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364,252贴子:36,778,516
  • 3回复贴,共1

【历史小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东周时期,周威烈王(姬午)二十三年也就是公元前403年。我们的这位周王不知是脑袋一热还是听信了哪个宠臣的话,封晋国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从此,开启了诸侯混战的战国时代。
这一承认不要紧,原本只是想着打家劫舍、翻身斗地主的魏斯、赵籍、韩虔哥仨摇身一变成了合法的诸侯了,本想着脱掉工作服在连锁超市抢一推车东西就跑,没想到还没冲出门就被连锁超市董事长客客气气的拦住了,还硬要把超市送给他们,这不要就是不给你面子,我们三就勉强收着吧……这就成店长了?那就开始营业吧!老总都认可了,大家看看热闹,看热闹的不嫌事大,爱咋咋地。
你们营业归营业,强盗行为跑不了。后世司马光先生为此气急败坏,写了一封长达1200字的控诉信告诉这哥仨:你们就是强盗!顺带还告诉姬午:你是老总,下面大大小小几百家连锁店都听你的管理,店员抢了超市你还要送给他们?这是什么道理?
正如司马光先生所言,周王直接控制的地盘很小,小的连一个小的诸侯国都比不上,而周王之所以能成为天下的宗主,让大家都能服从指挥,那是周王具有“天子”的名分。(烽火一点,让你来你就得来,不来?你试试看……)春秋五霸虽然国富兵强,也只能奉天子以令不臣。谁敢冒犯、轻视天子,其他诸侯就有义务灭了你。
三家分晋,破坏了周礼。但破坏周礼的不是那哥仨,而是姬午自己(非三晋之坏礼,乃天子自坏之也)。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当初,晋国国君智宣子想让自己更喜欢的儿子智瑶做继承人,智果说:“立智瑶不如立智宵,智瑶虽然美发高大、精于骑射、才艺双全、能写善辩、坚毅果敢,但他为人却很不仁义厚道,这样不厚道的君王能与哪个好好相处?立了智瑶,晋国离亡国不远了”。
智宣子心想,老子儿子厚不厚道关你什么事,什么?也是你的家事?得,那你就别姓智了,改姓吧您嘞。智果便向太史请求脱离智族姓氏,改姓为辅氏,也避免了灭族之祸。
熬呀熬,智瑶终于熬死了老爹,做了晋国国君,他就是智襄子。这天,他请来韩康子、魏桓子在蓝台饮宴。席间,玩性大起,就戏弄了一下韩康子,顺带侮辱了他的家相段规。给韩康子惹急眼了,请客就请客,耍我玩你是几个意思?侮辱段规就算了,还戏弄我?要不是看你是老大老子早就掀桌子了,行,等着吧你。
这天,智瑶躺床上正想着吃什么,顺带想着韩康子中午吃什么。想着、想着,不对劲。你韩康子要那么大的土地干嘛?不行,我得向你要点才能顺心。于是,智瑶向韩康子要地:老韩啊,你那块地我看中了,准备搞个景点观光,到时候大家一起玩嘛。
韩康子气不打一处来,上次戏弄老子的事你没道歉老子就没计较了,现在你还好意思问我要地?什么?搞景点观光?要收门票的吧?心里想着不给,可实力不允许啊。段规对上次被侮辱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这次可找到机会了:智瑶贪财好利,又刚愎自用,我们要是不给他,他肯定要灭了我们,我们还不如给他,让他变得更加狂妄(捧杀),这样他肯定向别人也会索要土地,到时候大家一起动手,宰了他娘的!韩康子一听,觉得挺有道理,便派使者给智瑶送去一块土地,并歌功颂德一番。
智瑶见敲诈韩康子得手,又想到魏桓子,于是又向魏桓子要地。魏桓子当然不想给他,家相任章告诉他隔壁老韩准备捧杀智瑶,需要我们一臂之力,魏桓子一听,也献给智瑶一块万户的封地,言语上对智瑶吹吹捧捧,并说了些一代霸主啊之类的话……
飘飘乎如坠云里云雾之间的智瑶第三次狮子大开口:赵襄子,你皋狼、蔡地这两个地方我看中了,交给我吧。
