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练吧 关注:20,088贴子:548,073

【文章】蛇守不同于云开,这篇小短文(好吧,其实楼主也不确定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章】蛇守
不同于云开,这篇小短文(好吧,其实楼主也不确定短不短,但不会弃坑的。)大概甜虐适中吧,但不会一虐到底的,毕竟楼楼不是也后妈嘛!
小白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1-28 17:09
    罗网打头,阴阳坐镇,五千铁骑踏尘而来,分明是要将流沙一举全歼的势头。
      没人知道那阴晴不定的帝王为何突然对流沙发难,然而一场战役就这么打响了。
      这一战,惨烈异常。没人敢有丝毫放松,所有人都知道,放松便意味着死亡。刀光剑影间,那些倒下的人,甚至来不及瞌上不甘的眼。
      白凤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受了多少伤。但他隐隐知道,自己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
      千军万马前,人的力量何其微渺?
      白凤记得战前自己直视着那个明艳一如初见的红衣女子,开玩笑似得问:“你觉得,待会儿谁杀的人更多?”
      这是一场死战,罗网阴阳再加上秦国铁骑,他们,毫无赢面。是以他甚至没法说谁能活着离开,这次,大概是真的要和她葬于一处了。
      赤练显然也是知道的,但她也只是沉默了一会儿,片刻后便笑,她笑得明艳张扬,语气也是不容怀疑的自信:“自然是我了!”
      “这么自信?”
      “当然。”
      白凤嘴角微微翘了起来,眉眼间染上淡淡笑意,就连一贯的冷清的语气中也夹杂着几分轻浅的柔和:“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接着,便是无止尽的厮杀。
      当那柄长剑破空而来的时候,银白的羽刃亦是带着肃杀,即使躲不过,他也绝不会输。
      可就在此时,一抹火红蓦然闯进白凤的眼底,接着便是长剑贯穿身体的声音。身体控制不住地向前倾,赤练却笑着抱住了白凤。
      没人知道已经负伤的赤练是怎样不要命地用链剑逼开对手,以决然之势挡住那柄本该刺向白凤的剑,就连她的对手也被惊诧了一瞬,她明明已是强弩之末了,如何能爆发这样的力量?
      羽刃破风一击,直直刺入长剑的主人的咽喉,白凤近乎颤抖得接住浑身染血的赤练,手中的血,刺目粘稠。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抱他,却是以这样不要命的姿态。他,宁可不要。
      要怎样的速度才能快到可以掌握自己的生命?少年白凤的问题或许有了答案。
      原来,他从未拥有可以掌握生命的速度,掌握不了自己的,更掌握不了她的。
      震惊,彷徨,痛苦铺天盖地而来,近乎要将人吞没。直到此时,白凤才发觉最初同生死的想法有多么可笑,他怎么会想要和她一起殒命呢?他想要的,明明是她活着。哪怕只有一个人了,她也该好好活着。
      手握鲨齿的男人在这一刻终究也乱了剑势,对手只当这是绝杀的好时机,却没想到自己迎上的将是死神的刀刃。
      乱势,的确是破绽,可携了怒火与狠戾的剑势,同时也是最可怕的进攻,雷霆一击,无人能挡。
      一击必杀,终究还是让人惧了。不只是对死亡的恐惧,更是对强者的畏惧,流沙卫庄,从不是好惹的人。
      自以为跨过千山万水,来到白凤身旁却只是瞬息间的事。然而,他只来得及听到一句话:“白凤,带我离开这儿吧,我讨厌血。”
      是啊,她怎么会不讨厌血呢?
      她出身高贵,父皇宠爱,兄长呵护,养出的亦是天真烂漫的性子。即使经历再多波诡云谲,阳光终究还是阳光,她又怎么可能不讨厌血?
      或许,他本不该将她带进剑的世界,鲜血和死亡的阴影,不该笼罩在她身上。
      如今她累了,倦了,想要离开了,他便帮她。
      卫庄突然怒喝一声,手中的鲨齿以横扫之势在人群中撕开一道豁口,来不及思考,白凤只听到一句话:“带她走。”
      身后的厮杀与刀剑交击声不绝于耳,男子则抱着浑身染血的女子御风而去,风刮在脸上,砸在伤口上,让人疼痛的同时也更加清醒。
      白凤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带着赤练离开身后这片狼籍战场,他只记得那浑身染血的女子无力地靠在他怀里,她说:白凤,带我离开这吧,我讨厌血。”她努力笑了笑,轻声道:“白凤,欠你的命,我还了。你也自由了,可是……”
      可是什么?
