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练吧 关注:4,608贴子:63,368
  • 40回复贴,共1

【凝良惜练】《落叶归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慢更,小长文。[原著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30 21:21
    p.s.文章以秦时的良练为主线,从子房离开韩国去桑海求学开始,临近灭国。红莲和子房都已经褪去了曾经的稚嫩,但不论如何,他们在对方心目中都是最重要的人之一,并一直以复国为同一理想和信念。
    两人之间的羁绊不只是青梅竹马的情谊,更有国仇家恨将两人紧紧联系在一起。
    由于涉及练姐的成长,免不了要写到卫庄和白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30 21:21
      (一)背井离乡

      “殿下”张良终于开口,此去经年,有缘再见
      "子房告辞”

      张良看着那紧闭宫门,拱手做告辞礼,心中默默道“红莲公主,待子房还你一个更好的韩国,再回来陪您念书。”

      那些承诺他不敢说出口,他怕最后成了辜负,将她伤得更深,就连再见都成了奢望

      “张子房,你还是要走,那就别回来了!”红莲的声音就近在咫尺,只隔着一扇门,这次却没有喊他“小良子”

      "对不起,红莲殿下."张良说着,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韩国前线接连败退,亡国已是迟早的事,这个时候去桑海,她恼于他的逃避,先前因此事和他生气,直到告别都没能和好,但心里却又为他能离开这是非之地而感到放心。

      红莲靠在那宫门边,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长叹一声,轻轻地说"你也珍重,张家不能没有你了”

      (ps.良到桑海求学是为了建一个更好的韩国啦,现在这个国已经扶不上墙了,但是张良没有轻易给红莲承诺,所以造成了红莲以为他是逃避的误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30 21:23
        她嘴上说了很多气话,心里还是有些担心,这次出行独他一人,张相已然殉国,紫女不知所踪,卫庄还在宫里处理各种军务,韩非也远在秦地,边界不安全,连守卫皇城的精锐都去了前线,只剩不多的士兵守卫着新郑。便私下派守卫公主的小卒去守城门,自己也偷偷跟去。

        不管怎样,离开新郑前,她都要保证他的安全,护不了整个行程,那能护一程是一程。

        从相府到城门,既是一人骑马也要走上片刻,行囊齐全,只是孤身一人远离旧地,看着家和国都在风雨中飘摇。

        张良紧缩眉头,这是他的国,一个满目疮痍的国,原本想以流沙之力 力挽狂澜,然而它已是千疮百孔,无力回天。

        那就建一个崭新的韩国,一个朝气蓬勃的国。张良这样想着,握紧了马鞍。这是他一生,最大的执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30 21:24
          (二)乡音无改
          此去一别,张良已经不知道这是离开韩国的第几年了,故国已是镜中花,故人也成水中月,渐渐的,他的齐语,也说得越来越顺畅

          直到,他听说流沙来了桑海,“小良子”那熟悉的韩国故语又萦绕耳畔
          "卫庄兄,又要再见了"
          那天晚上,他梦见了流沙.他曾经满怀热血加入的流沙,是拯救韩国,有一统七国抱负的组织。

          而如今,它已经成了谋利的杀手组织。从旁人口中说来,便是帝国的走狗。就连红莲,流沙赤练,都成了天明口中的"坏女人"。
          当时他听着,竟无端地生出怒意,便一反往常地严肃道"天明 不得无礼。"

          卫庄,曾经与他称兄道弟的人,如今也越来越让他看不透了。应该说他早就让他看不透了,他什么时候和红莲接触的,他一点都不曾知道,只记得得知红莲喜欢卫庄时的惊愕与担忧

          说起红莲,他想起那个青梅竹马 明眸皓齿的公主

          孩提时,他们一起爬桃花树,荷叶下躲雨,在相国府摘莲花挖藕。

          她耍小性子的时候也不恼,陪她偷偷出宫赏灯,漫了一地的竹简 等着他来收拾。夫子上课,听着听着,就看见女孩的脑袋如小鸡啄米般,掉到书案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30 21:24
            (三)前夜,流沙

