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吧 关注:439,099贴子:7,525,329

原创…真实型小说,一切追求真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真实型小说,一切追求真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2-04 22:05
    黄土漫漫,阴沉的天空飘来一股烟味,远处几只乌鸦嘎嘎的叫着。平原上一群人漫无目的的走着。
      我叫林东子,一个纯纯的*丝宅男加上中二病患者,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着。我的生活平淡无奇,相比其他人来说我的家庭比较富裕,算得上小康家庭,家里面是做买卖的,在当地的商场里面有几个店铺。日子也可算是无忧无虑,可我就憧憬着战争,憧憬着末日,每当我看见小说里面猪脚吊炸天的命运时,我就想说一句妈**,末日绝对不可能是这样的。可是就在那天,我的愿望成真的,我还记得当时天空红红的挺好看的。哎,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夜晚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2-04 22:06
      风扇悠悠的转着,我趴在沙发上打发着无聊下午,我爸妈还没有回来,我也是实习生,下班早,不到3点就回来了。一般来说这个点我可能在玩游戏看直播,可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今天我心里面就是很烦躁,就像是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咣当”门开了,我爸妈拿着菜回来了,乐乐旺旺的叫着,去迎接它的主人。忘了说了,乐乐是我家养的狗,一只长得像柴犬实际上是小串串的小黄狗,但是长得挺可爱的,也乖,所以才一直把它当宠物犬养。
        “别叫了”我虽然早已经习惯了它旺旺的叫声,可是今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一切都特别烦躁,楼下有人大声聊天我都想一板砖拍过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2-04 22:06
        “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市场好几起打架的,你说说,那家伙,是真打呀,都动刀了,要不是警察到了,都快出人命了”我妈边收拾着菜边说着。“商场今天也有人打架闹事,就是拿货碰了一下,俩人也能打起来,都见红了,警察来了都没拉开,你是没看见呀,俩人打的眼珠子都红了”。说完我爸学着当时的样子,逗得我妈哈哈笑。
          我听着我爸妈聊天,心里面更烦躁了,就想让他们都闭嘴,不要说话,我就想安安静静的待着。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外面的防空警报拉响了。我跳着脚站起来,看向外面,看向天空。没有枪声,没有战斗机的引擎声,只是天空有些发红,你还别说还挺好看的。哎,看来不是打仗了,也是,要是能打到沈城来,那么东三省就快没了吧。防空警报也就响了一会就停了,我爬在沙发上听着我爸妈聊天,脑子也不知怎的就晕沉沉的,没一会就睡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2-04 22:07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我晕乎乎的睁开眼睛,拿起手机看了看5点了,快吃饭了。哎?怎么手机没信号了?wift也没了?“妈,网咋没了?我昨天刚给我爸电话卡交了150呀”?对我来说手机没信号,没啥大用,反正有微信QQ那些聊天软件呢,但是网没有了那可不行,别的不说,就玩不了游戏就一点,就挺闹心的。“不用去看网络盒了,停电了,你不知道呀?快起来吃饭了”我妈这一说我才发现屋子里面没开灯,外面路灯也没有,现在天色已晚,屋里屋外都阴沉沉的。“*,停啥不好非停电”。我搬了把凳子坐在饭桌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饭菜,没有网,吃饭都有点无聊,这可能就是现代年轻人的通性,网络大于一切。
            我爸“滋”的喝了一口白酒说:“也不知道今天咋了,咋就那么闷呢,今天有雨吗?”我看天气预报今天没有雨,看这天气热乎乎的应该是要下雨,我妈看了看外面的天气说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2-04 22:08
            晚饭后,我爸妈出去遛狗,我趴在沙发上看着小学时候的课本打发时间,并不是课本里面有什么吸引我的文章,只是看着小时候记得笔记,写的悄悄话,有些憧憬童年。正当我看到初中课本的时候,外面出现了争吵声,我出去看发现是我家附近的邻居,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在争吵什么,只是慢慢的他们两个的争吵变成了打架。刚开始我还扒着窗台津津有味的看他们打架,可不要说我没有素质啊,好歹我还没有像楼下那些人鼓掌加油呢。想到这我也挺奇怪,我家楼下的老头老太太最爱多管闲事,别人家丢摞大葱,他们都能帮着找半天,今天是怎么了?就算不去拉架,也用不到加油鼓劲吧?算了,我也不合计了,就当是看电影吧。可是慢慢的,我发现不太对劲呀,都是邻居能有啥大仇呀?顶多是在楼下玩扑克牌,玩急眼了,那也顶多就是骂两句,过过嘴皮子,再顶天也就是在摔个跤,然后场外裁判就会给拉开。可是,我看今天这架势,俩人要往死里打呀,这是怎么了?他绿了他?还是绿了他爸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2-04 22:08
              正当我大脑飞快的想象着事情缘由的时候,一声非人似的嘶吼传来,吓了我一跳。“卧槽”我可是真真的看见原本还处于下风的老王头,一口咬掉了老赵的耳朵。反观老赵,就像是不知道疼痛一样,继续摁着老王头,俩手用力朝着他的脸狠狠挠了过去。
                看看,要不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呢,老娘们的招式就是狠。老王头诶呀一声捂着脸不反抗了,任由老赵揉搓他的老脸。“哎哎哎,行了,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终于旁边看热闹的一个人站了出来说到。我心想你***不早点说,你看看,这两个人还能叫人嘛?
