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良知心学吧 关注:157贴子:2,306

分享群主wbserver(铁旦先生)晨读经典及共勉心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发现很多爱好者,对《传习录》十分陌生,兴趣只在高谈阔论,却连心学基本学理都还未了解,徒费工夫而收获很少,既然大家有缘,相聚与此,那么就从诵读经典开始,希望对大家的心学学习有所帮助!
6.4晨读《传习录》:徐爱录①
先生于《大学》“格物”②诸说,悉以旧本③为正,盖先儒④所谓“误本”者也。爱始闻而骇,既而疑,已而殚精竭思,参互错综,以质于先生,然后知先生之说,若水之寒,若火之热,断断乎“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⑤者也。先生明睿天授,然和乐坦易,不事边幅。人见其少时豪迈不羁,又尝泛滥于词章,出入二氏之学⑥。骤闻是说,皆目以为立异好奇,漫不省究。不知先生居夷三载⑦,处困养静,精一⑧之功,固已超入圣域,粹然大中至正之归矣。爱朝夕炙门下,但见先生之道,即之若易,而仰之愈高;见之若粗,而探之愈精;就之若近,而造之愈益无穷。十余年来,竟未能窥其藩篱。世之君子,或与先生仅交一面,或犹未闻其謦欬⑨,或先怀忽易愤激之心,而遽欲于立谈之间,传闻之说,臆断悬度,如之何其可得也?从游之士,闻先生之教,往往得一而遗二。见其牝牡骊黄⑩,而弃其所谓千里者。故爱备录平日之所闻,私以示夫同志,相与考正之,庶无负先生之教云。门人徐爱书。
①徐爱(1488-1518),字曰仁,号横山,浙江余杭人,官至南京工部郎中。徐爱是王阳明的妹夫,早在王阳明赴谪贵州时,即入室称弟子,因而是他的第一位学生,有“王门颜回”之称,可惜英年早卒。下文中的“爱”即徐爱的自称。
②格物:语出《大学》:“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
③旧本:指郑玄作注、孔颖达疏解的《礼记·大学》。“误本”,朱熹认为《大学》的旧本有误,便将《大学》的原文划分为经(一章)、传(十章),并对文字作了修改,增加了传一章。王阳明认为《大学》原来并无错误。
④先儒:主要指程颢、程颐和朱熹。程颢(1032-1085),字伯淳,号明道,北宋洛阳人,官至监察御史。程颐(1033-1107),字正叔,号伊川,程颢之弟,曾任西京国子监教授、崇正殿说书。程颢与程颐曾问学于周敦颐,是北宋著名哲学家、教育家,理学奠基人,合称“二程”。朱熹(1130-1200),字元晦,一字仲晦,号晦庵,徽州婺源人,曾任秘书阁修撰等职。他继承发展了二程的学说,集理学之大成,建立了博大精深的哲学思想体系,影响深远。著作有《四书章句集注》、《周易本义》、《诗集传》、《楚辞集注》,及后人编纂
【译文】
我询问先生对文中子和韩退之两个人的评价。先生回答道:“韩退之,是文人中的豪杰;文中子,是贤明的儒者。后人只以文章诗词的缘故推崇韩愈,其实韩愈与文中子相差很远。”我问:“那么为什么文中子会因为造经而遭到后世指责呢?”先生说:“仿造经书之事恐怕不能完全否定。你且说说看,后世儒者们著书立说的用意与文中子的造经之事相比如何?”我说:“后世儒者们著书立说,追求声名的心思当然有,但大体以明道为宗旨。而造经则纯粹是为了名声。”先生说:“著书立说来阐明道理,那是效法谁呢?”我说:“孔子曾删订《六经》,目的在于阐明大道。”先生说:“那为何唯独文中子的造经就不是效法孔子呢?”我说:“著书立说是要对大道有所阐发。而造经则仅仅模仿孔子删订《六经》之形式,对于阐明大道并没有什么帮助。”先生说:“你以为阐明大道的人是使他们回归淳朴状态,而在现实中笃实行动吗?还是要炫耀其华丽言辞,仅仅求得世人知晓他而已?天下混乱,主要在于虚浮的文辞盛行,而笃实的行为欠缺。假使大道明白于天下,则《六经》也不必阐述。孔子删订《六经》是不得已。伏羲画出八卦,然后到文王周公,这中间《易经》有《连山》、《归藏》等,纷繁杂芜,不知有多少,《易经》的真正精神被淆乱。孔子因为天下喜好文辞的风气日益昌盛,知道各种学说将没有一个尽头,于是才吸取文王、周公的学说而倡导它,认为只有这种学说才是《易经》的真正精神所在。于是其他各种纷扰的学说完全废弃,天下谈论《周易》的开始归为一统。《尚书》、《诗经》、《礼》、《乐》、《春秋》五经都是如此。《尚书》自《尧典》、《大禹谟》之后,《诗经》自《周南》、《召南》以下,如《九丘》、《八索》之类,一切淫秽放荡的诗词,不知道有好几千篇;《礼经》、《乐经》中的各种名物制度,也是数不胜数。孔子都进行了删订和改正,然后其他各种学说开始废弃。如今《尚书》、《诗经》、《礼经》、《乐经》中,孔子何尝加入了自己的话?今天我们看到的《礼记》都是后儒附会造成的,已经不是孔子当时的原本了。至于《春秋》,虽然都说是孔子写的,其实都是鲁国历史的旧文。所谓‘笔’,只是顺延旧有的文辞,所谓‘削’,是删除繁琐重复,总之是有减无增。孔子阐述《六经》,担心繁杂的文辞扰乱天下,追求精简,使得天下务必去除繁杂的文辞,以追求真实,不是要以文辞来教化天下。《春秋》以后,繁杂的文辞越来越昌盛,天下也越来越乱。秦始皇焚书遭到后人指责,是出于个人私心,又不应当焚烧《六经》。如果当时志向在于阐明大道,对于那些离经叛道的学说,全部拿来焚烧,则正暗合孔子删订《六经》的用意。自从秦汉以下,文辞又日益兴盛。想要彻底摒弃,自然不可能,只适宜效法孔子,选取那些接近大道的东西而传播宣扬,则那些怪诞荒谬的学说,也就自然慢慢废弃了。不知道文中子当时造经的用意怎么样?我深切感受到他造经这件事仍然有可取之处,哪怕是圣人再出世,也不能轻易改变。天下之所以治理不好,就是因为虚文昌盛而实行衰退,人人都各抒己见,标新立异以求显赫,以此在世人面前炫耀获得好的名声,扰乱了天下人的聪明智慧,混淆天下人的耳目,使天下跟风争着修饰文辞,以达到为世人所知晓的目的,而不再知道有崇尚实行、回归淳朴的行为,这都是著书立说的人带来的影响。”我说:“著述有的也不可或缺,比如说《春秋》一书,如果没有《左传》,恐怕很难看得明白。”先生说:“《春秋》必须靠《左传》才能明白,这是歇后谜语。圣人何苦要使用这种艰深晦涩的词语?《左传》也多是鲁国的旧文,如果《春秋》必须靠《左传》才能明白,那么孔子何必删削?”我说:“程伊川曾说:‘传是案,经是断’,比如写杀某个君主,讨伐某个国家,如果不详细说清楚这些事,恐怕也难以判断。”先生说:“程伊川这句话,恐怕也是沿袭了先前儒者们的讲法,还是没有领会圣人编订经书的用意。如写‘弒君’,那么殺君就是罪,何必追问殺君的详细情况?征伐诸侯国的命令必须出自天子,写‘伐国’,则‘伐国’就是罪行,何必去追问讨伐国家的详情?圣人阐述《六经》,主要是端正人心,只是要存养天理,去除人欲。对于存天理、去人欲的事情,圣人都说过;有时是因人请教,看事情的重要程度而有不同讲述,但也不肯讲很多,担心有人专门拘泥在语言上,所以孔子说‘予欲无言’。如果是一切放纵人欲、残害天理的事情,又怎敢详细地写出来给别人看呢?那岂不是助长混乱,引导奸佞吗?所以孟子说:‘孔子门下,没有人讲齐桓公、晋文公的事情,所以后世没有把这些东西传下来。’这就是孔门儒学所定下的规范和准则。后世儒者只讲称霸的学问,所以要知道很多阴谋诡计,这完全是一片功利心,和圣人述说经书的用意正好相反,怎么思考得通畅呢?”由此先生叹息道:“不能上达天德的人,不能轻易和他谈论这些东西。”
先生又说:“孔子讲:‘我还能够看到史书存疑的地方。’孟子说:‘完全相信《尚书》那还不如没有《尚书》,我对于《武成》这一篇,只相信其中的两三段话而已。’孔子删《尚书》,对于唐尧、虞舜、夏禹四五百年间的历史,不过几篇而已,难道就没有记载其他事?但所讲述的只有这些,圣人用意由此可知啊。圣人只是要删除那些繁杂重复的文本,后来的儒者们反而要添加上。”
我问:“圣人制作经书,只是要去人欲存天理,如春秋五霸以下的历史,圣人不想详细地写出来给人看,那确实如此。但对于尧舜这些古代圣王以前的历史事实,为何也简略少见呢?”先生说:“伏羲黄帝时代的历史,事迹疏散,流传下来的也很少。由此也可以想象,那个时代全都是纯真素朴,几乎没有什么文采风气。这就是太古时代的治理状态,不是后世可以比得了的。”我说:“如《三坟》这类东西,也流传了下来,孔子为何要删除它呢?”先生说:“纵然有流传,但也因为世道变化,逐渐变得不合时宜。风气越放开,文采日益兴盛,到了周朝末年,即便想变回到夏商时代的习俗,也不可能了,何况唐尧虞舜的时代呢!又何况伏羲黄帝的时代呢!然而不同时代具体治理方法虽然有差异,但治道却一脉相承。孔子效法尧舜之道,仿效文武做法。文王武王的做法就是尧舜之道。但根据不同的时代设置不同的治理措施,具体政令措施已经各自不同。就是夏商时期的治世方式,放到周朝,已经有不合时宜的地方。所以周公想要继承三王之治,有不相适应的地方,就仰天深思,夜以继日,况且太古时代的治理,怎么能再次实行呢?这本来就是圣人可以略过的地方。”又说:“专讲无为,不能像三王时代的因时而治,而必定要奉行太古的习俗,这就是佛教道家的学术主张。因时而治,不能像三王那样坚持一以贯之的道,而以追求功利的心思实行治理,这就是春秋五霸以下所奉行的。后世儒者们讲来讲去,只是在讲称霸的法术。”
共勉:学习思想文化离不开经典论著,经典学习可以让学者厘清脉络,更准确把握并进入到思想体系之中,以引发切己的领会。经典是活的,是作者和读者相知、相交、相融的桥梁,其活性也需要作者和读者思想的共构来完成。最近常常听人说一个词:穿越,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乘坐“经典论著”做一个过去未来自由穿梭的“穿越者”。


