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366,097贴子:36,780,573

【原创】将军和小军医(虐恋情深、双向暗恋、宅斗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将军和小军医(虐恋情深、双向暗恋、宅斗文)



这是一个悲惨而又甜腻的故事,故事的男主绝对痴情爱人,但同时对女主绝对的渣。女主深爱男主,但爱得深仇而又隐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2-02 15:19
    顾恩,汉征远大将军,力大无穷,精通骑术,谋略胆识过人,曾远征匈奴战功赫赫。性格木纳沉默,不懂得表达感情,之前有龙阳之僻。

    清尘,先秦遗孤,医圣后人,有起死回生之能。无有武功,性格外柔内刚。大爱致深,为嫁心上人,隐忍共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2-02 15:42
      刘彻汉武帝,深谋远略,风流才俊,多次微服私访军营,性格喜怒无常,对女主十分反感。
      夏裳,先秦公主,貌美倾城,能歌擅舞,性格阳光开朗,深爱女主,并且对男主爱乌及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2-02 16:00
        第一章 花灯节被劫

        清尘这次下山谨遵父命,护送先秦公主夏裳去花灯节游远。清尘并无武功,父亲肯定是听从夏裳的话。“公主不可!”清尘尴尬的推开夏裳,夏裳在他面前重来不知如何掩饰情感,用帕子擦了擦面上的脂粉。“嘘!什么公主?你不怕人头不保,现在这天下可是刘家的。”夏裳笑牵着清尘的手,一路张望着,“清尘你看,好漂亮的玉冠,你戴上一定更加俊美。”清尘忙取下,放了回去。“夏裳说笑了,我还是更喜欢这乌木钗。天色不晚了,我们还是走吧!”夏裳不满离去,被清尘牵手走至巷口。“清尘你真是无趣,看像个一板正经的小老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2-02 16:23
          清尘白了他一眼,感觉到背篓又多了样东西,自从双胞胎兄长去世之后,母亲让她扮演兄长,也不知道能瞒到父亲何时,难不成真要娶夏裳?
          突然一个老婆子拦住二人,夏裳忙躲在清尘身后。“两位小哥行行好,我脚踠了一下,能不能背我回家?”夏裳戳了戳清尘,“老婆婆太可怜了,我们就帮帮他吧。”清尘示意老婆婆上来,二人在她的指引下来到一艘船边。“两位小哥肯定累了,先别走啊,喝了奴的桂园汤才走吧?”清尘见夏裳要进去,便将她扯住“父亲再三说过,不能贪晚,更不能……”还没来得及说完,夏裳便打断他的话。“你太谨慎了,就老婆婆一人你怕什么。”她接过便喝下,眨巴着眼睛,在清尘面前转着圈。“没事没事你喝吧!”清尘只好接了喝下,老婆子突然拿着香出来“夏裳我们走吧。婆婆你这香有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2-02 16:46
            清尘屏着呼吸拖着夏裳跑不远,那老婆子和壮汉一直追到巷子深处,直到他们无路可走,俩人被装入黑袋扔入船舱下。“哎,这年头找个好人可真难,这好不容易凑齐数了。”那俩人在甲板上边喝酒边笑谈着,“妈妈可是让我们找个花魁。,这一船女的可不怎么样?”那老婆子捂着嘴笑出声来,“胡大人特别喜欢我们汉人男子,今晚这两个年轻俊美的后生。普通男人价格肯定比女的贵吧。更何况这俩男的好生漂亮,妈妈高兴还来不及呢。”俩人推杯举盏,船舱下的人都已经失去意识,清尘惺忪的看见一女子被抱上船去,便睡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2-02 17:12
              怎么联系,我收的,价格从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12-02 17:14
                一行数女子和清尘二人被绑在同一根绳子,那老妇武功极高,刚刚解决掉一个逃跑的女子。引领着她们穿越沙漠,夏裳哪里吃过苦?清尘代她挨了不少鞭子。老妇眼见就要到目的地,那壮汉推搡着让她们赶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2-02 17:18
                  第二章 初遇大将军

