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吧 关注:157,230贴子:533,822

【忘羡】——往事犹可追(借用原作香炉梦境的典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写这些文字,纯粹是为弥补自己的一个遗憾。蓝湛的爱而不得,蓝湛的隐忍不发,蓝湛的从前...此间太多,魏婴未必能尽知。在我看来,魏婴是一个会向前看的人,他既和蓝湛两心相悦,过去种种便放下,只要从此琴笛相和,死生不负。而蓝湛呢,只怕永远也不会向他倾诉那些。但我却私心希望魏婴能尽知前事,并非为了让他愧疚,只是想让他再多心疼二哥哥一点点,能亲口哄哄他,告诉他,你看,现在我也爱你了,可不比你少啊。
因此此文在原作的基础上,借用香炉的典故,让羡羡能理所当然地亲见前尘往事,进而亲身体会到二哥哥深沉的爱啊。
(ps:本文文笔渣,逻辑差,随心所写,只图诸位看个乐呵,期望不要高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9-02 00:27
    “蓝湛~你让我和你同去吧,我自个儿待在这儿有什么意思嘛~”
    蓝忘机停下批改卷宗的笔,抬眼看了一眼趴在桌案上蔫儿成一团的人,继续做批,面色不变。
    “不可”
    魏无羡攻势愈猛,“蓝二哥哥~”“二哥哥~”,写字的手速度不减,笔力遒劲。
    “湛湛~”
    “......”
    “机机~”
    魏无羡“......”
    蓝忘机“......”
    魏无羡发觉他今日定力极好,自他二人结为道侣以来,蓝忘机对他是有问必答、有求必应,其实从他被献舍归来之后便是如此。如今他这样撒娇发痴,蓝忘机竟也无动于衷,他便知有故,也不再坚持。只是久未见蓝忘机这副姿态,油盐不进,拒人千里,似有少年听学时期的影子,倒叫他动了挑逗之意。
    “二哥哥,只怕你前脚一走,我便不卖寂寞,在你们云深不知处四处撒欢玩耍,还顺便拐带你们弟子门生,到时蓝老,你叔父恐怕又要被我气得七窍生烟,有失雅正了。”
    说话间蓝忘机已批完所有卷宗,取了一卷书拿在手上,抬头看他,听他发完这一顿牢骚,面色尽是柔和,连他浅色的眸子竟也染上几分温度,缓声说道:“无妨”,说罢继续低头看书。魏无羡见挑逗失败,正自无趣,埋首臂弯,却听见头上方传来的低沉嗓音,“亦是你叔父”。魏无羡一听这句话,什么牢骚也消了,起身往前一扑,隔着一方小桌案挂住蓝忘机的脖颈,往他暖玉般的脸上一啄,嘿嘿笑道:“对,也是我叔父!”
    魏无羡索性直接挪到蓝忘机怀里又扭了一会儿,口里喃喃说着什么,说一段就停下来,等听到轻轻的一声“嗯”才笑着继续,直到迷迷糊糊之间被抱上塌。魏无羡翻身缠上去,将头枕在蓝忘机肩窝,对着他白皙如玉的耳垂轻轻吹气,道:“蓝湛,你答应我早点回来,我保证乖乖儿的,不给你惹事。”
    蓝忘机搂在他腰间的手一紧,声音却无波澜,说道:“惹事也无妨,务必顾好自己。”
    俩人在一处已经很有一段时日,蓝忘机面冷内热,魏无羡更是以撩拨他为趣,因而几乎天天都要翻云覆雨一番。彼此间早已身心交融,十分敏感。此时魏无羡自然能感受到其中热度,虽有七分疲惫,仍用十分的热情趴在蓝忘机身上不住扭动,感受到耳边传来的心跳逐渐剧烈,未及得意,便被反身压下,待到反应过来,已是寸缕不着。
    待到魏无羡第二日中午醒来之时,蓝忘机早已离开云深不知处赴约除祟。他在床上呆坐许久,握着被叠放在枕边的抹额,望着空无一物的桌案,好你个蓝湛,连张字条都不给我留。低身穿鞋时,回神才听到屋内有一丝动静,起身一转,在桌脚边拎出两团正趴在菜叶上打架的肥兔子。应该说是其中一只单方面的骚扰,因为另一只只顾着啃菜叶,任由那只脱兔在左右撒欢蹦跳也无动于衷。那两只兔子是蓝忘机临走前特意抱进房中的,本是放在床榻旁,料是两只打闹着到了桌案脚下。魏无羡认出这两只就是平时最黏蓝忘机的那两只,一手一只,心里偷偷原谅了蓝忘机七分。再看着手里捏的抹额,只觉已经对蓝忘机想得不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9-02 00:29
      “魏前辈,你起床了吗?”魏无羡正沉浸在相思之苦中,外面便传来蓝思追的一阵扣门声。
      魏无羡收敛思绪,一手抱着两只兔子开门,打着哈欠问道:“何事?”
