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风小筑吧 关注:2贴子:129
  • 10回复贴,共1

一个敷衍的名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个敷衍的名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10-01 04:02
    第一章:伴读不易
    司晨一日如三秋,萧怀光抱着一篇劝学,安安静静的看着,与哄闹的环境格格不入,正读到一段处,迎面挨了一蹴鞠,疼的她捂着脑门差点哭出声来,闹腾的贵族子弟猛停了下来,“你,没事吧?”领头的孩子王李至是郑王府嫡长子,“能没事么?公然扰乱司晨秩序,现在又踢伤害了萧娘子,你还真是个祸害。”说话的是皇次子李慎,二人向来不对付,“李慎你吃饱了撑的?我同你说话了么?”你一眼我一语,就差没上手了,“你没事吧,”说话的是萧怀光的兄长,萧致微一个软弱可欺的包子,“要不要去包扎一下?”“我没那么脆弱”,萧怀光额头上的伤是疼,架不住她半点也不想参合进这学院里的风云“索性,大公主不在!”否则这场子怕是要翻了天了,萧怀光是这么想的。
    “萧致微?你下次能不能别戳我脊梁骨……”白了萧致微一眼后,将书本放在一处“多谢二殿下关心,小女并与大碍,没能躲开那蹴鞠是小女学艺不精,另,长安郡王,你砸坏了小女的书,是要赔的。”说起来,还是郡王比皇子容易相处,自放肆也是有的。“行,你说赔什么”李至倒是个爽快人,萧怀光掖了一下书角,笑了“小女还没想到,等小女下回想起在同郡王说道……”
    “那你可别忘了!”李至捡走了蹴鞠,李慎白了萧怀光一眼,还以为李慕的伴读该跟李慕一样,蛮横不讲道理,谁知人根本风云不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10-01 04:34
      夫子上完了今日最后一课,伴读往丹阳门外走,萧致微不止一次盯着萧怀光额头上的淤青看“看够了?”萧怀光有些无奈,知道的是他关心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如何!“走了,回去还要写功课,你帮我抄公主那份”拽着萧致微的领子上了马车,车轱辘声碾压着熙熙攘攘的闹事。
      “许久,两人开始聊正事,“大公主,也不知太子为何不来司晨么?”萧致微有些发愁了,连大公主都不知的事,想是封锁了的
      ,定好不了“这事难办了,”萧怀光掀了下车窗帘子“回头你去找叔父问问,看看这下一步究竟该怎么走!”只怕是个死局,如此就只能放弃太子这根正苗红的继承人了。“你为何不去,这不也有你一份么?”萧致微最害怕他叔父萧太师了,别说他,府上孩子都怕碰上“我,我怕叔父骂我蠢”“你怕我就不怕么?萧怀光你是什么意思,还当不当我是你兄长了”萧致微才反应过来,好大一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10-01 04:55
        夫子上完了今日最后一课,伴读往丹阳门外走,萧致微不止一次盯着萧怀光额头上的淤青看“看够了?”萧怀光有些无奈,知道的是他关心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如何!“走了,回去还要写功课,你帮我抄公主那份”拽着萧致微的领子上了马车,“萧怀光你收手,男女授受不亲”萧致微现在车马前“什么授受不亲,你是我哥!”萧怀光踩着车蹬子上了马车,提了下裙角,一脚踢在了萧致微的小腿肚子上,萧致微阿了一声,栽进马车里头,车轱辘声碾压着熙熙攘攘的闹事。
