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88吧 关注:12,537贴子:4,146
  • 1回复贴,共1

刑事控告书控告人:刘斌,男,汉族,1967年生,中共党员,本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刑事控告书
控告人:刘斌,男,汉族,1967年生,中共党员,本科文化,织金县化起镇公务员,住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化起镇居委会。身份证号码:522425196711213919;电话:13638183708。
被控告人:李家祥(织金县法院原化起法庭庭长);
被控告人:李发勇(织金县法院原化起法庭审判长);
被控告人:龙永红(织金县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
被控告人:梁金虎(织金县法院审判监督庭审判员);
被控告人:罗洁(织金县法院审判监督庭审判员);
被控告人:高义等(原织金县法院监察室及相关办案人员);
被控告人:毕节市中级法院涉案人员等。
案由:涉黑涉恶,民事枉法裁判及保护伞。
请求事项:根据《国家监察委员会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严惩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违法犯罪问题》的通知,请求:
一、依法追究被控告人李家祥、李发勇枉法裁判和保护伞被告人龙永红、罗洁、梁金虎、毕节市中级法院拒不依法纠正枉法裁判,对控告人刘斌进行报复陷害,继续枉法裁判的法律责任。
二、依法追究被控告人李家祥、李发勇因报复陷害,制作四起假案枉法裁判,违法查封且强制贱卖以刘斌妻周训莲为法人代表的加油站,侵害其加油站合法权益,并与前罪数罪并罚的刑事责任;
三、依法追究被控告人高毅等充当保护伞,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的刑事责任。
事实及理由:
一、被告人李家祥、李发勇在执行审理刘斌煤矿纠纷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被告人龙永红、罗洁、梁金虎及毕节市中级法院办案人员充当保护伞,承继共犯,拒不依法纠正该枉法裁判,继续枉法裁判,侵害控告人合法权益,且属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
1、被告人李家祥、李发勇枉法裁判的证据及理由:
一是在其作出的(2000)40号判决书内容中,动了手脚,篡改证据作枉法裁判。即,枉法将应作为刘斌第一期支出帐的12581.3元篡改枉法裁判为刘斌收入帐,后一期支出帐30207.04元篡改枉法裁判为总支出帐,枉法将应作为刘斌卖煤款的2361.85元篡改枉法裁判为13564.11元(含李绍明经手收的11202.26元,包庇李绍明贪污手里的煤款)。
二是在案卷里动了手脚,销毁,伪造法庭“审判笔录”。《西南政法大学文字检材结果报告书》检材二证明,被告人李家祥为书记员,被告人李发勇为审判长作出案卷“审判笔录”落款当事人刘斌签名不是刘斌本人的真实笔迹,且无审判长、书记员、律师、人民陪审员的签名。且有两张第一页,两张第二页,一张无名页等。
三是勒索并贪污诉讼费,剥夺上诉权等。
2、被告人龙永红、罗洁、梁金虎及毕节市中级法院充当保护伞,承继共犯,再次对刘斌进行报复陷害,继续枉法裁判,拒不依法纠正该枉法裁判案。再次侵害控告人刘斌煤矿合法权益。
其一、在其作出的(2008)黔织民再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内容中,暗中动了手脚,捏造“本院认为”的虚假事实,作出对其审理查明和另查明事实作自我否定,自我推翻的枉法裁判。
因本院认为,“刘斌支付的7344元,李绍明只承认青苗补偿费1000元”和及“卖煤款13564.11元中,李绍明称系刘斌一人所收,刘斌只承认收8957.23元,双方均无证据证实”均与审理查明,“李绍明经多次公告送达下落不明,未参加诉讼活动,刘斌实际入股龙金煤矿的总支出帐为42788.34元”和案卷里卖煤款13564.11元中,刘斌经手2361.85元,李绍明经手11202.26元存在自相矛盾,自我推翻。明显造假,枉法裁判。
因本院认为,“李绍明作为龙金煤矿合伙执行人,未经王殿华同意,与刘斌签订《增加股东认证》,邀约刘斌入股龙金煤矿,又未经王殿华、陈学昌同意,与刘斌签订协议,违反法律静止拒性规定,这些协议无效,刘斌在龙金煤矿并不享有股权”与另案在(2003)2113号民事判决书内容中查明,王殿华、陈学昌早在刘斌与李绍明协议期间,李绍明就与王殿华、陈学昌私下协商,龙金煤矿由李绍明一人经营,由李绍明退出二人股金,李绍明并打了欠条给二人。为此,王殿华、陈学昌早就不再是龙金煤矿合伙执行人,未参加一审、再审诉讼活动存在自相矛盾,自我推翻。明显造假,枉法裁判。
其二、毕节市中级法院办案人员故意拖延办案,上诉状交了十年,下了举证通知书,严重超过法定期限,至今未纠正该枉法裁判。枉法裁判已成为侵害事实。
事实证明:以上违法行为,具有主观上的故意,客观上侵害刘斌煤矿合法权益,且已经完成任务损害事实。逼迫控告人刘斌二十年艰难维权倾家荡产,所产生的维权费用40余万元,该枉法裁判案严重超过上诉法定期限未能得到及时纠正。期间,反诉被告李绍明已将含刘斌股份的煤矿多次出卖下落不明,刘斌应在龙金煤矿退股无追偿途径。如今,永金煤矿与龙金煤矿合并价值递增上亿,控告人刘斌30%股份不低于数百万元。为此,情节特别严重,已严重触犯了《刑法》规定的枉法裁判罪。