      只见蓝思追端着饭菜现在门口,说道:“魏前辈,含光君走前嘱咐我照顾你的吃食,我来给你送饭了。”
      平日里蓝忘机每日每餐总会按时将饭菜带回房中俩人一齐用餐,而魏无羡不管在云深不知处的哪个角落疯玩到了时辰都会准时奔回房中同蓝忘机吃饭,吃完亲昵一番等着蓝忘机继续出去处理事务时自己也出去继续溜达。
      自二人回到云深不知处定居之后,蓝启仁不知是真的释然了还是选择眼不见为净,索性将族中大小事务皆交与蓝曦臣和蓝忘机二人处理。蓝曦臣闭关许久后虽终于愿意出关理事,但终日神思不定,难复以往之态。蓝启仁看在眼里,却也没有过多责备唠叨。族中子弟观其形势,遇事便首告之于蓝忘机处理。蓝忘机也一言不发地接手处理着各类事务,导致成日里愈发忙碌,魏无羡心疼,也只有每日吃饭就寝时才能同他亲近片刻,因而格外珍惜。

      蓝思追瞧着他满脸苦哈哈地兀自出神,只好轻声打断道:“魏前辈,你先用饭吧。”
      魏无羡一觉睡到中午,也觉腹中空虚,只是平日吃的都是蓝湛亲手做的饭菜,自然一切依照他的口味。如今蓝湛不在,他一想到姑苏蓝氏的苦味特色,更是胃口全无。
      蓝思追见他一脸反胃的纠结神情,便笑着说道:“魏前辈,这是含光君专门请后厨按照你的口味做的饭菜,你尽可放心吃的。”
      ......我的蓝湛呀
      蓝思追放下饭菜说道:“那魏前辈你先用饭吧,我还有课业未做,就先走了。对了,先生让你用完饭去见一下他,说是有要事相告。”
      魏无羡倒有些意外,蓝启仁对他一向是眼不见为净,如今竟要主动给自己找不痛快,想是确有要事。他略一思索,道:“我知道了,吃完就去,你先走吧。好好学习啊,别一天到晚跟景仪他们瞎闹,正事不做,好歹是我带过的娃。”
      蓝思追:“......是”
      魏无羡虽知蓝启仁叫他,理当早到,只是一想到这些饭菜里有蓝忘机满满的心意,就一粒饭一口菜也不愿剩。等吃得干干净净之后,一抹嘴巴便带着一丝丝紧张朝蓝启仁书房奔去。
      魏无羡在蓝启仁门口辗转忐忑,又原地转了十圈,直到有弟子过来关心地问他是不是不舒服,方才轻轻敲门进去。
      蓝启仁的书房和他人一样,古板沉闷却又确实不失品味,叫人无言。魏无羡从未进过这儿,只怕在蓝老先生心中,让这样一个顽劣不堪令人发指的人进去只会玷污他的清净端方,因此从前连教训他都会亲自勉力走出书房去逮着他训,从不会叫他进书房。如今竟愿意让自己踏足了,说明蓝启仁还是越来越接受他了嘛,魏无羡这样乐观地想着。
      蓝启仁正端坐在桌案前写字,听见动静也不抬头,甚至眼睛都未动一下,不懂魏无羡开口便沉声说道:“魏无羡,你可知我为何唤你前来?”
      魏无羡装模作样地做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然后谨慎答道:“不知。”
      “哼,你不知道的还少吗。”
      ......
