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凤吧 关注:15,271贴子:410,013
  • 7回复贴,共1

【墨凤·原创】初雪(新年贺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年快乐~祝各位身体健康,记得戴口罩,少出门,保重身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1-25 16:44
    【楔子 梦】

    白凤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又回到了幼时鬼山的血潭。

    血潭里的空气依旧寒冷得像是流动的冰,带着刺鼻的腥味,冻得人骨头都会发疼。

    那种从骨髓深处喧嚣开来的痛楚,一如四下里弥漫的,渗入五脏六腑的幽蓝色雾气,几乎要将他的灵魂一寸寸地剜碎。

    空气似乎是被冻结住了,他无法呼吸,只能任自己胸腔内最后一丝空气耗尽,然后沉没在这片绝望的虚无中。

    冥冥中,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喂,小子,醒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1-25 16:45
      【一 落雪蹁跹】

      白凤猛地睁开眼睛。

      面前是一张放大的俊脸。苍白的肤色,半眯起的狭长双眸,妖娆的眼纹,还有嘴角勾着的轻佻的笑。

      “小子,终于醒了?”坏笑的某人松开了捏着白凤鼻子的手。

      白凤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用三秒钟的时间让混沌的脑子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然后他的脸冷下去了。

      他先是冷静地把墨鸦掀开的被子又扯回来盖好,然后愤愤地将握在手里的白羽甩向某人。

      墨鸦施施然伸出两指夹住那片羽,挑着眉笑的更加狭促:“哟,这么容易就生气了?”

      “你很闲吗?”白凤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是啊,你怎么知道?”墨鸦伸手在被子上拍了两下:“喂,小子,该起来了。”

      “冷。”白凤没理他,把头蒙到被子里继续睡。

      “起来了,有任务。”某人继续拍被子。

      大白天的任务……有也是给你的,关我什么事?

      墨鸦无奈地盯着床上裹着被子缩成一团的球,勾着唇,温柔地伸出手,然后猛地把被子再次掀开。

      “你到底想干嘛?!”被冻得瞬间清醒的某只。

      “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墨鸦不由分说,拖着白凤,推开了房门。

      “你今天……”白凤忽然噤了声。

      门外是一场落羽似的纷扬大雪,一如四散飘风零的破碎花瓣,温柔地掩住整个世界,将远山近树全都勾勒成一片分辨不出轮廓的纯白。

      “下雪了……”白凤接了一片落雪,垂眸看着它在掌心融化,只余下一小块冰凉的水渍“原来你让我看的是这个。”

      “这是韩国今年的第一场雪。“墨鸦倚着门框,亦是望向漫天飞雪:“虽说不能像北方的燕国一般,下上整整三月,但也不错了。”

      “今年的雪来得未免有些太晚了。”

      “确实有些晚。不过……终究也是来了。“墨鸦打了个响指,笑:“等这场雪停了以后,整个韩国都会燃起篝火来庆祝。”

      “整个韩国……并不包括我们。”白凤自嘲地嗤笑一声,扭头问墨鸦:“什么时候开始下的?”

      “子时左右。”墨鸦回答:“见你歇得早,便未唤你。”

      “只是半夜的雪,便足以掩盖一切罪恶与航脏。”白凤看着这一片银装素裹,忽而想到了什么,冷笑起来:“侯爷一定很喜欢这种天气,若以他的性子,怕是会……”

      “有些事,心里清楚就够了,没必要说出来。”墨鸦淡淡地打断:“有时候,我们不需要活得太清楚。”

      白凤抱臂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寒风凛冽,携着冰雪直扑人面。
      墨鸦瞥了眼一旁情绪低落下去的白风,忽然开口道:“小子,不如我们比一场?”

      白凤提了几分兴趣,问:“怎么比?”

      “我们比……看谁先到那座山山顶。”

      “这么简单?”

      “当然不是。”墨鸦挑着眉笑,手一指,道:“在到达山顶之前,不能借助除它们外的任何东西。”

      白凤睁大眼睛:”……它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1-25 16:47
        【二 踏雪而行】

        白凤看着前方的墨鸦,心中有些愤愤。
        此刻他遇到了些麻烦。

        这漫天飞雪瞧着与他平日用的的白羽差不了多少,但麻烦的是它极易融化,附着在鞋底,纵然是他也很难用此借到力。

        但墨鸦似乎比他轻松得多,甚至还有闲心回头朝他抛了个媚眼。

        哼!白凤暗哼了一声,一枚白羽自袖中滑出,被他握在手中。

        反正他的羽与雪同色,应该不会被发现……应该吧?

