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吧 关注:439,181贴子:7,526,100

【原创】[已审核]《诡镇噩疫》第二季《尸地风暴》狂暴来袭(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已审核]《诡镇噩疫》第二季《尸地风暴》狂暴来袭(原创作者:悚哉云/深渊调查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0-23 11:53
    二楼是我的。接下来请注意,本文《尸地风暴》为悚哉云个人著作所有,未经允许不得抄袭或转载,将在丧尸小说吧,丧尸吧,小说吧,起点中文网同步发表,希望大家会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0-23 11:55
      三楼留给你们疯狂注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0-23 11:58
        人设贴一下,从开贴开始正式停止招收人设
        人设格式
        姓名:
        性别:
        年龄:
        性格:
        你希望的身份:身份不要太过分,毕竟这只是一个小镇,而不是整个世界
        特长(能力):所有的特长能力都必须与你的身份相对应,不可太离奇
        希望能够拿到的武器:注意,热武器很难得到
        选择阵营:好人或者是坏人,此项可忽略
        你希望的结局:是死是活,都有TA的结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0-23 11:59
          在外面,他只能听到风吹过草丛时发出来的沙沙声。现在他进来了,可以听到沙沙声中还有杂乱的脚步声,不过那声音的位置总是变化多端,凌利瞄准了好一会儿还是把枪收了起来。
          “噶啊!”突然间,草丛拨开,黑影蹿了上来,凌利急忙侧身,紧跟着拿枪的手一扭,往黑影蹿离的方向开了一枪。
          子弹似乎击中了那个黑影,在草叶上留下一大片深黑污迹。
          凌利远远看了一下那片污迹,又把头转开,警惕地看着周围。
          “噶——”又是一声怪叫,但是凌利已经被偷袭了两次,这一次他做好了准备,在黑影扑过来的同时直接一拳打了过去。
          拳头打中了那个黑影,它直接怪叫着摔在地上,凌利上去要抓住那个黑影,可是脚下却绊到了什么东西,顿时踉跄了好几步。
          这时候黑影手脚并用,眼看着就要逃跑,凌利直接跳出去,伸手抓住了那个黑影的后腿,另一只手丢开手枪,抓住了一大团草。
          “呃啊!”额头上青筋暴起,凌利用力拉着那黑影的腿,那个黑影却像是受惊的小鹿,一会往左蹿,一会往右冲,凌利抬头看了一下手里抓着的草,草底下的根已经露了出来。
          “啊——”凌利被黑影拖动了很长一段距离,他拼命抓住沿途中的青草,可那东西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结果凌利抓了一大把青草也没能停下来。
          草地里有不少石块,凌利磕磕碰碰好一会儿,终于抓到了一块石头,想抛出去却看到前面冒出来一颗树,他立马扭身躲开,随后伸手抱住那棵树。
          凌利虽然抱住了树,但也感觉到了手臂上的拉扯感,他趁着自己现在还在分泌肾上腺素,赶紧借着停下来的惯性将那个黑影甩在了树身上。
          “跑啊!”他站起来,丢掉了手里的青草,捏紧拳头走向那个黑影。
          那个黑影就蜷缩在地上,身上穿着一条破旧的连衣裙子,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老太太。
          那个老太太侧卧在地,两只手就像是干枯的树枝,手指向里弯曲,更恐怖的是,她的嘴里还叼着一只小鸟。
          当凌利准备走过去的时候,老太太突然抬起头瞪着眼睛,眼里都是血丝,她一把抓住小鸟的身子,嘴巴咬住/鸟/首用力拉扯,不一会儿就把那只鸟儿扯成两半。
          凌利停了下来,他不知道这个老太太是不是发了疯,虽然他力气也不小,但对方怎么说都是女人,打/女/人这种事他可做不出来。
          “嘶……”他一停下,老太太便伏在地上,像即将扑向猎物的野兽,嘴里一直发出低沉嘶吼,凌利皱起眉头不知道怎么处理,那老太太却突然扑了上来。
          老太太一上来就抓伤了他的腰,凌利暗骂一句粗话,一把将老太太甩了出去,随后他又捏紧拳头冲上去。
          “啊——”响亮的尖叫声响起,凌利顿时停下脚步。
          警笛声突然间从不远处响起,凌利回头看去,只见好几辆警车停在了公路上,诸多警探从车上下来,一边举起手枪喊着别动,一边小跑着接近凌利。
          那个老太太伏在地上不停哭泣,看起来和正常人无异,她嘴边的血早已擦拭干净,而且嘴角边还挂着一抹隐约可见的微笑。
          凌利只能乖乖跪下来,双手举起,抱住自己的头,等待警探们走到自己身后,将他摁住,拷上手铐。
          “殴打女士,够**的!”后面的警官推了他一下,将他推向警车那边。
          凌利顺着他们的意思,离开了野草丛,走上公路,快到警车那儿的时候,后面那名警探身上的对讲机沙的一声响了起来。
          “亚历克斯,你那边麻烦大吗,是否需要更多支援?”