                  一队人马在他们面前路过,此前壮汉已经威胁过她们不要开口,否则必死。“你们是干什么的?”那身穿银甲的大将军,骑在马上,浓眉大眼好生俊朗。那壮汉开了口,“我们是奉旨办事,送要犯流放。”“哦!”他驻在原地,上下打量她们,清尘觉得机会来了。“将军我们是……”还没等她说,老婆子的刀便砍来,“哐当!”老婆子的刀被将军的刀挡了一下,她的刀炸裂,刀片刺进了她的身子。那壮汉忙扔下绳子,想要逃走。那将军挥挥手道,“你们去追吧!我怕我大手大脚把他㺯死了。”
                  将军听着我们的遭遇很是同情,但是他也无能为力送我们会滇南。那些女子也无颜回去,便在营里找了几名官爷安了家。“你们是男人,怎么也不肯回去?”大将军坐在营内,皱眉抚着额头,救人救出大麻烦来了。那些女子不收留便要寻死,这俩大男人又是为何?“我二人无有武功,不过十三四年岁,这又是战区,缘何能活着回去。道不如跟着将军学艺,等有能力再回故里。”“可你二人不过是书生,在我麾下能做什么?”将军挠了挠头,忖了忖道:“也罢你和你家公子,就入伙头营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2-02 17:47
                    夏裳虽然娇生惯养,但她见清尘在军营内被她所累,也跟着习武、骑射。没有想到天赋异常,很快能跟着将军冲锋陷阵。清尘也不敢落于人后,他给兄弟们治伤病,不出半天便能下床走路,甚至比军医还能耐。而且他说话温柔,手脚也轻,还常常给兄弟们做糖糕,军营内对他既崇拜又仰慕。
                    在清尘十八岁,夏裳十六岁, 他们在大将军麾下,成了顾恩的副将和军医。顾恩比清尘大了六岁,按礼也应该婚配。但他看着那些女子画像很是心烦,清尘脱下了他的靴子。“将军多泡些时辰,有助于你的睡眠。”将军被他细腻纤长的手按摩着,没来由的心内痒痒的。“听说昨晚副将又去你那睡了。”清尘忙跪下,柔声道:“回将军的话,夏副将和我并不是你们所想的。”“哦,起来吧。”顾恩没有想到清尘这么敏感。他便让他离开,心内局促不安,他到底喜不喜欢男人?如果喜欢,那自己又有几分把握把他抢到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2-02 18:15
                      清尘并不知顾恩的心思,但她的心思却不为顾恩所知,当顾恩救下自己的那一刻,她便爱上了这个男人。不管将来如何,她绝对不离弃。“公……公子不要!军营里都传的沸沸扬扬了,我怕……”清尘欲言又止,全落在夏裳眼里。“清尘你我不小了吧。牵牵手,亲一下你的脸,都要我命令,你才不敢违命!为什么?清尘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漂亮?”清尘忙递上帕子,跪下柔声道:“公子十分漂亮,是清尘无福。”“起来吧!我就和你合衣而睡又怎么的?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你怎么像父亲交待。”清尘侧躺面贴着墙,夏副将此刻正拥着他的腰,这该死的契合度,就差隔着那块布料了。顾恩咬紧了牙,清尘的涰泣声十分刺耳,分明是和他们所想的一样,还敢跟自己扯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2-02 18:33
                        第三章 大将军发威