                “跟你~有~屁个关系,你也配管我们?”这话是老王头说的,你说说我咋以前就没看出来老王头这么硬气呢?输了就是输了,也不报警,也不讹人,这***不是电影里的老炮吗?就再我刚刚对老王头印象改观的时候,我就看见他用力的把他的小手指头咬了下来,然后放到了老赵的脚边,正当我吃惊的看着他自残的时候,让我更加惊恐的事情发生了,老赵把老王头的小手指给吃了。“哎呀,你干啥呢?你疯了”。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恐惧外加一丝丝的好奇,隔着窗户朝外面喊去,不光是我,楼下围观的一群人也都喊了起来,有人拿着手机想要报警,他们可能是吓到忘了没有信号了。也有人抱着孩子跑到楼门栋里面。可是我发现围观的吃瓜群众,还有六个人既没跑也没有喊叫,就在那里站着脸上还有一丝兴奋的表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2-04 22:09
                老王头自己把自己手指头咬掉了之后,这还没完,旁边的6个人也都把手伸到了嘴里面,不一会也都“突突”的吐了一根小手指。“哎,老王,你咋了?你可别吓我啊,你受啥刺激了?哎呀妈呀,快点我带你去医院”。老王头的老伴从楼上看到了楼下的场景,这也跑下楼来。
                  那六个人的家人也都跑了过了,喊着叫着。就当老王头的老伴准备从老赵嘴里把她老头的手指抢下来时!老王头一嘴巴子把他媳妇打了个跟头,声音嘶哑的说“你也配碰我的小手指?”。这一巴掌不光是把老王头的媳妇打蒙了,也把我吓蒙了,从咬耳朵开始,我就感觉事情发展太离谱了,现在我更加感觉事情不对。
                  老王头媳妇从地上爬了起来,就像疯了一样冲着老王头大声的喊“你打我?我咋了你就打我呀?不去医院把手指接上,你就废了!你还打我,你打你打呀”。老王头媳妇就像是疯了一样哭喊着,我听着都委屈。可是我发现老王头就像是没听到一样,站着瞅着老赵把他手指头吃下去,这脸上才有点表情。我看到那6个人的家人也要上去捡手指头,果然。那六个人也阻止着他们,而且一个个的力气都挺大,尤其是老赵,他两个儿子加上他家的邻居竟然没有拉动他,反让他给丢到了旁边,小一会都没有爬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2-04 22:09
                  起初看到他们群魔乱舞,啃着自己的手指头,我真的以为是不是丧尸危机了?可是后来看到120和警察要把他们带走,一个个也都很老实,不闹不喊的,血都流了一地了,也不理会,唯独让我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就是他们的手指头都交给了老赵,谁都不让碰,警察也不行。
                    “滴度~滴度”警车走远后,我趴在床上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越想越不理解,反正就是很烦躁,就像是马上要发生什么大事一样。说真的,有时候我的感觉真的挺准的,我上高中的时候,教室顶棚的墙皮掉了一大块,在掉落的前一刻,我就像是有感觉一样,心里面不舒服,感觉会有什么事发生,果不其然一大块墙皮掉了下来,准准砸到了我的头上,好悬没把我砸呱的一样砸成蛤蟆,还好墙皮挺薄的没有什么大事。事后我把这件事和我爸妈还有我朋友都说了一遍,没有一个人相信我,也就是我妈说的比较委婉点,说我中二病又犯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2-04 22:09
                    不行,我心里面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闹心。我突然有点害怕了。“我得赶紧给我爸妈打个电话,让他们快点回来”。我拿起手机正要打的时候,一看,靠还没有信号?这***赶明必须给移动公司打电话问问,每月交给你们那么多钱,真需要电话的时候还没有信号?我走到里屋想用座机打电话,刚把话筒拿起来,就又想到,*,停电了,没法打。正当我闹心的直抓头发的时候,我爸妈带着狗回来了。
                      就在我刚想把楼下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们时,我爸先说话了。“东东,你刚才是没有出去呀,那家伙,也不知道怎么了,到处都有打架的,一个比一个狠,有人眼珠子都被扣掉了”。我妈给狗擦完爪子,回过头说到“你还好意思说,我刚才要是不拦着你,你也得和人打起来”。
                      “什么?我爸也动手了?为啥呀”。
                      “刚才有个人撞了我一下,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吵吵了几句,就想动手,还是你妈给我拉住了,要不今天我就得进派出所”。说完话,俩人又各干各的,忙活忙活家务事。
                      我趴在沙发上接着看着小学课本上我画的涂鸦,我写的小秘密。胡乱的翻了几下课本,心里面的烦躁也越来越大,心里的疑问也越来越深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2-04 22:10
                      随着夜幕降临,天色也越来越暗了起来,还是没有来电的迹象,说来也奇怪,我家这里还从来没有停过这么长时间的电。我妈到厨房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蜡烛,家里的手电筒电池也没有电了。“东东,趁着天还没太黑,赶快去买点蜡烛回来”。我妈站在厨房说到。我也就只好穿上衣服,趁着天还有点蒙蒙亮,去旁边的超市买蜡烛。
                        停电后的小区说实话还挺热闹的,因为没有电,空调就成了摆设,现在正值夏天又赶上今天空气闷闷的,屋子里面属实挺热,所以就有些人把凳子搬到小区中心的小花园里,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讨论着今天下午发生的事。
                        “哎,二哥,你听说了吗?老王他们一群人,到了医院还不老实,又把人家医院护士给打了,听说都打成重伤了,你说说,一个个挺大的老爷们打一个小姑娘,他们竟然也能做的出来”。说完又泯了口茶水说道:“我听我家亲戚说,今天医院里面乌乌洋洋的住了一大批人,都是因为打架,不是自己把自己手指头啃了下来,就是耳朵,鼻子让人家给咬了下来,那家伙,最严重一个耳朵鼻子都没了,那还在医院里面和人家干架呢,都说老毛子是战斗民族,我感觉我们大中华才是呢”。说完又喝了口茶水,也不知道是不是茶叶不好,他在旁边吐了一会碎茶叶沫子。旁边的那个人我认识,曾经帮过我家装花篮,我记得他叫二小子,岁数和我爸差不多,可是一天没个正行,天天晚上出去玩,所以我们小孩也都管他叫二小子,他听着也不生气。
                        “我说,二小子,我记得你媳妇在第一医院吧?”。我蹲在他们旁边给他们上了颗烟问到。
                        “是呀,还没回来呢,也不知道怎么了,***手机手机没信号?***停电,人都联系不上,也不知道啥时候下班,哎”。说完吸了一口烟,在肺子里面过了一圈,最后吐出来一股淡淡的烟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2-04 22:11
                         “哎,师傅,我问你点事”。我蹲在旁边对着刚才吐茶叶沫子的人问到。说到这,我就得说说了,我为什么管他们都叫师傅,那是因为我家这一片地方以前都是旁边工业集团的地方,住在这里的人,几乎家家都有人在厂子里面上班,所以也就都是同事,岁数小的对岁数大的人都称呼一声师傅,并不是就有着师徒关系,就像是以前老人们都称呼手艺人为师傅一样,说到底,我叫一声师傅也没有错,因为我现在也在厂子里面实习,看着茶叶大叔穿着厂服,就知道他退休以前也肯定在厂子上班。
                          “师傅,你咋知道医院里面的事呀?你家也有亲戚在医院?”。我抽了口烟问到。
                          “嗯,我弟弟退休后再第一医院打扫卫生,他今天回来的时候和我说的,说看见老王头他们在医院刚包扎完,就和另一群人打了起来,你说说怪不怪,今天老王和小赵打的多狠,这在医院还一致对外呢,哈哈”。说完就笑了几声,抽了口烟,泯了口茶水,吐几口茶叶沫子。我又问二小子,今天他们为啥打架呀?咋的了?闹得那么厉害?