      时间的残酷如此不可琢磨,赤练没能说完的话是什么,白凤永远不会知道了。他只看到,她的手终究是地垂了下去。
      残虹如血,像极了女子一袭红衣烈烈飞扬。
      可白凤知道,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1-28 17:10
      聚散沉浮,终归还是要消散于天地间。流沙的命运似乎早已注定。张良踏马带着人前来时,已经太迟了。
        那年的初雪来得格外早,也格外大。纷纷扬扬洒落下来,似乎存了心不把这世界笼成白色便绝不罢休。
        可即使洁净如斯,也只给这片战场平添了几分寂寥凄然。万籁俱寂中,血色透过雪层渐渐渗出,竟是更加妖异,触目惊心。这绝望的红色,怕是再也洗不净了。
        终究还是来迟了么?张良翻身下马,一滴泪伴着他的动作溅落在雪上,融化出小小的一个点,很快又归于无迹。
        “韩兄救我!”
        “子房啊!”
        “我偏要叫,小良子,小良子!”
        “张相之孙,张良。”
        ……………
        曾经立志共勉,共抗夜幕的旧事。在韩非身死,韩国被灭,在他只身赴往桑海与所有人背道而驰时已如云烟消散,成了回不去的序章。
        可他到底还是存了一分念想的,无论如何,至少他们还在,流沙还在,韩非从始至终都活在所有人心里。
        当初的誓言,他未有一刻真正忘记。
       可如今,那些人那些事却生生从他生命中剥离,再也不留痕迹。
        弄玉,韩非,紫女,红莲,卫庄。所有都走了,唯独剩他一个张良,孑然一身。天地偌大,他却恍若失了魂魄,无处可栖。
        “子房,节哀。”韩信走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面露不忍。
        张良闭着眼,却不说话。再睁眼时,已是一片坚毅之色,他的嘴唇微微动了动。
        声音太浅,又混杂着风声,教人分辨不清,韩信只隐约听到两个字:亡秦。
        不远处,鲨齿狠狠钉在地上,握剑之人,跪而不倒。虽是半跪,然一如往昔,俯瞰众生。便是雪覆黑袍,亦不减枭雄之色。
        张良知道,那是卫庄。
        “将卫庄的尸首与鲨齿带走,找到一个红衣蛇发的女子,届时将他们好生安葬了。”
        张良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翻身上马,不再停留。
        …………
        两个时辰后。
        “方才移动卫庄时从他身上掉下此物,不知该如何处理,故来请示公子。”
        张良小心地打开帛布,只见一个莲纹银镯静静躺在里面。虽看上却年岁已久,却只是轻微磨损,可见被人保存得很好。
        默了默神,张良似乎透过银镯想到了什么,但最终只是轻道:“一并安葬了吧!”
        “有一件事属下需向公子请罪,公子说的红衣女子,属下们未曾找到。”
        张良一怔,眼底闪过错愕和喜意。她,还活着么?
        张良突然想到那个白衣的男子,白凤轻功独步天下,对赤练的在意他亦是看在眼里,作不得假。或许,是他将她带走。或许,她并没有死。
        
        咸阳王都内。
        “禀告陛下,流沙已全数歼灭,罗网贼子也以尽数绞杀,剑圣盖聂随流沙……”
        嬴政只是轻微地点了点头。
        “那,渊虹剑。”名剑榜排名第二的宝剑,没有哪个剑客不想要,盖聂已死,他显然也是动了心思。
        威严依旧却已现颓势的帝王静默了一会儿,不知在想什么。良久后才疲倦道:“与盖聂一同下葬。”
        那人眼中闪过不甘,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在看见帝王眼中的冷森寒意时闭了嘴,低声道:“喏。”
        待那人走后,一个身着柳黄华服的年轻公子从屏后走了出来。
        嬴政笑了笑:“苏儿可都听清楚了。”
        扶苏躬身行礼:“听清楚了,但父皇为何……”
        嬴政抬了抬手打断他的话,眼中一片幽深:“好刀要握在自己手里,握不稳的刀,不如毁了。”
        看着眼前温和儒雅的长子,嬴政满意之余不由得叹了口气,赵高狼子野心,若是不剪其羽翼,恐成大患。苏儿仁厚有余狠辣不足,百姓爱戴虽好,却不能保证他坐稳帝位,有的路,只能由他来替他铺。
        “苏儿仁厚,却少了决断,为君之道,你该好好学学……帝王的心思,不容任何人窥探,你可明白?”