回复
1楼2019-08-03 11:47
    6.7
    苟新日新又新,每天晨读经典,一天元气满满:【12】又曰:“唐、虞以上之治,后世不可复也,略之可也;三代以下之治,后世不可法也,削之可也;惟三代之治可行。然而世之论三代者不明其本,而徒事其末,则亦不可复矣!”
    【译文】
    先生又说:“唐尧虞舜以前的治理盛况,后世不可能恢复了,可以略去不论。三代以后的治理状况,后世不能效法,可以删削。只有三代之治可以推行。然而当世探讨三代之治的人往往不明白它的主旨,只知道效法它的枝节,那么三代之治也不可以恢复了。”
    共勉:一段文字往往会有三个层次的含义,文字表面的意思、文字下面的意思、文字背后的意思。能够层层推进,即可和作者感通神交,并完成文本的领会和新的诠释。三代的具体做法已经时过境迁,不可硬搬,所要效法的不是具体的做法,而是要明白做法背后的天理,及天理所从出的为民之心


    回复
    2楼2019-08-03 11:47
      6.18
      苟新日新又新,晨读经典,为人民祈福:【13】爱曰:“先儒论《六经》,以《春秋》为史。史专记事,恐与《五经》事体终或稍异。”先生曰:“以事言谓之史,以道言谓之经。事即道,道即事。《春秋》亦经,《五经》亦史。《易》是包犧氏之史,《书》是尧、舜以下史,《礼》、《乐》是三代史:其事同,其道同,安有所谓异?”
      【译文】
      我说:“先儒讨论六经,认为《春秋》是史书。史书专门记载事实,恐怕与五经的体例题材终究有差异。”先生说:“从记载事实的角度而言称之为史,从蕴含根本道理的角度而言称之为经。史事中蕴含着道,道也离不开史事。《春秋》也是经,《五经》也是史。《易经》是伏羲时的历史,《尚书》是尧舜以下的历史,《礼经》、《乐经》是三代时的历史。所记载的史事是相同的,所蕴含的治道也是相同的,哪有什么差异呢?”
      共勉:从现象上看,世间事纷纭复杂,纵然思虑万千,仍感无从把握,从道上看,无非天理流行,待得良知通透,欲仁而仁致,胸次悠然,何思何虑!


      回复
      3楼2019-08-03 11:47
        6.20
        苟新日新又新,每日晨读经典,一天元气满满:陆澄①录
        【1】陆澄问:“主一之功,如读书则一心在读书上,接客则一心在接客上,可以为主一乎?”先生曰:“好色则一心在好色上,好货则一心在好货上,可以为主一乎?是所谓逐物,非主一也。主一是专主一个天理。”
        【注释】
        ①陆澄,字原静,又字清伯,浙江吴兴(今湖州市)人,官至刑部主事,王阳明的学生。
        【译文】
        我问:“主一的工夫,如果读书就专心在读书上,接待客人就专心在接待客人上,这样可以看做是主一吗?”先生说:“好色就专心在好色上,喜好财货就专心在喜好财货上,这样可以看做是主一吗?这是所谓追逐外物,不是主一。主一是专心于天理。”
        【共勉】
        人生如大海行船,没有方向,往往原处兜转。学问之道,以诚敬为基,虚其心,勇于实践,心体良知自会当下呈现!