          “不用了,这里只有一个混混,他刚刚殴打了一个女士,这些外来的拾荒者总是这么胡来!”亚历克斯把凌利带到了车边,一边说着一边给凌利搜身。
          “而且他不是本地人,小子,你居然敢跑到落叶镇里来打人,算你倒霉!”亚历克斯说着想给凌利一下,可是后者却瞪着两只眼睛,模样十分凶狠。
          “既然没什么事,那就快点收队吧,今天早上还发生了纵火案,西南荒地,希贝克餐厅后门外以及罗镇街上的废屋都发生了火灾。”
          “收到,马上回来。”亚历克斯说着打了几个手势,所有警员开始返回车上。
          车子启动,倒车后往公路右方驶去。而再往前,则是宁静的小镇以及一大片围绕住小镇三个方向的森林,森林上方鸟群乱飞,仿佛预兆着灾祸即将降临。
          再遥远之处,无数乌云压境而至,逐步蚕食掉明朗的天空,明黄色的辉光渐渐消失,本就暗淡的夕阳也只能在此提前落幕。
          而风暴,即将到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23 12:02
            人在英国,看完睡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0-23 12:11
              支持一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0-23 12:30
                我是不是应该先留个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0-23 12: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23 21:09
                    前排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23 21:16
                      第二章 问路
                      凌利坐在车里望着窗外,青绿色的草地很快就被暗灰色的树林取代,公路两边只有密密麻麻的树木交错拥挤,往前看也一样看不到尽头。
                      景色在逐渐变成黑色,连天空也一样,暴雨突然而至,四周围开始变得越发漆黑,闪电骤然出现,却还是没能照亮那片森林。
                      凌利突然听到后面有轰声传来,他回头看去,却见到远处有洪水涌来。
                      凌利回过头来看向车内后视镜,镜子里的驾驶员正盯着他,脸上露出来一个阴森的笑容,还没等凌利有任何行动,洪水突然撞击车子,凌利顿时感觉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前撞去,随后他的额头撞到前面的隔网,视线也一下子变得模糊。
                      “喂,醒醒,你没事吧……”有人正推着他,凌利缓缓睁开眼睛,视线里十分模糊,狂风仍然混杂着雨水拍打他的脸,模糊的视线里只能看到一个黄色的轮廓。
                      “这是……雨衣?”他在心里想着,眨着眼睛想努力看清那个人的模样,但那人的脸却躲藏在雨帽之中,凌利没法看清对方的模样,不过他知道自己现在是获救了,至少比刚刚被水流冲走的时候安全。
                      他松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本想着休息一会,却因为太过疲惫而昏睡,随后他又回到了梦中,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直在他梦中循环闪现。
                      他在梦里的思路很是清晰,非常清楚自己此刻就在梦境里面,也清楚自己一路过来遭遇了什么。
                      一开始他接到了一封密件,里面提到一个叫做落叶镇的地方,而内容是让他去那个小镇执行两项任务。第一是拍几张照片,第二是带回来一个移动存储器。
                      凌利并不知道为何要这么做,也不想知道,他只会照做。
                      后来在去落叶镇的途中他遇了一个疯狂的老太太,因为她才找到了落叶镇,但也因为她,凌利被关在了落叶镇警局看守室里面。
