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363,555贴子:36,777,882
  • 13回复贴,共1

【原创】《华氏七十三度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华氏七十三度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2-03 21:57
    hello大家好,这里夙夜泉,这个文文呢有点半纪实吧,记录的是我和我高一语文老师的日常,然后嘞,如果想要看原文,可以在qq阅读app上看的搜索《华氏七十三度四》就OK了……作者也是我,主要是怕贴吧删帖,不管怎么说,期待结束的时候不带有任何遗憾
    新人携新文,期待支持啊,放心,不会弃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2-03 21:58
      第一章:锲子
        他是我高一时候的语文老师,一个改变我语文方面一生的人。
        我小学的时候语文甚好,满分100分的卷子,最终以95分的高分完成了小学最后一张语文试卷。
        初中的我当上了班长,本就对语文有着浓厚兴趣的我,开始参加各种征文演讲,主持,比赛。
        当时的我像一只小牛犊一样,只知道往前闯,但是遭到了我初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的各种阻止。或许因为误会,我开始一蹶不振,后来每每想起,心口还是会涌上一阵阵钝痛。
        上了高中,我把我抱着“不染世尘”的态度上了第一节课。
        如果我的记忆力没有问题话,周一的第三节课上的是语文。
        语文课从初中的那三年里是比数理化,还要更能摧残我的科目。
        他一进来是一个瘦瘦高高的人,或者客观上来说,我觉得他有些显老,甚至于我忍不住对我的同桌说,“呦,一个老头来教我们。”
        都是也来了,初中就是本校学生的哈哈大笑道,“人家老什么,人家不过三四十岁。”
        他的课上起来很幽默,高一整整一年,让我重拾了,对语文这个科目的尊重与信心。
        ——梨墨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2-03 21:58
        第二章:初遇(1)
          我记得特别清楚,是他重新点亮了我文学创作上的那盏灯,尽管我做的不好,但那并不是他的错,大概都是因为我自身的懒惰吧。
          ——梨墨染
          对于一个初中受过摧残和压榨,得过嗜睡症和轻度抑郁症的人来说,让她再次进入一个大集体中,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尤其是一个曾经被校园欺凌过的人,让他重新再融入一个班集体中,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当清晨的阳光缓缓在黎墨染家里升起,照亮整间屋子的时候。梨墨染被响个不停的闹钟声给吵醒。
          抬头,拿手机关闹铃,床头柜上一如既往的放着一杯五点钟刚刚放在这里的温水。打开第一个抽屉,拿出来一个小瓶子,倒出两粒白色的药片,吞服。
          哌醋甲酯,大概是很多嗜睡症的人,续命的唯一途径了吧。
          今天是即将开学的日子,八月底,九月初,经历了初升高漫长的暑假的休闲和娱乐,炎热的夏季已经过去了,酷爽的秋天正在赶来,“美好”的开学季,即将来临。
          关空调,起床,开门,梨墨染礼貌性的冲妈妈笑了笑,点了点头,默默地洗漱完毕,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然后出去,去餐厅,喝了一碗燕麦牛奶,西红柿早餐饼放在一旁的盘子里。习惯性的打开手机中的BBC新闻广播。听着一条条偶尔可以听懂的句子,意思不重要,语感最重要。
          5:40,吃完早饭的她,走到阳台上。开始浇花,百香果,猕猴桃,金桔,一百多盆多肉,园艺,大概是唯一能让她与抑郁症抗争下去的爱好了。
          6:00,梨墨染放下喷壶,拿起牵引绳,出去遛狗,一只英卡,一只鹿狗,好不拉风。
          6:20,她回家,换上崭新的T恤,黑色的运动裤,由于不知道学校到底要多久,所以她出门了。
          6:28分的地铁,其实她家到地铁站,不过是需要仅仅两分钟的时间,但是上一趟车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索性她等了五分钟。
          上车,难得的有座位,也算是不白白等了5分钟。
          6:45,出了地铁站的门,走了7分钟。
          6:52,她到了学校门口,没到7:00,校门还没有开。
          梨墨染心里暗暗叹气,以后不用来那么早了。
          校门口聚满了人,叽叽喳喳的,可是梨墨染却几乎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可怜或是可悲?