        “儿臣明白。”
        
        …………
        海上仙山中,有一老者独自对弈,执起一枚黑子时,黑子竟坠落于地,再次拾起时,棋子上已出现一道显眼的裂痕。
        老者轻轻闭上眼,一滴泪却不受控制地滚了下来。天命天命,他们果真还是逃不过宿命。
       老者转过身面向无垠大海发出一声轻叹,不知为谁。
        没人知道,从此之后,鬼谷绝迹,世间,再无纵横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1-28 17:16
        有些人和事啊,当真是看不全的。正如剩下的罗网杀手不知道自己反程会遭到两万精兵的围攻和阴阳家的反戈一击。
          后来的人只知道巨鹿之战破釜沉舟,却不知道此前一战惨烈悲壮,成了亲历者终身难脱的梦魇。
          后来的人只知道韩国旧人张良忠心故国行刺秦王,却不知道其中夹杂的除了家仇国恨还有回不去的情宜。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1-28 17:17
          这个………叫甜虐适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1-28 19:11
            额,还没完结的,楼主发誓真的会甜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1-28 19:56
              空旷宁静中带着幽深的静谧,却也不乏葱翠的生机,鬼谷的景致一如往昔,茫茫雪色更增添几分寂寥,像一幅苍茫的水墨画。
                白凤将赤练带到的,正是此处。
                当初盖聂拒战,鬼谷子无踪,流沙便将此处当作了据点,因那时流沙的名声还未打响,他们也曾过了一段算得上安然闲适的日子,只是如今再回来,已是物是人非。
                白凤像是入了魔怔,怀中的人早已没了声息,他是知道的,却不愿承认。小心翼翼地赤练放在床上,褪下衣物,细心地拭去她身上的血迹。白凤动作轻柔,像虔诚的信徒。
                水换了一盆又一盆,却总是被血色染红。这血,似乎永远也擦不尽了。
                白凤取了件红裳替赤练穿上,女子的衣物向来繁琐,他却只是耐心地替她穿着,仔细地捋平衣服上的褶皱。
                如果有人在场,定会发现这根本不是普通的红衣:血色如火,金凤翱翔,红莲艳艳,灼灼其华,这分明就是女子的嫁衣。
                白凤没有告诉过赤练,他曾梦到过她同别人成亲,他看不清那人是谁,只记得她一袭红衣言笑晏晏,说不出的娇美动人。但他却颦着眉低声说了句:真丑。
                梦中惊醒的人心神未定,极力掩饰却没躲过赤练的眼睛,她眼中是一闪而过的惊讶,片刻后又笑了:“白凤居然也会做噩梦?”
                白凤难得没反驳赤练,反而看着她失了神。
                他当时想的是什么呢?
                他是见不得她为别人穿上嫁衣的,那太刺眼了,但若是为他穿上嫁衣,大概会很好看吧!
                可是,为何如今亲手为她穿上的嫁衣,还是这样刺眼?
                清傲孤高的男子再也掩不住心中的伤痛,将头深深埋在手掌间,发出的闷声呜咽声声泣血,恍若绝望的困兽。
                当墨家的人寻来时,已是半月之后了。她在冰棺内,苍白单薄,再无昔日的娇媚。他在棺外,失了心魄,不见百鸟之王的矜傲。
                盗跖将白凤从地上一把扯起来的时候,白凤只低低说了一个字:“滚。”
                他的目光,仍放在冰棺内。
                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冰棺中身着火红嫁衣的女子时,所有人的嘘了声,这场战役有多惨烈他们是能够想象的,整个流沙加上鬼谷纵横和盗跖,最后却只剩下两个人。
                一个是因阴阳家少司命留手而遁走的盗跖,另一个便是赤练舍身挡剑救下的白凤。
                心爱的女子为自己挡剑而死,白凤怎么可能不消沉?他们又有何立场来让他振作?
                或许唯有同样失去所爱之人的人才能体会生离死别的痛楚吧,所有人都沉默了,端木蓉却突然从人后走了出来:“赤练拿命救你,不是为了让你作践自己。”
                短短十六字,她像是用了极大的力气,不知是在说给白凤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出乎意料的是,白凤居然回应了,他缓缓地闭了闭眼,声音暗哑,像是疲倦极了:“我知道。”
                她的心思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她知道他执拗,所谓的讨厌血,不过是让他离开的理由。所谓的还命,不过是让他不必愧疚。
                那么,自由呢?赤练大概是真的希望白凤做一只自由翱翔的凤凰。可她忘了,心之所向才是自由,没了所向之地,迷失在幽谷中的鸟儿又能往何处飞呢?