                      他在那里待了两天,一直跟当地的警探说明这起事件的起因,希望他们能够相信他。
                      但是没人相信他,毕竟这太荒唐了,要不是凌利自己遇到了,他也不会相信的。
                      后来这个小镇似乎发生了流行性疾病,一些犯人开始不停地咳嗽,呕吐,隔壁牢房里的人甚至还吐血了。
                      警探们把生病的人送去医院,看守室里只剩下凌利和一个守卫。本来凌利是准备利用自己的增强药剂来强化自己的体能,趁此机会破门逃出去,但是一个叫克里斯丁的女人却突然闯进看守室里。
                      克里斯丁很聪明,偷了警卫的钥匙帮凌利开门,凌利本以为用不着增强药剂了,可结果还闯进来一个疯女人。
                      他急忙用了药剂,将墙上的钢管扯下,救下了克里斯丁,但是没能救下那个警卫。
                      后来他打晕了那个疯女人,和克里斯丁一起逃出了警局,在狂风暴雨中赶到了天桥列车站台,幸运地搭上了高速列车。
                      但是他又在列车上也遭到了不明生物的袭击,凌利奋力之下才和那个怪物打得两败俱伤,最终与它一起跳出列车,从空中摔进洪水里面。
                      后来发生的事情他也记不大清楚了,只知道自己最后好像在水里失去了意识。
                      然而醒来后他的脑子就像是一团浆糊,除了能回忆起一些模糊片段之外,根本没法思考,一想事就头疼的不行。
                      “爸爸,他醒了……”
                      凌利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一个孩子的叫声,随后是开门声响起。他也搞不清楚这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只是想努力睁大眼睛看清周围的情况。
                      可是眼睛一睁就疼,而且全身无力,他也没法从床上爬起来。
                      脚步声逐渐接近,凌利眯着眼睛微微转头“看”去,模模糊糊中只见到两个高大的人形轮廓,其中一个人弯腰看了他一会,又摸了摸他的额头,随后站起身,对另一个人说,“他的高烧已经退了,你要看好他,我才会付给你足够的……。”
                      凌利听着那个声音,他的脑袋再次变得沉重,还没听完那段话就已经睡着了,等到他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连半个人也没有。
                      他伸手捂住额头,却感觉上面好像贴着什么东西,他摸了一下,才发现那原来是一张纱布。
                      凌利本想着再躺一会,但是他下意识地舔了几下嘴唇,顿时感觉口渴难忍,便翻身准备下床,一转身就看到一个男孩正趴在床边看着他。
                      凌利被那个男孩吓了一跳,尤其是屋里现在只点着蜡烛,他刚看过去的时候还以为是之前遇到的那种怪物,幸亏他反应地快,才没有一巴掌甩过去。
                      “爸爸说,你醒了就把这杯水给喝了。”男孩嘀咕着看了看旁边柜子上的水杯。
                      凌利二话不说直接拿起水杯把水喝掉,然后又粗鲁地把水杯放在柜子上,男孩楞了愣神,随即低着头看着地上发呆。
                      “然后呢,小孩,你家里有吃的吗?”
                      “吃倒是有,但……爸爸没说让你吃。”
                      “当然没有了,因为他已经在心里默许了,去拿点吃的来,还有,把你爸爸叫来,说叔叔有事找他。”凌利想向那个男孩的爸爸了解一下情况,但不是关于救了他的事,而是有关余晖公园的事。
                      男孩听了凌利的话,只是坐在床边愣神,什么话也没有,也没有动过半步。
                      “爸爸他……”男孩楞了半天才说话,“他出去捕鱼了。”
                      “那就先拿点吃的来。”凌利挥了挥手,赶走那个男孩,“对了,有酒就拿酒来!”