                          二小子也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呀,刚刚还好好玩着牌呢,突然就干起来了,现在想想也感觉奇怪,咋就干起来了呢?”。我又问到,“那当时,老王头去咬耳朵的时候,你们咋就不拦着点么?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
                          二小子挠了挠头说“***,说来也奇怪,当时看着他们打架,就像是看着他俩开玩笑掰腕子似的,也没觉得有多严重,老赵耳朵被咬下来的时候,我也没感觉过分,就像是平常擦破了皮,出了点血一样,***,不想了,现在合计起来都有点后怕,妈的好悬没闹出人命,哎,你说说,我当时合计啥来着,也不去拦着,妈的,透着邪性”。说完也不搭理我了,抽着烟也不知道想着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2-04 22:11
                          “东东,你干嘛呢?买蜡烛去呀,今天停电一会人家关门了”。我妈打开窗户对我喊到。哎呀,我一看手表,可不是,都快8点了,天都已经彻底黑了,我只能靠着月亮的光抹黑走,还好我家离超市不远,也就500米的样子,我可得快点了,超市别一会关门了,这还不知道啥时候来电呢,我可得赶紧去买点,万一明天还停电呢。
                            我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朝着小区东门走去。我说的超市也就算是一个大一点的便利店,就只有一层,比不上市里的家乐福什么的那种大超市,可是在我们这里也算是可以的了,家里缺什么都到这里买,慢慢的这里也就成了我们这里的中心地带。
                            我刚走到超市门口就看到超市的灯亮着,嚯,你瞅瞅,人家超市就是有准备应对这种情况,门口两个大型柴油发动机,呜呜的工作着,虽说供不上整个超市的用电量,可是应急灯还有收银台的用电还是能供的上的。
                            我走了进去,拎了个框,可能你会问了,就买个蜡烛,你丫的拿什么框呀?嘿嘿,我还就有这么个习惯,来了超市就得买点东西回去,不管用的上用不上,你还别说,我买的东西还真不是什么零食饮料什么的,我一般来这里爱买一些压缩饼干,还有各种罐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到这些东西,我心里面就想,万一真的末日危机了,这些东西才是最宝贵的呀!所以我就管不住自己,就算是强板着自己不要去买,我回头也会想,万一真的世界末日了,我一家人躲在地下室,没吃的没喝的,就差我今天没有买的这一罐罐头,那怎么办呀?我一想到这我也就不管了,就算是都走出超市门口了,我也得掉头回来,买完再走,这可能就是强迫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2-04 22:12
                            我走到卖蜡烛的地方,拿了几捆放到购物框里,又买了一小盒我家手电相同型号的南孚电池。
                              我想了想我妈没有什么让我买的了我就准备去收银台去结账了,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一想起今天下午发生的诡异的事情,再结合上师傅二小子他们说的事情,我就感觉应该在买点什么,可是我又想起来我一共就带了20元钱,抛去买电池蜡烛的10块钱,我就只有10元了,我本打算用这10块钱买包长白山的,可是想了想今天发生的事,还是决定买饼干罐头吧,你可能会问了,就10块钱能买几块饼干,几罐罐头?我就这么和你说吧,一袋天生压缩饼干是一块钱,一罐好运德罐头是3块,也就是说,我可以买7块压缩饼干,1罐好运德罐头。饼干我选了5块葡萄糖味道的,花生味和五香味的一样一袋,罐头我就选了黄豆罐头,富含蛋白质,能够补充一些压缩饼干没有的成分。同志们可能会问了,那你为啥不买点鱼肉,牛肉罐头呢?我只想说没有钱呀,我的这点工资抛去吃饭花销根本就不剩什么了,我爸妈是有钱,可是他们一看我是为了买这些用不上的东西之后,就不给我钱了,虽然我银行卡里面还有点钱,可是***今天还没有电,没有信号。哎,我也就只能买这么点东西缓解一下我烦躁的心情了。
                              结完账之后,我提着塑料袋,往家走着,摸了摸兜,最后的几根烟还发给二小子他们了,想到家里面也没烟了,又懒得再出来一趟,就厚着脸皮去总去的小卖铺赊烟,还行,我是他家的常客,老板也就大方,2盒烟赊给了我,明天去给钱。我手里面提着东西,兜里面揣着烟,嘴里面哼着徐誉滕的在等一分钟,溜溜达达的往小区走去。
                              就在我刚走到小区门口时,我就听见一声今天下午老王头他们一样的嘶吼,我敢说今天下午要是没有看到老王头他们打架,我现在一定不相信,这个声音能是人类用嗓子吼出来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2-04 22:12
                              我不安的朝着发出嘶吼声音的方向看去,原来是我家小区门口的咔咔小肉串烧烤店,店门口正有人打架。现在正值夏天,天气炎热,一般来说烧烤摊这个时候人很多,我晚上也喜欢唤上几个朋友,喝点凉啤酒,吃点张大龙的咔咔小肉串。
                                我走到大概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地方,站着看热闹,又是两个人打了起来,说实话,平时的话,我还真的不奇怪,因为大晚上的总有几个老爷们喝多了不愿意回家,在外面乱逛,要是对面也有一群喝多的,那么就有可能打起来,原因有很多,比如说,你在人群中看我一眼,我在人群中回一句,你瞅啥,你又回了一句,瞅你咋的,这一来二去,就会打起来,酒喝多的男人,就像是发情的大猩猩,一言不合就会动手。可是今天我发现事情有点不太一样,喝多了的人,打起来就是看着凶狠,实际上喝多了也就没多少力气了,他们这不一样,没用酒瓶子,也没什么家伙事,可是两个人也都头破血流,打的挺严重的。我又走近了一些之后,发现也就二个人打架,旁边围观的吃瓜群众到挺多,咔咔小肉串的老板张大龙,在那里拿着自拍杆,正在录像,听他的意思,好像是要明天放到直播间里,让水友看看,不一会还把自拍杆放近,好似再拍那两个人的表情,嘴里还嘀咕着什么比打他的马路牙子水平差远了。