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366,571贴子:36,781,628
  • 25回复贴,共1

【原创】类型:玄幻新人写手,请大家多多支持,保持日更,谢谢大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
类型:玄幻
新人写手,请大家多多支持,保持日更,谢谢大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2-10 00:58
    第一章 石碑
    山脉在迷雾之中若隐若现,没有一丝生机,草木不生,兽禽不近,山脉连绵,千里不见生灵,好似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这一片天地隔绝了。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白衣少年注视着迷雾中的山脉,身上笼罩的淡青色光团不断变得暗淡,几乎就要消失……“噗”少年吐出一口鲜血,淡青色的光团完全消散,他一个踉跄,几乎要倒下,头上青筋暴起,不断喘着粗气。
    “我离这山脉足足还有百里,为什么竟会给我如此大的威压……”他不敢再看山脉,每当他注视山脉之时,就会感到一股强烈的威压,而且这种神秘的威压竟会穿过肉体直击灵魂。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从来就没有听父亲讲过我瀛洲竟会有如此诡异之地,这股威压恐怕连父亲那样的强者也无法抵挡……”他一阵苦笑,想来也是郁闷,他不过睡了一觉,醒来便到了这么个鬼地方,初来时他便打探过,此处方圆千里全是乱石黑土,中心地带被诡异的迷雾所笼罩,若不是鬼使神差的往中心地带靠了靠,他几乎都无法发现那隐藏在迷雾中的山脉。
    少年不再注视前方的迷雾,顿时感觉那股神秘的威压弱了许多,深吸了一口气,盘腿坐下,方才的威压让他受到了重创,他必须尽可能的去修复身体,这个地方灵气无比稀薄,而且中心地带的神秘威压笼罩了整片土地,越靠近中心地带,威压越重,在这种地方受伤,如果不尽快恢复,那几乎是致命的。
    他赶紧从口袋中摸出一颗米粒大小的药丸,一口吞掉,这才缓缓舒了口气,淡青色的光团再次从他体内浮现而出,只是十分稀薄。
    “只是修复了三成吗?”他一阵苦笑,还好他随身携带着父亲给他的疗伤丹药,“好歹算是恢复了一点,不然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下一刻他的神情再次严肃起来,这里绝对有大恐怖,他能感觉到那股神秘的威压是越靠近中心的迷雾地带越为强盛,不像是中心地带释放出来的力量,与其说是防止有人进入中心地带,更像是整个中心地带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所镇压了,想到这里,少年越发感觉细思极恐,冷汗不断从他的额头上滚落而下,而且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里的力量到底镇压着什么,想想瀛洲数万里土地,不乏大隐秘,他却从未听说过有如此神秘之地,而且这个地方还被如此强大的力量所镇压了,这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那座迷雾中的山脉到底有着什么……
    他不敢再往下想,此时他只想快离开这个地方,这里实在太过恐怖,但是边缘地区他都已经全部探过了,这个地方就像被什么结界隔离起来一样,根本就无法走出去,他尝试过往外缘走,这样不管怎么样他早晚都能离开这个地方,但恐怖的是他不管怎么往外走,最后都会回到原地,冥冥中似乎有一股力量在阻止他离开。
    “那么……”少年咬了咬牙,再次看向了前方的迷雾,“只能往中心走了,要想出去的话,就必须要搞清楚这里到底埋藏了什么秘密……”
    他艰难的站起身来,经过刚才的调理,他的身体又恢复了一点,只要不直视迷雾中的山脉,那股无形的威压就会小上许多,但是越往前走,威压还是会越来越重。
    “不管了,能往前一点,离出去的机会就近一点,我可不想就这样被耗死在这个鬼地方!”他下定了决心,猛一掐诀,包裹他身体的青色光团更凝实了一些,他艰难的迈开腿向前走去,每一步都仿佛重达千斤……
    不知走了多久,少年的脸色已经是一片铁青,压迫他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而且他惊奇的发现,这里的地貌又有了变化,刚才在外缘,地质是一些乱石和黑土,现在他脚下乱石已经荡然无存,而且泥土的颜色更为黝黑,竟然有些发红,像是掺杂了血液,而且越往前迷雾越浓,他几乎都已经看不清前方的路,但是还是能依稀看见若隐若现的山脉,“不行了!”他又往前迈出了一步,这次他明显感觉到了威压更盛,直接将他压倒在地,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快被压碎了,七窍之中不断有鲜血流出,此时他的样子格外恐怖,原来的一身白衣已经被鲜血染红,身体上都开始出现了细小的裂痕……
    “难道我就这样死在这里了吗?”少年心中生出一股绝望,自己从小随父亲修行,不过十三岁就开辟了神宫踏入化境,也算惊艳,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落到今天这样的境地,连死都不知道自己死在了哪里……
    “我不甘心!”他发出一声绝望的低吼,突然一个细微的声音传到了他耳内,不是很清晰,但他敢肯定,绝对不是幻觉,他赶紧减弱了他的呼吸,仔细听着周围的声音,“没错!是脚步声!”他喜出望外,用力从地上爬了起来,顿时又突出一口鲜血,不过这会儿他却毫不在意,那脚步声越来越清晰,“难道是有强者路过?说不定他能带我离开!”他此时心里无比激动,正准备出声来让这脚步声的主人发现自己……
    “不对……”少年身体一震,赶紧闭紧了自己的嘴巴。
    “哒哒哒……”
    “不对,不对,这不是人的脚步声……”很快,一个影子出现在他前方的迷雾之中,隐约可以看到,那竟然是一匹长着翅膀的异兽,这异兽的速度很快,仅仅数秒便消失在了迷雾之中,但是少年可以确认,它绝对是向着中心地带去了,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2-10 00:59
      接上面:)
      它绝对是向着中心地带去了,少年心中很是诧异,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竟能在这股强烈的威压之中跑出如此快的速度,而且竟能毫无顾忌的往中心地带去,不等他多想,迷雾中的山脉地带猛的传出一声巨吼,紧接着不断有石头崩碎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山脉深处打起来了,强烈的碰撞产生的震动将少年震倒在地,这种程度的碰撞不是他能够抵挡的,少年心中剧震,这该是什么等级的生物,居然能在这种威压之下引发如此强烈的激战,它们在争夺什么?
      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明显感觉到那生灵引发的震动已经开始祸及他所在的地方,脚下的土地竟然产生了裂痕。
      “不好!”他赶紧从口袋中抓出一把丹药塞入口中,疯狂的向边缘地带跑去。
      “你爷爷的!”他疯狂的逃窜。
      “吼!”又是一声咆哮,紧接着一股强横的声浪从中心地带释放出来,大地剧烈抖动,不断破裂,少年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要是他被这股声浪所击中,那绝对就是个死。他疯狂的向外逃窜,丹药一把又一把的往嘴里塞。
      “轰!”少年感觉自己被一股强烈的巨浪所击飞,整个身体几乎被撕裂,竟然直接被击飞了上百米,“噗”他再也忍不住狂喷出一口鲜血,但是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迷雾像是疯了一般四处散开,庞大的山脉竟然直接暴露在了少年的眼前,山脉之上两个异**战在一起,其中一头形似一匹黑马,身体有两展羽翼,竟然和方才他看到的黑影几乎一摸一样,对手形似一头金色巨牛,双方缠斗在一起,黑马身上不断有羽毛被扯落,金牛更是直接断了一只牛角,金色的血液不断从断裂的牛角之中流出,少年看呆了,眼前的景象对他来说太过震撼,突然一道白光从山脉顶端直射而出,山脉剧震,竟然直接崩开了一道口子。
      山裂开了!
      笼罩山顶的迷雾被白光冲散,少年看清楚了,山脉顶端居然是一面高达百米的石碑,两头异兽停止了打斗,仿佛无比畏惧这石碑,口中不断发出哀鸣,竟然开始疯狂逃窜。
      “嗡……”石碑一震,发出惊天巨响,两头异兽竟然直接被震成了血雾,大地疯狂震动,整个山脉龟裂破碎,石碑开始随着山脉向地下沉去,少年隐约看见石碑上竟有一个个古朴的文字浮现……
      山脉下沉,破碎,掀起惊天巨浪,少年双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2-10 01:00
        套路别陈旧就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2-10 11:03