                      男孩三步一回头地离开了房间,凌利看着门关上,这才看了一下整个房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0-24 12:49
                        房间里十分狭窄,墙上挂着鱼篓,铁笼,篷布,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鱼腥味,角落里放着更多东西,但凌利没有去细看,他大概猜到这是某个渔民用来放置渔具的后仓。
                        不过放水的柜子上却还有一副装饰精美的相框,凌利靠近看了一会,相框玻璃上满满一层灰尘。
                        他往相框玻璃上吹了一口气,结果灰尘一点也没掉,他皱着眉头,这才用手指轻轻抹了一下。
                        “油?”凌利看了一下手指,随后听到后面门外有脚步声响起,他赶紧把相框放回去,坐好后又把手指在衣服上擦了几下。
                        门打开,那个男孩把头探了进来,随后才推开门,手里拿着一个袋子,他走进来,把袋子放在柜子上。
                        凌利转头看了一下那个袋子,袋子里是一条干巴巴的咸鱼,他犹豫了一下,把袋子拿到面前,打开来闻了一下,又把袋子给拿开了。
                        男孩没有问什么,只是默默地转身离开。凌利见他要走,又把他喊住。
                        “喂,小孩,站住!”他说着把袋子抓起来,“你家里除了这东西,就没别的了?”
                        男孩摇了摇头,转身又要走。
                        “站住,我话还没说完呢,你爸爸没教过你吗?对长辈要有礼貌,坐下,等我把话说完你再走!”凌利抓着把一张小凳子放在自己跟前。
                        男孩委屈地看向凌利,见到他瞪着眼,又低下头,乖乖地坐在凳子上。
                        “你刚刚急着要去哪?”凌利问他。
                        男孩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一会儿才动了动嘴唇,“找我爸爸。”
                        “什么,大声一点!”凌利扯开嗓子,“是不是男人,是男人说话就别跟个女人一样,哎呀,哎呀,我要去找妈妈啊,屁,大声点!”
                        男孩被凌利吓得一愣一愣的,根本不敢说话,但后来又忍不住鼓了一下嘴巴,似乎是在偷笑。
                        “笑什么笑,严肃!”他又嚷了一声,男孩瞬间变得面无表情。
                        “刚刚问你的问题还没有回答呢!”
                        “我要去找我爸爸,他就快回来了。”男孩很害怕凌利的大嗓门,这次倒没有再小声了。
                        “去哪儿找?”
                        “那里。”男孩指了指一个方向。
                        “带我去。”
                        两人一问一答之后,男孩终于起身给他带路。他小心地走向门口,凌利则一边快步行走一边催促着他。
                        他们非常不配合地来到客厅里,男孩走到窗户边,推开窗门,站在那里发呆。
                        这次凌利没有多问,直接跟着男孩走到窗边,一往外看只能见到一片汪洋,这时他才知道原来这里是二楼,一楼全让水淹没了。
                        “真是一团乱。”凌利望着那片汪洋,水面上只能看到寥寥几栋房子的房顶,还有一些比较高的树,露出树冠在水面上。
                        外面仍然下着雨,风不是很大,远远可以看到一艘小艇在水上疾驰着,船上有一个穿着黑色雨衣的男人,他望着这里,操纵着小艇赶来。
                        小艇停在窗户外面,凌利和那个男孩都让了开来。
                        “小南,来,拿到水房里去。”那个男人说着拿起一个塑料桶放在窗上,男孩点了点头,抱着桶下来,然后拖着桶艰难地往客厅里走去。
                        凌利回头看了一下男孩摇摇晃晃的身子,又回过头来看着外面那个正在停泊小艇的男人。
                        “你醒了,感觉还好吧?”那个身穿黑色雨衣的男人从窗外跳了进来,拉下雨帽并开始脱下雨衣。
                        “没什么大的问题。”凌利摸了一下自己的头,直接将头上的纱布摘了下来,“一点小伤而已。我问你,这里是哪里?”
                        “镇北郊,一看你就不是本地人吧,这里本来是贝林大街,现在成了一整片海洋,捕鱼再也用不着开车走几千米的山路赶去海边了。”男人脱下上衣,走到客厅里面,凌利跟着他走去,才发现原来客厅里面有一部分摆设成了厨房。
                        “喝点什么,饮料还是冷茶?”那个人打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一瓶饮料,撕开拉环。
                        “有酒吗?”