我也凑近了一些,发现两个人打架归打架,面目表情却不似老王头那么一样。老王头他们打架时,好歹还有几句脏话,可是这两个人,就好似机器人一样,纯粹是为了释放暴力,旁边有些围观的群众也发现了事情不太对,打的有点狠了,有几个他们的朋友上去拉架,还没等他们走上前去,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有三个围观的群众上去阻拦他们,他们三个人也不说话,就是拉着不让他们上前,想去拉架的那几个人就有想法了,啊,你们不去拉架,我去拉,你还拦着我?真的不怕事情闹大?他们几个最后也都撕扯到了一起,我又发现了一个同样的事情,那就是阻拦拉架的人,力气非常大,就像是今天下午我家小区的那几个人一样,二三个成年汉子竟然撕扯不过他们一个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2-04 22:13
                                “啊啊啊”。正当我感觉事情越来越诡异的时候,那两个打架的人停手了,其中一个人站了起来,冲着围观的人“啊啊啊”的嘶吼了起来,就好像是在朝着众人宣布他获胜了一样。
                                  我往后退了几步,我发现现在发生的事情,就像今天下午小区里面发生的事情的翻版,处处透着诡异与恐怖。就在我准备拎起塑料袋准备赶快回家的时候,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嘶吼的男人冲我走了过来,我一看他冲着我过来了,我就赶快拎起塑料袋,朝着小区东门跑去,这里离着门口也不远,也就100米的样子,我狂跑进小区里,咣的一声把小区的铁门关上以后,我朝后面看了过去,我发现那个男人还是慢慢的走着,就在我松了一口气,以为那个男人不是冲着我来的,而是要回家的时候,他突然奔跑了起来,速度非常快,眨眼间,就跑到了小区门口,随后带着奔跑的力量一脚就踹到了小区门旁边的墙壁上,我就听到咣的一声,整个墙壁都往后歪了一些,墙皮都掉了下来,吓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敢发誓,这绝对不会是正常人的力量,如果是正常人的话,这么大的力量踹墙壁,墙还没塌,腿就得先骨折喽。
                                  我感觉我的腿都软了,我敢说这一脚要是踹到我的身上,那我肯定就GG了。我嘚嘚瑟瑟的爬了起来,还好,那个男人踹完墙之后并没有开门进来,而是瞅了我一会,随后就走了,我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跟你们说我可不是遇事就怂了啊,而是我感觉那个男人根本就不像人,人哪里能有这么大的力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2-04 22:13
                                  我点了根烟,猛抽了几口,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我突然感觉我的脑回路不够用了,怎么想也想不通,今天发生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我揉了揉脸,让自己冷静下来后,随后把烟踩灭,拎着塑料袋,大步朝家走去,我现在只想回家,刚才发生的事情属实把我吓到了,我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做了个噩梦,只想赶紧醒来一样。
                                    小区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了刚才的热闹。四周黑乎乎的,寂静的一逼,有时候远方还会传来几声非人似的嘶吼,处处透漏着恐怖与诡异。
                                    我急冲冲的跑回家门口,看到二小子还在小花园那里坐着。
                                    “二小子,咋还不回家呢?你媳妇还没回来呢?”。我看了看手表时间尚早,就想和二小子聊聊天,再加上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就想聊会天吹吹牛逼,缓解一下紧张的心情。
                                    “哎,还没回来呢,这都8点半了,平常5点多就下班回家了,也不知道今天咋的了还不回来?你说,能不能出啥事了?”。二小子转过头问我。
                                    “哎,不能,我估计就是加班了,再加上停电,所以才会这么晚都没回来”。我也只能这么说去安慰二小子,但是联想到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我心里面感觉他媳妇可能真的遇到什么事情了,所以现在还没有回来,可是我就算是这么想,我也不能这么说,我也只有安慰二小子,往好上说。
                                    我俩又聊了聊天,我又抽了一颗烟,过了一会我正准备上楼回家时,我看见他媳妇从楼口哪里走了过来。
                                    “哎,二小子,你媳妇回来了”。我拿手推了推二小子说到。“你看看,我就说嘛,过一会就能回来,这不是回来了吗”。二小子看到他媳妇后,赶紧上前大声问到“你嘎哈去了,你看看表,这都几点了,也不给我来个信,你说说你要是出点啥事咋办?”。二小子大声的质问着他媳妇,我能看出来,二小子他真的挺担心他媳妇的,要不老话能说:爱之深,责之切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2-04 22:14
                                    二小子媳妇看到二小子冲他嚷嚷,就笑了笑说到“行了,这都几点了,咋还不睡觉呢,吃饭没?我今天加班,医院来了很多外伤病人根本走不开,我还能出啥事呀,都是半大老太太了,别人还能把我咋的的”。
                                      “那你倒是让人给我拖个信呀,我这还以为你出啥事了呢,从5点一直等到现在”。说完就抱着他老婆不撒手,我在旁边看的都脸红,真不怪我们这些小孩也叫他二小子,你看看都40多岁的人了,还撒娇?
