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吧 关注:57,065贴子:602,325

【东方不败】(同人)事业上升期的反派不要谈恋爱(督主x教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概就是雨化田穿越到了黑木崖,与教主棋逢对手,两个人从互相利用到日久生情的故事。大背景是按笑傲江湖原著来的,但也有一些自设。人设就不立了,各位看官自行感受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1-01 08:33
    (序)沙暴
      四面狂风,黄沙漫天。黑沙暴渐渐逼近,有如天神之怒,势不可当。
      这般恶劣的环境之下,却有一黑一白两个身影激战正酣。那穿黑衣侠客服的是个中年汉子,穿白衣的却是一身书生打扮。两人几番交手,分开时,那白衣人脸上多了一抹血痕。
      “雨化田,你要是有胆,就跟我到黑沙暴里一决胜负。”中年侠客撂下这句话,竟当真纵马奔向那黑沙暴。
      雨化田抚上面颊伤口,心中恨意滔天。他明知道此时应当进入龙门客栈躲避沙暴,任由赵怀安那逆贼自生自灭,可是一想到他的义父、义弟尽丧赵怀安之手,一干属下也已全军覆没,自己又被那逆贼伤了脸,他就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对那挑衅视而不见。眼见赵怀安的背影越来越远,他一咬牙,策马追了上去。
      黑沙暴正似一头张开嘴的巨兽般等待着自己的猎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1-01 08:35
      (一)观望
        黑木崖上,光明左使东方不败正在房内闭目练功。忽然,一阵怪风吹过,他面前的书页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动。
        东方不败蓦地睁开眼,那风已经停了,他扭头看向风来的方向,皱起了眉。内室门窗紧闭,怎么会突然刮起大风?更何况他练功之时听力极佳,知道方才窗外绝无半点风声。常言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可东方不败身为日月神教光明左使,武艺又高,又怎么会被区区一阵怪风吓到,当即将桌上《葵花宝典》收好,提剑进了内室。
        一推开门,就看到地上躺了个人。那人穿着青色内衫,侧卧在地。东方不败挑了眉,没有靠近,就站在原地地观察。那是个相貌极美的年轻男人,即便是闭着眼也能叫人想象出他惊鸿一瞥时的动人心魄。美中不足的是,这人脸上受了伤,加之长发散乱,形容很是狼狈。
        面对这样一个手无寸铁又昏迷不醒的男人,东方不败却感到前所未有的棘手。此人虽然只穿了内衫,可衣服的布料做工都彰显着他的身份不凡。这个人是谁?他是怎么凭空出现在自己的卧室的?黑木崖四周都是山地与平原,这人身上却粘了许多细沙,好似刚从沙地里滚过一般。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着诡异,饶是东方不败见多识广,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他又朝地上那男人看了一眼,确定对方是个活人而不是鬼,便打算先将此人捆住,待其醒来再仔细拷问。
        可惜,这计划在第一步就遇到了阻碍,东方不败的房间里并没有能够用来捆人的绳索。无奈之下,他只好蹲下身去,准备点这个人的穴道。孰料正在此时,那人猛地睁开眼,反手一掌朝他劈来。原是此人早已苏醒,专等有人靠近时发难。
        东方不败一惊之下,猛然收手,双脚发力向后一跃,堪堪躲开这道攻击。待他站定,对方也已立起身来。
        此时,雨化田盯着面前陌生的白衣男子,余光扫过周身环境,暗暗心惊。记忆中的上一刻,他还在同赵怀安搏斗,那黑沙暴的威力超乎他的想象,远非人力所能抗衡。他被风暴裹挟着不停旋转,毫无反抗之力,最后干脆晕了过去,再醒来时便感觉到自己正被人注视着。他见那人久不动手,料定了不是赵怀安,而其余人他就更不放在眼里了。这才暗自蓄力,待对方靠近时突然暴起,却不想这一掌竟被躲过了,而自己身处的却是一间精致内室,这太不合常理了。
        东方不败意识到对方在观察周围环境,这恰好验证了自己的猜测,而方才那一掌的威力也叫他心有余悸,于是两人就这样对峙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1-01 08:35
        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1-01 22:31
          是百合的吗?楼主,毛俊杰的督主跟陈乔恩的教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1-01 22:34
            不是啊楼主,只是有一个愿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1-01 23:08
              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9-11-02 00:43
                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1-02 13:26
                  很期待,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1-02 17:57
                    (二)交锋 
                     终是雨化田压下心中惊异,率先开口,“这是什么地方?你是何人?”
