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明空吧 关注:19,807贴子:359,507
  • 39回复贴,共1

【古风】惊鸿照影 有感于琴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古风】惊鸿照影

有感于琴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12-28 14:00
    2020-05-30 17:18 广告
    二楼留着艾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12-28 14:01
      沙发,等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2-28 14:01
        No.1

        桃花溪旁,一玄衣男子立于岸边注视着溪水潺潺,水上一小船顺水而下,船上的清秀男子取下古琴,天籁之音从指尖缓缓而泻…他知,他听得到…
        - 岸边男子从怀中摸出一支玉箫,琴箫合奏,宛转悠扬,他知,他会明白…

        那人远去,箫声戛然而止,男子转身跪下…

        “主上”

        被称作主上的男子,一头墨色长发,未绾未系的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一身红衣邪魅张扬,秀气似女子般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深色眼眸,眼角微微上挑,看着船只飘摇于溪上,似笑非笑 “阿玉,过来”

        “是”

        看着那人乖顺的动作,男子笑意更深却始终未至眼底,“再过来一点”

        “是”

        看那人听令而动,男子笑的美艳,却在下一刻一拂衣袖,玄衣男子猛撞于树上,桃花花瓣散落着,随溪而下…

        “嘶,噗…”那人吐出两口血来,却强撑着俯身跪好…

        男子行至那人身前,蹲身挑起那人下巴,嘲讽道“怎么的,弄疼你了?跟着孤你是不是觉得委屈了”

        那人忙伏低了身子,轻声道“阿玉不敢,主上息怒”

        男子嗤笑一声 “不敢,呵,你跟孤的乐师走的不是很近么”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很喜欢他呢么?”

        “阿玉不敢”

        “呵,只是不敢而已…那便怪他命数不好吧…”说罢,看着淳淳溪水,冷冷道 “来人…”

        “主上!求您!” 名唤阿玉的男子急急膝行两步,拦在那人身前

        “阿玉数年来未说过求字,怎么,今日竟是要为了个逃跑的琴师破戒了么?!”

        “主上,阿玉求您,放过…”话没说完,男子便将人踢开,看那人撞在岩石上,喘息许久终还是缓缓跪好…“求您,饶他一命…” 如此反复几次,那人喘息越来越弱…

        终于,红衣男子拂袖欲离,听闻身后传来微弱的声音“多,多谢主上开恩…”

        男子冷笑着开口 “你别跟过来了,孤,要弃了你”


        大殿内,红衣男子半卧于榻,周边伺候的美人无数,其中一白衣男子立于此中,眉目间隐有不忿

        “你明明还喜欢他,为何要弃了他,你明知这是逼他去死”

        “死了又如何?”

        “凤天羽!你,”

        “清尘,你是孤的谋臣不是师傅,孤做事,轮得到你多语么,况且,谁告诉的你,孤喜欢他?”

        “凤天羽,你果真冷血无情…”

        “清尘,别仗着孤宠你便忘了本分 ”

        “是,奴才告退” 顾清尘着重咬了奴才二字,微躬身后离去

        凤天羽看着人出去的背影,眸中神色不明,如玉般的手指轻轻屈起扣了扣桌子,一玄衣男子俯身行礼“主上吩咐”

        “告诉影殿,人先别弄死了”

        “是”

        “还有她们,一个不留”说完不顾身边美人惊恐的眼神,兀自离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12-28 14:01
          NO.2
          御阳宫主殿,侍从小心翼翼的说着门外人让通传的话,心下忐忑,公主执意要面见君上,可君上吩咐了无令不得进…他就是一个普通侍从,一边君上的命令,一边君上最为在意的公主,哪一个都得罪不起啊…

          意外的,凤天羽并没有生气,只慵懒的挥了下手,让那侍从退下了…

          女子进去后微微福身行礼,“见过君上”

          “倾城来了”

          “是”

          凤天羽笑着招手示意女子过来,又让周边的侍从退下了…

          女子摘下面纱,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来,眉目如画,确是倾国倾城之姿…

          斜躺在凤天羽怀里,凤倾城看着这张与他七八分相似的脸,凤天羽微笑着看着她,凤倾城缓缓开口“哥,你不去看看他么…”

          “怎么,一个影卫而已,也值得我的倾城开口了” 凤天羽笑着看着自家看似良善的妹妹,倾城过来求情,这事儿,既在意料之中,却也算是意料之外…呵,他…面子不小啊…

          凤倾城懒懒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 心下微叹,果然还是瞒不过…

          凤天羽摸了一下倾城柔顺的发丝,轻声道“既然倾城开口了,那便去看一眼吧”

          倾城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腹谤,切,还不是自己也想去看看了,偏要借我的口去说,偏又矫情的让我给他做好台阶…

          待凤倾城回了自己的翔鸾阁,屋内男子还在跪着…低头顺目看不清表情…

          感觉到来人的气息,男子俯身行礼“参见主子,多谢主子求情”

          凤倾城没看他,只说“祁笙你记住,这是我最后一次容忍你的算计,若再有下次,我会让你知道,这世间有比影殿更可怕的事…”

          男子又一叩头“是,属下再不敢算计主子”

          凤倾城略皱了皱眉,挥挥手,让那人下去了“伺候不周,自己去影殿请责吧”

          “是,多谢主子开恩”

          又是房外,这次换做了两个人,一黑一白的服饰,白衣找开了口“祁笙祁玉,呵,凤家的这两位主子势必要栽到这两兄弟上了…”

          黑衣服的瞥了他一眼
          “小白,你再多语,王上大概会灭了咱们的” 王上的朋友,哪是他们能置喙的…

          “是是是,我知道了,咱们走吧…”

          这边凤倾城刚刚打发了祁玉之后,便见自家皇兄身边的零一来了
          “公主殿下,主上有请”

          凤倾诚微微惊讶,按说此刻不该有什么事才对啊…口中却还是问道“可是唤我去影殿刑堂?”

