们有人要喝吗?”

          “我要!”“我也要!”

          当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03 11:15
            沈言婳——也就是那兔子,是在排骨汤的香味中醒过来的。她睁开双眼,看到不远处小榻上吃的正香的两个少年。

            长出了一口气,她一下就放下了心来——等了百年,寻了数年,总算是找到了,好在还来得及啊。

            沈言婳自然不是普通人,更不是普通兔子,她是异界之人……

            一次意外,她在原来的世界丧身,死后就投生成了这个世界一只“兔子”。以这幅姿态活了上千年,直到百年前开了灵智,这才想起了前世今生的种种。

            开了灵智后,她发现自己并非是只兔子,只是外形似兔罢了。只是这原身的身份让她觉得,自己还不如是只兔子来得好。

            她以兽型活了百年,期间一直在努力修行,只为了有朝一日可以再以人身重现于世。

            因为在百年前,无意间教她发现,这世上领头的世家竟是温家,除此以外,还有四大家族——云梦江氏、姑苏蓝氏、兰陵金氏、清河聂氏。

            恍然明白自己身在何处的她,待查明一切尚未开始之后,便开始疯狂的修炼,以期望能早日修得人身,帮助江家避免灭门惨案。

            靠这一份信念支撑,十五年前她终于修出了人身。

            为了巩固修为,她又一次闭关修行,没想到这一闭关竟是闭关了十五年。三个月前她从族中出来,先是绕路去了夔州一趟,待事情办妥之后,便立刻赶了过来。为的便是进入江家,好为日后之事做足准备。

            为避免引起江家人怀疑,她才决定以原身进来,并伪装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左右她原身肖兔,不会引人怀疑。这样更是能为她日后相助提供绝佳的理由——救命之恩,自当以命相报。

            再说江澄、魏婴,吃完莲藕排骨汤后,便发现那“兔子”已经醒了,两人一左一右趴在兔子旁边,细细观察着它。

            “江澄,咱们要不要给它取个名字?”魏婴突然问道。

            江澄沉思一会儿,显然是在想应该取个什么名字。

            他二人的对话,沈言婳自是听得懂的。一想到江澄以前养过的狗——妃妃、茉莉、小爱……她顿时觉得自己的兔生无望了。

            “就叫她‘姗姗’吧!”江澄右手握拳,锤了自己左手掌一下,显然是很满意这个名字了。

            沈言婳和魏婴同时感觉有点头皮发麻,魏婴呵呵笑道:“哈哈,这名字真好。”

            沈言婳反应更是直接,她头上那一撮长长的绒毛都炸了起来。

            江澄狐疑地看了看他俩,低头问她:“你不喜欢吗?”

            待看到江澄眼里的失落时,沈言婳头上的绒毛又一点点软了下去。她还能怎么样呢,只能甩甩耳朵,表示自己接受了。

            反正名字也不过就是个称呼而已,她想。

            “叩叩叩!”

            “请进。”

            “阿姐,你能帮我给姗姗做个小窝吗?”江澄抱着沈言婳进了屋。

            “呀,已经取好名字了啊。”江厌离惊喜道,然后伸手接过沈言婳,开始丈量她的身长。显然是已经十分熟练了,毕竟江澄之前的几只小奶狗的窝也是她帮忙做的。

            “明天给你可以吗?”江厌离问。

            “可以的,谢谢阿姐。”江澄欣喜道。

            向江厌离道过谢后,江澄抱着沈言婳回了自己的房间。魏婴见他回来,问道:“回来啦,师姐答应帮忙做了吗?”

            “嗯。”江澄把沈言婳放到了床榻上,道:“今天太晚了,阿姐说明天才能做好。”

            “啊,那今天晚上它怎么睡啊?”魏婴问道。

            “只能让它先和我睡了。”江澄道。

            他又俯下身去近距离看着沈言婳,道:“姗姗,你今天晚上和我一起睡吧?”