          可是这一学期她依旧来的很早,早到每天都会等候校园大门的开启。
          班主任已经见过了,是教英语的。
          开学第一天,不免就是领书发书,然后各科老师来一遍,介绍一下自己的脾气秉性,然后一天也就结束了。
          开学典礼什么的,对于梨墨染来说,几乎不算什么大事,百无聊赖的日子又要开始了。
          梨墨染有点可怜自己,如果可以,她也希望自己可以居住在偏远的山下,平凡的度过一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亦或者是小桥流水人家,织布纺纱喝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2-03 21:58
          第三章:初遇(2)
            他进来的那一刹那,眉眼带笑,星河闪耀,仿佛一个救赎者一般的,让我对这个学科,产生了兴趣。是因为他的鼓励还是那句疑问句,我忘记了,我只知道,是他,再次开启了我,可以选择创作的这条路。
            ——梨墨染
            她有着陶渊明一般隐居的心,可是人生啊,总是那么不如人意,她也曾想要逃离这个地方,逃离这个让她觉得委屈还有痛苦的地方,可是奈何家人那期待她健康成长的目光,那关心的话语,让梨墨染,一次又一次地放弃了挣扎。
            怎么着,也得佯装开心的度过吧,至少让家人安心,如果一个人,活着仅仅为了别人,大概她的每一天,都会很难过吧。
            当语文课上课前的铃声响起时,梨墨染的心头狠狠一颤,从书包里拿出了语文必修一的课本。可是依旧表情良好,保持微笑,是她的伪装。
            初中的语文课,是她的噩梦,那一次次耻辱,一次次打击,是她不敢前行的原因,
            高中的她,只想要一个人爬完这条布满荆棘的路,可是她碰见了易之君,一个让她再次可以打开大门,学好语文的人。
            从6年级开始写小说,初一时候被班主任撕了并甩在了她的脸上,“一天到晚就知道传播负能量。”当时的她,愣住了,写小说或者说,写言情小说就算是传播负能量了?
            那凭什么?这难道不是一个孩子的爱好吗。
            当时的她,也处于叛逆得年龄,依旧写,不过。文风变了。
            初一下半学期,她在贴吧上发表了首部小说,第一个帖子《顾》,亲情虐的文章,后来都被禁了。初二上半学期,她在汤圆和书旗上共同发表《银紫色的爱情》,奈何后来账号问题,也就弃更了,但是纸质版的,她还是完结了。
            初二下半学期,她首次用“作家助手”发文,后来因为需要用身份证身份验证被禁了,初三上。贴吧和写小说app上,发表《凝望》,后来,她的抑郁症加重,懒得写下去了。
            这些时间里,班主任的阻止依然存在,哪怕家里人已经跟老师表明了,不会影响学习,可是班主任依旧天天跟她“谈心”。
            这不更浪费她的时间吗?
            铃声响过两分钟了,易之君拿着书走了进来,另一只手,那些小麦克风。
            “同学们,这学期,我是你们班的语文老师,我姓易,德育处的。”
            “天,一个老头教咱们。”梨墨染开口,对同桌说到,当时身后有两个初中就是本校的学生哈哈大笑道,“老什么老,人家不过是三四十岁。”
            当时的梨墨染还是十分尴尬的,毕竟跟人家不熟,尤其对于她的交际来说,人家突然跟她说话,会让她特别难受,她恨不得自己被所有人无视,被所有人忽视,不要看到自己……
            她真的会紧张,也真的会害怕……
            她的脸通红,就像是屋里十分热一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2-03 21:59
            第四章:初遇(3)
              她觉得自己都有些“无地自容”了……
              可是这个“老头儿”真实没劲,一上来就说自己是德育处的。想要做什么啊!
              想要炫耀还是如何?
              梨墨染懒得去想,只是心里默默觉得这个老头够了烦人的,可是梨墨染不知道,以后自己天天缠着人家背课文。
              第一节课,这个老头出乎意料没有后半节课上自习,而是直接讲课?
