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小说吧 关注:89,730贴子:862,122

【原创】《桑榆旧册》(古.正剧.强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女主重生,架空背景,走情节。

.
女主序言:我的夫郎是个盖世奸佞。


男主序言:这世间英雄多不得好死,但她不会!




回复
1楼2020-01-22 20:01
    一楼/只要留言足够多,更新绝对不滑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1-22 20:02
      话不多说上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1-22 20:06
        赶上直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1-22 20:12
          第一回【归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1-22 20:32
            第二回【一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1-22 20:38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1-22 20:47
                第三回【同住】


                她的府邸不大。
                前院前厅待客用,中院是她的卧房和书房,后院是客房厨房和花园,花园还被嫌弃无用改成了小武场。
                .
                和母亲的上将军府比起来就是个寒舍。

                好再她自己住着舒心,左右就一个人又不常回来,要那么大地方做什么?
                /
                想到这推卧房门,却没推开。
                嗯?
                .
                裴朔以为门年久失修坏掉了,再推手下又用了几分力,然后门就从里头打开了。
                .
                双门一开四目相对裴朔心头一紧,看着面前这张熟悉的脸,骤然记起她俩还有这份‘渊源’呢!
                /
                男人见了她也是一怔,但显然是个极善隐藏的人,惊诧转瞬即逝就打破了沉默:“我去客房。”
                说罢利落转身拎了外袍出来,和她擦身而过就走了一点多余停留都没有。
                .
                裴朔一个人在房里思考,她上辈子八成是个憨痴!一味只知打仗御敌,对朝局和背后全无防备,这才落了个娘亲被被污蔑家破人亡的下场。
                .
                但其实也不怪她,裴家祖上就没遗传这根筋。

                如今重新来过,她要正一正这愚忠的风骨。
                /
                裴朔次日一早直奔叶府,扯了个战场上受伤失忆的谎,把从前旧事问了问。
                .
                叶家是裴家世交,从太祖开始两家就代代结拜堪称血亲之外最亲的存在。
                .
                到了裴朔和叶怀幸这,俩人从小一起逃私塾挨板子推推搡搡的长起来,再到从军出征互相扶持历经生死匡扶大义,虽然没有结拜也和亲姐妹无差了。
                /
                叶家母亲掌政内阁,大儿子更是入宫为后,如果不是裴朔死缠烂打,叶怀幸应该去户部做个主司,优哉游哉平安度日。
                .
                “这么大事你怎么才和我说!”叶怀幸作势要打人。


                裴朔认怂:“前线一忙就忘了。”
                .
                叶怀幸一副头大的表情:“那萧寂同是陛下赐给你的,推脱不掉,你不记得他了?”


                裴朔‘诚实’道:“丝毫不记得。”
                /
                “那你记得金吾卫的头儿是谁么?”
                “段雨纲。”
                .
                “他已经死了。”叶怀幸搁下茶杯徐徐抬眼若有所指:“现在金吾卫的指挥使是:萧寂同。”
                .
                裴朔心里咯噔一下,伴着叶怀幸这个眼神,该懂的都懂了。
                /
                金吾卫直属御前,向来是手段狠辣权柄独大,他们手中冤狱横生造孽无数,朝中官员人人忌惮怒不敢言。
                .
                陛下这是大张旗鼓在她身边安了个眼线,原来从这时候开始,裴家就已经在屠刀上了!