            沈言婳甩了甩耳朵,表示同意了。她以往没能化形时哪里都睡过,对于这些琐事并不是很介意。

            倒是江澄,很是惊讶地发现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姗姗,你动耳朵是同意的意思吗?是的话你就动下右耳。”

            “……”沈言婳无语,默默地甩了甩右耳。

            “哇,魏婴你看,姗姗好聪明啊!”江澄惊喜道。

            魏婴自然也目睹了一切,新奇不已。因为怕狗,他和这些灵宠接触不多,便是山鸡野兔之类的,落到他手里,也多是一个下场——被烤。

            当下也凑过来和江澄一起逗弄沈言婳。

            沈言婳生无可恋地陪他们玩着游戏,心底却是按捺不住的欢喜。

            她要守护他们,守护整个江家,哪怕付出性命,也在所不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03 11:15
            第二章 初始
              此后,度过了很长一段平淡而又充足的日子——

              每天,白日里,江澄与魏婴去修炼、学功课,沈言婳在房内发奋修炼。

              功课之后,江澄他们师兄弟们又会一起去外面四处捣乱,沈言婳继续在房内修炼。

              晚间吃过饭后,江澄和魏婴就会回房,一起逗弄沈言婳。

              后来两人分房睡之后,也是如此。

              玩弄一番之后,江澄就会抱着沈言婳入睡了。

              是了,之前江澄央着江厌离做的那个小窝,现在已经基本是个摆设了。原因自然是江澄觉得抱着沈言婳很舒服,所以睡觉的时候也不想放开。

              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几年,终于,等到了两人去云深不知处听学的日子。

              临行前,江澄对着沈言婳叮嘱了好一番,话里话外无非是让她吃好睡好,乖乖等着他一年之后回来。

              沈言婳也配合地作出不舍的样子,一会儿用耳朵环着他的手腕,一会儿用头蹭蹭他的手。还故意露出一双湿漉漉的红眼睛,不舍地看着他。

              江澄被它磨得愈发不舍,“你别这样嘛,又不是我故意不带你去的,我明年就回来了。”

              沈言婳感觉好笑,也不知道江澄劝得究竟是谁。

              那边江枫眠已经开始催他了,江澄无法,狠狠地抱了她一下,便把她交给了江厌离。

              “阿姐,你帮我好生照看着姗姗。”

              “好,你和阿羡在云深不知处也要照顾好自己,要好好听学,不可胡闹。”江厌离叮嘱道。

              “嗯,我晓得的。”

              “江澄,你干什么呢?再磨蹭你别坐船了,自己御剑飞过去算了。”魏无羡站在船上嚷嚷道。

              “你闭嘴!”江澄同样吼道。

              再一次和江厌离告别后,江澄最后看了沈言婳一眼,转身上了船。

              沈言婳卧在江厌离怀中,和她一起目送着三人远去,直到再也看不到船的影子,江厌离才离开了。

              谁也不曾看到,沈言婳看着那艘船的目光,深沉的,完全不是一只普通的兔子应该有的。

              开始了,她想。

              二人离开的这段时间,沈言婳就像是陷入闭关状态一般,除了江厌离喂她吃饭时,其他时间一直都在疯狂修炼,连休息的时间也几乎没有。

              她一族并不擅长攻击之术,但是当修为高到一定境界,在一定程度上,技术也就没那么重要了。所以,她才要抓紧一切时间修炼,只为了两年后,能避免江家的覆灭。

              三个月后,魏无羡回来了。

              回来之时,他已经知道自己那一架打掉了江厌离的婚事,于是自觉上前来告罪。

              “师姐,对不起,我……”魏无羡一向伶牙俐齿,此时却连道歉的话也说不连贯了。

              出乎意料的,江厌离并没有生气,反而笑了,“金公子那般出色的人,若能与他结为道侣,我自是十分欢喜。但若金公子对我没有意思,我也不愿强求。作为能与我厮守一生之人,我更希望我的道侣是与我心心相印之人。”

              “师姐……”魏无羡只不断重复道:“会有的,师姐你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人。”

              江厌离捂嘴轻笑,“贫嘴。我炖了莲藕排骨汤,要不要喝呀?”

              “要的要的,师姐你不知道,云深不知处的饭可难吃了,这三个月可把我憋坏了。”魏无羡抱怨道。

              突然发现江厌离居然抱着沈言婳,魏无羡喜道:“呀,姗姗你也来接我了啊,想不想我啊?”