                      “这里是黑木崖。”东方不败冷冷开口,“至于后半句,这话该我问你。阁下是什么人,又为何会出现在我的内室里?”
                      黑木崖?雨化田听着这个全然陌生的名字,心中有些慌乱,面上却不显一分,镇定自若地报出姓名,“西厂督主雨化田。”他一句话说完,看着那白衣男子露出一副活见鬼似的表情,心中一沉。
                      “西厂督主?”东方不败忍不住笑出声来,“西厂一百年前就被皇上撤销了,你却说你是西厂的督主?你就是骗人也该把谎话编的圆满一点。”
                      一百年前?西厂撤销?雨化田一愣,不待他细想其中含义,东方不败已挺剑朝他刺来。雨化田的三刃剑遗失在了黑沙暴里,此时没有武器傍身,只能不断躲闪。
                      东方不败虽然占了上风,可他的目的只是要把对方治住,而不是要将对方杀伤,出手难免有些顾虑,一时之间,两人谁也奈何不了谁。
                      雨化田满腹疑惑不及问出,又被逼得毫无还手之力,不由大为光火。他已看出对方未尽全力,心头怒意更盛,自己全盛之时,武艺未必在此人之下,可现下失了武器,内力也在先前的搏斗中消耗殆尽,竟只有被人压着打的份。
                      东方不败久攻不下,心中亦十分惊讶。他年纪轻轻便得教主青睐,一路升至光明左使,所仰仗的一是他的聪明才智,二便是他那一身好武功。而此时他竟连一个手无寸铁之人都奈何不得,实在是叫人脸上无光,当下也不再留手。
                      雨化田忽见那人弃了剑,心下一凛,向后飞退,哪知此人身形如魅似幻,转瞬之间就冲到自己身前,伸手攻向自己咽喉要害。雨化田连忙挥掌格挡,不料那人的攻击忽然变化,此时已两指按在他的心口。
                      “葵花宝典!”雨化田大惊之下,脱口喊出这功法的名称来。
                      听到这四个字,东方不败脸上露出的惊讶一点都不比雨化田少,“你认得葵花宝典?”
                      雨化田不答,却将东方不败上下打量了一番,也不忌惮自己的命脉被对方抵住,轻轻笑了一声,“原来你也是宦官?”
                      东方不败听得自己隐秘被对方一语道破,登时起了杀心,随后却反应过来,这人用了个“也”字,原来竟是一位大内高手。东方不败心思转得飞快,几十年前教中长老自华山抢得岳蔡二人所录《葵花宝典》,自此奉为镇教之宝,由历代教主保管。而那莆田少林寺中的原书早在红叶禅师圆寂前毁去了,数百年来又不曾听说有谁习得这门功法,他便以为世间的《葵花宝典》仅此一份。可这《葵花宝典》原是前朝一位宦官所著,百余年前才辗转落到红叶禅师手里,若说之前便有抄本留在皇宫中,那也十分合理。这自称雨化田的人必定是见人使过这《葵花宝典》上的功夫,才能一眼认出。东方不败面色不显,心中却颇为凛然,原来在他之前,便已有人习得这葵花宝典了吗?
                      “原来是位公公。阁下不在京城伺候皇上,却跑到这黑木崖上来做什么?”东方不败双指仍抵在雨化田心口,他倒是有意收手,却想此人武功不在自己之下,先前自己一击得手多为出其不意。而现下此人已有了防备,又识得葵花宝典,若是放开他了,下次未必还能将他治住。
                      雨化田看出他的顾虑,当下建议道,“阁下若不放心,大可以点了我的穴道,咱们坐下好好聊一聊,何必这样剑拔弩张的。”别看雨化田平素乖张自负,却也肯做小伏低地去讨好那万贵妃,能忍常人所不能。此时他性命已握在旁人手上,要他说几句软话来与对方周旋,却也不难。
                      东方不败点了点头,“有道理。”当即点了雨化田几处大穴,将他扶到堂屋的案前坐好,这才心满意足,施施然在他对面落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1-02 20:50
                      加油,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1-03 15:23
                        好看好看,太喜欢了


                        收起回复
                        12楼2019-11-04 22:15
                          (三)坦言
                            “说说看吧,雨公公。你是怎么上到黑木崖,又进到我的内室来的?”东方不败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指尖在案上轻轻敲打。
                            雨化田本想摇头,可被人封了穴道,不单无法运功,想要动上一动都困难异常,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不知道。”
                            这个答案并没有出乎东方不败的意料,他微低下头,不知是在思索些什么。
                            雨化田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面前的男人。他生了一双杏眼,目光澄澈,眉如远山,鼻梁挺直,两片薄唇宜喜宜嗔,叫人一见就心生好感。这副五官俊俏非常,年轻貌美的姑娘看了都要羡慕,只是他脸型偏方,这才不显得过于女气。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还有心观察别人的相貌……雨化田心中自嘲,却只道:“我已经成了阁下的阶下囚,也该告诉我你的姓名了吧?”
