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神者吧 关注:115,763贴子:1,170,375

【真·重启】噬神者·时光边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计划明年重开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_(:з」∠)_于是我又回来啦。
其实前段时间就可以重开了,但是很久不整理很多东西都记不清,需要查漏补缺的地方仍在多方收集资料中。
由于时隔几个月,原贴已成坟,在此贴上原贴地址(请勿在原贴回复),有需要可自行使用传送门:
http://tieba.baidu.com/p/5859095568?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10.3.8.12&st=1570958320&unique=C2F091A66D88FF507523F3A59F562109
以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0-15 13:17
    目前已有章节梳理
    间1.宁静海
    1.起始
    2.疯子集中营
    间2.牢
    3.以此为证
    4.滞留的,前进的(上)
    间3.幸福
    5.滞留的,前进的(下)
    6.搭档
    间4.尘世(上)
    7.潜流
    8.暗潮
    间5.尘世(下)
    9.那个沉默的死神
    10.平凡的世界
    间6.末路
    11.交错
    12.守卫在身边的人们(由于个人原因本章暂时搁置)
    ——————————————————————
    预告
    间7.深度麻'痹
    13.群狼的盛宴(部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0-15 13:18
      突然回来,不用等明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0-15 14: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0-15 16: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0-15 16:49
            斯巴拉西给小仙女捧个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16 10:08
              (主题无关)
              乌梅啊啊啊啊啊啊!男性一号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0-16 17:36
                欢迎回来!


                收起回复
                10楼2019-10-16 20:28
                  于是本章对应的游戏内主线任务是这个
                  又要写战斗了啊………………脑阔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17 19:21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19 11:09
                      那是真的**啊


                      收起回复
                      13楼2019-10-19 13:05
                        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0-19 13:11
                          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0-20 23:01
                            当神薙裕二周目转性成为灵代秋

                            亚莉莎(前期)——冷笑着嘲讽她是个随便的家伙

                            亚莉莎(后期)——红着脸语无伦次地夸赞她的容貌

                            咲夜、椿、巽、布兰登、六花——严肃而不失委婉地询问是否是成为神机使后感到压力过大

                            吉娜——一由衷地赞美容貌以及突破医学范畴的生命的奇迹

                            华音——震惊过后不知道怎么的不知不觉开始试图拉她加入女子茶会

                            索玛、卡雷尔、俊——(看火星来的移民的目光)

                            佩拉·榊——两眼放光地把她当作研究对象

                            林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浩太那小子是不是有福了”

                            浩太——“你咋绿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1-28 21:21
                              在?写战斗


