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671贴子:168,585
  • 27回复贴,共1

[原创] 叙世格式原因从新发一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 叙世
格式原因从新发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29 14:53
    根据歌曲阿姐和清弄的歌曲《叙世》为基础所改编
    图片出处见水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29 14:54
      我有典狱司未删减版的,看的和我说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29 14:54
        《叙世》
        “这条街早就该收拾收拾了,青楼林立,什么人都有,乱得很。”穿着满是灰尘的布衣百姓用旁人的语气和人说着话。
        “听说还死过人,阴气重,也不知道会怎么收拾。”
        “死过人?怎么死的?”
        “管那么多干嘛?”那人不屑的耸耸肩“一介娼伶罢了。”
        窄小的茶楼被窸窸窣窣的声音包裹着,离了家长里短便是欢声笑语,谈什么都用不担心。
        ——民国——
        戏服色粉,绣着艳俗的百蝶穿花,和楚馆的奢靡配称得可谓顺心养眼。
        二月红轻甩水袖,湖蓝翠镶的步摇随着花步摆动。流苏下掩盖着得,是纤弱的腰。
        人随春色到蒲东,门掩重关萧寺中。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徘徊无一语唯怨东风。
        蝶恋飞花舞落茵,风飘万点正愁人。
        你暂撇开闲愁闷,深院无人且赏春!
        “唔……”短短几句,二月红便累的生喘,扶着梨木椅缓缓坐下,额头上细密的汗水花了辛苦画好的油彩。
        二月红呵,昔日不是挺威风的吗?如今是怎么了?连戏都唱不好了?
        罢了,唱不好就唱不好罢,终究不是从前了。
        “红老板。”沉重的门毫无征兆的被推开,许久没有见面,熟悉的声音已经开始变得陌生了。“方才在船上听到你唱戏,上来看看你。”
        他很久未来了,若不是一时起兴唱了几句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声音估计也就忘了。
        其实自己本来也快把他忘了,谁知啊……终是狠不下心。
        舍不得……
        二月红卸了油彩,褪去戏服,便只剩下乳白的中衣客气的搭在身上,露着大片的肌肤。被绸带紧箍着的腰看起来更是不经盈盈一握。恨不得让人好好怜惜一番。
        但张启山看都不看一眼。
        无视,好像他……根本不存在。
        续了两杯普通的陈茶,二月红不喝,只是睁着凤眼静静地看着张启山。
        没人算着时间,大概过了蛮久的吧,可一直都没有人说话,静的诡异。这可是青楼啊,不应该是柳琴月酒商中客,金纱不掩蛇弓腰的热闹地方吗,今儿怎就冷清了呢。
        张启山的茶水空了,也不想再喝第二杯,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依旧保持着沉默。
        以往哪怕是天天见面都有说不完的话,现在……竟连话题都找不到了。
        不,不对,二月红当即否定了这个想法,不是没有话题了,而是……自己没有资格和他说话了。
        “你总看着我作甚?跟以前没见着过似的。”张启山脱下军服盖在二月红肩上,倒不是怕他冻着,只是这诱人的身体实在好看,张启山怕忍不住,就要了他。
        以前的二月红,可不是这样。张启山当真是想不到,从前狠厉禁欲的二月红竟也会向青楼的倌妓一样薄衣请君了。
        “你这么久都没来了,我看看不行吗?”今日你若未听见这戏,想必也不会来了吧……我怕你走了之后就不会再来了,我怕你不再喜欢我了,我怕你会把我抛弃了,我怕时间久了把你忘了,我……看看都不行吗……
        “我不来不是挺好”张启山扬了扬嘴角,有点受宠若惊意思“是我把你……”
        “不想要我?”二月红冷着脸打断了张启山的话,秋涟横波的凤眼里满是讽刺。
        “不想。”
        “实话?”
        “实话”
        “张启山……”二月红站起身,伸手掐住他的脖子,张启山也不躲,任由眼前的美人儿在自己的颈上留下红痕。
        张启山啊,你变了,我二月红现在差点都认不出你来了。咱们多久没见了?五个月?半年?估计要更久,不然你怎么变化这么大,连和我做爱的心思都没有了……
        “乖,别生气了。”
        “我没有!”
        “实话?”张启山伸手把二月红揽进怀里,用粗糙的手掌抚摸着他的背。
        许久没有抱过他了,不知何时瘦成这样身上还有着药酒味,到底是青楼,哪里会有好日子过。
        二月红……
        是我对不起你。
        二月红贪婪的享受着许久都未曾体会过的温暖的怀抱,不由得松开了手,想环上张启山的腰。
        他以前从来都没有如此主动过,因为他不想,自己是那梨园皇帝,即是皇帝,那他自然是何事皆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可现在不同了,再不主动点,这往后怕是没机会了。
        “明儿再来看你。”张启山不适宜的放开了二月红,也没拿回他肩上的军服,摸了摸他的头发,转身就走。
        “等等……”二月红没来由的着急,像是他一走就不会回来了。明明说了的明儿来看他,可就是不放心,固执的想要个证实。
        想追上去却被青楼的侍仆拦住了,他现在已经是魅婉堂老板的囊中银子,没有她的允许不可以随意外出。
        “张启山!”
