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羊羊与灰太狼吧 关注:134,235贴子:6,008,021

【星落】《英雄传》外传《美丽的草原》(首先不要脸申精请求置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星落】《英雄传》外传《美丽的草原》
(首先不要脸申精请求置顶)
“我许下的诺言,就一定要实现。哪怕再艰难,我也要为自己的抉择承担所有的责任。”
又是一个寒假,星落要写一篇目测这个寒假都没法写完的文。《美丽的草原》,在一年前就已经雄踞我的外传策划列表。目标只有精华,只有让更多的人看到,只有靠它救赎自己的灵魂,去嘶吼,去寻找,去抚慰所有我看到的那些伤痛。
从今天开始,星落会努力去安排、去写作这个故事。一个关乎生死的故事,一个和现实一起燃烧的故事,一个美丽的故事,一个悲喜剧,一篇刀糖交加的生命颂歌。
尽管这让我看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恐慌和担忧,但我相信,这就是我的第三次大突破。
文风必然大改,你们能看到星落风的张力,但极少会看到星落风的狂暴。温和的,主要靠语言前进的故事,微妙的叙事视角,还有一如既往的描写,不会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享受。
至于丽多灵希灵雨这三位,在预告中已有提及。如有疑问请查阅预告。
文章目前策划分为五卷,每卷章节未定,剧情已基本完善。
不多说了,让我说些心里话,开始讲这个故事吧。自备纸巾。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01-24 21:09
    我经常会梦到,在最接近天的地方,有一片美丽的草原,叫近天原。
    每天太阳最早在那里升起,照亮那一片永远都不会哭的、一定能带来幸福的四叶草。
    ——题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0-01-24 21:28
      第二楼心里话被吞了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0-01-24 21:49
        来顶啦~ (但我只能有空再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1-24 22:06
          第四楼的引子都没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0-01-24 23:57
            补发被吞的心里话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20-01-25 00:00
              补发被吞的引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0-01-25 00:00
                顶!


                收起回复
                10楼2020-01-25 14:16
                  第一卷 从生命之树开始
                  【一•一】
                  “小希希,快点啦,快跟上!”
                  一阵风刮过来,草叶唰啦地甩过去,露珠都还没站稳,就被这干脆的投石机器甩出去了。它掉在地上,又四溅开来,敲在原本就很是潮湿的树干上,晶莹地停住了。阳光照在上面,突然就分成彩色的七束,在路过的晃动的白色毛发上亮起来。于是小兔子也就像仙子一样,轻轻一跑,彩色的光芒就在身上流动。
                  雨后的草原,干净得就像刚洗过的良心一样,湿润的空气里带着一层浅浅的暖意。小兔子感觉舒服极了。只是她的同伴老是在后面拖着步子,这让她感觉有些轻微的不快。唉呀呀,他不会又往树上乱撞了吧。
                  小兔子停下步子,回头看着山坡的下方。那里树丛繁密,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只能在地上铺上一些斑驳的碎金。金斑隐隐约约地在金色的毛皮上晃动,时不时地停一停,发出一阵撞到树干和树叶掉落的簌响。
                  噢,天,准又是那样啦。小兔子有些无奈地晃晃脑袋,耳朵下垂着,差点把眼睛捂住。她额头上的花朵仿佛都感觉羞羞的,悄悄地放低了。
                  “小多多,”新来的伙伴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他好像走了这么点儿路,就累坏了,“对不起,我又拖你后腿了。”
                  小鹿看起来是很狼狈的,金色皮毛本身是够漂亮的,只是上上下下都湿透了。两支小小的鹿角上挑着几片撞下来的树叶,两只眼睛像躲闪着什么似的滴溜溜转着,还灰头土脸的。这个被小兔子一口一个“小希希”家伙,大名倒是“灵希”二字,不过他的灵气,怎么看都有些凌乱了。
                  “好啦好啦,我倒不介意。”小兔子的耳朵“嘣”地弹起来,又直直地竖着,她的大眼睛盛着些担忧,正对着灵希呢,“只是,这次,你不会又要半途而废吧?”
                  “绝,绝,绝对不会!丽多!”瞧灵希急的,都把小兔子的大名喊出来了,“我们已经来了那么多次了,我一定要去山顶看看生命之树长什么样子。它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它到底有没有那么粗,那么高。我想要抱着它的叶子睡觉,那样,我就能成为另一颗生命之树了吧!”
