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365,077贴子:36,779,572

【原创】穿成我的**女配 穿书‖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苏葵穿成了笔下的变态女配,绑定了个洗白系统。
书中的男二好看得人神共愤,女配会最终惨死在他手下。
而此刻他正惨兮兮的趴在她面前。

“小姐,这是你要的皮鞭。”丫鬟对苏葵说。

男二: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1-14 19:51
    标题是 穿成我的脑 残女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1-14 19:52
        “正所谓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由于您笔下的反派太过脑 残,以为您绑定——洗白女配系统。”
        “我靠?”
        苏葵诧异的说。
        她是个写文的,刚码完字在电脑前睡着了,然后莫名其妙被这个系统绑定了。
        突然,她眼前出现一阵巨大的白光。
        “小姐,他还不服气,我们来狠的吧。”
        苏葵茫然的睁眼,看到一个小丫鬟兴奋地捧着一个黑色皮鞭。
        周遭阴暗潮湿,只有面前火盆中的焰光摇动着。
        她心下有种不详的预感,便转过头。果然,一位少年四肢敞开,被牢牢绑在墙壁上。
        原来苏葵穿成了她亲手写出的女配——水苏身上了。
        这个水苏不仅坏,还是个变 态。在文里是拉足了仇恨值。
        男配崛起后用小刀把她的肉一点一点剃下来,活活凌迟了三天三夜,却避开命门,最后成了一具活的骨头架子,读者们纷纷叫爽。
        苏葵看过很多穿书文,再加上对剧情了如指掌,她很有信心洗白自己。
        她凑近他,少年紫黑色的头发乱糟糟,几乎遮住了整张脸。
        这就是苏葵精心创造的角色,男二号裴零。他一身白衣上残留着血迹,四肢被灵锁缠绕一圈又一圈。在书中,苏葵把裴零写成了六界第一美男,她伸出手拨开他面前的发丝。
        果然,一张稚气的脸好看得人神共愤。裴零的嘴唇发白,睫毛很长,眼低笼着泪水,正抬眸吃力的看着苏葵。
        笔下的人物就这样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她突然有种奇妙的感觉。
        “小姐今日是想玩这个?”
        小丫鬟不知何时收起了皮鞭,从火盆里拿出烧红的烙铁。
        裴零蹙眉,眼里闪过一丝惊恐,转而怒视着苏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1-14 19:5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1-14 21:30
            真是个猪队友。
            苏葵活动活动手腕,水苏虽然坏,但坏的有资本。她是昆仑山的掌门之女,有着天生的仙骨,法力自然是上乘。原书里也正是靠着这个优势欺辱主角们。
            她试探着对灵锁使出手势,念出口诀道:“收。”
            灵锁嗖一下便收到苏葵袖口里,裴零几近虚脱,没了绳子的束缚,眼看着要向前栽倒。
            苏葵暗想这是个好机会,她没来得及使法术保护他,裴零便栽进她怀里。少年神情坚忍,想撑着身体自己站稳,却因被水苏折磨得时间太长,实在是没有力气。
            苏葵下意识地扶住他,近距离看他的长相更加摄魄,只是这一张脸皱成便秘状,无言的表达了嫌弃之感。
            “正在连接——”
            苏葵的脑海里响起系统的声音。
            “您的好感值为-100。”
            果然不出她所料,裴零对现在的她如此厌恶。
            “***还有负的?!”她在心里对着系统呐喊。
            怀中的裴零已经昏过去了,长睫毛随着呼吸均匀的忽闪。苏葵把他平稳的放在地上,正当她伸出手要施法为他疗伤时,耳边又想起了熟悉的声音——
            “小姐!给!”
            小丫鬟把烙铁稳准狠递到她手上。
            她是苏葵写出来的炮灰,擅长拍马屁+当狗腿子,就连名字也是她随口编的。
            “卞卞,你不要——”
            正当苏葵语重心长的转过头对丫鬟说话时,墙壁突然被轰出了一个大洞。
            一男一女从尘埃中走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1-14 21:47
            我爱写文,写文使我快乐。我今天多写点。 有需要@的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1-14 21:51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1-14 22:07
                  “阿零!”
                  女子看着奄奄一息的裴零哀嚎,身后的男子提着长剑凝重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裴零摊在地上,苏葵提着火红的烙铁,以及角落里的黑色大皮鞭。
                  苏葵身为这篇玛丽苏文的作者,早就预料到接下来的剧情。
                  原书里的水苏把烙铁印在了裴零的右脸,正当要咔嚓掉他时,女主和男主出现,救了裴零。而烙铁在他脸上留下一个永久的疤痕,自此裴零爱上了女主,彻底成为舔 狗。
                  “水苏,你怎么如此恶毒!”书中的女主江月昭愤恨的说。
                  “我怎么恶毒了?”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苏葵从未想到,居然被自己写出来的女主怼了。
                  她看了看手中的烙铁,对着江月昭说:“我这是给他打理仪容。”
                  “什么?”江月昭诧异的问。
                  苏葵揪起裴零的紫发,悉心地卷到烙铁上,缠上几圈,再等个几秒。
                  她娴熟地松开烙铁,一撮优雅的法式公主卷便烫好了,像弹簧一样活力地在江月昭面前伸缩。
                  几人当场傻眼。
                  “荒谬。”
                  男主陆流霆开口道。
                  “有何荒谬?我若是存心杀他,他怎会活到现在?再说这是我的内室,你就这样随意破墙进来?”苏葵没好气的说,被误会成个变态也就算了,怎么人人都要指责她,她现在只想穿回去。
                  陆流霆眼里闪过惊讶,原书中的水苏爱慕陆流霆,面对他向来是轻声细语,他说东她不敢说西,这次怎么如此反常。再加上苏葵一个接一个的反问,他有些哑口。
                  “你——”
                  “你什么你,按辈分我是你师姐,你怎么如此不懂规矩?”
                  “我——”
                  “行了别说了,我还要为裴零疗伤,你们出去,否则我就喊人了。”
                  苏葵无奈的闭上眼睛,无视他们,专心对着裴零使出昆仑仙家特有的疗伤术。
                  陆流霆不知是不是自尊心受挫,一张俊脸憋的发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1-14 23:32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1-15 00:23
                      “恭喜您!成功去掉【恋爱脑】标签。洗白进度为10%。”系统欢快的说。
                      那些小说里的女配往往身份高、人漂亮聪明,有各种buff加成。却莫名爱上了男主,十分卑微毫无尊严,自动降智。
                      苏葵暗自发誓再也不写这么**的女配了。但意外的洗白了自己,她又有些窃喜。
                      “师姐,只要你不伤害他就好。”江月昭看到苏葵真的在为裴零疗伤,悬着的心放下来了,便对陆流霆苏:“我们走吧。”
                      “水苏,等他醒了我会问他,倘若他说你伤他,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陆流霆啰嗦许久后,两人走出了内室。
                      苏葵面色不改,不理会他。在疗伤的过程中,她发现裴零的体内封印的魔气正在游走,原书里的裴零是魔尊后裔,最后崛起成为大魔头,却因魔气反噬暴毙而亡。
                      苏葵暗叫不好,他要是死了,她怎么洗白?
                      苏葵把法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到他体内,极力压制住魔气。终于,裴零的脉象平稳,苍白的脸上恢复了一些血色。
                      苏葵法力消耗过多,有些吃不消。她把裴零小心地抬到卧房里的床上。
                      “小姐?你怎么了?”
                      丫鬟卞卞颤抖着声音不可思议的说,她那一向狠毒的小姐,如今却在救人,这简直颠覆了她的三观。
                      苏葵蹲坐在床边,握着裴零的手,用着最后的力气,对着卞卞勾手指。
                      卞卞凑近,苏葵强撑着对着她耳语一番后也晕了过去。
                      