      蓝启仁终于停笔,抬头看向他,神情是一如既往的严肃和不满,“我不喜欢你,想必你也知道。”
      ......我太知道了,不过您也不用那么坦诚吧
      蓝启仁也没打算等他搭话,继续说道:“从前不喜,是因为你为人顽劣...不堪,你为人如何,本与我无关,只是你既在我姑苏蓝氏听学,我自有责任管教你。”
      魏无羡虽平时明里暗里说过他不少诸如古板腐朽之类的坏话,但心中明白,蓝启仁为人端方正直,是位君子,否则又如何能教导出天下人无不敬仰的姑苏双璧呢。
      蓝启仁见他面色未有不悦,语气稍缓,“后来你既不再于我处受教,我自也无需再管你为人如何,只是我怎么也未曾料到你竟和忘机!”他一说到此处,仿佛又想到了魏无羡是如何玷污了他的爱徒他的骄傲,语气又不自觉严厉起来。
      “你修习诡道,大开杀戒,弄得仙门大乱!你杀够了性,本应以命抵命,顺天受死,却被忘机逆天而行救下一命!因果循环,你受反噬而死,又岂知忘机他当日在禁闭中听此消息几欲随你而去!他勤修《问灵》,日夜不休,血染琴弦!他翻遍古籍,一遍又一遍,唯恐错过一丝让你重生的希望!他...”他如何,蓝启仁再说不出口,他今日一番怒斥,不似从前先生训学生,更像是作为蓝忘机的叔父说出了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吐露的苦楚。
      言至于此,魏无羡觉得自己好似已经能听到他的未尽之言,忘机他......他走遍山川河流,他将一曲《问灵》弹至炉火纯青,他很想他......
      魏无羡自与蓝忘机袒露心迹以后,从未提起当日蓝曦臣所说的话,没有问蓝忘机当年在与他渐行渐远之时做何感受,没有问他在自己身死的十三年所做何事,没有问他如今既结为道侣是否还会患得患失恍然梦到方面的情景......他什么都没问,什么也不敢问。他只觉生性豁朗,万事只爱朝前看,知晓了蓝忘机说出口的和未能言说的深情,他便更爱蓝忘机百分千分万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9-02 00:34
        没有人教他如何去爱人,他自己摸索着感受着,意识到了对蓝忘机的情。没有人教他如何去回应爱,他感念蓝忘机的一片深情,便自然而然用最朴实的方法来回应他,即为陪伴。至此余生,千秋万载,死生不离,生死不负。
        但如今蓝启仁的一番话,又像是一记重锤打在胸口,打得他口不能言却心痛欲裂。他哑声开口:“蓝湛他......他不说,他从来不说...”一如蓝忘机说他“从来不记这些”,他又何尝不是从来不说这些,不说他的相思之苦,不说他的爱而不得。
        蓝启仁见他眼眶充血,弯身捂着心口似痛到难以站直,一时竟也不忍再开口。他重叹一口气,低着声音说道:“罢了,你去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9-02 00:34
          香炉梦境即将开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02 00:35
            魏无羡忍着嘴里的腥味一路回到房中,抖着手去拿出一坛天子笑,案板下的酒总是喝完又补齐,如今又满满当当的堆在一处。魏无羡坐在平日里蓝忘机抚琴的案旁,一口一口嗅着环绕左右的清浅檀香,只觉那让他心安的味道如今却成了根根毒针,扎在肺腑,使他思之若狂,恨不得立即扑到蓝忘机怀中,揉彼此进骨血,向他语无伦次地倾诉衷肠。
            彼时窗外风光尚好,香炉正自悠悠吐香......
            “忘机!魏公子已铸成大错,你救他不得!”蓝曦臣盘膝坐在地上,周身已是血污一片。但他灵力未复,只能眼睁睁见着蓝忘机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挣扎着带走已经神志不清的魏无羡。蓝忘机身形一顿,侧过脸低声说道:“兄长,待安顿好魏婴,忘机自回去领罚。”说罢强撑着御剑而去。魏无羡站在二人身后,眼见着这一情形,正是方面大梵山上他丢失的那段记忆。当日观音庙中蓝曦臣的一番话,一直使他耿耿于怀,不敢多想,思之必痛。如今亲眼见到满身血污的蓝忘机挣扎着不顾一切带走他的场景,更是痛到喘不上气。来不及多想,忙紧跟在蓝忘机身后,直到随他在一处山洞停下。蓝忘机将魏无羡扶进山洞,便给他输灵力,而魏无羡此时已被反噬迷了心智,察觉到有人,便下意识动手反抗。蓝忘机便将他搂进怀里,轻声说着什么,许是挣扎不过,怀中之人没有再反抗。魏无羡一步一步走向蓝忘机,在他身边蹲下,红着眼睛紧紧盯着他沾了血污的侧脸,不自觉抬手想为他擦拭干净。蓝忘机却像看不见他一般只是不停哄着怀中的人,为他输灵力。魏无羡越看越痛,只觉耳边嗡嗡作响,他竭力想听清蓝忘机低声说了什么,却怎么也听不清,正自着急之际,忽的脑袋一昏,眼前便成一片黑。