          零一点头应道“是”

          倾城点点头,吩咐道“嗯,告诉皇兄,就说本宫稍后便至”

          “是,奴才告退”


          凤倾城没带侍从,只漫步走着,心中猜测着是何意思…罢了,他的心思向来难猜,何况,猜对了又如何…

          一进刑堂,确实有种阴森的气息,血腥味四处弥漫着…越往里走,血腥气越加浓烈起来,虽早已见惯,也难免有些反胃起来…有谁是天生喜欢血腥的呢,不过是有了不得不强大起来的理由罢了…

          被侍从引到最里面的一间屋子,是最为宽敞的,也是,刑具最为齐全的…祁玉就这么被吊在从屋子顶端上垂下来的铁链上,看不出原来模样,浑身上下皮肉翻卷…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血水顺着脚尖一滴滴的落在地上,一阵阵滴滴答答的声响…虽,未曾看到脸,但我知道那人确是祁玉无疑,否则,哥怎么会坐在这里饶有兴趣的看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12-28 14:02
            No.3

            凤天羽旁边侍立着一个男子,带着个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周身一股冷然的气息,见到凤倾城,也只是行礼说了句“公主来了”依旧是那副淡漠冷情的感觉,周围行刑的人,没有一个停手的…影殿殿主沐冷,人如其名,无时无刻不散发冷气,让人觉得置身于冰窖之中…

            “皇兄倒是好兴致” 凤倾诚微微抽抽嘴角说着这句话,丝毫没感觉自己也正坐在刚搬来的椅子上与她的皇兄一样,看被吊着的祁玉身子微微打晃像风中摇曳的烛火一般…
            “彼此彼此” 说完,抬手指了指祁玉…“弄醒了”

            “是”

            不知他们做了什么,很快,祁玉幽幽转醒,艰难的抬了抬头,眼神涣散…看到是我,眼睛里难掩的惊讶

            转瞬间,凤倾城看着凤天羽端起了茶杯,一种佩服油然而生,对自家皇兄也是很服气了,竟还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喝茶

            凤天羽拨弄着茶叶,状似随意的吩咐着“清心香点上”

            本是一句普普通通的话,却让祁玉紧张起来,肌肉也瞬间蹦紧了些,眼神里,满是恐惧…

            旁边的人,拿着一炷香走过来慢慢靠近祁玉,祁玉惊恐的看着他手中的东西,不安的挣扎着,铁链碰撞出杂乱的声音“主,主上…求您…不要…”

            沐冷抬头扫了一眼祁玉,祁玉立马噤声,不过眼里的恐慌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肌肉绷紧,血液流得更多,他却浑然不觉,不住的带着哀求看着凤天羽

            端着香的人已经走近来到祁玉身边了,祁玉绝望的闭了闭眼,又带着些许期望的看着我,一开口声音都在发抖,“主上,求…求您…给个痛快吧”


            见几人均不为所动,我略略想了下,手中一根银针过去,下一刻青烟升起…

            结果哥只是起身走向他,连一眼都没看过来,我心下叹气,哎,又被算计了…

            “你不是喜欢那个琴师么,为了他忤逆我也在所不惜么?”皇兄语气中带着些许诱惑的味道,笑着看着他…手指温柔的抚摸过身上的伤痕,却引起身下人的战栗,手指游走至腰侧停下,手掌里露出寸长的冰针来抵在那人腰间,祁玉一瞬间的敛了所有气息,身子细细的颤着…

            我一惊,他,他已许久不曾再动过那东西了…

            我暗吸一口凉气,还是不忍,转身离开了,身后传来祁玉压低到极致的痛呼来,铁链叮叮作响,这是冰针入了半寸了…

            我回头望着那间屋子,他,许久许久不曾这般了…莫不是再次动了真心…我摇摇头挥去这种想法,罢了…


            “怎么还不肯说实话么”

            “主上息怒…”祁玉倒吸一口冷气,冷汗一滴滴落下来

            凤天羽冷冷的笑了下,转身欲走“沐冷,人交给你了,生死不论,势必问出真话来”

            “是”


            祁笙低头,慢慢开口 “主上,奴才,真的不曾有过…有过别的心思…”

            “琴师的名字是…苏烟…是,苏国后人…奴才…本为苏国人…所以…主上求您相信奴才,真的真的不曾有…别的心思…您,别不要奴才…奴才知错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12-28 14:03
              No.4

              凤天羽没有回头,却勾起了唇角“这些话怎么不开始的时候就说?非要吃够了苦头才开口不是…”

              “主上息怒,奴才…”祁玉垂了眼眸,不知该如何解释…是为了苏烟能顺利逃出凤国京都么…

              “好了,这些话日后在解释给孤听…现在刑罚结束了,跟孤回宫吧”

              “是”

              “沐冷,把清心香…”凤天羽话没说完,却成功的感受到了怀里人的战栗轻笑一声 “送到翔鸾阁去”

              翔鸾阁,倾城刚刚回来,便见一人落下
              “公主殿下,君上命属下将这个给您送过来”

              倾城疑惑,自己刚刚才回来,皇兄他怎会又有什么东西要送过来…还要避人耳目让他这种方式过来…“什么东西”

              那人低头回答“清心香”

              倾城点点头,让身边的紫衣收下了


              随后,欲进内室,却发现那人还未离开,倾城皱眉“你怎么还不走”