                              收起回复
                              17楼2019-11-30 09:35
                                “除了比较基础的理论课咱们是一起在博士那里上的,别的什么活动都很少凑到一起去过哦?”浩太屈起食指在升降机的上升按键上敲了一会,偏头询问道。
                                裕按亮携带终端的屏幕看了一眼新讯息提示,“因为你是旧型,我是新型,训练安排本来就不一样。”他又笑着打趣道:“你可别告诉我你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害怕啊。”
                                浩太迟疑了几秒——却不是在考虑如何反驳回去,他说:“你是这支部目前唯一一个用新型神机的人。”
                                裕温和地笑着应了声是,“你不是早就知道嘛,怎么?”
                                浩太眨巴了一下眼睛,略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双手揣进兜里,耸起肩膀,“那个啊,其实我想问问你来着……但是,感觉也不是我该操心的事情。”
                                “你看,在此之前使用枪型神机的也有很多啦,说起来我现在在用的神机还是椿教官以前用过的神机。”浩太脸上流露出些许回忆的神色,“她退出前线转而给我们新人做现场指导,那把冲锋枪就加以改装优化后再留给我使用。”
                                浩太咧开嘴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扯远了,我是说,有很多人可以给我传授经验,但是你的话,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使用过新型神机,虽然调试的时间充足,性能他们肯定都大致了解啦……总觉得有点辛苦。”
                                裕点点头:“所以说我进行实战比你还要早一些,有些东西不靠我自己摸索还是不行。”
                                浩太捏着拳头往另一只手心里一砸,“你知道消除压力的方式是什么吗?”
                                裕愣住,“听歌什么的?”
                                “上次在我家的时候我还给你推荐过的呀!没有什么比巴卡拉力更容易让人忘记烦恼热血沸腾了!我给你讲,如果你愿意咱们可以约个空闲时间,我带你好好体会体会。”
                                刚开始还疑似失恋情绪缠身的少年欢欢喜喜地踏进升降机离开——巴卡拉力真就有这么大的魔力不成?
                                “准备准备,午休结束,出去透气。”
                                裕低头在这条消息的回复界面敲了个“收到”发送过去。
                                有空陪他看看也行。裕认真地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2-01 18:21
                                  “准备准备,午休结束,出去透气。”
                                  裕低头在这条消息的回复界面敲了个“收到”发送过去。
                                  有空陪他看看也行。裕认真地想。
                                  ……
                                  ……
                                  “出去透气”——姑且算是托了这番和和气气而且稳中带皮的通知的福,在进行战前整备的时候,裕通常都不会有什么额外的心理压力。
                                  只是这一次的小队阵容多少有些出乎裕的意料。
                                  咲夜的着装一如既往的清爽干练,她竖起拇指同时冲着裕飞了一个相当有干劲的wink,索玛沉默地站在那里,裕以为这人又要尽职尽责地扮演一个凉冰冰的雕像,可他却难得一见地向裕微微点了下头。
                                  “废寺地区,一些天使之卵和茧铁处女把那里当作了根据地,群居了起来,我们需要火速赶往此地,然后铲平他们。”林道举着平板在上面点点划划,配合他方才下达的命令,如此架势硬是平添了几分凌厉的味道,仿佛在平板上操作的不是食指而是他那把暗红色的长锯,尖锐地轰鸣着凌空劈开了荒神的脑壳。
                                  “本次任务,极东支部精英级人物其中之二,来给新人君做随行指导。”林道抬起头笑眯眯地补充,于是方才幻觉一般的光景被他的笑容给吃了个干净。
                                  眼见着总是没个领导样子的指挥官笑嘻嘻地张开右臂又要往他身上靠,裕苦笑着往旁边躲了躲,“林道大哥,你忘了算你自己。”
                                  “你搞错了。”林道摇头晃脑,“我就是去凑数的,你不用在意我。”
                                  “命令嘛还是老样子,别死了,感觉快死了就逃跑,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等待时机出其不意地偷袭。”林道竖起三根指头,一本正经地拧起眉头,“只是一些小杂兵是不是?但是即便如此也千万不要大意了,如果有人因此犯了什么低级错误,就不要怪我惩罚他承包今后三个月的报告哦?”
                                  裕察觉到林道的视线在有意无意地往自个身上瞥,马上会意地站定,“明白,长官。”
                                  这事根本用不着林道特意提醒。
                                  艾力克就在眼前活生生地被撕裂、身首异处地惨死,和葛波洛一同坠入深坑之时,近在咫尺的巨口只消看上一眼便足以令人心脏抽搐地陷入窒息。
                                  大意恍神的后果,简单粗暴,比什么指导都来的有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2-12 03:08
                                    又开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2-18 15:48
                                      要忙的事有点多,所以暂时先鸽一阵子,话说现在说是不是有点晚´_>`
                                      算了,这年头太难了(大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2-24 19:10