          第二章 威逼
          东荒瀛洲,夏琰猛的从床榻上惊醒,汗水浸湿了整个床榻,“呼……呼……”夏琰不断喘着粗气,头上冒出的青筋使这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看起来格外狰狞,夏琰感觉到了一股极重的濒死感,由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疼痛让他几乎崩溃……
          “我又回来了?”夏琰环顾了一下四周,熟悉的房间让他感觉到一股濒死后的安全感,“山脉……石碑……”他仿佛想起了什么,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方才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痛已经基本消逝,他一脸茫然的检查着自己的身体,没有一丝异常,“难道只是梦?”夏琰苦笑,但是记忆中那诡异恐怖的画面又太过真实,让他感觉仿佛一切都才刚刚发生。
          “哥!”房门猛的被推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破门而入,“你怎么还在睡觉!”小女孩看着床榻上的夏琰翻了翻白眼。
          “梦儿……”夏琰的思绪被这冒冒失失的小女孩彻底打断,赶忙翻身从床榻上爬了起来。
          小女孩名叫夏梦,是夏琰仅有的妹妹。
          “父亲在议事厅等你呢!你这个臭哥哥,太阳都晒屁股了,还在睡觉,你是有多懒!”夏梦气鼓鼓的看着夏琰,不知道的还以为夏琰怎么欺负了她。
          “好啦好啦,梦儿你先出去,哥哥随后就到”夏琰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对他这个妹妹可以说是毫无办法,夏梦生来就被父亲宠着,在整个瀛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送外号夏魔头,包括对他这个哥哥也是毫不讲理。
          “哼!你再不快点,我就把你还在睡觉的消息告诉父亲!”接下来便是砰的关门声……
          “这个梦儿……”夏琰很是无奈,“得快一点了,耽误了父亲的事可是会被责罚的……”夏琰顾不上再去回忆那段诡异,赶紧穿上衣服跑出房门……
          东荒夏族,整个东荒最大的家族之一,与其他四族合称为五大古族,实力强盛,相传上古时期五大古族均出现过仙帝,也正是依赖着帝君血脉和传承才能直到现在依旧统领东荒。
          青铜浇筑的古殿显得格外古朴,冥冥中竟有一股浑厚的气势充满着整个古殿,正堂主位上方悬挂着一块玄铁牌匾,一个巨大的夏字显得格外瞩目。
          白衣少年看着这古朴的大殿,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一脸严肃的走了进去。
          “琰儿,你来了”大殿主位上坐着一位貌似四十余岁的男子,男子身着青色长袍面色冷峻,,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股气势,稍有修为的人仔细感受就会发现,男子身上的这股气势竟然与整个大殿的气势融为一体,仿佛这主位上的男子就是整座大殿。
          “父亲”夏琰冲着男子庄重一拜。
          “嗯”男子微微点了点头,看了看身旁的红衣老者,“快来见过你杨叔叔”。
          夏琰听罢赶紧上前,冲着红衣老者微微躬身,“见过杨叔叔”。
          “哈哈哈,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红衣老者哈哈一笑,从椅子上站起来径直走到了夏琰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夏琰,“嗯,不错不错!”老者伸手拍了拍夏琰的肩膀。
          “嗯?”夏琰感觉到一股阴柔之力顺着自己的肩膀流入,不过一瞬间竟消逝殆尽,“这老者,很强!”夏琰几乎立刻就做出了判断。
          老者转头,笑眯眯的看着主位上的男子“夏钧成,10年未见,你家这小崽子竟然就化境八阶了,打算什么时候助他推开神门?”
          “不急不急”主位上,夏钧成看了看夏琰,目光中闪过一丝满意,“先不说这些,杨老鬼,你也有十余年没有来过我夏族,今天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不会单单就是来看看我儿子吧”。
          “桀桀桀……本座此来正是有要事与你一谈”。
          “哦?说来听听”
          “桀桀……”老者一笑,抬头望着主位上的夏钧成面容之中闪过一丝狡黠“夏钧成,你觉得把你夏族古矿割让于我杨族如何?”
          “狂妄!”夏钧成一怒,猛的站起,一股强烈的威压从他体内不释放而出,殿下的夏琰顿时感觉身体一沉,赶紧闪向大殿后方。
          “桀桀”杨姓老者冷冷一笑,接着便从身体之中涌出一股阴柔之力,威压遇上这阴柔之力居然直接消散,“夏钧成,急什么,你们夏家要是老老实实把你们的古矿交出来,说不定本座还会看在都是东荒古族的份上给你们留一点颜面”
          “杨老鬼,你这是认为我夏族怕了你杨族不成?想强夺我夏族古矿?做梦!”
          “桀桀,夏钧成,你以为你们夏家还是以前的夏家吗?别以为本座不知道,你们夏家所依赖的那个老东西都已经油尽灯枯了,你一个没落的夏族凭什么跟我其余四族同位立于东荒,而且本座告诉你,要你的古矿可不是本座的意思,而是我族老祖下的神谕!”
          “放肆!”夏钧成正要发作,突然一股无形的威压笼罩了整个古殿,杨姓老者竟然猛的喷出一口鲜血,老者脸色剧变
          “莫说你这个小娃娃,就是杨宪亲自来了都不敢如此放肆!”一股无比苍老的声音笼罩大殿。
          杨姓老者听到这声音竟像被吓破了胆,赶紧向殿外奔逃。
          “狂徒休走!”夏钧成就要追赶
          “莫追”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阻拦了正要追击的夏钧成。但是能明显感觉到,这苍老的声音弱了很多,似乎每说一个字都会让这声音的主人流逝掉一丝生机……
          夏钧成望着杨姓老者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2-10 13:56
            接上面:)
            夏钧成望着杨姓老者远遁的方向瞪大了眼睛,整个眼眸涨的通红,两只握紧的拳头上布满了青筋,这是愤怒,没错,此时的夏钧成愤怒到了极点,这是耻辱,整个东荒夏族上千年来受过最大的屈辱!居然被人如此威逼,而且对方还是同为古族的杨族!
            “可恶!”夏钧成发出一股极度愤怒的咆哮,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有追赶出去,苍老的声音就此隐匿,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而大殿角落的夏琰完完全全被震撼到了,那一个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我夏族竟有如此强大的存在,只是一个声音便惊走了和父亲一般强大的存在,而且从那股阴柔之力如此轻松的就破开了父亲的气势威压,那人应该比父亲还要强,而且更令他惊讶的是,那股声音之中还夹杂着岁月的力量,声音发出的刹那,他似乎感觉到了一个人从新生走向衰败,这是何等的震撼,这声音的主人究竟强大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父亲……”夏琰试探性的往前走了一步,他第一次看见父亲这个样子。
            “哎……”夏钧成握紧的双拳此刻竟然松开了,一声叹息竟然包含着深深的无奈,夏钧成苦笑了一下,“夏族……夏族!”他嘀咕道。
            “琰儿,你过来”夏钧成看向大殿角落的夏琰。
            “是,父亲”夏琰赶紧走到夏钧成身边。
            “琰儿,你是不是有话问我?”夏钧成轻轻拍了拍夏琰的头。
            “本来我是想等你们兄妹再强一点,再强一点再告诉你们这些隐秘,但现在看来……”夏钧成看起来格外的失落,夏琰从未见到过这样的父亲,父亲作为一族之长,不管什么时候都有着一股傲气与强势,现在的父亲竟让他感觉到了一股无奈……
            “父亲……我……”夏琰欲言又止。
            “放心,父亲没事,只是现在的夏族,恐怕真的不再是从前的夏族了,来吧今天我就将一切都告诉你,琰儿,你随我来后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2-10 13:57
              第三章 隐秘
              夏族主殿后殿,依然是青铜浇筑而成,与前殿不同的是,整个后殿的青铜墙壁上竟然刻满了古字,有些甚至已经快要被岁月磨灭掉了,而夏族主殿的后殿平时根本不会有人造访,没有家主令哪怕是族中太上都无法进入此秘地。