              “君上有令,要属下认您为主”说着,举起手臂,一块铁牌子放于掌心,光滑的菱角,泛着冷光…

              “本宫这不缺影卫” 凤倾城冷淡的看了一眼那令牌,凤家影卫令牌共有二十一块,千百人里选出二十一人,赐予令牌,若其中有人身死,便由第二十二个接替…其余影卫均是木牌刻编号…不过,凡是从影殿出来了的影卫,若是未能认主便只能被弃了…
              皇兄,这是再逼我认下他么…

              “是…”那木头跪在那,低头看不清神色,本以为他会说完是之后就会自行离开,却不曾想,他抿抿唇续又开口道“那,您这缺什么…属下都可以…打探情报,收人性命…” 说到一半,自己停住了,他会的这些,公主这根本不会缺…

              凤倾城看他窘迫的微红了脸,突然想看看他的反应…上千人中选一个出来,若是做了侍奴,便要废去周身武功,以免在床笫之间伤了主人…如果,要他废了自己的这身武功呢……“缺暖床的,你确定你可以么”

              果不其然看他白了脸色,却又强撑着,“可,可以…”

              “这么想留在我身边?”
              说着,俯身挑起他的下巴,成功的扑捉在那人眼中的慌乱

              “…是” 他眼神躲闪,不敢直视着

              “为什么?”

              他低头,想了下,随后似是狠了狠心道“属下有个孪生弟弟,犯了错,原是要被处死的,君上说,若属下能被公主留下,便赦了弟弟的罪过…”

              “你就这么说了实话,不怕我不要你了么…”凤倾城浅呷了一口茶,笑着问他…

              他好似有些蒙,抬头问道“您,您会么…”

              “为什么不呢,我从未答应要收下你啊…何况,我说了我这不缺影卫”

              他好似突然才反应过来,有些慌乱又有些懊恼,看了看我,遂又低下头,身侧的手却攥了松,松了攥的…

              “属下可以自废武功,做,做侍奴…”他咬咬唇,白了脸色…

              “你又不是多么好看,即使本宫要侍奴也不会选你啊”

              “……”

              随后,凤倾城看着桌上的红匣子问道, “你受的住清心香么”

              他突然抬头,眼中掩饰不住的惧怕…却还是咬咬牙答道…声线都在颤着…“受,受的住”

              “多久…”

              “以前在影殿的时候犯过错,罚了,罚了一刻钟的时间…”他略微颤抖着回我的话,眼中难掩恐惧

              “那以后呢”

              “以后属下学听话了,极少犯错,也就没有再被罚过了”

              “这样好了,你若受的住半个时辰的时间,我便考虑收了你…”

              清心香,西域蛊毒,天下奇药,若没有他们体内的蛊毒确实是一种清心安神的灵药,燃烧极慢,半柱香便能燃烧两三个时辰…但若配上苗蛊,效果便又不一样了…

              “半,半个时辰” 他有些惊恐的缩了缩身子…神色惊惶,似是回忆起了什么往事 “对…你若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本宫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12-28 14:04
                No.4

                凤天羽没有回头,却勾起了唇角“这些话怎么不开始的时候就说?非要吃够了苦头才开口不是…”

                “主上息怒,奴才…”祁玉垂了眼眸,不知该如何解释…是为了苏烟能顺利逃出凤国京都么…

                “好了,这些话日后在解释给孤听…现在刑罚结束了,跟孤回宫吧”

                “是”

                “沐冷,把清心香…”凤天羽话没说完,却成功的感受到了怀里人的战栗轻笑一声 “送到翔鸾阁去”

                翔鸾阁,倾城刚刚回来,便见一人落下
                “公主殿下,君上命属下将这个给您送过来”

                倾城疑惑,自己刚刚才回来,皇兄他怎会又有什么东西要送过来…还要避人耳目让他这种方式过来…“什么东西”

                那人低头回答“清心香”

                倾城点点头,让身边的紫衣收下了


                随后,欲进内室,却发现那人还未离开,倾城皱眉“你怎么还不走”

                “君上有令,要属下认您为主”说着,举起手臂,一块铁牌子放于掌心,光滑的菱角,泛着冷光…

                “本宫这不缺影卫” 凤倾城冷淡的看了一眼那令牌,凤家影卫令牌共有二十一块,千百人里选出二十一人,赐予令牌,若其中有人身死,便由第二十二个接替…其余影卫均是木牌刻编号…不过,凡是从影殿出来了的影卫,若是未能认主便只能被弃了…
                皇兄,这是再逼我认下他么…

                “是…”那木头跪在那,低头看不清神色,本以为他会说完是之后就会自行离开,却不曾想,他抿抿唇续又开口道“那,您这缺什么…属下都可以…打探情报,收人性命…” 说到一半,自己停住了,他会的这些,公主这根本不会缺…

                凤倾城看他窘迫的微红了脸,突然想看看他的反应…上千人中选一个出来,若是做了侍奴,便要废去周身武功,以免在床笫之间伤了主人…如果,要他废了自己的这身武功呢……“缺暖床的,你确定你可以么”

                果不其然看他白了脸色,却又强撑着,“可,可以…”

                “这么想留在我身边?”
                说着,俯身挑起他的下巴,成功的扑捉在那人眼中的慌乱

                “…是” 他眼神躲闪,不敢直视着

                “为什么?”