                            “日月神教光明左使——东方不败。”东方不败说这话时,目光紧盯着雨化田,不错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阁下也该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了吧。”
                            在听到东方不败的身份时,雨化田没有任何特殊的反应,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名字,跟他现在所处的这个从未听说过的黑木崖没什么两样。可当他听到东方不败再次询问他的身份时,他却一下子挑起眉来,“我不是说过了吗?”不过对方没信,还因此对他大打出手。
                            “西厂督主?你对这个位置倒是很执着。”东方不败的语气中原本带了几分调笑,可看到雨化田骤然变了脸色,也意识到事情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了。
                            “你为什么不信?你说西厂一百年前就被撤销了,又是什么意思?”雨化田的猜想一个比一个离谱,他发现这件事情已经到了完全不可控的地步。他一度试图掩饰自己的慌乱,随后却意识到那没有任何意义。
                            东方不败似有所悟,过了好一会儿才幽幽答道,“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西厂的确不存在了。或许还不足百年,但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当今的年号是什么?”雨化田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有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恐惧。
                            “天启。”东方不败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当朝天子讳由校。”
                            果然……得到答案之后,雨化田反而长出了一口气。因为那场沙暴,他来到了一百年后,这样一来,所有疑问都可以解释得通,除了这件事情本身。
                            “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你是一个来自百年之前的古人?”东方不败靠在椅背上,双手环抱在胸前,嘴角微翘,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颇有兴味地看着雨化田。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任何理由来解释我之前的经历。”先前,雨化田已将自己离开京城后的经历对东方不败一一讲明,说到他中了赵怀安的算计,以致一干属下全军覆没时,还是心有不甘。
                            东方不败点一点头道:“其实你不需要和我说那么多。”他本还想问雨化田见谁用过葵花宝典的事,可一想到无论那人是谁都早已作古,也就罢了。其实,早在雨化田开口问他年号时,他对这个猜测就有了七分把握。待雨化田讲完自己的经历,他便已信了九分。
                            雨化田眼神一黯,心中浮起了罕见的茫然。在刚刚的讲述中,他本可以对东方不败有所隐瞒,但却选择了和盘托出,这实在是没有必要。他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或许是为了取信于人,又或许只是他自己想要找人倾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1-05 23:16
                            这cp太戳心窝了,楼主加油(ง •̀_•́)ง棒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1-06 09:17
                              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1-07 19:20
                                (四)猜疑
                                  “那么,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东方不败的语气很是诚恳,就好像真的是在关心雨化田日后该如何生活一般。
                                  终于来了,雨化田毫不怀疑对方接下来一定是要拉拢自己。方才东方不败与他说了许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包括江湖上的大小门派,当然这在他看来主要是为了向自己暗示日月神教的强大。如今东方不败是这日月神教的第二号人物,总揽大权。可那任我行也不是好相与的,他做了十几年的教主,积威甚重,武功也在东方不败之上,只因潜心修炼内功无暇他顾,这才将一干教务交到东方不败手上。任我行性情急躁、御下严苛,得罪了不少人,而东方不败却是个八面玲珑的角色,掌教以来不断笼络人心,对他不服的任我行死忠也被他一一清理了。倘若哪天任我行神功大成,或是他突然醒悟过来,东方不败别说掌权,只怕是身家性命都难保。他与自己说了这么多,无非是希望自己能够帮他一起对付任我行而已。
                                  事实也正如雨化田所想,若不是觉得这个人能为他所用,东方不败绝不会冒着被任我行发现的危险留下这样一个隐患。他虽然拉拢了不少教中高层,但那些人绝不会帮他去正面对抗任我行;而他手下的心腹,武功又与任我行相去甚远,没得害他们白白丧命;而武功既高又与他交情颇厚的,便只有一个童百熊,偏偏此人性子直爽、最讲义气,即便对任我行不满,也绝不会做出谋害教主的事来,因而自己在这件事上非但不能找他帮忙,甚至还要提防被他知道。雨化田的出现,可以说是天赐良机。任我行纵是武侯再世,也决计不会想到自己居然能找到一个百年前的古人做帮手。
                                  “我?没什么打算。”方才东方不败那一番话,既是警示,又是威胁,雨化田若不答应与之合作,怕是连活着走出这间屋子的机会都没有。不过雨化田并不打算说破,正如东方不败需要他来对付任我行一般,他也必须要得到一个身居高位者的帮助才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存下去,而东方不败正是最好的人选。“不知东方左使有何高见?”
