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号小巷吧 关注:3贴子:94
  • 7回复贴,共1

《只是因为太爱你》五岁……“我喜欢哥哥。”七岁……“哥哥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只是因为太爱你》

五岁……“我喜欢哥哥。”
七岁……“哥哥坏,晚上出去从来不带着沫儿。”
八岁……“为什么沫儿的衣服都那么奇怪,和大家的不一样,好奇怪。”
十岁……“哥哥没有喜欢的人吗?”
十三岁……“什么是爱情呀?”

十四岁……“我喜欢他,我想和他在一起。”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对面的人脸色突然阴沉下来,那双温柔的眼眸瞬间冷的吓人。
……

多年以后。

还是那张桌子,那张椅子,那台笔记本和那人。

“沫儿应该怎么做,不需要我来提醒了吧。”

苏沫儿俯下身拿过苏裖鲤手里的烟。用桌上的打火机点燃,悠悠地吸了一口。

她看着自己的哥哥露出忧伤的神情。
“我还是忘不了哥哥在煌会对我说的那句话。”

“什么话?”苏裖鲤眉头紧锁,多年不见,这丫头抽起烟了。

“跪下吧,我会抱紧你。”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1-20 00:35
    煌会。
    偌大的都市,灯红酒绿,最高的建筑上亮着金光,煌会两字高高耸起。这建筑是个“秘密”,可谁也都知道,这是奴隶买卖最大的商会。
    每晚九点钟,便会亮起灯,成为城市的最美的景色。

    煌会的门外停下一辆车,门外的小侍看到连忙跑过去。
    苏裖鲤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装从车上下来。
    “鲤少爷晚上好!”小侍弯下腰有礼貌的说道。
    苏裖鲤理了下衣服,踩着白色运动鞋向煌会里走去。
    在煌会,苏裖鲤排第三,是有名的慕主,煌会也是他的家族企业,来到煌会,自然会有很多人拥戴敬重。