                他低头,想了下,随后似是狠了狠心道“属下有个孪生弟弟,犯了错,原是要被处死的,君上说,若属下能被公主留下,便赦了弟弟的罪过…”

                “你就这么说了实话,不怕我不要你了么…”凤倾城浅呷了一口茶,笑着问他…

                他好似有些蒙,抬头问道“您,您会么…”

                “为什么不呢,我从未答应要收下你啊…何况,我说了我这不缺影卫”

                他好似突然才反应过来,有些慌乱又有些懊恼,看了看我,遂又低下头,身侧的手却攥了松,松了攥的…

                “属下可以自废武功,做,做侍奴…”他咬咬唇,白了脸色…

                “你又不是多么好看,即使本宫要侍奴也不会选你啊”

                “……”

                随后,凤倾城看着桌上的红匣子问道, “你受的住清心香么”

                他突然抬头,眼中掩饰不住的惧怕…却还是咬咬牙答道…声线都在颤着…“受,受的住”

                “多久…”

                “以前在影殿的时候犯过错,罚了,罚了一刻钟的时间…”他略微颤抖着回我的话,眼中难掩恐惧

                “那以后呢”

                “以后属下学听话了,极少犯错,也就没有再被罚过了”

                “这样好了,你若受的住半个时辰的时间,我便考虑收了你…”

                清心香,西域蛊毒,天下奇药,若没有他们体内的蛊毒确实是一种清心安神的灵药,燃烧极慢,半柱香便能燃烧两三个时辰…但若配上苗蛊,效果便又不一样了…

                “半,半个时辰” 他有些惊恐的缩了缩身子…神色惊惶,似是回忆起了什么往事 “对…你若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本宫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12-28 14:04
                  No.5


                  他坚定下来,回答过受的住后便低了头,准备承受痛苦,清心香效力极快,刚刚点燃室内便飘起了一阵幽香,忽而似兰花那般清新,忽而又似玫瑰那般浓郁…伴随着我的昏昏欲睡,他的冷汗极快的染湿了鬓角…

                  等倾城被桌椅碰撞声吵醒的时候,猛然想起她回了寝殿小憩,却忘了吩咐人将香灭了…

                  随后急忙灭了香,再看那人像是从水里刚刚捞起来一样,浑身被冷汗湿透了,这会儿正蜷着身子颤着,手指抓地,嘴唇也咬出了血…

                  她睡了得有近一个时辰,也不知他是怎么撑过来的,曾有犯了错的影卫,受不到半个时辰便求死的………



                  看着他渐渐的好一些了,方才蹲下身子,摸了摸他的背,手中内力缓缓地流向他的身体,他有些挣扎,倾城故意冷了声音“怎么,才刚收下你,就要忤逆了么?!”

                  果然有效,他身子一僵不在动弹,任由她动作…

                  看着他脸色渐渐的恢复了些血色,我收了手坐了回去…“叫什么”

                  “属下…不是,奴才十九”倾城看着他有些别扭的改口,笑笑说“影牌我收了,以后还是自称属下吧”

                  “是,属下遵命”

                  “下去吧,去找红罗让她带你去住所,等祁笙回来了让他过来”

                  “是,属下告退”

                  而这边 凤天羽坐于小几前,看着床上僵硬躺着的祁玉,自斟自饮…

                  祁玉无声的躺着,由着侍从给他上药,咬着唇一声不曾出过

                  上好药后,侍从行礼退去,凤天羽淡声道 “那个苏烟,现在已经出了京都了”

                  “主上!” 祁玉一惊,就要下床跪下,被凤天羽的一个眼神止住了…

                  凤天羽挑眉看着他,声线轻挑 ”…怎么?阿玉这么激动,是想告诉我,你还心心念念着呢是么?”

                  “不…不是…主上息怒,奴才不敢……” 微颤的睫毛还是暴露出了那人此刻不宁的心绪…

                  祁玉不知凤天羽的表情,也不敢抬头看,抿抿嘴唇斟酌道…“主上,他,他还小,就算回到了苏国,也只是个琴师罢了…而且苏国已灭,他对您没有任何威胁,您,能不能 …饶他一命… 求您… ”

                  “孤竟不知阿玉还有悲天悯人的时候…他苏烟即使无错也是苏国之后,阿玉莫不是曾为将军之子如今还想着复国大业呢?”

                  “主上,奴才绝无此心!您若不能相信奴才,奴才愿意自废武功”

                  “罢了,你且好好养着吧”

                  “主上,求您留他性命,哪怕您圈着他也好…”

                  凤天羽微顿了下步子,没有回头离开了…

                  一连几日,凤天羽都没在踏进祁玉屋里半步,流连于后宫各处美人那…

                  㼆兰阁中,凤天羽斜倚在踏上,轻笑道
                  “素闻,陈国公主长的国色天香的,孤以前倒是没有仔细看看,今日一瞧,果真如此,美艳无双”
                  “君上…”女子娇嗔一声,被凤天羽抱着躺下,一室春光…

                  “兰儿,近***哥在陈国是在考较兵卒武艺么,听闻陈国练兵等着兰儿哥哥的巡视,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当真是辛苦呢,你说对么,兰儿…”

                  “君上…妾,妾身哥哥素来懒惰无用,这考较之事必是传闻不可信的” 陈心兰结结巴巴的说着,冷汗湿了手心…

                  “爱妃别怕,孤自是信你们的,好了,天色不早了,孤还有政事要处理,晚些时候再来看爱妃…”

                  “是,妾身恭送君上”

                  “主上,兰妃今日午时放出去的鸽子”

                  “内容”

                  “寻常家书内容”

                  “放了吧,把内容抄一份下午呈上来”

                  “是”

                  一封家书,信后兰花证明身份,花开几朵,各不相同——
                  安分守己,君上已觉

                  好在,兰妃还算是个聪明人…


                  “君上,苏国有动静了…”

                  凤天羽半卧在踏上,听着殿中之人的回禀,“苏国旧部听闻苏国仅存的皇子已经出了凤国京都,便有所动作,据探子来报,他们说苏烟身上有凤国兵符…“ 说罢呈上兵符及证明皇子身份的玉佩…

                  凤天羽冷笑着“ 自己君主无能当初失了国土,孤没有赶尽杀绝,他们不思感恩,倒是想起复国来了…苏国,呵”