            等到魏无羡醒来之时,已身在一片清新草地上,正是云深不知处境内。方才只觉心痛无比,无暇细想,如今想来,应是香炉梦境。只是这次不再是梦,或者说,是属于蓝湛的噩梦。他呆站在原地,还未从刚才的锥心之痛中缓过来,忽然传来一阵轻缓的脚步声,转身一看,却是蓝忘机面色淡漠朝他走来,怀中抱着两团白绒绒的东西,想来是他在此听学时送他的那两只兔子。蓝忘机的眼神透过他看向前方,看来还是看不见他。他虽是瞧上去神色如常,但魏无羡与他相伴了许久,分辨出他此时是有些不悦了。只见他动作轻柔地将两只兔子放到地上,定定地盯着其中一只缠着另一只撒欢,半晌后似是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魏无羡一见他尚带两份青涩的俊脸,便不住心动,心内奇道自己如何当时竟会对这张脸这个人无动于衷呢?见蓝忘机离去,也连忙跟上,随着他的脚步走在他身旁转过脸去紧紧盯着他的侧脸,越来越痴迷,身体也不自觉向他越靠越近,最后随着他进了藏书阁。
            按照蓝忘机的作息,他应该要继续修习了,但他端坐在桌案前,却不拿书,亦不动笔,只看着空无一人的对面,神情专注。魏无羡坐到他对面,一如当年一样撑着脸歪头看他,只一样不同,当年是因为无聊才看他逗他,如今却是只想这样看着他。眼见着蓝忘机又起身走向书架,想是要开始看书了,魏无羡的眼睛只盯着他打转,却见他取出来的不是书,而是一张薄纸,似乎画着什么。等他坐回座位,魏无羡凑过去一看,不由得一惊,这不是?!这不是他当年信手画来逗蓝忘机的画像吗!画上的蓝忘机正神情专注地坐在窗边看书,神态栩栩如生,唯一与真人不同的是,画中人的鬓边插着一束小花。那时他俩因为那本春宫图差点大打出手,原以为这幅画像也会被蓝忘机一怒之下撕毁,没想到...蓝湛啊蓝湛,你还要叫我如何心疼才算完呢?二哥哥,我想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9-02 00:35
              好看,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02 05:50
                求更啊,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9-02 10:0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9-02 10:42
                    审核通过,脑洞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9-02 15:08
                      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低沉的吟唱,魏无羡环视四周,却是当年屠戮玄武的那处山洞。蓝湛正垂眸低声哼着一首调子,那是只属于他们的曲子,是蓝湛为他一人所做的《忘羡》。

                      魏无羡被他的声音激起一阵思绪,若非梦中未带陈情,他定要为他伴奏一曲。只是他看着躺在蓝湛腿上的自己,当时烧得头昏脑涨的自己,有些惊讶。他记得那时提出想要接蓝湛的腿靠一下,被冷漠而果断地拒绝了,怎么眼前的魏婴却躺在蓝湛的腿上,还滚来滚去...
                      蓝湛动作轻柔地用右手托住腿上不安分的人的后脑勺往怀中紧了紧,左手覆上其额头,似要用手为他降温,使其睡得安稳。怀中人实在闹腾,他温柔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过他。

                      魏无羡正沉浸在梦中蓝湛的温柔乡中,心中一片柔软,忽的身体一轻,又被送到一处幽静之处,眼前是一棵粗壮的大树,魏无羡心内一惊,只听见后方传来动静。只见来人顶着一张与他一模一样的俊脸缓缓走来,只是神情带着久违的少年明朗气,面上蒙着一张黑布,正是百凤山围猎时的魏无羡,他径自蒙眼走着,被一棵树挡住去路,眉尖一挑,索性靠在树上休憩,也不动手解开黑布。魏无羡瞧着他那副天下皆不入眼的形态,再一次被当年的自己酸倒了,少不更事啊...