                        “酒?酒没有,这附近只能找到这些,再远点的地方也去不了。”
                        “那算了。”凌利摆了摆手,找了个地方坐下,“你知道余晖公园在哪边吗?”
                        “余晖公园,那边。”男人指了一个方向,“不过离这里很远,坐船去的话得两个小时,之后还得上岸再走半天时间。”
                        “你们小镇挺大的嘛,去个公园还得走半天啊。”凌利之前看过落叶镇的地图,以上面标示的尺寸距离来看,开车从北郊去余晖公园大概只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本来不大,但现在路都变了,我不久前才去过一次,不过没去成,太远了,但估摸下来差不多一天的时间。”
                        凌利听完陷入沉思。拍照这个任务随时都能完成,但是到余晖公园去怕是没有那么容易了,首先他得渡过这片水域,然后再走上至少半天路程,这过程中还可能会出现一些怪物,就像他之前遇到的那个老太太和疯女人一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0-24 12:50
                          “你要多少钱才能带我去哪里,告诉我,多少都行。”凌利抬起头说道。
                          那个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凌利,随后微笑着摇了摇头,关上冰箱,拿着饮料走到沙发那里坐下。
                          “给我带路,需要多少你说。”
                          凌利继续说着自己的筹码,那个男人却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凌利以为他正在考虑,便没有去打断,只是沉默着等待答案。
                          那男人坐了许久,才把手里的饮料罐放在茶几上,“这么说吧,我有个孩子,而且现在外面太危险了,洪水还没有停,到处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怪物,就算是一座金山放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去冒险。”
                          那个人说到这里朝着凌利这儿招了招手,随后小南从凌利旁边跑过,跳到沙发上,与他的爸爸紧挨在一块。
                          “看到了吗,我有孩子。”男人抱住了小南的头,轻轻抚摸他的头发。
                          “那把你的船卖给我,你出价,多少我都买。”凌利说着微微转头看向窗外。
                          “船我也不卖,卖了我还怎么抓鱼,怎么养活家人,不行。”男人坚定地回绝。
                          “总有什么办法!”凌利一拳锤在茶几上,玻璃做成的茶几顿时碎掉,“能带我离开这儿。”
                          “回屋里去。”男人推着自己的孩子,看着他离开客厅,这才低声对凌利说道:“要不这样,离这不远处还有一个渔民,他叫凯文,人很老实,四十多岁的单身汉,不像我这样有顾虑,应该愿意带你去那里,我带你去找他,行不?”
                          凌利没有犹豫,直接给他一个回复:“行!”
                          男人没有再说话,只是拿起饮料瓶,一边饮下一边转头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0-24 12: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0-24 12:57
                              坐等我的角色出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10-25 20:21
                                等我的角色出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0-25 21:10
                                  等一个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0-26 09:40
                                    还有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0-26 10:52
                                      第三章 卡拉尔的养鱼池
                                      凌利在那个臭烘烘的房间里待了一整个下午,晚上被那个渔民邀请一同吃晚餐。桌上摆了不少鱼肉,但他是一个急躁的人,吃鱼这种细腻事情他不会去做,整个晚餐时间也只是闷着头在吃饭,偶尔夹几根菜。
                                      晚饭后凌利也是早早睡觉,等到第二天一大早醒来,那个渔民已经准备好了船。
                                      他们乘坐小艇出发,阴沉的天空仍然下着大雨,水面下是一片漆黑,无法看到里面有半点生机。
                                      他们在水上行驶了半个小时才到达一栋渔屋外面,这里还搭了一座木头栈桥,桥很是不稳,踩下去的时候栈桥还会下沉。
                                      那个渔民很负责任,带着凌利到达渔屋门口,还一直等到凯文来开门并向他说明来意。
                                      “他想去余晖公园?”凯文说着指了指凌利。
                                      “是的,很急,只要你带他去那儿,他可以付给你双倍的报酬。”
                                      “听起来还不错,好的,我可以带他去,不过……不过我要三倍。”凯文低着头,犹豫了一会儿之后伸出三根手指。