              他伸手把沈言婳抱了过来,沈言婳乖顺地趴在他怀里,甩了甩耳朵表示想他。

              魏无羡大笑,揉揉她的耳朵,抱着她走进了莲花坞。

              沈言婳从他肩头向后看,看见了江厌离看魏无羡的眼神,宠溺、欣喜,还有隐藏的伤心,却唯独没有怨怼。这就是江厌离,魏无羡说得对,她值得这世间最好的人。

              这一世,她断不会让江厌离再落得那般结局了。

              那三个月的听学经历对魏无羡来说可能格外新奇,不论是蓝家冗长的家规、仙境一般的云深不知处,还是那“无聊到十分有趣”的蓝忘机。

              魏无羡总是翻来覆去地和沈言婳讲,沈言婳起初听得很是认真,还时不时甩着耳朵应和他。

              可时间一久,沈言婳就叫苦不迭了,总共就三个月,刨去吃饭睡觉听课,剩下能讲的统共就那些东西。讲了一遍又一遍,她实在是受不住啊。

              她知道这是因为江澄还没回来,魏无羡一个人无聊,所以只能抓着她折腾了。不由和魏无羡一起,开始盼望着江澄回来了。

              九个月后,江澄终于回来了。他回来当天,沈言婳跟着魏无羡一起去接的他。

              看着江澄的身影,沈言婳激动的几乎要老泪纵横了——总算是回来了,这下魏无羡就不用逮着她自己折腾了。

              沈言婳奋力挣脱了魏无羡的怀抱,一个飞身扑到了江澄怀里,江澄手忙脚乱地接住它,只见沈言婳身后短短的尾巴摇得飞起,江澄还来不及欢喜,就见沈言婳巴着他,满脸泫然欲泣的表情。

              魏无羡不满道:“好你个姗姗,我回来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兴奋,江澄一回来你就这么开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03 11:16
                沈言婳眼一闭头往后一靠装死不听他说话,江澄与她相处这么久,对她的各种动作都十分了解,不由问道:“魏无羡是不是欺负你了?”

                沈言婳睁开双眼看着江澄,满脸委屈地甩了甩耳朵。

                江澄勃然大怒,吼道:“魏无羡你个**,你对我的姗姗做了什么?”

                魏无羡满脸惊愕,没想到会被一只兔子告了状。

                他举起双手,无辜地道:“我什么也没干呀。”

                江澄自是不信,抄过去,与他闹在了一起。

                两人如何胡闹,这是后话,暂且不提,且说沈言婳终于从魏无羡的魔爪下逃了出来,可以安心的修炼了,如此又平静的过了一段时间。

                数月后,江枫眠带着魏无羡和江澄以及莲花坞的一众子弟前往岐山温氏赴了清谈盛会。

                几日后,前往岐山温氏的几人又回到了莲花坞内,魏无羡果然如前世一般,得了魁首。

                在莲花坞众弟子兴高采烈之时,沈言婳却感到了一阵阵的压力。

                果然,又过了一些时日,岐山温氏以众家族管教无方、浪费人才为由,责令众家族谴送子弟前往岐山温氏接受教化。

                魏无羡与江澄收拾行李,准备赶赴岐山温氏。

                沈言婳看着他们去往岐山温氏,一切正在按照原来的世界线前进,她内心焦急,却无法做出任何改变。

                半月后,江澄神形憔悴地回到了莲花坞,来不及休息,便带领莲花坞一众人前往岐山温氏营救魏无羡。

                魏无羡被救回大抵半月之后,王灵娇带着岐山温氏的人马来到了莲花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03 11:17
                第三章 转折
                  沈言婳躲在柱子后面,看着大厅里上演的一幕幕,直到虞紫鸢想让江澄和魏无羡从后厅逃走之时,她才现了身。

                  “虞夫人留步。”为获取信任,她以原身的状态口吐人言,叫住了即将离开的三人。

                  三人果然齐齐惊在原地,回头看来却只看到了一只兔子。

                  江澄不可思议地唤道:“姗姗?”

                  沈言婳向他们走去,虞夫人将他二人护在身后,戒备地看着她。

                  沈言婳渐渐走进,一缕白烟飘起,待散去后,那可人的灵宠不再,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貌美女子。

                  那女子一袭白衣,红绸束发,大半青丝肆意披散着。仔细看去还能看到有暗线在衣袍上绣着回旋的花纹,似她本体的红色花纹一般。

                  虽不施粉黛,却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三人皆是一愣,江澄此时突然明白了,“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是怎样的美人。

                  那女子对他和魏无羡行了一礼,颔首道:“江公子,魏公子。”便不再多言。

                  她继续对虞紫鸢说道:“虞夫人,我知如何对付温氏,可否借一步说话。”

                  虞紫鸢面色凝重,恭敬道:“姑娘这边请。”

                  这姑娘不知来历身份几何,可她有意无意释放的灵力让她倍感压力,因而虞紫鸢根本不敢小看她。

                  “是我云梦江氏孤落寡闻了,未能识得前辈真身,以往多有冒犯,还请恕罪。”江澄的小宠她自然知晓,只是不知竟是这般不凡。

                  沈言婳早便料到了她的反应,淡然道:“无妨,虞夫人无需客气。危难当头,言正事要紧。”

                  知晓虞紫鸢必然疑惑她的用意,她解释道:“五年前,江公子曾于我有救命之恩。我辈修道之士最是讲究因果报应,他既救了我,此恩我便不得不报。”