                        “夏副将,好家教!”他一把扯下压在清尘身上的夏裳,清尘忙整理内衬擦去脸上的泪。“顾……顾……顾将军。”清尘赤着脚,忙将夏裳护在身后。“你这是干什么?你以前是他的下人,现在你们在军营内由不得他。”夏裳好笑出声,“什么下人?我和清尘是有婚约的,清尘他父亲已经拟好日子了。”“什么?”清尘有点站不稳,夏裳忙抱扶住。顾恩看着婚书,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无助。“还有父亲买子求荣,真是岂有此理,”顾恩一把扯过清尘,“写休书!”清尘摇头不语,夏裳会死给自己看,说出真相,父亲便会死。“啪!”清尘被一巴掌撞到墙上,“以后别拿你的脏手给我洗脚。”他摔了帘子,怒气冲冲地离开。身后是清尘弱弱地哭声,夏裳抱她起身。“顾将军太过份了,干吗这么凶?大手大脚的。”清尘脸肿胖起来,“将军喜欢你,他舍不得打你,只好把气撤在我身上。”清尘不声不响了一夜,夏裳见他次日扶着床,去端水洗脸,十分心疼他。心想你真是个笨蛋,将军爱的人是你,所以我才这么急地要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2-02 18:59
                          顾恩回来站了一夜,自己真是太傻了,怎么就离开了呢?那这一夜,很多事就只能发生了。“清尘你给我站住!你对他做什么了?”顾恩将清尘拽拉进自己的帐内,“清尘怎么敢?”手腕被捏得生疼,清尘觉得骨头便要断了。“那么说他对你做了什么?”清尘被推倒在羊毡上,顾恩咬牙切齿地盯着清尘。“你真是不要脸!”清尘爬起身,扶着断手,哭着跑离。他没瞧见顾恩转身吐了一口血,他发誓不想再看清尘一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2-02 19:12
                            他己经不知不觉一月没有见清尘,那天他学着同僚去喝花喝,可是那些女人粗俗得很,他一个也没看中。他站在门帘外偷瞧着,不露一丝声响。清尘起夜,秉着焟烛,往茅房行去。突然一双手,不动声色捂住她嘴,往地上一带,这么一摔清尘湿了,眼泪直流,比起失禁的羞耻,一把明晃晃的刀抵在脖胫上。沙地上遍布着血渍,清尘总算熬过菊花被爆的痛楚,那把刀从她的脖胫离开。他喘着粗气,从他身上移下来,把他翻过身来。“赶紧写休书,否则我会亲口告诉他,你已经失身给我。”清尘踉踉跄跄的起身,心内惶恐不安,顾恩我知道你喜欢夏裳,我成全你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2-02 19:34
                              第四章 遇到刘彻


                              清尘是躲在运送军粮的马车中离开的,才养好手腕上的伤,又遭此折磨,让清尘来不及离开小镇。他躲在寺院暂住,打算休养时日再离开。
                              没有想到顾恩的宠物黑毛,嗅了气味寻到了寺院门外。清尘听到黑毛惶恐至极,不顾礼仪闯入隔壁厢房。没有想到那人正要洗澡,“你这人怎么如此无礼?不请自入,给我出去。”清尘急着跳入澡桶,拿刀抵在他腰上。“一会就说没有见到。”那人不悦的皱眉,还是点了头。“呯呯呯!”“什么事?”那人开了口,门呯呯一脚被踹开,那人更加不悦,怎么一个两个都这样,太粗俗了。顾恩忙背过身去,夏裳跳脚躲在门后。黑毛嗅了又嗅,“汪、汪、汪。”顾恩转过身来,慢慢步近“你想干什么?喂,你出来啊小贼。喂!”清尘见实在躲不下去,只好开口。“大哥求求你救救我,他是村中一恶霸,我回去会被打死的。”顾恩指了指我,恶狠狠的道:“赶紧出来,你想气死我!”清尘吓得不轻“我不能写休书的,我爹会气死的。救救我救救我!夏裳都说给你了,不过是一纸休书吗?”男人也觉得眼前之人气场强大,果然那男人把他赤果果的扔出澡桶,摔出门外。都是因为那个澡桶里的人,早出来晚出来有什么区别?话说这什么人胆子这么大,夺人妻女还要逼写休书。门哐当当合上,还上了栓,夏裳连踢带踹,但清尘看见他把他压在门上绝望地哭出声来。“呜……”夏裳也感受到踢得不对劲,她停住了脚。门在有节奏的晃动,伴随着清尘无助哭泣声。夏裳捂着嘴,瘫坐在地上。“顾恩你太欺负人了。我同意和清尘取消婚约,希望你善待清尘。”清尘才感受到顾恩松了开来,替他擦清爽沙丘包裹上被褥扛在肩膀上。“我知道我很无赖,你也不爱夏裳不是吗?我不喜欢女人,清尘对不起,别怪我。”清尘有被吓到,一路上十分安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2-02 20:49
                                怎么是你?清尘见顾恩睡沉,从顾恩身上爬过,忙又将他的被角捂严实。夏裳示意他赶紧的出来,“清尘你是不是哭了?他又逼你了。”清尘流着泪摇头,也不算勉强,只不过心很痛,每天怕他发现不是男人。“我就知道,你是男人,要是伯父知道了,他老人家非气死。人家看你,文邹邹的又老实好欺负,倒时候传扬出去,顾家也不会认你的。”见清尘犹豫不决,他一把扯离,“清尘,刘大哥有马车和人手,还答应帮我们离开。”“夏裳?我们走了,那仗怎么打?”“这……”“等打完仗我们再离开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2-02 21:06
                                  刘彻真是个大好人,不计前嫌,还愿意帮清尘离开。她不知道刘彻正盯着她的耳环痕出神,而夏裳的眼里却只有在忙着放各式各样药丸的清尘,生怕自己离开顾恩缺衣少药。“顾将军!”清尘唤住了既将上战场的他,他牵起清尘的双手。“看来日久真能生情?”他眸带含笑,一脸宠溺。清尘却一本正经起来,“有情又如何?男男终究是有悖论常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将军自重。”顾恩不住的摇着清尘的手,“你以为一个你离开,我就有家室有后了?你别傻了,我只喜欢男人,我也知道你爱我的。”他伸手刮了清尘的鼻子,“如果你敢离开我?我就通缉你,你逃不了的。”清尘勉强一笑,她本身是前秦太医之女,身负刺杀汉帝,重启先秦霸业的重责,她们之间是永远不可能。他身披重甲和夏裳并肩离去,清尘心内默念着希望夏裳念在顾恩当年救命收留之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2-02 21:34
                                    第五章 顾恩班师回朝

