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同人文吧 关注:5,080贴子:260,849
  • 27回复贴,共1

【文章】茉莉願安 (莫莉安视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说明:
1.主推沧玄三四
2.不黑莫莉安
3.带点未来向
4.有新人物(炮灰)
5.有莉莉丝+伊崎(亡)
6.九月十月都有出现,但无cp向,个人无感。
若无以上雷点,请放心食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10-27 15:40


    “不回去了?”
    “对啊,阿沧不想和我过二人世界么?”
    “小一会哭的。”
    “……要不节日的时候回去看看?”
    “……可以。”

    ……

    我叫莫莉安。
    ……
    我从小住在石勒城里。
    石勒城是一个好地方,空气常年温暖干燥,离天很近。城镇很小,常年浮着蜂蜜茶的气味。
    在一个清晨,我遇见了玄。他那么与众不同,似知晓一切事物一般优雅从容,又像王者般的掌权天下。明明还是春天,我却觉得全世界的花都开了。
    ……
    “你说,玄会喜欢我吗?”我揪紧身上的裙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问道。
    “姐姐这么漂亮,玄月哥哥当然喜欢姐姐啦。”小芝麻仰起脸冲我笑,脸上淡淡的雀斑,橘红色的齐耳短发,拥有着八九岁孩子特有的稚气,不知是把哪本言情小说的内容套到了我身上。
    “是吗?”我笑着,摸摸她的头,“走吧,玄还在等我们呢。”
    我口中的玄,就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位。
    他的名字是玄月。
    很高,比我高出一个头多。
    喜欢白色,经常穿着白色的风衣。
    一头银紫色的长卷发,用黑色的发带松松地束着,绕在肩头。
    眼瞳是酒红色,醇厚积淀,像的大海,无法窥探到深处。
    睫毛很长,眼形很漂亮。
    很绅士,像上个世纪拥有大片玫瑰庄园的英国贵族那样。
    ……
    我们去了街角的冰激凌店,他给我点了华夫饼和莓果冰激淋,自己慢慢抿着一杯冰茶。
    我装作低头吃东西,却偷偷抬起眼,做贼似的用余光看他。
    他喜欢夕阳,我也喜欢。
    不仅是因为他喜欢,而是在他看夕阳的时候,我有机会看他。
    在浅金色阳光的衬托下,他的发丝被我看得很清楚,一根一根的。虽然,已被斜晖的余阳淡弱,却也如水中的凌波一般被涂抹着薄薄的一层桔红,反射着余晖。
    我就像一个虔诚的教徒一样,崇敬地念着他的名字。
    他中途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时一直浅浅地皱眉。
    “玄,有事吗?我能帮上什么忙吗?”我问道。
    “没事的,莉安。”他勾了勾嘴角,舒展了眉心,“只是,今天不能陪你了。”
    “哦。”我应了声,低下头吃东西来掩饰内心的慌乱。
    玄给我的感觉真实又不真实。他现在真真切切地坐在我面前,和我聊天,但他好像身处一个我永远无法触碰到的世界,离我非常遥远,甚至是遥不可及。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桌上插瓶里的茉莉。花朵娇嫩细腻,
    “玄月哥哥不再多陪陪姐姐了嘛?”小芝麻拽住玄的风衣下摆,抬头撒娇道。幼嫩的童音打破了我片刻的思想涣散。
    “抱歉啊,小芝麻。”他转过身,蹲下来,伸出手摸着小芝麻的头。
    他的手很白,手指纤长,骨节分明,是肌肉和骨骼的完美结合,像这家店盛冰茶用的骨瓷杯。
    “今天,有重要的事。”
    我默默地看着他,他银白的风衣,很快消失在夕阳落下后已是浓墨的夜色里。
    吞噬殆尽。
    晚上十点零二,我把小芝麻哄睡下,翻了翻手机,看到伊崎给我发了微信,说玄对今天下午的事非常抱歉,让他这个朋友替他赔罪。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10-27 15:51
      顷刻间,我被淡蓝色的光包围,什么传讯室呀椅子呀藤蔓呀都不见了。
      然后,我看到了玄。
      他牵着一名女子的手,十指相扣,踩着虚无的白光缓缓向我走来。两人的风衣,裤子包括衬衫是同样的款式,雪白上纹着银色的暗纹,黛黑中描出了无差的图案。
      两人渐渐走近,我也看清了那女子的模样:墨蓝色长发,随散地拢在身后,随着女子的动作漾出优美的弧度;像徽墨一样的眼眸,如古井般平静而又神秘,却又似藏着南极的万千冰川,透出森森寒意,眉宇间是像玄一般的王者风范,优雅高贵,但又多了一份淡漠。她很瘦,背挺得直直的,下巴微抬,纤长浓密的睫毛覆下来,如上帝俯视苍生。
      “莉安,”玄在我面前站定,“他们在失乐园。”
      “什么?”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他们”是谁?失乐园又是什么地方?
      “很抱歉啊,不得不这么做。”说着,一粒雪青色的小东西落在了我的掌心。
      “我和阿沧该走了。”他继续说道,转过身去,我这才注意到他也将头发披散了开来,又似想起什么似的,他转过头来,朝我眨眨眼:“十二号室现在空着。”
      随着他话语中最后一个字的落下,白光从眼前退散,尘埃落定。我重新回到了传讯室,但周围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沙尘一直保持着被震散的样子。
      藤蔓已经消失不见,不过没关系,我现在不需要它保护了。
      “莫……莫莉安!”我听见有人叫我,是四月。她死死地盯着我手中的东西,眼圈很红,带着哭腔地喊到:“你见到玄月哥和沧月姐了对吧!他们在哪!”
      “四月!”三月也过来了,将小声呜咽着的四月半抱着,也将目光聚焦在那东西上:“他们说了什么吗?”
      “……他说,让我到十二号室。”我答道。
      “十二号室!”身后传来声音,贪狼,九月和十月都已悄然到来。此刻说话的是一个紫色头发的少女,她咬住下唇又放开:“可是没办法打开啊。”
