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虚吧 关注:8,365贴子:15,830
  • 27回复贴,共1

复活更文·路远的奇妙冒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作重启啦!这是发生在荒消失五十万年间的故事,这是一段注定不会有记载的历史。作品里中途神隐的人,我会在这里继续他们的故事,没填的坑,我试着填一下。
不定期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1-24 21:38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剧情吧
    时间线:荒被敖胜等击杀后八千年。
    主角:路远,天赋平凡(跟十冠王谪仙这种相比,被老人评价:若是生早十万年,倒也能成为一方逍遥教主,可惜......)特性:懒。出场年龄20岁,尊者境界初期。有成为强者的悟性,没有成为强者的心性与毅力(前期)
    主角虽然资质平凡,但却阴差阳错地成为了这段传奇历史的亲历者与幸存者,是重要的见证人。
    朱炽:主角所在村子第二强者,铭文巅峰,15岁,但在与路远的对决中以下伐上逆伐成功,天赋与主角相仿,但毅力与魄力惊人,被老人所看好。
    神秘老人:七年前出现在村子里的神秘人,从五年前起教授村里年轻一辈修行,来历神秘。懂得不少秘法。
    主角所处的区域,正是当年的下界八域,如今与九天十地合并在一起,但灵气仍然稍显贫瘠。这片区域还保留着当年的不少古国。也有一些是在这八千年间兴起的。这八千年里虽有动乱,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异域并未大举进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1-24 21: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1-24 21:38
        前情提要:
        路远因为多次未达到老人的要求,失望之下,老人安排他与村里第二强者,比他小五岁的朱炽决斗,落败被逐出师门,不许他继续跟随学习。战败后路远陷入自闭状态,在经过一番反思之后,路远决定离开村子到外面游历。
        朱炽,15岁,铭文极境,走出了自己的路,是目前15岁组以及村中的第一高手。
        两人悟性不相上下,但朱炽比路远更多了一份狠劲与自制力。因而老人才会对路远失望。
        决定离开村子后,路远一身轻松,对于村庄,他一点也不担心。这里地处九天大陆最南端,极为偏僻,附近并无太过强大的生灵,这些年在村子修炼,他对方圆数十万里的强大的生物了如指掌,最强的是栖居在西北方向五十万里外一座神山的兽王,实力恐怕有超越了神火,但平日总是闭关不出,也不惹杀孽。其次几头兽王皆只是尊者境而已,朱炽天赋比他高,想必过不了几年,便能成为村子的守护神。想到这里,路远不禁对那神秘老人尊敬不已,正是他的到来,使一个原本只能在凶兽口中胆战心惊地活着的部落上升到如今这般面对强大的兽王都能有底气的地方。但老人留在村子的用意是什么呢?
        老人出身绝对不凡,不仅熟知修行的各种要义,还知道许多秘辛,这些秘辛想必都是古老道统的不传之秘。他的境界恐怕比那兽王还要高出许多,这条破村子有什么吸引他的呢?
        思及此事,不知为何,他竟生出相当不好的预感,这片土地将来会发生惊天祸事么?
        他向老人说明来意,对方只是淡淡点头,似乎毫不在意。路远不免有些失望。
        “到了外界,你可以去拜入一个叫昆门的门派,继续学艺,不过切记,不可将这里的一切告知外人,更不能对任何人说起你的师承,否则将有大祸!”老人严厉警告。
        “当你觉得修行进入瓶颈,再难突破时,可尝试修炼这法门。”老人懒洋洋地递出一本书籍,路远连忙接过,只见上面所记载的修行之法与现世流行完全不同,境界划分亦不一样,竟是将修行分为了轮海,道宫,四级,化龙,仙台五个境界,比之流行法少了不少。
        “同样,此法也不可轻易暴露。”
        路远郑重点了点头,向老人拜了三拜。
        “若是身处太平盛世,你倒也能做个逍遥教主,可惜……生不逢时……”随着路远的离去,老人似是自言自语,轻轻叹道。他早已看出路远天赋甚佳,但奈何心性不行,缺乏成为至强者的毅力与耐力。今生的修为,能到教主就封顶了。
        “曾经的祖地……石村……天庭崛起的地方,如今竟没落成这样了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1-24 21:38
          以路远、朱炽他们的天赋,放在这小块地方算是天才了,但若放眼全大陆,恐怕十万名都不一定排得上。
          ”路远这孩子就不说了,石林、朱炽,他们都是天资俱佳的孩子,以我的能力教导他们,倒也能挤进大陆顶尖之列.....只是,培养出一堆卒子又有何用?我要的,是能扭转乾坤的变数。"穆老自语。随即又望向路远的背影:“嘿!让这家伙出去吃点苦头,倒也是一个办法。玉不琢不成器,也许在外受挫,会激发起他的潜能也说不定。”
          像是自嘲般地笑笑,他抬头望向远方,
          “外面啊......"
          没人知道他看到了什么。
          第一部分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1-24 21:39