“不!”赵襄子果断拒绝。
智瑶勃然大怒,生平第一次被人拒绝(也是最后一次),能忍得住嘛?现在就灭了你!于是率领着韩魏两家的士兵前去攻打赵襄子。赵襄子一听这阵仗:不好,捅了马蜂窝了。赶紧跑,一口气跑到了晋阳。
智瑶连同韩康子、魏桓子三家围住晋阳城,引河水灌入晋阳城。城墙头只差三版的地方没有被淹,锅灶都被泡塌了,晋阳城士兵和老百姓却没有丝毫畏惧,誓要与智瑶打到底。智瑶也无可奈何,想打打不了(估计是城墙太高),想跑跑不了(三家军队围着你,插翅你也跑不了)。于是亲自前去巡视水势,估计是使唤韩康子和魏桓子有瘾:老韩,你给我护卫。老魏,你给我驾车。一贯受够欺负低声下气的老韩和老魏只得照做,顶多面子上挂不住嘛,能忍就忍,谁让我们打不过你呢。
驾车、护卫这事能忍就忍,忍忍就过去了,可智瑶接下来一句话让这哥俩彻底不淡定了。看着涛涛河水灌入晋阳城。智瑶道:我今天才知道水也可以让人亡国啊(吾乃今知水可以亡人国也 )!智瑶可能就是随口一说,而韩康子和魏桓子却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汾水正好可以灌入魏都安邑,绛水也可以灌韩国都城平阳。二人忧心忡忡,老赵这一死,我俩能活到过年吗?难不成也要和老赵一样在水里摸鱼不成?
越想越急,越急越气。正当二人一筹莫展之际,赵襄子让张孟谈秘密出城来见韩、魏这哥俩(估计赵襄子也扛不住了)。张孟谈说道:唇亡齿寒,我赵国亡了,下一个该轮到韩国还是魏国了?韩康子、魏桓子一脸无奈,将自己被智瑶胁迫围攻晋阳的事一一告诉了张孟谈,甚至连驾车和护卫这些事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了一遍,并表示自己与智瑶势不两立。得到二人的满意答复,约定好反水日期,张孟谈又偷偷回城(能从重兵围困的城中溜出来而不被发现,又能偷偷进去还不被发现,张孟谈确实有点能耐)。当夜,赵襄子派人偷偷杀死智瑶的守堤士兵,让大堤决口反灌智军,智军大乱。韩魏两军两翼夹击,赵军正面迎头痛击,大败智军,智瑶被杀,智氏被灭族,只有智果改姓幸于得免。
三家大大方方的分了智氏的国家:这块你的,这块给你,我就要这块地方了,完美!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估计是被水泡的太久,大脑有点短路迹象,赵襄子竟然让人把智瑶的头骨涂上漆(参考古代漆器),作为饮具。你小子让我被水泡,今天我用你脑袋喝酒!(心里承受能力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听到主人身首异处,而且脑袋还被做成了酒杯的消息,智瑶的家臣豫让(四大刺客之一)想着为主人报仇。他就装成戴罪之人,怀揣着匕首混到赵襄子的宫室里打扫厕所。这天赵襄子上厕所时突然感到心惊肉跳(第六感真的很重要),赶紧提着裤子跑出来,赶快搜!抓到了正准备行刺的豫让。
左右都建议杀了豫让以绝后患,赵襄子没同意:智瑶都灭族了,他还愿意给智瑶报仇,真是个义士,放他走吧。(凭赵襄子对智瑶的切齿之恨,他放走豫让绝不仅仅是敬重豫让是个义士,而是怕杀了豫让又会有更多的重义之人来为豫让报仇罢了。放走他不仅为自己博得重义的好名声,也能减少杀身之祸。)
逃过一死的豫让仍不死心(智瑶为人虽然不厚道,但肯定做了让豫让感动的事才能让豫让舍生忘死的替他报仇,士为知己者死,便是如此),他又开始自残:用漆涂在身上,搞得满身癞疮(这种漆不是我们现在的调料漆,而是树上割下来的生漆),又吞下火炭,变成一个哑巴。在街上他的老婆见了他差点都没认出来他。朋友认出来了他,抹着眼泪:“凭借你的才能,去投靠赵家,然后伺机杀了他不是易如反掌吗?” 豫让答道:“投靠赵家然后再去刺杀他,就是怀有二心,我这么做虽然刺杀他的希望渺茫,但是我也必须这么做,就是要让后世做人臣子而怀有二心的人感到羞愧啊”。义士!义士啊!春秋重义,可见一斑。赵襄子乘马车出行时,豫让潜伏在桥下准备伺机刺杀,赵襄子刚到桥前,马突然受惊,士兵进行搜捕,抓到了桥下的豫让,这下赵襄子忍无可忍了,上次就放了你小子,这次还来?这次再放了你下次再来我可受不了,杀了吧。