              人教版语文必修一,第一课就是背诵课——《沁园春.长沙》毛主席的文章。
              不得不说,“老头儿”读这篇课文的时候,梨墨染就已经输了。
              她是声控,是一个对声音好听的人,十分敏感的人。
              是一个对于声音方面,十分有爱好的人,那么三年的打击,她对于朗诵主持的爱好只增不减,没有人知道喜马拉雅上,她也算是一个小小的主播,虽然没有粉丝,可是她也偶尔发表一两段声音。
              在叛逆的年纪里,她也做过不少傻事……
              比如说那些自残什么的,她都做过,虽然后来挺后悔,可是做过了就做过了,即使后悔,也没有什么路可以走了。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比声控开关的电灯还要灵敏的耳朵,没错,梨墨染就是这样的人……
              他喜欢用P P T来讲课,说句实话,若是放在初中,喜欢用这个讲课的老师,梨墨染一般是不看,直接趴桌子上睡觉。
              可是他讲的很生动,一字一句,是那么的仔细,就好像是,教刚出生的婴儿学习说话一般……
              装的……
              梨墨染心里暗暗想着,一定是装的,因为今天是第一天上课。为了树立良好的形象,所以这些个老师,一定会伪装。
              有些人不染世尘,不接受新鲜事物不是因为什么别的,是因为过去的经历。
              她梨墨染虽然不能说自己到达无欲无求的境地,可是对于那些荣誉什么的,初中争过了,也没什么意思了。
              如果他敢叫我回答问题,那么以后他的课上别想让我好好上了。
              梨墨染暗暗想着,可是就好像默契一般,不约而同的,易之君没有叫梨墨染回答问题,同样的,梨墨染以后也没有捣乱过。
              是互相尊重,还是什么,反正当时的梨墨染不知道。
              无疑的是,今天的作业留得是背诵《沁园春.长沙》。
              其实对于梨墨染来说背诵不算是什么,可是听到易之君和自己初中语文老师背诵的方法一样的时候,梨墨染是暗暗的骂了不知多少句街……虽然自己不太会骂街……很少骂街,可是怎么会那么气,那么想打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2-03 21:59
              这文文永远不会弃更,自己开的坑,爬着也得写完,除非他删我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2-03 22:00
                第五章:第一次背诵(1)
                  是什么改变了她呢?是第一次跟易之君背诵的时候,易之君没有像初中老师的内种做法,这一点,让梨墨染放下了很多挣扎。
                  准确地说梨墨染从初中之后,不是内种尊师重道的人。
                  天地君亲师在梨墨染心里只有前四个……
                  师什么的在她面前就是……渣渣……
                  不是她不懂得尊重。是因为她的初中对她的伤害真的不小。
                  易之君说,“背诵任务呢,每个同学到我这给我背,一个一个的过,如果在规定时间内背不完呢,那就得挨罚……超过一天,抄一遍,超过两天,抄两遍,超过三天,抄四遍,平方以此类推。”易之君的语气淡淡的,也对,对于学生来说他是一个实施刑法的人,他怎么可能会理解抄写的痛苦?
                  不过再怎么样,也比初中老师好,初中老师背不下来就晚上留你,不让你走,这样更可怕,谁还没有点事了?
                  梨墨染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内次她明明什么任务都完成了,然后初中班主任让她给同学讲题。
                  行,她好好帮助同学一下,可是对于那些怎么讲也不会的学生来说,帮他们不就是浪费时间吗?
                  然后,讲完题,老师继续把她留了下来,让她布置考场……
                  从下午五点二十放学,到晚上八点四十……
                  梨墨染记得自己的第一次胃疼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不过呢?人家老师连通知家长都没有,家长差点报警……
                  也算是一个对比,这个高中老师是不错的。
                  “好了,这周五之前,背完这篇课文,以后我的早晚自习,是给你们背课文的时间,你们有三种方式找我,一,我上课提问的时候,你背下来了,就算过了。二,你们去德育处找我。三,你们早晚自习背下来,找我。”不得不说其实易之君还是十分人性化的,一周时间背一首诗真的对于高中生来说不算什么。
                  “我觉得不如默写。”梨墨染的同桌感叹到。
                  梨墨染好奇,看了同桌一眼,轻轻问道,“为什么?”