二、由于以上原因,控告人刘斌因不服,依法控告,以控告人刘斌妻周训莲为法人代表的加油站遭打击报复,被告李家祥、李发勇制造四起假案,违法查封加油站,同样,情节特别严重。
一是案卷里四份“审判笔录”均涉嫌伪造。
因查封加油站的(2003)1553、994、1546、2398号民事判决书案卷里“审判笔录”涉嫌伪造。因1553、994、1546号判决书落款的人民陪审员,在案卷里笔录中,无签字依据;2398号因传票下发时间错误,应当转为普通程序,而以简易程序等,所作的“审判笔录”均属造假。
二是案卷里四份“公告送达判决书”均涉嫌伪造。
因案卷里公告送达判决书无图片依据证明,且刘斌已收到下发的传票,周训莲属加油站法人代表,2398号民事判决属简易程序,根据《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均不适用公告送达判决书。故案卷里“公告送达判决书”明显造假。
三是拍卖当天,才通知召开债权人会议。
事实证明:被告人李家祥、李发勇具有主管故意,客观上侵害加油站合法权益。逼迫老马冲加油站承包人李金火不能继续经营,加油站倒闭贬值。导致控告人刘斌损失合同规定的未收回的承包费10万元钱(共计17.5万元,已收到7.5万元);导致控告人刘斌损失相应的违约责任和违约损失80余万元;且逼迫控告人刘斌履行枉法裁判的判决义务和违法执行的相关费用等,逼迫控告人刘斌贱卖加油站,造成的损失差价数百万元。严重触犯《刑法》规定的报复陷害罪、枉法裁判罪和执行判决滥用职权罪,应当从一重罪与前罪数罪并罚。
三、被告人高义等充当保护伞,以罚代刑,徇私舞弊不移送刑事案件,包庇以上被告人逃避刑事责任的追究处理。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1999通过)(六)民事、行政枉法裁判案(第399条)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2、枉法裁判,造成个人财产直接经济损失10万元以上,或者直接经济损失不满10万元,但间接经济损失50万元以上的;3、枉法裁判,造成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财产直接经济损失20万元以上,或者直接经济损失不满20万元,但间接经济损失100万元以上的;4、伪造、变造有关材料、证据,制造假案枉法裁判的;5、串通当事人制造伪证,毁灭证据或者篡改庭审笔录而枉法裁判的;……的规定,以上被告人的行为,已经超过了枉法裁判罪的立案标准;根据《行政处罚法》第21条,行政机关工作人员违法行为构成犯罪的,不得以行政处罚代替刑事处罚规定,依法应移送检察院提起公诉,追究相关刑事责任。被告人高义等在其作出的(2009)1号监察决定书中,以追究被告人李家祥质量把关不严领导责任,以被告人龙永红退休为由不作处理,对被告人龙永红、罗洁、梁金虎及毕节市中级法院办案人员未作明确的追究处理,故意违反,拒不移送刑事案件,具有明显的舞弊行为。
根据《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 第二款 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高检发释字〔2006〕2号),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1.对依法可能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的犯罪案件不移交的;2.不移交刑事案件涉及3人次以上的;3.……,;4.以罚代刑,放纵犯罪嫌疑人,致使犯罪嫌疑人继续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根据《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的渎职侵权重特大案件标准(试行)》(高检发〔2001〕13号),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重大案件标准为:1、对犯罪嫌疑人依法可能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重大刑事案件不移交的;2、五次以上不移交犯罪案件,或者一次不移交犯罪案件涉及五名以上犯罪嫌疑人的;3、以罚代刑,放纵犯罪嫌疑人,致使犯罪嫌疑人继续进行刑事犯罪的规定。
事实证明,被告人高毅等充当保护伞,以罚代刑,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包庇犯罪分子逃避刑事责任的事实成立,明显故意触犯《刑法》规定的徇私舞弊不移送刑事案件罪。
为此,特请依法立案,提起公诉,追究相关刑事案件,还受害人公道!
呈:

控告人:刘斌
2019年10月30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0-31 15:55
    这就是典型的枉法裁判和保护伞案件!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9-12-29 2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