                                      “行了,上楼吧,我也没吃饭呢,别在这丢人了,东子还在这看着呢”。说完还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我笑嘻嘻的说:“哎呀,姨呀,你们夫妻感情真好,刚才二小子叔因为你还没回来,都快着急的哭了,哈哈”。说完,我朝着二小子看去,这老家伙还抱着呢,也不觉得脸红。
                                      过了一会二小子情绪好点了,看到我还在旁边看着呢,就拉着他媳妇的手,想上楼去,我估计他也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哎,姨,等等”。我赶忙上去把他们唤下。
                                      “姨,今天医院怎么了?我听你说有很多外伤病人?是哪里有恐怖袭击吗?”。我带着满肚子的疑惑问到。
                                      “没有,就是普通打架斗殴,只不过人数太多了,而且一个个不是鼻子被啃掉了,就是手指头被人吃了,医院都闹翻了,就这,还有人在医院闹事打架的呢,武警都去了,”。这时候二小子又接道:“哎,媳妇,今天俺们小区也有人打架,那家伙,打的老凶了,老王头还有老赵你知道吧,一个耳朵被咬掉了,一个自己把自己手指头啃掉了,最后警察都来了,老刺激了”。二小子这回又来精神了,手舞足蹈的学着当时的场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2-04 22:14
                                      (如果大家想看的话,我就接着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2-04 22:16
                                        我又只好穿上衣服,打开门出去看看,这老两口又咋的了,大半夜的真不给人省心,哎。
                                          我刚进南屋就看见,我妈指着我爸鼻子骂,大概骂什么我也听不太清,好像是在说明天上不上班的问题,反观我爸,哎呦,你还别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我爸这么硬气,根本没怕我妈。就在我刚要上前问问咋的了的时候,我爸突然站了起来,把右手扬的高高的,就要打我妈,诶呦,我这一看事情严重了。我赶明上前摁住了我爸的手嘴里喊到:“干啥呀,你们这是干啥呀,没完没了了?这都几点了,不睡觉了?楼上楼下都听着呢,不闲丢人呀?这到底咋得了?为啥呀这是?”。
                                          后来俩人都冷静下来后,我爸说到:“东东呀,你明天别上班了,现在世道不太平呀,”。我挠了挠头问到:“就是因为这事?你俩人就干起来了?不至于吧?再说了,爸,明天是周六本来就不上班呀!”。我爸一听也楞了。我妈这时候有接嘴道:“你脑子合计啥呢,来,东东你说说我也就说了一声明天星期六不用上班,这家伙突然就和我急了,这还要打我!我和你说,这日子没法过了。”我妈说完就开始哭。
                                          哎呀,同志们,我是真的闹心,我闹心的一把一把往下拽头发,这都什么事呀!本来我今天一天心情就特别烦躁,在一加上现在我妈的哭声,我爸的吵吵声,我突然就爆发了“都别说话了,干啥呀,不想过了就离。”我妈正在哭泣,我爸正在生气,一听到我喊了这句话都愣住了。我也突然反应过来了,我怎么能这么说话?
                                          我冷静了一会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我的大脑就像是短路了一样,看到什么都特别烦躁,仔细想想,我刚才差点也要动手了,这可是我爸妈呀!虽说在孝顺方面我比不上前面卖串的张大龙,可是我也绝对做不出来刚才的事呀!
                                          我理了理思路问到:“真的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吵了起来?这才多大点事呀,爸,你也不至于动手吧,你看看这给我妈气的”。我爸一听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赶忙上去安慰起来,变安慰边说:“我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了,突然我的脾气就上来了,就想干一架的那种感觉。”我爸说到这,我心里面咯噔一下,我有问我妈:“妈,你刚才呢,也特生气?”。我妈坐到床边擦了擦眼泪说到:“嗯,好像也有点,就是那种控制不住的生气,脑子也不清醒,反正就是特别生气。”
                                          我又在南屋和他们聊了一会之后,我也就回屋了,我趴在床上,又回忆了一下今天下午到刚才一共发生的事情,思来想去,我就想出了两个字~诡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2-04 22:25
                                          老王头他们和张大龙的顾客都是因为生气打了起来,本来是一件小事情,最后闹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的力气也太大了,想到这我又想起了那个用脚踹墙的之后毫无感觉的男人。我今天两次都有这种感觉,那为什么没有像他们一样,力大无穷呢?还有我爸妈也发生了突然就火气上来的感觉,那为什么我爸妈他们也没有变得像老王头他们一样呢?
                                            正当我还在努力的合计着今天发生的诡异事情的时候,外面又有干架的声音传来,而且根据声音判断这回人数比较多,因为我听到了好几次和那个踹墙男人一样的嘶吼声音,我拉开窗帘,朝外看了看,不是我家的小区,可能是门口传来的声音。
                                            今天本来就发生了这么多诡异的事情,导致我没什么睡意。这下可好,大晚上这几声传来后,我更加睡不着了。索性我用打火机点燃了蜡烛,然后把它立在书桌上面,又拿起小时候的书看了起来。就在我读到小时候给别人写的悄悄话的时候,外面的嘶吼声又传来了,这次的声音特别大,而且还非常清楚的只有一声,我突然联想到老赵和踹墙男的叫声,他们嘶吼起来的声音简直是一模一样呀。
                                            这时候我家狗也旺旺的叫了起来,给我吓了一嘚瑟,我赶忙出去教训到,“闭嘴,不要叫了”。可是乐乐怎么也不肯停,一声比一声大,我能感觉出来它其实挺害怕的,这从它夹到屁股下的尾巴中就能看出来。我只好蹲在它旁边,摸摸它的毛,慢慢的它也就不叫了,只是身上嘚嘚瑟瑟,害怕劲还没有缓过来。我爸妈这时候也从屋子里面走出来,我妈把乐乐抱了起来,摸了摸它的毛。
                                            我爸走到客厅的窗边把窗户开开,向外面看了看,我也凑了上去看了看,外面乌七八黑的什么也没有,看来这声嘶吼也不是小区里面的,我爸看了看表对我说到:“东东,我感觉今天不太对,明天就不要出去了,我和你妈也在家休息一天,啥时候来电了看看新闻,是不是哪里的恐怖分子暴动了?”。我也只好点点头,到最后我也没有把晚上我看见的事情说出来,不是我想瞒着我爸妈,而是我怕现在说出来吓到他们。
