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436,991贴子:36,844,053
  • 39回复贴,共1
【原创】#微小说大赛#《钟语》
“啪——”

陈旧的老相框又松动的转了180度,那个苦笑的小女孩儿裂开的大嘴倒了过来,直直的看过去仿佛割裂了照片的平面,透露出几分诡异。

“呼——”陈旦惊醒后抹了把汗,重重的用鼻息叹了口气,随后无奈的起身裹上了厚厚的棉袄。

凛冽的寒风裹挟着寒冬的大雪,呼啸刺耳,哗啦啦的吹动着壮年汉子居住的陈旧木屋。

他起身下炕,和着不符合他年纪的哼哈声提上了炕下的棉鞋,随后将相框扶正。

打开了木门,大雪寒风扑面而来,他走向了旁边的柴房。而在他走后,墙上的挂钟哒哒的走了几声,随后发出一声悠长的嗡鸣。是时候了......

偏僻的村子中只有他的屋里有烛火闪烁,屋外的空中、路道上寒冷幽谧…

他打开了柴房门,搓了搓皲裂的手,将屋内正中的麻袋扛了起来。“嗬!真沉!”

他没有将木门关上,急急的走了出去,这一路上,麻袋里的血渗的不停。他已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了,从那个小女孩死后,从各种诡异可怕的事情发生后,那响起的钟声便仿佛成了他的催命符,他只能一直行动,看!车来了。

“呜呜呜——”大车响着老旧的笛声,不停的催促着迈在“血地”中的男人。

男人照常打开车门,将麻袋砰的扔了进去!

随后又将车门关闭,车子又响了数声,便扬长而去。

男人松了口气,迈开大步往回跑。

跑到了一处人家,砰砰砰的敲了几下门。

“吱——”门微微打开了一个缝,一个光头的女孩睁大眼睛谨慎的向门外望去,等确认是熟人后,推开了门。

“谁呀?是小陈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是,罗大爷,是我!”

小女孩急忙跑去扶住了颤颤巍巍走过来的老人,“是陈叔叔。”

“哦,那就好,那就好。”他浑浊的眼睛尽力睁开,从干瘪的皱纹包裹的眼球中散发出了喜悦的情绪。“小,那个汤热好了吗,快去给你陈叔叔端过来。”

“嗯,我现在就去。”

小女孩向小厨房跑去,两个男人也坐了下来,在冰冷的板凳上。

“唉...”老人叹息着,带着十万分无奈摇了摇头。“什么时候是个头哇?”

男人沉默的摇了摇头,“不知。”

“那城里来的小女娃就这么没了……”老人睁着眼,含着热泪,看着陈旦说道。

“是啊,这些头发不知道够不够。”男人的话语中夹杂着叹息与愁苦。

“是咱们欠她的!”

“村里人都知,都知...”

“爷爷,汤来了。”

老人看着孙女头上的疤痕,鼻子一酸,两行热泪唰啦啦的流了下来。

“爷爷不要哭……”小女孩说着也憋起了嘴,随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爷孙俩哭作一团。

男人摇了摇头,又叹息了一声。随后他将视线转移到手中的汤,浓烈的腥味,血红色……“这是多少碗了?”

小女孩抽噎的回答道:“第,第一百七十四碗。”

男人长叹一声,“就快结束了。”