                  “因为,如果是默写的话,还可以抄,但是如果只能找他背的话,那大概是没有办法作弊了,只能好好背了……”同桌无奈地叹了口气。
                  梨墨染笑笑,背诵什么的对于她来说不算什么,只要这个老师别天天拿着文言文来找她,她觉得这个老师就是十分OK的。
                  “对了,由于我们名著导读这道题十分重要,而且我们今年的人物是《三国演义》,我们老师们商量了半天,最后想出来一个好办法,你们每个人,按照学号,来前面讲一个小故事,这样大家记得牢固……前几届的学生尝试过,这样还是不错的,同时大家都是新生,也可以互相了解一下,讲之前介绍一下自己,我看了咱班的学号,女生在前,那就明天从女生开始吧”叫出了那个女生的名字,“你自己选择自己喜欢的故事,然后告诉我,再讲,这样就不会重复了。讲过的故事,不能再有第二个人讲。”易之君开口说道。
                  什么?讲故事。还三国演义?疯了吧,这辈子梨墨染都不看《三国演义》和《水浒传》。
                  他还让讲故事?讲什么讲啊,再全班里,像个小丑一样?
                  在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梨墨染是第一个走出教室的,她要接水,喝水,水是生命的源泉,不能够喝的太少。
                  当然当天晚上,梨墨染背了十分钟,就背的不错了。
                  心底。希望是老师上课可以叫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2-04 07:00
                  第六章:第一次背诵(2)
                    不是她矫情,事多,是因为如果让自己单独面对易之君的话,梨墨染怕自己紧张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是真话……
                    可是梨墨染第一次的背诵还是单独给易之君背的。
                    第一天的生活十分枯燥,无聊,尤其对于梨墨染来说,她又不希望像其他人一样交朋友。她就只是想一个人安静的度过这三年,仅仅是一个人就够了。
                    可是易之君改变了他……让她突然之间放弃了这种自暴自弃,破罐破摔的想法。
                    让她想要去做一些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
                    可是易之君不知道自己那么伟大,其实梨墨染刚开始也没有察觉。
                    所以说,老师对于学生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影响。
                    转天,是语文早自习,可是不同的是,由于今天是第一次的语文早自习,易之君还是讲了讲课的,对于不过后面,还是给学生留时间背诵的了。
                    易之君是叫了三个同学起来背诵的,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那三个孩子都并没有准备好。
                    易之君无奈,叹气,“这周之前背完啊。”不得不说,他是一个脾气还算不错的老师。
                    不发火的时候,脾气还是蛮好的,可是发火的时候,还是离这个人远点吧。
                    易之君没有叫到梨墨染,梨墨染却是背了的那个人。
                    梨墨染昨天晚上背了好久,不是背不下来,是总怕自己出错,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心底,总是不希望被别人否定,总是不喜欢别人对自己失望的样子。
                    因为那样的感觉,实在不是十分美好。
                    易之君坐下了,坐在了讲桌旁,给同学们时间让他们背。
                    照理说,老师留完了背诵作业,是应该前一天晚上背的,而今天早晨的时间,是找老师的时间,可是明显的,梨墨染班里的同学并不是这么认为的,并且,也不是这么做的。
                    但是梨墨染,不一样,她是这么做的。
                    她起身,很符合规矩的起身,一步一步的向前走,没有人看到的那两条腿,其实是止不住地颤抖的。
                    她害怕,害怕自己背不好,给别人留下不好的第一印象。
                    她走到易之君面前,“老师,我给您背课文。”
