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吧 关注:3,605,045贴子:83,593,046
  • 72回复贴,共1

金太君没有进逼,而是平和的开口,竟解释了起来,道:“若是我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金太君没有进逼,而是平和的开口,竟解释了起来,道:“若是我的后人,比如金展,如果交出他,可以保我帝关不要说五百年,哪怕是十年真正的无忧,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让他去赴死!”

“金太君英明!”

“金太君大公无私,一心为帝关着想,让人敬佩!”

……

一些人开口,纷纷对她赞扬。

这不可避免,因为帝关人口太多,各族间关系复杂,自然有部分人希望可以换来和平,不想再战了。还有一部分人,完全是因为追随金家,必须要站出来力挺。

“金展你过来,若是异域人要我交出你,便可保此城祥和,你最终会怎么选择?!”金太君这般问道。

“我会只身上路,前往异域,换得帝关安宁数十载足矣!”金展表态。
………
………

“谁愿随荒同去,我想以异域人的好战与粗犷的禀性来说,不会为难同去者,荒若有意外……带他回来!”

一位无敌者说道,他所说的若有意外,自然是指石昊死在那一界。

谁愿为石昊收尸,带他回来?

一时间,短暂沉默后,竟有很多人大吼出声,竟要同去。

石昊有些意外,心有感触,转过身来,想了想,嘴角噙着一缕莫名的淡笑,竟点指向一个不曾开口的人。

“你可愿跟我同去?”他指的是金展,一刹那,金家上下的脸色全都变了。

一些人当场就想大声呵斥,因为,金展是该族近古以来最出色的奇才,他们自然不愿意。

但是,话到嘴边,他们又咽了回去,因为真的难以说出口,早先金太君可是曾说过一番话语啊,若有需要,她可以送金家子孙去异域赴死。

金展看了一眼金太君,她没有说话。

“荒,这样是否过了,万一异域冷血,连金展一同杀掉,岂不是白白死掉了一位天纵奇才?折损帝关的力量!”金家终于是有人沉不住气,这般开口了。

“哈哈……”石昊大笑,看着金家众人,又看向金太君与金展,最后开口道:“算了,我也只是随口一提,怎么会忍心让高风亮节的金家各位贤者为难,我去也,一个人上路足矣!”

他大笑着,转身就走,很是洒脱,迈开了脚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0-22 01:46
    “两界间可以和平多少年?”金太君身畔的一个老妪问道。

    “十年,一个荒而已,算的了什么,我们只是抓他回去千刀万剐,祭奠死者。”有人回应道。

    “太少了!”金太君身畔的老妪说道,最后伸出一只巴掌,道:“五百年!”

    “哈哈……”下方,一群人大笑,有人露出轻蔑之色,道:“一个年轻人而已,交出他后,你们认为可以换五百年平和时间?”

    下方,黑压压的大军一望无垠,许多生灵依旧保持肃穆,没有出声,只有那些身份很高的人在大笑。

    而这也说明了异域等阶的森严,以及军纪的可怕,人影密密麻麻,却没有喧哗声。

    城墙上,一群人听到这个生灵拒绝,为石昊庆幸时,也有一种强烈受到侮辱的感觉,异域那些人太肆无忌惮了。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深感遗憾,不能以荒来交换到一个让人满意的时间期限吗?

    “可以加一些年。”

    忽然,帝关前,那辆黑色的古战车中,传来了那名帝族至尊的声音,居然这样开口。

    “五百年。”金太君说道。

    “你什么意思,一心想将石昊交出去吗,你这个老妖婆,怎么不交出你自己的后人金展等?太可恶了。”太阴玉兔突然爆发,这么说道。

    “前辈,这样做很不好。”清漪也说道。

    “你还是至尊吗?”曹雨生也喝问。

    因为,他们预感到,这笔交易真有可能成功,异域似乎对石昊很在意,竟然为了他不惜这么大动干戈。

    这里面有隐情!尤其是曹雨生,面色变了又变,他想到自己师傅的那些话语,可能揭示了什么。

    “尔等敢对我如此无礼。”金太君很平淡,也很冷漠,向前望来,眸子中有神芒爆射。

    就在这一刻,一位无敌者上前,挡住了金太君,抵消其强大的气息,不然的话清漪、天角蚁等人根本受不了。

    金太君没有进逼,而是平和的开口,竟解释了起来,道:“若是我的后人,比如金展,如果交出他,可以保我帝关不要说五百年,哪怕是十年真正的无忧,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让他去赴死!”