        回复
        5楼2019-08-03 11:53
          6.21
          苟新日新又新,每日晨读经典,一天元气满满:【2】问立志。先生曰:“只念念要存天理,即是立志。能不忘乎此,久则自然心中凝聚,犹道家所谓结圣胎也。此天理之念常存,驯至于美大圣神①,亦只从此一念存养扩充去耳。”
          【注释】
          ①美大圣神:语出《孟子·尽心下》:“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意为那些好处充满他本身叫做“美”,充实并且光闪耀人地呈现称之为“大”,既能够光闪耀人地呈现,又能够融会贯通,便叫做“圣”,圣德扩充却不能测度的境界便叫做“神”。
          【译文】
          请问立志方面的问题。先生说:“只要一心想着存天理,就是立志。能够不忘记存养天理,时间长了自然心中凝聚,就像道家所讲的心中形成了圣胎。时常保存着天理的想法,逐渐达到孟子所说的‘美大圣神’,也就是从这一想法去涵养扩充。”
          【共勉】
          阳明说,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老子讲,强行者有志。无论何种学问,想要学有所获,不立为学之志是不行的,既然现在大家有缘一起学习心学,那就共同立志走上致良知之路吧


          回复
          6楼2019-08-03 11:53
            6.22
            苟新日新又新,晨读经典,元气满满:【3】日间工夫,觉纷扰则静坐,觉懒看书则且看书,是亦因病而药。
            【译文】
            平常日里工夫,感觉纷扰烦乱就去静坐,感觉懒得看书,就专门去看看书,这就是对症下药。


            回复
            7楼2019-08-03 11:54
              6.23
              苟新日新又新,晨读经典,元气满满:【4】处朋友,务相下则得益,相上则损。
              【译文】
              朋友之间相处,务必要互相谦让,才能受益,互相争上,就会带来损害。
              【共勉】
              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能够成为朋友,当珍惜这份缘分,相互责善而不相争,在为学之路上,大家砥砺并进,携手同行![微笑]


              回复
              8楼2019-08-03 11:54
                6.24
                苟新日新又新,晨读经典,元气满满:
                【5】孟源①有自是好名之病,先生屡责之。一日,警责方已,一友自陈日来工夫,请正。源从傍曰:“此方是寻着源旧时家当。”先生曰:“尔病又发。”源色变,议拟欲有所辨。先生曰:“尔病又发。”因喻之曰:“此是汝一生大病根。譬如方丈地内,种此一大树,雨露之滋,土脉之力,只滋养得这个大根。四傍纵要种些嘉谷,上面被此树叶遮覆,下面被此树根盘结,如何生长得成?须用伐去此树,纤根勿留,方可种植嘉种。不然,任汝耕耘培壅,只是滋养得此根。”
                【注释】
                ①孟源,字伯生,滁州(今安徽滁县)人,王阳明的学生。
                【译文】
                孟源有自以为是且喜好名声的缺点,先生常常责备他。一天,刚刚警告他不久,一个朋友陈述自己近日来的工夫,请先生指正。孟源从旁边插话说:“这正是找到了我以前的病根。”先生说:“你的病又犯了。”孟源听后脸色立变,想要进一步辩解。先生说:“你病又犯了。”并跟他讲:“这是你一生的最大病根。比如方丈土地内,种一棵大树,雨露的滋养,土壤的肥沃,却只养好了一个大根。四周即便要种一些五谷,但上面被树叶遮盖,下面又被这个树根缠绕住,怎么能长得好呢?必须要砍掉这棵树,一点根须都不要留下,才能种好五谷。不然的话,任凭你耕种培育,也只是把这个根养好了而已。”
                【共勉】
                以己为是,以人为非,论争求胜,好为人师,都是好名的表现,这个潜藏的对名的执着,就像一棵大树,充满内心后,新的东西就难以进来,个人变得固步自封,难有所得。良知是自我的良知,致良知就是要把这潜藏的毛病、问题,找出来,进行克除,从而使未发无不中,所发无不和。


                回复
                9楼2019-08-03 11:56
                  6.25
                  苟新日新又新,晨读经典,元气满满:【6】问:“后世著述之多,恐亦有乱正学?”先生曰:“人心天理浑然,圣贤笔之书,如写真传神,不过示人以形状大略,使之因此而讨求其真耳;其精神意气,言笑动止,固有所不能传也。后世著述,是又将圣人所画,摹仿誊写,而妄自分析加增,以逞其技,其失真愈远矣。”
                  【译文】
                  问:“后世著述很多,恐怕会扰乱正统学问?”先生说:“人心与天理本来是浑然一体,圣贤的著述,就像描写肖像表达人的神情相貌,不过把一个大概的形状展示给后人看,使别人凭借着画像去寻求真人面貌。而真人的精神气质,谈笑举止,本来就不可能完全通过肖像画来传达。后世著述,则是把圣人所画的东西,模仿誊写,然后随意地加以分析,添枝加叶,以表现自己的技能,因而也就越来越失真。”


                  回复
                  10楼2019-08-03 11:56
                    6.26
                    苟新日新又新,晨读经典,元气满满:【7】问:“圣人应变不穷,莫亦是预先讲求否?”先生曰:“如何讲求得许多?圣人之心如明镜,只是一个明,则随感而应,无物不照;未有已往之形尚在,未照之形先具者。若后世所讲,却是如此,是以与圣人之学大背。周公制礼作乐以文天下,皆圣人所能为,尧、舜何不尽为之,而待于周公?孔子删述《六经》,以诏万世,亦圣人所能为,周公何不先为之,而有待于孔子?是知圣人遇此时,方有此事。只怕镜不明,不怕物来不能照。讲求事变,亦是照时事。然学者却须先有个明的工夫。学者惟患此心之未能明,不患事变之不能尽。”曰:“然则所谓‘冲漠无朕,而万象森然已具’①者,其言何如?”曰:“是说本自好,只不善看,亦便有病痛。”
                    【注释】
                    ①语出朱熹、吕大临合编的《近思录·道体》,意为宇宙混沌虚寂无形,没有任何踪迹可循,而万事万物已经兴盛繁茂地生长起来。
                    【译文】
                    问:“圣人对于各种问题都能应变不穷,是不是预先都做过一番探究呢?”先生说:“怎么能探究那么多?圣人的心就像一块明镜,就是完全的明澈,随所感知到的事物而应对,一切事物都在它的普照之下;不存在照过的事物之形态还在镜子中,而没有照过的事物之形态预先出现于镜子中的情形。而后世学者们所讲的,恰好是这样,这就与圣人之学相违背。周公制礼作乐,以此化成天下,都是圣人所能做到的,尧舜为什么不做完这些事,而要等到周公呢?孔子删订《六经》以教导后人,这也是圣人所能做到的,周公为什么不先做完这个事,而要等到孔子去做?由此可知,圣人处在那样的时代,才有那样的事业。只怕镜子不明澈,不怕事物来了照不到。探究事物变化,也是属于照镜子时的事情。然而学者必须先有一个追求心灵明澈的工夫。学者只要担心内心不澄明,不必担心事物的变化不能穷尽。”问:“那么所谓的‘冲漠无朕,而万象森然已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先生说:“这种说法本来不错,但是如果不正确理解,也就有问题。”
                    【共勉】
                    心体本就是个明,本就是无滞无碍的,看得明白了,所谓“大道至简”,就知道圣学本来简易,于日用之中穷尽天地之变化。理解了致良知是彻上彻下,直透本源的工夫,自然也就了悟佛、道或者科学、哲学等,都可以成为“致知”工夫的一环,无需排斥,更不会因为它们而动摇自己圣学的根本!