    三十岁的他还未有过正式的慕奴。这里的奴隶,无一不想成为他的独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1-20 01:02
      “哇!k爷来了耶!快来呀!快点,快点!”
      “我好久没有见过k爷了,我好想他。”
      “真想做k爷的小宠物,k爷永远都是那么温柔。”“k爷的眼睛好漂亮,像天上的星星,嘻嘻嘻!”“……”
      她们的脖子上都带着项圈,每个人的款式都不一样,都是根据她们的性格打造的,不过,有些慕奴的左侧带有标志,有标志的自然就是有主的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1-20 01:12
        小姐姐,加我,可以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1-21 20:04
          那个时候的苏裖鲤不是王,是神。
          在沫儿的心里一定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十四岁的萌芽与初潮。
          “我喜欢他,我要和他在一起。”苏沫儿特别开心,那张稚嫩的小脸乐的像朵花!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对面的人脸色突然阴沉下来,那双温柔的眼眸瞬间冷的吓人。
          “谁告诉她的?”苏裖鲤提高声音平静的问到。沫儿楞在原地,苏裖鲤的声音明显将她吓到了,她心里充满不安,疑惑,又不敢问出来。
          整栋房子都安静了下来。
          苏裖鲤紧紧盯着沫儿的眼睛。沫儿不知所措。她闭了闭嘴巴。
          苏裖鲤点了支烟,坐在沙发上,他捋了下表情,看着沫儿柔声问到:“他,是谁呢?”
          沫儿僵在原地,正要开口。苏裖鲤对着门口的苏骁蜡命令到,“查出来,送到煌会吧。”
          苏骁蜡是他的奴隶助手,拥有着棕色头发,留到了脖子,他是苏裖鲤一手的培养的,看上去温文尔雅,实则也是心狠手辣。无情~~
          “是,k爷。”声线甜甜的,你见到了绝对被迷倒。
          沫儿慌了,煌会,是哥哥常去的地方,那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她听很多人讲过,但每个人讲的都不一样。她想去看看,更想知道她为什么要将她心爱的人带去煌会。
          苏裖鲤看着她的样子,知道她在想什么,爱情?沫儿,这一生你都不会拥有。
          “去换件衣服,我带你去煌会玩。”苏裖鲤走到沫儿身边抚着她的头发柔声讲到。
          “去煌会?”沫儿最期待的就是去煌会,去哥哥每晚都去的地方看看,她心中好多好多问题,都需要被解开,她好激动,哥哥要带自己去见喜欢的人吗。
          “就穿昨天买的衣服吧。”苏裖鲤带着沫儿去衣帽间换衣服。
          这间屋子有一面大镜子,地上铺着白白的地毯,衣橱里满满都是沫儿的衣服。只是,这些衣服,真的“奇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1-23 00:16
            沫儿站在镜子旁,小女仆姐姐正为她梳着头发,“头发卷卷的会好看吧,哥哥。”
            “今天不卷了,做直的吧。”苏裖鲤淡淡的说。
            他拿出一件白色的裙子,上面带了许多一圈一圈的皮饰。放在衣架上便走了出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1-23 00:23
              沫儿走下楼,却看不见哥哥,“小姐,少爷在车里等你呢。”
              “在车里,我知道了。”沫儿外面披了一件黑色长大衣,她从未这么穿过,越来越多地疑惑涌上心头,她已经去迫不及待了。
              煌会。
              苏裖鲤把她从车里扶下来,牵着她走进大厅。
              厅内所有人一齐向k爷问好,惊讶也随之而来。
              那位女孩是谁?k爷地慕奴吗?k爷在牵她地手???她?
              苏沫儿惊呆了。她从未接触过这么多人,她知道k爷是哥哥,这些人是什么意思呢。
              “哥哥。”沫儿拉了一下苏裖鲤,苏裖鲤带着她直接去了57楼。
              57楼。
              灯光瑰丽,最紧头,有一张桌子。
              “k爷晚上好。”所有人齐声说道,至于沫儿,这里地人并没有什么稀奇,她们都以为这是新来侍奉地慕奴。
              在57楼的中间,他松开了她的手。她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他走到桌前坐下,两边的慕奴为他端茶,点烟。
              他饶有兴趣的盯着沫儿看着。沫儿的样子他好喜欢。像个小宠物呢。
              “为她把外衣脱下来。”苏裖鲤命令道。
              沫儿看到她们帮自己脱衣服注意到了她们脖子上的项圈。左边带着字母k。
              苏裖鲤嘴角微扬。
              “哥哥,这里好奇怪,沫儿不懂。”苏沫儿心里感觉一丝凉意。
              “给我把她脱光了,打!”苏裖鲤冷冷的说道。
              沫儿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人推在了地上,接着,那件白色裙子被随意撕扯。
              她想叫哥哥的,背上突然传来刺痛感,“啊!”她大声的叫了出来,眼泪从滴落在冰凉的理石上,她想起来,却不知被谁踩住了腿。
              鞭子挥舞在空中,身体上渐渐布满了血痕,她好痛好痛,也好伤心。痛到讲不出来话了。
              苏裖鲤表情淡漠,他比了一个手势。鞭子在空中停了下来。
              沫儿的额头上全是汗珠,身体不停颤抖着,她看到哥哥的鞋子在自己的面前,她努力抬起头,想问哥哥。
              她的小手正想去抓哥哥鞋子的时候,苏裖鲤抬起脚,踩在了她的手上,沫儿吃痛,忍不住大哭起来。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害怕。她要死了吗。
              苏裖鲤冷声问到,“知错了吗?”
              沫儿想祈求哥哥,可她实在太痛了。嗓子早就哭哑了。
              “知道错了吗?”苏裖鲤抬起脚,他等不到回声,“鞭子给我。”
              “哥。哥哥。我好……啊!”苏裖鲤丝毫不犹豫的挥鞭打了下去。每一鞭都是皮开肉绽。
              慕奴们从未见过苏裖鲤亲自处罚,都跪了下来。
              苏裖鲤突然停下来,走到沫儿的前面,看着她颤抖的身体,冷漠的讲到:“苏沫儿,爱情不是属于你的,从现在开始叫我k爷,若是再听到哥哥二字,就会像这次一样,鞭子伺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1-23 01:16
                苏沫儿是苏裖鲤的妹妹,更是他计划养成的优质慕奴,将来,是要送人的。
                怎可想爱情。
                苏裖鲤确实生气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1-24 1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