              而此时后殿之中却多了两个人……

              “琰儿,看到这铜壁上的古文字没有”夏钧成拍了拍夏琰的肩膀,来到此地,夏钧成方才失去的气势仿佛又回来了,脸上尽是庄严与骄傲。

              “这!便是夏族!”

              夏琰没有说话,他仔细的看着铜壁上的文字,每一个字都十分古朴,每一个字都流露出一股威势,“这,便是夏族……”夏琰小声嘀咕到。

              “父亲,难道这里记载着夏族延续万年的历史?”夏琰惊呆了,这是多强的家族,能将数万年的兴衰记载下来,万世不灭。

              夏钧成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骄傲“没错,这便是我们的家族!东荒古夏族!琰儿,你可知道为何五大古族能延续至今,东荒无尽岁月长河诞生了多少种族,不管是妖,魔,还是人,无数的种族都在岁月长河下衰败,毁灭,但是唯有古族能长存于世”。

              夏琰茫然的摇了摇头,过去他只知道自己的家族能傲视东荒,多少人听闻夏族的名号闻风丧胆,但是他却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自己的家族,或者说从来没有听族中长辈告诉过自己。

              “是血脉!”夏钧成缓缓闭上了眼,仿佛陷入了一段长达万年时间长河的回忆……

              “因为我们拥有让整个东荒都会为之而匍匐的血脉!世人皆知,想要踏入修者之路,需要开辟身体内的神宫踏入化境才算开始了修行,神宫联系着人体五脏,化境就是需要开化所有五脏达到通神,接下来才会有推开神门的契机,神门闭锁着体内的大世界,无法推开自然无法迈出步伐走向大世界,推开神门后,你才有了看清大世界的资格,你会看到漫天星辰,点亮这些星辰方能观天,从漫天星辰之中悟出自己的道,道路明确接下来便是斩去禁锢自己的一切,便为斩道,脱离束缚方能登天,天路崎岖,九死一生,历经苦海方能涅槃。这便是我们当世所知的修者七境:化境,通神,占星,观天,悟道,斩道,苦海,涅槃。

              夏钧成深吸一口气,眼神之中露出一丝渴望“可是世人所不知的是,当世的路断了,消逝在了时间的长河之中,涅槃重生之后,怎么可能会没了路,凤凰涅槃,振翅而非,看到的是天门,踏入天门方为仙,悟得仙道则能有正帝的契机,此乃仙帝!而我等五族之所以能傲视天地,正是因为此,我们的血脉,是帝脉!”。

              夏琰瞪大了眼睛,“这……这才是这个世界吗?帝……”夏琰从未感觉到自己竟是如此的渺小。

              夏钧成没有在意夏琰的震撼,他咽了咽口水继续说到“其实有帝者的不仅是东荒”。

              “不仅是东荒,父亲,这是什么意思?”夏琰惊讶的问到,夏钧成的这句话包含的信息量太大了,他不敢相信的问到“难道东荒不是世界?”。

              夏钧成笑了笑“当然不是,东荒只不过是世界的一角,南岭,北漠,西瑶,中州,这个世界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庞大,东荒五帝也仅仅是东荒的帝者罢了,据我所知南岭,北漠,西瑶,中州皆可能早已经诞生了帝者,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不在当世,因为路断了……”。

              “路断了?什么意思”夏琰迷茫的看向夏钧成。

              夏钧成苦笑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只知道当世无人再可以踏出那一步,止步于涅槃,却无法化身为凤,天门早已成了隐秘……”。

              “我古夏族至今的最强者,止步于涅槃,他的神灯快灭了,所以今天杨族才敢那么嚣张的来我夏族威逼!”夏钧成狠狠的咬了咬牙。

              “那今天那个声音……”夏琰问到。

              “没错,正是老祖,只可惜灯快灭了,路断了,他没有走出那一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2-10 14:38
                小说好量,成本低回收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2-10 14:54
                  支持支持


                  收起回复
                  9楼2019-12-10 16:46
                    第四章 燃尽的神灯
                    夏琰轻轻的摸了摸铜壁,他想亲身感受一下一个古族万年的兴衰,可是当手放上去的瞬间,却没有丝毫的波动,铜壁无法与他产生共鸣,路断了……断在了哪里,或者是什么力量斩断了前行的路……

                    夏琰抬起头,迷茫的看着铜壁上的古字,不对!夏琰心中剧震,铜壁上的文字是不同时期刻画的,他看向最古老的那片字符,很是斑驳,几乎快被磨灭,但是依稀能看得清,夏琰惊的几乎叫了出来,这文字我见过!山峰上古朴的石碑,他想起来了!他晕过去之前曾看到过这种文字,在那面石碑上!应该是同一种文字!夏琰此刻异常激动,没想到竟在这里发现了一丝和梦境相通的线索,这让夏琰有了那么一点相信,那极有可能不是梦!难道是在冥冥之中自己横渡了时间长河沟通了古今?

                    夏琰越想越是激动,要不要告诉父亲?,但只是一丝念头闪过,夏琰便打消了这种想法,那里有着大恐怖,说不定牵扯了禁忌……

                    “怎么了,琰儿?”夏钧成看出夏琰的不对劲,问到。

                    “没,没什么,父亲……就是被您说的震撼到了”夏琰冲父亲微微一笑。

                    “不过……父亲,东荒是不是还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秘境?”夏琰试探的问到。

                    夏钧成摇了摇头“不知道,东荒太辽阔了,五大古族也有未能了解的隐秘”。

                    夏琰有些失落

                    “好了,至少你要走的路很长,当误之急是想办法面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杨族是不会坐以待毙的,我猜不仅杨族,其它三族也会有动作,到那时……”夏钧成驺了驺眉,“也不知道老祖还能坚持多久……真到那时,可能会引出一些真正恐怖的存在……”。

                    “父亲,我能在这里多留一会儿吗?”夏琰看向夏钧成,询问道。

                    “嗯,这样也好,古族的历史因为时代的不同记载的手法,文字也不相同,这里的古文字有的甚至是曾经的大能者留下的,有的虽然历经岁月,但仍然保留着古文字主人所留下的势,你在这里多感受感受,说不定能得到一点机遇,据说当世老祖正是在一面古族石壁中得到了我族大能者留下的些许传承,方才踏上涅槃惊艳了一世”。夏钧成拍了拍夏琰的肩膀“琰儿,你们这一辈是夏族的希望,古族的兴衰就靠你们了,一定要成长起来,哪怕前方是绝境,也得杀出一条血路!而且……”夏钧成的面色再次凝重起来“只有你们强大了,才能活下去……”夏钧成背过身,缓缓向殿外走去。