                  “救命之恩本该以身相许,然我是妖非人,与江公子人妖殊途,自是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如今恰逢莲花坞遭此大劫,我必拼死守护莲花坞,以报江公子救命之恩。”

                  虞紫鸢语塞,谁能想到江澄当日随意捡回来的一只小宠,居然这般非同小可。

                  眼下这种情景,虞紫鸢实在是无法拒绝沈言婳的帮助,当下道:“那便多谢前辈了。”

                  “无妨……”沈言婳突然抬头,沉声道:“来了。”

                  江澄与魏无羡也跑了过来,江澄焦急道:“阿娘,温家来了好多人,怎么办?”

                  “慌什么!”虞紫鸢喝斥道。

                  “二位公子不必担忧。”沈言婳道:“虞夫人,温家此行最难对付之人乃是温家化丹手温逐流。我对此人尚有几分了解,他由我来对付即可。温家其他人,则拜托江家子弟了。”

                  “至于两位公子,也不必于此时逃难,些许普通修士,还是可以对付的。”

                  虞紫鸢点头,道:“本该如此。阿澄、魏婴,随我迎敌!”

                  “是!”“是!”江澄魏无羡二人同时领命道。

                  “且慢。”沈言婳从怀中探出四片玉石,一人一片分给三人,最后一片也交给了虞紫鸢,道:“此乃我族中秘法,佩戴于身,必要时可救命一次。我修为不足,只炼制了此四片,最后一片,请虞夫人转交江宗主。望各位各自珍重。”

                  “那你呢?”握紧手中的玉片,江澄担忧道。

                  对此,沈言婳莞尔一笑,笑容中满是自信,“区区化丹手,还无须我如此小心。”

                  她修炼数百年,纵在妖兽中算不得最强,可一个修炼了区区数十载的人类,在她面前当真不够看的。

                  三人皆被她言语中的自信惊到,虞紫鸢施礼道:“前辈大恩,江家阖族上下感激不尽。”

                  沈言婳摆手不欲多言,化为一道白光掠了出去,剩下三人也随她一起出去迎敌了。

                  沈言婳除了在行进路上顺路斩杀了几个温家弟子外,目标十分明确——就是温逐流。

                  她一路前行,很快寻到正在大开杀戒的温逐流。她一掌劈开温逐流袭击江家弟子的掌风,救下那弟子后,自己对上了温逐流。

                  温逐流在她一出手时便感到此人功夫极高,不是自己所能对付。然温家此次进攻莲花坞的人中,以他修为最高,他若是无法与之抗衡,其他人更是无能为力。

                  当下也不硬碰硬,只换着法子想要拖着她。

                  沈言婳看出他的意图,又怎会让他如愿——江家半数弟子都随江枫眠一同外出,人数上本就与温家无法对等,更别提修为上了。

                  因此她必须尽快斩杀温逐流,再去斩杀其他温氏子弟。

                  沈言婳假装与温逐流虚与委蛇,待与他过了数招后,寻得一破绽,一掌断了他的右臂。

                  废了化丹之手的化丹手再无威胁可言,沈言婳不是嗜杀之人,也并无意折磨他,故而干脆利落地震碎了他的心脉。

                  等到温逐流全然没了气息之后,沈言婳才从此处离开。

                  她交于江澄与魏无羡他们的玉符乃是以特殊功法绘制而成,其中藏着她的灵力,可为他们阻挡一次致命攻击。而那玉符与她血脉相连,玉符损毁,她本人亦会有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03 11:17
                  三更完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03 11:18
                    各位舅妈如果喜欢可以评论收藏点赞呀 爱你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03 11:18
                      2020-08-05 13:19 广告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03 21:40
                        加油啊,很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03 22:0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03 22:02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03 22:0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03 23:16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04 01:17
                                  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04 01:2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04 10:57
                                      第四章 射日
                                        沈言婳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睁眼便看见虞紫鸢坐在一旁的小几上。

                                        “虞夫人。”她唤道。

                                        “前辈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虞紫鸢起身走了过来。

                                        “我无甚大碍,虞夫人,我睡了多久?”沈言婳问道。

                                        “已经两天了。”

                                        “这两日,岐山温氏可有什么动作?”