            II.少年大荒行
            以往修行,路远最多也不过跑过十万里,而这一次,他是要真正离开故乡了,也不知多久之后才会回来。走出村子百余里后,他最后望一眼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把所有思绪一扫而空,而后踏上旅途。
            此地连绵百万里皆是一片荒芜,只有繁星般的部落和古国点缀其中。据闻很久以前,这里曾被人称作下界,灵气稀疏,便是如今与九天十地合并,也没有诞生太过强大的生灵。然而传说中这片区域实在有诸多造化,因为当年天帝便是在此崛起的。但荒崛起的年代距今已过了数万年,就是有造化,也早已被人抢光光了哩!哪里轮得到他?他自嘲般地想,甩去了不切实际的念头。
            我这一次出门,要不要把山里的”老友们“也带出去闯荡闯荡?路远这样想着。十余年的修行里,他与这片大荒的生灵结下了不解之缘。至少,村庄外六万里的那只兽王,他熟得很。
            他收服了一只野牛代步,这野牛不过洞天境,速度更是远远比不上他本身。但他此番只当作历练一场,倒也不急着赶路。倒骑青牛,颇有上古得道修士的风韵。
            闲来无事,便去翻阅老人留给他的修行秘法,第一步是开拓苦海,引阴阳二气,他稍微尝试了一下,感觉难以开辟,便也不以为意,一切随缘,自己也不一定就修行这套体系了。于是翻看了后面几页,了解这条路的大致走向。原本十分高深的修行之法,他却权当解闷的小说阅读,十分精华自然难以领略一分。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过了三万里,来到了一座森林前。
            这片区域被称作“虫之森”,在老人到来之前,这里曾是村子里的禁地,里面毒虫无数,且大都有修为在身。虽然不高,也就洞天~化灵到顶了,但里面的虫毒连铭文境的修者都要退避三分。说是禁地,其实也是有过探测的。在数百年前,村子还算强盛的时候,曾出过一位铭文境的高手,也就是现任村长的爷爷,只身闯进去森林内采药。回来时身受多重剧毒,足足养了七年的伤才痊愈。但也正是因为他的闯入,使得村民对这座森林有了一定的了解。只是那之后村子里就再也没出现过化灵以上的强者了,而那前前任村长留言中明确提到:不到铭文境,绝不能入内。
            不过,所谓禁地,已经成了过去时。
            而路远理所当然地......进去过,不仅进去过,还进去了好几十次。第一次进去时,路远刚刚重修洞天至第九洞天,然后。。。。就被老头扔进这里了。
            自己的第十洞天,就是在这里开辟的。
            他像熟人一般,驾轻就熟地闯过森林。期间虽惊动了诸如褐金蚁群,独角仙这种强大的虫族生物,但他们看见了野牛上的人,无一例外选择了退让。路远就这样一路来到森林的最深处——一棵巨大的紫荆树前。
            树上挂着一巨大的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1-24 21:39
              “这个家伙成长得还真快啊。”路远望着树上的茧不由得惊叹道。三年前,这个小家伙才不过相当于人类的搬血境后期,三年后,却已然踏在了铭文境的突破口上。如今的结茧状态表明她正在化灵突破铭文的当口上。
              “比她的母亲强多了!”路远不得不叹。不愿打扰茧中生灵的修炼,路远在紫荆树旁留下了一道神念信息,且顺手步下了一座尊者级别的防御法阵。做完这一切后,他越过紫荆树,继续向深处前进,那里便是虫之森最大的密境——一口灵泉与栽在其旁的药田。
              四年前自己误打误撞地来到这片虫之森的禁地时,也曾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慑。
              当年虫之森发生了大暴乱,疑似一位虫皇将陨,几大强大的灵虫都忍不住了,不断向虫之森最深处发起猛攻。那时自己不过是一个洞天境的小修士,能活着到达中心实在是运气。而呈现在他眼前的,是数不清的强大虫王尸体:死亡之虫、独角仙、黄金蚁、杀人蜂后,人面魔蛛……每一只的修为极强,均在铭文之上,不是巅峰也差不远了,个别的甚至一只脚踏入了列阵境。而正中央的景色尤为震撼。
              从巢穴的搭建已经可以看出了,这里的王是一只蝶,只是不知道是传说中能撕裂空间的裂天魔蝶,还是神秘的虫皇黄金古蝶。而后他看见了:
              虫皇的对手极为震撼,那是一只长达三十多米的巨大螳蜈,那漆黑红亮的铠甲坚固不朽,尾甲上的毒刺散发着死亡的气息,而它的双刃则死死缠着这片森林的前主人——一只身长两米多的蝴蝶。
              同归于尽。
              从未见过的品种,不是传说中的黄金古蝶或者裂天魔蝶,倒像是很常见的普通蝴蝶,相比于强大的螳蜈简直柔弱、纤细。
              但就是这样一只蝴蝶,称霸了这片森林,将众多强大的虫王斩于紫荆树下。
              包括已经踏入了列阵境的螳蜈。
              “祖先的笔记骗人啊,老头子也是,这真是洞天境界的试炼么?”路远颤颤发抖,如果这个虫皇没有大发神威,他们遇到的危险恐怕更甚。