                      等等!百凤山,不正是蓝湛偷亲他的......那时他虽被强按着亲软了腿,但全程都是蒙着眼进行的,不由得给他的初吻添了一些神秘和不甘。就算后来知道了对方是蓝湛,也颇为遗憾,竟没能看到蓝湛的表情,那时他还是个跟自个儿纠结的小古板,想来整个过程神情应该会很有趣。越想越急不可耐,一边摩拳擦掌盼着小古板赶紧出现,一边又对二人的初吻充满期待,希望小魏婴能再乖顺一些。正自胡乱想着,便看见小古板神色复杂地向小魏婴走进。魏婴也有察觉,半晌开口,对话一如当初,道:“你是来参加围猎的?”蓝湛只是盯着他不语,魏婴道:“你在我这附近可猎不到什么东西。”蓝湛的眼神越发深沉,魏无羡在旁边瞧着起劲,话说完了,要亲了!要亲了!蓝二哥哥,快上啊,别客气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9-02 15:12
                        然后三个人同时怔住了...魏无羡只觉得那个吻像是落在了自己的唇上,分明只是旁观,却实实在在让他燥热起来。这一次他清清楚楚地看见了蓝湛的神情,他一直睁着眼凝视着近在咫尺的人,浅色的眸子微颤,似要透过那层黑布看穿什么,钳制着魏婴的双手青筋暴起,指节发白。魏无羡看在眼里,竟不知这个吻带给蓝湛的到底是满足还是饮鸩止渴的痛苦。他多想再做一次面前的小魏婴,能够回抱他,温柔地或是激烈地同他拥吻,让整颗心重新为他跳动一次,这一次,用上对他只多不少的喜欢。他眼睁睁看着蓝湛轻咬一下结束这个吻,然后飞快消失。魏无羡没有再跟上去,不必了,他会做什么,那时不是亲眼见到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9-02 15:13
                          哈哈😄 好看 楼主请继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9-02 15:4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9-02 17:37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9-02 18:40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9-02 19:13
                                  太喜欢了,蓝湛太苦,魏婴该有回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9-03 12:13
                                    几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9-03 16:58
                                      好看!已收藏加关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9-03 18:33
                                        很好看,楼楼加油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9-03 20:37
                                          继续啊,不夜天救回来在洞里说的话然后被拒绝,应该写一写,写的太棒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9-03 21:12
                                            写的太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9-03 21:49
                                              哇 喜欢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9-03 22:24
                                                喜欢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9-03 22:52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9-03 23:04
                                                    没了???


                                                    回复
                                                    29楼2019-09-04 00:16
                                                      魏无羡盯着蓝湛终于失了端方的背影,心疼过后,竟是埋怨,他几乎要追上去揪着他的衣领对着他咆哮,你为何要走,为何要躲在一旁对着自己撒气,你凭什么,只字不愿提...只是现在问为什么,又岂非明知故问。
                                                      他当年修习诡道虽有万般苦衷,却终非明路。诡道损身损心,他又如何不知,只是那时他肩上千斤重担,也是断然放不下。所有人,或忌恨他,或依赖他,即使是江澄,也同他一起被复仇之念淹没。只有蓝湛,只有一个蓝湛,竭尽全力要将他从万鬼撕扯的炼狱中拉出来。可他那时说了什么,说自己如何又关旁人何事,说他以为自己是谁,他甚至没有多给他一个敷衍的眼神,他不愿跟他走...
                                                      魏无羡只觉这个梦似乎永远也做不完,他无力干预,只是旁观也心痛。可这不是梦,这是蓝湛的记忆,是他们的过去,或许,只是他单方面的回忆......
                                                      魏无羡只是怔怔地看着蓝湛离去的方向,他突然什么也看不清,却仿佛还能看见那条随风飘飞的抹额飘带,果真好看得很啊。看了一会儿,又手痒着想去扯上一扯。
                                                      “魏婴,魏婴......”
                                                      啊,蓝湛,怎么你在前面等我么?那你把抹额再给我玩玩儿吧...
                                                      “魏婴,醒醒。”
                                                      魏无羡正要追上那条飘带只待上手,却被人生生拉住,眼见着蓝湛越走越远,心下恼怒,被拉住的手用力一甩,把自己甩醒了。
                                                      魏无羡一睁眼便看见那张梦中心心念念却不可即的脸,以为还在梦中,生怕他又跑得飞快再难追上,猛地凑上去搂住就不撒手,口中还低声说个不停。蓝忘机正自回搂住他轻柔抚慰着,听到他的话却浑身一僵,不似感动,倒像是受了天大的惊吓。魏无羡胡言乱语完定下神来,才感觉到怀中香暖,不像是梦。松开手将头稍远一些一看,上手一摸,一颗心像是终于落到实处,鼻也酸了,眼也红了,嘴也凑上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9-04 00:50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啥当初二哥哥偷亲羡羡的时候,羡羡没嗅到二哥哥身上好闻的檀香呢?不过要是闻到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9-04 00:51
                                                          继续呀,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9-04 01:23
                                                            坐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9-04 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