                                        抱歉我回来了,明天恢复更新
                                        同人+翻译,感到头秃.jpg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1-15 16:06
                                          故地重游,不变的是天地苍茫举目凄凉,变的是常来到这里看看的人。
                                          “真是怀念啊,让人想起过去。”旁边轻轻地传来一道女声,和着风声与雪花共舞。
                                          小队除了咲夜就没有别的女性了,裕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
                                          林道压低了声音凑近:“以前,我跟你咲夜姐和椿教官,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
                                          裕默默地点头。
                                          那天鹅般细长优美的脖颈,看似漫不经心的双眸,微妙地变换着气氛的某段对话,像是在借着一个不起眼的新人特训地点,缅怀着什么遥远的事和人。
                                          一切就在刚才得到模糊的证实。
                                          仿佛四面八方都回荡着变了调的嘶叫声,一小波天使之卵和奥迦之尾组成的小型荒神群自正面向他们发起了攻击,现况不允许他们再继续感伤感叹下去。
                                          按照事先商议好的,咲夜脚下发力轻盈地飘然后撤,在堆砌了一米多高、铺满了银白雪花的砖石上架好狙击枪,起手便是砰砰砰连续三发,三线莹白的弹道擦着林道和索玛向前疾驰的身子飞掠出去。
                                          作为前锋的两人闪电般与荒神群交错过时,暗红色的浆液才迸射出来,两架长剑型神机宛若游龙,在血色中穿梭、交错,灵活自如。
                                          咲夜呼出口白气,纤长玉指轻轻搭在神机的扳机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扣,那双眸子出奇的安定与平和,敏锐的观察力、对战场局势的瞬时决策、地形选取、风向风速的判断……样样上乘的素质让她一步一步登上极东第一神枪手的宝座并稳居不下,一般任务于她而言,可能真就是练练枪法的程度。
                                          作为优秀的狙击手她的耐心一向很好——好过了头,以至于头顶上的两发闪烁着血色光芒的神谕能量弹,和一只嘴中淌着口涎的天使之卵不断向她逼近时,她并未作出任何反应。
                                          天使之卵在半空中蓦地拦腰断成两截,神谕能量弹被一面展开的小盾尽数拦截,她眯起双眼,快速向落到身后的某个苍蓝色的身影比了个拇指,随即调转枪头,扣下扳机,方才在远处发射神谕弹的两只茧铁处女的外角质无力地瘫软下来,再也无力去偷袭什么。
                                          兽吼夹杂着风声,如同浪潮,前仆后继地涌来,畸形的躯体和沾染着血色的牙在视野里挤来挤去,与任务简报描述分毫不差,战场不曾乱入其他中型大型种,可其他小型种数量众多。
                                          蚁多亦能咬死象。
                                          裕舔了舔发干的唇,警惕地护卫在咲夜身旁。
                                          心里头有颗胆怯的苗儿试图破土而出。但是这感觉并不强烈,我能行。他心想,一剑逼退一只向咲夜靠近的奥迦之尾,奥迦之尾灵巧地后跳,冲着他恶狠狠地咆哮。
                                          被荒神群几乎团团包围的情况其实并没有在他的战绩里占多少比重,无非就是这次,和上次。
                                          上次——初遇索玛和艾力克。
                                          场面属实是有点惨烈,自身原本很有实力艾力克因为一时大意丢了小命,他和索玛被随之而来的奥迦之尾和茧铁处女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这阵仗,区区一个新手哪里顶得住,于是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大脑空白后,他险些真的方寸大乱,他还不想死,几乎是逼迫着自己强行镇定和适应,略显生疏地操控还不太能上手的新型神机。
                                          这次要是再不像点样也太说不过去了。
                                          裕紧紧地握着神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1-24 03:55
                                            林道和索玛一步一步退到咲夜和裕身旁,能听到林道骂骂咧咧的声音,听上去没多少紧张感。四人端着各自的神机,背靠着背,肩并着肩。
                                            “你在害怕。”索玛静静地看着不断缩小的荒神包围圈,突然偏头低声道。
                                            裕短暂地松开右手在身上蹭蹭,“你真厉害。”
                                            “什么?”
                                            “我是说你眼光很准。”
                                            似乎没料到少年就这么干脆利落地承认了,索玛敛下眼神,不发一言。
                                            他听到少年又说:“我在夸你,但你别骄傲。”
                                            “……”莫名其妙。他的额角暴起一块青筋,“你在说什么鬼玩意。”
                                            “谁都有看错别人的时候,我也是,你也是。”裕笑得眼睛弯弯,里头闪烁着微光。