        许久,两人开始聊正事,“太子没来司晨,你不愁么?”萧怀光掀了下车窗帘子“我愁有什么用?”萧致微不过是个伴读,于东宫出入也是受限,“怕是回去,少不了要被盘问了!”萧怀光对于每日回话,有些头大,“说好了,挨骂你顶,不过这次怎么看,都是你挨骂!”府上孩子没一个不怕萧太师的,“我……”萧致微反应过来,好大一坑!马车一顿,停了下来,萧怀光险些又磕到脑袋,萧致微有些生气,冲着车门喊话,“富贵,你怎么赶的车?”富贵在外回话,“回三郎君,前头好像出事了。”“你去看看,回来答话!”萧怀光打了个哈哈,锤了锤自己的腰。“你还真喜欢凑热闹!”萧致微对自己的亲妹妹是无语了,对宫里的事敬而远之,百姓的热闹爱看的很。“五娘子,三郎君,出事了!”富贵急吼吼的跑了过来,半撩了车帘子“是表小姐!”“芙姐姐?”萧怀光撩帘出,跳下了马车,拨开人群冲了进去,萧致微跟在后头喊“你慢点,慢点……”萧怀光一把打掉了男人轻薄的手,将表姐周稚芙护在身后“汾阴王殿下安!”跟在身后的萧致微冲着眼前的男人作轶“你们萧家人?都喜欢强出头么?”汾阴王李行亮脱口而出的话让眼前三人打了个颤“四妹妹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10-03 03:19
          说着周稚芙德眼泪都快下来了,她本就是出门随意逛逛,没想到竟碰上了皇室浪荡子,周遭围观者如云,却没有人替她们主仆出头,好算是碰到了亲人,又见累他们被人威胁。
          “汾阴王殿下此话差已,此事本就是殿下不修私德,就是告到陛下处,殿下也捞不到好。”汾阴王李行亮爱美人,府上未立嫡妃已有两位侧妃,通房不计,被他盯上,实不算幸事“萧娘子的嘴皮子,还是这么溜?”外头如何评头论足,他李行亮也不在乎,毕竟眼下谁先有了皇长孙,谁就离那位置更近了一步,至于太子被废也只是时间问题。“美人,你下回可不一定有这种运……”说罢带着仆从离开,“人都走了,还没看够?”百姓见没热闹看了,四散离开萧怀光将周稚芙请到马车里,又把萧致微踢出去跟富贵一起赶马车,美其名曰,男女授受不亲。萧致微想了想,也是,避不避嫌萧怀光都是他的亲妹妹,可周稚芙不一样,他们是表亲避嫌是应该的!车马往萧府使去。
          此刻长乐宫暖月殿中。
          “你看清楚了?是大哥?”云阳公主李慕摇着团扇,扇上是凤穿牡丹,底下跪着的小太监又复述了一遍,李慕将扇子往上掩了一把,这可是李行亮自己将把柄送到自己手里的不用岂不是对不起他一番作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10-03 03:43
            第二章 伴读难为二

            回到萧家,萧怀光先是将周娘子安顿好,又问了门房萧太师的去处,站在书房门外,萧怀光深吸了一口气,敲门:“叔父,我是怀光!”“进来!”浑厚的声传出,让萧怀光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进屋内,萧怀光不忘了将书房门带上,三两步走到书桌前,跪下“叔父,怀光闯祸了,请您责罚。”萧砚这时候才把书往边上挪“说吧!”萧砚自然没有漏看她额头上的淤青,萧怀光将路上经历说了一通,垂下眼帘不敢看人。
            “知了!”萧砚没有觉得保护自己家人有什么错,“你额头是怎么回事。”
            “蹴鞠的,不碍事。”萧怀光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没事就好,太子如何了?”萧砚是知道太子被罚禁闭的事,毕竟朝堂上太子三师都快吵开了锅了,可幽闭太子这事却不知起因。
            “怀光与兄长皆不知,怕是并不好!”宫中若是没有碎语显眼,怕是真的不好!
            “把你额上的伤处理下,这几日没事你也告假吧!”萧砚给出了主意,萧怀光也觉得不差,宫里好像要发生大事,还是离远了为妙!
