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路吧 关注:27,281贴子:281,380

【原创】爱情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文设定借鉴药性成瘾中的费尔蒙症,喜欢患病者的人会嗅到患病者身上的费尔蒙气味,会被气味激起无法抑制的欢喜。
路飞的费尔蒙气味:极具魅力的橘子香味,少许的酸苦,和上瘾的甜。
罗的费尔蒙气味:有点灼人的闷香,灰烬的味道。


内容主要是在正式剧情里穿插两人的相恋过程(?),有一些剧情记得不太清楚了,所以可能会出挺多知识错误,请大家多多包容。


回复
1楼2019-12-21 11:05
    月光如水的夜晚,大片的洁白密密地洒在海平线的一头。
    形如汤匙的海湾岸边停靠着的一艘潜水艇上,传来隐约的咆哮,野兽一般,破碎不堪的锐鸣。
    “快按住他,他的伤口会裂开的!“
    房间内一片狼藉。
    手术过后,昏昏沉沉的麻醉效果缓缓褪去,身上的伤口或如同野兽,鲜血淋漓地啃食着路飞的神经,这时候他就会不停地哀嚎,竭力挣扎,像是正在死去。
    “草帽当家、振作一点!“罗用力按住陷入癫痫的路飞,一边对船员喊道,”快准备起搏机,他快要顶不住了。“
    疼痛太满了,灵魂恸哭不止。
    时间很是粘稠,滴滴答答的从床单纯白的床上流出。
    终于、又结束了。
    罗接过贝波递来的毛巾,擦拭着满额的汗,眼下浮有薄薄一层青黑。
    一旁的贝波脸上有些犹豫,纠结着,“船长,有、有件事要告诉你。刚才草帽发狂的时候打碎了编号‘01’的试管。“
    “什么?“意料之外的惊吓,罗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回复
    2楼2019-12-21 11:07
      淡淡的奇异的药味,像是海水,在空荡的房间中一波波翻滚着。
      罗守在路飞的床边,静静等着最危险也最关键的时期过去。路飞的身上缠绕着一圈圈白色的毛糙的绷带,阖着眼,被斑驳的阴影掩着。

      那一天也是同样的夜晚吗,我在火海里成为恶鬼,发誓要向一切复仇。

      撕裂的声音还在脑海中尖啸。
      艾斯!!

      “草帽当家,”罗无意识地低声喃喃道,“你现在可真不像样子。”
      因为希望能看到不一样的结局,所以从远方火急火燎地赶过来,但、最后,我们都一样没能做到。我们都太过弱小,也太过稚嫩了。

      火药的气味一直灼伤着罗的心脏。
      自那夜开始,夜夜如是。


      ”船长,草帽的身体状况好像已经开始好转了,好强大的恢复能力呀。“看到仪器上的趋向正常的数值,贝波惊讶道,”果然不愧是最恶的世代。“

      “但是为什么还没有醒呢?”

      ”贝波,拿点水过来。”站在病床边检查着路飞的伤势情况的罗打断了贝波的自言自语。
      “哦哦,好的。”贝波用盆子匆匆接了一些水,递给罗,“船长你要做什么呢?“

      ”换绷带,要是一直放着不管的话伤口有感染风险。”罗一边说着,一边将路飞身上层层的绷带解开。与伤口直接接触的绷带部分被血液浸湿又被空气风干,黏着在伤口上,罗小心翼翼掀起颜色被染为枯红的绷带的一小角,用棉签沾水涂在上面,软化绷带,然后轻轻地撕去。
      血红的遮挡下,皮肉仍是狰狞地翻卷着,

      很好,没有发炎的迹象。

      “他应该很快就会醒来的了,但是、这不一定是件好事。”罗的眼睛低敛着,“我们也要做好准备。”
      睡下去是艰难的放弃,但醒过来面对世界会是更刻骨的痛苦。


      回复
      3楼2019-12-21 11:07
        摆满医疗设备的房间内,机械的滴滴声开始变得不规律,空白地呱噪着。像是蝉鸣、费劲地想撕开夏天的炎热。
        眼睛开始动了,在眼睑下细微地转动着。
        我想要回到世界里,大家、还在等着我。