                    夏琰看着父亲的背影,曾经的古族一代天骄,现在也有了一丝老意。

                    夏琰深吸一口气,抚平了一下自己的心境,今天得到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庞大了,他一阵苦笑,目光却再次落在了那面最古朴的铜壁上。

                    “没错,很是相似,那面石碑上的应该就是这种古字,可惜这种古字的传承万载前便断了,没人知道这些古文字所表示的意思”夏琰叹了口气,伸手便向这面铜壁上摸去。

                    “咳咳……势都被磨灭了……”就在夏琰的手快要触碰到铜壁之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嗯?”夏琰一惊,赶紧将手收了回来,他警惕的看向四周,想要找到这声音的主人。

                    “势被磨灭了……看不到路……路断了……”

                    “你是谁……”夏琰问到,他竟然无法辨别这声音的来源。

                    没有回应……声音好似完全消逝了,他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大殿之中异常安静,只听得到一点微弱的呼吸声,这呼吸声属于夏琰,除此之外再没有一点痕迹。

                    .“嗯?”正当夏琰快要放下警惕,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露出一丝惊疑。

                    “你身上有一种势,让我感觉到波动,不属于当世,从何而来?”。

                    “你是在问我?”夏琰问到。

                    “从何而来?”声音的主人没有回应夏琰,继续问到。

                    “我不知道,只是貌似在梦中看到过一些画面,很是模糊……”夏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没有感觉到异常。

                    “它不属于你,很是微弱,几乎要消散,只是不存于当世……”。

                    “前辈是不是知道什么?晚辈想求见前辈”夏琰感觉这神秘的存在似乎知道些什么,有可能能寻出一点梦境相关的线索。

                    “不知道,灯快灭了,只是感觉到一丝痕迹不属于当世,勾起了些许兴趣”

                    “您是老祖?”夏琰想到那在前殿惊退杨姓老者的声音,此时提到灯灭,加深了他的猜测,这声音的主人应该就是老祖。

                    “可能是,很多过往都消逝了,我应该只是他快要熄灭的神灯”。

                    夏琰有些失望,本来看到铜壁上的古字他以为能找到和梦境石碑相关联的线索。

                    “你可以去试着寻找,虽然微弱,但毕竟有一丝痕迹,就像这里的铜壁,再怎么磨损,都还是有迹可循……”苍老的声音越发微弱,夏琰明显的感觉到声音之中的生机越来越弱。

                    瀛洲夏族,一个中年男子从主殿之中迈出,脸色很是严肃,他正是夏族当世家主夏钧成,而他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出现了六位黑袍老者。

                    “什么样……”其中一位黑袍老者问到

                    “很不妙,应该就是最近了……”夏钧成的声音很是凝重。

                    “还是得早做准备”

                    “嗯”夏钧成点了点头,目光中闪过一丝杀机。

                    “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2-10 16:48
                      接上面:)
                      “走吧,我们去……嗯?”黑袍老者身体一震,几乎要喷出一口鲜血,灵魂深处来自血脉的一丝关联似乎断裂了,他一脸惊讶的看向夏钧成和其他五位黑袍老者。

                      此时夏钧成等人钧是面色铁青,众人几乎同一时间看向了天空。

                      而此时夏族一处秘境之中,一丝摇曳的微弱光芒熄灭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2-10 16:49
                        第五章 异变
                        东荒大地,竟同时出现了几股神秘的气息,这气息十分隐匿,非至强者几乎感受不到它们的存在,这些气息只是出现了数秒,便彻底消逝,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来了!”瀛洲城内,一男子和五位黑袍老者面色凝重的看着天空。

                        “联系断了……老祖……”为首的一位黑袍老者声音有些颤抖,仿佛遇到了什么大恐怖。

                        “他们应该也感觉到了,没必要隐瞒……”男子面色凝重的闭上了眼,他正是夏族当世家主夏钧成。

                        “五位太上,我夏族,这回可能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了……”夏钧成无奈的摇了摇头,两只手却握紧了拳头。

                        “哼!他们真敢动我夏族?即便……”老者没有再说下去,他接下来要说的是绝对的禁忌,他狠狠地咬了咬牙“即便是这样,我夏族也不是他们所能觊觎的!”

                        “哼哼,三太上,你未免太看的起自己了一点,接下来谁知道会引出什么真正的恐怖”夏钧成冷冷一笑。

                        “即便是这样那又如何,不过是个杨族罢了,难道能覆灭一个古族?”三太上皱了皱眉,不满的看向夏钧成。

                        “就怕不止一个杨族……”为首的黑袍老者面色显得格外凝重“为的是传承,恐怕会引出其余三族……”。

                        “我担心的正是这个!”夏钧成看向老者“老太上和本座的看法一至,消息是无法隐藏的,夏族是一块宝藏,他们应该会动,而且……最可怕的不是四族来袭,我怕今天的事情会引出禁忌般的存在……”。

                        五位老者均是沉默,古族皆有底蕴,禁忌般的存在太过恐怖,只是古族的禁忌存在过于隐秘,到了那般境界基本不会出世,无法踏出下一步,每一次出世代价过大。

                        此时的东荒暗流涌动,四大古族的至高存在几乎同时睁开了眼,他们感觉到了东荒大地一股神秘生机在一刻泯灭消逝了……一股贪婪在他们眼眸之中闪过。

                        杨族一处古殿之中,一位阴柔的老者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机会……桀桀”他猛的从主位上站起,老者看向殿外,那个方向是瀛洲。

                        “夏族,你们终究是衰弱了!”老者的面容逐渐变得阴狠,“而我杨族,今日便灭了你!桀桀……这回可不止是古矿,我要挖空你们的底蕴!哈哈哈哈哈哈!”老者无比疯狂,大殿之中顿时出现了十余股强横的气息,“出发!”

                        瀛洲城,几乎所有人寒毛一竖,他们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突然之间,主城的上空猛的被撕开一道口子。

                        “吼!”一头红龙狰狞的从虚空裂缝之中钻出,红龙发出一声惊天巨吼,城内那些没有修为的凡人在这声巨吼之下竟然被震的化作一片血雾。修为低下的修者猛的喷出一口鲜血。一刹那之间,繁华的瀛洲城几乎化作了一座血城,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充满了整座城池,整个瀛洲被恐惧所笼罩。

                        “龙!”有人惊呼道,龙为顶级的妖兽,所有的龙族出生便有相当于修者凝魂境界的修为,此时一头成年红龙出现在天空之中,那是何等的恐怖。

                        “桀桀,蝼蚁!”红龙身后,一辆青铜古辇从虚空裂缝之中驶出。

                        “红龙拉辇!”城内所有人深吸了一口冷气,整片东荒能驭龙拉辇的只有古族。

                        “是古族!古族入侵!”人群中一中年修士发出一声惊呼。

                        青铜古辇上端坐着一位阴柔的老者,正是之前从夏族古殿遁走的杨姓老者,杨族当世家主杨宪,他微微挑眉,一股无比强横的阴柔之力从他的目光之中涌出,那中年修者竟然就这样炸裂开来,完全失去了生机……紧接着,阴柔老者袖袍一挥,瀛洲上空竟被撕开了无数道空间裂缝,无数异兽拉着战车从空间裂缝中走出。