                                  “雨督主既然无处可去,不如就留在这黑木崖上,日月神教虽说比不上皇宫,但也是这武林中的第一大门派。雨督主落到我的内室里来,便是与我有缘,只要你愿意帮我,身份地位也好,吃穿用度也罢,全都不是问题。”东方不败这话说的十分直白,以免雨化田跟他装傻。他自信能叫雨化田留下来帮他,问题只在于对方会开出怎样的价码。
                                  “那我想要什么都可以?”雨化田似笑非笑,低沉轻柔的嗓音甚是撩人。
                                  “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东方不败眉角一挑,他怎么觉得这人是在勾引自己?
                                  “算了,无功不受禄。”雨化田又恢复了平常的清冷语气,“我还想好好活着,不做一锤子买卖。”
                                  东方不败正想说些什么,忽然脸色微变,犹豫了半秒便站起身,解开了雨化田的穴道,同时压低了声气道:“有人来了,别出声。”
                                  不过片刻,便听门外男声传来,“东方左使,教主召你去成德堂议事。”
                                  “知道了,你先去回禀教主,我这就过去。”东方不败站的位置很巧,正挡在雨化田身前,即便有人从门缝往里瞧,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那人只是应了一声,便回去向任我行复命了。
                                  东方不败转身看向雨化田,低声说道,“我去见任我行,委屈你在这里藏好。若是叫任我行的人发现了,谁也救不了你。”说罢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红色药丸来递到雨化田手边。
                                  雨化田面不改色地接过药丸,只听东方不败十分贴心地提醒,“你小心点,别把外皮弄破了。”他一仰头,就把那颗显然是剧毒的红色药丸咽了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1-08 15:18
                                  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1-08 19:16
                                    好看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1-09 18:57
                                      (五)伪装
                                        成德堂中,一个中年男人正坐在高座上闭目沉思,此人身着玄衣,方长面孔,眉眼清秀,正是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随着一声“东方左使觐见”的传唤,东方不败走了进来。
                                        “光明左使东方不败参见教主。不知教主唤属下前来有何吩咐?”东方不败的礼数相当周到,表情也十分恭敬。
                                        “哦,东方左使来了。”任我行似乎这才意识到眼前站了个人,睁开眼看向东方不败,“再过几日就是端午了,你准备得怎么样?”
                                        “席宴上要用的器物,还有席面菜单都已写好。各位长老呈上来的考核、账目,我都已看完了。各个分舵的账目没什么问题,这一年立了功的或是办事出了纰漏的教众,也已一一列出,只待教主过目。”东方不败回话时语气不急不缓,目光始终盯着任我行的鞋尖,低眉顺眼的样子叫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任我行露出些不耐烦的神色,“这些小事你自己处理就是了,不必再来烦我。”说罢,从身侧拿起了一个木盒,示意东方不败上前。
                                        东方不败走到任我行跟前接过,不待他开口询问,任我行便道,“这是三尸脑神丹的解药。这几日陆续有人上崖来向我讨药,真真是叫人烦煞。我没工夫应付他们,剩下的解药就由你交给他们罢。”
                                        东方不败连忙恭敬称是,任我行似乎对他的反应十分满意,又说,“今日盈盈那小丫头吵着要出去玩耍,你有空过去哄哄她,陪她出去耍,别让她再来吵我。”
                                        东方不败讨好笑道,“大小姐生性活泼,整日待在房中,定是闷了。属下明日便带大小姐去游玩,一准叫她高高兴兴的。”
                                        任我行点了点头,“嗯,你下去罢。”
                                        “属下告退。”东方不败又行了一礼,这才退了出去。
                                        直到远远出了成德堂,身边再没有旁人了,东方不败才收起那副恭谨的表情,露出一个十分轻蔑的笑容来。只这笑容也是转瞬即逝,他很快恢复了往日那温和又不失威严的表情,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1-10 10:22
                                        (六)神丹
                                          东方不败出门不过半个时辰,回到房间却没有看到雨化田。他压低声音喊了一声,便见那人从衣柜后面转了出来。东方不败只往那人身上一扫,眉头就皱了起来,那人换了一件衣服,颜色样式都十分熟悉,分明就是他的。
                                          “谁让你穿我的衣服?”东方不败的眉毛都竖起来了,他一向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没他允许哪个敢擅动他的衣物?这人倒好,直接穿上了。
                                          雨化田“嗤”了一声,“你这房间里还能有别人的衣服不成?我从大漠里滚了一身的沙子,你不让我出门也就算了,连件衣服都不许我换?”
