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88吧 关注:12,482贴子:4,077
  • 2回复贴,共1

河北遵化电力局原局长李德勋大贪污犯及家人亲属胡作非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河北省遵化市电力局原局长李德勋如何从身价数十亿到债务遍地
十八大以来查处和巡视工作发现和查办一批小官巨贪,职位虽然不高,但贪腐数额惊人。他们位于基层关键岗位,以权谋私;或利用工程建设,大肆贪墨;或盯着补贴款项,雁过拔毛。家族式腐败突出,采用“全家亲戚齐上阵”的方式敛财,逃避相关部门检查,利用在位时权利,大肆创办企业,利用亲戚身份转移财产,各种手段淋漓尽致,却往往直接损害国家利益、群众利益,是不折不扣的“硕鼠”。
下面我来给各位看官讲述一位遵化市原电力局局长李德勋在位时如何将权利运用到极致,一人当官,全家发财的模式开启,在李局长身价数十亿的“功劳”薄上有几位重要的代表性人物,现给大家简要列举,以免后续文章各位看官因人物关系产生错乱,一号人物、局长夫人,高晓凤(系遵化市职教中心老师),二号人物、局长女儿李坤(现任唐山市环境卫生管理处某科科长)。当然还有一些围绕在局长身边的重要亲戚,因尊重个人隐私,就不一一点名,后续会给大家备注。现将遵化市原电力局局长李德勋的“丰功伟绩”一一讲述给各位看官
第一集、违规占地建造别墅
李局长原籍遵化市东新庄镇八间房村人,因位居电力局重要职位,家乡父母官敬畏三分,李局长光宗耀祖心愿强烈,便在八间房村北侧,依羊角山山下,占用集体土地20余亩,在无任何规划建设审批手续情况下,圈地20余亩建造豪华别墅,随然建造完至今一直无人居住,大门紧闭,但还是不定期有人打理,可能是李局长为长远打算。当时位居电力局要职,也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心理,促使这项“伟大”工程得以实现。第二集预告,讲述李局长创业篇,如何将国家明令禁的高耗能企业创建。不定期更新请各位看官及时关注。
图一:别墅
图二:别墅一角【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1-22 04:47
    先找自己原因吧,盖别墅毁坏文物时你怎么不出来,景区收费,门票钱去哪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1-23 00:25
      2012年7月4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遵化市侯家寨乡禅林寺村北侧的禅林寺。行驶在蜿蜒的山路上,车辆在进入禅林寺寺院之前,需要先过一道休闲度假区的关卡。“如果不是信徒或有皈依证的居士带领,进入禅林寺之前,就先要在这道关卡交50元钱门票费。”信徒们告诉记者,而在此之前,前来进香的人是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的。



      穿过关卡,记者发现,不过3米宽的蜿蜒山路,右侧是参天古杏树和参差的庙宇建筑,而一路相隔的左侧,则是尽显欧式风情的别墅区,不同风格的建筑给人留下了极大的视觉落差。



      禅林寺的现任住持悟常法师告诉记者,她早前跟随释彻芹法师修行,2000年,她随师父应禅林寺村之约,来到禅林寺旧址复建禅林寺。“自1942年,禅林寺被日寇烧掠后,只剩下一片废墟。我们到来时,村委会只在废墟上给我和师父建了一间铁棚屋。就是在这个屋中,经过师父7年的努力,在众多信徒的资助下,禅林寺终于复建成了现在这样的规模。”悟常法师说,2009年,在释彻芹法师圆寂后,她出任禅林寺住持。




      “当初复建禅林寺的时候,我们就和禅林寺村委会有约,除寺院旧址外,寺院西北角的古塔旧址也为寺院使用。”悟常法师说,然而,2007年春,突然有人开始在紧邻禅林寺的山坡上建别墅群,并在禅林寺山门外侧又新加了一道关卡,开始收费,但费用并非交给寺院。



      “2008年8月初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寺院诵经,突然隔壁别墅区施工的工人跑过来,说要我去后山看看。”悟常法师说,等她来到寺后山坡上才发现,原有的古塔遗址已经被挖掘机挖开,“等我赶到时,只看到古塔底部的地宫已经坍塌,众多石碑、石刻凌乱地堆积在一起,不少石碑已经遭到严重损坏,历代住寺法师的骨灰散落在一起。”悟常法师说,现场的施工人员告诉她,那天早上,工人们就开始在古塔附近施工,等到地宫被挖开后,露出了很多文物,“现场的工人说,里面有铜镜、银簪等很多古物品,但当天上午就都被人拿走了,等下午告诉我时,只剩下这些较难搬运的石碑石刻和骨灰。”悟常法师说。




      在悟常法师的带领下,记者向寺庙后山的古塔旧址一路攀行。每走几步,就会在路旁的乱草丛中看到随意丢弃的条形或圆形石刻。这些石刻上或是篆刻着密密麻麻的梵文,或是雕刻着精美的兽形图案。在半山腰上荒草中的一个破旧蒙古包内,记者看到,多个篆刻着多种文字的石碑以及四面雕刻着佛祖像的石刻被罩在几个玻璃箱内,而蒙古包正中位置,则摆放着禅林寺历代法师的灵位灵牌。悟常法师痛心地告诉记者,古塔旧址遭到破坏后,历代祖师的骨灰已经无法分辨,她只好将骨灰分别装在四个坛子内,并将牌位立在此处供奉。



      悟常法师告诉记者,距蒙古包不过几十米外的一处缓坡上,就是古塔的旧址。然而记者却看到,此时的缓坡上却安置了多个铁笼子,其中一个笼子内还豢养着一只鸵鸟。在铁笼子的前面,记者看到了一块顶着红花的石碑,“这几年来,香客们募集了些善款,准备重新复建祖师灵塔,将这些碑刻以及祖师的骨灰重新安置,但在我们施工的时候,遭到了别墅区施工人员的阻止,他们说要在这里建个小型动物园。”悟常法师称。“曾经有考古人士对这些碑刻进行过鉴定,证实上面分别刻着汉文、梵文和极为稀有的悉昙文三种文字,其中一个碑刻较为清楚的记载着立碑时间为大定27年(公元1187年)。并且在古塔周围还出土了极多的古文物,其中一尊古佛像更是极为罕有。”悟常法师说,“然而,随着附近工地的不断施工,很多古物都流失了,我们根本无法监管,就连历代祖师的骨灰,我们都没有办法在原址安葬。”在朝一盒装有舍利子骨灰的莲花宝盒礼拜三次后,悟常法师无奈地称,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将这些碑刻和历代祖师的骨灰妥善安置。



      来源:河北新闻网讯,燕赵都市报记者,王天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1-23 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