                        “吼!”异兽的咆哮声响遍了整个瀛洲。

                        “一个不留!”杨宪看着下方的瀛洲城冷冷说到。

                        “放肆!”男子身着白袍,只是一步便踏上天空,正是夏钧成,夏钧成身后,五道身影随即出现,五位黑袍老者站在夏钧成背后的天空之中,“哼!”五道强横的气势猛的释放而出,天空中的异兽顿时发出一声哀鸣,它们感受到了一种发自灵魂的恐惧,红龙巨大的身躯突然一震,它顿时焦躁起来,它在惧怕,惧怕这五位黑袍老者所释放的气势,“慌什么!”阴柔老者一声轻喝,一只手落到了红龙巨大的背脊上,红龙顿时安静下来,夏钧成看向辇车上的阴柔老者,“杨宪 ,难道你觉得我古夏族无人了吗?”他眼眸之中猛的射出一道厉茫,一股强大的气势疯狂的向杨宪压去,“桀桀”杨宪冷冷一笑,冲着铺面而来的气势轻轻一点,一股阴柔的力量迅速从他指尖激射出去。

                        “轰!”两股力量相遇,猛的爆裂开,周围的空间都被震的扭曲了。

                        “好……好强!”城内的修者被上空的情景惊呆了,他们许多都不是古族子弟,这样的场面他们也许一辈子都难以见到一次,“这就是强者……”所有人被震撼的咽了咽口水。

                        夏族族地,所有人感觉到异动都冲出室外,“强敌入侵!”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所有族人顿时心中一沉,露出一股难以置信的表情,多少年了,居然有人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向一个东荒古族开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2-10 21:42
                          第六章 开战
                          “肃静!”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走到人群中央,老者一身黑袍说明了他的身份,这位老人是夏族一位太上长老!而且有一点不同的是,这位老人的黑袍上赫然有一幅睚眦兽图。这睚眦图代表战堂,夏族战堂,主杀伐,凡是触犯古族威严的或者是威胁到古族安危的都会被战堂剿灭,古夏族存世万载,而战堂就像一把隐秘的血刃,万载岁月不知道斩灭了多少生灵,战堂,代表了古族的力量,而这位夏族战堂的掌控者,太上长老,更是有着极为恐怖的修为,甚至有人猜测他已经即将脱离苦海,浴火涅槃……

                          老者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满了修士,其中最弱的竟然都已推开神门达到占星境,他们无一例外都身着玄铁战甲,这种古族战甲蕴含一种势,能化解一部分攻击。

                          “参见太上!”众人跪下,冲着老者一拜,老者微微点头,他扫视了一下众人,严肃的说道:“杨族入侵……”

                          “什么……杨族,竟然是杨族!怎么会……”众人一惊。

                          “肃静!”老者眉头一驺,一股气势从他体内涌出,众人脸色一变,赶紧安静下来。

                          “杨族入侵,我等早已料到,无需惊慌,与老夫一同抗敌就是!”

                          “尊太上法旨!”

                          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通神境以上修士钧随我来!”老者话落,一步便踏上了天空,身后众人紧随其上,顿时瀛洲上空,两股极为强横的势力对峙在了一起。

                          “桀桀,夏钧成,就凭这点力量就妄图与我东荒杨族一战?简直是蜉蝣撼树!”杨宪冷笑,一脸的不屑。

                          “少废话,杨宪,你不就是想夺我夏族古矿吗?想拿去也不是不可,只是……”夏钧成冷哼一声,“得拿你杨族命脉来换!”夏钧成直接暴起,冲着杨宪一掌拍去,夏钧成一掌拍出,一股磅礴之气汇聚为一方巨大的古印,金色的光芒不断从古印之中涌出。

                          “翻天印!”杨宪一惊,立刻从古辇中跃起,同时一面凝聚着煞气的布幡从他手中祭出,杨宪露出一丝狡黠,立即摧动布幡,布幡涌出一股幽冥般的气势,所有人的耳边顿时响起一阵凄厉的嚎叫,布幡之中突然涌出了无数恶鬼疯狂的向散发着金光的古印扑去,夏钧成脸色一变,又拍出一掌,古印光芒更甚,向着恶鬼碾压过去,数万恶鬼遇上古印不断被击溃,但是每击溃一定数量的恶鬼古印便会暗淡一分,而布幡像是沟通了幽冥地府,恶鬼源源不断的从布幡发出的幽光中涌出,源源不尽。

                          “幽冥幡!”夏族五位太上脸色一变“不好!家主有难!”古印越来越暗淡,但是恶鬼的数量依旧庞大,夏钧成脸色愈发难看。

                          “哈哈哈哈!死!”杨宪狂笑,神情无比狰狞,他驱动布幡,然后一掌拍向夏钧成,此时的夏钧成无法抵抗,他必须全力驱动古印抵挡恶鬼。

                          “不好!快救家主!”五位太上脸色一变,就要上前支援夏钧成。

                          “我去!”说罢一位黑衣老者一步踏出,一掌对上杨宪。

                          “轰!”杨宪感觉手臂一震,竟然倒飞出去,布幡失去了驱动的力量,变得暗淡,不再释放出恶鬼,夏钧成松了一口气,后退了半步。

                          “夏乾!”杨宪面色一沉,愤怒的看着面前的黑袍老者。

                          “没想到杨族家主还记得老夫”被称为夏乾的黑袍老者淡淡说道。而他正是夏族掌管战堂的太上长老

                          “好!很好!”杨宪愤怒到了极点。

                          “杀了他们!”杨宪疯狂的发出一声怒吼,自己则是一掌拍向杨乾,顿时,十余道身影从杨族阵营之中飞掠而出。

                          “至强者!”夏族众人脸色一变,五位黑袍太上更是直接迎了上去。

                          “吼!”杨族阵营,所有异兽疯狂怒吼,“杀!”异兽拖动战车载着杨族众修士扑向夏族众人。

                          “保护家族!杀!”夏族这方,众人手持仙剑冲入战场,混战!不断有修士,异兽化作血雾,整个瀛洲天空被血雾笼罩了。

                          夏钧成对上一名敌方至强者,面色铁青,这十余人与自己和夏族六位太上一样,均为斩道大能者,但是人数上明显占优,“杨族什么时候多了那么多大能者!”夏钧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明白“三族,参战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2-11 14:45
                            第七章 帝兵
                            瀛洲城百米天空之上,两股不同的强横力量冲击在一起引发出惊天震动,周围的空气都被这股力量震的扭曲了,杨宪嘴角一咧,他感觉到自己手掌之上传来一股剧痛,“夏乾 你竟然快要走出那一步!老夫还真是低估你们夏族了!”杨宪狠狠的咬了咬牙。

                            夏乾手上神光内敛,平静的看向杨宪“只是即将2踏入苦海而已,若是真深入苦海,今日还不能牵制你”。

                            “桀桀,苦海说的是大境界,一步一劫,深入苦海万劫不复!夏乾,你此时没有踏出这一步倒成了你夏族救命的芦苇,可惜你这芦苇还是单薄了一些!”杨宪眼中厉光一闪“今日我就要斩断你们夏族最后一根芦苇!”杨宪体内突然涌出一股惊人的煞气,说是煞气但是居然在那股气势之中又有一种强烈的灵魂威压,夏乾脸色一变,他感觉到了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强烈威压,“帝兵!”夏乾惊讶的看着杨宪。

                            “哈哈哈哈!夏族!今日必灭!”杨宪整个人变得疯狂,他一掌击向自己的丹田顿时吐出一口精血,“血祭!”煞气疯狂涌出,天空变得极度阴沉,“轰!”一道惊雷猛的劈向那股煞气。

                            几乎所有人都停止了战斗,一脸惊讶的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异变,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极度的恐惧。