                                          东方不败仔细一看,对方脸是擦过了,可乌发间还粘着细沙。又想到自己先前给人定住,叫人家灰头土脸地跟他聊了整整一个时辰,还真有点说不过去,只得讪笑道,“你说的是,一件衣服而已,隔日我再叫人添上几件给你。你还想要些什么?要沐浴吗?那得等到天黑以后。”
                                          雨化田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对方用意,不由地佩服东方不败心思缜密。虽说未必会有人特意去看东方不败的洗澡水,但他此时衣衫整洁,若是叫人看见水底有一层细沙,难免会惹人怀疑。他本欲接话,突然看见东方不败打开手中的黑色木盒,似乎在数什么东西,便没有出声。
                                          东方不败数完解药,发现雨化田正盯着他看,便解释道,“这是三尸脑神丹的解药,以往都是任我行亲自交付,今年竟叫我去给下面人发。我还当他练功练得脑子都不清醒了,没想到这解药的数目倒是一个不差。”
                                          “三尸脑神丹?就是你给我吃的那个吗?”雨化田知道日月神教并不擅长制毒,而这毒药显然是教主任我行用来驱使下属的,顾有此问。
                                          东方不败笑道,“不错。我给你服的,的确也是三尸脑神丹。但你可别打这解药的主意,历代教主的神丹药性不同,任我行的解药解不了我东方不败下的毒。”
                                          “我不担心,想来东方左使也舍不得我这么快就死了。”雨化田也笑了,端的是有恃无恐,“我之前就听过传闻,说有些机密组织以药物控制其中成员,非得定期服食解药,否则便会毒发身亡。我原以为这不过是江湖传闻,现在看来是我太孤陋寡闻了。”
                                          东方不败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这三尸脑神丹中有沉睡的尸虫,吃了之后也并不会有什么异常,可若是每年端午之前不服解药,尸虫便会苏醒,钻进人的脑中。那滋味可真是……”
                                          雨化田听得兴味盎然,就好似服毒的人不是他自己一般,又问,“这三尸脑神丹,你教中的那些长老、香主,全都要吃吗?”
                                          “当然不是。”东方不败忍不住皱起眉,似乎觉得对方的想法不可理喻,“历来只有教中犯了大错的戴罪立功者,新依附神教的门派头目,还有迫于武力归顺教主的高手,才会服这神丹。这神丹炼制不易,现今服过任我行神丹,还需要解药的,不过二十九人。而我炼成的,算上你吃的那一颗,也只有三颗而已。要不是你这样的人物,我还舍不得给他吃呢。”
                                          雨化田瞥了他一眼,“照这样说,我还得谢谢你了?”