                                            我妈抱着乐乐进屋去了,我和我爸在客厅抽了一根烟之后也都各自回了屋。
                                            我打开房门看到蜡烛还燃烧着,烛光把我的影子晃在墙上。显得的有些恐怖,外面也都静悄悄的,好似刚才的几声嘶吼从来没发生过一样,我坐在床边看着手机,任然没有信号,我突然感觉特别害怕,那种害怕是我以前躺在床上幻想着世界末日时才有的恐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2-04 22:25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我干脆坐起身来从柜子里面拿出了我自己写的末日计划,因为我比较爱幻想,还爱行动的一个人,所以说每当我无聊或者失眠的时候,我就会拿出笔记,打开百度,查找着我自己认为有用的东西抄录下来,久而久之这也就成了我的一个习惯了。
                                              (笔记内容)今天是2018年3月5日,这一天发生了一些让我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感觉这个世界不太像以前一样了。我的种种遭遇证明了,可能末日真的不远了,我需要做些准备了。
                                              写完这段话,我把笔记合上了,回想着以前的夜晚,无数次幻想着末日的来到,幻想着我能像小说里面的猪脚一样拯救世界,再不然也能雄霸一方。可是现实中的末日突然来到了,我能像小说里面一样拯救世界吗?我想是不能,我身体素质不是最佳的,头脑也不是最灵活的,我也就只还有一个自认为的优势第六感,还常常被人嘲讽,我真的能够适应吗?我真的希望世界末日的来到吗?(这也是作者我现在的想法,我们无时无刻的不在幻想不在憧憬,如果你幻想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你会开心高兴吗?这也是我现在的感觉)
                                              哎,算了不想这些了,老话说得好,好将军也不打无准备之仗。多做些准备还是有意义的。
                                              想到这我就从床上爬起来,穿上拖鞋,从床底下拖除了我的百宝箱也可以说是旅行背包,这个背包可是正正经经的军用品,我在网上花了600多块大洋买下来的呢,至今我爸妈都不知道,我估计我爸要是知道我花600买了个背包,我估计我会挺残的。背包的旁边还有一个大纸箱子,哪里装着我以前买的一些求生用品还有求生用的食物,反正都是在网上买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2-04 22:26
                                              我打开箱子仔细查看了里面的物质,你还别说,我这么一看才发现我这些年在网上买了不少东西呀,有什么求生用的睡袋,太阳能手电筒,手提式太阳能手摇防雨灯,急救包,折叠铲子等等,我数了数光上海的冠生园压缩饼干就足足有40块加上我晚上买的一共47块,军用的罐头黄豆的有5罐,沙丁鱼和水果蔬菜的各5罐,还有其他的求生哨子等等一个小东西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我将这些全部塞到了背包里之后,又站在床上从床头柜上拿出了几把我偷偷买的刀具,一把尼泊尔军刀,当时我记得花了300多块,还有一把在路边摊买的匕首花了50元,最后还有一个长家伙是一个日本的直刃双刀,花了100块钱,这3把刀里面我感觉也就是尼泊尔有点用处,刀身厚且刀沉,挥起来很有力量,里面最没用的也就是那个日本直刃双刀了,我感觉那就是一个玩具,白瞎了我的100块钱了。
                                                手里摸着刀,感觉心里面镇定点了,最起码不再像刚才一样害怕了。
                                                正当我准备熄掉蜡烛睡觉的时候,一声刺耳的嘶吼声音打破了夜晚的寂静,我拉开窗帘,发现楼下有一群黑影,和今天下午一样的情景,一圈人围着两个人,那两个人在里面狠狠的打着,不一会其中一个人可能是失败了,从人群中爬了出去,那个站着的男人和我预想的一样,冲着天空大声的嘶吼着,仿佛是要世界都知道他的存在。
                                                他的这一声唤醒了整个小区的人,我打开窗户听到前楼有一个人冲着他们大声喊着什么,我估计是他把他们当成酒鬼了。过了一会我就看见前楼的男人从楼门栋里跑了出来喊到:“你们干啥呢,不看看几点了,闹什么,都***,****”。说完还没完,我又看见他从地下捡起了一块砖头冲着他们丢了过去。我一想遭了,如果那些人真的像老王头他们一样,那这个人就危险了。我急忙打开窗户冲着那个男人喊到:“危险,快回去,他们不是人”。那个男人一听也有点楞了,可能也是害怕了,就停下了脚步,往后想退回楼门栋里面,正当我想喊第二句话的时候,那些人冲着那个男人冲了过去,速度快到那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随后他就被那些东西(对,我现在开始称呼他们为东西了)给扑倒在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2-04 22:26
                                                也就不到2分钟,那个男人就没有了动静,我知道那个人是凶多吉少了。这时候周围的邻居也都醒了,都扒着窗户往下看着,都好奇发生了什么,我就怕在发生刚才的事情,情急之下,我冲着外面大喊着:“谁都不要下楼,不要开门,楼下的东西不是人”。我一说完这话,很多人都闹了起来说什么的都有,有的人相信了把窗户关上了,有的人不相信就想下楼看看发生了什么。看到这,我又喊了一边,可是我看到还是有几个人准备下楼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了,老话讲的好呀,好奇心害死人呀!果不其然,他们几个人刚下楼就被那些东西扑倒了,之后又是一阵嘶吼,然后一切又归于了平静。
                                                  这时候小区的业主终于发现事情不对了,哭的,骂的,什么声音都有了,那几个人的家属疯了一样跑下楼想去救他们的亲人,然后之前的事情就又发生了一遍。我没在敢瞅,也没在忍心瞅。我蹲在窗户后面面色刷白。
                                                  我爸妈这时候跑了过来,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就在我觉得不会再有什么事情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让我从脚凉到头顶的事情,那个打赢了的东西,竟然直勾勾的瞅着我家的窗户,好似在找刚才喊话的人,我猛的把窗帘拉上,随后我又让我爸妈蹲了下来,我用眼神示意我爸妈不要出声,就在我觉得没被发现的时候,楼下突然传来有人撞门的声音,我当时好悬没有吓尿裤子,在加上我家狗也在那里旺旺的叫着,我的冷汗都下来了。