                  “嗐,小希希,那加油喽,但愿这些都是真的。我也想看看那棵十个我都抱不下的树呢!”丽多眨巴眨巴眼睛,好像也和灵希一样兴奋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0-01-25 22:59
                    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1-26 00:13
                      顶!


                      回复
                      13楼2020-01-26 02:32
                        【一•二】
                        说起“生命之树”一事,还真不知道是从啥时候开始的了,或者是前几个礼拜,或者是前几个月。灵希只能隐隐约约地记得那天的阳光有些模糊,又很是清楚。露水在清晨结成一片浓浓淡淡的雾,阳光从里面折出来,把自己的小房间暴露得一干二净。
                        “姐姐,请问一下,灵希是在这里吗?”
                        灵希微微地晃了晃耳朵,他听得出这是谁的声音。他的小伙伴,丽多,生来就是这么一副软软甜甜的嗓音。只要耳朵还没坏,总是不会听错的吧。
                        “是丽多呀,希希在二楼,左边那间就是他的卧室。”
                        嗯,果然还是只有雨姐,爸爸妈妈都太忙了——糟透了,可或许还是对我好的吧。灵希低着头默默想着,好像要自言自语,但终于还是憋回去了。
                        咚咚咚。听起声音来,那步子挺快的,敲在木头台阶上,就好像突然来了一阵暴雨,狠力地要把屋檐敲碎似的。
                        灵希把视线转过去,就直直地盯着门框。总觉得有些事情欲言又止,好像是那么回事,可又是说不出口的。
                        门碰隆地被推开了,丽多咻地往里边一冲,就不知怎么的,感觉灵魂都被甩到空中。然后意识里的自己停顿一下,就突然往下掉下去,接着砰地一响,整只兔子都铺在了地板上,像极了一块软趴趴的毛毯。
                        “呜……小希希,你怎么把一盆植物放在——”丽多知道自己身子下面是个什么东西,这对植物的敏感,恐怕也是拜灵希所赐。可是她一抬起头来,就直改口了:“你的房间好乱啊!”
                        灵希倒是极其爱植物的——也未必,虽说他这一房间的植物一到天亮就是放着,然而已经蔫了大半。有些花盆甚至是横着摆的,盆里的小苗有些茫然地把头往上抬,竟打了将近九十度的弯儿。更不用说一地的树叶,绿的黄的,艳的烂的,杂七杂八地堆着。灵希或许只是把它们随意地放着,好让自己心旷神怡——也未必,不然怎么解释每一株植物上都有着浓郁的灵希的味道呢?
                        “咳咳,我不是喜欢研究植物嘛。”灵希的两声咳嗽好像是在缓解尴尬,又好像是真的憋不住的咳嗽,“我倒不是很在意这些植物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我只是想知道它们有没有一些作用罢了。”
                        “一些……作用?”丽多略略低低头,仿佛是要思考灵希的话是什么意思。却不料头上的花儿往下边滑了滑,丽多赶忙伸手去把它稳住。
                        “现在我找到了!我要找的那棵植物——”灵希从自己的枕头下边抽出一本书,直接翻开到一个页码上,“瞧,小多多,就在这儿!它的名字,叫做生命之树!“
                        “这个地点……咦?”丽多把身子凑到灵希身边,瞪大了眼睛盯着书上的内容,“不就是我们的家边上的这座山吗?不过这座山,可真够高,真够大的啊。我们都住在山脚下,但是从我家跑到你家都需要那么长时间呢!——诶,对了,每次都是我来你家,为啥你不到我家来啊?”
                        “别岔开话题嘛,”灵希只是盯着书,仿佛并不打算回答丽多的问题,“生命之树就在这座山的山顶上,他很高很大,十个我们都抱不下!据说,得到它的几片树叶,就可以像生命之树一样,拥有勇气和信心,来面对所有困难。那时候,我们也就可以生活得更加幸福美满!”