                  随后,又轻笑了一声吩咐着

                  “把清尘叫过来处理这事,告诉他,若有反抗,一个不留,孤不介意做恶人屠城”

                  “是,属下告退”

                  “去,把祁玉给孤带过来”

                  “是”
                  祁玉,你倒是越发让孤看不明白了…

                  “奴才给主上请安”

                  “阿玉几日不见,倒是更加清瘦了呢,莫不是心里有事,消瘦了…” 凤天羽于主位之上,手中把玩着那块玉佩,见人乖顺的跪伏于地,眼中却闪过一丝狠厉来…

                  “奴才没有心事”祁玉低头顺目的,看不清表情…心里也在忐忑着…

                  “是么,孤竟不知,阿玉还有这般玲珑心思,连孤的兵符都能偷出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12-28 14:09
                    NO.6


                    凤天羽把顾清尘抱在内室的榻上,看着他闭了眼,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微颤的睫毛还是暴露了心绪…凤天羽摸着他的头发一路向下,喃喃道“你这般的不情不愿,当初为什么又要拿自己换他们”

                    顾清尘强忍着想躲避的欲望,随着衣服的剥离,肌肤轻轻战栗着“我,我知道你说到就会做到,三日之后,我怕你屠城,可他们都是些无辜的百姓,不该死”

                    凤天羽看着他隐忍的表情,轻笑了一声,“呵,你说顾家怎么就出了一个你,当初若不是你,顾家许不会那么顺利的到了我这” 毕竟世代从军,凤国国主都要忌惮三分的存在

                    “…君上,你不也是么,当初先皇沉迷酒色后宫,你若不强势些,根本守不住凤国的江山,更逞论开疆扩土了”

                    “君上,你何必总要掩藏着你自己,你明明是个善良的人呢,还有倾城,你们都是本性善良的人,为什么偏要装作冷淡的不近人情…”

                    “阿尘,你今天话格外的多…”

                    “阿羽,你现在不必这样了,凤家已经无人可以撼动了…你,放轻松些吧”

                    “闭嘴,睡觉!”
                    凤天羽检查了下没有受伤什么的之后,就抱着人躺下了,两人都没有睡着,却依旧互相依偎着,相对无话…

                    凤天羽明白,这些话,倾城也对他说过,父皇因着女人差点断送了江山,若不是自己从小便明白了一切,暗中谋划,凤国,早就成了别国的番蜀小国了…自己若不难以捉摸,那么被发现的就是弱点,他,凤天羽,不许被人发现任何弱点…

                    顾清尘也明白,他不仅明白,他还心疼凤天羽,从小被作为将军府的人质送过来给他当伴读,见证着他一步步谋划,从第一次的害怕血腥到现在,人人畏惧…他,其实并不快活…

                    “你若在瞎想,那就别休息了,自己洗净了,等着挨…”说着,摸了摸顾清尘的后椎…

                    那人一僵,随后便不再动了,呼吸声逐渐平缓,凤天羽起身腹谤,非要这样才能睡的踏实…好好休息吧,接下来,有的忙了…

                    鸾凤阁,凤倾诚坐在桌前,手执黑子似是想了许久才落下一子…棋盘局势变幻,白子已经死了一片,又是很久,白子落下,棋局瞬变…

                    又过了一会,倾城挥了挥手,起身去了窗边吩咐了句
                    “紫衣,收了吧”

                    自是有婢子过来收拾了,紫衣走到倾城旁边,给她加了件披风,看着外面白芒一片,轻声道
                    “是,主子,祁笙已跪了三个时辰了,您可要见见?”

                    倾城回头看她,淡淡道
                    “怎么,你心疼他?”

                    紫衣忙低了头道不敢,倾城回去坐在桌前,问了一句
                    “雪下了多久了?”

                    “四五个时辰了”

                    倾城点点头,吩咐着
                    “去问问哥在哪,然后让他进来吧”

                    “是,主子”

                    没多时,小侍便将祁笙带了过来,一身粗布灰衣湿了个彻底,粘在衣服上,面色苍白,请安行礼

                    倾城喝了口热茶,淡淡道 “三个时辰可想通彻了?”

                    祁笙又是一叩首,急切道
                    “求您,救他…您求求情,君上最宠溺您了,您求情君上一定会答应的,影殿里的刑罚,阿玉受不住的,会死的,奴才保证,阿玉绝不敢偷兵符的”

                    倾城看着他着急的模样,浅呷了一口茶道“你保证,你保证有什么用?苏国旧部,将军之子,怎会安心做我凤国的奴才”

                    祁笙忙抬头,急急解释着
                    “奴才愿意以命换命…”

                    倾城淡淡笑声
                    “以命换命?以谁的命,你母亲还是你小妹的?昨天顾清尘就回来了,苏国举国投降,祈求凤国派军驻守,你们祁家上下旧部统一充军,不过,你母亲和小妹倒是被带回来了,现在应该还在帐上吧…顾清尘心善不会为难他们的,别人,可就说不准了…”

                    “为今之计,本宫唯一能帮你的,就是给你一次赎罪的机会而已,祁玉送去影殿已经五天了,那地方你们呆了三年应该比我熟悉,若想要他活命倒也容易,哥哥这人最厌恶的就是背叛,祁玉最大的错,就是助苏烟偷了兵符…”

                    祁笙望着他,疑惑道
                    “那,奴才能做什么”

                    倾城又喝了口茶方才开口
                    “苏烟逃了,他再无心江山也罢,他都必须回来,必须做他的苏国王公…明白了么”

                    “是…奴才谢过主子”

                    “下去吧”