              不过,祖先生活的时代距今已经有数百年了,这期间足够发生太多事情,而且当年祖先也是重伤而归,说明里面有不亚于他,甚至强于他的存在。而他不知道的是,穆老已经算到这一切了,知晓铭文境以上的虫王几乎全灭,这才敢让他们进这片森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1-24 21:39
                它到底有多么强大?寿元将近,如此多兽王级别的对手还是奈何不了她!
                不知过了多久,路远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
                正当路远以为自己要凉的时候,她盯着路远的目光却慢慢变得柔和了,她抬起头,一道微弱的神念传来:
                “你又回来了……不对……他没有那么弱……你,是他的后人?……”
                路远一头雾水,什么跟什么?但他心思转动何其之快,敏锐地抓到了关键之处。
                “难道她说的是我的祖先?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对……这确实是最有可能的解释。”
                “既是他的后人……我也能放心了……”
                她挣扎着从螳蜈的手中脱出,缓缓地降落在他面前,看似仍生龙活虎,但稍有眼力的人都可以看出来,她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
                “我们这一族……先天不足,后天强大……只是强大却需要有足够的灵气支撑……”
                根据蝴蝶的传念,他渐渐了解到了,这是一个强大的种族,但这份强大的代价是极高的能量消耗,若在幼年时没有进补到足够的灵气,那会长期无法成长,甚至会因此夭折。因而它们一族数量极为稀少,往往后人还没成长起来,前人就已经倒下,没有足够的护道时间。已经式微许久了。
                “数百年前……那个人,也就是你的祖先……曾救过我,将我从濒死中拉了回来,并且给予了我不少灵药……没有他,也就没有现在的我了……”
                “我本以为我们的命运能因此改变……谁知我们一族实在式微太久……漫长的时光,我竟遇不到哪怕一位我的族人……直到数年前……才第一次遇到了除我以外的同族。但当时的我……已经没有多余的能量孕育胎儿了……”
                路远明白了,这些虫王不仅是想夺取回森林的主动权,更是忌怕未来再出一位虫皇,想趁她未成长起来之前就将她杀死,因而老皇才会不计代价,这是一场无可避免的死战。
                “你的丈夫呢?他没陪在你身边守护你和你的孩子吗?”路远讶异,他还真没在这里看到第二只蝴蝶的尸体。
                “我说过…当时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孕育胎儿了,为了能让后代正常成长……我……将他吃了。”
                “什么!!”
                “以你们人类的角度……这很难理解吧?但是……我和他,都没有一丝后悔……为了不让我们的种族就此消亡……”她没有说下去。
                “这片森林最深处有一片药田……里面栽种了适合我族巩固本源的灵草……”
                “我的孩子……就交给你了……”
                说完,她的身体化身光雨,纯粹的能量,没入了紫荆树上那一个小小的虫茧里。
                路远静默许久,刚刚发生的一切对他是一种很大的冲击。
                他迈步走进森林的最中央,那片药田。
                是谁栽种了这片药田呢?是他的祖先吗?
                他的祖先,前前任村长又和这只虫皇,这片森林有过怎样的交集与故事呢?
                随着历史车轮滚滚向前,一切已经无从得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1-24 21:39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1-25 09:2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1-25 10:02
                      嘿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1-25 10:43
                        接着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1-25 11:25
                          支持一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1-28 23: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1-29 09: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1-29 10:52
                                这八千年间,九天并未发生什么太大的动乱,只是,这是因为有人守护着的缘故。