                                                  我爸妈也吓得不轻,我妈焦急的轻声唤着我家狗的名字,想让它赶紧过来,可是也不知道怎么了,它就是疯了一样冲着我家大门旺旺的叫着,怎么也阻止不了,我爸这时候突然站了起来,跑到客厅抱起了乐乐,把它丢到了我的床上,我妈赶紧搂了过来安抚它,让它不要再叫了。我爸丢完狗后又急急忙忙的跑到大门前把门反锁,又叫我过去帮他把饭桌子顶到门前,我俩把我家里面所有能搬的动的家具都堵到了大门前。最后我爸又跑到厨房拿了一把菜刀,这才拉着我跑到北屋“咚”地一声把房门关上,我俩又手忙脚乱的把我的电脑桌,电脑椅子,卡到门前,尽最大的努力把门封死,随后我和我爸加上我妈,又把我的床推到了门前,用手推了推门,感觉打不开了,这才瘫坐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2-04 22:27
                                                  不到5分钟“咚”的一声巨响从楼门栋里面传来,我知道单元门被撞开了,我站起身来,从床底下拿出了我的那3把刀,我把匕首交给了我爸,我拿着尼泊尔军刀,我妈蹲坐在墙角左手抱着乐乐,右手拿着我的日本双刀里面的短刀,我爸右手菜刀左手匕首,我呢,右手尼泊尔左手日本双刀里面的长刀,我和我爸把我妈护在角落里面,准备应对着重来没有遇到过的恐怖。
                                                    我了解那些东西的力量,不是我们单单拿着这几把刀就可以应对的,随着“咚咚咚”的撞击声和楼下邻居的惊恐声越来越大,我身上的抖动也越来越严重,我吓坏了,我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觉得离死亡这么近,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寄希望于我手上的刀,希望它能保护我们一家人。
                                                    就在我想法设法的让我自己冷静下来的时候,一声剧烈的撞击声音传来,我感觉我都跟着震动了一下,我知道那些东西正开始撞我家的大门。
                                                    “东东别怕,有你爸呢”。我爸冲着我咧嘴笑了一下说到,我知道我爸现在也特别害怕,这从他抖动的手臂上面就能看出来。
                                                    “咚咚咚”一声接一声的撞击声在我耳边响起,一声比一声大,一次比一次剧烈。我们一家人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我拿刀的右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冷汗一股接一股的从头顶流下来,我知道如果大门都没有挡住那些东西,更不要说我的屋门了,我心里面把我所有知道听说过的神灵都祈祷了一遍。我现在是真的害怕,我怕下一刻门就会被那些东西撞开,然后像杀鸡一样的杀死我们,我祈祷着,我忏悔者,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幻想末日,现在可好末日真的来临了,可我并没有像我以前幻想的一样大杀十方,而是像狗一样的蜷缩起来,我现在什么也不盼望,我只想我们家人在一起好好的活着,什么权势,什么***金钱,去***吧!我只想活着。
                                                    也不知道怎么了,随着最后一声剧烈的撞击声音之后,我感觉房间突然寂静了下来。就在我稍微有点庆幸那东西没有撞开我家大门的时候,一声尖锐的摩檫声深深的扎入了我的耳朵里面。“遭了,门轴折了,你们不要出去我去看看,千万不要出去,东东,保护好你妈!不管听到啥也不要出来,天亮了就好了”。我爸听到之后大声的朝我们喊着,说完话我爸就要站起身来,我一把就把我爸又拉了下来冲着他大喊道(门外吱啦吱拉的声音太大了,不是大声说话根本听不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2-04 22:28
                                                    “爸,现在屋门堵着呢,你咋出去呀?就算你出去了又有什么用,又能给我们争取多少时间?再说了,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我没法顶着这个家,爸。”我边喊眼泪边淌了下来,我爸听了我说的话愣了愣用手抹了把眼睛笑着说:“行,儿子,你第一次和爸说这话,爸不出去了,如果那些**真的进来了,老子一刀一刀的把它们都剁了,放心,别看你爸瘦,我劲可老大了,那些**伤不了你们娘俩。“说完用手捋了捋我的头发又擦了***的眼泪。我看着我爸看着我妈,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时候我心里面一点也不害怕了,死算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我一家人都在一起,死就死吧。心里面想开了之后,我也就不害怕了手也不发抖了,我回过身靠在墙上等待着屋门被突破的那一刻。我从我妈怀里把乐乐抱了过来,把它放在了我的腿上,摸着它脖子后面柔软的毛,嘴里面自言自语的说道:”乐乐啊,你也算是可以了,来到我家的这2年你也没少享福,今天你可能就要结束了,下辈子还来找我,我还养你。“它也像是听懂了一样,也不叫了,就用它的小舌头舔了舔我的手心,然后就在我和我爸妈之间趴了下来。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看到这一幕我的眼泪又淌了下来,我用手把眼泪抿掉之后站起来把我爸妈都抱住了之后说道:“爸妈,这可能是儿子第一次抱你们,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你们养育了我这么多年,我也没回报过啥,而且有时候对你们说话的语气态度很不好,儿子错了,下辈子,儿子再报答你们。”说完跪在地上磕了3个响头。我妈捂着嘴又哭了起来,我爸的眼角也红了他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我的头发,然后又把地上的菜刀捡了起来,紧紧的用手握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2-04 22:28
                                                      就这样我们靠在墙角等待着最后的时刻,过了将近5分钟,外面刺耳的声音突然没了,我本以为又会像刚才一样那个东西在蓄力,可是又过了5分钟,还是没有动静,就在我放下刀准备站起身把耳朵伏在门上的时候,“咚咚咚”的撞击声又开始了,我吓了一个跟头,连忙又把地上的尼泊尔拿了起来,可是我仔细的听了听之后,发现好像这个撞门的声音不是从我家门口传来的,而是楼上。
                                                        “咚咚咚”的撞击声持续了大约两三分钟之后,楼上突然传来了惨烈的叫喊声,我被吓得一张嘴就要叫了出来,这时候我爸用手捂住了我的嘴,用眼神示意我不要出声,我点了点头,我爸这才把手放了下来。
                                                        楼上邻居的惨叫声也就持续了不到1分钟的时间,之后又寂静了下来,我知道他们是凶多吉少了。我把耳朵贴到墙壁上,听到了一些拖拽的声音,我感觉好像是那些**把什么东西拖了下去,我悄悄地站了起来,用手把窗帘拉了一个缝,朝着外面看去,只看了一眼我就捂着嘴把窗帘拉上了,我爸看见了问我看到啥了,我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其实我现在心里非常恐惧,我看到了那些东西在吃人!!!