                    回复
                    11楼2019-08-03 11:57
                      6.27
                      苟新日新又新,晨读经典,元气满满:【8】“义理无定在,无穷尽。吾与子言,不可以少有所得而遂谓止此也;再言之,十年、二十年、五十年未有止也。”他日又曰:“圣如尧、舜,然尧、舜之上,善无尽;恶如桀、纣,然桀、纣之下,恶无尽。使桀、纣未死,恶宁止此乎?使善有尽时,文王何以‘望道而未之见①’?”
                      【注释】
                      ①语出《孟子·离娄下》:“文王视民如伤,望道而未之见。”意为周文王看待百姓好像他们受了伤害一样,追求大道却又似乎未曾看见。
                      【译文】
                      “义理没有限定在某一处,也没有穷尽。我跟你谈论,不能因为略有所得,便认为义理只有所讲的这些。再探讨,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也不能穷尽。”改天,先生又说:“像尧、舜这样的圣人,然而尧、舜以上,善没有尽头;像桀、纣这样的恶人,但桀、纣以下,恶也没有尽头。假使桀、纣没有死,难道恶就到此为止了吗?假使善有尽头,文王为什么会发出‘望道而未之见’的感叹?”
                      【共勉】
                      所谓道可道非常道,当你心里认为道是个什么时,要提醒自己,对道的领会已经偏差,因道永远不是个什么,而是使什么成为什么的究竟。良知也是这样,说个什么就拘死了她,良知永远不是个什么,而是活泼泼,健行不已、生生不息,随感而随应的,是对世界整体的领悟,意义生发的本源![微笑]


                      回复
                      12楼2019-08-03 11:57
                        6.28
                        苟新日新又新,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9】问:“静时亦觉意思好,才遇事便不同,如何?”先生曰:“是徒知静养,而不用克己工夫也。如此,临事便要倾倒。人须在事上磨,方立得住,方能‘静亦定,动亦定’①。”
                        【注释】
                        ①语出程颢《答横渠张子厚先生书》,见《河南程氏文集》卷二:“所谓定者,动亦定,静亦定,无将迎,无内外。”意为所谓本性的安定,是指遇事行动时能定得住,安静时也能定得住,没有送往迎来,没有内外之分。
                        【译文】
                        问:“静下心来时,觉得自己的想法挺好,可是一遇到事情就不同了,怎么办?”先生说:“你这是仅仅知道静中涵养,而没有用克己的工夫。如果这样,遇到事情就会把持不住。人必须在事情上磨炼自己,才能站得稳,才能做到‘静亦定,动亦定’。”
                        【共勉】
                        生活的洪流,总是滚滚向前,无时无刻不在鲜活的变化当中,想要乘风破浪、随心所欲,只有投身其中,于跌宕起伏中安心定、与造物者游,站在岸上看的人,又怎能真切提味这波澜壮阔的精彩人生![微笑]


                        回复
                        13楼2019-08-03 11:59
                          6.29
                          苟新日新又新,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10】问上达①工夫。先生曰:“后儒教人,才涉精微,便谓上达未当学,且说下学。是分下学、上达为二也。夫目可得见,耳可得闻,口可得言,心可得思者,皆下学也。目不可得见,耳不可得闻,口不可得言,心不可得思者,上达也。如木之栽培灌溉,是下学也;至于日夜之所息,条达畅茂,乃是上达。人安能预其力哉?故凡可用功、可告语者,皆下学,上达只在下学里。凡圣人所说,虽极精微,俱是下学。学者只从下学里用功,自然上达去,不必别寻个上达的工夫。”
                          【注释】
                          ①语出《论语·宪问》:“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意为孔子说:“不怨恨天,不责备人,学习人事活动中的各种知识,以求向上通达天命。知道我的,只有上天罢!”
                          【译文】
                          有人问上达工夫。先生说:“后世儒者教人,刚刚涉及精微之处,就说上达不能学,还是说下学。这是把上达和下学分为两截了。眼睛可以看得到,耳朵可以听得到,口可以说话,心可以思考,这些都是下学。眼睛看不到,耳朵听不到,口也说不出,心也不能思考到,这就是上达。就像对树木进行栽培灌溉,这是下学,至于日夜生息,枝叶畅达茂密,这是上达。人怎么能参与到树木的生长力之中?所以凡是可以用功、可以说出来告诫别人的,都是下学,上达只是在下学工夫中。凡是圣人所说的,虽然很精微,都是下学工夫。学者只要在下学里用功,自然就能上达,不必另外去探寻一个上达的工夫。”
                          【共勉】
                          生命是整体,上下从来都是一贯的,既没有脱离下纯粹的上,也没有离开上纯粹的下,获得无上智慧的方式只有笃实努力,在日常事务中一步一个脚印做致知工夫,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世界只有这一个,就是你身所在,是君子的天堂还是小人的地狱,由你的选择决定。


                          回复
                          14楼2019-08-03 11:59


                            回复
                            15楼2019-08-03 12:07
                              7.1
                              苟新日新又新,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12】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圣学只一个功夫,知行不可分作两事。
                              【共勉】
                              良知的指引人人都能感知,但能不能坚持遵从指引去致知,能不能知行合一,就因人而异了,圣贤与凡夫由此而分,坦荡与戚戚由此而分,快乐与烦恼由此而分![微笑]


                              回复
                              16楼2019-08-03 12:08
                                7.2
                                苟新日新又新,笃实致知,充满元气的一天,从经典晨读开始:【13】漆雕开①曰:“吾斯之未能信。”②夫子说之。子路使子羔③为费宰,子曰:“贼夫人之子④。”曾点⑤言志,夫子许之,圣人之意可见矣。
                                【注释】
                                ①漆雕开,名开,字子开,孔子的学生。
                                ②语出《论语·公冶长》:“子使漆雕开仕。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说。”
                                ③子路,即仲由,字季路,孔子的学生。子羔,即高柴,孔子的学生。
                                ④语出《论语·先进》。
                                ⑤曾点:曾晳,曾参之父,孔子的学生。曾点言志,见《论语·先进》。
                                【译文】
                                漆雕开说:“我对这个还没有信心。”孔子很高兴。子路派子羔去当费邑的长官,孔子说:“这是害别人家的孩子!”曾点谈论自己的志向,孔子赞许他,圣人的志向由此可见。
                                【共勉】
                                儒家尊王道,黜霸道,“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论语·先进》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曾点所言志向,正符合圣人君子所要追求的“天下平”的治世形态。阳明先生让弟子们把《论语》三章串联起来研读,最后以“圣人之意可见矣”作总结,其深意大家可以深切领会[微笑]