                                            我是害怕,但我不会死。不知怎么的,索玛觉得少年故作神秘地跟他玩文字游戏,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他脸色阴沉,“少废话,给我专注一点。”
                                            “是~”
                                            三声奇异的兽吼同时响起,非人的怪物通体流淌着纯粹的黑,咆哮着自剑形态神机的剑身根部舒展开来——捕食发动,神机解放。
                                            难以言喻的快感在体内流窜,胆怯和犹疑此刻已然多余,好极了,自己可以跟上林道大哥和索玛的节奏,裕心想,战意攀升至顶峰,他一剑挑飞试图攻击咲夜后背的天使之卵,仰天发出高昂的呼啸。
                                            捕食所致的神谕细胞活性化正在大幅度强化身体机能,这是一个反过来压制它们的好机会。
                                            神机解放的三人在短暂地自我调整后,开始不断地、轮番向包围圈的薄弱处突进,似是已经陷入疯狂,却又无比清醒,血雨和腥风交织在一处,在湿凉的空气中弥散开来,但没有人有那个空闲去关注这个。
                                            咲夜被这三人刮起的一阵猩红色旋风牢牢地护在中心,顺便偷个空,用子弹封住那些小怪物的嘴。
                                            衣袂翻飞,原本静默地蛰伏几人在制服上、象征着北欧噬神巨兽芬里尔的狼头俨然生动起来,它亮出獠牙,像是随时都会冲破桎梏,向诸神所到之处降下浩劫,肆无忌惮地宣泄狂怒。
                                            ……
                                            ……
                                            微风轻拂,雪花静静地飘落下来,天地重新归于虚假的安宁。
                                            地面上横七竖八了不少荒神的残尸,一缕缕黑气正在腾升而起,过不了多久,这些没了核心的肉块就会完全溃散。
                                            林道取了根烟咬在嘴里,看到半空中还零星飘散着雪花,他想了想,还是小心翼翼地把那根烟存放了回去。
                                            “来接我们的人怎么还不到……”索玛低头调整了下耳机,满面烦躁。
                                            “多透一会儿气不也挺好的嘛,地窖闷死个人。”林道伸手去拍他的肩——拍了个空,他无所谓地调笑,“真是个不可爱的家伙。”
                                            他向不远处喊了一嗓子,“咲夜,能麻烦你和索玛去附近巡逻下吗?”
                                            “没问题。”
                                            林道寻了处台阶,用手拨开上面的积雪,打理出两个人能并排坐下的位置,朝裕招招手,“咱们还有时间来聊聊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1-31 02:03
                                              裕依言挨着他坐下,把神机搁在左手边,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抚摸。
                                              林道到底还是把那根烟咬在了嘴里,他眯着眼,“有件事,我得向你坦白。”
                                              见裕诧异地看向自己,他提醒道:“你记不记得我头一次带你,跟你说的那个新型玉米做法的偏方?”
                                              裕说记得,“但那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去了!”林道一巴掌扇在裕的后脑上,力度很轻,“我那全是胡诌的!活跃气氛而已!我就怕你小子初战放松不下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裕无辜地伸手护住后脑,“容我打断一下,向队友传达虚假信息,主要责任方不应该是您这个队长吗?”
                                              “我哪里晓得你真的当回事了。”林道摸了摸下巴,微微睁大了眼睛,“不过现在看来,有些担心好像有点多余。”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紧张兮兮地追问:“那个法子你自己捣鼓着吃了多久了?赶紧的停了吧。”
                                              “好的。”裕无奈地说,“但我都记不清我吃了几次了,我现在什么毛病都没有。”
                                              “……”林道说,“我刚说到哪里了来着,哦,我的担心有点多余……神机适应的怎么样?”
                                              “目前没什么大问题。”
                                              “不怕你骄傲,你是个很优秀的新人,老实说有些超乎我的想象。”林道撇撇嘴在心里加了一句,消化系统和味觉也是常人难以理解的优秀。
                                              “就是,还是有种不太能放得开的感觉啊。”
                                              裕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林道说:“你有心事。”
                                              “……”微风卷着一小簇雪花飞进裕的衣领,裕打了个寒战,半阖着眼帘,下意识地摇摇头否认了——连他自己都搞不懂自己在想些什么,“想太多了吧。”
                                              林道自顾自地捏着手指,“嘿,你以为我是谁?你去找大姐是为了什么我可是知情的。”
                                              裕抿唇露出苦笑。
                                              “我是你队长,虽然你也不用特别在意这种东西啦,我说这话的意思就是,我不可能在自家队友遇到困难的时候,还要做个睁眼瞎。”林道把嘴边的烟夹在指间,眯起眼睛,把右腿伸展开来,“你又从来不肯跟我们说说关于自己的事。”