            一路风餐露宿,行至桑海

            "明早,我要去见张良"卫庄沉吟道"都早点休息,赤练白凤与我同行,其他人留守原地"

            这是命令,不是询问。赤练习以为常道"是,卫庄大人"

            白凤站在高处,玩弄着羽毛。这样的画面,总是让他感到有些异样,明明曾是那样骄傲自信的公主,作为韩王最疼爱的女儿,却甘愿俯首听命于一个身世成迷的江湖人,着实可笑,也着实 令人怜惜。不知道曾经的韩国故人看到这幅场景,是否也会生出这般感觉。

            他又看向赤练,熟睡中两行清泪,"果然又做噩梦了"他这样想着,看到那个男人,背对着她,坐着入睡了,便摇摇头,心中又道"你护着她的安全,却没有给她心的安全,她日日夜夜被亡国的梦魇纠缠着,每一天提心吊胆地活着,担心永远也追不上你的步伐,又怎能有心的自由。"

            白凤本不想去掺合这琐碎的尘世之事。可共事多年,他心中竟不由地对这个女人感到怜惜和悲悯,每每瞥见她看卫庄的背影,他都想用一贯嘲讽的语气反问她"这真有可能带给你一个更好的韩国吗?他能做到这个承诺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30 21:25
              (四)故人久未见
              凌虚出鞘,气势磅礴,出剑更快却隐着锋芒。赤练站在后方看着两人比试,对于卫庄的剑法她已烂熟于心,多年不见,她更想仔细地看竹马舞剑。
              她忽地恍惚,眼前竟然浮现多年前送他出城的画面.


              张良不知道她来送过他,他也没有在城门停留。此去桑海,凶险万分,口粮吃紧,不能有半分懈怠。前线不断败退,必须早日离国,他来不及解释任何问题。离别前他已吩咐相府的士兵去守卫皇宫,甚至让人将带不走的钱财也让人上交给韩王。至少能保证红莲他们多一份安全和保障


              红莲装作守门士兵,将灰拍在脸上 远远地看见张良骑在高头大马上眉头紧锁。"总是这样,很久都不笑了"说着,想到他要一个人走那么长的路,异国他乡,再也回不到故国,说不定还要被他国人笑作亡国奴,红莲就隐隐为他担心"唉,以前总被我欺负,不敢还嘴还手,今后受别人欺负了怎么办啊,本公主真得 真得不能再罩着你了,真得是"
              她默默道,眼泪无声地滑落 混着脸上的灰。弄花了脸,更模糊了视线,直至看不清他的背影
              "一定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代流沙去看那海宴清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30 21:27
                两人忽然停下,赤练定睛一看,凌虚已逼近卫庄咽喉,虽不如鲨齿的距离,却已比当年大有长进,至少能打个半平手.
                "现在感觉,你真得能保护好自己了呢"赤练心中又轻松了些,却忍不住低头自嘲"果然我才是最没用的"。
                隐隐感觉两人的目光向她望去,她别过头看向远方。待到他们并肩站着,她便如往常般退后一步,站在卫庄身后,倒是张良微微地有些吃惊。

                故人重逢,免不了要叙旧,也免不了要谈到那故去的旧友。
                "旧的岁月已经结束,新的时代正在开始 每个人都必须学会在这个新时代生存。是不是啊,子房? "卫庄率先发问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子房不紧不慢地说

                "哼"卫庄笑道"当年意气风发的子房也开始多愁善感起来了"

                张良望着江河,侧身看向他
                "你呢"子房说"好像一点都没有改变?"

                卫庄没有回答,反问道"你觉得呢?"