    “金太君英明!”

    “金太君大公无私,一心为帝关着想,让人敬佩!”

    ……

    一些人开口,纷纷对她赞扬。

    这不可避免,因为帝关人口太多,各族间关系复杂,自然有部分人希望可以换来和平,不想再战了。还有一部分人,完全是因为追随金家,必须要站出来力挺。

    “金展你过来,若是异域人要我交出你,便可保此城祥和,你最终会怎么选择?!”金太君这般问道。

    “我会只身上路,前往异域,换得帝关安宁数十载足矣!”金展表态。

    一些人议论起来,露出异色。

    不可避免的,自然有很多人一同望向了石昊。

    “我呸,一个金展怎能比得上石昊,一百个他也比不上,两者可以相提并论吗?!”曹雨生发飙。

    这些话语,不仅让金展羞恼,让金家一些名宿惊怒,更是让金太君的脸色沉了下来。

    “说的好!”天角蚁大叫。

    “轰!”

    金太君眸子转动间,如同大星横空,带着无以伦比的强大威压,就要碾碎曹雨生的肉身,以示惩罚。

    这一次,那位无敌者再次出手了,看向金太君,道“他是老糊涂的弟子。”无敌者指了指曹雨生。

    老糊涂三个字,显然有些威慑力,到头来金太君最后没有下杀手,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自始至终,石昊都没有说话,站在城墙上,一个人望着天边,看着无边的黑色大军,其身影显得颇为孤独。

    忽然,帝关下方,那辆黑色的战车中再次传来了话语,帝族的至尊又一次开口了。

    “五百年,我答应了。”

    简单的几个字,让城墙上众人都吃惊,他居然答应了?一个年轻人而已,值得异域最后立血誓?

    “我答应,只是纯粹的欣赏这个年轻人,一个人而已,在边荒杀了我界数以千计的人马,其中大修士过百,这是何等傲人的战绩,虽然为敌,但我欣赏。”

    帝族至尊平和的开口,说的不紧不慢,但是却如雷音般,震的城墙上许多人脸色变了。

    “年轻人你来我界吧,不一定要杀你,若是我族不朽的王者也这么欣赏你,那么,一切就都有可能了。”黑色的战车中,那帝族至尊不紧不慢的说道。

    “什么可能?”城墙上有人忍不住问道。

    “一个年轻人,有如此战绩,在这一纪元也算是绝世了。不朽之王若是欣赏,允许他独自一人立一族,何尝不可,一人为王族,甚至超越王族,都有可能!”异域的至尊这般说道。

    所有人都震撼,他所说是真的,还是故意挑拨与离间众人的心绪?

    一时间,许多人都看向石昊,等着他表态,他要做哪种决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0-22 01:46
      “荒,你这是何意,请你给我们一个解释!”在不远处,金家的一个追随者,这般质问道。

      他是一名大统领,早已步入遁一境界很多年,十分强大,此时骑坐在一条九头大蛇身上,向这边看来。

      其实,这也是金家很多人想质问的,因为都觉得荒的话语有些刺耳,让他们很不舒服。

      “你这是什么意思,自成一个禁区,哪怕你有能力回来了,也不会参与日后的大战,是吗?”有人大声问道。

      “你这是怀恨在心吗,觉得自己受到委屈,便忌恨帝关吗?”还有人更直接。

      金系人马,还有王系人马等都看来,神色不善,同时无比的忌惮,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荒是否会向他们挥动屠刀?