                      许久,苏葵醒来了,到裴零的指尖在她掌心动了动。
                      她发觉他出了一身汗,紫黑色的头发被汗水打湿,弯弯曲曲地粘在他的脸上,更显得楚楚可怜,简直是朵无害的小白花。
                      忽然,他脸色焦急的说着什么。她凑近,只听裴零喃喃道:“弟弟——”
                      苏葵马上记起来,他口中的弟弟,是和裴零从小长大的小乞丐。两人相依为命,却不幸走散。裴零之所以上昆仑仙山来学习,也是为了找到他。
                      然而苏葵当初写这个弟弟纯属是为了水字数,没想到对裴零来说分量如此重。
                      裴零的眼里流出泪水,眼睛眨动,看来是快醒了。
                      苏葵对着一边的卞卞打了个手势,便闭着眼睛趴在一边装睡。
                      终于,裴零慢慢睁开眼睛。
                      “小姐!你快醒醒啊!”卞卞见状立刻扑到苏葵身上,说出了那句台词:“你为了救裴零,居然把自己的法力耗尽,还守着他昏了过去,真真是太善良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1-15 11:25
                       苏葵被她扑得一激灵,接着茫然的睁开眼,看到一脸懵的裴零,心想计划成功,又捂着胸口咳嗽几声,泪汪汪的对他说:“你没事就好。”
                        演完戏后,苏葵抓着他的手,耳边突然想起系统的声音,她期待的听着。
                        “您的好感度为﹣150。”
                        居然还降了50。
                        苏葵不可置信的看向裴零,只见他趴在床上,正用手拎起他那一撮卷发,皱着眉仔细的打量。
                        苏葵的手下意识抽动。
                        裴零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被她攥着,于是猛地坐起来。
                        她在床边趴久了,腰酸背痛,再加上法力消耗过多,身体虚弱,她摇晃着向后栽倒。
                        裴零下意识伸出手去扶她,又把手缩了回去。
                        上一秒还在折磨他,下一秒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实在让人费解,怪不得他怀疑。
                        苏葵狠摔在地上。
                        裴零因为被注入了法力,已无大碍。他一跃下床,俯视着苏葵,冷淡的说:“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别妄想我感谢你,也别再来找我。”
                        说完,他冷着脸走出房门,留下一脸颓废的苏葵。
                        