                张良没有回避,略有不满地问道"成为嬴政的兵器这好像并非是流沙创立的原意吧"

                "流沙创立的原意"卫庄沉吟

                "每个人都必须选择在这个新时代生存,听起来更像是一个优雅的借口"张良停下,想要提醒他当年复韩的承诺。却不见他回答,便转头看向赤练

                "红莲殿下"他的语气忽然恢复了少年时的温柔和明快"你觉得呢?"
                赤练听到熟悉的的问候,却又感到陌生,竟然脱口道"这里没有什么殿下,只有流沙的赤练"

                又想起他当年执意要走,便双手交叠着,微微扬起头,终于对上他的眼睛"流沙不需要借口,借口是留给那些需要逃避的人"

                张良看了她许久,仿佛陷入回忆般定了神,听到这番回答,似又想起当年有些任性的她,嘴角便不自觉地上扬着。
                这声"红莲殿下",不仅是年少的青梅竹马之意,更是对故国,永远不变的旧情。

                "子房,你在逃避什么"卫庄的语气忽然加重了

                "或许就是这样,为了生存,一点点地淡忘了最初的本意"张良轻轻回答,不知是在为自己回答,还是为流沙开脱,亦或是为了提醒自己。

                "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卫庄也答道
                "流沙创立的誓言"
                "天地之法执行不怠,即便没有国家的依存"卫庄继续道,原来他还没有忘记

                "法的贯彻,正是为了安国定邦"

                "侠以武乱禁 儒以文乱法,这些所谓的侠义之人"卫庄冷声道"正是国家最大的乱源"

                就这样继续聊着,终是要谈到韩非。

                只是他们不约而同地没有点出名字。

                谈话因罗网的监视而结束,第一次重逢似乎并没有过多的欣喜,反而是更加让人忧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30 21:28
                  (五.)旧梦初醒

                  自从那个傍晚她被白凤从胜七剑下救起,两个人的关系似乎不再那么剑弩拔张。在一番商量下,他们放弃了搜罗式寻找。

                  "我猜卫庄大人极有可能和张良一起"
                  白凤抱臂,站在高处,低头看着她说"而且最近我还在跟踪墨家。"

                  他忽然停了下来,谍翅鸟站在他的指尖,叽叽喳喳地传达着信息"盗跖今天去查探秦兵某处机密,张良那边就看你了。"

                  说完他便没了踪影,快得让赤练来不及说话。

                  赤练咬咬唇,这的确是个不错的办法,说不定张良的信息网比她更广。不到万不得已,她都不想去麻烦他,况且表面上两人还没有和好.
                  "找卫庄大人要紧"赤练下定了决心,整顿好流沙的余下事物后便起身.


                  上次重逢,张良给了卫庄一个锦囊,卫庄当着张良的面给了赤练,冷冷地回应"你觉得我需要吗."

                  赤练拆开锦囊,纸条上写着"辰时,桑海,有间客栈"

                  "辰时?"赤练抬头看了看太阳,又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这都快巳时了吧."

                  她火急火燎地赶去了集市。桑海市列珠玑,户盈罗绮,才来不过多久,这富饶的城市便让赤练忆起了旧都新郑.

                  当她找到有间客栈时,已经累得喘不过气,她硬撑着扫视了整个一楼,却没有看见张良的踪影。


                  庖丁定睛看了看,的确是位姑娘。可是这位姑娘的眼神好像不太那么和善,又忽然想起张三先生说,如果巳时前有红衣姑娘来找人,就告知他一声。
                  他心想这位姑娘可不太好惹,还是先去楼上告诉张三先生.

                  赤练背过身,她一分钱都没带,而且此时已近巳时,或许他没有再等了吧?
                  若是以前,她相信他会一直等,就算迟到了半日,都不会离开。可现如今他是小圣贤庄的三师公,平日总是很忙,罗网的蜘蛛也无处不在。

                  "要不问问客栈老板?"赤练自言自语道"问一下应该没什么,就算他不肯说,用毒和美色威逼利诱一下也应该没问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30 21:31
                    忽然,她感觉到一阵暖风将她裹住,耳边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红莲殿下想必是饿了吧?"

                    "是流沙的赤练."赤练下意识地回答,她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连哥哥都愿意改口,这位青梅竹马却一直固执地喊着她红莲.