                                    顾恩和夏裳一路大捷,把匈奴赶回北疆。顾恩顾不上庆功宴,回到营就一路寻到营帐内,正面拥住清尘,却被他推开,垂着头弱弱的道:“将军说过给我最后丝颜面,容我背对着你。”“为什么?我们和老夫老妻有何区别!”清尘拿起匕首抵在自己脖胫上,顾恩不明白诧异的看向他。“好。”俩人恩爱了一夜,顾恩实在是太困,他真的很好奇却又抵不住困意。清尘捂着口鼻的帕子,微微薰黄,他择断了香。执笔写下,将军亲启。
                                    将军亲启:

                                    清尘和我家公子,蒙将军救命收留成人。清尘本该终生效命服侍将军,然老父还有公子家人,都在等我们平安回家。而且清尘不愿无子无后,更不能不孝。
                                    勿念勿扰,若再见便是清尘的尸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2-02 21:56
                                      朱清清的花轿和朱裳的花轿落后越来越远,直到朱裳拜了堂进入新房,才知道姐姐的轿夫中途走错路。朱裳可是在新房中等得心急如焚,而朱清清没有拜堂便被迎入了偏院。“啊!姐姐,你这莽夫。”朱清清手不由的一抖,偏偏只是一院之隔,偏偏又听着真切,她打不开院内落的锁。焦虑的看向门外,她不敢呼喊,只能静静的坐回床内,祈求裳儿没事便好。“姐姐!姐姐!”朱裳趴在床上被死死的钉着,她武功虽好可既便是酗酒的顾恩也能轻易制服她。还能按着他满意习好占有,让朱裳失去理智尖叫求救。所以清尘这几年迅速衰老是必然的,这可恶的男人他依旧断袖,是真的无药可救,他捻摁着朱裳不让她脱身,最终朱裳凄冽地哭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2-02 23:28
                                        第六章 岂止二女共夫