                        “真的吗?有这样的树吗?”丽多也有些惊讶,毕竟这还真有些天方夜谭。不过既然这是朋友说的,那又有什么不能试试的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20-01-26 23:46


                          回复
                          15楼2020-01-27 01:43
                            【一•三】
                            灵希的汗水已经从额头上涌出来,把那块四叶草形状的斑纹都浸湿了。这次似乎比前几次到这里的时候都更加疲惫,微微的一股气拼命的往上涌,灵希简直调整不了自己的呼吸。
                            好累……就好像一块巨石压在身上那样,每一步都走得好重,好艰难。灵希想起来自己是怎样趴在地上看一棵小草被逐渐放大的露珠越压越弯,终于突然地倒下去。
                            小草会有感觉吗?或许我的感觉,远比它们强烈。灵希有些失神地望着山坡更上方的密林,那里的光芒更是杂乱了。树木对灵希来说都是高不可攀的玩意,灵希在里边走着,就好像是其中小小的一茬,有些担忧地窥探着世界似的。
                            “小希希,你看起来很累了。”前面的那一团儿白色突然地停下来了,她的声音好像比之前的还要担忧还要恐慌。她或许是发现了什么异样,他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怀疑的神色:“你真的不需要回家吗?”
                            是,是的,这次比之前几次更累了,但是这次,真的不能再轻言放弃了。机会在一次次失去,时间再也在一秒秒溜走,生命正在一寸寸燃烧,这次放弃,恐怕就意味着自己真的要和那一份生机作别,然后木然地度过空虚的日子了。
                            于是灵希说:“我说了不需要。我不会骗你的。我们是朋友啊。”
                            “对,我们是朋友!”小兔子昂起头来,好像把自己当作大人那样,“就算你真的走不动了,我也会把你背到山顶上去的!不管怎么说,我也已经十一岁了,你比我小一岁,我是姐姐!”
                            “我才没那么没用呢!我自己能走!”小鹿故意地站直身子,用一种俯视的眼神盯着小兔子,“我比你高,比你重,比你厉害!别不信,我就要自己走上去!”
                            到底是自尊心作祟,灵希也并非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走到山顶,实在是有些路的。简直瞎胡闹,其实在什么地方轻轻绊一跤,灵希都可以直接从山坡上滚下去。现在,自己想要抓紧什么东西,都显得有些乏力了吧。
                            “好啦,灵希,我走你后面。”丽多仿佛知道灵希在想什么似的。她蹭蹬蹬往山坡下边跑了几步,然后跟着灵希慢慢往山上挪。
                            如此许久。树叶密了又疏,阳光碎了又浓。直到从黑色的密林中走出,炫目的光把视线模糊。在那模糊的感觉之中,灵希看到眼前粗大的棕黑色树干,下边的碎金在叶影的推挤中微微晃动。
                            “这,就是,生命之树……”灵希的声音微微颤抖,他依稀地感觉这并不是因为他太过疲惫,而是因为在昏沉了太多的日子之后突然看到生命希望的那一份无与伦比的冲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20-01-27 23:57


                              回复
                              17楼2020-01-28 01:24
                                【一•四】
                                灵希就直接倚在树干上,仰头望着上面的树叶。一层层的叶交叠,绿得有些发黑。这墨绿的颜色从树干的顶上漫溯开来,远远地流出去,好像一片深不可测的大海。
                                有阵风来,所有的树叶一起簌簌地发声,好像大树和大地在窃窃私语。细细去听,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好像那是生命掩藏的机密,谁都不能轻易获取。
                                偶尔也有几片叶子脱离了枝干,踩着些回旋的舞步,不紧不慢地下来。地上已经盖着厚厚的一层叶子,或者泛绿,或者发黄,或者满面泪痕,或者不染纤尘。一片片叶子,好像是在制造一座宏伟的宫殿,这是属于生命的殿堂。
                                灵希坐下来,直把双腿岔开,把面前的树叶一片片捉起来。树叶也是生命的载体,灵希始终这么认为。他时不时地抚摸上面虫蚀的伤痕,捋平那些干瘪的皱纹。对着阳光看着叶子,它们似乎还涂着油水一般,绿得发亮。
                                “生命之树,果然是一棵大树啊……”灵希感觉这声音好像不是自己的,而是一个懵懂的灵魂的,“小多多,你看这些叶子,它们都好有生命力啊!”