                    易之君笑了,“背吧。”
                    刚开始的时候,梨墨染没觉得这个笑容有什么区别,可是后来,梨墨染越发觉得这个笑容,实在是特别让人安心。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她背着,努力让自己不要出错,结果很好,她没有背错一个字。
                    手中拿着的语文书,被她蹂(和谐)躏得不成样子……
                    “嗯,不错,挺好的,叫什么名字?”易之君没有抬头,只是淡淡的问道。
                    可是梨墨染是个容易多心的人,她认为自己有什么做的不好,其实老师都是这样的,对谁都一样。
                    “梨墨染……”梨墨染淡淡的说着。
                    易之君从花名册上找到了这个名字,挑勾,“好了,画上了,回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2-05 21:14
                    第七章:第一次的文言文(1)
                      下一节课上课的时候,易之君直接叫了人来讲《三国演义》的故事。
                      准确地说,女生本来对《三国演义》《水浒传》不怎么感兴趣,易之君这样一来,弄得人家小女生还是十分尴尬的。
                      还好,梨墨染的学号不是第一个。
                      这个同学也因为第一个的优势,选择了最简单的“桃园三结义”这个故事,不得不说,这个故事真的是脍炙人口,人人皆知啊。
                      可是人家运气好啊,可以第一个选择啊。
                      那女生上台,正准备直接讲的时候,易之君制止了,“介绍一下自己,然后说说自己讲的什么故事,然后再讲,以后每个人都要这样。”
                      专制……
                      梨墨染暗骂道。
                      实在是太让人烦人了。我不喜欢介绍自己怎么了?
                      可是人家台上的女生笑笑,说了一句自己叫什么,讲的什么故事,就开始咋啦咋啦的讲……
                      讲的什么梨墨染也没听清。
                      毕竟这个故事她知道,所以没有必要好好听是不是,就算真的考到了这样的故事,应该也没有人会出错的。
                      梨墨染其实是一个心气儿挺高的人,只不过有的时候,因为很多原因,她不想去显摆自己的能力。
                      例如那天,班主任找她谈话。
                      梨墨染是英语课代表,班主任是教英语的,自然少不了沟通。
                      “你觉得咱班班长怎么样?”班主任问道,似乎老师都喜欢这样。
                      “很好啊。”梨墨染笑笑,没有说什么,“怎么了嘛?老师?”
                      老师自然会说没事,而后又问道,“你有没有意愿当班长啊?”
                      心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梨墨染是想杀人的。
                      “对不起,我当不了,就算您那天是直接将这个任务给我,我也会拒绝的。”梨墨染低头,抱歉的叹了口气。
                      “为什么啊?”班主任开启了八卦本性。
                      “这个……跟我初中有关,我不是一个善于与人交际的人,也不怎么喜欢和老师搞好关系,所以,不好意思,老师,我没有办法去做班委的职务……”梨墨染轻轻地叹了口气,将目光收回,死死地盯着地上。
                      “哦哦,这样啊。”了解到了学生不方便透露,班主任也不再说什么了。
                      但是她自己不想做一个俗人,她想要逃离现在所有的一切。
                      “大家预习一下《烛之武退秦师》这篇课文,明天讲这个啊。”这是一篇不需要背诵的课文,但是这也是,易之君第一次在全班面前讲文言文。
                      其实,梨墨染不喜欢学文言文,可是从初中之后,文言文就一直陪着她……
                      就好像用胶水粘在她身上一样。
                      有时候梨墨染会想:为什么秦始皇之后没有人再焚书坑儒了?如果再有的话,可不可以多焚点书?
