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风小筑吧 关注:2贴子:129
  • 7回复贴,共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8-29 01:08
    第一章

    “萧太师,本王对令侄女可是一见钟情。”汾阴王李卓然将茶往太师萧砚眼前推了推,萧砚又给推了回去,“多谢殿下太爱了,殿下是要入主东宫的,我萧家的女儿恐无福左右。”
    “我们殿下亲自登门是给足了你们萧家脸面!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汾阴王家仆从横也不是一两日了,况汾阴王是要入主东宫继承大统的。“唉,怎么跟萧太师说话呢?越发的没了规矩,还不退下!”李卓然发话,仆从自然听的,“仆从失礼之处,还望海涵!”李卓然说这么一套,早干嘛去了?还不是他授意如此的么?“不过是个表系娘子,太师何必具人千里?”
    “就是表亲,我们萧家也不结殿下这门亲。”萧砚有些恼了,汾阴王知他是不会将本家女子嫁给他的,便打上了表系的主意,说什么一见钟情,不过就是惦记萧家的权势,厚颜无耻也不过如此,“萧慕,送客。”“殿下请”萧慕早就不耐烦了,做了个手势预带人出去,李卓然听下了逐客令,知这事一时半会也成不了,不慌不忙的往外走。
    半晌,屏风后头传来了一阵女儿家的哭声,萧砚眯了眯眼道:“出来!”从屏风后头出来了三个女子,左边穿一身水蓝的是萧砚七女萧灵,右边一袭粉色可爱的是萧砚八女萧采桑,中间哭哭啼啼年岁稍长一些的是周家娘子周稚芙,“爹,你绝对不能把表姐嫁给汾阴王。”萧采桑愤愤不平,她在屏风后头可都看到了,傲慢无礼,也不知道皇帝哪跟神经不对选他做太子!“表叔!为我做主!”周稚芙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碰到这种事除了哭还能怎么办?“是啊,爹汾阴王此人鄙陋,连他家中婢子都不放过,表姐嫁给他,定是要吃了大亏的。” “我自知!他非良善之人!”萧砚大概气到了,连阻止萧灵诽谤东宫都忘了“ 罢了罢了,我不是让你们这几日都在家待着哪儿都不准去么?你们是上哪儿惹上他的。”萧采桑看了看萧灵又看了看哭的不成声的周稚芙,开始说“你是让我们在家待着来着,可表姐不刚来京里,我和小灵也是好心,怕表姐在家闷的慌,就就……”萧采桑看自己的**色越来越难看,紧张的戳柔起衣角来。“就什么!说!”萧砚一巴掌拍在桌上,吓得萧采桑也跟着哭了起来。“是我,是我提议带表姐去拜花神的!”萧灵见状,站了出来“就是在花神庙碰到的汾阴王”
    萧灵越讲声越小,萧砚举起的手,终归是落到了自己的脸上,“萧灵,我把你从兰陵老家接来,养在你母亲名下,我是指着你能学点好,将来不嫁王侯,也不至于差了别的姊妹去,你到好,三天两头给我闯祸!平***亲护怜你年幼丧母,百般爱护生怕差了你去,今日你都把火烧到你表姐身上!把这祸水引到了萧家门口!”萧灵最是听不得这些话,当年萧砚拜相回乡祭祖,与一渔家女生了情素拨通款渠后离乡回京,哪知渔女竟有了生孕,族中长老闻之,书信一封告知京里,随即将渔家女安置兰陵家宅之中,可惜好紧不长,渔女因延女落下病根,没几年就走了,留下孤女,萧砚得知后,让人将萧灵接回京,过寄在嫡妻孟氏名下为第七女。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8-29 03:06
      “又不是我想来京里的,你接我过来的时候,问过我乐不乐意?你一句为我好,将我寄养在母亲处,可我有小娘!现在知道后悔了?你当初干嘛去了?”萧灵的反驳彻底惹恼了萧砚,“萧慕,取家法来!今日/我定要打死这忤逆女!”萧慕应了声,拿来的却是易于折断的。“表叔!这不关小灵的事,是我命不好。”周稚芙见萧灵要挨打忙上前劝阻“若不是为我解闷,她也不会犯错,都是我不好,你要打打我。”周稚芙说的都是真心话,可萧砚已经让萧灵快气疯了,哪里管那么多,一棍下去,就听“阿”的一声,萧灵毫发无损,周稚芙却因为用身体护着萧灵挨了打“求求你,不要打小灵都是我!”周稚芙的哮喘发作了,“小芙!”“表姐!”这下可急坏了在场所有人,“传太医,快去!”