      “或许有。”贪狼也看着那团发光的雪青,“这是玄月的东西。”
      ……
      “十月?”我轻轻地叫着走在我右手边的男孩,这一路上的气氛实在压抑,重重的谜团让本就不擅长推理的我一头雾水,只好求助于其中似乎唯一冷静的人,“为什么十二号室打不开?”
      “因为玄月哥和沧月姐联合的力量,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强大。”十月抿抿唇,接着说道,“黑月铁骑有十二个人,按实力排名,从一月到十月,实力越来越强。还有两大王牌,沧月玄月。他们无论从哪个方面,头脑也好,异能也罢,都比我们高出一大截。”他说到这里。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而且,似乎他们还保留着一段我们其他黑月都已经被洗去的记忆。”
      我急于探究他口中的“异能”为何物时,却听走在最前面的贪狼闷声道:“到了。”
      连忙走上前去,手中的小晶体有了反应,它颤了颤,从我掌心挣脱出来,径直去向面前的门。
      ……
      “莫莉安?”九月见我出来,担心地凑过来,“你还好吧?”
      “嗯。”我对她绽开一个微笑,“小九。”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10-27 15:52
        “你的记忆恢复了?”
        “嗯。玄把它还给我了。”
        “……”
        “别这样,莉莉丝。”
        我去了趟失乐园,也就是原来的石勒城。
        莉莉丝在那里。她还是那样,波澜不惊,沉默寡言。在和我说话时,也是目不转睛地摆弄着眼前的插花,面瘫似的。她和沧月很像。
        如果世界在一个大玻璃球里,那她们就是一样的背靠整个世界,永远不会走进去,只是默默关注,大抵世外之人就是如此。
        “习惯而已。你们族人有些可真是不讨人喜欢。”
        我有些抱歉。那个爱着她的男人,伊崎,在我族人的手中死去。
        “……对不起。”
        “不必,走吧。”
        “那你呢?”
        “我……和伊崎一起,留在这里。”
        “等你们大人回来?还是等他?值得么?”
        “不要把所有人想得都与你一样,莫莉安,”她盯着我的眼睛,锋利的黑色洞穿了我的所有小心思,“我们不一样。”
        恍惚间想起缪尔五世对我说的,圣母情结又来了,玄月需要的不是这样的东西,他的爱人一定是可以与他并肩的强大与自信,以及对他的足够信任。
        “那再见?”
        “……”
        ……
        “看来你现在挺好的。”
        四月在我将族人接回家族园后来过一回。我们站在庄园后的茉莉花田中,炽热的太阳被飘来的云层遮住,投下一片清凉的阴影。
        “也许吧。”我微笑着答道,“忙忙碌碌的空虚。”
        四月低着头,掐过一朵茉莉花。
        “人总要学会欺骗自己的心,不是吗?”
        “其实,思念也是一种放下。”四月突然开口,却仍在低头玩着手掌中的茉莉,“三月执行任务去了。可是——”
        她将那朵花抛起,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我还能怎样,叫他回来?”
        “你可以和他一起去,顺便秀秀恩爱。”我同她开玩笑。
        “算了,保护单身狗。”她笑着,洁白的茉莉在异能的作用下长成植株。
        “也是。”
        ……
        告别四月后,脚步轻快起来。
        放下吧,我对自己说,在十二号室放上一束茉莉花,就算是祝他平安也罢。
        ———EN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10-27 15:5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10-27 15:54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10-27 15:5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10-27 15:5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10-27 15:5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10-27 15:5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10-27 15:5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10-27 15:5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10-27 15:5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10-27 15:5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10-27 15:56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10-27 15:57
                                楼楼怎么称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0-28 00:20
                                  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10-30 18:02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2-08 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