                            夏钧成和一位杨族太上一掌对上,双方钧被震的后退半步,一丝狡黠从那杨族太上的脸上浮现,“夏钧成,看到了吗,这是你夏族的大恐怖!我族帝兵已出,没有了底蕴的夏族何能承受我族帝兵一击!”。

                            夏钧成脸色一沉,他能感觉到此时的瀛洲已经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所包围了,这股力量充满了禁忌,触动了法则,所以才会引动天雷。

                            “老祖……”夏钧成一脸苦涩的看向夏族族地,夏族亦有帝兵,只不过被隐匿了,不曾出世,连他这个家主都未曾涉及过这些禁忌。

                            天雷不断轰击那片翻滚的煞气,像是在极力阻止那煞气中的存在出世,夏乾的黑袍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汗水浸湿了,到了他这种境界已经很少有什么能让他心中惊起波澜,而且到了这等境界,心境太过重要,心境异变对于一位强者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甚至会留下隐患,无法走出下一步,此时的夏乾心乱了,不是他心境太弱,而是直接被那股强他太多的力量所碾压。

                            “轰!”天雷再次轰击,煞气突然消散,一柄古朴的镰刀赫然出现,镰刀之上闪过一丝青茫,原本轰击煞气的天雷居然猛的停滞在空中,然后直接消散,天在惧怕!这柄镰刀超越了某些法则!

                            “桀桀”此时的杨宪浑身是血,原本的一头黑发一瞬间变得煞白,为了召唤帝兵他付出了代价。

                            夏乾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很快他便平静下来,他看向杨宪,淡淡说道:“杨宪,以你的力量应该驱动不了这帝镰吧?只是祭出这帝镰几乎都要将你抽空……”。

                            “桀桀”杨宪冷冷一笑“没错,帝兵之力,以本座微末力量自然无法驱动!不过……”杨宪眼中赫然闪过一股极重的煞气,“这个瀛洲可是有千万生灵……”。

                            “你敢!”夏乾暴怒,帝兵强悍,每一次攻击都需要极重的代价,万载之前的大能者有足够的力量趋势帝兵,但是当世没有人能承受驱使帝兵一击的代价,但还有一种方式,那就是献祭,用百万生灵献祭帝兵,以此作为代价来驱使帝兵一击。

                            “桀桀,夏乾,你们夏族终究还是灭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2-16 17:38
                              第七章 帝兵
                              瀛洲城百米天空之上,两股不同的强横力量冲击在一起引发出惊天震动,周围的空气都被这股力量震的扭曲了,杨宪嘴角一咧,他感觉到自己手掌之上传来一股剧痛,“夏乾 你竟然快要走出那一步!老夫还真是低估你们夏族了!”杨宪狠狠的咬了咬牙。
                              夏乾手上神光内敛,平静的看向杨宪“只是即将2踏入苦海而已,若是真深入苦海,今日还不能牵制你”。
                              “桀桀,苦海说的是大境界,一步一劫,深入苦海万劫不复!夏乾,你此时没有踏出这一步倒成了你夏族救命的芦苇,可惜你这芦苇还是单薄了一些!”杨宪眼中厉光一闪“今日我就要斩断你们夏族最后一根芦苇!”杨宪体内突然涌出一股惊人的煞气,说是煞气但是居然在那股气势之中又有一种强烈的灵魂威压,夏乾脸色一变,他感觉到了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强烈威压,“帝兵!”夏乾惊讶的看着杨宪。
                              “哈哈哈哈!夏族!今日必灭!”杨宪整个人变得疯狂,他一掌击向自己的丹田顿时吐出一口精血,“血祭!”煞气疯狂涌出,天空变得极度阴沉,“轰!”一道惊雷猛的劈向那股煞气。
                              几乎所有人都停止了战斗,一脸惊讶的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异变,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极度的恐惧。
                              夏钧成和一位杨族太上一掌对上,双方钧被震的后退半步,一丝狡黠从那杨族太上的脸上浮现,“夏钧成,看到了吗,这是你夏族的大恐怖!我族帝兵已出,没有了底蕴的夏族何能承受我族帝兵一击!”。
                              夏钧成脸色一沉,他能感觉到此时的瀛洲已经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所包围了,这股力量充满了禁忌,触动了法则,所以才会引动天雷。
                              “老祖……”夏钧成一脸苦涩的看向夏族族地,夏族亦有帝兵,只不过被隐匿了,不曾出世,连他这个家主都未曾涉及过这些禁忌。
                              天雷不断轰击那片翻滚的煞气,像是在极力阻止那煞气中的存在出世,夏乾的黑袍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汗水浸湿了,到了他这种境界已经很少有什么能让他心中惊起波澜,而且到了这等境界,心境太过重要,心境异变对于一位强者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甚至会留下隐患,无法走出下一步,此时的夏乾心乱了,不是他心境太弱,而是直接被那股强他太多的力量所碾压。
                              “轰!”天雷再次轰击,煞气突然消散,一柄古朴的镰刀赫然出现,镰刀之上闪过一丝青茫,原本轰击煞气的天雷居然猛的停滞在空中,然后直接消散,天在惧怕!这柄镰刀超越了某些法则!
                              “桀桀”此时的杨宪浑身是血,原本的一头黑发一瞬间变得煞白,为了召唤帝兵他付出了代价。
                              夏乾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很快他便平静下来,他看向杨宪,淡淡说道:“杨宪,以你的力量应该驱动不了这帝镰吧?只是祭出这帝镰几乎都要将你抽空……”。
                              “桀桀”杨宪冷冷一笑“没错,帝兵之力,以本座微末力量自然无法驱动!不过……”杨宪眼中赫然闪过一股极重的煞气,“这个瀛洲可是有千万生灵……”。
                              “你敢!”夏乾暴怒,帝兵强悍,每一次攻击都需要极重的代价,万载之前的大能者有足够的力量趋势帝兵,但是当世没有人能承受驱使帝兵一击的代价,但还有一种方式,那就是献祭,用百万生灵献祭帝兵,以此作为代价来驱使帝兵一击。
                              “桀桀,夏乾,你们夏族终究还是灭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2-16 17:39
                                我怎么感觉都是这套路,上来就是老祖不行了,有灭族之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2-16 19:16
                                  第八章 一声叹息
                                  杨族帝镰带着浓厚的死气悬浮在瀛洲上空,整个镰身被一股幽冥之气所笼罩,此时的瀛洲城已经化作了一座修罗炼狱,帝兵一击之后,没有想象中的天崩地裂,而是泯灭,这股从帝镰之中释放出的泯灭之力连空间都被泯灭掉了,泯灭之力以帝兵为中心不断扩散,所有的一切只要接触到这股泯灭之力都会在顷刻之间消失殆尽,仿佛从来就没有在这世间存在过。

                                  “杨宪!你这样做你们杨族族人也会被泯灭之力屠杀殆尽!”夏钧成无比愤怒,这场战斗夏族损失太重,帝兵出现之前就已经有无数夏族族人战死,甚至五位太上之中都有人陨落,和之前夏钧成想的一样,其余三族果然涉及了这次灭族!虽然没有直接派出军队,但却有大能者参战了,十余位大能者围攻夏族仅有的七位太上,即便杨宪不祭出帝兵,夏族亦会战败,而杨族却选择了献祭帝兵,这是要彻底断绝夏族血脉,不放过可以绞杀的一切夏族生灵!

                                  所有的夏族大能者现在都是无比的愤怒,他们双眼涨的通红,没有一人不想把杨族撕成碎片,但是他们做不到,帝兵一击让他们感到绝望,那股泯灭的力量正在疯狂的吞噬整座瀛洲城,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有跑,争取在那股泯灭之力来到之前尽可能跑的远一点,至少要保留夏族一丝血脉!