                                回复
                                17楼2019-08-03 12:08
                                  7.3
                                  苟新日新又新,笃实致知,元气满满的一天,从经典晨读开始:【14】问:“宁静存心时,可为‘未发之中’①否?”先生曰:“今人存心,只定得气。当其宁静时,亦只是气宁静,不可以为‘未发之中’。”曰:“未便是中,莫亦是求中功夫?”曰:“只要去人欲、存天理,方是功夫。静时念念去人欲、存天理,动时念念去人欲、存天理,不管宁静不宁静。若靠那宁静,不惟渐有喜静厌动之弊,中间许多病痛,只是潜伏在,终不能绝去,遇事依旧滋长。以循理为主,何尝不宁静?以宁静为主,未必能循理。”
                                  【注释】
                                  ①语出《中庸》首章:“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下文的“已发”、“未发”、“中”、“和”均源于此。喜怒哀乐的情感没有发动的时候,内心平静,没有偏倚,这种状态就叫做“中”,喜怒哀乐的情感发出来都符合礼仪规范,没有过头和不及,这种状态就叫做“和”。
                                  【译文】
                                  问:“宁静存心时,可以认为是‘未发之中’吗?”先生说:“现在人们讲存心,只是定住气。当他们处在宁静时,也只是气息宁静,不能认为是‘未发之中’。”问:“情感没有发出来就是中的状态,莫非是求中的功夫?”先生说:“只要去除人欲,存养天理,就是功夫。宁静时一心念着去人欲,存天理,行动时也一心念着去除人欲,存天理,不管宁静不宁静。如果一味追求宁静,就不仅会逐渐养成喜欢宁静、厌恶行动的弊病,中间还有很多病痛潜伏着,始终不能彻底摒除,一旦碰到事情就依旧滋生。以遵循天理为主导,何尝不宁静?以宁静为主导,则未必能够遵循天理。”
                                  【共勉】
                                  没有日常笃实的“致知”工夫,则未发不是中,已发不是和。为学之路,没有躐等,只有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才是唯一的捷径。所谓:“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聪明人只有懂得下笨功夫,才能免于被聪明所误,不得不慎。[微笑]


                                  回复
                                  18楼2019-08-03 12:09
                                    7.5
                                    苟新日新又新,笃实致知,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16】问:“知识不长进如何?”先生曰:“为学须有本原,须从本原上用力,渐渐‘盈科而进’①。仙家说婴儿②,亦善。譬婴儿在母腹时,只是纯气,有何知识?出胎后方始能啼,既而后能笑,又既而后能识认其父母兄弟,又既而后能立能行、能持能负,卒乃天下之事无不可能:皆是精气日足,则筋力日强,聪明日开,不是出胎日便讲求推寻得来。故须有个本原。圣人到‘位天地、育万物’③,也只从‘喜怒哀乐未发之中’上养来。后儒不明格物之说,见圣人无不知,无不能,便欲于初下手时讲求得尽,岂有此理?”又曰:“立志用功,如种树然。方其根芽,犹未有干;及其有干,尚未有枝;枝而后叶,叶而后花实。初种根时,只管栽培灌溉,勿作枝想,勿作叶想,勿作花想,勿作实想。悬想何益!但不忘栽培之功,怕没有枝叶花实?”
                                    【注释】
                                    ①语出《孟子·离娄下》:“原泉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意为有本源的泉水滚滚地往下流,昼夜不息,把低洼之处注满后再往前奔腾,一直流入大海。
                                    ②婴儿:语出《老子·第十章》:“专气致柔,能婴儿乎?”
                                    ③语出《中庸》第一章:“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译文】
                                    问:“知识没有长进怎么办?”先生说:“求学必须有一个本原,必须从本原上努力,然后才能逐渐前进。仙家使用的婴儿比喻很好。比如婴儿在母亲肚中时,只是纯精气,哪有什么知识?等到从母体出生后,才能啼哭,继而能够笑,然后能够认识自己的父母兄弟,再接着能够站立行走、持拿背负物品,最终天下之事无所不能。这都是因为他的精气日益充足,筋骨日益强壮,智力日益开启,不是从母体出来那一天起便能探求推寻得到的,必须有一个本原。圣人达到天地各安其所、万物各遂其性的境界,也就是从‘喜怒哀乐未发之中’上逐渐培育而来。后世儒者不明白格物的学说,看见圣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便希望在刚一下手时探究透彻,哪有这种道理?”又说:“立志用功,就好比种树。当它是树芽的时候,还没有树干,等到有树干时,还没有枝条,有枝条然后才有叶子,有叶子才有花和果实。刚开始种树根时,只管去栽培灌溉,不要想着枝条、树叶,也不要想着花和果实。空想有什么用?只要不忘记栽培的工夫,还怕没有枝条树叶、鲜花果实?”
                                    【共勉】
                                    可以看到,咱们这几日所说的“学不躐等”,也是阳明先生对学生的指点。学习心学和任何学问一样,要一而精,不要好高骛远,刚刚接触,基本命题还未得到确实理解,就一想想要随心所欲的圣人之境,殊不知那自由洒脱的境界,只有一步一步,笃实格物致知才能获得。另外,心学融贯佛道,心学学好了,对本体良知和致良知有了彻悟,再看佛家、道家的东西,将会易如反掌,因此,学习者不要着急,更不要贪多,沉下心来,随着每日的晨读、晨思活动一起深入,学会并能够于日常生活中运用“致知”工夫,工夫渐深后,则自我会明显看到自己的变化[微笑]


                                    回复
                                    20楼2019-08-03 12:09
                                      7.6
                                      苟新日新又新,笃实致知,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17】问:“看书不能明如何?”先生曰:“此只是在文义上穿求,故不明。如此,又不如为旧时学问,他到看得多,解得去。只是他为学虽极解得明晓,亦终身无得。须于心体上用功,凡明不得,行不去,须反在自心上体当,即可通。盖《四书》、《五经》,不过说这心体,这心体即所谓道,心体明即是道明,更无二:此是为学头脑处。”
                                      【译文】
                                      问:“看书看不明白怎么办?”先生说:“这是因为只在文辞句意上穿凿探求,所以有不明白之处。这样的话,还不如先前的那些学问家,他们倒还读得多,理解得清楚。只是他们在学问上虽然理解得极为透彻明白,但终身没有真正的心得体会。必须在心体上用功,凡是理解不清楚,实行不顺畅的,必须返回到自己内心上体会,然后才可以通达。《四书》、《五经》,也不过是探讨这个心体,这个心体就是‘道’,心体澄明了,也就明白了‘道’,再没有其他的解释。这才是做学问的关键。”
                                      【共勉】
                                      读书不能停留在文义穿求,须于心体上用功。朋友间互相交流,责善砥砺是好的,但不要失了内心的平和中正,温文尔雅是君子之风,更是致得良知的外显。孔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君子不跟人争,如果说一定有竞争,无非是射箭比赛吧。相互作揖谦让,而后登场射箭比武。赛毕下来,再一起饮酒。这样的竞争,也是君子风范)。交流的方式会妨碍别人对你表达的理解,或许你说的是对的,但因为情绪化的表达方式也会让人觉得你是错了。看得明白,一开口,便知对方为学程度,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谁又不是要经历一个由浅入深的为学过程呢,互扶互助,才是致知呀[微笑]