                回复
                16楼2020-01-22 20:49
                  第四回【眼线】
                  .
                  “时间是在咱们出征前几个月,陛下知道太女和二皇女已经斗的如火如荼,如今朝中六部基本被她二人均分了。”
                  .
                  叶怀幸抽丝剥茧的替她回忆分析:“就差军方没被荼毒,向;雷两位将军皆不表态,明显就是在等你回来追随身后,如今你的意思牵扯三方军力,陛下高瞻远瞩必须留意你的动向。”
                  /
                  “高瞻远瞩?”
                  裴朔面色肃下来冷哼一声,这种在你眼皮底下插针的事放谁都膈应!
                  她一向不耻于手段暗使,因此更觉得不屑一顾。
                  .
                  “继位之人岂是我能左右,这理由未免牵强。”她这会冷笑也不见,只剩黑沉眸子挂在结了霜的脸上:“她不放心的另有他事吧。”
                  .
                  她战功叠加声望日增,一朝回朝牵动西北和向;雷两家,如此威望九五至尊不可不防。
                  .
                  也是奇了,上辈子她怎那么憨,自己这般牵一发动全身,居然毫不自知!
                  /
                  叶怀幸也不喝茶了,这话不能说出来。
                  陛下不动声色早铺设这一步,连监视裴朔都要打着关心继位人选的旗号,可见已经忌惮她到何种地步了?
                  .
                  她看了看裴朔,总觉得这三年一战她有些不同了,好像通透了不少。
                  /
                  一路冷着心回府,借着三个月休沐裴朔干脆闭门谢客。


                  天下的太平,果然不能只仰仗一家啊,这局要怎么慢慢破开?
                  .
                  入夜听院里家丁引路,她知道是萧寂同回来了。
                  .
                  这人一出现,眼线,奸佞,满城风雨,这样的字眼不自觉就一起出现了。


                  金吾卫指挥使,陛下的宠臣,十日有八日都要传召。
                  //
                  此刻再回想金銮殿上那回眸一笑,分明是阴诡算计。
                  她究竟怎么看出净若梅兰的?怎么看出风骨清傲的?


                  定是重生太短脑子还没醒过来。
                  .
                  她拎了剑出门,到花园改的小武场活动筋骨想清醒一下,前线厮杀拼死卫国,回来后却要被内里的人算计猜疑,怎能不塞阻。


                  为数不多几棵小矮树被她剑气震的簌簌落叶。
                  /
                  “呦。”一声巧笑猝不及防响在夜空中,客房二楼窗口男人探头出来观赏她:“将军不愧是中纪军统帅,大半夜还这么刻苦呢?”
                  .
                  裴朔一抬头就对上一张明媚笑脸,此刻真恨自己府邸太小。
                  .
                  她可没金吾卫那随风飘摇的墙头草心态,知道他动机不纯是一句话不想和他说,不仅如此好脸色更没有。


                  淡淡一眼收剑回走,打定主意以后不入后院半步。


                  回复
                  17楼2020-01-22 20: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1-22 20:55
                      第五回【糟心】
                      .
                      次日一早向平和几个亲兵来府上探望,以往打了胜仗少不了一顿酒肉和切磋畅谈,可却见将军心不在焉的,大致知道又被萧寂同那贼堵心了,向平起身抱拳:“将军不若去属下府上坐坐?家母也想和您聊一聊。”
                      .
                      府里插着萧寂同这么个祸害,哪敢喝酒畅饮?生怕一句说错就揪住把柄捅到陛下耳边,祸事就要临头了。
                      .
                      裴朔也无心情,感觉自己无时无刻不被监视着,摆摆手:“罢了,改日叫了怀幸一同去,今日就到这。”


                      “是。”向平临走前凑到她身边低声耳语:“将军不想个辙么?”
                      .
                      座上女人斜眸一眼示意她快走别多话,想什么辙?
                      圣意若有回旋的余地三年前这人就不会进来。
                      如今处境只会比从前更严峻。
                      /
                      向平出门好巧不巧就遇上了遛弯的萧寂同,男人眯着笑眼打招呼:“向将军别来无恙啊~”
                      .
                      向平背地再讨厌他当面礼数也要到位,所谓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萧寂同是全国公认的小人,抱拳拱手:“见过萧大人。”
                      .
                      “不客气,您忙着。”萧寂同年纪轻轻官职却高,见皇太女都不必行礼,此刻回她一句不客气已经很给面子了。
                      .
                      他身边跟着个近卫,看衣着服饰是金吾卫的人,站在这个院子里怎么看怎么扎眼,向平转身走了。
                      //
                      “大人,我带了药来。”近卫手里拎着一包东西。
                      .
                      男人转身挪动步子有些不顺畅,面上笑容却不改:“多谢多谢,咱们将军这府上贫瘠啊,还要靠娘家支援。”
                      娘家指的是金吾卫。
                      .
                      陈生把这句话听的五味杂陈,看他走的辛苦却也不敢伸手去扶,忍不住开口劝他:“大人何不住到外宅去?陛下不是赏赐了院子么?”
                      看这上上下下的人没一个好眼色,待在这多憋闷的慌。
                      .
                      男人背着他笑意飘出一丝讥讽意味:“圣心无意。”