                    “是”祁笙行礼退下了倾城也起身要去凤天羽那,临走之时吩咐了一句,
                    “云梦,让十九自省等着本宫回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12-28 14:25
                      2020-05-30 17:18 广告
                      NO.7
                      【丢了一张,商量出门的,我懒得写了…就酱吧】

                      凤倾城去找凤天羽商量一下,便定了下来,祁笙留下协助清尘处理朝政…陈妃进贵妃处理后宫诸事…云梦留在翔鸾阁看守,也是行监视之事

                      一行人也没着急赶路,祁玉,十九扮作马夫赶车,紫衣做侍女车内随侍,一行五人就这么走走看看的出了凤国,待到了落凤城,已是半月之后了…

                      凤倾城看着天色 “哥,已经是申时了,咱们找个地方落脚吧”

                      凤天羽点头 “好,正好也觉得有些饿了呢…”
                      然后又对着祁玉说道“阿玉,找客栈就停了吧”
                      “是,主子”

                      祁玉去问了百姓,然后引着众人到了这附近最近的客栈

                      落凤城刚入城不远处,祁玉停了马车,躬身对里面人说道 “主子,到了,凤来客栈”

                      凤天羽嗯了一声算是回应,等马车停稳之后,才率先下了车,又在门口等着扶一下即将下来的倾城

                      门口的侍从接过去马车,一行五人便进了客栈,凤天羽一袭白衣,轻摇纸扇端的是偏偏玉公子的形象,凤倾诚一身紫衣,轻纱遮面却依旧难掩倾世之姿…余下的三人皆从影殿出来的,尤其是十九,粗布仆服难掩肃杀之气…

                      小二见几人行头,便知非富即贵,忙打千过来,引着人到一个偏静的角落,边擦桌子边问道 “客官,您五位要几间上房?”

                      凤天羽轻笑,回问“你怎知我们不是只吃个饭?”

                      “这位爷,小的一看您就是从别的城过来的,过两天就是落凤城换城主的日子了,这四面八方的可不都过来了,有的过来竞选来,有的就是为了瞧个热闹,您四位从外面过来的,又赶着这个时候,可不是得住上两天,爷放心,我们这店虽然小了一点,却是极为干净的,更有一点,咱这离凤凰林最近”

                      “凤凰林?” 凤倾诚疑问着开口,若有所思…

                      小二倒豆子似的全说了出来 “小姐您有所不知,这凤凰林是落凤城竞选城主的日子,城主四年一改,以武为尊,且不论男女,所以,比武的那地方,也就叫凤凰林了”

                      “多谢小二哥了” 紫衣说罢,拿出一个小银锭来,放到小二跟前…

                      小二又打了个千,态度更恭谨了些,“得嘞,您客气,小的多谢小姐赏了,您几位要几间上房?”

                      紫衣正询问的看向凤倾诚的时候,有一小侍在小二耳边细语两句,小二点点头示意小侍先退下

                      然后看着他们几人,笑着说“不好意思,几位爷,上房就剩下一间了…您看…”

                      紫衣开口问着“一间上房?那,普通房间呢”

                      “普通房间也就剩一间了,还是被一位客官晨起那会儿就定下来了…”

                      “那…” 紫衣正欲再说话,便传来了别的声音

                      “小姐若是不嫌弃的话,在下愿意腾出一间上房来供小姐居住…”

                      说话的人是隔壁桌子的一个男子,一身银白色的骑马装,腰间的一块玉佩却成色极好,正坐在桌前自斟自饮着,虽是说给紫衣听的,目光却一直是对着凤倾诚的,男子身后侍立着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腰间一把佩剑…,此刻也在看着他们这桌

                      “多谢公子美意了,只是,这城中客栈肯定不止此一家,我们再去别处看看,不必公子割爱了” 凤倾诚抬头看了一眼那人,冷淡回道,语罢,便要起身离开

                      刚刚便是他身后的这位侍从去前面柜台过一趟,看似是要了一壶酒,可听小二口气上房刚刚绝对充足,普通客房也不会一间没有…他,是何目的…

                      “小姐留步,据在下所知,另几处客栈所据此处甚远,这天色也不早了,何不接受在下的盛情呢”

                      凤天羽看着那人又抬手举杯,轻笑一声“小妹,既然这位公子诚意相邀,哪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道理。”

                      倾城略一皱眉,还是对着他们点头,笑了下“既然哥哥已然答应了,倾城自是没有再多言的道理,如此,多谢公子了”

                      “不必,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有难,怎能不伸以援手呢…” 那男子笑着,又举了举酒杯…

                      “小二,若是晚些时候还有房间,记得给我们留下”

                      “小的明白,楼上上房两间,您请”

                      男子又饮了一杯,看着他们上楼的背影吩咐道“晚膳时,退一间下房…”

                      “是,公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12-28 14:28
                        NO.8

                        晚间,倾城和凤天羽刚刚逛了一圈回来的时候,紫衣便迎上来说着

                        “ 主子,店小二刚刚过来说楼下有一间普通客房了,奴婢已经要下了”

                        倾城点头,不甚在意,吩咐了一句“嗯,晚上的时候,你派一个人住进去”

                        “是”

                        “小姐,您要的饭菜到了”两人疑惑,并未订了什么饭菜啊…

                        “嗯?” 凤倾诚看了紫衣一眼,紫衣还未及开口,送菜的小侍便解释道“小姐,是楼下那位客官让小的送上来的,这是落凤城特色,醉花阴和绿翡翠…”