                    张良站在她身后,将一袋子酥饼轻轻递给了她
                    赤练这才意识到自己早饭都还没吃,她拿着袋子嗅了嗅,惊讶道"荷叶酥!"

                    在新郑的时候,相国府的一池莲花是两人幼时最爱玩的地方。荷叶大得可以站下两人。而王宫的莲花酥和相国府的荷叶酥也是新郑闻名的美食。

                    赤练轻轻地咽了一口口水,想起自己还没有原谅他,回眸哼了一声,"小良....子房以为,荷叶酥就能将功补过吗?"

                    "难道殿下还不明我意?"子房低头询问

                    其实上次重逢,听到张良质问卫庄时,赤练就知道他初心未变,可她就是不愿松口"明白又怎样东道主连一顿饭都还没请过我呢."

                    张良忍不住噗嗤一笑"那不如我带你逛逛这市肆?午时再请殿下来吃午膳也不迟."

                    旧人相见,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恍若隔世,倒是年少时的轻松熟捻一触而发.

                    赤练轻松地都快要忘记了自己所来是为何,好像只是和平常一般出来走走.

                    然而这样的日常,她已许久未曾感受过了.

                    她边吃着酥饼,边听张良在一旁念叨.

                    "那是关中的炊饼,店家是咸阳人,味道很正宗"

                    "这是周村的烧饼,现在名气虽然不大,但着实美味"

                    "酥鱼你肯定没吃过,有间客栈的庖丁就做得很好,但他最拿手的还是牛肉"
                    .......
                    "这是纱灯."张良指着不远处的一棵树"今晚是元宵"

                    "纱灯?以前元宵可没这个"赤练终于吃完了荷叶酥

                    "纱灯是这几年才有的,也就元宵挂一挂,夜晚很是漂亮"张良耐心地说.

                    "这么长一条街,就没有排忧演戏吗?"赤练用她惯有的慵懒声线问道.

                    "现在人口少,好多人都被征调去修长城和皇陵,很难组织大批人来演戏,药铺和客栈倒挺多."
                    不知不觉,两人似乎走遍了整个集市,亦如往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30 21:32
                      新郑.正月十五

                      "小良子,今天我带了莲花酥"红莲突然从他身后冒出,张良已经从辰时等到了将近午时

                      "对不起,今天起晚了,吩咐御厨去做时也已经不早了,所以......"

                      "不碍事的殿下"张良摇摇头"我也带了荷叶酥,但是快要凉了"

                      "那你怎么不吃呢?"红莲嗔怪道"我的莲花酥还热着,你先吃"
                      "公主今天不早点回去?"张良问"今日可是元宵,宫里一定很忙吧"

                      "我想出来就出来,谁去管那堆繁冗的杂事,好好的上元佳节日,搞得一点气氛都没有"红莲抱怨道

                      "那公主元宵夜不和王上过吗?"

                      "今年哥哥又不在,我告诉父王我找我的伴读玩,他不会说什么的"红莲边说,边将一大半莲花酥给了张良,自己却只拿了一半的荷叶酥
                      张良想制止,奈何拗不过红莲

                      "上街去吧"红莲拉着他的手往前跑"本公主今天请你午膳!"
                      一路上红莲说了不少,张良有时回应几句,大部分时间也是边吃着热乎乎的酥饼,一边耐心地听着,有时提醒她酥饼快凉了,她才囫囵吞枣地咽下几块,吃相全然不像一位深闺中的公主

                      .......