                                但......“其他地方”,可就不一样了。黑暗动乱,早已开启许久。
                                界海
                                轰!
                                一阵巨响,惊醒了在界海打坐的众巨头,待神识探来后,他们轻轻一叹,“原来是她,恐怕实力能够比肩屠夫等顶级巨头了吧,这个后来者当真不得了。”
                                另一位远古巨头嗤笑道:“后来者?她的真身不知是多少个纪元前的人物了,在我少年时,就依稀听说过有一株不断涅盘的神树!“
                                ”是同一个人?还是只是她的后代?“
                                ”谁知道呢。。。。“


                                界海·某一残界
                                这是一处早已残破不知多少纪元的古界,里面早已生机全无,但令人惊异的是,它仍保留着比较完整的世界框架,没有被界海洪流所同化。

                                ”话说,你都快破王成帝了,要探索这个宇宙的奥秘,跑去界海的尽头,但你带着我这个拖油瓶干啥子。要不还是让我走吧,就是你想要我帮上忙,也得先替我把我的残躯夺回来啊!“在这片残界中,小塔愤愤地说道。它与柳神这一去就是三万多年,也算是老相识了,期间它见证了柳神重新崛起,不断找回昔日之身躯重返巅峰,而它现在还是6层塔身,未免就有些愤慨。
                                ”每加一层塔身我的实力就会跨越一个大境界,4层的我只能发挥虚道级别的战力而已,6层的我又遁一实力,9层的我才是完整的仙王器啊,你现在带着我只会拖后腿的,放过我吧,你不帮我找我自己去找还不成吗?“
                                小塔几乎是哭丧着脸说。
                                ”你以为我不想啊,谁叫辰东写嗨了就不顾后果?直接把你跟我捆绑在一起了。我甩也甩不掉。”柳神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也别开玩笑了,6层的你的确残缺,但也没沦落到遁一的程度。一开始夺回塔身时你直上两重境界,后来我又给了你不少天才地宝,助你将其余几层塔身都达到圆满。你现在没有仙王至少也有真仙水平吧,在这界海中还是能自保的。“
                                ”大哥,大哥,可是你等下不是要直接面对黑暗源头吗?“
                                ”是啊“
                                “那里不是肯定有超越仙王的存在?”
                                “是啊”
                                “那我去不是送死?!”
                                “辰东这么安排,我有什么办法。我也不想去送死啊。”柳神叹道。
                                “不过它还好给了我们五十万年的准备时间,这段时间我要是不成为史上第一仙王再去渡海,我柳神就成了一个**了。”