                                      回复
                                      22楼2019-08-03 12:11
                                        7.7
                                        苟新日新又新,笃实致知,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18】虚灵不昧,众理具而万事出①。心外无理,心外无事。
                                        【注释】
                                        ①语本朱熹《大学章句》注:“明德者,人之所得乎天,而虚灵不昧,以具众理而应万事者也。”王阳明借用朱熹的注,进行了改造。
                                        【译文】
                                        心灵明亮澄澈,万事之理包含在其中,万事由心主导而施行。心外不存在天理,心外没有事务。
                                        【共勉】
                                        乐是心之本体,致知的过程,也是接近真正快乐源泉的过程,因此,随着致良知工夫的深入,世间事会越来越得心应手,心胸会越来越坦荡、宽广,与人同乐的感受也会越来越显著。这发自本源的快乐不受身外、心外的事物制约,即便“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你也可“不改其乐”。孔子也说:“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这“孔颜至乐”不在心外,不需向外探寻,你愿意致知,即可获得!那么各位心友,今天你快乐么![微笑]


                                        回复
                                        23楼2019-08-03 12:11
                                          7.8
                                          苟新日新又新,笃实致知,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19】或问:“晦庵先生曰:‘人之所以为学者,心与理而已。’①此语如何?”曰:“心即性,性即理。下一‘与’字,恐未免为二。此在学者善观之。”
                                          【注释】
                                          ①语出朱熹《大学或问》。
                                          【译文】
                                          有人问:“晦庵先生说:‘人之所以做学问,是因为有心与天理。’这句话怎么样?”先生说:“心就是性,性就是天理。说一个‘与’字,恐怕难免把心与理看做两个事物。这就要求学者正确地去理解。”
                                          【共勉】
                                          举个例子,对于佛学如来藏心的生灭门、真如门,新儒家代表人物“牟宗三”说叫“一心开二门”,而目前学界普遍认为“开”字还是隔了一层,没有看到二门本就是如来藏心的缘,因此应为“一心有二门”。由此大家可以看到,正如阳明先生从一个“与”字来判别心学理学一样,仅仅一个字的差别,背后却是完全不同的两套思想体系。为学到精微处,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也是为什么有人学致良知却学的心浮气躁,为什么会有“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的说法,大家在砥砺前行中,不得不慎。[微笑]


                                          回复
                                          24楼2019-08-03 12:12
                                            7.9
                                            苟新日新又新,笃实致知,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20】或曰:“人皆有是心。心即理,何以有为善,有为不善?”先生曰:“恶人之心,失其本体。”
                                            【译文】
                                            有人问:“人人都有这个心,心就是天理,为什么有人为善,有人为恶呢?”先生说:“恶人的心,丧失了其本体。”
                                            【共勉】
                                            良知之心人皆有之,只为被毁誉得丧的私欲遮蔽,因而产生各种矛盾、纠缠,甚至争斗。“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不能丢了面子”、“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有欠缺”等等,都是不能真诚面对良知的私欲在作祟。私欲犹如一只巨兽,如不能将其降服,就会被其引入自大、骄傲、伪装的歧途,从而在担心、忧虑、恐惧等负面情绪中常戚戚,难以看到世界多元而美好的一面,难以感受胸次悠然的坦荡之乐。[微笑]


                                            回复
                                            25楼2019-08-03 12:12
                                              7.10
                                              苟新日新又新,笃实致知,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21】问:“‘析之有以极其精而不乱,然后合之有以尽其大而无余’①,此言如何?”先生曰:“恐亦未尽。此理岂容分析?又何须凑合得?圣人说精一,自是尽。”
                                              【注释】
                                              ①语出朱熹《大学或问》:“析之极精不乱,说条目功夫;然后合之尽大无余,说明明德于天下。”
                                              【译文】
                                              问:“‘天理可以通过分析达到极其精微而不混乱的程度,然后综合起来可以统括天下事物而没有遗漏’,这句话怎么样?”先生说:“恐怕还没有完全说清楚。这个天理怎么能分析开呢?又何必要凑合起来呢?圣人说精一,就已经讲得很完备了。”
                                              【共勉】
                                              通过理性分析只能对现象界对象物进行认识,无法深入到根源触及本体,天理是一贯的一,不能用私心小智去把其分解认知。对于“道”的层面,要用“至诚”来感通、领会,这就是为什么不能说“良知”是个什么,但却可以通过“诚意”让其彰显。晨思问题,就是这样一种引发“意诚”的活动,欢迎大家尝试体验。[微笑]


                                              回复
                                              26楼2019-08-03 12:12
                                                7.11
                                                苟新日新又新,笃实致知,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22】省察是有事时存养,存养是无事时省察。
                                                【注释】省察,指的是反省和检查,就是通过反省检查以发现并找出自己思想和行为中的不良倾向、坏的念头以及错误。存养,出自《孟子·尽心上》——“存其心,养其性”,意思是保持人的本心,扩充人的善性。
                                                【译文】
                                                省察是有事的时候存养,存养是无事时省察。
                                                【共勉】
                                                生命是一个整体,致良知上下贯通,不分有事还是无事。省察和存养是“致良知”工夫的不同表现,即通过“诚其意”使本心良知彰显,良知彰显则私心私欲自然消解。此工夫说容易很容易,说难也很难,难就难在自己愿不愿意反省检查,愿不愿意直面自己的良知,毕竟一反省就可能意味着要承认及面对自己的不足,甚至错误。但我们也要明白,为学的向上之路,正是要从发现及修正自己的不足、错误开始。
                                                良知是自己独知的,致良知是致自己的良知,孔子说“不逆诈,不亿不信”(不预先怀疑别人的欺诈,也不预先猜测别人的不老实),朋友间互相交流,相互责善是很好的致知方式,但其目的是为了发现自己的不足,使自己的良知得以通透,理解了这些,则大家只会在互相砥砺中,心胸开阔,学有所得,不断感受到内心充实完满的快乐!而不会陷入猜忌、批评的烦扰之中。[微笑]