赵襄子死后,他的弟弟赵恒子赶跑了赵襄子的儿子赵浣,做了一年国君就死了。可能是对大臣不太好,大臣们不乐意了:父死子继,凭什么你赵恒子继位?于是杀了赵恒子的儿子,将赵浣接了回来,拥立为国君。
魏文侯(魏斯)任命卜子夏、田子方为国师,自己每次经过名士段干木的住宅,都要俯首行礼以表示尊敬之意(有无作秀的嫌疑暂且不说,身为国君,每次都能如此,难得!难得!作之不止,乃成君子),四方贤德才俊渐渐的都来归附他。魏斯和大臣聚会喝酒,喝的兴起之时下起了滂沱大雨,魏斯却下令备车前往山野之中。左右问其故,魏斯答道:“我和山野村长约好了一起打猎。虽然喝酒看舞很快乐,但也要遵守约定啊”。于是亲自前去告诉山野村长今天雨大,下次再打。
韩国看赵国不爽,就邀请魏斯一起攻打赵国,魏斯说:“赵国是我兄弟,不好意思,不能听你的”。赵国知道韩国想打自己,这还得了?就也来找魏斯借兵攻打韩国,魏斯还是那句话:“韩国是我兄弟,不好意思,不能听你的”,普天之下皆兄弟嘛。后来老韩和老赵在一次酒宴上喝多了说了出来:“上次我让老魏一起揍你,他说你是他兄弟,不愿意”。“对、对、对,他对我也是这么说的”。“真够兄弟” ,“咱两得去登门拜访拜访”。于是,魏国渐渐成为了三国之首,各国诸侯也都对他客客气气的。
卫国吴起,在鲁国做官(春秋战国时期,不报效母国而投奔他国的行为不能算汉奸,这也是普遍现象,你看得起我,我就跟你干了!),齐国攻打鲁国,鲁国想让吴起做将军领军作战,但一想到吴起老婆是齐国人,就犹豫了:掏心掏肺也怕抵不过枕边风啊,你吴起带着军队反水,我还活不活了?这事得从长计较。吴起听闻国君要让自己做将军,行李都收拾好了,可任命一直没下来,左等右等不是个事啊,出去一打听才知道是自己老婆的问题,回家商量商量吧:离婚?这怕不行吧,假离婚多得是呢,要不借你人头用用?几十年后我就去陪你。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吴起求将。不负众望,吴起率领鲁军大破齐国军队,立了功,就有人嫉妒进谗言了,无奈,吴起只得投奔魏斯,魏斯让吴起做大将攻打秦国,得城五座。
公元前402年,姬午丢下一堆烂摊子驾崩了,周安王姬骄做了周天子。看着自己先祖打下的大周江山已经战火连绵、伤痕累累,姬骄索性不管了,爱咋咋地。于是,战国群雄逐鹿,今天约好一起打他,明天就是他两带着一群小弟群殴自己,后天有事推杯换盏,把酒言欢……
韩国的国相侠累和濮阳人严仲子有仇怨(具体什么仇不清楚),严仲子找到聂政,特意在聂政老娘生日那天献上一百镒(古代重量单位,一镒合二十两)黄金作为生日礼物,聂政很感动,这么看得起我,跟你干了。于是严仲子表现得心事重重,显得不大高兴的样子,聂政一看,这还得了? 哪个惹得先生不痛快了?告诉我,我去给你报仇!“侠累”,“这个嘛,我老娘还活着呢,等送走老娘,我一定替你报仇”,“好,说定了”,“说定了”。古人讲究一诺千金,说了替你办事,就赴汤蹈火也要去做。老母去世,聂政便遵守承诺前去行刺侠累,侠累正在府中端坐,聂政一直冲上厅阶,刺死侠累(国相安保措施一定是到位的,秦王嬴政安保措施肯定比他们都到位,还不是差点被荆轲钻了空子?)。然后自知难以脱逃,便毁容剖腹自尽。
接下来,各国征战,国君该换的换,国家该打的打……周天子看热闹不嫌事大,打吧打吧,不用汇报了。我不想管了,也管不了了……唉。