                      "吃过晚膳等我来相国府找你,莲花池那边!"红莲风风火火地与他告别

                      张良还记得,他匆忙地吃完晚膳,向祖父请了安,便去后院等着红莲。

                      他看见她正趴在伸出院外的桃花树枝上,要不是这树已经长得足够粗壮,这个贪玩的小公主怕是要一命呜呼了。树上的一对青鸟看到他来了,便叽叽喳喳地叫唤着红莲

                      红莲也看到了他"小良子!快上来,这里的风景很漂亮呢"

                      张良无奈地摇摇头,他不是第一次陪她爬树了,还好他自幼习武,体能也不错,没喘几口气也爬上了树梢,坐在了红莲身边

                      眼前是万家灯火,窸窸窣窣的笑声像是冬日里温暖的柴火,烘得人暖洋洋的
                      "喏,回宫烤热的酥饼"红莲将那一袋酥饼放在两人中间"真暖和啊"
                      不远处,是明亮的王宫,与万家灯火一齐,照进了两人的心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30 21:33
                        (六)似情非情
                        走着走着,街上变得冷清起来。

                        "你随我来"张良拉起赤练的一只手臂,进了一家药铺"店家,上元安康"

                        掌柜抬眼一看,笑着说"张公子今日不好好休息,怎么又光顾我这破店了?"
                        张良笑而不语.

                        "这位是...?"
                        "是子房的故人,近日才来桑海"
                        张良没有问赤练受伤的原因,他知道她不会主动说,也不喜欢别人问。她从小就爱逞能,即便多年未见也还是这样.
                        郎中瞥了一眼赤练受伤的手臂"折伤?下手的人不轻呢"
                        "姑娘可否让我解下绷带一看?"

                        赤练点点头,回眸又瞪了一眼张良,仿佛在怪他擅作主张,

                        张良担忧地看着她,他早就注意到了她手臂的伤,却见她装作若无其事,心中担心但也不敢太急。只好先带着她转悠,然后引进药铺里。
                        "总是这般逞能,也不知道改改"张良无奈地说.

                        "张子房你...嘶"赤练转动了一下身子,不小心扯到了痛处"你什么时候这么狡猾了?瞒着我引我来药铺,现在还敢说我了呢?"

                        郎中给赤练敷上药,又仔细地缠上绷带 笑眯眯地说"张公子和姑娘感情真好呢,我从没见过张公子忘了礼节,还这样急匆匆地牵着女子的手就进来了.难道姑娘这次,是来成婚的吗?"

                        "店家说笑了"赤练心跳突然漏掉了一拍,连忙回应。她还从未想过这事儿,和姬无夜的婚事让她对成婚已经不报有期待,可是如果新郎是张良的话,一切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说不定有机会"张良似乎捕捉到了她的慌张,狡黠地对她说。
                        郎中小笑着感叹道"年轻人呐!什么都有可能"
                        他拿着一瓶药,和张良低声说了如何敷用
                        "谢谢店家"张良付了钱,出了铺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30 21:34
                          一路又是些无关紧要的闲聊,张良以为自己回到了新郑,回到了他们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

                          直到两人回到了客栈
                          "子房,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你帮忙"赤练终于想起自己此前所来的目的"卫庄大人已经失踪了很久,他和胜七决斗过,可是当我找到胜七时,他也不知道卫庄大人的去向"
                          她又隐瞒了受伤的事情

                          "大人?"张良在心里默默地品味着这个词,感到有些苦涩,却见她毫不扭捏地脱口而出,想必早就习惯了

                          "卫庄兄过几日应该就会来找我"张良十分有把握地说"前不久我们见过,他说要去找李斯。秘密会见朝中高官,行事肯定不能太张扬,此事一完,他就会回来"他还是和从前一样知无不言

                          赤练轻声叹了口气,整个身子软瘫下来,她从不怀疑他"那我放心了."
                          "我睡会儿"赤练紧绷的弦终于放松下来,她趴在桌上,呼吸均匀,这一次她睡得很好,亡国的噩梦第一次没有来纠缠她.她梦见了那年元宵的灯火通明,梦见了满池的荷花,甚至还有那美味的南阳名桃--陆月白。

                          "这位客官"小二端着菜走上前来"您的..."
                          "嘘"张良示意他噤声,"开间客房,菜等到酉时再上吧"
                          "好咧"小二压低声音道

                          张良走到熟睡的赤练身旁,温柔地将她拦腰抱起.她看起来那么丰腴,实际却轻得不像样
                          他走到客房,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床榻上,为她盖上被子
                          又把门窗关紧了,生怕北风灌进来。

                          不知过了几个时辰,等赤练醒来时,小二正轻手轻脚地上着菜。
                          张良坐在书桌前,问道"醒了?午饭都没吃就睡下了,不饿吗?"