      许多人都心中凛然,因为荒的天资有目共睹,现在就如此厉害了,给他时间成长起来,真不好说能走到哪一步。

      “你们有什么资格这般责问石昊?”清漪开口,其他年轻人如天角蚁等都非常不忿,一个个斥责出声。

      “呵!”石昊轻呵了一声,眼中有不屑,更有一种无奈,道:“我如果有私心就不会血拼异域,冒死于边荒外搏杀了,更不可能在此时答应下来去赴死,前往异域。”

      “那你……是什么意思?”杜家的人问道。

      “刚才你自己分明在那样说。”貔貅一族也有强者开口。

      “我进异域,若是侥幸不死,你认为他们会放心吗,必然会有可牵动因果的血誓以及其他手段等,我注定无法在未来出手相助你等。”石昊说道,很是萧索,因为不仅是为那种结局而叹息,还因被人质疑而越发觉得冷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0-22 01:48
        他开口道:“我没有想到,才跟异域一番生死血战,刚回到帝关,又要跟他们见面了。”

        “这个结果,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在帝关内我成为了交易的筹码,而若是出关很有可能会成为座上宾,甚至会有一个人便是一族的超然地位。”石昊自嘲。

        这些话语令很多人都觉得脸上火辣辣,荒说的是实情,但何尝不是一种天大的讽刺。

        这样一个无匹的年轻人,功勋极大,可是在帝关中却没有得到应有的礼遇,相反却被敌人所欣赏,这实在是一种讽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0-22 01:49
          “好,我们答应你,自今日后,石族祖先所遗之罪都削掉!”一位无敌者承诺道。

          “这……违背了前贤的法旨。”杜家有人小声道。

          “住嘴!”一位无敌者喝道,冷漠的盯了他一眼,让杜家的大统领几乎软倒在地上。

          “我可以承诺,石族罪皆削。”五灵战车原本的主人,也就是齐宏的师尊说道。

          金太君没有反对,见他们如此,也点了点头。

          “不用了,我的战功足够多,凭我这次的边荒之战,我想足以为他们洗刷掉所谓的罪与罚了。”石昊说道。

          他要去点数战功,为帝关中的石族去罪。

          这种话语让许多人都动容,神色为之一变,有羞愧,也有吃惊,心情复杂。

          到了这一刻,荒依旧拒绝了他们的帮助,以自己的功勋去为石族消减掉当年的血与罪罚。

          这件事被迅速安排,石昊重新取出战功牌,洁白的骨牌非常晶莹,当被检验时发出冲霄的光芒,瑞彩一道又一道的腾起,那代表了荒的战绩!

          哪怕有所心理准备,众人还是震撼,一个年轻人而已,到底杀了多少异域敌手才会有这么大的功勋?

          光束太多,彩光太浓郁,接连成片,一群老者再一次重新点数,一个个既激动又心情复杂。

          这么一个天纵奇才,立下如此大功,却要被逼,只身赴死,前往异域,让不知多少人为之而可惜与遗憾。

          更有一些人悲愤,认为今日荒之离别,对于帝关来说是一种大殇!

          如今石族只有千余人,且修为都不高,石昊这一次的战功足以换取他们的自由,不再被大罪压身。

          “将剩余的战功送给类似于石族这样所谓的罪血家族。”这是石昊的心愿,同时他看向几位无敌者,道:“请尽可能消减他们所谓的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0-22 01:52
            这些宝具化成一片清光,从他那里飞来,落在清漪、天角蚁等人甚至是石毅的脚下,兵器插入地面,大罗剑胎等颤抖不已。

            他没有带着这些瑰宝离去,要留给众人。

            这让每一个人都心颤,眼睛酸涩,看着那道背影。

            接着石昊不断出指,点向眉心,天灵盖等地,他在以最残酷的自封之术锁元神,困识海烙印,自封一些东西,甚至在自斩一些东西。

            他得到的法,有些太重要,不能被异域所得。

            “我……来助你!”此时,就是无敌者的声音都颤抖了,因为知道他在做什么,不忍看到这些,不愿见这个年轻人斩自己的元神印记。

            “最强封神术,一旦封印,哪怕实力比你高深无数倍,只要探及你的识海,都会触动封印,那时,将……自灭识海。”一位至尊说道。

            石昊没有转身,但停了下来,点了点头。

            “哧!”