                      陈生不解:“大人的意思是,陛下赐了宅子但是并不想让您去住?”


                      回复
                      19楼2020-01-22 20:57
                        第六回【吃面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1-22 21: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1-22 21:06
                            第七回【病死算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1-22 21:12
                              dd,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1-22 21:52
                                d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1-22 22:29
                                  好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1-22 22:51
                                    加更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1-22 22:51
                                      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1-22 23:27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20-01-23 04:40
                                          小妖精~一如既往勾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1-23 08:33
                                            大家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啊,尽量不要去人多的地方,每天量一次体温,不要掉以轻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20-01-23 11:10
                                              dddd加油冲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20-01-23 16:5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20-01-23 19:4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20-01-23 19:4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20-01-23 19:4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20-01-23 19:48
                                                        第八回【伤】
                                                        男人经了刚刚那一下疼的直抖,躺好后死死抱着被角又蜷成一个团。
                                                        属乌龟***的…
                                                        .
                                                        裴朔一面不待见一面掀起他衣服去瞧后背,只见光洁的皮肤纵横着十多道鞭痕,鞭鞭皮肉外翻像一条条死相狰狞的恶鬼。
                                                        .
                                                        她认得这是内廷司的刑罚。


                                                        不是圣宠优渥么怎么还挨打呢?
                                                        却一点怜惜之意也无,心想干脆打死省心。
                                                        .
                                                        伤口沾过水被泡发了,裴朔拿起药酒就要往上洒,一个沙哑笑声逢时响起:“将军手下留情啊,这一瓶洒下去,我不病死也疼死了。”
                                                        .
                                                        裴朔收手坐回床沿,心想那不正好。
                                                        .
                                                        低头见男人病色寥落,整个人抱在被子上,勉强能睁眼嵌着三分狡黠笑意看她:“多谢将军照顾。”
                                                        /
                                                        他生的倒不丑,只是那双眼一笑总有邪气。
                                                        .
                                                        这话就是裴朔主观偏见了,对萧寂同样貌的真实评价,该是她在金銮殿迷蒙的第一眼,静如梅兰覆雪,动若穿云利箭。
                                                        .
                                                        两人心知肚明彼此的立场和不待见,却又不能剑拔弩张,于是被一室病味遮掩着,竟难得有片刻祥和。
                                                        /
                                                        “不谢,好好将养。”她也罕见回了他的话,不能把上辈子的敌意挪过来,那岂不是闹翻的更快。
                                                        .
                                                        男人闻言笑起来:“本来挨了打还挺委屈,没想到能得将军搭理一句,可不是应了因祸得福?”
                                                        .
                                                        “……”裴朔被他扣高帽子,再冷着脸反倒显得自己小气,当机立断切了话题低声道:“你这伤还是要先消毒,疼也得忍着。”
                                                        /
                                                        萧寂同不再和她斗嘴,点点头把脸埋在被里,转身把疮痍横亘的背留给她,像个决意赴死的鹌鹑。


                                                        裴朔不耽搁,取了大块棉沾满药酒,在伤口泡发处一点点按擦过去。
                                                        .
                                                        男人比想象中安静,也没挣扎也没出声。
                                                        .
                                                        等她处理完叫人也不应,裴朔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才见人已经昏死过去唇上被咬的血迹斑斑。