            “公主,萧府宣了太医!”李慕看着眼前的荷花,“你去库房看看,拿几件稀罕玩意去安慰一下萧四娘。”
            “你不亲自去看看?”李至坐在李慕对案,李慕可真的很喜欢那萧四娘子,不然也不会致使李至去踢那一脚蹴鞠。“且是毁不了她的容貌,能远离几日安稳也是值了!”
            “阿慕,太子真的保不住了么?”李至的话,落在李慕的耳朵里是一种疼“即使我一剑杀了璞玉,圣心也回不来了,去永州做永州牧也挺好,起码他还活着!”
            “阿慕,你好像不一样了。”
            “或许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10-03 04:13
              第一章:订亲风波(一)

              “老爷,您瞧,这家的儿郎不错。”孟蓁将手里的贴递了过去,萧泽喝着茶,撇了一眼,礼部尚书庶子,虽是出生低了些,到底也是有功名在身,配自己的庶女,倒也是绰绰有余的。
              “萧福,拿去给四娘看看。”管家萧福接过了名贴,往后院走,这大概是本月第九个,也不知道会被已什么样的理由打出去,前头替工部尚书嫡子来求亲的媒婆,就被萧泽喊了仆从乱棍子打出去了,说来也不能怪萧泽生气,工部尚书嫡子,一无功名,二又私德不修与坊中女子纠缠不清,败坏德行,竟也敢上门求娶?
              萧福进入南苑的时候,萧四娘萧怀光正在绣绣球,“见过四娘子”萧福问了好,萧怀光但也不做作,“福伯客气了,福伯来南苑,可是爹娘有什么交代?”“小姐聪慧。”萧福说着从怀里掏出了名贴,“老爷夫人让拿来与四娘子看看,给个答复,老朽好去前头回个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10-05 05:31
                “姓什么?”萧怀光并没有接过名帖,“回四娘子,姓易。”萧福毕恭毕敬回答,“他姓易,我姓萧,风萧萧易水寒,这景儿,怪不吉利的,回了吧。”萧福听了话,拿着名帖出去了。
                “怎么样?”萧泽比孟蓁更沉不住气,这都第九个了,在不成可就要把满朝文武正三品以上未娶妻的人家都看光了。
                “回老爷话,四娘子说,公子姓易,配上咱家的姓,风萧萧易水寒不吉利,不成。”萧福照原样说了,萧泽也只好作罢“回了去吧。”萧福自然不会傻到跟外头的人说,只说是郎君好,自家娘子攀不上。
                “哎,这可如何是好?”夫人孟蓁是真的着急了,虽然四丫头不是她生的到底是养在身边的姑娘家,哪里能不为她想。
                “再看看吧,不还有几家,夫人别这么悲观,咱们四娘总会有着落的”萧泽无奈,府上像萧怀光这么大的女儿都已经订了亲了,就偏偏她例外,事事都要与旁人不同?
                “行,你就惯着她吧,眼见还余两年及并,这亲事还没着落呢,你这做父亲的也不知帮衬,一味纵容她。”孟蓁抱怨归抱怨,心里是真的急。
                “我寄愁心与明月阿!明月!”萧怀光抄起手边的白段子,丢了过去,“大白天的,大哥上哪儿赏的明月一轮?”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10-05 06:01
                  萧家大少爷萧致柏豪无坐像的旁,边喝茶边开玩笑“爹娘为了你的事,都快急疯了,你还有心情绣花!”“我怎么没有心情绣花了?”萧怀光反问道“难道,白姐姐以后不嫁给你,你还能拿根面条吊他们家门口的大树上去?”
                  “哎,你这个臭丫头!”萧致柏把怀里那本书丢了回去,白家大娘子,白薇,与萧致柏等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的玩伴,白薇从小就喜欢萧致柏,这是皇城名媛们都知道的事。“你也就欺负欺负你大哥!”在一旁荡秋千的萧闲月停了下来,凑过来跟他们兄妹二人聊八卦!
                  “怀光,姑姑问你,你究竟是想嫁个怎么样的人?”萧闲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别看萧闲月的辈分高,可年纪还不如萧致柏大,以至于在小辈面前没什么威信可言。
                  “我想嫁的那个人!”萧怀光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反正,就是不能负我!”