                        倾城在二楼略望了一眼,却是下午遇到的那名男子,银白衣衫未改,还在饮酒,此刻微微举杯,冲着凤倾诚一笑…

                        凤倾诚回神,拿出一锭银子放在托盘上,“拿下去,在加一瓶你们这的好酒,给楼下的那位客官送去,多谢他,让出一间上房…” 说完,凤倾城就又进了屋子…

                        “好嘞…” 小侍笑的灿烂点头应下准备离开,就听紫衣又开了口,重新拿出两锭银子来,

                        “小二哥慢走,把你们这好吃的弄些过来,四菜一汤,要两份,分别送到我们这和那边第三间,再要一壶好酒给那屋送去,晚上的时候,分别要给两屋送去热水沐浴,再送两壶茶,那边那间是普洱,我这是绿茶…”

                        小二笑的见牙不见眼,更是恭敬道“得嘞,姑娘,小的这就去办”

                        紫衣又叮嘱了一句“这几日全都这么送就行了,若是这几日白天,公子小姐也在客栈,你就送几样不甚甜腻的点心过来,你且放心等我家公子小姐走了的时候,少不了你的赏钱”

                        “放心吧您勒,小的肯定把这些事都放在心上,好好儿伺候着”

                        “嗯,那你去吧”

                        小二又是一打千,说了句客套话,方才下去了…

                        紫衣不在管他,进屋时,凤倾城正在绣一个香囊,香囊上,一条金龙栩栩如生…

                        “小姐…您看安排十九过去好么?奴婢给您守夜”

                        “不了,今晚你过去,若遇楼下之人打听,便在言语间透露出晚上…”倾城耳语之后,微微笑了下,透过窗看着还在饮酒的那人,心中略略有了计较,这时,木门被轻轻叩响,祁玉的声音传来“小姐,奴才阿玉”

                        凤倾城继续低头绣着,紫衣过去开门问道“可是公子有何吩咐?”

                        “回紫衣姑娘,公子请小姐过去一起用膳”

                        “嗯,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是”

                        倾城又等着绣了两针,绣好之后方才起身吩咐“紫衣,待会儿饭菜到了,你便让十九廿三和阿玉一起在这屋用饭,你与我去哥哥那,我已让十九吩咐了小二,让他晚些时候再给你送来一些饭食”

                        “是”

                        “对了,这几味草药,你分好了今天晚上分下去,让他们全都随身携带着…我自有用处”

                        “是,奴婢省得了,只是,这药草间的气味,怕是…”

                        “放心,几味混合好了,便没有味道了”

                        “是,需要捣碎么?不然,这草药容易散落出来…”

                        “不必,散出来,便出来吧” 凤倾城看着楼下,不过,这次不是那名银白衣裳的了,而是一直侍立在他身后的玄衣男子…又低头看了一眼
                        ,两个香囊之上,金丝银线所勾勒出的龙凤,淡笑……你既有害我之心,便别怨我略施小计

                        凤倾城出了门,紫纱遮面,身带淡香,却让玄衣男子,隐隐皱了皱眉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12-28 14:28
                          NO.9

                          “哥,让他们也下去用膳吧,只留紫衣就好了…”

                          凤倾诚这句话却让本恭谨侍立在凤天羽身边的祁玉略白了脸色,不安的看向凤天羽,可惜,凤天羽并未看向他,只说了句“听小姐的吩咐”

                          祁玉也只得应是,略顿了顿,便施礼离开了,面上一片惊惶和小心翼翼

                          凤倾城看着他出去了,方才笑道“,哥哥这是如何对他了?这样子,活像你能把他吃了似的”

                          凤天羽略眯了眸子,故意说着“就你话多”

                          “行行行,我话多好了吧,哝,这是给你的”
                          凤天羽接过来,翻弄着,看着那条栩栩如生的金龙笑道“素来只知小妹医毒无双,没想到,你的女工竟也能练习到这般精致,我开始还以为是紫衣做的呢”
                          随后又看向紫衣,调笑道“紫衣,你来说说,公子我说的对与不对?” 边说着边轻摇纸扇

                          紫衣听了这话,便知道说的是自家主子七岁那年绣鸳鸯的事了,那件事,被君上嘲笑了许久呢,按君上的话说,好好的一副鸳鸯戏水被自家主子活生生的绣成了水煮母鸡,思及此处,紫衣奋力憋住笑忙蹲了个礼道“公子抬举奴婢了,奴婢怎会有小姐这般手艺,这是小姐尚在家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绣的了”

                          凤倾城赏了二人一记白眼,冷冷道“切,拉着紫衣一块儿,明褒暗贬,只知嘲讽我,你不要便还我好了,等回京了,随便送给别人好了”说着,就要夺回来

                          凤天羽笑了笑,打趣着“好了好了,这么大了还记仇呢,哥哥是开玩笑的,这东西,我喜欢的很”

                          凤倾城白了他一眼,随后起身亲手将荷包系于凤天羽腰间,又叮嘱道“无事别摘下来,尤其是出门的时候,千万要带着”

                          凤天羽又看了两眼那荷包,问道“你又使了什么手段要害人了”

                          “人家既有让房之恩,又有赠菜之谊,怎能不回报一番呢”

                          凤天羽点头,不再说这事,两人继续吃了一会子饭,凤天羽似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听了筷子,看着倾城道“对了,明日一起去逛逛,体验体验民风民俗,刚刚廿三来报,这周围好多好玩的地方,有个螺市街,是卖小玩意儿的,还有个春熙市,是卖些古玩什么的,明日一早就去,怎么样?”

