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凤吧 关注:15,275贴子:410,019
  • 12回复贴,共1

【墨凤·原创】七夕小甜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甜甜的七夕,当然要吃甜甜的糖啦~这是一个今天份的小甜饼~看过的都说甜~亲,要来一个咩?
突然发现我写的好短,你们将就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07 18: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07 18:24
      夜色正浓。

      彼时白凤刚完成一单任务,情绪低沉,一个人站在悬崖边吹风。

      白日里炽热的温度还未来得及彻底散去,夜晚的凉风中仍夹杂着几分隐约的暑气。

      月色倒是不错,墨黑的夜空中只几朵淡淡的浮云,被风一吹也就四下里散开了。万千星辰簇就的璀璨银河,如同一条横亘天际的裂痕。

      他看得出神,却突然听到背后传来的破空声,眸光一凛,向旁侧身,便躲过了袭来的物体。

      “小子,接着!”

      迟来的提醒声,带着点笑意。

      白凤啧了一声,只得立刻向前一跃,去接那已然越过他,直直坠下悬崖的物体。

      待白凤踩着羽毛翻身站回原来的地方,他看着手里被捏的粉碎的酥皮饼渣,混着油与蜜糖,黏黏糊糊的满手都是,脸色一下子黑了大半:“墨鸦!”

      “可不能怪我。”墨鸦凑过来看了一眼,笑道:“不过是块点心,谁让你用这么大力气?”

      “你不早提醒我!”白凤拧着眉,显然是对满手狼藉颇为嫌弃。

      “还好我还带了不少。”墨鸦边说着,边摊开手里的一块丝帛,露出里头包着的点心,不多不少,正好六块。

      按照他俩平日的习惯,该是一人一半,所以刚才那块,果然就是用来戏弄他的吧?

      白凤愤愤地想着,瞪着眼睛看向墨鸦:“那我手上的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墨鸦摸了摸下巴:“扔了喂鸟吧。”

      也不知是不是听懂了他的意思,一只栖在枝头的傻喜鹊兴冲冲飞扑过来,停到白凤手心里,讨好似的叫了两声,就开始不要命地点头啄着饼屑。

      白凤愣了一下。鹊喙啄在掌心时似是注意了分寸,不疼,只是有些细微的瘙痒。

      心里忽然升起几分暖意,连完成任务时的感伤都被驱散了不少。于是他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这喜鹊的脑袋。

      月光中,少年嘴角扬着细小的弧度,整个人柔和得不像话。完全看不出半点黑暗里存活的杀手该有的模样。

      墨鸦看了一会,突然笑起来,将胳膊搭到白凤肩膀上:“小子,张嘴。”

      “你想干嘛?”白凤警惕地瞥了他一眼。

      “喂你啊。”墨鸦一副无奈的表情:“看样子你也腾不出手,只能我伺候你了。”他又笑眯眯道:“你可仔细些,别咬了我的手。”

      “我才不……”话还没说完,便被塞了一嘴的点心。

      甜香绵软的味道在唇齿间蔓延开。白凤忽然有些明白这鹊儿为何啄食得这么欢快,他咽下口中的点心,问道:“这是什么?”

      “乞巧果,城里新开了家点心铺子,刚好路过,今年给你换个口味。”墨鸦俯瞰着灯火通明的新郑城,隐约还能听到人群的欢呼:“你忘了?今天是七夕。”

      “忘倒是没忘,不过这同我有什么关系?”白凤垂下眸:“这本就不属于……”

      “谁说和你没关系?”墨鸦坐在草地上,抬手指着月亮:“据说每年这个时候,姑娘们都会祈祷上天能让自己的手更巧些……你不妨也试试,下次丢暗器更准也说不定。”

      白凤翻了个白眼,自顾自嚼着乞巧果,没理会他。

      今日出任务前,他滴水未进,后来又被血腥味冲的有些恶心,自然无心进食。现在放松下来,碰巧这点心颇对他胃口,且有墨鸦喂着,不觉间便多吃了几块。

      而那喜鹊呢,也已将他手中的乞巧果啄了个七七八八,小肚子撑的溜圆,估计是吃饱了,在白凤手心蹭了两下,就跳上他的肩头,赖着不走了。

      手里还残留着鹊儿未吃完的碎屑。

      白凤正要从怀里取手帕擦擦,余光便见墨鸦已不知从哪摸出了一块绢布,像是要递给他的样子,便伸手去接。

      “小子,这可不是拿来擦手的。”似乎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墨鸦叹了口气,把手上不大的绢帛卷起来,塞进了一个蓝色的香囊里,这才扔到白凤怀里。

      “喏,我听说,在这一天写上心上人的名字,放进这个香囊里,再让她随身带着,就有机会抱得美人归……怎么样,小子,要不要找个姑娘试试?”