                                        “暂时还没有。”

                                        沈言婳沉吟半刻,突然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虞夫人一惊,上前阻拦,“前辈,您伤势未愈,还是先不要乱动。”

                                        “无妨。”沈言婳道:“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不过是灵力衰竭而已,算不得伤。休养这两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她那日虽说那玉符是族中秘法,其实不然,她最后使的群杀术才是真正的秘法。若只是杀几人,只须消耗她少许功力即可。可似她最后那般大规模的攻击,除了耗损灵力极多,对她的生命力也会有所透支。不过她寿命本就极长,只要好生休养,也没什么大碍。

                                        她翻身下榻问道:“虞夫人可否带我去见江宗主,我有一事相议。”

                                        “自然是可以。”虞紫鸢应道,又道:“前辈且稍等片刻,我让人给您送衣服来。”

                                        沈言婳低头查看一番,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外衣已经被换了下来。想来也是,那日激战似的她身上溅到不少血渍,江家怎会让她身着脏衣休息呢。

                                        她伸手掐诀,变幻了身与之前一般无二的外袍出来。“不必麻烦虞夫人了。”

                                        虞紫鸢被她这一手惊了下,随即道:“既如此,前辈请随我来。”

                                        沈言婳与虞夫人到达前厅之时,江枫眠正坐在主位,江澄与魏无羡位于下首,三人见她二人到来,纷纷起身向二人行礼。

                                        江枫眠迎上前来,礼道:“前辈。”

                                        沈言婳摆摆手,“江宗主无须这般,言婳实在担不起这一声‘前辈’。我名唤沈言婳,江宗主唤我言婳即可。”

                                        沈言婳这般说法,江枫眠也不敢直呼其名,只说:“沈姑娘,不知你伤势如何了?”

                                        “不过是灵力透支罢了,算不得伤。”沈言婳话音一转,道:“我此来是有一事与江宗主相商。”

                                        “姑娘请讲。”江枫眠道。

                                        “岐山温氏此次在江家吃了这样的大亏,温若寒睚眦必报,定不会善罢甘休。尤其此行还折了他的二子——温晁。”

                                        “故而江家务必早做准备,以防温家再次偷袭。”

                                        江枫眠沉吟,道:“沈姑娘所言极是,只是那一日我江家损失甚重,若温家再次来犯,怕是……”

                                        “岐山温氏势力庞大,手下修士何止千人。江家以一族之力抗衡温氏,不若于蚍蜉撼树。”沈言婳道。

                                        “但,天下修士何其多,仙门百家中对温氏不满之士众多。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今日温家能对江家下手,谁能保证明日不对别家下手。”

                                        “姑苏蓝氏实力何其雄厚,却仍敌不过岐山温氏,致使百年仙境云深不知处被烧。”

                                        “若非我恰巧身处莲花坞,前日江家的下场,必是血流成河。”

                                        沈言婳一字一句,说得厅中其他人面色越来越凝重。尤其想到莲花坞现在的模样,江澄与魏无羡都恨不得现在就杀上岐山。

                                        沈言婳还在继续说道:“江家侥幸逃过一劫,下一次呢,又是谁家,谁又能保证自己一定能安然无恙。”

                                        “沈姑娘的意思是……”江枫眠懂了。

                                        “一家之力终有限,江宗主何不尝试说服其他家族,一同来场伐温之战。”沈言婳说出了重点,“前日江家大败温家,温家上千修士有来无回,江家必然声名大噪。此时正是最好时机,江宗主莫要错失良机啊。”

                                        她轻叹,“天上的太阳都会落下,地上的太阳,也该落下了。”

                                        江枫眠心头巨震,显然是听懂了她话中的意思,不由叹气,“明日我便前往云深不知处,与蓝启仁先生商讨此时。”

                                        “江宗主大义。”沈言婳礼道。

                                        “不及沈姑娘啊。”江枫眠亦礼道。

                                        沈言婳笑了,“我不过是身在世外,不知疾苦,所以才能如此畅言了。”

                                        “不过,除此之外,言婳还有一事相求。”沈言婳收敛了笑意,正色道。

                                        “姑娘请讲。姑娘于我云梦江氏有大恩,无论是何请求,我江家必尽全力全之。”江枫眠道。

                                        “江宗主严重了。”沈言婳轻笑,“我只是想请四位,帮我保守秘密,别将我是妖兽之事情宣之于众即可。”

                                        “毕竟,”沈言婳轻声道:“对于人类来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想想前世,魏无羡确实身修外道,然从未起过害人之心,却依然被陷害被逼迫至那等结局。她甚至不是人类,若是身份暴露,会有什么下场简直是显而易见的。