                                “嗯,对啊。”身边的小兔子半倚在树干上,怀里已经是一大堆绿油油的叶子了。丽多显然是把那些看起来最完美的叶子挑了出来,这时却刚好透过树冠的边上,望着万里无云的一片天空。
                                小兔子的身子软下来了,她完全沉浸在对无边无际的阳光的向往之中。那好像是她一直愿意相信的东西,养了生命之树的一些特殊的恩泽。所以她似乎都没法再集中精力听灵希说些什么,只是自顾自地念叨着:“生命之树上面顶着的天,就是养育着这片草原的那片天了吧。天上有暖暖的阳光,有软软的云朵,有甜味的雨点,还有酸酸的闪电。不过在这以外,肯定还会有些东西,只不过我还没学习到呢。”
                                “那么小多多,生命之树下面会是什么呢?”灵希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怪异,瞳孔都缩小了一些。他看着下面的土地,好像是有些未知的恐惧。
                                “下面,就是泥土啊。”小兔子转过头来看着灵希,不经意地回答着,“最多,再加上树根吧。”
                                “哦。哦哦。”灵希断断续续地应了几声,仿佛精神有些恍惚似的。他好像想起一些什么,但终于是不能说的。说不出口。
                                “没事吧,小希希?”丽多咚地跳起来,耳朵上下晃了一晃,“你看起来有点累呢。我来帮你拿这些叶子到你家,好吧?”
                                灵希这次并不回答,但也默默许可了。他知道丽多是对的。
                                但是,有些话儿,万一错了,怎么办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20-01-29 00:30
                                  以为我不更了么?错!我只是写到太晚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20-01-29 00:31


                                    回复
                                    21楼2020-01-29 02:17
                                      居然没几个人在看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20-01-29 13:50
                                        大家最近都没发现我在更文么居然我可以这么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20-01-29 23:56
                                          【一•五】
                                          “希希,怎么又跑山上去了?”
                                          丽多撑着灵希,一步一步往山下挪的时候,恰好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了。它来得有些突然,但全然是在意料之内的。
                                          鹿姐姐堵在房屋的门框里,盯着山上两个小家伙跌跌撞撞地下来。她和灵希一样有着金黄的毛发,只不过比灵希的还有光泽。她的前额缀着一块沙漏形状的斑纹,两只眼睛就像雨水一般澄澈。如果说目光是有温度的,那么这样的眼神大概就是带着微微的凉意的吧。
                                          “雨姐,真的不要太担心我啦!我又不是笨蛋!”灵希还喘着气,但还是匆匆忙忙地回应一声。爸爸妈妈都那么的忙,平时和姐姐一起生活在山脚小屋,灵希当然对姐姐的想法了解得一清二楚。
                                          丽多毕竟是旁客,也并不太清楚一些事。所以她总觉得有些奇怪,但又被自己的年纪牵绊着,不知说些啥好。她小心翼翼地搀着灵希,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一不留神,灵希就会从身边消失似的。她一步步地往下走,时不时地摸摸小鹿的脉搏。好像她也在担心出现一些什么异样呢。
                                          等到终于下山,灵希有些匆忙地把丽多怀里的那堆叶子抱了过去,就直直地往屋里走去了。他的步子还是有一些摇晃,显然是累坏了。
                                          “丽多,我已经做好晚饭啦,你要和我们一起吃吗?”鹿姐姐并没有直接转身进屋,而是温和地望着丽多,轻轻地邀请着。
                                          “不啦,灵雨大姐姐!”小白兔唰唰地甩了甩脑袋,用一种带点儿奶音的腔调回答道,“我爸爸妈妈肯定在家里等我呢!他们做的晚饭,最香最香了!”