                                  “所有人撤回族地!”夏钧成和仅剩的三位太上做出了决定,让所有族人撤回族地,他们不可能逃出瀛洲,族地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即便死,也要和族地共存亡!

                                  “桀桀,夏钧成你们夏族真的是弱了,就像蝼蚁,本座敢祭出帝兵怎么可能没想过后果!告诉你,帝境神兵拥有血脉共鸣,血脉之力能保护我族族人不受帝兵之力侵蚀!而其余大能者,本座早就在战前通过我族秘法让他们短暂拥有了我杨族血脉之力,所以,今天死的只会是夏族!”杨宪狰狞的笑到“等你们夏族灭族之后,我等古族自然会共享你们夏族底蕴,东荒古族将再不会拥有夏这个种姓,而历史更不会记住东荒曾经存在过夏族!”。

                                  夏族众人脸色一青,这是耻辱!属于夏族的耻辱!。

                                  “家主,夏族生还族人已经全部溃逃至夏族族地,我们……”

                                  “不用!”杨宪冷笑道:“帝兵之力会将他们彻底化为乌有,我们只需要欣赏这盛景即可!”。

                                  “夏乾长老……”夏钧成看向身旁的夏乾,这位曾经足以傲视东荒的夏族战堂长老此刻却浑身布满了伤痕,方才他沾染上了杨族帝兵的势,他的生机在不断流逝。

                                  “家主……我夏族此次,可能真的要陨灭了……”夏乾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泯灭之力已经遍布整个瀛洲,而且很快便会蔓延至我族地,我们无路可逃……”。

                                  夏钧成仿佛突然老了百岁,他从未有过如此无力感,尽管老祖神灯熄灭那一刻他就猜到了有今天的结局,但是仍是充满了不甘。

                                  “琰儿,梦儿……”夏钧成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夏琰还在后殿!那里有夏族法则保护,应该没事,夏梦!夏梦呢?”夏钧高声喊到,他必须要保住自己的血脉,夏族可以被灭族,但是血脉必须保留下来,这样夏族即便今天灭了,但是仍是保留有希望!

                                  “家主……小姐……小姐方才受到惊吓跑出族地……被……被帝兵之力泯灭了……”眼泪不断的从老者双目之中涌出,他是夏梦的老师,也是族中长老,但是他却没能保住夏梦……。

                                  夏钧成恍如雷击,“杨宪!倘若我族今日有一丝生机存世,必灭你杨族根基!”他疯狂的吼道!

                                  “家主!来了!”夏乾一脸严肃的看向天空,他感觉到了泯灭的力量。

                                  “所有人进主殿!那里有我族法则,可能有一丝生机!”

                                  泯灭之力快速向夏族族地蔓延,曾经威严的夏族铜殿在接触到这股力量之后直接化作飞灰,空间塌陷了……。

                                  “哎!”

                                  正在欣赏着夏族消亡的杨族众人却突然一惊,一声叹息突然传遍了整个瀛洲,杨宪脸色一变这股叹息竟是如此的熟悉,“不好!他没死!”杨宪一脸的不敢相信,“神灯明明已经熄灭了!不可能还存在!”。

                                  此时的夏族众人同样心中一震,尤其是夏钧成和三位太上,他们赶紧闭上了眼睛,疯狂的去沟通血脉,想要找到那一丝联系,可是他们失望了,沟通血脉的那盏神灯并没有重新点燃,它已经消逝了……

                                  “哎……”又是一声叹息,杨宪此刻简直要疯了,这声叹息无比清晰,而且居然穿过了帝兵的泯灭之力,冥冥之中居然交织着天地法则,“是他!绝对是他!他没有死!”杨宪几乎惊叫出来。十余位大能者几乎同时出现在了杨宪身边,无一不是邹紧了眉头,“杨家主,莫非是你族情报有误!”红袍老人眉毛一挑。

                                  “姬云山!你什么意思,灯灭之时可是我等四族同时感应到的,而且灯灭确实已成定局,莫非这夏族还有什么其他底蕴!”杨宪驺紧了眉头。十余位大能者此刻紧紧注视着夏族族地,那个声音太过清晰,是透过灵魂传出的,而且竟能穿透帝兵之力。

                                  “哎……”叹息再次传出,本来蔓延的帝兵之力在这叹息响起之后居然停滞下来,仿佛遇到了某种法则。

                                  “竟能抵挡帝兵!”杨宪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接下来让他们更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夏族主殿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2-18 08:20
                                    接上面:
                                    “竟能抵挡帝兵!”杨宪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接下来让他们更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夏族主殿竟然猛的涌出了一束神光,一道人形虚影赫然从光芒之中踏出。

                                    “老祖!”夏族众人见到这道虚影心中无比的激动。

                                    “印记……”夏乾注视着天空中的虚影缓缓说道。

                                    “没错,应该是,老祖的神灯确实熄灭了,但是却留下了印记,就在这主殿之中,应该是老祖冲击那一步时所留下的执念,不是本人,极度不稳定,只有威胁到夏族存亡才会苏醒……”夏钧成的神情有些复杂,毕竟只是一缕印记,能发挥多大的力量实在是不知,而且方才他发现链接后殿的入口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所阻断了,他无法进入……“琰儿……”夏钧成默默握紧了拳头,“你一定要活下来!”。

                                    夏族后殿,夏琰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方才他感觉到殿外疯狂震动了一下,而且他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从心中涌出,他想出去看看,因为他感觉父亲,家族出事了,但是这后殿却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阻止他离开,整个出口被一种秩序封闭了。