                                收起回复
                                17楼2019-11-30 00:1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1-30 10:24
                                    继续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2-01 00:37
                                      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2-01 00:37
                                        “说起来,也不知石昊那小子怎么样了。”小塔忽然来了一句,“也有两三万年没见过他了,哼,他现在应该困在了成仙路上吧。”
                                        这已经是十分高看石昊了,要知道哪怕是在仙域,在仙古,这么多年来也从来没听说过有谁两三万年就修成真仙道果,更何况是九天十地这种残破世界。
                                        “你的记忆也恢复了不少啊。”柳神道,“不过,你还是小看他了。一万年前,我的残躯有感,堤坝岸有人在渡仙劫。此劫威力非同小可,哪怕是成仙已久的老牌真仙也没把握活着渡过。”
                                        “??!”
                                        虽然与十号分别已久,但柳神他们通过对堤坝岸留下的残躯,对十号的动向仍然有大概的了解。只是十号一直不知晓罢了。另外,由于柳神现在正走向成帝路,先前留下的残躯,一旦激活,都能与她共鸣。三万多年前,柳神曾经在堤坝岸有感,而一万多年前那次渡劫动静太大,也曾惊动了她。
                                        “真让人意外啊,石国的小豆丁成长到了这一步。”小塔有些感慨,“我们真的不需要回去吗?登上堤坝的仙王越来越多了,这样下去九天十地可能真的要完了,那石小子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挡不住仙王围杀啊。”
                                        柳神没有立刻回话,沉默的眼神中有些黯淡,显然是在经历一番抉择,而后目光又坚定起来。
                                        “界生界灭是常有之事,我们进入界海的区域已经很深了,再折返会浪费太多时间。而现在时间最为宝贵。”
                                        “而且,我的旧忆还未完全……最古老的那一部分,我还要拿回来。”
                                        小塔震惊:“你到底涅槃了多少次。这都已经是第13个残界了吧?难道你真是帝落时代的那个……”
                                        界海于虚无处传来一阵惊雷,打断了小塔的话。
                                        “有些事情,你我心知便好,不必说出来。我们曾同处一世,如今再度相见,或许也是命运的安排吧。”柳神淡然道。
                                        但是,听在小塔的耳中,这可不一样了。
                                        “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
                                        “有些印象。不过,也只是印象而已。你和我为了活下去,已经被迫削去太多记忆了。”
                                        “呵呵……”
                                        “如果没猜错的话,虽然你一直嚷嚷要逃跑,实际上却比谁都想杀进这界海的最后一层吧?”
                                        “…… ……”
                                        “那不是……废话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2-05 15: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2-05 15:17
                                            这一部的基调比较黑暗,九天十地的灭世史,大家有个心理准备哈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写到那么后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2-05 15: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2-09 12:19
                                                第三章 紫电

                                                【让我们把目光回到九天十地】
                                                离开虫之森后,路远继续骑着青牛,往村子西处那位兽王的领土前行。
                                                那是是独角兽一族的栖息地。
                                                这种灵兽虽说实力不菲,但还没达到能在远古遗种中称王称霸的程度。
                                                直到紫电的出世。
                                                它出生当天,正值雨季,天雷滚滚,震慑万灵。而紫电始一出世,便异象惊天,沐浴天雷而降,一身皮毛由此洗成了紫黑色,还觉醒了极为强大的天赐符文。