        不过白凤到底是个性情骄傲的人,倒也不屑用这般手段,心思只流转一瞬,指尖便已松开,任那片羽被风卷起,消失在天地间一片白茫茫的雪色里。

        墨鸦虽在前头,暗自里却将他那点小动作瞧得一清二楚,心里不免觉得有几分好笑。他足尖发力,不动声色地伸出手指夹住乱风中的白羽,摩挲了一阵,他轻道:“这小子,总是这么骄傲啊……”

        可是太骄傲了,会被夜幕吞得连渣都不剩啊。

        飞雪固然纯白无垢,但,却也脆弱。

        白凤自是不知他心中所思,只听得耳边传来一阵轻笑:“小子,可别要赖。”

        白凤嘁了一声:“放心,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这一开口,脚下便泄了几分气,险些栽下去,当下也不敢再讲什么,只鼓了劲想要超越飞在前头的墨鸦。

        墨鸦忍不住挑起唇角,倒是同往日一样,不动声色地放放水,稍稍满足一下少年的求胜心。

        虽然……也许用处不大?

        果然还是输了。

        墨鸦深知自家小子的脾性,却仍是挑眉笑:“我赢了。”

        自凤抿了抿唇,声音里颇有几分不甘:“下次,我一定会比你更快!”

        “嗯嗯,下次。”

        白风哪里听不出地语气里的敷衍,哼了一声,抱着臂自个闷在那里生气。

        墨鸦勾了勾唇,伸手揽着白凤的肩:“来,看着。”

        “看什么?“傲娇地转过头,面无表情的冰块脸,却也好看。

        “喏。”

        细小的风暴在掌心生起,卷起几片偶然落入的雪,又化作无形,泯然于天地。

        “在万里高空中,只有掌握风的流向,才能真正乘风翱翔。“墨鸦俯视着山下银装素裹的世界,淡淡道:“不管是羽还是雪花,说到底,本身也不过是随风飘荡。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做到御风而行,就不用担心无路可行。”

        “御风……可即使列子可乘风行走,不也同样有所依待吗?”

        墨鸦叹了气:“说了多少次了,庄子的书你少看些。”

        “我喜欢。”

        “我知道你喜欢,因为喜欢所以认同。“墨鸦伸手掐了掐白凤的脸,完全无视他瞪来的视线:“我也知道你向往他的自由,可那种自由没有人能够真正达到,连他自己也不可以。”

        白凤拍开他的手,哼了一声:“总比困在笼子里好。”

        “你会觉得不自由,是因为你的心是自由的。“墨鸦眼底是莫名的神情:“真正不自由的,是身处牢笼却不自知的人,可那样并没有什么不好。鱼儿一旦离开了水,就只有死路一条。”

        “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你希望有什么样的选择?”

        “我……”

        “我提醒过你很多次,这不是我们应该想的问题。”墨鸦的目光从漫天飞雪上挪开,看向他:“从我们踏鬼山的那一刻起,我们的命,都不再属于自己。”

        白凤似乎仍有些不服气,刚打算反驳,脖子突然一冷,刺激的他打了个寒颤,猛地缩了起来。

        “墨鸦!!!!!”白凤咬牙伸手把衣领子里残余的雪抖出来,一字一顿:“你不无聊?”

        墨鸦眨了眨眼,笑得纯良无害:“我这可是在检查你的警惕性。”末了又道:“不合格。”

        话音未落,便是一团雪带着厉风,朝他而来。

        他猛地退后躲过,笑了笑:“不如这样,我们再来打一个赌,如果你现在能打得到我,就算你赢。”

        “这可是你说的!”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雪中来回追逐,夹杂着乱飞的雪球。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场混战终于拉下了帷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1-25 16:52
          “小子,你还有的练……”墨鸦笑眯眯伸手去够白凤的肩。

          却被糊了满头满脸的雪。

          “我赢了。”

          ……不知道是谁先说的不比了。

          墨鸦无奈的伸手拂去头上的雪,另一只胳膊还是搭在白凤肩上,语气里仍带着点宠溺的意味:“小子,你这可是耍赖啊。”

          “兵不厌诈,是你教我的。”

          “嗯嗯。”墨鸦漫不经心地哼着,目光扫过雪中的将军府。

          纵然这一片纯白的世界,也没法彻底遮掩它的璀璨的华光。将军府建造时,每一砖每一瓦都耗费了韩国大量的财物,甚至连韩王宫都要稍逊一筹。

          然而此刻墨鸦眼中它,如同累累白骨中纯金的利刃,便是用宝石镶满了,也改不了它染血的本质。

          可是他看着看着,突然就笑起来:“可以啊。”

          白凤莫名其妙地偏头看了他一眼:“嗯?”

          “喏,即使是我们,也可以庆祝这场雪。”墨鸦伸出手指将落在白凤银饰上的雪捻起,指尖还未离开银饰,雪粒便已融化。他勾了勾唇,亦是抬眸望向白凤,目光相对时,他的眸光忽的柔和许多:“要是想要篝火,也不是不行。”

          “啊对了,等这场雪下完,这一年貌似也该结束了……”

          “小子,”他笑,“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1-25 16:52
            满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1-25 21:4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2-07 1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