                                    整个夏族后殿的铜壁之上,所有古字像是活了一般,发出强烈的青色光芒,整个后殿空间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激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2-18 08:21
                                      第九章 断绝生机
                                      虚影从神光之中一步迈出,那那步伐没有惊起一丝波澜,若不是能看见,几乎都让人不敢相信他确实存在,那是一位老者,须发尽是苍白,连身体都有些佝偻,他面容之中没有任何感情,只是不断的发出一声声哀叹,哀叹声竟然仿佛沟通着岁月,只是一声哀叹却让听者感觉经历了一世的沧桑。
                                      杨宪看着眼前的虚影,不断有汗珠从他额头滚落,到了他这种境界已经很少有人世的情感波动,斩道,就是斩去束缚自己的一切,人世的情感亦是他斩去的阻碍,他走的正是无情道,但是这一声叹息竟然让他道基不稳,甚至有些看不清前方的路。
                                      “你不是他!你到底是谁!”杨宪愤怒的盯着天空之中的虚影问到。
                                      没有回应,那虚影甚至没有看杨族众人一眼,他默默地盯着一个方向,定格在那里。
                                      “可恶!”杨宪咆哮道,若不是这异变,夏族早就已经泯灭在帝兵之力下,这种变数是他无法容忍的,他疯狂的握住帝镰,竟然直接将这旷世帝兵向虚影投掷了过去,“管你是什么,我不信你能接住帝兵一击!”杨宪脸上涌出一股阴狠之色。
                                      帝兵猛的飞出,庞大的威势使得空间剧烈震动,瞬间便穿透了虚影击中了地面,帝兵落地直接在地面上击出了一个百米深坑然后瞬间爆裂开来,周围的空间被波及,直接坍塌,短短数秒竟然形成了一道连绵千米的裂缝,然而虚影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惊起,而且更为诡异的是,帝兵一击,竟然没有破裂虚影周围的空间。
                                      “你的力量不够,不能触动它的力量……”那虚幻的老者缓缓扭过头,他看向杨宪,眼神之中却毫无波澜。
                                      “你们不是他的主人,血脉已不纯净,不是那一族”老者接下来的话震惊了所有人,这里边涉及了大隐秘,居然牵扯到古族血脉!
                                      “有什么东西被断绝了,我看不到路……”说到这里,虚影居然猛的一震,几乎要消散,他好像涉及到了什么禁忌……
                                      东荒四处古地,原本平静的空气之中莫名的闪过一点生机,像是有什么存在苏醒了,接下来虚空直接被撕碎,从古地的虚空之中赫然走出了四位老人,他们苍老的脸上几乎同时闪过一丝波动,紧接着便消失在原地……
                                      “你太过放肆!居然敢质疑存世万载的东荒古族所传承的血脉!”杨宪身旁十余位老者表情极度愤怒,这虚影所说的话触犯了他们的禁忌。
                                      “我也不是,我曾今尝试着去看清,但遭遇了大恐怖,几乎被斩灭……”。虚影没有理会众人,继续说到……
                                      “你看到了什么!”瀛洲的虚空再度被撕碎,四股强横的气息突然出现,“又有什么恐怖的存在出世了!”瀛洲之内,众人惊恐的咽了咽口水,他们看到那扭曲的天空直接被撕裂,四个苍老的身影从虚空裂缝之中缓缓走出。
                                      “老祖!”杨宪等人看到从虚空之中踏出的四位老人心中充满了震撼,四族老祖居然同时出世!他们知道那种境界出世的代价,但是这虚影居然惊动了四族老祖!
                                      四位老人没有理会他们,他们紧紧注视着天空中的虚影,驺紧了眉头。
                                      “我不知道,我只是一缕执念而已,有保护这个地方的使命,我的记忆不完整,只能看到一点,看不清……”。
                                      “血脉不纯到底如何?你到底知道些什么,虽然你只是他的执念,但将你炼化说不定能得到一些主体的信息。”老人眉毛一挑确是异常平静的说到。
                                      “你们做不到,神灯消逝前他几乎走出那一步,只是路断了,我是一缕执念,只要威胁到族地,便会出手……”。
                                      “狂妄!”四位老人同时震怒,其中一位长髯老人一掌便向虚影拍去,没有任何的华丽招数,只是单纯的一掌,这一掌拍出,不管是夏族还是杨族众人均是感受到了一种秩序威压,这种威压竟然交织着天地的秩序。
                                      虚影动了,一枚同样虚幻的古印悄然悬浮在他头顶,古印一出居然释放出与杨族帝兵相似的势。
                                      “帝兵!”所有人惊讶道,而此时主殿之中的夏族大能者更是一脸激动,那赫然就是夏族帝兵!
                                      随着长髯老人一掌逼近,那虚幻古印之上突然涌出一股气势,竟然硬生生的击碎了那逼近的一掌之力更是硬生生的将那长髯老人震的后退半步,长髯老人的面色十分难看,要知道他们出世本来就是一种禁忌,需要付出代价,此时的一击更是让他承受到了反噬。
                                      “可惜不是实体,只是以前存在过的一缕痕迹,被我所用,勉强激发出一缕威势,实体我寻找过,但是没有在当世寻到它的痕迹,应该不在当世……”老者缓缓说道。
                                      “装神弄鬼!你不可能跨越时间长河!你没有迈出那一步!”四位老人此刻极度愤怒,虚影讲述到了禁忌的东西,如果有所了解说不定能寻到契机。
                                      虚影不再说话,他默默地看着四位老人,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四位老人亦是没有动作,和虚影静静地对峙在一起,他们感觉到这虚幻的老者确实只是一股执念,但是却散发出远远超过一缕执念所能承载的势,背后绝对有什么大隐秘!
                                      “灭了他!我等自己找寻!”长髯老人狠狠说道,其余三位老人没有立即回应,他们在犹豫,毕竟他们每一次出手都是在消磨生机,而且当世,到了他们这种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2-18 08:26
                                        接上面
                                        “灭了他!我等自己找寻!”长髯老人狠狠说道,其余三位老人没有立即回应,他们在犹豫,毕竟他们每一次出手都是在消磨生机,而且当世,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出手可能会引出天地秩序的反噬。
                                        “我看到了一丝契机,可以一探!”红袍老人冲着长髯老人点了点头,其余二位老人亦是点头,他们达成了一致,远处的杨宪看到这番场景更是心中大喜,四族老祖出手,夏族完了……
                                        而此刻夏族众人脸色却是沉到了极点,本来虚影带给他们的希望顿时荡然无存,夏钧成更是绝望的摇了摇头,冲身边的夏乾道:“只是一缕执念印记,不可能挡得住四位禁忌存在……”。
                                        夏乾没有说话,但是一双拳头确是悄然握紧,他们都明白,夏族可能真的要灭了……
                                        四位老人同时看向虚影“既然这样,就把你这一缕执念抹除!”四位老人同时拍出一掌,滔天巨势裹挟着恐怖的威压疯狂的逼向虚影……这股威势更是直接将所有人震的喷出一口鲜血,实力稍弱的竟然直接被崩碎!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浓厚的死亡气息,甚至要比方才帝兵一击更甚!
                                        虚影动了,头上古印直接被祭出,那虚幻的古印上此刻被无数大道法则所包围,印身发出了剧烈震动,直接迎上了那四位老人所拍出的惊天巨势,“轰!”四位老人一击直接撞上了古印,古印一震,变得更为虚幻,但是还勉强能抵挡那股威压。
                                        “哎……”虚影哀叹一声,他抬头看向了古印“你和我一样只是一缕痕迹而已,不能发挥出你真正的威力,不然他们不能承受你一击”,虚影仿佛想到了什么,竟扭头看向了一旁,那里插着一柄镰刀,正是杨族帝镰,“它也不能……”话落,杨族帝镰剧烈抖动了一下,却又突然平静下来,虚幻老者叹道,“嘭”印身愈发虚幻,居然在那古印上猛的崩开一道口子。
                                        四位老人看到,皆面色一动“果然只是一道痕迹,它太过惊艳,可惜遗失了,不然今天还真不能灭了这一族”。
                                        虚影注视着古印之上的裂痕,发出了一丝无奈,他转头看向夏族众人。
                                        夏钧成对上了虚幻老人的目光,赶紧躬身一拜。
                                        “你们已经做的很好,只是今日我无法再庇佑你们,规则不可违背……”老人轻叹,说罢竟然一步向前踏出,直接迎上了那股威势,老人的身体竟然与那破碎的古印发出强烈的共鸣,古印顿时凝实了很多,印身猛的一震再次抵住了那强烈的威势。
                                        “哼”四位老人见状发出一声冷哼“不过垂死挣扎,毫无意义!”说罢红袍老人一指点出,那股威压顿时强悍的数倍,古印上裂痕密密麻麻,在这一击之下猛的破碎开来,终是无法抵挡。
                                        “老祖!”夏族众人看着天空消逝的虚影,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呼喊,那由四位老人发出的一击击碎古印后却并没有停留,直接向夏族族地逼来,夏钧成闭上了双眼,这回死亡的感觉是如此的强烈,威压瞬间就到达族地,夏族众人只觉得一阵强光闪过,均是化作一团血雾,夏钧成感觉到从未如此无力过,他发出一声苦笑,苦笑中充满了绝望与憎恨,这是他最后流露在世间的情感了,他的身体在破碎,禁忌强者的一击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抵挡的,夏族的生机断绝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2-18 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