                                      那个渔民回头看了凌利一眼,随后朝凯文点了点头,“可以。”
                                      全程都是那个渔民在说服凯文,凌利从头到尾都没有开过口,等到成功之后,那个渔民回到自己的小艇上,准备启动发动机。
                                      “喂!”凌利朝他喊了一声,那个渔民抬起头看向凌利这儿。
                                      “谢谢你救了我。”凌利说道,随后转身跟着凯文往渔屋走去,那个渔民看了凌利的背影一眼,并没有说话,随后他启动发动机,离开了这里。
                                      凯文似乎也不是一个喜欢多说话的人,他小心地打开门,进了屋里,随后又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
                                      凌利一进屋就环视了一下屋里的装饰,屋子里还不算太暗,有一扇小窗,只不过现在外面天太黑,所以光线显得有些不足。
                                      屋子里也很混乱,到处都是坏掉的渔具,一台破旧电视摆在屋子中间,没有打开,电视正对着一张单人沙发,沙发上还放着一个很脏的盘子。
                                      “不好意思,有些乱,你先坐,我先打扫一下,什么时候去你决定。”凯文说着打开门离开了房间。
                                      凌利看了一下这脏兮兮的环境,最后决定还是站着等他回来。
                                      凯文很快就回来了,他拿着扫帚打扫了好一会儿,又把那些盘子收掉。凌利一直没有跟他说具体的时间,只是静静地等他把活干完。
                                      “要喝点什么吗?”那个老实人干完活之后低着头问道。
                                      “不用,现在还早,什么时候能出发?”
                                      “随时都行。”
                                      “那就别废话了,直接出发吧。”凌利转过身看着窗外,但话刚说完外面突然开始打雷。
                                      “不妙啊,唉,要是下暴雨的话就没法出船了,至少等雨小点再走。”凯文快步走到窗边,对着外面唉声叹气。
                                      凌利摇了摇头,直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凯文则是接了一会雨水,才回过头来不好意思地看向凌利,“要不然,你先喝点什么?”
                                      “有酒吗?”
                                      “酒?没有。”
                                      “算了!”凌利越来越烦这里的人,他感觉这两天遇到的本地人都差不多,问人家喝什么,结果想喝的都没有,而且胆子小,说话也小声,跟快没气了一样。
                                      凯文像是被凌利这一声吼给吓到了,整个人不停颤抖着,他站了一会,突然着急地走到门口。
                                      “你别出来,在屋里待着就好。”凯文说完,开门走了出去。
                                      他一出去,外面又响起了快艇那种特有的吵闹引擎声。凌利并不觉得那个送他来的渔民还会回来,但他已经感觉到了一种非常不好的气氛。
                                      他迅速来到窗口,躲在边上朝外看。
                                      凯文站在栈桥上,两艘快艇和三艘摩托艇由远及近,上面的人呼喊叫嚷,嘴里说的全都是脏话。
                                      一艘快艇停在了栈桥不远处,其他的仍然在附近转着圈。停下来的那艘小艇上有三个人,一个瘦子负责开船,一个胖子垂着眼睑,用凶狠的眼神瞪着凯文,另外还有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他穿着花花绿绿的沙滩套装,朝着凯文那儿张开双臂。
                                      “凯文,我的朋友,你别来无恙啊,老大让我来跟你问一下,昨天你捕到了多少鱼呢?”
                                      “一条也没有,先生。”凯文低着头,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
                                      “一条也没有?”墨镜男从快艇里走出来,抬脚来到栈桥上与凯文面对面,“真的一条也没有吗?”
                                      “是……是的,先生。”
                                      “那你昨晚吃了什么?”他说着揽住了凯文的肩膀,“你可别骗我啊,你知道我最经受不住别人的欺骗了。”
                                      “一点土豆泥。”凯文的声音更加小了。
                                      “土豆泥,生活还不错嘛,凯文。我本来以为你真的是一个老实人,可你的肚子比你老实多了。”
                                      他们停下了脚步,墨镜男沉默着,他的眼睛被遮住,凌利没法看到他的眼神,但能猜出那个墨镜男现在一定在瞪着凯文。
                                      “滚回你的臭渔屋里,明天必须给我交十斤鱼上来!”墨镜男突然掐住凯文的脖子,说完后又推了他一下,“不然就让你和你的鬼渔屋一起沉到水底!”