                          "早就习惯了吃一顿饿一顿"赤练漫不经心地说
                          "我可是在行走江湖呢,哪有你想的那么有规律,有时晚上睡不到一个时辰都是常事"

                          张良不说话了,她说得轻松,不想让他担心,可他还是忍不住心疼,明明曾经是养尊处优的公主。为什么她当初不来小圣贤庄,至少他不会让她风餐露宿

                          "吃完了我带你去看看小圣贤庄吧"张良说"今天弟子们都回去过节了"
                          "我不去了"赤练谢绝了他的好意"流沙还需要我照看"
                          "那就不勉强了"张良笑着摇摇头,"大师兄收了一名弟子叫子明,他很像小时候的你,本想让你去看看"
                          赤练笑道"小时候的我?那可不知道有多野呢"
                          "有我会爬树吗?敢在荷叶下躲雨吗?"
                          "那当然是不及殿下"张良才不愿反驳她"但那玩闹的心性确实很像"

                          "那辛苦你了,这可就不好管教了"赤练笑他
                          "若你当时能来,我定不会觉得辛苦"张良不语,在心中默默道

                          "我又养了一对青鸟,但它们认生,只喜欢待在荀师叔的院子里.下次你来,我再带你去看看吧"

                          窗外忽然亮起一抹光,赤练打开窗户,是树梢上的纱灯,一排排纱灯点亮了街道,远处是入海口,有人在上面放河灯.

                          街尾有婉转的歌声,飘进街巷里,吆喝声,欢笑声,唤起了两人的记忆,他们沉默不语,静静地享受着这份安宁。似乎有什么早就扎根在心里的情愫,悄然萌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30 21:34
                            又有新粮了耶,开心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9-08-30 22:03
                              枯水期很痛苦,谈谈对自己这对的看法[伪分析]
                              青梅竹马是个很戳我的地方,两个人之间的相处会很舒服默契,完全不会拘谨。
                              而且分别多年,又给这对cp感情升华的可能
                              除此之外,他们之间的羁绊实在是太复杂。
                              门当户对,在同一个环境下长大,一个是流沙初期的主心骨,一个流沙后期的四大天王之一,也是彼此之间唯一的韩国故人(韩非去世,紫女和卫庄应该不是韩国人)
                              两人对反韩复秦的执念都是一样的深。
                              并且他们都在韩国经历了年少最美好的时光,
                              两个人在彼此生命中的韩国记忆占有相当大的分量。

                              子房尊重理解红莲,他是第一个告诉她流沙的人。他不是一味地让红莲处于无知的保护,而是希望红莲能和他并肩而行。他希望红莲成长,他尊重红莲,因为这些事情她有知情权。

                              然后是赤练对子房,在他面前她是没有伪装的。即使在秦时,她也像红莲一样"戏弄"他。同时她也很关心子房,知道他做了内使还特意送南阳名桃犒劳他。部分良练黑都拿备胎论说事儿,我想说的是...不管是红莲还是赤练,肯定都是很关心子房的!练姐最后如果爱他,那就绝不是备胎那种爱。
                              而是亲情故友加复国战友的彼此之间绝对信任的,知无不言的爱情!!!

                              综上,良练给我锁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30 22:19
                                第一次发文,文笔真得不是很好,但是太喜欢良练了。手痒对不住,希望人物没有oo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30 22:20
                                  持续更新ing,快开学了,可能要鸽一段时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30 22:23
                                    来吃粮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31 21:01
                                      楼主加油,超棒,希望小六和天九后面有更多新梗给太太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31 21:58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9-02 19:00
                                          顶顶


                                          回复
                                          25楼2019-10-02 14:0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1-20 11:3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1-24 18:38
                                                顶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2-10 09:40
                                                  没了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20-02-19 2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