                                                回复
                                                27楼2019-08-03 12:13
                                                  7.13
                                                  苟新日新又新,笃实致知,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24】澄问:“仁、义、礼、智之名,因已发而有?”曰:“然。”他日,澄曰:“恻隐、羞恶、辞让、是非①,是性之表德邪?”曰:“仁、义、礼、智也是表德。性一而已:自其形体也谓之天,主宰也谓之帝,流行也谓之命,赋于人也谓之性,主于身也谓之心。心之发也,遇父便谓之孝,遇君便谓之忠,自此以往,名至于无穷,只一性而已。犹人一而已:对父谓之子,对子谓之父,自此以往,至于无穷,只一人而已。人只要在性上用功,看得一‘性’字分明,即万理灿然。”
                                                  【注释】
                                                  ①语本《孟子·公孙丑上》:“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
                                                  【译文】
                                                  我问:“仁义礼智这几个名称,是因为本性呈现出来之后才具有的吗?”先生说:“是的。”另外一天,我问:“恻隐、羞恶、辞让、是非,是人性所体现出来的品德吗?”先生说:“仁义礼智也是人的本性所呈现出来的品德。本性只有一个,从它的形体而言称之为天,从主宰人的行为而言称之为帝,从它流行扩散而言称之为命,从赋予到人之中而言称之为性,从主导人身而言称之为心。人心发动,奉养父亲就称之为孝,侍奉君主就称之为忠,以此推导,名称没有穷尽,但只是一个人性而已。就好像一个人,对父亲而言称之为子,对子女而言称之为父亲,以此推导,名称没有穷尽,但还是那一个人。人只要在本性上用功,把性字看清楚,那么一切道理都豁然开朗。”
                                                  【共勉】
                                                  仁义礼智,恻隐羞恶辞让是非,天帝命性心等等,名称因发用而各有不同,但如果看的明白,指向的都是那最根本处,老庄称之为“道”,孔孟称之为“仁”,程朱称之为“理”,阳明称之为“良知”。为学学什么,正是要透过名相概念,去把握那抛名绝相、现象背后的根本究竟,经过一番寒彻骨的工夫,一旦彻悟,则将良知通透、吾心光明,跨入圣域!
                                                  大家平时互相责善砥砺,其目的是为了共同提高,那么交流时,可以注意在看到自己不认同部分的同时,也要看到对方值得认同的部分,对不认同的地方提出自己的看法甚至批评,但也要对认同的给予说明和赞扬,如此,看问题才够全面,才能心胸开阔,不陷入到意气之争。[微笑]


                                                  回复
                                                  29楼2019-08-03 12:14
                                                    7.14
                                                    苟新日新又新,笃实致知,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25】一日,论为学工夫。先生曰:“教人为学,不可执一偏。初学时心猿意马,拴缚不定,其所思虑,多是人欲一边,故且教之静坐,息思虑。久之,俟其心意稍定。只悬空静守,如槁木死灰①,亦无用,须教他省察克治。省察克治之功,则无时而可间。如去盗贼,须有个扫除廓清之意。无事时将好色、好货、好名等私,逐一追究搜寻出来,定要拔去病根,永不复起,方始为快。常如猫之捕鼠,一眼看着,一耳听着,才有一念萌动,即与克去,斩钉截铁,不可姑容与他方便,不可窝藏,不可放他出路,方是真实用功,方能扫除廓清。到得无私可克,自有端拱②时在。虽曰‘何思何虑’③,非初学时事。初学必须思省察克治,即是思诚,只思一个天理。到得天理纯全,便是‘何思何虑’矣。”
                                                    【注释】
                                                    ①槁木死灰:语出《庄子·齐物论》:“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
                                                    ②端拱:端坐拱手。
                                                    ③语出《周易·系辞下》:“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天下何思何虑?”意为天下有什么需要去思考的呢?天下殊途同归,思虑万千却终归于一致。天下有什么需要去思考的呢?
                                                    【译文】
                                                    一天,讨论为学工夫。先生说:“教人做学问,不能偏执。开始学习的时候,心猿意马,思虑不定,所想的大多是人欲方面的,所以应该教他静坐,平息思虑。时间长了,等他的心思稍微安定。但一味静守,就好像槁木死灰一样,也没有用。还得教他反省自身,克制私欲。这种反省克己的工夫,片刻不能间断。就好比清除盗贼,必须有彻底清除的决心。没有事情的时候,将贪慕美色、财货、名声等各种私欲,逐一追究搜刮出来,一定要彻底清除这个病根,使它永不再萌芽,才是要紧的事。就如猫抓老鼠,一眼看见了,一边耳朵听着,才有一丝欲念萌发,就立刻除去,斩钉截铁,绝不让它存留片刻,不能藏匿,也不能放它出去,这才是真正用功,才能彻底扫除干净。到了没有私欲可以清除的时候,自然有端坐拱手的那种状态。虽然有‘何思何虑’之说,但这不是初学者的境界。初学者必须思考反省克己,也就是思考至诚,只思考一个天理。等到了纯粹天理的状态,就是‘何思何虑’了。”
                                                    【共勉】
                                                    思虑万千、心浮气躁时适宜静坐,但静坐只是为了平息澄虑,不是究竟工夫,执着于静坐,反而有害(槁木死灰)。思虑平息的同时,便要时时事事下省察克治工夫,把潜藏的私心私欲找出,涤荡殆尽,修行要到喜怒哀乐未发处,才能拔除病根。病根拔除,心思清明,则念念皆是天理,从而进入物来顺应的“何思何虑”状态。
                                                    切记,为学不躐等,只有通过笃实的反省克己(致知)的努力,才有望使心体纯是天理,也就是常说的“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不经历风雨,哪能见彩虹”等,凡是不想笃实用功,却想一步登天者,皆是内心私欲未尽,往往适得其反,修习者不得不慎。[微笑]


                                                    回复
                                                    30楼2019-08-03 12:14
                                                      7.15
                                                      苟新日新又新,笃实致知,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26】澄问:“有人夜怕鬼者,奈何?”先生曰:“只是平日不能‘集义’①,而心有所慊,故怕。若素行合于神明,何怕之有?”子莘②曰:“正直之鬼不须怕;恐邪鬼不管人善恶,故未免怕。”先生曰:“岂有邪鬼能迷正人乎?只此一怕,即是心邪。故有迷之者,非鬼迷也,心自迷耳。如人好色,即是色鬼迷;好货,即是货鬼迷;怒所不当怒,是怒鬼迷;惧所不当惧,是惧鬼迷也。”
                                                      【注释】
                                                      ①语出《孟子·公孙丑上》:“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意为浩然正气是通过长期积聚正义感而形成的,不是行为偶尔符合正义便可获取。
                                                      ②马明衡,字子莘,福建莆田人,官至御史,王阳明的学生。
                                                      【译文】
                                                      我问:“有人晚上怕鬼,怎么办?”先生说:“这是因为平常不能集义,内心有愧疚,所以害怕。如果平日行为合于神明,有什么害怕的呢?”马明衡说:“正直的鬼不必怕,就是担心邪恶的鬼,不管人是善是恶都来侵害人,所以难免害怕。”先生说:“哪有邪恶的鬼能够侵害正直人的呢?就是这种害怕,表明心有邪念。所以那些迷误的人,不是鬼侵迷了他,而是内心迷蔽了自己。如人喜好美色,就是被色鬼迷上了;贪好财货,就是被财货鬼迷上了。在不当发怒的时候发怒,就是被怒鬼迷上了;害怕不当害怕的东西,就是被惧鬼迷上了。”
                                                      【共勉】
                                                      孔子说:“仁者必有勇”。良知通透,内心坦荡的君子,是不会怕鬼的,不但不会怕鬼,世间外在的对象物皆无可怕,故而孟子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只有那些内心毁誉得丧、意必固我之病不除的人,才会无处不恐惧,无处不忧虑,患得患失而陷入常戚戚的状态,不能自拔。要说怕,君子所怕只有一个:认欲为理,不能笃实致知。故而君子总是谦虚、诚恳,宽厚待人![微笑]


