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风小筑吧 关注:2贴子:129
  • 4回复贴,共1
千秋岁引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9-14 00:43
    第一章 折辱

    天玺二十四年八月,雨骤风狂,芙院里散着血腥,从脚底下青板蔓延开。

    “李慕,你疯了,你怎么敢!”怎么敢如此,怎么敢杀了高氏,谢君豪没有说完的话终是被大雨吞没,她李慕大容皇帝第一女,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别说一个高氏,连整个谢家她都敢屠杀。

    “谢君豪!”李慕那把往下溏着血水的剑,此刻正抵在谢君豪的背上,还要轻轻用力,就能贯穿这个她永远看不穿的男人。
    “你爱她么?”李慕不带一星半点的感情,让谢君豪迟疑,“爱?还是不爱?”李慕手的剑往前凑了点,却被闻讯敢来的谢尚书打断“公主,手下留人!”礼部尚书谢飞年四十,膝下有四字,谢君豪则是他的第三子。
    “公主殿下,是老臣该死,欺瞒公主!”谢飞跪在地上不住的抽自己大嘴巴,如果他当初不是那么贪恋这一星半点的荣华,就不会酿成今日的果?
    “谢飞,你等如此折辱本宫,想本既往不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9-20 01:26
      李慕把手中的剑往地上一丢,“自裁谢罪吧。”
      “公主!”谢飞和谢君豪明显被吓到了,这件事说严重不严重,说不严重却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老臣!”谢飞颤巍巍的手要去抓那把剑,“爹!”谢君豪却抢先握在手里,“君豪你把剑放下!”谢飞说着就要去抢,可谢君豪立马架在脖子上。
      “李慕,这件事真的是我谢家的错么?”李慕一愣,随后却笑了,“罪犯欺君,难道还是本宫的错了?” “是你!一切罪孽皆是因你而起,若不是你同宓妃说要我来做你长平公主的驸马都尉,谢家也不会涉险欺君,高氏本就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却因你委身做妾,李慕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呵,谢君豪,你可真够不要脸面的”李慕看着他,此刻早没了当初提刀杀高氏的怨愤,有的只是那点悲凉的同情,“宓妃娘娘,虽是本宫的母亲,但她如何能左右得了英明神武的父亲?高氏是你的夫人,谢家的儿媳,当日你们何曾为她说过半句话?你以为本宫的父亲得知高氏存在,还会下旨赐婚么?你若不来这芙院,本宫如何会发现高氏的存在?今日的罪孽,你以为只有李慕的杀意么?这背后,还不是你,与你的家族一手造成的。” 李慕看着跪在一旁的谢飞,没了几分精神,“谢尚书,明儿尽可以去朝上参本宫一本,在此之前,谢君豪你不是抢着自裁么?为何还不下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9-23 03:22
        狂风袭卷了敏园,李慕就这么坐在床头,安抚着他近乎疯狂的小夫人,就在一个时辰之前,他的小夫人小产了,是个成了形的男胎,小夫人清醒后攀咬着同样怀有身孕的侧夫人王氏,李慕无奈,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不能再失去另一个,而他也不信,他的贤德的王侧夫人会害他那单纯至极的小夫人,终,小夫人接受了现实,不闹了,安安静静的躺着,若不是那微弱的呼吸声,恐连李慕自己都以为小夫人死了。
        “听话,养好身子,孩子会有的。”李慕有多期望他和小夫人的孩子出生,他如今就有多心疼,而这一切小夫人都没有办法理解,她只知道,她的儿子死了,而她的夫君却一再包庇拿个凶手。是他爱上了侧夫人,还是不在爱她了?她仿若掉进了绝望的深渊里,那双好似沉了繁星的眼眸,那点星光正在退散……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9-30 06:04
          “来人!传御医!林萌!林萌!”李慕拍打着林萌,列英几乎是快赶上用轻功把人从太医院提出来的。
          “王爷别急!林夫人只是溺水昏厥。”老生常谈,宫里这些个花花他们见的多了,只是这位好像一心求死。
          “只,夫人刚小产又招寒气倾体怕是再难有孕”
          李慕为之一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10-16 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