                  说道负我,不由得让旁里两人有些尴尬,萧怀光十岁就定了一门亲,是新科武状元苏家二少爷,曾听延英风声,当时陛下有意给宠女之一的昭长公主赐婚,奈何文状元已娶亲,武状元在大殿之上以已有婚约为理由拒绝赐婚。好景不长,就在大家感叹苏状元对小他十岁未过门的媳妇的感情的羡慕时,边关告急,苏合主动请缨出征,归来已经是三年后的事了,可让所有人震惊的事,当年敢金殿拒婚的苏合,却主动上门提出退婚,起初萧家是不同意退婚的,直到如今的苏夫人上门又被萧家请了出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10-09 04:55
                    直到上元佳节那天,萧怀光与萧怀曦一起去放荷灯,萧怀曦问“四姐这次许的什么愿意?”萧怀光说“萧家繁荣,子嗣昌盛。”
                    “没有苏合哥哥?”萧怀曦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捂住嘴,苏合?或许是夜晚真的不能说人,萧怀光一转身,差点与迎面走来的情侣撞个满怀,那对男女就是苏合夫妇。
                    “四娘好巧合,你还好么?”苏合陆陆续续去了萧府很多次都没有见到萧怀光,如今看十岁的丫头长大了不少。
                    “我很好,你呢?”萧怀光好像没有看到苏夫人那样,“你就是萧怀光?我是……”不等苏合身边的女人说话,萧怀曦跑过去抱住怀光的手“四姐,我灯放完了,我们去找灯三哥他们吧!”萧怀光拍了拍怀曦的小手笑了下,“好呀,我们走吧!”“四娘子,我愿意为妾,只要你让我嫁给苏合”身后女子突如其来的一跪,引来了无数围观群众,苏合试图去搀扶女人,女人却执意要跪着“大夫人,求您,求您给条活路!”萧怀光转过身,看着她的表演,萧怀曦忍不住了“你,你,你瞎叫什么?谁是你家大夫人!”“萧家四娘子,就是我的大夫人!”正中下怀,女人辩解,而苏合也并没有阻止的样子“怀光,红绸她柔弱不能自理。你……”“红绸?”萧怀光看着那个女人“蜀锦,蓝缎子?”引来了一阵笑声“既是求条活路?为何不去求你家老太太,带着夫婿来逼我这个未过门的女子?你自己不觉得可笑?口口声声,大夫人,看似尊重,却又何尝不是掐陷于我,你们苏家可以不要名节,我们萧家在城中还是要脸的!这位夫人,我奉劝你,那点花花心思在皇城还是免了吧!”萧怀光再次准备离开时,突然想到了什么,“苏合,原你也没有那么喜欢她!”不然为什么,当年连抗旨诛九族都不怕,为何不敢为眼前的女人,与萧府决裂,与自己的母亲争一把,皇城上当升起烟火时,萧怀光与苏合也彻底结束了…苏合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大军回京赴命,萧怀光华衣里穿的是件素缟,你若平安归来,我必华服相迎,可你若战死,我愿为你素缟守节,而最终,还是负了佳人呢!而萧怀光也不会知道三年一千多个夜里,陪他入眠的,是那个十岁的萧怀光,可最后他还是没有把持住美色醉倒温柔乡……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10-09 06:05
                      “你们都在这儿?在聊什么呢?”萧怀嘻的小脑袋瓜往前一凑,可把三个人逗乐了。
                      “我们再说,一只小花猫。”萧闲月给萧怀嘻擦着小脸,“走,姑姑带你吃好吃的去,让他们这对笨蛋哥姐在这里吃冷风。”说着便把人带走了,“怀光,你该懂得,男人总免不了俗,三妻四妾。”对萧致柏的话到底是赞同的,只是她总想驳一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0-02-24 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