        意识从海洋深处浮沉,挣扎着往上游。呼出一串深黑的水泡。

        胸腔感受到沉重的压迫,灌满了水泥似的。
        艾斯、艾斯,哥哥、救我。

        密密麻麻的水泡在水里升起,一串又一串,连成海草形状,扎根在海床上。
        艾斯,我、好想你呀······

        火烧般的灼痛嚼食着意识,感觉皮肉烧焦的气味还在鼻间挥之不去。

        我得回去,他们还在等着我。
        陡然腾升、在一团渐变的蓝色中逐渐靠近阳光。触碰到金色的灿烂。

        “草帽当家,该醒了。”低沉的声音、陌生。


        入目一片茫然的白色,渐渐的、色调开始暗下来,事物轮廓变得分明。
        野性、深藏温厚的眼神。斑点间夹的绒毛帽子。

        路飞想问,特拉男,为什么我在这里?他们在哪里?艾斯在哪里?
        嗓子还嘶哑着,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弱声。

        “草帽当家,先喝点水吧。”罗用左手轻托起路飞的头,将右手上拿着的一杯水缓缓喂给路飞。
        房间寂静得只听见杯子里翻起的水声和吞咽的咕咚声。所有人都静寂着,等待将来的问题。

        但是呀,大家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是吗?
        艾斯死在了路飞的面前,满身鲜血。

        路飞猛地挣开罗的手,冲出门外。

        “草帽当家!”罗大惊失色,连忙跟着追了出去,“贝波你去找雷利,夏奇、佩金你们跟我来。”

        歇斯底里的尖啸破空传来。
        “艾斯!!”
        让人心碎的悲怆。

        那一天我也发出了这样痛苦的悲鸣吗,在滔天的恨意中,成为飘荡于世的恶鬼,叫嚣着要向整个世界复仇。
        我成为了恶鬼。草帽当家,你又会变成什么呢?
        ·······
        果然,吗?

        “夏奇、佩金,这里已经没有我们需要做的了,”毛绒帽子的阴影下,罗的唇角无意识地勾起,“现在,我们可以回去爱情岛一趟了。”
        “诶?船长?”

        编号01的试管内装着的病毒,应该是扩散了,虽然检验不出来,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当务之急是研制针对的药品。
        草帽当家嘛,应该是不用担心了。



        “特拉男,谢谢啦!!”路飞站在岸上用力地挥着手,“下次再见呀。”

        水纹一圈圈扩散开来,黄色外壳的潜水艇向辽阔的大海开去。

        “草帽当家,下次再见就是新航路了。”


        回复
        4楼2019-12-21 11:12
          呜,文笔好棒.


          回复
          5楼2019-12-21 14:35
            收藏啦


            收起回复
            6楼2019-12-21 14:36
              收藏收藏!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2-21 19:42
                啊啦!新人诶~加油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2-21 21:13
                  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9-12-21 22:20
                    加油^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2-22 19:10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2-25 20:53
                        dd楼主好棒!!!(づ ̄3 ̄)づ


                        收起回复
                        12楼2019-12-29 12:18
                          噢(≧ω≦)楼楼好棒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2-30 21:57
                            这太棒了扒!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1-02 23:37
                              谢谢,我会努力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1-03 00:08
                                第三章 冰冻岛重逢
                                庞克哈萨德被切割为两半,一侧冰寒刺骨,锐利的寒气声势浩大,将所有事物团团裹挟,一侧热浪滔天,焦臭味如同瘟疫,散播在各个角落。