            几位无敌者联手,一起施法,并且竟伴着血誓,以某种非常古老的仪式在进行,帮石昊在元神中设下外人不可触的禁制。

            “不要啊!”太阴玉兔大哭。

            这意味着,石昊一旦出城,便可能会死亡,因为异域人一旦探他的神识烙印,就会触动禁制。

            清漪在看到石昊自斩时,就已经眼红通红了,有一股想哭的冲动。

            而现在见清漪都石昊这般,让几位至尊动用了传说中最可怕的古老封神术,她心有哀意,泪水滑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0-22 01:54
              你觉得金太君这些所谓至尊他们的性格品质和阎罗殿主比之如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22 10:39
                无情战死之心不如自斩,大仁大义没有,大公无私不如大帝古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0-22 10:44
                  这段确实悲壮,接下来是大长老斩至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0-22 11:10
                    甚至连一些圣人都不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0-22 12:48
                      “纵死也要一战,这一世不能让虚空大帝浴血而殇!”
                      “我已垂垂老矣,就将这把老骨头搭进去吧,但死也不会给为他们提供一丝生命精气!”
                      叶凡在路上,听到了几位老准帝的嘶吼声,他们不属于人族,来自不同的生命星域,而今要去参战。
                      这条路不并不寂寞,有人如他这般,明知必死,也如飞蛾扑火般,前去助虚空与恒宇一战,愿以自己的生命尽上一份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22 15:29
                        如不久前死去的老准帝一般,这个人的生命也直接燃烧成灰,化道了,成为光雨,并没有留下精气为至尊所夺。
                        显然,在他们怀着必死之心而来战斗时,就已经预见了这种可能,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22 15:30
                          这一战损失了太多,许多英杰白骨他乡,尽管没有大帝的实力,但却冲向域外一战,血洒星空。
                          事实上,不少人根本就没有接近战场,便已炸开,成为了血与骨,他们有心无力,最后只发出了一声不屈的怒吼。
                          这样的人不在少数,看到了虚空黯然,恒宇喋血,见到盖九幽的悲凉,他们奋不顾身,尽管没有起到作用,但是却也点燃了万灵不屈的意志之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0-22 15:31
                            虚空镜崩碎了,太皇剑折断了,九黎图裂开了,西皇塔残缺了,恒宇炉炸开了……
                            自这一日后,宇宙中的帝器毁的差不多了,留下了太多的伤与恸,付出的代价过于巨大,不可承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0-22 15:32
                              各族都在祭拜,不止姬子、姜太虚、盖九幽他们,宇宙中数以万计的强族都曾有英杰出手,有的战死在自己的祖星,有的赶往域外,虽未能接近战场,却曾经无畏与努力过,崩碎在战场外。
                              只有准帝可以进入战场,而他们毫无疑问全都战死了!
                              认真细算下来,竟然有十几位准帝战死,血洒域外,宇宙中这个级数的人几乎绝灭了!
                              这是最强大的一批人,是世间的精英,甚至有成道的希望,却都这样战死了,殒落在这场最可怕的黑暗动乱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0-22 15:3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10-22 18: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0-23 14:47
                                    仙之巅 傲世间 有我安澜便有天
                                    赤矛锋 不朽盾 斩尽仙王灭九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0-23 16:45
                                      幼稚小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0-23 22:57
                                        金太君的人品都不配跟荒古禁区至尊比,这种自毁长城的事情 砍柴老人 盖九幽 神将都是拼死培养后人,希望他们成长起来,自己死则死矣,自有后来者平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10-24 05:54
                                          幼稚,还不如偷袭金太君写的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0-24 08: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0-24 08:31
                                              就是所谓的曲线救国,自己觉得挺高尚然而实际上就是个汉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0-24 20:38
                                                这就是在给观众喂屎,把反派写的光明磊落,把正派写的比反派还黑暗,这样的世界还有什么值得守护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0-25 13:36
                                                  狗贼金太君,这心态也能成至尊,简直是对至尊大帝同境最大的侮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0-25 14:56
                                                    看到这段,先是气愤,到后来10号封印部份神识,更是感动与无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0-26 08:22
                                                      虽然气氛不对但图我还是要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1-01 1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