                        第二日,苏葵从床上起来,休息一晚恢复了元气,多亏这副仙骨。
                        她推开房门,现在正是冬天,昆仑山上隐隐下着细雪,树枝结满了雾凇。山上建了许多楼阁。她住在山顶处,可以俯瞰这座昆仑。
                        苏葵召唤出寻魂蝶,只要是还存于世上的东西,这蝴蝶都可以寻找到。
                      看来只有找到裴零的弟弟才能刷好感了。
                        她闭着眼,捻起几只,蝴蝶们便翩翩地飞起来,没一会就消失了。
                        苏葵怕找不到,又放了很多只出去。
                        放完寻魂蝶,她打算去找裴零。
                        苏葵站在山延上,微风轻拂,神清气爽。在这个小说的世界,她可以用她的法器灵锁飞行。
                        苏葵跃跃欲试,她念出口诀。果然,那灵锁像蛇一样从袖口袅袅的飞出,如绫罗般轻柔地搭在苏葵的双肩,缠绕她手臂。
                        她深呼吸,一跃下山,最终在山脚下找到了正在早修的昆仑山弟子们。
                        苏葵在空中瞥见裴零显眼的紫发。
                        她踮着脚尖,长发轻扬,灵锁在她周身发出星光,稳落在他面前。
                        原书的水苏长相美艳,再加上这种仙女下凡式的出场。弟子们都险些看呆了。
                        苏葵利落地收起灵锁,绕过众人,走向一边打扫积雪的裴零。
                        原书中的裴零天资过人,却被水苏排挤。只能在远处看着弟子们修习,再自行修炼。而书中的男女主作为弟子一直在帮裴零解围。
                        “师姐好。”
                        弟子们很少见过水苏下山来早修,平时听说这个师姐倒贴陆流霆,而且娇纵任性,这下见到她不敢怠慢,纷纷要行叩礼。
                        苏葵把手一挥,随和的说:“没关系,不用麻烦,你们接着早修吧。”
                        弟子们见这个师姐也不想传闻中的那样,原来一直是误解她了,便放下防备道:“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1-15 19:08
                        第二次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1-15 19:48
                          不错哦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1-16 00: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1-16 01:42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1-16 09:59
                                谢谢大家顶帖


                                回复
                                21楼2019-11-16 19:23
                                    不远处的裴零穿着被他洗的发皱的单衣,脸颊冻得泛红,修长的手指僵硬的握着扫把,埋头认真地扫雪。
                                    苏葵走到他面前说:“别扫了,去和他们一起修习吧。”
                                    裴零闻言扬起下巴,一双眼睛含着光,长睫毛上结了小冰珠。他看见眼前的苏葵,难以置信的站在原地踌躇。
                                    “快过来吧。”
                                    一旁早修的江月昭见他不动,便招呼他过去。
                                    许久,裴零好像下了莫大的决心,他把扫把放好,扑扑身上落的雪,局促地走到队伍里。
                                    昆仑山的早修无非是学习一些法术口诀,而这些对于水苏这具身体来说完全是小儿科,苏葵索性盘坐在一边的树下。
                                    弟子们并拢两指,做出复杂的招式后,对准地上念出口诀,半空中便腾地升起许多石子。苏葵透过缝隙看见裴零,他费力地并拢手指,但因为刚才冻僵了,现在行动困难,法力一直使不出。
                                    这是他第一次跟着早修,如果他连这个都做不好,怎么找到他弟弟呢?
                                    他有些急躁,看样子几乎快哭出来了。
                                    苏葵见状,掏出了怀中的灵锁,默念口诀。这灵锁通身便冒出火光,悄悄盘踞到裴零的上方。
                                    灵锁源源不断的散发着热气,裴零的没一会就温暖起来,手也灵活了。他用手指对准地上,念道:“起。”
                                    这时,众人的脚下传来细微的震动。
                                    哗啦——
                                    大片的石块夹杂着积雪突然向上升,四周刹那间雾蒙蒙一片。
                                    裴零收回手,眼底的喜悦快溢出来了,扬起的风把他单衣吹得紧裹在他身上,更显得他瘦削。
                                    弟子们都震惊的看着他。
                                    “这是?”他们注意到裴零上空的灵锁,纷纷仰头看去。
                                    “好像是师姐的法器。”
                                    “怪不得刚才不冷了,原来是师姐在帮我们取暖!”
                                    裴零顺着他们朝上看,发觉盘踞他的头顶上方的灵锁,转头找苏葵的身影,最终在发现她悠闲的盘坐在树下。
                                    苏葵此时像个老母亲一样欣慰的看着他,猜测着他好感度应该能上一上了。
                                    裴零愣了愣,眼里闪过一秒惊讶,反应过来后不自然的偏过头,直到早修结束都闷头不言语。