                      当然这一切,都是“虚拟语气”,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不过,易之君改变了她对文言文的态度,原来文言文,也可以学的没有负担。
                      (作者有话说:梨墨染的原型确实是作者,易之君也是真实存在的语文老师的原型,不过不同的是,我没有那么优秀,也不可能成为他的骄傲,不会像梨墨染一样,而他却比易之君要更加优秀,更加认真,更加负责,肯定又虚构的部分,但是我希望,请每一位读者,可以尊重易之君这个人设,希望有一天,我能像梨墨染一样,成为易之君的骄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2-06 21:22
                      第八章:第一次的文言文(2)
                        梨墨染觉得头疼,想想明天又要讲新课,就不住的头疼。
                        准确地说,让她更加头疼的事是因为易之君说,“背完了《沁园春.长沙》的同学也不要闲着,背背下一篇需要背诵的课文——《荆轲刺秦王》,只需要背第九段就够了,就是内个“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为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复为慷慨羽声,士皆瞋目,发尽上指冠。于是荆轲遂就车而去,终已不顾。”开始背吧,省的到最后,还没背下来。”
                        梨墨染觉得易之君有病……我刚上高一你那么着急有必要吗?你是不是恨不得我一整天背完高中三年的所有课文啊?当然我背不下来。是实话。
                        梨墨染看着讲台周围背课文的人,淡淡的走了过去,“老师,我能去一下洗手间吗?”梨墨染眼神坚定,真诚,因为如果不赶紧去洗手间的话,她怕自己会打人。
                        “嗯嗯,去吧。”反正这是背诵时间……
                        “谢谢老师。”梨墨染笑笑,然后从后门走了出去。
                        她有一个习惯,进来的时候,从不走后门,出去的时候,几乎不走前门。
                        不得不说其实梨墨染这个人也是怪的很。
                        难怪易之君愣生生是看了她的背影好几眼,最后才选择了上课。
                        进了洗手间的梨墨染,将冷水拍在自己的脸上,努力让自己清醒起来,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最后,在梨墨染收拾好了自己之后,她冲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然后出门,像往常一样,坐在椅子上,开始接下来的课程。
                        这一天结束的时候,梨墨染觉得自己精疲力竭了……
                        一天的敷衍,让这个没有信心融入集体中的孩子,觉得自己很崩溃,觉得自己很害怕。
                        如果我处理不好同学关系怎么办?如果我没有办法做一个好学生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怎么伪装?把自己伪装成什么形象?一个又一个问题在梨墨染脑海中徘徊,她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只觉得头疼,难受,想要睡觉……
                        似乎,又犯病了……
                        她难受的要死,可是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电话紧紧地攥在手里,仅仅只有十个电。
                        梨墨染还是将手机放下了……
                        她不想麻烦别人,也不想去让家人担心。
                        她努力爬起来,然后,从床头柜里拿出来了两粒白色的药片,愣生生用口水吞服了。
                        不过这次的梨墨染,似乎没有那么幸运了……
                        转天她去了,但是很明显的,她困死了……
                        困得要死,她想要睡觉,可是不得不让自己努力保持清醒,不过还好,今天的语文课实在下午。
                        梨墨染,坚持住啊。
                        上次医生说过,如果下次你吃的药再不管用的话,那么,你大概就是病情加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2-08 08:03
                        第九章:第一次的文言文(3)
                          语文课的时候,梨墨染觉得自己真的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儿……
                          努力让自己听清每一个字,不要困,不要困……
                          老师开始读课文了,顺手让同学标一下读音,“晋侯、秦伯围郑,以其无礼于晋,且贰于楚也。晋军函陵,秦军氾南。
                          佚之狐言于郑伯曰:“国危矣,若使烛之武见秦君,师必退。”公从之。辞曰:“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过也。然郑亡,子亦有不利焉!”许之。
                          夜缒而出,见秦伯,曰:“秦、晋围郑,郑既知亡矣。若亡郑而有益于君,敢以烦执事。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焉用亡郑以陪邻?邻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郑以为东道主,行李之往来,共其乏困,君亦无所害。且君尝为晋君赐矣,许君焦、瑕,朝济而夕设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晋,何厌之有?既东封郑,又欲肆其西封,若不阙秦,将焉取之?阙秦以利晋,唯君图之。”秦伯说,与郑人盟。使杞子、逢孙、杨孙戍之,乃还。
                          子犯请击之。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与,不知;以乱易整,不武。吾其还也。”亦去之。”
                          抑扬顿挫,他读的是十分完美的,不是梨墨染说什么,从头到尾,除了她的小学六年级语文老师之外,她还没有那么喜欢一个语文老师的朗读……
                          他讲课了……
                          P P T上,赫然写着《左传》这本书的文学常识,“《左传》左丘明著,原名为《左氏春秋》,汉代改称《春秋左氏传》,简称《左传》,是中国古代一部叙事完备的编年体史书,它标志着我国叙事散文的成熟。汉朝时又名《春秋左氏》、《左氏》。汉朝以后才多称《左传》。它与《公羊传》、《谷梁传》合称“春秋三传”。旧时相传是春秋末年左丘明为解释孔子的《春秋》而作。
                          《左传》实质上是一部独立撰写的史书。它起自鲁隐公元年(前722年),迄于鲁悼公十四年(前453年),以《春秋》为本,通过记述春秋时期的具体史实来说明《春秋》的纲目,是儒家重要经典之一。”
                          然后,他开始敲黑板画重点了,“记着昂,这是我国第一部叙事完备的编年体史书,考试的时候可别错了!”