周朝初年,太公姜尚辅佐武王伐纣,因功封为齐侯,成为姜氏齐国的缔造者,齐文化的创始人。姜尚不仅辅佐武王开国,还在周成王时期又一次拯救了大周王朝,周成王激动地热泪盈眶:大周疆土,但凡有不听话的,你都可以修理他。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此时的齐国国君齐康公被大臣田和流放到海边,还给了他一个城的赋税收入让他承继祖先的祭祀工作。周安王见木已成舟,只得做个顺水人情,谁让自家亲戚不争气呢?田和,这家店你经营吧。田和大大方方、兴高采烈的接受了,连店名都来不及改就开始营业了。“改啥名,这名就挺好”,开业!史称“田氏代齐”。公元前379年,齐康公吹海风吹得生了病,一命呜呼。至此,姜尚绝祀,姜太公要是知道后世子孙这么不争气,一定气得抄起鱼竿就狠狠抽打这些不肖子孙。
吴起在鲁国受排挤,在魏国也过得不安生。人怕出名猪怕壮,谁让你吴起打仗厉害呢?魏国国相公叔娶了公主,现在又是国相又是驸马,这地位没人能比了吧?但他还是看吴起不顺眼,他的仆人告诉他:“可以和国君献计,将公主嫁给吴起,吴起要是有长留的意愿,一定会接受,不然的话,他在魏国呆不长久。”然后公叔又请吴起回家喝酒,让公主当着吴起的面羞辱自己一番。吴起一看,这还得了,娶了公主就这德行?打死我我也不会娶公主。魏武侯告诉吴起,我有个女儿看上你了,非你不嫁,你准备结婚吧。吴起回想到公叔在家的地位以及被公主羞辱的惨状,表现得很为难:“臣有杀老婆的习惯,怕是不能娶公主吧?”魏武侯一听,你小子是还想着跳槽吧?便不再信任他,吴起混不下去了,投奔了楚国……
吴起在楚国混的风生水起,还被楚悼王任命为国相。楚国军队有了吴起的统领,南平百越、北抗韩魏、西征强秦,楚国开始走在了诸侯国前面,吴起为将没的说,做人方面可能还差点。在鲁国有人恨你,说不定是那个人的原因,在魏国有人恨你,还是那个人的原因,在楚国还有人恨你,你自己该反思咯。楚悼王驾崩,贵族、皇亲国戚和大臣起兵作乱(就是要杀吴起),吴起一边哭一边跑,跑到楚悼王尸体边,伏尸而哭。做乱的人不管,我射死你……,乱箭不长眼,不仅射死了吴起,还把楚悼王尸体射中了,这还得了?在讲究死者为大的古代,而且还是国君的尸体你们都敢动?楚肃王继位后:你们射杀吴起我不管,竟敢射到我父亲的尸体?做乱的,都杀了吧。因这事被灭族的有七十多家。
接下来还是国君轮换,战争不断……
等到周烈王继位时,周王室已经衰弱不堪,众诸侯连朝拜都不去了,周天子只得守着自己的一小片国土,看着众诸侯之间打来打去。但齐威王不同,你们不去朝拜天子,我去。周天子一看,呵,还是你齐威王厚道,给足了寡人面子,不错不错。你周天子收获了面子,我收获了贤德的美名,各取所需嘛。齐威王重用贤臣,扫除奸佞,齐国因此大治,成为当时最富强的国家。
魏国内乱之际,韩赵两国伺机攻取。等到韩赵联军大败魏军、包围魏都之后,两家出现矛盾了,赵国说杀了魏王另立新君,然后割地退兵。韩国说把魏国一分为二,这样魏国就削弱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不同意我的,我也不同意你的。行,不陪你玩了,韩国连夜撤军回家了。赵国一看,得,我也走吧。魏惠王长舒一口气,魏国差点亡国,究其原因,是魏国国君死的时候没立继承人。老头一死,几个儿子都想做家长,你做他不服,他做我又不服,怎么办?打呗,打来打去,差点便宜了别人。
春秋无义战,战国更是乱。


回复
1楼2019-12-06 17:33
    晋国国君智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2-09 08:39
      免费高质量小说,www.xianyungang.com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2-18 21:32
        有看七猫免费小说的吗?红包码0CLV5H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1-04 2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