                                  回复
                                  22楼2019-11-16 19:24
                                    亲的文章写的很不错。希望互相支持,来看看我的小说《牡丹情》。也很不错哦 祝您文采风流!笔走龙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1-16 21:24
                                      为你加油!!!!!!
                                       ☆ * .  ☆
                                        . ∧_∧ ∩ * ☆
                                      * ☆ ( ・∀・)/ .
                                       . ⊂   ノ* ☆
                                      ☆ * (つ ノ .☆
                                         (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1-16 21:24
                                        冲冲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1-16 21:47
                                          挺好看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1-16 23: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1-17 00:30
                                                早修结束了,弟子们结伴去膳房吃早饭。
                                                裴零环视一圈,没看见苏葵的身影,他拾起扫把接着扫雪。
                                                “阿零,你不去吗?”
                                                江月昭眨巴眼睛,轻声问他。
                                                能参加早修他已经很开心了,他不敢再奢望更多。
                                                裴零摇头。
                                                忽然,他肩膀感受到分量,一件厚重的披风落在他身上。
                                                苏葵刚才去大殿,翻了半天才找到这个,只能先凑活给他穿了。
                                                裴零摸了摸披风,平日里他都穿单衣,冷惯了。突然如此暖和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穿上,一起去膳房。”
                                                苏葵自从穿到这里来还没吃饭,刚才听说有食堂,便按捺不住了。
                                                “我们听师姐的吧。”江月昭劝道。
                                                裴零沉默许久,点了点头。
                                                三人走到了膳房,苏葵推开大门,一阵面香扑鼻。
                                                小弟子们不过是十五、六的少年,他们欢快的抢着馒头和包子。看见她们打趣道:“你们快来!都快被抢光了!”
                                                苏葵回笑,看着身后的裴零道:“以后他就是你们师弟。”
                                                “师弟好啊。”
                                                "我刚才都看见了,他修为比我们强多了,我们是他师弟还差不多。"
                                                弟子们开玩笑道。
                                                苏葵挨着裴零坐在桌位上,她自己狼吞虎咽,还不忘把包子夹到他面前。
                                                这时,陆流霆从门外走进来了,他是昆仑派的大弟子。按书中的剧情,今日昆仑仙家会下山历练。他抱着剑冷言道:“食不言,马车都备好了,你们吃完就出发。”
                                                他一出现,弟子们都不敢出声了,气氛冷的像块冰。
                                                苏葵暗自懊悔,自己怎么写出个这么死板的男主,就像是高中最惹人厌的中年班主任。
                                                “来,师弟,吃。”
                                                陆流霆入座,端着架子,刚拿起筷子,屉里的最后一个包子就被苏葵夹走。还在他眼前划出弧线,最后落在裴零的盘子里。
                                                江月昭起身端起另一屉道:“没关系,这不还有嘛。”
                                                “月昭,给你。”不知道戳到他哪根电门,陆流霆来了劲,甩开膀子,夹起一个包子就要递给江月昭。
                                                原书中这里陆流霆不善表达,对女主的喜欢都藏在心底,从未表现出来,几乎到结局才表明心意,如今这举动直接拉前了进度条。
                                                江月昭有些慌然,连忙接下道:“啊,这个,谢谢师兄。”
                                                苏葵抬眼怒视他,这不明摆着在跟她挑衅。
                                                她抄起用筷子,怒插两个包子,看着陆流霆说:“师弟,吃!!!”
                                                陆流霆见状立刻应战。
                                                昆仑仙家的掌门之女和一向不苟言笑的大师兄,居然为了包子,在饭桌上争的不可开交。在座的弟子们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眼睛不敢眨,生怕错过了好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1-17 00:56
                                                晚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1-17 00:5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11-17 21:52
                                                    好看,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11-18 01:17
                                                      加油哇


                                                      回复
                                                      32楼2019-11-18 10: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11-18 20:5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11-18 21:43
                                                            怎么还不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11-19 2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