      等周稚芙再一次醒来,已经是夜半三更了,萧灵再窗前趴着睡着了,周稚芙起身将御寒的衣服披在萧灵身上,却不想惊醒了睡梦里的萧灵。
      “阿姐!你快躺下!”萧灵扶周稚芙躺下,月光透过窗桅下的细缝照进屋里,“太医说,你背上的淤伤要十天半月才能好,你怎么这么傻,我都挨惯了打了,不差那一下,你没必要替我扛。”越说萧灵越难过,“傻瓜,你是我妹妹!况且这件事并不能怪你?你想想,汾阴王不过借着讨要我的由头拉拢萧家,今个不是我,明个也会是别人终归是躲不开的。”周稚芙安慰着萧灵也感叹命,就好像安排好了一样,她们早不出门晚不出门,偏偏就是在汾阴王出门哪天,在花神庙前偶遇。“阿姐。”萧灵崩不住哭了出来,阿姐明明很难过,却还要安慰自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8-29 03:26
        “小灵!”萧采桑从窗口探了个小脑袋进来,“表姐醒了么?”“醒了,我去给你开门!”萧灵准备起身去开门,坐地上久了腿麻了半天都没爬起来,“不用,我是趁嬷嬷睡着了,偷摸溜出来的,这个给你!”萧怀桑从袖里掏出了一块方巾,包裹着什么,“我知道你没吃东西,我看桌上也没什么好藏的东西,偷了小厨房张麻子的馒头”萧采桑作事要把东西丢进来,“那张麻子今晚不得满院子找偷他馒头老鼠?”萧灵嘴上调侃着萧采桑,手脚不大灵活的走了过去。“你才老鼠呢?你腿怎么了?”萧采桑嘟着嘴。“麻了,一会就好,你赶紧回去,一会你得挨揍了。” 借着月光,三人的友谊好像又升华了不少。“表姐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好,你慢点别摔着。”
        “一人一半,两只老鼠”萧灵掰了一半馒头给周稚芙,“恩,两只可爱的老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8-29 03:37
          “我听说,今个你在动家法打小灵了?”孟羡慕婉摘着发簪问萧砚,“她终归是个孩子,你一个做父亲的同她计较什么?” “你是不知道,她越发无法无天了!”萧砚把手里的书放下,“你也知道汾阴王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怕是早派人盯着咱们府了,不然这几个丫头一出门,就碰巧撞上了他?他一个大男人去花神庙做什么?”孟羡婉转身看着自己的夫君,“就算不出门碰不上,他也有别的法子遇上。”“夫人那!”萧砚那时是真的气疯了,现在想想,真是那么回事,“好了,你什么也不用说,明个我去安抚一下小灵的情绪,你也是一生气怎么什么话都往外头说,你明知道她最忌讳你提起姜氏。”孟羡婉放下手中的梳子去给萧砚揉揉脑袋。 “有妻如斯,夫复何求。”
          烛光摇曳,红莲托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8-29 03:49
            第二章 :杨启

            “我说娘子,老爷不是不允许你出门么?你怎么还出?”
            桃子追着萧灵就出去了,主仆二人路过酒楼从天而降了一朵桃花,正落在萧灵脚前,桃子弯腰去捡时,白衣少年由酒楼雅间一跃而下,仗着自己轻功了得,一个折腰回身,扫起桃花,递给萧灵,“小娘子年纪小小,竟也能惹春芳折腰。”
            “你是谁?”萧灵有些看呆了,大概是觉得这个人徒像个傻子。
            “在下……”不等来人开口,从酒楼里跑出来一个仆从打扮的人,喘着粗气说“我们公子,是冠军将军杨宽嫡子,杨启。”
            “要你多嘴!”杨启一个劲的给仆从小六子使眼色,让他赶紧走,不想小六子会错了意,“哦!是这样的,我们公子在楼上看了很久,你们一来公子就拿了雅间装饰的花,丢下来的。”
            “哎哟!”小六子屁股上挨了一脚,很委屈“公子你踢我干什么呀,小六子哪里说错了,明明是你喜欢人萧娘子!巴巴守了人家几天了。”
            “你再说,信不信****!”杨启面子上挂不住了,轻咳嗽了声,做礼“在下,杨启见过萧娘子。”“客气!”萧灵回了个礼,“杨公子要是没事,小女先告辞了,桃子咱们走。”
            小六子一听急了,好么?在这里巴巴守了几天,就等来这么几句话,刚要说什么,只见杨启一脸兴奋的抓着他的肩膀“你听到了么?她跟我说话了!小六子,她跟我说话了,她叫我杨公子。”“是是是!”小六子无语只能看着那对主仆走远。“爱情,果然会让人没脑子。”站在雅间看了半天的萧涉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说起杨启迷之喜欢上萧灵,多少他们兄弟几个也是有贡献的,萧灵有一次奉母命去国子监给萧涉他们几个兄弟送糕点,在门口碰上了杨启,谁知二人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换了旁人,只怕以后躲着这个祖宗不可谁知杨启是个另类,就是喜欢这种能压制住他的,这不缠了萧家兄弟数日,等在这里就为了见一面,不知变通,你说你去家里找我不就能见上了?萧涉为好友的智商干了一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8-29 04:16
              “萧兄!”杨启回到雅间兴奋的不行了“你可真灵。”“不是我灵,是小灵真灵。”萧涉一早就知道老头子那禁足令是困不住萧灵的,她出门什么理由都可能找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8-29 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