                                                      回复
                                                      31楼2019-08-03 12:15
                                                        7.16
                                                        苟新日新又新,笃实致知,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27】定者心之本体,天理也,动静所遇之时也。
                                                        【译文】
                                                        心之本体恒定不移,就是天理,而动静是就心所遭遇事情的时机而言。
                                                        【共勉】
                                                        无论事事物物如何纷纭变化,依循心体良知便是依循天理,只是个物来顺应,自然功成而不矜,居困而不馁,当喜则喜,当怒则怒,畅行中道,无过无不及。正所谓静亦定、动亦定,无入而不自得,随心所欲不逾矩![微笑]


                                                        回复
                                                        32楼2019-08-03 12:15
                                                          7.17
                                                          苟新日新又新,笃实致知,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28】澄问《学》、《庸》同异。先生曰:“子思①括《大学》一书之义,为《中庸》首章。”
                                                          【注释】
                                                          ①孔伋:字子思,孔子的嫡孙,相传为《中庸》的作者。
                                                          【译文】
                                                          我问《大学》、《中庸》的异同。先生说:“子思把《大学》一书的主要含义概括为《中庸》的首章。”
                                                          【共勉】
                                                          《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四书,是学习儒家思想的基础和根本,其思想内蕴一气流通,流传万世不绝。心学是儒学一脉,在《传习录》研读有余力的前提下,四书也是要进入的,如此才能知源知流,圆融无碍。
                                                          经典是先圣先贤留下的入道指引,不用怀疑,读经本身就是致知的一种表现,当然,由于历史的发展,时代的变迁,阅读古文可能对于现代人有一定的障碍,但也要理解,如果这一关不过,那么就不能进入浩瀚的中华文化精华宝库汲取营养,因此,沉下心来,知难而上,去掌握古文阅读的能力,对我们后学者是非常必要的。其实人人内心都知道,这个学习的过程,是必要的,本身就是致良知的过程。无需担心自己学不会,只要有小学以上文化基础,只要愿意下功夫,就可以很快上手,因为古文和白话文是一枝藤蔓,根底上是相通的。据个人经验,只要愿下功夫,少则两周,多则一月,阅读四书将不成问题。[微笑]


                                                          回复
                                                          33楼2019-08-03 12:16
                                                            7.18
                                                            苟新日新又新,笃实致知,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晨读经典开始:【29】问:“孔子正名①,先儒说‘上告天子,下告方伯,废辄立郢’②。此意如何?”先生曰:“恐难如此。岂有一人致敬尽礼,待我而为政,我就先去废他,岂人情天理?孔子既肯与辄为政,必已是他能倾心委国而听。圣人盛德至诚,必已感化卫辄,使知无父之不可以为人,必将痛哭奔走,往迎其父。父子之爱,本于天性,辄能悔痛真切如此,蒯聩岂不感动底豫?蒯聩既还,辄乃致国请戮。聩已见化于子,又有夫子至诚调和其间,当亦决不肯受,仍以命辄。群臣百姓又必欲得辄为君,辄乃自暴其罪恶,请于天子,告于方伯诸侯,而必欲致国于父。聩与群臣百姓,亦皆表辄悔悟仁孝之美,请于天子,告于方伯诸侯,必欲得辄而为之君。于是集命于辄,使之复君卫国。辄不得已,乃如后世上皇故事,率群臣百姓尊聩为太公,备物致养,而始退复其位焉。则君君、臣臣、父父、子子③,名正言顺,一举而可为政于天下矣!孔子正名,或是如此。”
                                                            【注释】
                                                            ①孔子正名:语出《论语·子路》:“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
                                                            ②此春秋时事,《左传》有记载,据朱熹《论语集注》引胡氏云:“卫世子蒯聩,耻其母南子之淫乱,欲杀之不果而出奔。灵公欲立公子郢,郢辞。公卒,夫人立之,又辞。乃立蒯聩之子辄,以拒蒯聩。夫蒯聩欲杀母,得罪于父,而辄据国以拒父,皆无父之人也,其不可有国也明矣。夫子为政,而以正名为先。必将具其事之本末,告诸天王,请于方伯,命公子郢而立之。则人伦正,天理得。名正言顺而事成矣。”
                                                            ③语出《论语·颜渊》:“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译文】
                                                            问:“孔子正名的具体主张,先儒说是向上禀告天子,向下告知各诸侯国,废掉辄的国君之位,而重新确立郢为国君,这种说法怎么样?”先生说:“恐怕很难这样去做。哪有别人真心实意地礼待我去帮他治理国家,我就先去废除他的国君之位的做法?这岂是人情天理?孔子既然赞同辄主持国政,必定是他能够尽心治理国家,对于各种意见都能听得进去。圣人德性高尚,以至诚之心,感化卫君辄,使他知道不孝顺父亲的人不是一个完整的人,辄必将痛哭前往迎接他父亲回来。父子之间的情感,出于天性,辄能够如此真诚地忏悔,蒯聩怎能不感动呢?蒯聩已经回国,于是卫君辄交出国君之位,并请求惩罚。蒯聩已经被儿子的真情所感化,又有孔子的至诚之心在中间调和,绝不肯接受君主之位,仍然命令儿子辄为君主。群臣百姓又必定想要辄继续做他们的国君,卫君辄坦诚自己的过错,请示天子,通告诸侯国,一定要让父亲当国君。蒯聩和群臣百姓都赞美辄的悔悟和仁爱孝顺之情,请示天子,通告诸侯国,一定要让辄继续做他们的国君。于是各方面的要求和任命集中于辄身上,使得辄继续当卫国的君主。辄不得已,按照后世奉养太上皇的做法,率群臣百姓尊崇蒯聩为太公,以丰厚的物品奉养他,然后才告退继续做国君。这样,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名正言顺,一次性解决,并且可以治理天下了。孔子的正名,或许是这样。”
                                                            【共勉】
                                                            孔子正名思想的背后是一以贯之的“仁”,无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个人所能够凭借的,乃至使一个人之所以为人的,正是这发自本源的情感,这情感是道德的基础,是社会和谐、人民幸福安康事业的源点。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辞让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只要能够做到意诚心正,只要能够不断格物致知,人就不会因追逐外在的名利权位而偏离正道,不会变成非人的吃人的怪物,不会发生父子争国的悲剧,不会天下大乱。
                                                            大家平时的责善交流,如果能够秉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原则,自然就会平和中正,不生意气,相扶相助,携手共进![微笑]


                                                            回复
                                                            34楼2019-08-03 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