                                          “哦,好吧……”灵雨不知为何脸上多了一份悲伤,她的声音里好像有一点点的嫉妒的味道,但又是那样的稍纵即逝,再也捕捉不到,乃至这味儿是否真的来过都不能确定。
                                          “哦,对啦,灵雨大姐姐,灵希今天看起来挺累的……”丽多好像是想说些什么,可还是要憋回去似的。这话说了半句,但那担忧的声音还是让灵雨全然理解了丽多的意思。
                                          “他呀,真是太淘气、太任性了。”灵雨轻轻摇了摇头,然后竟然还叹气了,“唉,他把楼上房间搞的一团糟,又哭着闹着要把卧室搬到一楼窗边。这下可好了,他老是在那里出神地看山,谁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想干什么。”
                                          “我和他是好朋友,我应该算是知道的吧!”小兔子的眼睛里流出无边无际的天真,好像她在为自己对灵希的了解而庆幸呢。
                                          “算……吧……”灵雨轻轻笑了一声,但这笑分明是假的。灵希盯着山上的土壤和植物想那么久,会在想些什么呢?他真是……太特别了。
                                          “我也没啥好说的啦!再见啦,灵雨大姐姐!”小兔子往后蹦了几步,挥了挥手,就像一阵白风那样,咻地往家里冲过去。
                                          但灵雨还是在门框里站着的,这次更像是镶嵌在那了。她有些木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希希啊。唉,希希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20-01-29 23:57


                                            回复
                                            26楼2020-01-30 05:12
                                              【一•六】
                                              丽多仰起头来,把那最后一碗汤扬起来,整只兔子都往后面一点点拗过去了。那热热的、香香的汤水哧溜溜穿过喉咙,咕嘟嘟灌进肚子里,一股暖意就从身子里往外面散开去。小兔子把汤碗往桌上轻轻一放,就直接仰在她的小椅子上,这实在是太惬意了。
                                              丽多目不转睛地盯着屋子上面,那串精致的风铃在落日的光芒里,也是红彤彤的亮色。那浓郁的红在风铃的玻璃之间辉映着,点燃了风铃里的那片天宇。十一颗星星,在太阳和月亮边上兜着圈儿转着,好像懂得日子的流淌那样,周而复始地运动。
                                              这原是丽多的十一岁生日礼物,却不料成了她最喜欢的那一份。丽多看着它,便仿佛感觉整个天空、整个太阳、整一群生命都在陪着自己似的。风铃清脆地响,时间轻轻地飘,经历慢慢地淌,丽多逐渐成长。活着,是一项多么美丽的事业,就好像看美丽的日出,在这片澄净的草原之上。
                                              灵希对自己的境况,是宁愿只字不提的。丽多却有着无穷无尽的开心事,好像一个时刻咧着嘴笑的开心果。比如前段时间,摘到一朵又香又大的花,丽多把它直接戴在额头上了。又或者学一只小鸟叽叽喳喳地叫,假装要飞起来。更棒的是可以帮灵希挪动一些盆栽,观察它们的叶子和斑纹。还有那么体贴的爸爸妈妈,丽多的幸福,实在不胜枚举了。
                                              “多多,今天爸爸妈妈想跟你聊件事。”爸爸的声音突然响起来了。
                                              丽多差点没能反应过来,她慌忙地坐直了身子。在这之前,爸爸从来没有这么严肃地说过话。丽多感觉到,现在眼前的事儿,可能和之前不一样了。她把双手相对着放在肚子前边,手指交叉,紧紧地环扣着,眼神也显得分外紧张,好像做了坏事被逮了个正着似的。
                                              “你的朋友,那只小鹿,最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爸爸的语气好像是窥探性的,丽多感觉愈发云里雾里。
                                              “是的,他好像……很容易累。”丽多老老实实地回答。她其实觉得爸爸本来就是知道答案的,再说她也是不会骗人的小兔子。她一定要把话说得准确无误。
                                              “那你和他交往……”爸爸的语速放慢了。
                                              丽多突然感觉事情可能不是那么简单的,爸爸妈妈是想劝说自己放弃一个朋友么?他们在怕什么?——生病传染?情绪影响?想法古怪?但这些,都不能妨碍我和灵希做朋友啊!
                                              “灵希就是我的朋友!”小兔子突然任性起来,她是唯一不会为朋友让步的。一直以来,是灵希引领着丽多了解了不少植物,直到找到生命之树那天……
                                              “你做的很对啊!”妈妈和爸爸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很是温和地看着女儿,“他容易累,就更需要你去照顾呗。你可要努力去帮助他啊,我相信你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真的吗?”丽多有些喜出望外了,直接站在了椅子上,就差蹦起来。她的两只眼睛都发起光来了:“谢谢爸爸妈妈,我一定会努力帮助他的!”