                                        在场的四人都听懂了他她话中隐藏的意思,也瞬间明白了她对江家到底寄予怎样的信任。

                                        江枫眠道:“沈姑娘请放心,无论沈姑娘究竟是什么身份,永远都是我江家的恩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04 11:45
                                        “江家的各位,包括魏公子在内,我自然是信任的。”沈言婳有一句话没有说,若当真有一日他命丧江家人或者魏无羡之手,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对外,江宗主可宣称我乃是江家客卿,左右温家不灭,我是不会离开的。”

                                          “那便依姑娘所言。”江枫眠知道,她这也是隐藏身份的一种办法了。

                                          说到江家人,沈言婳突然想到还有一个人,便道:“江宗主,眼下外面并不安全,还是请尽快选个时机把江大小姐接回来吧。”

                                          “沈姑娘所言甚是。”江枫眠恍然大悟。

                                          沈言婳莞尔一笑,“若无其他事,言婳就先行告退了。”

                                          “阿澄和阿羡,去送送沈姑娘。”江枫眠道。

                                          江澄与魏无羡带领沈言婳走出大厅后,魏无羡对沈言婳说道:“前辈,那日当真是多亏有你在了。日后你旦有所命,我魏无羡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魏公子不必如此客气。”沈言婳道:“你我同辈相称即可。”

                                          魏无羡迟疑道:“这……这不好吧。”

                                          “我辈妖兽与寻常人不同。虽寿命悠长,久存于世,然灵智难开。若有一日,得天之幸,始开灵智。而后再能抓住一线机缘,则能化身为人。其中艰难,不足为外人道也。”沈言婳突然说起了妖兽化形之事。

                                          江澄与魏无羡虽然不解她怎么会说起这些,但确实好奇,所以都认真听着。

                                          沈言婳继续道:“虽修真路漫漫,需历时数百上千年。然以人族的方法算来,我化形不过短短二十载,正与二位公子份属同辈。”

                                          “啊,原来是这样。”魏无羡恍然大悟。

                                          江澄在一旁却听得脸色忽白忽红,半晌,忍不住开口问道:“沈姑娘,那五年前我们带你回来之时,你已然可以化为人形了?”

                                          “对啊!”魏无羡这才想起这点。

                                          “确实如此。”沈言婳道:“当时我练功出了岔子,险些走火入魔,不得已变回原形。后来又被野兽袭击,所幸遇到二位公子搭救。”

                                          她自然不会让他们知道她当时是刻意变回原形接近他们的,就连那伤也是她自己搞出来的。

                                          “那你的伤?”江澄继续问道。

                                          “在莲花坞中休养了几日便已经安好,只不过当时我已无法言明身份了。”本来便无法言明啊。

                                          “这……”江澄突然躬身行礼,歉疚道:“不知沈姑娘竟是女身,这些年,我……是晚吟唐突了。”

                                          沈言婳和魏无羡这才明白他发问的原因,魏无羡顿时瞪大了双眼看着他俩。

                                          对啊!江澄可是抱着沈姑娘睡了五年呢!虽然那时候是抱着她的原身,但原身也是她啊。这要是个普通人家的姑娘,别说五年了,有这么一次他都要非娶不可了!

                                          “江公子不必介怀,本就是……”沈言婳话未说完,江澄已经红着脸跑开了——毕竟还是十七岁的少年,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抱着个姑娘睡了五年,任谁都会是这般反应吧。

                                          沈言婳默默接上了最后一句话:“……我隐瞒在先。”

                                          她是真的不觉得有什么的——其一,她是妖非人,没那么多男女大忌的感觉;其二,她自幼七情淡泊,对这些事情并不看重;其三,江澄抱得是她原身的姿态,她实在是很难有被占了便宜的感觉。

                                          魏无羡在一旁看得乐不可支,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沈姑娘不用给他面子,我会让他负责的。”

                                          “魏公子切莫如此。”沈言婳连忙阻止道。

                                          “为何?”魏无羡疑惑了,一般姑娘不都是很重清誉的吗?

                                          他倒是忘了,沈言婳不是一般姑娘啊。

                                          沈言婳道:“我与江公子人妖殊途,如何能在一起呢。”

                                          “而且,”她意味深长地说道:“江公子不过是抱着只兔子睡了五年罢了。”

                                          “原来如此。”魏无羡听懂了她话中的意思。

                                          沈言婳提起魏无羡才想到,他问:“那沈姑娘你的原形真的是兔子吗?兔子也可以这么厉害的吗?”

