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练吧 关注:4,605贴子:63,318
  • 10回复贴,共1

【凝良惜练】无题(独段)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凝良惜练】无题(独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2-29 01:00
    从自己的另一个帖子里引过来作独立篇~~因为这一篇自己特别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2-29 01:01
      “娘亲,不疑的脸上——可否有什么东西?”在石亭中练字念书的张不疑终于放下笔,讪讪问道。
      一身红衣的赤练斜靠着木柱,眉目含笑,望着自家儿子。
      “娘亲?”不疑终是被盯得心里发毛。
      可转念一下,他最近天天跟着父亲学写字,也没闯什么祸啊。怎么母亲会杵在这儿半个时辰,还一句话都不说?
      “你这小家伙的模样,真像子房。”赤练摇头轻笑着,
      瞧着庭院里那棵盛放的桃树,她的思绪似乎也被纷飞于青天的花瓣牵走了。
      那一年,韩非即将动身去桑海游学。韩王见红莲郁郁寡欢,爱女心切的他便命相国府的小公子与红莲为伴,教她读书写字,好忘却一些对哥哥的思念。
      韩非对张良也是信任,走时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子房,我这妹妹,可交给你了。”
      张良怔了怔,读不懂韩非嘴角的笑意,但还是拱手以示承诺。
      大抵因为红莲公主生性调皮又活泼,众人难以束缚,韩兄是笑我拿她没办法吧?张良对于他的笑容,是这样猜测。
      刚开始红莲对他还有些防备,总是用余光上下打量着这个文雅清俊如青竹般的少年。她总是对他使坏,他也不恼,只是安静地坐于石椅上,读着古卷,舒展的眉宇甚是好看。
      就是那个午后,在阳光下挥毫的青衫少年,在功课结束后答应陪她出宫游玩的少年,深深地镌刻在了红莲公主的心中。
      往后,两人越发地熟络,红莲打趣叫他“小良子”,张良也偶尔隐去敬语,只在两人时唤她“红莲”。
      他不曾料想,在这座攀比权势、无比腐朽的深宫中,竟有这般如阳光一样纯粹天真的少女。
      怪不得——韩兄会如此疼爱她。
      光阴荏苒,三年已到,韩非如约归韩。
      “那你明日会来同我玩吗?”红莲听说张良今日有事不能作陪,急忙站起身,托起华服的裙摆跑道他面前。
      “当然了,这是良答应红莲的。”张良见她这副委屈的模样,心生不忍,温柔地回应着。
      一旁的韩非瞧出端倪,冷不丁咳嗽一声:“红-莲?”
      “呃,红,红莲公主。”张良这才意识到韩非的存在,白皙的脸庞莫名红了。
      ——————————————————————————————————————————————
      “红莲,红莲,让你在这儿读书,怎的睡着了?”韩非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背,想将她唤醒。
      而少女只是伸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哥哥,别扰红莲。今日小良子不在,我可没有心思读书。”
      韩非叹了口气,将她一旁的外衣拿来,轻轻覆在双目阖起的少女身上。
      俯身之际,红莲白皙脖颈间的几抹红点被韩非瞧见,好看狭长的桃花眼中满是惊疑。
      这,这是……
      不好的猜测使他踉跄一下,待冷静过来,他立马大步走去了相国府。
      ——————————————————————————————————————————————
      “子房!你给我出来!子房!”今日的九公子与平常风流倜傥的模样有些不同,他的神情焦急万分。
      “韩兄,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了么?”在莲池边舞剑的张良放下剑鞘,拱手作揖,望着喘着大气的韩非。
      “是。”韩非稍作休息,声音冷静了不少。
      “我问你,你对红莲做了什么?”提到心爱的妹妹,他又一下子急了起来,“我早知你们暗生情愫——”
      平日里能言善辩的张良一下子语塞,被看穿心思的少年红透了脸庞,低着头,默不作声。
      “你是不是对她做那种事了?”
      “你说什么?”
      ——————————————————————————————————————————————
      “哥哥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啊!那是红莲写字时不小心打起盹,被毛笔磕着的!”红莲气鼓鼓地叉着腰,数落着坐在面前的韩非。
      “是是是,我就知道子房不会做出格之事的。”
      “那你还去找小良子!”
      “这,这不是,加以确认嘛!”
      三人在余晖下笑着,那一年,她记了很久,以致长大后多次在梦中梦见,醒来时泪湿润了脸庞。

      忽觉两侧的袖口不再生寒,赤练怅惘地回过神,目光落在了肩上的披风。
      “三月微寒,还是要多穿点。”身后的儒雅男子握住她的手,温柔笑道。
      她曾独自在崇山峻岭中跋涉,
      也曾悄然在岁月流沙中徘徊,
      原以为会只身一人直到衰残,
      最终,他还是寻到了她。
      一袭青衣,亦如当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2-29 01:01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2-29 11:19
          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12-29 14: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2-29 18:57
              天哪,太好看了!今天依然是为良练美好爱情流泪的一天!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12-29 20:2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2-31 21:30
                  另一个帖子被系统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2-19 1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