                                在罗看来,这个矛盾的岛屿的真实名为“欲望”,是人类的利己欲念反复争戈才让这个岛屿每一寸土地上都留下肮脏的伤痕,让它最终变成这样怪物般的模样,一面镜子似的映照着各人心中的黑暗。
                                在冰冻岛的这一侧,寒冷会从各个细小的缝隙中渗入,缓慢滴落,进入冰冻岛的时候,罗选择住在离凯撒最远的房间里,房间的供暖设备并不太完善,寒冷从地面腾生,如附骨之蛆侵食着房间中稀薄的温暖。
                                地面传来轻微而确切的震动,让房间中的罗从浅眠中惊醒过来,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头脑稍稍发疼,“发生什么事了。”
                                罗走出建筑物,却迎面遇上白色猎人。
                                ······
                                纷扬的雪白,一层层地下落。两人的鼻尖都被冻得通红,有些滑稽。
                                “草帽当家,两年前的治疗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意外,或许在你的身体内留下爱情热的病毒,”罗伸出手,手心中有两粒白色的药片,“我不久前制出这个具有针对性的药,应该能铲除体内的病根。”
                                “爱情热是一种奇特的热病,发作机制与爱情相关,所以······”
                                陌生得怪异的名词。
                                “爱情热?”路飞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了一会儿。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路飞很快地舒展开灿烂的笑容,“算了,吃下去就可以了是吧?”还不等罗解释药片的副作用,路飞就抓过那两颗药吞入腹中。
                                细微的温暖在掌上流过。
                                “等等,草帽当家,这个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罗反应过来想要制止时为时已晚,只能眼睁睁看着路飞像吃糖丸似的将药囫囵吞下,“这个药很苦、非常苦。”
                                “甚至会引起呕吐。”
                                说晚了,路飞早已经一脸菜色地撑在地上吐了起来。
                                “特拉男,你怎么不早说!”
                                “明明是因为草帽当家行事太冲动。”罗说着从另一只手拿着的透明药瓶里又倒出两粒细长形状的药片,向路飞递去,“草帽当家,这次不能吐出来了。”
                                “我不要,太难吃了。”路飞抗拒地偏过头。
                                爱情的对应面是让人难以下咽的涩苦吗,一点一滴地从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里涌出来,澎湃着、犹如千层高的风浪。
                                “草帽当家,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
                                “我不要。”路飞丝毫不为所动,抱着手,不肯接过苦涩得令人发呕的药片。
                                “哎,我迟点改良一下它的味道,”罗无奈地深深叹了一口气,“草帽当家,那时候你一定要吃下去知道了吧。”
                                “那我要肉味,特拉男大好人!”
                                一瞬间,巨大的温暖压覆上来,团团围住,像要熄灭所有寒冷似的紧密。
                                “草帽当家,你给我下去!”罗涨红了脸,无措地低吼着。

                                现在才更新真的不好意思囧rz,不知道有没有ooc的很严重,感觉有点慌。
                                这篇文原本打算写中篇,但是发现写着写着,发现自己脑补的剧情不够写,可能会成为短篇,近几天会努力写完的。
                                看到各位亲的支持真的太暖心了,谢谢大噶!!(づ ̄ 3 ̄)づ♥


                                回复
                                16楼2020-01-12 11:03
                                  加油啊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20-01-16 10:26
                                    【罗路】爱情热 第四章 舔舐
                                    终有一天,你会被人所爱,现在还处在绝望中是没有办法的事,再忍耐一会儿。温暖的手在脸上轻柔拂过的触感,像是微风般,很细腻却无力。
                                    血流得太多,连脑袋都开始不清醒了吗。
                                    罗不由得嗤笑,被束缚在这张沾满鲜血的椅子上,即使恨到彻骨爬滚十数年,结果还是不堪一击得可笑,还是软弱得毫无长进。
                                    狰狞伤口陡然裂开成獠牙的形状,深深扎入血管,噬咬腰腹,血流满肌理,点燃红焰的狂烈疯狂灼伤疼痛,痉挛心跳。
                                    视线在流逝的苍白中在渐走向模糊——
                                    到底还要继续忍耐什么才行,还要继续等待多久才行,已经跪下了,已经哀嚎了、挣扎了,究竟还要悲惨多久痛苦才能止歇?要直到獠牙被生生拔去,利爪被挫钝,以待宰的猪狗的身份死去吗?
                                    那、我的仇恨该怎么办。
                                    罗闭上眼睛,可见的未来太过惨淡-------
                                    我······又要再一次成为无能的旁观者了。
                                    夕阳笼罩着的巨木呻吟着生长。野狼仰首,迎着月夜的草原冽风长啸不止。
                                    “啪啦-----”细微的碎裂声在死寂兀地蔓延成蛛网,随心脏被不规则撕裂的纹路入侵。
                                    “------特拉男,我来救你了!”路飞在木屑横飞的狼藉中闯入,踩着一地碎裂的光,直踩入罗的眼底。
                                    “草帽当家,”罗震惊地看向朝自己飞奔而来的路飞,说不出的又惊又痛,“笨蛋!你怎么来这里了!”
                                    “谁让你----”
                                    ·····
                                    扛着罗一路飞奔的路飞一如既往,“特拉男,抓好了!”
                                    “等一切结束之后,我一定会杀了你。”忍受着胃部因不断经受撞击而泛起的恶心感觉,罗哑声威胁路飞道。
                                    不知道来自何处的浓厚的香甜气味悄悄攀上罗的鼻间,些许的酸、微微的甜,像是橘子的气味,却更加地、更加地醉人。
                                    “D”会创造奇迹,再一次掀起这海上的滔天巨浪。