                                          沈言婳这下却犯难了,她的原型长得并不可怖,但是却无法告诉别人她的原身到底是什么。一旦她说出来,可能她今时今日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会灰飞烟灭。

                                          故而她苦笑道:“兔子也好,狐狸也罢,甚至是猫都可以,你认为是什么东西便是什么东西。只是我真身到底是什么,魏公子,恕我不能告诉你。”

                                          “没事没事,”魏无羡摆摆手,“我只是好奇罢了,沈姑娘你如果不能说的话,那就还是不要说了。”

                                          到底是少年心性,知道沈言婳原来是妖之后,魏无羡并不害怕,也并不远离她,反而缠着她问东问西,像是要把自己对于妖族所有的疑惑通通问出来。

                                          直到把沈言婳送到客房门口,魏无羡仍意犹未尽,然而他知道沈言婳不久之前刚刚灵力枯竭,眼下正需要休养,所以也不敢再做多做打扰。

                                          沈言婳看出他心中所求,淡然一笑,“魏公子,何必急于求成,须知来日方长。”

                                          魏无羡笑道:“沈姑娘所言极是,那我就不打扰了,沈姑娘好好休息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04 11:46
                                          “对了,”魏无羡突然想起来,“沈姑娘睡了许久,肯定饿了,我为你去寻一些吃食来吧。”

                                            沈言婳拒绝道:“不必如此,我早已辟谷,不吃也没什么大碍。此时天色已晚,无需再去劳烦他人。魏公子,也早些回房吧。”

                                            听她这样说,魏无羡恍然大悟,也是了,以沈姑娘的修为,应当是早就辟谷了的。

                                            “那我就不打扰沈姑娘休息了。”魏无羡道别后,便转身离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04 11:46
                                            今日更新已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04 11:47
                                              每天大概十二点左右更新 不更新会提前说的 大家不用来太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8-04 11:4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04 13:0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04 15:22
                                                    啊啊啊啊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04 17:53
                                                      Dd,吹爆大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8-04 19:32
                                                        楼楼,好好看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04 22:50
                                                          “江公子留着吧,送出之物,哪有收回来的道理。日后我们与温家少不了还有恶战,此时用不上,日后自有机会用上的。”沈言婳拒绝了。

                                                            江澄苦笑,“姑娘说得也是。”

                                                            沈言婳但笑不语,与江澄一同出门巡视莲花坞去了。

                                                            江家的修士并未见过沈言婳真容,然那天是个白衣女子降临救他们于水火,这是所有人都看到了的。此时江澄与沈言婳一同出现,大家顿时猜出了沈言婳的身份。

                                                            于是,他二人所经之处无不一片道谢声。

                                                            江澄渐渐发现沈言婳似乎神色不愉,问道:“沈姑娘可是不喜他们这般?”

                                                            沈言婳微愣,摇头,“言婳又岂是那等不知好歹之人,只是不太习惯这般被许多人致谢,总觉得……受之有愧。”

                                                            “那日姑娘出手相助,于姑娘或是举手之劳,可于我江家,却是救族的大恩。不管是怎样的待遇,沈姑娘都受得。”江澄道。

                                                            “五年前,江公子与魏公子救我于危难旦夕间,这于你二人也不过是举手之劳,于我,却是救命之恩。因果循环,今日果,皆源于当日因。如今,我只不过是在报恩,恩尚未偿,又何须言谢。”沈言婳亦言。

                                                            江澄惊愕,问道:“恩未偿?这……”

                                                            “俗话说: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温若寒之子温晁葬身我手,以温若寒的性子,少不了要因此来寻江家的麻烦。我自己闯出来的祸事,又岂能置之不顾呢。”

                                                            “可你杀温晁也是为了助我江家……”

                                                            “若这么说,温晁被杀,还是因为他们温家主动招惹的江家,本就该死。可江公子,你当真觉得,温若寒会这么讲理吗?”

                                                            江澄哑口无言,不知该说些什么。

                                                            “江公子,温若寒,我还不放在眼中,江公子不必挂心。我说这番话,并无他意,只是想告诉江公子——我与江家之间,无须这般客气。至于‘谢’字,更是不必多说。”

                                                            “晚吟明白了。”江澄沉声应道。

                                                            说话间,二人已经行至魏无羡居住的小院中,恰巧见到一江家门生端着饭进来。见到两人,那门生对江澄行了个礼问好。

                                                            江澄问道:“魏无羡醒了?”

