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386,024贴子:36,799,296
  • 13回复贴,共1

【原创】半夜诡异的钟声仿佛惊起了某种诅咒,血发、咧嘴女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啪——”
陈旧的老相框又松动的转了180度,那个苦笑的小女孩儿裂开的大嘴倒了过来,直直的看过去仿佛割裂了照片的平面,透露出几分诡异。
“呼——”陈旦惊醒后抹了把汗,重重的用鼻息叹了口气,随后无奈的起身裹上了厚厚的棉袄。
凛冽的寒风裹挟着寒冬的大雪,呼啸刺耳,哗啦啦的吹动着壮年汉子居住的陈旧木屋。
他起身下炕,和着不符合他年纪的哼哈声提上了炕下的棉鞋,随后将相框扶正。
打开了木门,大雪寒风扑面而来,他走向了旁边的柴房。而在他走后,墙上的挂钟哒哒的走了几声,随后发出一声悠长的嗡鸣。是时候了......
偏僻的村子中只有他的屋里有烛火闪烁,屋外的空中、路道上寒冷幽谧…
他打开了柴房门,搓了搓皲裂的手,将屋内正中的麻袋扛了起来。“嗬!真沉!”
他没有将木门关上,急急的走了出去,这一路上,麻袋里的血渗的不停。他已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了,从那个小女孩死后,从各种诡异可怕的事情发生后,那响起的钟声便仿佛成了他的催命符,他只能一直行动,看!车来了。
“呜呜呜——”大车响着老旧的笛声,不停的催促着迈在“血地”中的男人。
男人照常打开车门,将麻袋砰的扔了进去!
随后又将车门关闭,车子又响了数声,便扬长而去。
男人松了口气,迈开大步往回跑。
跑到了一处人家,砰砰砰的敲了几下门。
“吱——”门微微打开了一个缝,一个光头的女孩睁大眼睛谨慎的向门外望去,等确认是熟人后,推开了门。
“谁呀?是小陈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是,罗大爷,是我!”
小女孩急忙跑去扶住了颤颤巍巍走过来的老人,“是陈叔叔。”
“哦,那就好,那就好。”他浑浊的眼睛尽力睁开,从干瘪的皱纹包裹的眼球中散发出了喜悦的情绪。“小,那个汤热好了吗,快去给你陈叔叔端过来。”
“嗯,我现在就去。”
小女孩向小厨房跑去,两个男人也坐了下来,在冰冷的板凳上。
“唉...”老人叹息着,带着十万分无奈摇了摇头。“什么时候是个头哇?”
男人沉默的摇了摇头,“不知。”
“那城里来的小女娃就这么没了……”老人睁着眼,含着热泪,看着陈旦说道。
“是啊,这些头发不知道够不够。”男人的话语中夹杂着叹息与愁苦。
“是咱们欠她的!”
“村里人都知,都知...”
“爷爷,汤来了。”
老人看着孙女头上的疤痕,鼻子一酸,两行热泪唰啦啦的流了下来。
“爷爷不要哭……”小女孩说着也憋起了嘴,随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爷孙俩哭作一团。
男人摇了摇头,又叹息了一声。随后他将视线转移到手中的汤,浓烈的腥味,血红色……“这是多少碗了?”
小女孩抽噎的回答道:“第,第一百七十四碗。”
男人长叹一声,“就快结束了。”
随后他喝尽了碗中的汤汁,将碗放在一旁,告别了祖孙俩,向着木屋走了回去。
在他快到木屋前,咚咚咚钟又敲响了几声,与前一次的响声数不同,而相框也再度倒了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2-13 20:27
    2020-02-17 22:21 广告
    http://tieba.baidu.com/p/6367908011?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10.3.8.34&st=1576399427&unique=2213673D33B1E87868BD49A5AC59A76E
    这个帖子里有一位读者与我进行的关于此小说内容、联系等扩展形式的问答,大家可以点进看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2-15 16:46
      文笔真的很不错,代入感很强,有没有在小说平台上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12-16 16:29
        独步大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12-16 17:18
          滑稽吧待多了,我以为结尾是经验+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2-16 17:53
            这个文叫啥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2-16 18: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2-16 18:48
                我还以为是个长篇 期待后续扩展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1-08 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