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by吧 关注:125,159贴子:3,102,752
  • 4回复贴,共1

【魂叔胡言乱语】之2 资本家都这样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上一篇曾经回复吧友,我的一大感触就是千万别和角色粉过不去,啥意思呢,简而言之,就是别在角色粉面前说你的comments,在他们看来,那都是judgments;你说你有reasons,他们也会当成imaginations。而且这种氛围持续久了,别人我不知道,我对我自己有一个惊人的发现:

我对主角四人组没啥感觉了。

反正天命之子+气运加身+光环罩体+伟.光.正信念每周重置一次,除了yang小龙化身yang过那一次我确实没有料到之外,我们为何要替她们担心?

是倒霉蛋克罗不好玩儿了,还是潘妮不够萌了?还是新出现的那只羊咩咩同学不可爱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1-25 17:00
    1. 好人吃蛋糕,坏人勾连骚——你被强化了,赶紧去送

    本卷谐星化的潘妮化身授衔人员,给主角和主要配角共计七个人由学生晋升为正式猎人,这让我怎么看怎么有种“柏林之围德军打干净了把青年团顶上去”,或者“武田信胜于天目山紧急元服”的既视感。我们都知道猎人和女猎人不光是对外(砍戮兽)的,同时也是对内(砍坏蛋)的,所以现在有了合法的杀戮执照,意味着获得了更大的权利和自由度。

    但是这种更大的权利和更多的自由如果是基于一个“最终BOSS打不死”的结论上呢?

    所以得到升格的七个人没有太多高兴的地方,大概也是可以理解的——升职了就得去渡劫,不划算啊。

    兴许当年保卢斯在得到元帅衔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

    临危受命谁都懂,能不能力挽狂澜还是未知数,所以讨论这些问题,还不如吃蛋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1-25 17:00
      2. 蛋糕和蛋糕

      说来有趣,这一集正派和反派都提到了蛋糕,而且都提到了“吃下去”。

      相较于正派阵营那能极大提升进食者幸福感但是稍显寒酸的“蛋糕宴”,反派的“蛋糕论”就显得意味深长而意义深远了——我们终于看到了人类历史上一个典型的“伟大的联盟”的诞生:

      古拉啦啦+贼哈哈哈

      哦不对。

      白胡子+黑胡子

      还是不对。

      大资本家+黑恶势力

      人类社会在演进过程中,扮演商人角色的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财富可以用来笼络恶人,而扮演恶人角色的则认识到自己的力量可以用来吸引商人,双方都发现彼此的能量可以以某种方式变现并更好的达成自己的目的,于是乎,一个可以让寻常老百姓感到绝望的利益集团就诞生了。

      这种联盟从来就不是稳固的,双方会不停的进行倾轧和斗争,要么后者成为前者的打手和走狗,要么前者成为后者的钱袋子和以及推到前台的代理人。

      就本作来说,很显然,这个有着典型法兰西名字的入赘资本家对自己家族的力量充满了信心;但是他大概并不知道这个用利益诱惑自己的凯尔特老梆子头上还有个主子。

      且这个主子是无法撼动的。

      一个资本家应该对自己如何获得利润有着清醒的认知——市场。市场是由一个个有购买力的人构成的。胡子版铁木将军的禁运政策只是暂时造成了损失,而不是永久的。

      但是一旦萨勒姆——瓦特的势力,或者说白了,戮兽大举进攻了曼特——擎天,进而席卷世界。

      猜猜看,你的市场,不,你的蛋糕还在吗?

      树墩子世界大概是没有“与虎谋皮”这个说法的,不过大概现在可以有个类似的说法了:

      “找黑胡子要蛋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1-25 17:01
        如果说小白就跟贾宝玉不应当对勋贵豪门压迫老百姓负责一样,不应当对SDC对弗纳人的残酷剥削负直接责任的话。那么很显然作为家族和集团掌门人的雅克双手应该是沾满了弗纳人的血泪的。而且依照资本家的性格,我们可以大胆的推测,被SDC集团利用和剥削的,应该不止弗纳人。

        如果要扩大生产,就必须剥削更多人;如果要扩大利润,就必须扩大市场。

        只要有利益,那就有的谈。

        不要鄙视商人没有节操,因为对他们来说,节操是如有必要,那就是最没有必要的东西。

        不要轻视资本家拥有的利益,因为对他们来说,利益是如果够大,值得他们毁灭世界的东西。

        前面提到过,铁木将军的禁运政策只是暂时造成了损失,而不是永久的。

        但是资本家往往是短视的,这就导致短期的损失也是不可接受的。从这一点出发,我想我不难理解在最初的惊讶和惊慌过后,雅克为什么能和瓦特谈笑风生的那么自然而然了。依照资本家能把绞死自己的绳索生产出来并卖给别人的尿性,不管看不看得透之后的把戏,“找黑胡子要蛋糕”大概是他本能地,也是必须采取的动作了。

        谁动了我的奶酪,我要他全家炸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1-25 17:02
          后记

          由于本集又是过渡剧集,搜肠刮肚也就胡咧咧这么多。我要提醒大家的是,多年的政治学习还是很有用的:不论时代如何变化,社会背景如何变迁,资本家就是资本家,他们的本质是不会变的——永远是剥削和压榨。

          不管是“兄弟论”,还是“福报论”,还是才上热搜的“X易冷血对待绝症员工”事件,你会发现,领导冷血,公司冷血,连带着其他员工也冷血才是社会常态,年富力强进公司时就是“公司是你家”,当你没有利用价值时,鸟尽弓藏、卸磨杀驴乃是基操。

          从人性来说,一旦一个人由以前的角色,比如知识分子、技术人员或者其他什么职业,完成了到老板——商人——资本家的转换,那么,他的良心、节操和道德便成为了不可捉摸也不可指望的状态。他发的所有善心,依旧是他的成本内可以忍受的程度,如果超过了这个程度,他便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

          某东老板关于“兄弟”的定义自我打脸这件事就不说了,某个卸任的所谓“数亿中国女人背后的男人”在“福报论”之前也曾经说过“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的、多多的陪家人”这类话。所以幻想领导讲良心,公司走程序,同事献热心都是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不太给你希望的对象身上,你唯一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1-25 1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