                                                        “咚咚咚”过了一会撞击声又传来了,只不过这次好像是没有撞开那家人的大门。
                                                        一个小时之后嘶吼喊叫的声音都已经陆陆续续的停了,这段时间里我数了数我们这单元大概有5户人家被撞开,其他的人家我估计也是和我家一样用东西把大门堵上了。
                                                        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声音彻底安静了下来,我估计小区剩下的人大概和我一家人差不多,蜷缩在角落里面瑟瑟发抖,一点声音也不好出,就怕被那些东西盯上。我妈揉了揉腿说到:“应该没事了吧?我去柜子里面拿床被子出来吧,坐在地上太硬了,明天腿该走不了道了”。我爸想了一下说道:“不行,我们就暂时忍耐一下吧!被子在柜子里面,柜子正堵着门呢,你现在拿有可能弄出声音,万一把那些东西吸引过来的话那就遭了,我们就再忍耐一会,天快亮了,白天就好了。”其实我屁股坐的也生疼,可是对于小命来说,屁股再疼也不重要了,就当我合计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对了,我的百宝箱里面可能有毯子,我蹑手蹑脚的把背包拉到我旁边,翻了半天终于在里面找到了我在网上买的睡袋,我拿了出来铺在了地上,这回屁股能舒服点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2-04 22:29
                                                        我爸看着我背包里面的东西吃惊的问我:“东东,你这些东西啥时候买的呀?对了,还有这几把刀?”。“嘿嘿,以前买的”我挠了挠头轻声说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2-04 22:29
                                                          我爸翻了翻我的背包轻声说到:“嘿,你还别说,你包里的这些东西现在还真能排上大用场”。
                                                            我这一听,我的爱好终于有人认可了就连忙压低声音附和着“是呀,爸你看这个太阳能手电有用吧,还有那个手提灯也是太阳能手摇两种充电方式的,你再看看这里还有47块压缩饼干11罐各种口味的罐头,这些东西我们一家人省着点吃,足够小半个月的呢!”。
                                                            我妈拿起一块压缩饼干看了看说道:“是呀,这一块饼干用水冲开,足够两个人吃的了,你们看看今天发生的事,我感觉一时半会都好不了,多做点准备还是好的呀!”。
                                                            我爸把手里的菜刀放下之后说到:“是呀,就今天这个形式来看,我估计至少还得乱一个星期,你们娘俩明天在家整理一下东西,看看家里面还有多少粮食,再把水桶都接满,我估计可能会停水,然后我明天出去看看外面是什么个情况,再到东东他姥爷他奶家看看情况,妈的,手机还没有信号呢,也不知道我妈家怎么样了”我爸边从兜里摸烟便说道。
                                                            “爸,明天我们一起收拾东西,然后再把大门加固一下,之后我和你一起去,毕竟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吗,真遇到啥事我还能帮帮你,但是我感觉我们能上姥家看看,可是我奶家有点悬,虽说我奶家也在沈城,可是毕竟离着十几公里呢,你看就咱家这里都是这个情况了,我估计市里也没好到哪里去,就是想去也没有车呀,我估计公路都走不动道了,肯定都是车祸,你说呢。”我爸叹了口气说道:“哎,明天再看看吧,我是真不放心你奶和你爷,也不知道现在咋样了,有没有危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12-04 22:29
                                                            “爸,你放心吧,我大爷他们不是住我奶家附近吗,明天他们肯定会去的,你放心吧,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考虑如何把大门加固了,而且还得能进出来人,我有一个想法,我们明天去地下库房把以前装修的钢筋拿出来,既可以当武器防身,又可以当成大门的门轴,然后我们再把沙发还有南北卧室的床都立起来堵到门口,用鞋柜在上面搭出个棚顶,然后把重物都放到鞋柜上,用重量压住鞋柜,在中间留一个口子把乐乐的大狗笼子插进去,然后用拖布把卡住狗笼子,这样的话我们想出去,就把狗笼子拽出来从口子里面爬出去,然后再把狗笼子塞进去,这样的话既加固了大门,也能够让人来去,你说呢?”。
                                                              我爸听完合计了一会说到:“狗笼子不太结实呀,能禁得住那些东西的撞击吗?”。我想了想也是呀,那个狗笼子虽然挺大,可也就是铁丝焊上的,轻飘飘的,要是一撞的话,还不得从口子里面撞出来呀,我挠了挠头,想了半天我还没有想到好办法,就在我的目光扫到了我书架上的书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用胶带把我的那些书都捆起来,塞到狗笼子里面,把狗笼子塞满,这样一来,狗笼子的重量加大了,耐撞性也就大大提升,我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以后,我爸我妈,都同意了,就是可怜了我家的乐乐,以后没法再回笼子里面睡觉了,可是相比来说还是命最重要。
                                                              我们一家人,坐在地上靠着墙,我看了一下表,已经快5点了,太阳也已经出来了,我悄悄地从地上站起,把窗帘拉开一个缝向外面看去,小区里面十分安静,现在外面也只是蒙蒙亮,看不太清什么,只是大概能感觉出来外面地上有血迹。
                                                              “咚咚咚”就在我扒着窗户往外面张望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敲门声,我看向我爸询问道:“怎么办?是人还是那些东西?”。我把听了会说道:“应该是人,来,帮我把床拽过来,我出去看看。”之后我和我爸把门前的障碍物拉开,我爸拿着菜刀,我拿着尼泊尔跟在他的后面,我俩悄悄地走到大门前,我爸冲着门缝喊了一句:“谁?说话!”
                                                              “是我呀,二小子,那些人都走了。”我爸听后合计了一会,用眼神暗示我不要放松警惕,然后把哪些卡着门的东西都拽了出来,我家的大门没有了支撑物之后,哄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老二,你出来干什么,不怕危险呀,你咋知道那些东西走了呢?”。我看到二小子满脸的血,手上还拿着一把西瓜刀。“二小子叔,你咋的了?受伤了?这些满脸的血是你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12-04 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