                          声音虽然不是柔情似水,可是绝对没有半分的严厉,甚至于梨墨染觉得他真的是德育处老师?怎么跟初中认识到的德育处的老师完全不同。
                          后来班里有人用“和蔼可亲”这四个字形容易之君,这是梨墨染第一次给高中同学朋友圈点赞的原因。
                          说实话,梨墨染觉得这种文学常识是真的让人脑瓜儿疼,梨墨染在考试的时候这道题真的是瞎选,除非这道题她能看到绝对的错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2-10 22:35
                          第九章:第一次的文言文(3)
                            语文课的时候,梨墨染觉得自己真的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儿……
                            努力让自己听清每一个字,不要困,不要困……
                            老师开始读课文了,顺手让同学标一下读音,“晋侯、秦伯围郑,以其无礼于晋,且贰于楚也。晋军函陵,秦军氾南。
                            佚之狐言于郑伯曰:“国危矣,若使烛之武见秦君,师必退。”公从之。辞曰:“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过也。然郑亡,子亦有不利焉!”许之。
                            夜缒而出,见秦伯,曰:“秦、晋围郑,郑既知亡矣。若亡郑而有益于君,敢以烦执事。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焉用亡郑以陪邻?邻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郑以为东道主,行李之往来,共其乏困,君亦无所害。且君尝为晋君赐矣,许君焦、瑕,朝济而夕设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晋,何厌之有?既东封郑,又欲肆其西封,若不阙秦,将焉取之?阙秦以利晋,唯君图之。”秦伯说,与郑人盟。使杞子、逢孙、杨孙戍之,乃还。
                            子犯请击之。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与,不知;以乱易整,不武。吾其还也。”亦去之。”
                            抑扬顿挫,他读的是十分完美的,不是梨墨染说什么,从头到尾,除了她的小学六年级语文老师之外,她还没有那么喜欢一个语文老师的朗读……
                            他讲课了……
                            P P T上,赫然写着《左传》这本书的文学常识,“《左传》左丘明著,原名为《左氏春秋》,汉代改称《春秋左氏传》,简称《左传》,是中国古代一部叙事完备的编年体史书,它标志着我国叙事散文的成熟。汉朝时又名《春秋左氏》、《左氏》。汉朝以后才多称《左传》。它与《公羊传》、《谷梁传》合称“春秋三传”。旧时相传是春秋末年左丘明为解释孔子的《春秋》而作。
                            《左传》实质上是一部独立撰写的史书。它起自鲁隐公元年(前722年),迄于鲁悼公十四年(前453年),以《春秋》为本,通过记述春秋时期的具体史实来说明《春秋》的纲目,是儒家重要经典之一。”
                            然后,他开始敲黑板画重点了,“记着昂,这是我国第一部叙事完备的编年体史书,考试的时候可别错了!”
                            声音虽然不是柔情似水,可是绝对没有半分的严厉,甚至于梨墨染觉得他真的是德育处老师?怎么跟初中认识到的德育处的老师完全不同。
                            后来班里有人用“和蔼可亲”这四个字形容易之君,这是梨墨染第一次给高中同学朋友圈点赞的原因。
                            说实话,梨墨染觉得这种文学常识是真的让人脑瓜儿疼,梨墨染在考试的时候这道题真的是瞎选,除非这道题她能看到绝对的错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2-10 22:35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