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风小筑吧 关注:2贴子:12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8-27 05:30
    “帝后娘娘,还请您多加休息。”药仙退出信林殿,堂中久久未有声,末了涂山青青,捏出了一道法诀,屋外十里波绽满堂荷,涂山青青坐在亭中品茶,茶水中倒印出对面人的一张俊俏容颜,却没有维持很久。
    “咳咳……”
    十里碧荷褪去,连人影也越发的迷糊。
    “不,不要。”涂山青青想要抓住他,却只有一团空。“连幻境,都已经维持不了了么?”
    涂山青青起身,耳畔痛响,如鸿蒙钟声破耳镇魂,“阿——噗……”痛苦挣扎后,涂山青青吐出了一口血,整个人垂直卧下。
    “帝后娘娘,该用膳了,奇怪人呢?”叶兰像往常一般撩开了大殿的垂帘端着桃花酒进来,却并没有见到涂山青青,“花柳,你看到娘娘了么?”一旁收拾着杂草的花柳摇了摇头,叶兰开始寻找涂山青青,却在殿门口撞到了冲忙敢来的帝君,帝君怀里抱着那位昏迷不醒的帝妃娘娘,不等她们请安,遍兴师问罪,“涂山青青呢”
    “帝后娘娘,她,她不在大殿中。”帝后不在殿?偏偏是这个时候,“涂山青青,给本君滚出来!”帝君掐了个法诀,一道金光从大殿闪了出去,约是帝君华央都觉得自己的仙法失灵的时候,涂山青青晃晃悠悠出现在门口,临近门念了段咒去了胸前的污血。
    “娘娘!”叶兰赶紧去扶涂山青青,“您可算是回来了!帝君……”涂山青青抬眼看到了华央,扯出一抹苦笑,“你竟然也有求我的时候?”华央看着她,就像在看一个笑话,当年要不是这个女人,手中捏着素问的本命内丹,他也不会娶她。
    “救她!”华央指着昏迷不醒的素问,而涂山青青却绕过了他,坐到了一旁,丝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8-27 06:01
      不把这当回事,“行,你留下陪我,我就答应你。”九尾灵狐族有一仙器可养元神,素问飞升九重天雷并没有挨够,只劈到了第八重,就已有元神涣散的样,最后一道天雷是华央替她扛的,这些年素问一直在养元神,却久未见好,“好!”华央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涂山青青不吝啬祭出仙器,“你来吧?”涂山青青把仙宝给了华央,她现在的法术捏个去污法诀都显得累人何况要驱动这么大仙器。

      “一时半会,她还醒不过来,要跟我去走走么?”涂山青青问华央,华央一言不发,涂山青青接着说“借东西的时候,我们说好的,你想反悔?”华央很无奈,只得跟涂山青青走,“去十里波,你带我飞一回”。
      两人在十里波,坐下,就像刚才得幻境一样,“不变点荷花出来么?”涂山青青说一句,华央动一次,显然涂山青青很满足,再也没有更多的话,直到素问身边的宫女来报,素问醒了要见帝君,华央二话不说丢下涂山青青,而涂山青青也并没有去拦他,一来她真的打不过华央,二来她并不想华央不开心。
      “华央的法术就是高超,又能看很久了”涂山青青对着十里菡萏,弯了弯眉眼笑了。期间她的视野开始变得模糊不清,险些露出本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8-27 06:21
        “帝后娘娘!”叶兰找到涂山青青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涂山青青勉强回复了些许灵气。
        “紫薇上神来了。”叶兰说话的时候,有人已经不问自己就坐到了对面去了。
        “慕凡,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说吧,今天来是为了什么事?”涂山青青挥挥手,让叶兰下去,对上紫薇却没什么好语气。
        “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灵山 ”开口就骂,“在留在这干耗下去,你会没命的,你是傻子么?华央他根本不爱你?为了这种人丢了命你值得么??”
        “再留三日吧”涂山青青的口气带着哀求,“慕凡,你知道的,我去灵山修养没有万年,是出不来的,让我在呆几天吧?我会去灵山的。”
        “你说的三日,三日过了又三日,涂山青青,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告诉他,你要灵力涣散的事?你看看他到底,是高兴还是悲伤”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8-27 06:34
          “不要!”涂山青青一把抓住了慕凡,“算我求你,慕凡你不要去,三天后我会乖乖去灵山的,我会去的。”紫薇上神也拿涂山青青没有办法。“三天,三天一到,你必须去灵山。”“好”涂山青青的脸上露出了笑“帮我个忙捏个华央的小影给我,我捏不好,总是他生气的脸”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8-27 06:37
            三日后,涂山青青从天界消失了,连华央发出的三万四千多道问令,也没有将她召唤回来。
            沧海桑田,万年时光里,涂山青青从三界蒸发了一样,说来华央该是如愿以偿。再也没有人去打扰他和素问了,可他却觉得心里空了一块,散在四海八荒的寻人令,也没有一点踪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8-27 06:50
              第一章:快跑!法阵要炸了
              天界太子大婚,是件大喜事,冥界也收到了贺贴,冥王茶茶蹲在奈何桥边,看着涂山青青“今天,你喝了这孟婆汤,从这里下去,我给你选个好人家怎么样?”见涂山青青不理她,又开了新的条件“公主?娘娘?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涂山青青自然不理她。“算我求求你,你都蹲这里一万年了!”涂山青青并没有安规定时间去灵山,而是附身在了叶兰的身上,最后搞得自己身死,下了阎王殿。“还真不幸,被人忘了万年,却还不死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8-27 07:05
                “茶茶,你不懂。”冥王茶茶摇了摇头,她是听不懂的不懂她老爹万年前突然把王位甩给她一个小丫头,也不懂这只鬼都在奈何桥边坐了一万年了,怎么还不去投胎。
                “ 太子大婚,你为什么不去凑热闹,天宫还是很好看的。” 茶茶并没有理她,咬着一颗果子说“他们都不喜欢我们冥界,说我们带着煞气,可遇劫难却又都来求我,你说怪不怪。”
                “我昨天看赵财神的小童子下去了,投身到了哪里?” 涂山青青八卦起来也是不分场合的“有钱人家,你问这个干嘛?喜欢人家?