                                        顾恩知道她还有一个妾氏,是朱裳一直喊着她的姐姐,他为自己醉酒冒失,答应带姐姐来见她。朱清清消瘦得再不像以前珠圆玉润,疾病陈伤再加上刻骨的相思,让她吃不好睡不稳。“你应该是我的妾吧?”朱清清不说话算是默认了,她还是一贯的温宛听话,既便她很难受。“跟我来吧,你妹妹非要找你。”“好,等等。”她抱着药箱一路紧紧跟着,“跟上了,你手上的是。”“救急用的。”朱清清也没多说,一路垂着头被引入屋内。里面传来朱裳的哭声,朱清清第一次动了怒,也是生平第一次动了手。“你这个变态,你喜欢男人,为什么娶我们?为什么?”禁不住对他又是一个耳光,他有他喜欢的权利,这本就无可厚非。可是他坏就坏在,让她以为他要娶妻,还是喜欢女人的。朱清清事后手是在发抖的,顾恩只是个稍有文化的粗人,动手重来不知轻重。顾恩却没有还手,他落寞的看向门内,转身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2-02 23:54
                                          后续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12-03 00:48
                                            顾恩没有再来找过他们姐妹二人,两人已经习惯从一个宅院,大概是被养在另一个宅院里。顾老将军和顾恩吵了一架,顾老将军便不再上门管他,顾恩便把那情人接上府来,出双入对。
                                            顾恩的情人长的好看,心肠却极歹毒,他见朱清清一看便是软弱可欺的。常常私下乘朱裳离开,鞭打辱骂她。朱清清受得了气,朱裳不可能忍。那天她见朱清清身上有鞭痕,她顾不得朱清清阻拦,手持双剑要去刺死那斯(顾恩的情人)。那斯也是有些武功的,可全然不是朱裳的对手,差点当场毙命。“朱裳小心不要硬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2-03 12:56
                                              朱裳也不傻,和将军共事多年,也不敢硬接,向左避开,顾恩并不想多参与,索性也没有追究撤了枪。朱清清踉踉跄跄的跑上前护在朱裳身前,见朱裳没事这才拉她跪下。“将军恕罪,都是清清不对,是清清的错。”朱裳想起身,她却拽拉住不放。顾恩沉默了会,“俊儒,出来。”“是,将军。”“为什么鞭打朱清清?”“属下没有,属下只是无聊想找个人练武。”“怕了吗?”他扶起俊儒,“没有下次,回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2-03 17:28
                                                第七章 顾恩北迁边疆

                                                朱裳和朱清清在府中皆是没有威望,更不受人待见,再加上两年无所出,下人们无事基本不登门。这天一个下人匆匆忙忙跑来,“夫人,二夫人。”“起来吧,有何事?”朱裳和朱清清一个正在舞剑,另一个则在抚琴。俩人的雅致,全被冒失的下人打搅了。“皇上有旨,请二位夫人前去领旨。”俩人随着下人们,匆匆忙忙的去正厅领旨。圣旨的意思,大抵是匈奴又压制边疆,要顾恩去镇守边疆十年。再镇守十年?朱清清想这和流放边疆的罪臣有何区别?茫茫大漠、白日烈日风沙、夜里狼烟峰火。时时谨防着胡狼来袭,每刻都面临着身首异处客死他乡。