                                                        这一瞬也不知什么心情。


                                                        她有个弟弟叫裴春茗,平日里磕了碰了要是不哭上一哭总也过不去。
                                                        .
                                                        思绪到这终于想起萧寂同是个男人了,再包扎时手下轻了不少。


                                                        收起回复
                                                        39楼2020-01-23 20:24
                                                          第九回【请罪】


                                                          又过三天烧退了,裴朔应之前的话入宫请罪,萧寂同一道入宫请安。
                                                          .
                                                          请安和请罪的心情是不同的,况且裴朔根本不觉得自己有罪。


                                                          同时栽在这事上两次,她觉得是个不好的预兆,心情更糟。
                                                          /
                                                          对面男人轻笑着,已然恢复狐狸精本质,看出她的想法道:“既是欲加之罪,又何患无辞?”
                                                          .
                                                          女人不予理会,那晚的照顾之后两人又恢复了形同陌路的状态。

                                                          萧寂同依旧怡然自得,下了马车被金吾卫部下护着往大内走,气派之大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皇子呢。
                                                          .
                                                          就是欲加之罪,金銮殿上裴朔敷衍两句作罢,陛下也没追究,总归她的眼线没断。


                                                          吩咐她好好歇着,就把她放出宫了。
                                                          //
                                                          萧寂同跟在九五至尊身后在御花园赏花,快到盛秋了,花也不剩几日红。
                                                          .
                                                          圣明帝负手慢行,头发已经斑驳花白,背影给人一种英雄迟暮的寂寥错觉。
                                                          .
                                                          “继同的伤怎么样了?”
                                                          女人声音温柔亲昵的唤身后臣子双名,听着还挺慈祥。
                                                          .
                                                          萧寂同颔首弯腰微笑:“谢陛下关心,小伤不碍事的。”
                                                          他回的也顺遂,好像和自家长辈说话那般自在。
                                                          /
                                                          圣明帝沉吟半晌未有言语,又问他:“裴朔回府后可有为难你啊?若有委屈尽管和朕讲。”
                                                          .
                                                          这话听着真窝心啊,萧寂同心里笑,还有什么比您大手一挥安排了我终身还委屈的?
                                                          .
                                                          心知他的陛下此刻要的回答绝不是委屈和不委屈,他没心没肺的笑了:“裴将军想必也攒了一身伤回来,最近雨天又多,她忙着将养倒没空为难我。”


                                                          这一句既说了裴朔最近闭门谢客的原由,又表明她没有去勾搭朝中任何一派。
                                                          .
                                                          但纯粹是他胡诌的,俩人前后院住着裴朔有几处旧伤他哪知道?
                                                          /
                                                          帝王笑了笑,对这个回答很满意,半晌又问:“雷家和向家如何?”
                                                          .
                                                          萧寂同如实回答:“雷家来人请了三次,裴将军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刚回朝时向平来找过裴将军饮酒,几人聊了兵法也没说别的。”
                                                          .
                                                          圣明帝回身轻飘飘看过来一眼:“她倒安分?”


                                                          放了旁人早该诚惶诚恐自证说的句句属实。
                                                          .
                                                          萧寂同只是如常笑着:“她这才回来几日?等两位殿下坐不住,翻腾的日子在后头呢。”


                                                          他一向不忌口,想说谁说谁,两个皇女也不例外。
                                                          .
                                                          金吾卫直属御前只需事事为皇帝着想,其他一律不必顾忌,萧寂同又道:“陛下以为裴将军会倒向谁?”
                                                          /
                                                          他的态度和回话都一如往常的没有破绽,圣明帝安了心,有些疲惫不愿多言,笑看天际轻轻一句:“谁都好。”


                                                          其中似有千言,又似别无他意。


                                                          收起回复
                                                          40楼2020-01-23 20: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20-01-23 2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