                          倾城点点头,示意她没有异议,随后便起身,说还有些东西没弄完呢,便准备离开


                          一进屋时,三人早已吃好,此刻正各自盯着自己眼前的那一角桌子呢,祁玉低头盯着自己的饭菜不语,廿三和十九虽是兄弟,此刻也是不敢说上一句的,只垂了头,见凤倾诚进来了,三人皆起身行礼

                          进屋后,倾城便吩咐让回去了,又让十九去帮着紫衣把药草分了,便罢了事情,去歇息了


                          第二日一早,随意吃了点早饭,凤天羽一行人便出发去了螺市街,一路上凤倾诚对什么都颇为好奇,却到底失了天真,只是略看几眼便不在好奇了,祁玉到底是在宫外长大的,对于这些小玩意儿很是熟悉,本来只是跟在凤天羽后面不语,在凤倾诚好奇那个鸟儿为什么只围着那柱子转圈飞的时候,凤天羽也露出了些许好奇之意,十九廿三他们自小训练更是不知道了,凤天羽拿扇柄敲了一下祁玉的头,祁玉一惊抬头正欲抬手,却恰好对上凤天羽探究的目光,低声告了罪后,解释着那个东西为何如此…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12-28 14:30
                            NO.10

                            “小姐,您没事吧” 男子把凤倾城报到街边就将人放了下来,立于一侧询问道“刚刚情急之下,在下冒犯了,小姐无事吧?”

                            “多谢公子搭救,倾城无事” 凤倾城一看,正是昨天楼下的那位银衣男子,今日换了身浅蓝衣衫,但是显得端正了些

                            “那便好,举手之劳,何须言谢,我与小姐也算有缘,比小姐早来这落凤城几日,不如一同逛逛?”

                            “不劳公子了,我们兄妹二人一早便来了,如今也有些饿了,所以…”

                            “前面有一家酒楼,落凤城的老招牌了,不如同去?”

                            凤倾城刚想拒绝,凤天羽又开口了,那表情,怎么看怎么是一种贱兮兮的感觉,虽然在场的几个人,只有自己敢这么觉得

                            “倾城,正好同行,一起去吧,咱们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一起去好啦,小妹,你说呢”

                            “好,一起去吧”

                            男子有意想接近凤倾城,故此,一直在找着话题跟凤倾城聊着,这会儿说说东城那块儿有什么好玩的,过会儿又聊聊西城那地发生了什么新鲜事儿,不过凤倾城倒是没跟他说过什么,只不过礼貌性的回了几句,那人也自觉无趣,跟凤天羽聊上了…

                            不过在这之前,凤天羽都是在看着十九跟廿三,这会子那男子跟他说了什么,他才回头看他,与他聊起来…

                            紫衣奉命跟那个玄衣男子聊着,不过那男子倒只是皱着眉头,什么都不说多说,至多一个嗯就算结了

                            席间,几人相处十分融洽,当然不算凤倾城一直挂着的公式化的笑意,还有十九廿三他们侍立着的不言不语…

                            “一直还未请教公子如何称呼”

                            “在下楚晋宁,不知阁下…?” 楚晋宁拱了拱手,凤天羽也回了一礼,介绍了一下自己和凤倾城

                            “果真是人中龙凤,昨日是在下眼拙了,没想到阁下身份如此尊贵”

                            “彼此彼此”

                            凤乃凤国国姓,楚,落凤城的历任城主多出自楚家…

                            一桌坐了三人,两人身上带了凤倾城所制香囊,屋内飘香…

                            “天羽兄可闻到了?一股甚是好闻的香味不似普通香气那般浓郁,透着一股子清新淡雅”

                            “哈哈,不过是一个香囊罢了,本来我是不太喜欢这种女孩子家的东西的,不过是舍妹亲手所绣,所以便一直随身携带着了…晋宁若是喜欢,改日送你一个”

                            “那就多谢天羽兄了”

                            “无妨无妨”

                            太白楼门口,楚晋宁以家中突有是由为名,先行离开了

                            太白楼旁边不远的一个巷子里,楚晋宁嫌恶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玄衣男子,看他冷汗湿了鬓角,按着胃部

                            “真是**,一个蛊虫,便让你如此,哼”

                            “对,对不起,主子…属下…”

                            “行了别说了,去查清楚来历!”

                            “…是”

                            自始至终,那个玄衣男子没有抬头,自是看不到自家主子面色上是有多么不虞,眼神里是有多么嫌恶…只是,自己在他身边那么久了,只凭语气便是可以判断的,自家主子自从自己中蛊以后,主子便,日渐嫌恶自己了吧…

                            不过,也是自己奢求了…一个影卫,本就是个工具吧…自是担不起主子情绪有所掩饰的

                            客房中,凤天羽喝着茶,淡淡问着
                            “倾城,你怎知他的侍卫中了蛊?”

                            “兄长以为,我的医毒之术是白学的,那天第一次见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而且,他中蛊的时日已经久了,也亏的他能忍”

                            凤天羽点点头,又道
                            “不过,你确定这样可以么?我看他那样,对于这个侍卫也是不大上心的吧,凭他的家世,不会不知那香囊有问题,可说要给他的时候,他竟也没推辞…”

                            倾城淡笑一声
                            “若是他要香囊就是为了研制解药呢?不过,苦了他那个侍卫了,蓝菩提的香气不是能轻易去掉的…”

                            “应该不会的吧…感觉他不像那种良善之辈”

                            “你就像了?对着祁玉你还不是没下狠心?”

                            “倾城,你话最近太多了…还是越来越多的那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12-28 14:34
                              所有欠下的更新已经完事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12-28 14:35
                                终于补齐了26更
                                艾特小伙伴
                                以后还会继续更新,今晚更新影子@✨四月º @黑猫Sº @你的木偶℃ @翎羽墨语 @子远👻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12-28 14:39
                                  滴滴爱了爱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2-30 14:21
                                    (づ ̄3 ̄)づ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1-02 22:3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1-03 20:34
                                        难道不是一更一章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1-03 20:37
                                          我从另一个贴子找到了这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1-17 19:4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20-01-23 00:1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1-27 1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