                                                主位坐着家主顾恩,旁边坐着是他的男宠俊儒,接下来便是朱裳和朱清清。顾恩面色凝重,道不是为了前往北彊,而是该如何安排家眷。北迁路远迢迢,是否应该安顿在家内,可此一去十年,岂不误了二人终身。“朱氏。”“哎,”俩人异口同声应着,“朱氏你们姐妹商量一下,是想呆在府上,还是休了你们另寻良人。”朱清清想随顾恩前去,可是朱裳却先开了口。“我们当然是留在府上,朱阳只是我们养父又不欠我们的,呆在府上又热闹又安全,还有吃喝。姐姐咱们都别走吧!”清尘点了点头,夏裳是前秦唯有的血脉,怎么可以犯险去边疆?以前是没的选,现在明明可以不涉险的。可是,清尘心内像针扎般刺痛。“好,你们姐妹商量好了,就这么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12-04 12:34
                                                  他抱着怀里的人,突然觉得躁动不已,但手心的粘腻让他想杀人鞭尸。扔又扔不得,四下又没马车,只好抱着步行回去。走了一路,又转身回头,他不忍看那些惨死的家丁侍卫。他们怕是死都不知道,不是土匪而是皇帝的人。“将军?”顾恩将怀里的人摔入他坐的马车,“朱裳要你家姐活命,莫要吵闹。”
                                                  朱清清还在刚刚惶恐不安中,见顾恩解着腰封,她向后退着。“你以为我想上你吗?我要是不上你,皇帝手上有你的白布,证明你的不洁。那你必死。”朱清清泪目,她知道她也愿意去死,她更不想瞧到他心不甘情不愿。“你死不足惜,我呢?”朱清清终于哭出声来,自己想死都不能,会连累到他的名声。“别怕,别怕。”顾恩覆压住她,他做到了,他开始怀疑人生。怎么会对女人有感觉?而且做了还想做?而且不止一次。他沮丧的坐着穿衣,朱清清也忙着穿衣服,手指却不听使唤,怎么也扣不上。、“我来,你今天太过劳累,回到夫人的马车上要记得休养,路途会有些颠簸。”顾恩帮她扣系上,目光有些挪不开。白洁的后背上,淡淡的蜻蜓胎记,再捧着她哭肿的脸,仔细端详。清尘却没有发现,而是等他松了手,挪爬着下了马车。“咘!”气恼得吐了一口老血,清尘你回来了也不告诉老子!一拳砸断了马车的窗框,你连要被掳走了,也不告诉老子。你当我什么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12-04 14:05
                                                    我有一个章节被删了,朱清清为救朱裳,自己被刘彻掳上马车,因为扫了他的兴致,更为了逼朱裳就犯,刘彻要了朱清清的清白。顾恩和朱裳随后赶来,为了脸面不失救下朱清清,并且和刘彻撕破脸。一个让他老死北彊不得回京,一个说我还不愿回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12-04 14:15
                                                      漫漫长路,本就难走,主子也不知道发什么疯病?把马车拆了还不要紧,把肺都给气炸了。临时搭了帐篷,那老医师也无从下手,朱清清只好坐下来把脉。“哪里是肺气炸了?真是虚惊一场,是嫉火攻心。”她启身回自己处,在药箱里翻找。“姐姐,顾恩怎么样了?”“还是你把药丸送去吧!我怕他见到我憋屈,我……”她抱着自己的身子,瑟瑟发抖。“姐姐你不许想不开,你要走了我也不活了。”朱裳抱着朱清清说道“姐姐,顾恩还要了你呢?脸红了。”朱清清背过身去,“正面还是背面。”“他喜欢男人的。”朱清清将脸埋在手心里,羞于说出口。然而一瞬时又绝望沮丧,恐怕这辈子休想了。朱裳拿着几粒药丸,老医师嗅了嗅便交给俊儒,俊儒喂下,朱裳拭了拭额头的汗,便在帐外等候。
                                                      次日凌晨,顾恩睁开双眼,重来没有睡得这么沉过,可惜又想起了令他懊恼烦心的事。“姐姐、姐姐、我舞跳的好看吗?”朱清清勉强一笑,“好看,裳儿跳舞最好看了。”“呯!”朱清清吃痛的捂着胸口,蹲在地上。顾恩指着她的鼻子,“你还真笑的出来?你压根不知廉耻二字,要是我现在羞于见人了。”朱裳忙搀扶起朱清清,“喂!我姐姐一晚上没吃饭,为这事几欲死去。你还要逼死她不成。”朱清清揺头,牵住朱裳的衣䄂。“是清清不对,清清这就回马车上去。”“姐姐?”“我本就见不得人了,蒙将军不弃,才能苟活于世。”她垂头落泪,上了马车,蜷坐在车上。“哎你!”顾恩挑开了车帘子,“我……哎!”一脸欲说还休,就这么跟坐在马车上。“将军该上路了!”顾恩这才开了口,“我没有怪你失了清白,不是因为这个。”顾恩跳下马车,清尘我认出你来了,你知道吗?我道是想看看你瞒着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你是为什么和夏裳一起来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12-04 15:01
                                                        第八章 为夏裳争宠