                                          “那倒不必。”东方不败对他语气中的讽刺恍若未闻,“只是没想到你竟对这蛊毒如此感兴趣。”
                                          “你刚刚说,历代教主的神丹药性不同,那若是一任教主死了,吃过他神丹的人岂不都要给他陪葬?”雨化田用锲而不舍的提问证实了东方不败的那句话。
                                          “新任教主接位时,前任教主便会将自己神丹的解药配方也一并传给他。也有人为了提防继任者,会提前将解药配方告诉自己的至亲。只是江湖中人,旦夕福祸,即便是一教之主也难免会死于非命,总有人来不及留下遗言,若是吃了神丹的人不幸遇上,那也只能自认倒霉了。”东方不败早已预谋要篡任我行的位,自然把其中种种利害算得一清二楚。“任我行此人老谋深算,他女儿还不满七岁,又素来与我亲近,为了防止被我套话,他怕是连女儿也不曾告诉。不过这也没法子,现下他练功走了火,需要我替他主持教务,不会出手对付我。我若不当机立断,待他神功大成,那死的就是我东方不败了。”
                                          雨化田静静听他说完,依他往日的性格,定会送上“啰嗦”二字,可此时他却觉得,东方不败与他或许是同一类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1-10 17:12
                                          楼主好棒!!!期待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1-11 01:16
                                            我完全想不通我这么正经一章文怎么就色情低俗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1-14 01:02
                                              挺好的,没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1-14 01:17
                                                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1-14 10:09
                                                  今天还更吗,不够看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11-14 10:15
                                                    哈哈哈教主充满了好奇的样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11-14 14:56
                                                      楼主很棒,写出了我一直都想看的文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11-15 00:09
                                                        好喜欢,是我爱的风格,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11-15 12:59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9-11-18 00:25
                                                            (八)盈盈
                                                              次日清晨,雨化田是被一阵脚步声惊醒的。当他睁开眼,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哪里之后,东方不败正推门而出。两人一个站着,一个躺着,对视一眼后不约而同地露出微妙的嫌弃。
                                                              在前一天晚上,两人为着如何就寝可是费了一番工夫。原本东方不败的床睡三个人都绰绰有余,但他们两个谁都不愿与对方同床共枕。东方不败独居惯了,房间里没有别的床具,连多余的铺盖都没有。最终是东方不败从自己床上撤了一张垫子,拿给雨化田到门厅打地铺去了。
                                                              “你每天都这么早起?”即便天色尚早,雨化田也不得不站起身来,他本是和衣而卧,此时理了理衣服,看起来就十分正经了。
                                                              “那倒不是,”东方不败瞥了他一眼,笑道,“只是一想到自己门外躺了个人,我就睡不安稳。”
                                                              “那你最好早点习惯,”雨化田毫不客气地拿东方不败昨天说的话嘲讽回去,“毕竟接下来的几天你都得跟我一室而居了。”
                                                              东方不败一时语塞,不欲再做无谓的口舌之争,“我出门之后,你若是无聊,可以看看我书架上的书。我昨天叫人做的糕饼,也给你留一些。我不在的时候,若是有人敢进我房间……想来不该这样不怕死的人。但万一有的话,若是武功不高你便叫他有来无回。待我回来,就说是我在房间里布了机关。”
                                                              雨化田应了,将地上床垫收好进了内室。
                                                              东方不败点上灯,不多时就有厨妇送来吃食。东方不败打开竹篮一看,里面摆满了炊饼和各色点心,他和任大小姐吃上一天也吃不完,于是微笑着递了打赏道,“你费心了。”厨妇谢恩离开后,他把竹篮最上层的糕点挑出来,拿绸布裹了放在桌角,将其余的糕点摆得整整齐齐,这才提着篮子出了门。
                                                              出门没走几步,就看到一道火红色的小小人影朝他奔了过来,嘴里还喊着“东方叔叔”。东方不败院外站着的侍卫各个腰杆挺直,大气都不敢出。任大小姐不像东方不败那么好脾气,若是看谁不顺眼那可有他好受的。
                                                              东方不败连忙迎了上去,语气关切道,“大小姐,你跑慢些,当心摔跤。”小姑娘完全不听他的,三步并作两步就扑进他怀里,东方不败脸色一僵,随即恢复如常。
                                                              任大小姐并没有察觉到东方不败的表情变化,扯着他的袖子撒娇,“东方叔叔,你都好久不来陪盈盈玩儿了。”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眨着水汪汪的眼,甜美的声音中带了几分委屈,世上恐怕没有几个人能狠心对着这张脸说出责备的话来。
                                                              果然,东方不败弯下腰,放低了声音哄道,“盈盈,别生气。眼看就是端午,一年的事情都堆在那儿。我这些时日紧赶慢赶,终于把那些教务处理好了,这不是今天就带你出去玩吗?”任大小姐闺名唤作盈盈,东方不败与她亲近,人前喊她大小姐,私底下就叫她盈盈。
                                                              任盈盈这才高兴起来,俏丽的小脸上透出喜色,拽着东方不败的衣袖往前走,“那我们快走吧,我要釆那种红红的果子吃。”
                                                              东方不败无奈摇头,边走边说,“现在是春天,树上还没结果子呢。”
                                                              “啊,那我们去做什么?”任盈盈停下脚步,皱起眉头问道。
                                                              东方不败走到任盈盈面前,淡蓝色长衫更衬得他身姿清逸,俊秀的面容写满温和笑意,“这个季节,我们可以去赏花。遇到喜欢的花,我们就摘来给盈盈编个花环,好不好?”
                                                              “好!”小姑娘仰起头,脸上尽是单纯的信任与欢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11-18 2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