                                      墨镜男退后两步,举起拳头弹出拇指,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然后他又回到快艇里面,随后所有快艇和摩托艇都离开了这片水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0-26 19:54
                                        凯文无精打采地回到屋子里,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凌利站在窗口看着他,眼神冷漠。
                                        他讨厌这样懦弱的人,也不想去可怜他们。
                                        “我可能……”凯文沉默了半天,这才小声地说,“没法带你去了。”
                                        “孬/种!”凌利气得过来揪住他的上衣,“一两句话就把你吓成这样,真/特/喵的没用!”
                                        凯文不说话,低着头看着地板。
                                        “抬起头来,喵/的给我抬起头来!”凌利又吼了两声,凯文这才慢慢地抬起自己的头。
                                        “如果你不带我去的话,我现在就把你沉到水里去!”他扯开嗓子说道,但对方似乎并不怕他,又一次低下头看着地板。
                                        凌利直接甩给他一巴掌,随后又反手给了他两巴掌。凯文被他给打蒙了,先是发愣,随后很害怕地看着凌利。
                                        “带我去,凯文。”凌利压低语气说话,他可不想把对方吓尿。
                                        “我也想啊,可我的渔船已经被他们扣押了,我最多只能划船带你去其他人那儿,你得找别人了。”
                                        “哦,就这样吗?你们当我是皮球吗?可以随意地踢来踢去,啊!我现在就要你带我去,别人我还不想要了,你说你没船,那就去拿回来啊!”
                                        凯文一听到凌利的话,马上就抬起头,浑身颤抖,“拿,拿回来,怎么拿回来,我去了他们就直接把我给沉了,哪还会把船还给我。”
                                        “真没用,看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又没家人,还怕这怕那的。告诉我,他们在哪,我帮你拿回来!”
                                        “别去,行吗?我带你去找别人,这里有一大把人比我可靠,我求求你了。”
                                        “求个屁,真没半点出息,等这雨小点,你就带我去,我给你搞定!”凌利大声嚷着,就差拍胸脯和甩巴掌了。
                                        凌利自己也确实有把握,之前能够折断钢管,捏碎瓷娃娃主要是用了增强药剂,但即便不用,他本身也具备一些打斗技巧,足以同时应付三个人。
                                        假如说对方人太多,他也可以采用潜入的方式夺回凯文的渔船。
                                        “搞定……”凯文愣住了,一会儿后他抓着自己的头离开了房间。
                                        凌利心情不太好地走到窗口,外面的天空越发漆黑,暴雨轰地从天降下,外面瞬间变得一片模糊,闪电不时亮起,雷声紧跟其后。
                                        雷声响得越频繁,凌利的心情就越差,明明才来这里不久,他却已经厌倦了这个地方。
                                        嘭!
                                        他一脚踹开门,凯文本来还跪在地上,被外面的雷声和凌利粗暴的踢门声吓了一跳,顿时坐倒在地。
                                        “考虑得怎么样了?”凌利最后给他一次机会。
                                        “我……”凯文低着头,眼睛看着自己的手,“我去。”
                                        “什么时候?”