                                              话音刚落,丽多突然感觉有些尴尬了。她突然注意到了自己的姿势,赶忙噗咚一屁股坐了下去。山脚的小屋里,重又响起了欢快的笑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20-01-30 23:59


                                                回复
                                                28楼2020-01-31 01:4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1-31 22:52
                                                    顶(貌似来的有点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1-31 22:57
                                                      【一•七】
                                                      又一阵倦意从身子上扫过去了,灵希感觉身体又有些重了。然而他还是呆呆地坐在窗前,手里捏着几片残缺的树叶,静静地望着外面的森林。树沿着山坡蔓延上去。一片翠绿的生机,在明晃晃的、没有一点儿锈迹的天空底下缓缓流动。
                                                      一阵风起,那些树林的气味就随着小小的水滴蓬勃奋飞。急急缓缓的风就从灵希的耳朵边上过去,把灵希的心绪一层层剥落。
                                                      时钟在屋子里滴滴答答地响着,可以听得很清楚。这里实在是清净的一隅,安静得可以摸到从指缝间偷偷溜走的那些岁月。岁月的颜色越来越浓,慢慢积淀成一座生命的雕塑。
                                                      没必要了,没必要了……灵希感觉自己可能也是活成了一座雕塑罢了,树木做的。他不曾见过那有灵气的东西,但他还是想清楚了——那些话真的没必要了。
                                                      “小希希!”背后突然炸开一声大叫,好像是坏蛋突然破门而入似的。可灵希一定神,便全然知道是谁来了。他把那带点残绿的树叶收到怀里,慢慢地侧过脸,睥睨着那个不速之客。现在,真感觉有些打扰了。
                                                      “丽多,我现在……心情不太好。”灵希好像是在努力控制自己。他对窗冥想的时候,都是他独自的时间,也是他了解自己的唯一机会。这突然被打断,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小希希,你怎么了?”小兔子听到小鹿竟直呼自己的名字,似乎也意识到了朋友的不快,“你是太累了吗?”
                                                      “别谈这个,这很没意思!”灵希突然把头整个儿扭了过来,直直地盯着小兔子,“我们换个话题——你知道这片草原上有一口枯井么?”
                                                      “枯井?明明没有!”丽多不假思索,一口咬定,“我从我家到你家来回这么多次,根本就没看到过任何一口枯井啊!”
                                                      “那其他地方很定有!”灵希的眼睛闪着光,他似乎相信这一定是真的,“我做梦梦到过!”
                                                      “做梦……不一定是真的啊。”小兔子脸上多了几分茫然,“而且枯井这么危险,会被填掉的吧。”
                                                      “够了,丽多,我受够了!怎么连你都不相信我啊!”灵希的怒火来的莫名其妙,“你难道就是来帮我姐姐监视我的吗?!”
                                                      丽多被灵希突然的训斥懵住了。“……你姐姐?监视?”她断断续续地说着话,好像理不清其中的逻辑,“怎么可能?我又怎么会?”
                                                      “是不是你告诉我姐姐说,我看起来很累的?!”小鹿好像想从椅子上站起来,可是又乏力地坐了下去。他明显生了气,说话都有点儿颤抖了。
                                                      “我只是说了真实情况啊……”丽多感觉自己说起话来都好无力,眼前的弟弟已经火冒三丈。她感觉自己的鼻子有点发酸,她好委屈啊。
                                                      “我不能累!我真的不能累!”灵希几乎是在吼叫,就好像他疯掉了似的,“我明明和你们一样,可你们偏偏要把我当作一个易碎品,我不要这样活着!”
                                                      丽多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她根本不知道灵希这是怎么了,只是知道他变得很奇怪。他变得异常的敏感,自己说什么都是错的。
                                                      “对,对不起,小希希……”丽多低着头,用手臂抹着眼泪。她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突然一转身,掀开房门便往外冲,她必须逃走,让灵希自己去安静下来。
                                                      “帮我去找到那口枯井,不然别回来!”灵希还坐在那儿,歇斯底里地喊。转而他突然猛烈地喘着气,头开始有些发晕。
                                                      该死,怎么又累了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20-02-01 00:00


                                                        回复
                                                        32楼2020-02-01 11:02
                                                          顶顶顶(刚刚好像发错地方了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20-02-01 12:1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20-02-01 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