      白凤白净面皮猛地涨红:“谁稀罕!”

      “好吧,”墨鸦耸耸肩:“我可是好心,你不要就算了。不过……”他将香囊掷到白凤怀里,似笑非笑:“还是送你好了,改天遇上哪个姑娘,试试也不错。”

      “没兴趣!拿走!”

      “真不要?”

      “不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07 18:28
        …… ……


        白凤坐在树枝上,抬手晃了晃手里的香囊,透过香囊下悬挂着的流苏,可以看清空中皎洁的月,和那璀璨星河。

        一如往昔。

        白凤恍惚了一会。

        他向来不爱计算时日,在这乱世活着本就辛苦,若是再每天数着时日过活,岂不是更可怜。

        只依稀记得,确实很久很久了。

        久到足以模糊记忆中故人的脸。

        墨鸦……

        白凤张了张口,却终究没有将那个名字念出。

        明明……他还记得他苍白的肤色,记得他勾起的唇角,记得他含笑的狭长眼眸,和妖艳的眼纹。

        更记得那些风风雨雨里相依着走过的日子,还有……浸透他的血的那一箭。

        可时间这东西,总不肯遂人所愿。

        院落里满是笑闹声。庖丁已摆好了亲手做的乞巧果和其他菜品点心,端木蓉、雪女、赤练这几个姑娘聚在了一块,结彩线、穿七孔针、对月斗着巧。

        而流沙和墨家的其他人也都共处在这小小院落,难得的没有动火气。

        真热闹。

        白凤看了眼他们,勾了勾唇,身形一闪,掠过小院正中的摆着点心的矮几,取了块乞巧果,便又躺回枝干上,完全不去理会庖丁气急败坏的咆哮。

        庖丁的手艺自是极好,将那些乞巧果做成了精致的鹊形。味道和口感更是难得,入口深香而有余味,甜的恰到好处,算得上是难得的珍品。

        只是终究不是记忆里的味道。

        他吃了半块,便兴致缺缺,剩下的扔了又嫌浪费,索性捏碎了喂停在一边的小谍翅。

        白凤看着谍翅啄食得欢快,也不知想起了什么,表情有一瞬间的愣怔。回神之后,他坐直身,又将那浅蓝色香囊拿出来,凑近了盯着上面的花纹,陷入了某些过往的回忆。

        睹物思人向来最为伤人。

        这香囊是那年七夕墨鸦给的。白凤先是丢了,后来又找回了它,之后便一直贴身带着,只是再不忍心仔细翻看。

        反正当年他也曾打开过,不过一方帛布,再无其它。

        但今日这情景,不由让他想起些陈年往事,便掏出了这香囊。

        迟疑了一会,他伸手扯开囊口处的细绳,拿出里面的绢帛。布料边角已有些变色,大体却仍是当年素白干净的模样。

        ——我听说,在这一天写上心上人的名字,放进香囊里,再让她随身带着,就有机会抱得美人归……怎么样,小子,要不要找个姑娘试试?

        ——我可是好心,你不要就算了。不过……还是送你好了,改天遇上哪个姑娘,试试也不错。

        要写上什么吗?

        好像……没什么想写的。

        白凤笑了笑,手指在光滑的绢面上摩挲了一会,将之卷起来,打算塞回去。

        却又突然愣住。

        他想到了什么似的,抿起有些苍白的唇,把手上的丝帛放到一边,又从袖中摸出一根针,缓慢地挑断香囊口处的丝线。

        果然……有夹层。

        他闭上眼睛,呼出一口气,指尖微有些颤抖,将夹层里一块极小的帛布碎片取出。

        一方久违而熟记于心的字体。

        是两个端端正正仿佛篆刻心头的小字——

        “白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07 18:30
          甜不甜?鸦哥亲口承认凤凤是他心上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07 19:33
            我怎么觉得这似乎是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07 21:38
              划嘴的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08 10:14
                还有后续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09 12:18
                  这是玻璃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09 14:44
                    呜呜呜呜呜我爆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09 19:18
                      你胡说!我明明就没有说甜!你的是刀,我的才是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8-14 1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