                                              空气静默了半晌,最后是林道率先开口道:“你去找过她了吗?”
                                              裕垂着头,“前不久才打听过消息,人还不错,何况她现在的情况我不方便插手,我觉得没有必要……”
                                              “是没必要?还是在逃?”
                                              “……”
                                              被尘埃封锁的角落蓦地闯进来一丝光亮,那光亮不急,亦不灼,却炫目,让人毫无防备,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慢慢地被揪紧。
                                              裕哑着嗓子,嘴唇开合了几个来回,仍然凑不出一句完整的字句。
                                              林道默默地把手搁在裕的发顶上,没多大一会儿,他听到旁边的少年低声喃喃:“也许,是在逃吧。”
                                              “真织她一定很害怕……听说她受了些刺激失忆了,重要的人因自己而殒命,其实难受的人不止我才对。”眼底涌上来一层湿蒙蒙的雾气,裕仰起头拼命眨巴眼睛。“我只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她。”
                                              林道揉了揉他的头发,“但听你这么说,你心里很清楚她很孤独,很需要你,对不对?”
                                              裕愣怔了一下,调整好情绪,重重地点了点头。
                                              “你瞧,你现在已经有答案了,趁还来得及,和她好好谈谈心,会面或者邮件,什么方式都可以。”林道咧咧嘴,绽出一个笑容来,“只要心底里有所坚持,去做就是了,那些一时的想当然,你每被它们绊住一步,最后品尝到的后悔的滋味就会更痛苦一分。”
                                              他一边说着一边起身,随意、甚至还有些散漫地把长剑扛在肩上,向巡逻归来的咲夜和索玛走去,长靴踩碾积雪,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响都透露着些慵懒的味儿。
                                              裕一动不动地坐在台阶上发了会呆,惊醒似的猛然弹跳起来,将双手握成喇叭状,对着林道的背影呼喊:“林道大哥!多谢!”
                                              林道没有回头。
                                              只是放慢了步伐,半举起右手比了个拇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2-01 02:53
                                                13.风暴眼
                                                收件:桂 真织
                                                发件:神薙 裕
                                                主题:好久不见
                                                正文:
                                                哟,最近还好吗?
                                                我就开门见山地讲了……我们可以找个时间见一面吗?我觉得有些话还是当面讲的好,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来帮你吧。
                                                我不该躲着你的,对不起。
                                                ……
                                                ……
                                                “呼……有种要被塞什么麻烦事的感觉。”
                                                感觉身旁多了点什么,林道掀开眼帘往身旁瞥了眼,整个人颤了一颤,“喔??啊……什么嘛,是你啊。”
                                                裕无奈地挠挠后脑,“我吓到你了吗?”
                                                林道虚起眼睛,幽幽地说:“废话,怎么走路没声。”
                                                “你在走神吧。”裕指着手腕做了个提示时间的动作,又想起来了什么,拍了拍手腕,收回双手背在身后,“我们该出发了,咲夜姐让我来找你。”
                                                “行。”
                                                升降机飞速向上层移动,灯光柔和地散发出白光,裕靠在扶手边缘,状似随意地询问:“刚才林道大哥为什么站在支部长门前发呆?”
                                                “这个啊。”林道眨了下眼睛,“关于你的报告的问题。”
                                                “……我的报告出什么差错了吗?”说起来这玩意本来不是应该你写吗——后一句话堵在嗓子眼噎了半天,硬是被他给咽下去了。
                                                林道严肃地回答:“问题可大了啊,满篇错别字。”
                                                裕,“……”
                                                林道说:“你别一脸不信,刚才支部长就是把我叫到他办公室改你的报告,改完才放我走的。”
                                                裕无奈地反驳:“如果说有什么遗漏和不成熟之处我信的,可是错别字……”