随后他喝尽了碗中的汤汁,将碗放在一旁,告别了祖孙俩,向着木屋走了回去。

在他快到木屋前,咚咚咚钟又敲响了几声,与前一次的响声数不同,而相框也再度倒了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1-30 23:31
    2020-03-30 19:08 广告
    诸位看官,有什么点评建议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1-30 23:36
      大大你亲爱的读者需要一点指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2-09 21:12
        光头女孩的头发?疑似血的汤?城里的女孩死了,村里人?村里人知道什么?钟声又代表什么,响声不同,第一百七十四碗,相框开头倒了被男人扶正结尾又倒了?
        这些之间的联系都是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2-09 21:14
          是死去女孩的尸体总是重复出现,那个男子总是重复运走尸体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2-09 21:16
            钟声响,尸体出现,运走尸体,去光头女孩家喝“汤”,回去。
            那头发又是什么因素?不懂哎,求解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2-09 21:18
              您快去领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2-11 15:50
                太隐晦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2-16 18:04
                  车是谁开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2-16 18:06
                    有亲爱的读者们提出了很多有价值的问题。确实,本文是一片完结文,但我埋了很多隐线。这些内在的结构联系与之后能进行的更丰富的剧情的拓展就像是一团被橡皮筋打结在一起的网环。橡皮筋能够拉伸,我的文也是。
                    我埋的许多隐线互相关联,同时能够向外拉伸出许多剧情故事。待全貌越被展现,谜团也就随之浮出水面。
                    再打个比喻。这篇文若说是蜘蛛,那么织出的网越大,它能捉到的虫子越多。谜团就像那些作开胃菜的虫子,小虫多了,大虫(真相)还会远吗?
                    届时看官看得过瘾,我也写得开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2-16 18:19
                      前面是相框倒转,然后是钟声响起,最后是钟声响了后相框到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2-16 18:31
                        想看后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2-16 18:46
                          后续在哪看鸭大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2-16 18:49
                            没后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2-16 18:50
                              一直有想把作品以第二次改编的形式呈现出来的愿景。无论是哪一种形式。我都想以更富有观感性的方式把我留藏的隐线都表现出来。它们会扩展出很多精彩的剧情。 我这篇文本身是一篇完结文,但应读者要求,之后一定会展开后续的。 可是只是把那些隐线写出来,我总感觉差了一些味道。我想把它们挖出来。
                              在我看来,像我这种悬疑惊悚类的小说,以我的观点,一般而言,以由观感来体现的,譬如视觉、听觉等能达到某种直观的冲击力的方式呈现出来,一定会达到某种能够增强张力的效果。 当然,仅仅凭借想象来阅读此类小说也能有自己的切实的感受。
                              本文后续会有的,我会把那些隐藏的谜团一点点挖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2-16 19:54
                                猜测一下:

                                ①这个村子由于某种诅咒(或者其他原因)威胁,村里需要小女孩的头发来渡过这个灾难,而且获得头发的方法只能是强行拔掉。②但由于这个惨无人道的方式,村里很多人家都不愿意生养女孩,这导致村里(远远)不够头发来渡过这次诅咒。③正在诅咒来临前时候从城里来了一个小女孩到这个村子,村民便推出陈旦去执行拔掉城里小女孩头发。④城里女孩誓死不从,陈旦在执行任务时用力过猛杀死了女孩,拔掉其头发装入麻袋中,等待中钟声和收头发的幽灵车到来。⑤钟声响起车来了,陈旦把装满一麻袋带血的头发装入车中。⑥陈旦松了口气,以为事情到此结束了,但不久后木屋又响起了开始的钟声(意味着头发不够,车还会再来)。⑦陈旦回木屋,发现小女孩尸体的头发又涨起来了,陈旦拔一次头发涨一次直到刚刚揍齐一麻袋为止......


                                收起回复
                                17楼2019-12-16 20:11
                                  木屋没有小女孩的尸体。感谢你的猜测。很奇妙,你说的都与我的实际故事设计有点关联,但没有那么简单。 就像我说的,有很多隐线,像蜘蛛网一样,往外扩散。核心是本文。
                                  但您的猜测很窄(没有批评的意思,我对您对我小说的读后评是感谢的,真心感谢读者们对我文的喜欢。这里说“很窄”只是对您给出的剧情的猜测而言),那个小女孩是个关键人物,近似于核心角色,她的死与村民有关,但不是您说的在陈旦的木屋里,也没有一直长头发。您或许忽略了光头的小女孩。还有为什么我开头写小女孩在相框里咧嘴...
                                  本文不涉及灵异,没有非自然因素,一切都有背后的隐藏。
                                  再次感谢您的文评。
                                  @ 🎓一世天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2-16 21:06
                                    文中隐线多多,期待大家挖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2-16 22:22
                                      男人陷入了时间循环,一回到小木屋就会回到处理小女孩尸体的时间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3-16 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