        他回头,看到泣音涟涟的二月红不禁哑然失笑。
        别哭啊,我答应了会来看你的,你就这么掉眼泪,跟我欺负你了似的。
        快别哭了,人家还看着呢,多不像话。
        好了,乖,不哭了不哭了,怎么这么固执呢?我答应你了的肯定会做到。
        别哭了,是我错了,好久……没来看你了……
        “放心,我会来看你的。”张启山走回二月红身边,“实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29 14:57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兴奋,期待,恐惧,不明所以……
          张启山,你总算来看我了啊!
          自从被卖到这魅婉堂,你就从未来看过我。怎的?是我二月红容貌不够吸引人了,还是肉体对你张启山没有诱惑力了?你怎么那么久都不来看我!
          罢了……不纠结这个了,他今天不是来了吗?他还答应明天会再来看自己的。
          实话。
          这就是了,别总多想了,二月红,你奢求什么呢?你现在不过是个供人玩弄取乐的戏子,有资格提要求吗?
          窗外的晚江被寒雾侵的透凉,夜俞深,水便俞冷。那刺骨的寒冷真是叫人后怕,跳下去没被淹死估计也得冻个卧床不起的大病,半辈子都无法痊愈。
          干脆……跳下去吧!就算无人为自己收尸安葬,一身的瓷肤全都喂了那寒江的野鱼,也比被关在这魅婉堂里强迫与人日日交欢强。二月红有种预感,自己迟早会死在别人的床上。
          已经来到窗床边了,阵阵冷风毫不客气的照顾着二月红裸露的皮肤,但他却丝毫没有瑟缩的意思。
          好冷啊……任谁不是以躲得远远的为吉利?二月红却出了格,也不知这冷水是怎样的神奇,竟引得人生生想要跳下去。
          二月红眼神涣散,扶着窗檐颤抖的站了上去,走吧,反正也没什么牵挂了。
          牵挂……
          牵挂?
          张启山!!!
          猛的一惊,半个身子已经探出窗外的二月红硬是仅靠着一只手的力量闪了回来,重心不稳,狠狠摔在地上。
          背上的鞭伤未愈,这么一折腾又重新裂开了,血和着药酒渗进伤口里,多余的就散在了中衣上。
          疼。
          张启山,我好疼,你知道的,我最怕疼了。
          我怎就把你忘了呢?我受伤,你向来最心疼的。我不信明天你来看我时,会不在乎。
          你把我卖到青楼,到现在都没赎我,又那么久不来看我,你害我二月红家破,妻亡,子离,身毁,这不都是你欠我的吗?现在我还没找你把这几笔账要回来,怎就想不开的想去寻死了呢?
          二月红,你可真傻。
          “红老板。”沉重的门再次被打开,进来的是个颇具姿色的女人“怎坐在了地上?当心受了凉。”赤练理了理长至脚踝的旗袍,丝毫没有扶二月红起来的意思。
          “劳您费心了,红某身子没那么娇贵。”
          “那既然如此,就还请红老板解释解释今日接私客的事吧!”赤练拉开梨木椅,深深吸了口烟。
          二月红有些害怕,赤练平时可没少对他动刑,对那些幼妓和男宠等也向来都是不手软的。
          心狠手辣,冷酷无情,这两个俗气的形容词和赤练简直是标配,整座城的人都知道她的凶名。
          可二月红倒是觉得,这两词也挺适合自己的。
          只不过这样的赤练与二月红没起什么太大的影响,魅婉堂生意兴隆,客人整日都是络绎不绝。
          性,来的人要求不高,就为了这一个字。
          二月红再美,再有才华,也只是位性的提供者。而赤练不同,不卖艺不卖身,便有钱拿。
          天壤之别。
          “你不够狠心。”赤练曾透过浓烟对二月红讲。
          那时他还是九门的红二爷,不曾体会这话的含义,更不屑。
          “红老板,你不值的。”
          “何来……”
          “他没救你走。”
          “那就不值?”
          杀意。
          赤练皱了皱眉,那种名为紧张的感觉涌了上来。
          恐惧。
          啧……恐惧?她赤练再不济,也不是一个戏子就能威胁到她的。
          “红老板,今日张大佛爷您也见着了,可他不还是没救您走?刚才索性跳下去,事就了了!”
          “可他说明天会来看我的……”二月红略有泪意,却是自己都不知缘因。
          “他倒没说明天来救你。”赤练含着烟杆,眼中是明显的不信。
          “赤练老板!”
          “您若想看红某的笑话,明日看他张启山来不来就是了,何苦这样为难我。”
          赤练好赌,尤其喜欢这种胜算大又不需代价的局。
          “红老板真是执着。”
          这话说的是现在的二月红,往后也是一样,执着。
          半生的年岁,都在等一个早已被遗忘的承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29 14: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31 10:08
              从新发一遍好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31 10: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31 10:22
                  顺序反了……先看这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31 12:24
                    太太,是不是被吞了几楼?看着不连贯啊!可以跪求您私发给我完整版或者补档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8-31 16:31
                      同求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31 17:54
                        顺序是反的,楼上的从最后一张开始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9-12 16:04
                          算了我从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9-12 16:05
                            又被吞了,谁能告诉我怎么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9-12 19:2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9-12 22:3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9-12 22:3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9-09-12 22:38
                                    求不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9-09-13 16:27
                                      http叙s://世archiveofourown第.org/三works/章2062018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1楼2019-09-13 16:43
                                        ……看懵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9-09-29 15:46
                                          去LOFTER上看吧,贴吧太乱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9-10-07 16:41
                                            大大,在lifter的名字叫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9-11-20 2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