                                                林道一脸认真地打断他,“我是你队长,还能骗你不成?”
                                                “我叫你替我写报告不为别的,你没有犯错不需要惩罚不假,但是作为一个新人,全方位培养能力是非常重要的,细节决定成败懂吗?即使是小事也要做好,马虎不得,这次我代你受支部长的罚,下次不许这样了,懂?”
                                                裕,“……”
                                                这说的一套一套的,差点就信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2-09 10:44
                                                  裕,“……”肯定只是在偷懒而已,这说的一套一套的,差点就信了。
                                                  林道此人,就是一海螺,表面看上去每一条螺纹都是精雕细琢,正经八百又流光溢彩,凑近了听,全都是浪的声音。但实际上又绝非视听层面上的那般简单,和眼前这个男人相处,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有些时候,图一乐呵,情绪放松下来、神经不那么紧绷就得了——反正这正是对方本意。
                                                  有些时候,不能被牵着鼻子走——比如现在。
                                                  绝对不可能是在讨论劳什子的报告。
                                                  初次见面,支部长传唤林道而不得,前阵子咲夜在她房间里请客,林道连筷子都没来得及挪动就被一个电话临时叫走。
                                                  咲夜还说,这情况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裕眉间的纹路更深,继而放松舒展。
                                                  其实仔细一想,事情未尝就那么复杂不可。
                                                  像林道这样的人真心想隐瞒什么,何必用满嘴跑火车的方式来执行。再者,神机使们接到的任务清单,偶尔也掺杂些私人定制的成分,综合能力至高者直接接受支部长本人委托,也不是不可能。
                                                  神盾计划执行当前,支部长有此举措用以加快进度,合情合理。
                                                  胡思乱想的毛病什么时候开始的?裕在心里笑骂了一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2-10 11: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2-13 12: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2-15 14:54
                                                        我等了两年的亚丽莎今年能见到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2-16 00:50
                                                          ……
                                                          ……
                                                          “喔~喔……瞧瞧这杯盘狼藉的惨状。”
                                                          林道站在高台上眺望着这座破落腐朽的城市,天光静静地流淌过建筑上的巨大空洞,衬得漂浮在空中的零星白云也折射出有些刺眼的光。
                                                          他把手架在眼前挡去些亮光,又往后挪了挪寻找阴凉处,“啊,今天也是个适合工作的好天气,希望大家今天也能平安生还,以上。”
                                                          浩太双手拎着神机背在身后缓缓左右摇晃,闻言疑惑道:“咦?就这样?”
                                                          咲夜在他身后发出善意的轻笑,“要是每件事都要吐槽的话很快会遭不住喔?”
                                                          索玛淡嗤,抛出一个单音节,“哼……”
                                                          “看来除了一个人以外,大家都团结一致了,很好。”
                                                          冷不防被四双目光刺了个四面通透,裕眨了下眼睛,流露出些许无辜又有点委屈巴巴的神色,“呃,抱歉。”
                                                          林道被他的表情搞的一乐,“哈哈,我开玩笑的,别哭丧着脸嘛。”
                                                          他清了清嗓子,“话说回来……这是你们第一次以这个阵容进行四人任务,不过,和平常一样就行了。”
                                                          浩太愕然追问:“啊?那林道大哥呢?”
                                                          林道答道:“我稍后还有个秘密约会啦,只是碰巧和你们顺路而已,总得交代点东西我才能放心……所以接下来就靠你们了。”
                                                          他掏出携带终端看了一眼,嘴角一挎,啧啧叹道:“歹势……对方说要是我不快点过去,就要打道回府……”
                                                          “我也差不多该出发了,命令还是老样子,别死,活着回来。”林道低头把终端丢进兜里,冲着悬挂在天边静默地燃烧着的烈阳眯起眼睛,又若无其事地偏过头,懒散的笑容重新铺满了他的脸庞,“我不在的时候,一切听从咲夜的指示行动。”