                                    因为有太多剧情和台词实在是记不得了,想依据剧情再写多一点两个人的相处都不知道要怎么下笔,只能写写自己还记得的糖( ╯□╰ )。
                                    接下来就是甜甜蜜蜜的两人的感情升温阶段啦!!
                                    谢谢大噶的支持,飞吻攻击





                                    回复
                                    18楼2020-01-16 23:43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20-01-17 11:31
                                        *……我居然那么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1-18 04:22
                                          dd!大大还记得我吗
                                          m


                                          收起回复
                                          21楼2020-01-19 16:25
                                            楼楼我又回来了!新年快乐,记得更鸭!!!( ̄ε ̄*)


                                            收起回复
                                            22楼2020-01-24 21:13
                                              楼楼早鸭


                                              收起回复
                                              23楼2020-01-25 10:34
                                                好爱好爱你
                                                好爱好爱你的文
                                                好爱好爱你给我的回复
                                                好爱好爱温柔的你
                                                好爱好爱你的一切


                                                收起回复
                                                25楼2020-01-25 23:38
                                                  【罗路】爱情热 第五章 间隙
                                                  长达半夜的喧嚣被愈加浓厚的夜色挤压着,终是渐渐归于静谧。掺杂轻微树木清香的浓烈酒味在铺有绿草的甲板上溢散,一个个醉酒者与那些厚底酒瓶一样,在草坪上东倒西歪,或轻或重的鼾声此起彼伏。
                                                  罗宾不太喜欢酒的味道,但受众人狂欢的气氛鼓动,仍喝了不少酒,早早地就回房间休息。
                                                  奔越千里的风,穿越新航路的茫茫夜色,呼啸着挟卷海的咸湿而来,渗入船上的每一个角落。经入窗的风一吹,罗宾醒了过来,扶着阵阵发疼的头,在黑暗中从床上坐起。
                                                  我是睡了多久?
                                                  觉得房间里还是有点闷人,罗宾在黑暗里摸索着走了出去。


                                                  尽管不知好坏,但第一步棋已经下定的现在,为什么还会因为不安而有所烦闷,是有什么被忽略了吗?
                                                  罗宾靠上房前的木栅栏,右手食指揉动太阳穴缓解疼痛,跟特尔法尔加.罗结盟、多弗朗明哥败北,但凯多方面却迟迟未见任何回应。
                                                  棋盘边上金币堆垒成山,但博弈的另一方真的是单纯的凯多吗,还是说、迟迟没有消息本身或许就是一个消息。
                                                  悄无声息地、甲板上怀抱着鬼泣入睡的罗睁开眼睛,猫眼似的清亮。罗迎着淡淡的月色站起身来,沉默看着甲板上睡得香甜的人们。
                                                  位于高处的罗宾看不清罗被帽子阴影遮掩的表情,短暂的权衡后,罗宾选择静静观察而没有出声叫住罗。


                                                  罗缓步绕过醉得不省人事的众人,在趴在巨大的酒桶上睡得香甜的路飞面前站定。


                                                  剔透海水翻涌珍珠白浪,残余清酒从侧翻的橡木桶桶口缓慢滴落,没入草色。
                                                  青年的睡相不太好,嘴边滴溜着一长串晶莹发亮的口水,呼出的气息稍许湿热。有种白茫茫的潮湿无声息地浸润开来。
                                                  罗细微地动作着,鬼泣刀鞘摩挲衣摆,引起细碎声响,蜻蜓点水般、指尖抚上路飞的侧脸。青年身上暖暖的温度染上罗的指尖,细腻又绵长。


                                                  “罗宾当家,”罗抬头望向高处的罗宾,“还请你对今晚看见的事情保密。”
                                                  罗宾笑意盈盈,“啊啦,我可不知道特拉男君想要对我们家船长做什么呢。”


                                                  收起回复
                                                  26楼2020-01-27 12:01
                                                    沙发


                                                    回复
                                                    27楼2020-01-28 13:22
                                                      板凳


                                                      回复
                                                      28楼2020-01-28 13:23
                                                        地板


                                                        回复
                                                        29楼2020-01-28 13:23
                                                          地下室


                                                          回复
                                                          30楼2020-01-28 13:24
                                                            地壳


                                                            回复
                                                            31楼2020-01-28 1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