                                                            那门生答道:“魏公子适才刚醒。”

                                                            江澄去拿他手中餐盘,说道:“我给他拿进去,你们下去吧。”

                                                            门生把餐盘递给江澄,便行礼退下了。

                                                            沈言婳抬头看天,道:“果真是巳时醒。”

                                                            江澄冷哼一声,“天塌下来,他也要睡到巳时才行。”说罢,一脚踹开了魏无羡的房门。

                                                            “魏无羡,滚过来吃饭!”真是人未至声先至。

                                                            “江澄,你没长手吗,每次都让我说你,我的门给你踹坏多少……咦,沈姐姐,你怎的也来了。”魏无羡奇道。

                                                            沈言婳跟在江澄身后进了屋,一进门就听到魏无羡叫她,这称呼令她心下生喜,笑道:“我与江公子路过你这里,便进来看看。倒是阿羡你,都这个时辰了,不知吃的是早饭还是中饭了?”

                                                            魏无羡笑道:“当然是早饭了,中午我还要吃的。”

                                                            说着,突然发现她换了衣服,惊喜道:“沈姐姐,你换了江家的校服啦?恩恩,果真好看。”

                                                            沈言婳亦笑道:“油嘴滑舌,你就是一张嘴会说。”

                                                            “长着嘴就是要说话的嘛,当然了,还要吃东西。”他坐下开始用餐,还不忘说道:“再说了,我这可不是什么花言巧语,我说的都是实话呢。沈姐姐你生得这般好看,穿什么衣服都好看。不信你问江澄。”

                                                            江澄嫌弃地看他一眼,“吃着饭还堵不上你的嘴,你哪那么多话说,食不言寝不语你不懂吗。”

                                                            “有本事你吃饭的时候别说话,也别和我闹。你晚上还说梦话呢,怎么不说寝不语?”魏无羡不屑道。

                                                            “你……我什么时候说梦话了!”江澄大囧。

                                                            “就小时候你和我一起睡的时候啊,嘴里喊着什么,‘阿姐,我还要一碗莲藕排骨汤’。啧啧,做梦都想着吃,真是没出息。”魏无羡揭他老底揭得极其自然。

                                                            “你!找打!”

                                                            “好了江公子,让阿羡先用餐吧。”

                                                            沈言婳都说话了,江澄也不好再和魏无羡闹,只能愤愤地坐下了。有了沈言婳撑腰,魏无羡更加的肆无忌惮了,冲着江澄做了个鬼脸,才继续吃饭。

                                                            江澄深呼吸几下,闷闷地问道:“我刚刚听你叫沈姑娘作‘沈姐姐’,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魏无羡风卷残云地把饭吃完,一抹嘴,道:“就昨天晚上啊,沈姐姐说她和我一见如故,觉得叫名字太生分了,让叫她姐姐。礼尚往来,沈姐姐就叫我阿羡了。”

                                                            说着,与沈言婳相视一笑。

                                                            江澄微微蹙眉,感觉不大高兴。

                                                            “怎么着,你羡慕啦?这不好说嘛,你也叫‘姐姐’,让沈姐姐叫你‘阿澄’,就和师姐一样。”

                                                            “我才不要!”

                                                            话一出口,江澄就觉得自己语气有些生硬,连忙改口,“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只是不想把他们两个的关系定格在姐弟之上而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05 11:55
                                                            魏无羡知他嘴拙,出声为他辩解道:“沈姐姐你别理他,他这人从小就不会和女孩子说话。我刚刚就是随口说着逗他的,让他叫你姐姐,他铁定是叫不出口。”

                                                              沈言婳淡然一笑,并不介意,只说道:“便是叫得出口,我也是担不起江公子这一声‘姐姐’的。江公子乃是江家未来的家主,我现如今乃是江家客卿,怎敢让江公子对我以长辈称之。”

                                                              “说得也是。”魏无羡嬉笑道:“说起家主,江叔叔在哪呢?”

                                                              江澄正色道:“阿爹一早就去云深不知处了。”

                                                              “哦,是去说服蓝老头了是吧。”魏无羡道。

                                                              他二人一人一句,瞬间就将话题岔开了去。

                                                              沈言婳也顺着他二人往下说,“我对蓝启仁先生略有了解,此番江宗主过去,有八成希望能说服他。而清河聂氏本就与温家有世仇,聂家聂宗主又为人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想来聂家也容易联合。如此一来,四大家族便已联其三,只是兰陵金氏宗主金光善……”

                                                              沈言婳摇了摇头,“此人怕是不好说服啊。”

                                                              金光善素来是欺软怕硬,墙头草作风的,江澄与魏无羡对此很是赞同。

                                                              “便是不好说服也要说服,四大家族只余其一,他真当温若寒不会动他金家吗。”魏无羡道。

                                                              “等吧,等父亲的来信。”江澄应道。

                                                              沈言婳默不作声,心中所想与魏无羡不谋而合——以前世结局来看,金光善必定会应允的,只不知这一世会如何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8-05 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