                                                它是一位极为罕见的初代。一般初代不过是部分身体拥有异能,而它几乎是要变异成了另一种物种了。

                                                这就是兽王紫电,修行不足三十年,便已踏入尊者境后期,即将步入大圆满境界。

                                                虽是兽王,但生性善良,曾帮助过不少陷入危险的生灵,包括人类,只是由于还无法完全控制自身雷道符文的原因,因而容易暴躁。所以这片区域的生灵对他敬畏有加。

                                                一年前在路远的帮助下,成功压制了体内雷道符文,两人因此结缘。此后每隔一段时间,路远便会与之对战。一来二往,两人很快混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2-13 12:5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2-13 13:09
                                                    刚踏入独角兽的领土,一道急速旋转的电光忽然而至,然而路远仿佛早已料到这一结果一般,提前一脚将青牛往相反的方向踹去,而自己则向前翻滚避开了这道锋芒,还没落地,一道紫黑色的身影快若闪电般冲了出来,路远只得在空中转向,同时开启了金翅大鹏的护体法术金波螺旋功,一击未成,那道身影忽然一滞,黑色的马蹄往地上一踏,转身的同时,电光以此为原点,向四面八方大幅散去,每一道都相当于一位尊者的全力攻击。路远不退反进,迎着电光向黑影攻去,“行了!我今天不是来找你打架的!”然而紫黑色身影的攻击仍未停止。
                                                    ……
                                                    “这是第几座山了?”独角兽一族的第二强者,白古无奈地说。
                                                    “第45座了吧,照这样下去独角山脉真的要被轰平了。”白画回到。她与白古正是这一代独角兽仅次于紫电的强者,也是少数能化形的独角兽一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2-13 13:26
                                                      “你要离开了?那以后谁来给我揍……不对,帮我压制符文?”与路远一战后,两人进入独角兽一族的祖地相谈。化为人身的紫电身高足有1米9多,骨骼宽大,身材结实。
                                                      “前一句话给我去掉……你也可以跟我一起出去闯荡啊。”路远满头黑线。
                                                      “免了,虽然我也很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不过我放不下我的族人。这些年我树敌不少,全凭我在此坐镇那些遗种才不敢乱来,真要离开的话,恐怕部落会遭遇难以想象的损失也。”
                                                      “害,你担心这个啊,那你将你的族人暂时迁移到我们村子附近不就好了?有我们村子的那位在,你根本不需要担心。”
                                                      这是路远早已准备好的台词,与独角兽一族结盟的想法很早就有了,独角兽一族生性温顺善良,同时也是一股很强的战力。前几次的交谈中他看出了紫电对外面的世界很向往,也猜到了它的顾虑。结盟正是互赢的选择。

                                                      “……你们不会在打我族人的主意吧?”紫电显然意动,但仍略显犹豫。
                                                      “我是这种人么?!这几年的交往你也看出来我的人品了吧?我都这样,何况我们村?再说我们也就相隔六万里的距离而已,简直就是邻居。你们搬过来还是搬回去都十分方便,邻居之间彼此有个照应也是好的对不对?”
                                                      紫电仍是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但显然路远已经将他说动得差不多了。独角兽本就是活动范围很广的种族,更何况像实力达到他这种境界的强者,肯定更向往广阔的舞台。

                                                      最终,紫电做出了决定:“这件事我没法一个人做主,还需要跟族里的长老们商量一下。你拿好这个,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好。”路远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次说服成功了,接下来只是等待结果而已。
                                                      “那我先走一步了,这个符文给你,它能帮你找到我的位置。”

                                                      随后紫电召集了独角兽一族的族老,随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向站在一旁的白画耳语了几句。白画会意,缓缓向路远走过来,微笑道,“路先生,接下来就由我送你吧。”
                                                      很明显是准备送客了,路远微微点头,知道自己也不便久留,就答道:“那有劳白小姐了。”

                                                      当两人准备离开独角兽部落时,一旁的白画突然怔住了,挂在她脸上的那抹甜甜的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情,头上的独角发出神秘的符文,微微发光,全身颤抖,而后突然倒了下去

                                                      “怎么了?!”路远大吃一惊,急忙上去扶住她。
                                                      “我看见了……未来竟如此可怕……血与火……万灵的哀嚎……毁灭……啊!!!”
                                                      她像是看见了极其可怕的东西,一把推开了路远,满是惊恐与慌乱,“别过来!!……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路远一脸诧异,白画似乎突然变得十分害怕他,他前进一步,她就倒退两步。
                                                      “别……别过来!你这个恶魔之子……呃啊”
                                                      白画晕了过去。

                                                      路远将白画抱了回去,此时祖地已经无法进入,由白古负责看守,他看到晕倒的白画也是一惊,“发生了什么?”
                                                      路远把经过给白古讲了一遍,只是隐瞒了有关自己的事情。
                                                      “原来如此……姐姐她又看到了一角未来啊……”
                                                      “怎么?”
                                                      “我们独角兽一族的独角自古以来就是通灵宝物,凭借它我们的灵觉一向很强大,而姐姐更是天生的通灵之体。她总能时不时地看到不远的一些未来。如果不是紫电实在过于强大,我们这一代最强的天才应该就是姐姐了。只不过……我从没见过她有如此剧烈的反应。”

                                                      “这一次姐姐的反应如此,看来……这片土地要发生难以想象的大难了。”白古的神情十分严肃。
                                                      ——————______________——————————
                                                      石国内乱篇开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2-16 1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