                                        “下午雨小点再去。”
                                        “那现在告诉我,拿走你船的是什么人?”凌利坐下来问道,“最好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他叫卡拉尔,是东岸的养鱼人,专门捕猎和饲养鳄鱼,风暴后和其他捕鱼人围起一片水域,搭建了一个村子,他们用围起来的那片水域养鳄鱼,所以那里又叫卡拉尔的养鱼池。”
                                        “而卡拉尔则被附近的渔民称为老鳄。”凯文吞了一口唾沫,继续说,“我听说,那些胆敢惹怒卡拉尔的人,都会被他扔进鳄鱼池里喂鳄鱼。”
                                        “嗯。”凌利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没有再和凯文谈论这件事,只是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凯文看着凌利,只能叹一口气,静待下午。
                                        中午的时候凯文拿出来几个罐头,撬开铁皮盖后,直接给凌利倒了一盘肉酱,然后又拿出来递给他。
                                        “还不赖。放心,你那船我一定帮你拿回来,而且我还要把他们的船都烧掉,所以你也不用担心他们会来找你麻烦。”凌利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口齿不清地说着。
                                        可他说的越多,凯文的心里就越是忐忑不安。
                                        时间飞快,下午过不久雨就停了,天空还是一样阴沉沉的。凌利找了两条比较干净的碎布绑在手上,然后又另外弄了一根铁管,挥舞几下之后跟着凯文出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0-26 19:56
                                          凯文双手抓着船桨,用力划船,凌利则一直看着前方的水域。水面十分平静,一如他来时的样子,但这平静之下,是否隐藏着涌动的水流,他暂时还不清楚。
                                          但他很快就会弄明白,他还会像过去那样完美的完成任务,然后回到家,陪伴在自己的妻子身边,而这次他还要等待他的孩子出生。
                                          就当凌利回想着自己有多久没回去的时候,凯文开口了,“前面就是他们的地盘,你小心点。”
                                          凌利听着他的声音,斜着脑袋看向前边,随后他皱起了眉头。前面是一个水上村庄,规模不算大,但到处都是架在在水面上的房子和浮桥,上面还有不少人在巡逻,他们手里都拿着水管铁棍扳手之类的工具,凌利心里默默地数了一会,室外至少有八个人。
                                          至于室内,他没有看到,所以暂时不论。
                                          “先别靠近,现在光线不好,正好趁现在绕一圈,你指一下你的船在哪。”
                                          凯文照着他说的绕了那个小村庄一圈,绕到村庄背面的时候刚好看到中间的浮桥上放着一艘渔船,有个人正拿着电焊机绕着船在转圈。
                                          “那就是我的。”凯文看到自己的船,显得有点激动,凌利举起手示意他冷静一点。
                                          凯文闭上嘴巴,但眼睛却一直盯着自己的船,凌利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摆摆头让他继续划船。
                                          凯文叹了口气,继续划动小船。他们从村庄背面来到侧面,这里人很少,而且还有一栋房子挡着,凌利打算从这里上去。
                                          “你划远点,看到我手势你就过来,这船还得你自己来开,知道了吧?”凌利说完撑着木板爬上去,随后他回头朝着凯文瞪了一眼,后者开始用力划船,很快就远离了村庄。
                                          凌利低身行动,沿着屋子后面来到窗户下面,小心探头往里边看了一下,随后又快速把头缩下来,背靠墙拿出别在腰上的铁管,随后起身慢慢地跨进窗户里边。
                                          屋子里只有一个男人,他正坐在一张铁椅子上,翘起双腿架在桌子上面,手里拿着一本杂志正在看。
                                          “呵呵呵呵……”那个男人发出恶心的笑声,还伸出手指扣着鼻子。
                                          哐!
                                          突然间一根棍子敲在他的后脑勺上,男人哼都没哼一声直接倒在地上。
                                          凌利收起铁管,然后抓着那个男人的手臂和衣服,用力将他扛到肩上,转身看了看整个房间,然后朝着床那儿走去。
                                          他来到床边,将那个男人放了下来,正准备把他推到床下,那男人突然睁开眼睛,直直瞪着凌利,“你特喵……”
                                          凌利还没等他说完直接一拳落在他的脸上,那个男人顿时晕了过去,凌利这才把他推进床底下。
                                          他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走去,路过桌子那儿的时候看到上面放着一顶牛仔帽,他拿起帽子戴在头上,拔出铁管挥了两轮,将门推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0-26 19:57
                                            @kas1905 凯文已登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0-26 19:59
                                              ojbk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0-26 20:39
                                                @南极里的企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0-26 20:47
                                                  坐等我的角色出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10-26 22:20
                                                    完了嘞嘞勒!!
                                                    我来晚了,报名结束了!!
                                                    但是我可以看企鹅是什么角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0-26 22:3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10-27 13:23
                                                        等待我的克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10-27 13:41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9-10-27 21:03
                                                            我真是服了这奇葩百度了是我卡了还是被删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9-10-27 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