                老狐狸,要不你从这儿跳下去,我给你安排个好去处。”涂山青青面对诱惑还是摇头,要知道投胎很麻烦,她上辈子吃够了苦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9-19 02:39
                  “救玉妃阿?若说三界有谁想她死,必然是本宫!求一个要杀人的人,去救人,这还真是开天辟地以来,最好笑的笑话。” 涂山青青喝着酒囊中的酒,看着来人,“平日,本宫求你来这信林殿,你都不来,今日为了玉妃,竟巴巴的跑来了,帝君!你可真是逗。”
                  “你说完了没,本君没什么耐心同你在这里讨论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一句话,救还是不救!”华央忽释放出的威压,镇的涂山青青手腕一松,酒囊掉在了地上,由心的一口血腥卡在喉间,“咳!有话好好说。干嘛动粗阿!”放在从前,涂山青青根本不会把这威压看在眼中,而现在,她玉府有损,连玉妃的威压也扛不住,何况是帝君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10-10 06:48
                    “能救她的只有她自己,我能做什么?”涂山青青努力对抗着上神之力的威压,一边弯腰去捡酒囊。“你不要以为你不出手救人,本君就没办法了!”华央拍案而起,惹得涂山青青一阵心疼,这桌子的料,是南海沉香木,想当年为了得到那木材,她跑去南海,给敖骤送了八百年的酒才骗到收的,就这么被拍碎了。心中的血快溢出来了。
                    “涂山青青,本君告诉你……”华央的话没说完就被涂山青青打断了。
                    “你我情愿如这张断桌,华央,我有时候真觉的很好奇,就你这性格,你到底怎么开启疆土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10-10 06:58
                      “涂山青青,你找死!”华央打出去的那一掌,涂山青青接了个正着,一时没稳住心脉,那口卡在喉咙口的鲜血溢了出来,华央一愣,不由得怀疑自己刚才用了几层神力打出的一掌,以涂山青青的实力,她不该是这样。涂山青青擦了擦嘴边的血,自嘲的笑着“没能死在战场,却被你一掌打死了!真是可笑。”
                      “你!”华央没工夫跟她斗嘴,见她不帮忙,甩了衣袖就走。
                      “娘娘!”采薇从一旁闪了出来,“奴婢回来了?”
                      “哟,阿是说一点小伤,怎么还吐上血了。”药神广灵这话,过去给涂山青青把脉,面色铁青“伤这么重,华央知道么?”
                      “我没告诉他,”涂山青青有气无力的说着“即使告诉他,也只会觉得我活该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10-16 05:50
                        “先把续命丹给吃了,你这玉府损伤。”
                        “我知道,离我打回原型,不差几日了。”涂山青青有点疲倦“你说我若是死了,对面的病会不会一下子痊愈了。”涂山青青一直都知道,玉妃,颜如玉是装的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10-16 05:55
                          只要她在一天,颜如玉的病就不会好转。
                          “哎,我拜托你关心一下你自己的身体情况好不好?还喝酒!”广灵瞪了一眼正在喝酒的涂山青青,只见涂山青青把酒囊放下,一脸愁的看着天边的红霞,“那年文曲星下凡做的那首诗叫什么来着?对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涂山青青转头看着广灵,“我是,愁也杜康,喜也杜康,怕只会溺死在酒缸里头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10-18 06:45
                            后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10-19 04:24
                              “你还知道?”广灵白了涂山青青一眼,收起药箱,“这几日我要去一趟南海,你呀,最好离华央远点,别在伤着了根基,谁也救不了你?拿着”广灵抛出了一瓶小药瓶,涂山青青接着了,搁在一边,临出门不忘了叮嘱,“少喝点。”
                              “好!”广灵走了以后涂山青青面对着院里十里碧波,念了一道法诀,刹那十里荷花铺满池,华央的虚影落在一旁,二人烹茶无话。
                              不知隔了多久,屋门被外力强行破开,强大的灵力震散了幻境,不等来人开口,涂山青青先发制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10-23 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