                                                        “裳儿?裳儿?”清尘坐到窗口,她也看痴傻了,托着下巴流口水。“顾恩身材真好!”俩人相视点了点头,她突然捏着裳儿的手。“裳儿我想过了,你也不小了,你不想一辈子守活寡吧?姐姐的终身算是毁了,可你不同。”夏裳抽出手来,叹气道:“他喜欢男人。”“裳儿,我有药啊!姐姐有办法?你就告诉姐姐喜不喜欢。”夏裳垂头害躁道“他不会把我们赶走吧!”“裳儿他得负责,你又没做错什么?”夏裳捂着脸,清尘怎么这么邪恶啊?“姐,真不会有事?”“他到时不能休你,姐姐算过了他到北彊还得三个月,到时你都有了还怕什么?这荒野之地,他不会那么没人性的。”夏裳这才安了心,俊儒啊俊儒,你敢说我老姑婆,将军教你新招式得意个什么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12-04 15: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12-04 16:13
                                                            清尘托着桂花糕下了马车,今天上午的药丸特别苦,将军吃的十分痛苦,晚上这桂花糕就派上了用场。“我今天刚刚蒸制的,你偷偷放在桂花糕里将军不知不觉就食了”清尘递给俊儒,俊儒还真的原封不动的给了将军。顾恩听说是清尘的手艺,就吃得一口也不剩,接着他皱眉道:“真苦,这药丸怎么味道和以前不一样呢?”清尘捂着嘴偷笑,两颗都吃了,接下来你是不是该找个溪沟冲凉呢?果然他独自一个人,来到了之前踩点的溪沟,自负的人不愿与人共浴,这是要付出代价了。曾经的枕边人是有多么可怕,顾恩的一举一动都在清尘手心里,幸好清尘并没有更多恶意。“朱裳?你怎么会在这里?”“将军你怎么脸这么红?”怎么回事?清尘措手不及,顾恩推开了夏裳,上了岸,药效显然对他廷后了,这莽汉体质太好了,“朱清清?”见清尘拦住自己的去路,忽然忆起什么?“你给我的药丸?”他的心不好了,恨得牙痒痒。“将军息怒,只是大补药而已。”顾恩推开清尘,夏裳不知所措。“将军慢走!”清尘又拦住他,顾恩喘着粗气,一巴掌拍在她脸上。“启开。”“夏裳还傻站着干什么?将军已经没有力气了。不然这巴掌我早就死了。”夏裳怕死了,但听了清尘的话,终于鼓足勇气,顾恩被架在两人中间,不得已来到了山洞。山洞里简易的铺了层被褥,这该死的被褥还是自己睡过赠给她的。“清尘。”他窝囊的躺在被褥里,算是开口祈求。清尘忙着烤火,转身看了一眼。“药效应该是起作用了?”这声清尘真的好䁔,“裳儿,一会我能不能?”“行啊!他也是你夫君,你忘了?”夏裳嘴上说着,走近的时候,却退后一步。“姐姐他凶我!”“胆小鬼!我看看!”俩人都吓得发抖,清尘戳戳夏裳“药下轻了,他体质比较好。”夏裳向后退了一步,“知道,怎么办?”“他不能动了,你还有武功,你怕他做什么?再迟药效可就过了!”清尘退后一步,推着夏裳向前。“他瞪我,等药效醒了,他一掌能把我拍死。姐姐~”“哈哈哈哈”顾恩忍不住笑出声来,自己都不能动了,这俩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这一笑威严全无,还笑得直喘气。夏裳蹲下来上下打量,顾恩神情瞬间凝重。“姐姐,你快来他笑了。”清尘胆子比较小躲在夏裳身后,“那他应该是同意了吧?”她赶紧逃出山洞,顾恩再次开了口“我可没同意,你要是敢上我的床,我就把你们扔在这里。”夏裳被吓得直哭,清尘见不得夏裳哭。“妹妹别怕,有姐姐陪你,咱们爽完了就跑了。今天就挫挫他的威风。”被清尘扒拉干净,顾恩又恼又羞,慌得他不停的用方言哔哔哔,等他没力气说慢点,倆人才听懂。“清尘你给老子等着,老子非要杀了你。”“他刚才说什么?”“他叫你清尘。”“药效怎么才来!”轻轻拍着面庞,“天快亮了,我们走了,别把被子踢了,山里湿冷。”望着她们逃出山洞,顾恩越喊她们逃得越快,顾恩悔死了,刚刚应该不吼她们,回去慢慢收拾她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12-04 1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