                                                          “这是你自己的命令,你自己也得老实遵守。”索玛微微侧过头,淡淡地道。
                                                          “林道你也小心一些,别太晚回来。”咲夜微笑着叮嘱,鬓边乌黑的发丝随着微风飘然而起,她低头粗略打理一番,看不清表情。
                                                          裕左右看看,索玛和咲夜各怀所思,似乎都话里藏着话,分不清也辨不明。
                                                          独独浩太一脸的不在状况,“林道大哥去秘密约会,真羡慕啊……下次我也去拜托他帮我介绍下好了。”
                                                          咲夜提醒道:“浩太,集中注意在任务上!”
                                                          两人轮番关心当事人的性命的约会,恕他想象力匮乏,只能联想到跨越宇宙种族的联姻……
                                                          不不不打住,疯啦,那怎么可能。裕抽了抽嘴角,险些抬手给自己一巴掌。
                                                          他低头沉思——但只坚持了数秒,又耸耸肩,反正等回去和林道碰上面就知道了,现在并不是分心的好时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2-18 03:16
                                                            下午训练还得拜托林道给他指导指导最近的成果,林道此去不知去向何方,也许要花点时间等待他回来,正好先去一趟整备室,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方才神机变形偶有轻微的滞涩迟缓感,得尽快交给六花帮忙处理。
                                                            如果临睡前能收到真织的回信,那就更棒了。
                                                            可他未曾料到,回到地窖踏入大厅的时候,那个男人正好整以暇地仰靠在沙发上,保持着如同往日的笑容,“唷。”
                                                            咲夜不动声色地动了动肩膀——似乎悄悄地松了口气,而后也露出一个笑容,“你已经先回来了啊?辛苦了。”
                                                            林道看上去连手指都懒得挪动一下,他说:“是啊,总算是提前搞定了,你们那边如何?”
                                                            索玛抿唇道:“遵从你的命令,‘一如往常’。”
                                                            咲夜一本正经地抬手回了个军礼,“报告长官,任务未曾拖延,报告已经提交,第一部队队员全员到齐,请您指示~”
                                                            “真该让你瞧瞧我们四人华丽的连携进攻。”浩太惯例开始兴致勃勃地吹嘘。
                                                            “你的表现有那么好吗?”索玛凉冰冰地嗤道。
                                                            浩太闻言,顿时吹胡子瞪眼睛,作势便要发作。索玛偏过身子,却是不肯再理会他了。
                                                            “是么……”林道低低地叹了一声,不大会功夫,他懒洋洋地闭目垂首道,“既然如此,我就放心地稍微增加一点约会次数咯。”
                                                            浩太掐腰,“不先介绍女孩子给我认识认识吗?”
                                                            林道莞尔,“嗯……你怕是应付不来。”
                                                            除了怎么都不肯挪窝,他看上去状态和往常一样。
                                                            裕缓缓地环视了一圈所有在场的人,最后目光落在欲言又止的咲夜身上,眉间的纹路重新浮现出来。
                                                            林道掩饰的很好,这归功于他任何时候都游刃有余的行事态度,可既然咲夜和他打小青梅竹马,患难与共了这么多年,不可能一丝破绽都揪不出来。
                                                            裕斟酌了一下用词,刚想说话,全体通报自广播中传出——
                                                            “业务联络,今日第七部队成功剥离乌洛波洛斯的核心,请技术部人员即刻到第五开发室集合。再重复一次,成功剥离乌洛波洛斯的核心,请技术部人员即刻到第五开发室集合。再重复一次……”
                                                            听不出多少起伏的女声落在所有人耳内就好似一捧凉水泼进滚油,地窖顿时一片哗然。
                                                            “乌洛波洛斯!到底是谁收拾掉的……”
                                                            “成功剥离核心啊……奖金一定丰厚得吓死人。”
                                                            “喂,趁此机会叫他们请客!”
                                                            “不要这样!都不嫌丢人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2-20 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