                她一走,便将他永远缚在了囚笼,再也逃不开了。
                这,不是自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1-28 23:45
                练姐都死了,怎么甜?楼主你不是说甜虐适中的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1-29 15:32
                  墨家的人并未作过多停留,确认白凤无碍后便纷纷离开了,就在他们离开那天,一条赤练蛇找到了白凤。
                    它扭成S形蜿蜒前行接近白凤,在地上摩挲出裟裟声,白凤眼神倏地变得冷厉,却在偏头瞧见它时愣了神。
                    乘着白凤愣神的一会儿功夫,赤练蛇竟一甩尾巴缠上了白凤的手臂,来来回回绕了几圈后乖巧地卷在他腕上。
                    这样的冬天,蛇应该是需要冬眠的,可它似乎丝毫未受寒冬的影响。
                    白凤垂着一双蓝眸看了看这条小蛇,神色晦暗莫名。这是赤练的蛇,她的蛇很多,唯独这条唤作炎儿的蛇常常伴她左右。
                    她的蛇吃了他不少鸟,他也为此杀了不少蛇,是以这些蛇大都是怕他的,每每遇见他,不是躲在赤练身后就是逃了个没影,这样的亲近,还从未有过。
                    
                    白凤看着赤练蛇的时候,它也在偏着头偷偷看他,蛇原本应该是没有表情的,可它漆黑明亮的瞳中却分明透着欢喜和心安,似乎找到了十分重要的人。
                    白凤看了它片刻,终究是把将它甩下来的欲望压了下去。
                    …………
                    时光荏苒,转眼已是两年后。
                    白凤变了,变得更静了。
                    若说从前的他清冷中还带着孤傲的话,如今的他就是完全沉静下来。像一块璞玉,经过岁月的打磨后愈发淡然沉稳了。
                    眼前的庭院中坐落着亭榭绿地,莲池短桥,透着的是宁静的美。白凤闭着眼靠在回廊的木柱上,肩上的白羽随着微风轻轻浮动,傲然出尘却又孤寂落寞,莫名地让人心疼。
                    当赤链蛇攀着桌子爬上他的手臂,白凤轻微地低头看了它一眼,,抬起另一只手像是要摸摸它的头,最终却在将触到它时微微偏开。
                    赤练蛇歪着头看他,尾巴一下一下拍在他的手臂上,似乎有些不满。
                    白凤并不理会它,眼神悠远,像是在透过它看谁,过了一会儿才浅声道:“你和你的主人,很像!”
                    赤练蛇似乎听懂了,安静下来,尾巴轻轻扫在白凤手背上。
                    确实很像,像到让白凤都忍不住怀疑它就是赤练,真是荒唐的想法啊!他明明是亲眼看着赤练在自己怀里闭上眼的。
                    他当然知道万物有灵,蛇生灵智并非不可能,可怎么会有这样人性化的赤练蛇呢?
                    赤链蛇大概很喜欢他,总是跟在他身边,一旦没看到他就招了群蛇满鬼谷找人,白凤记得有一回自己骑着白凤凰外出没带上它,回来后便被它狠狠咬了一口,伤口不大,不过渗出两颗小小的血珠。白凤疑惑地看了看它,并未动怒,它却像个犯错的孩子,伸出红信轻轻舔了舔伤口,过了一会后又负气似得爬开,盘成圈状瞪着豆丁眼看着白凤。
                    赤练蛇是不怕的白凤的,当它第一次爬上白凤的床时,白凤的眼神倏地就冷了,语气冷冽道:“下去。”
                    可他的话并未奏效,只见赤练蛇高高扬起头与他对视,尾巴使劲拍在床上,这委屈却又不服气的动作,竟与白凤记忆中的人影重叠在一起,让人没法狠下心来。
                    白凤沉默了,终究还是败下阵来闭着眼靠在床边,任由赤链蛇欢天喜地地卷在自己手上。
                    它总爱跟着他,却也知道避嫌,在白凤沐浴时便溜开,悄悄守在了门外。它贪杯却没有好酒量,偷喝一次酒往往要醉上好几天……
                    它的性子,像极了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1-29 17:36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练姐成了蛇妖?坐等后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20-01-29 20:54
                      ,挂上练练的小莲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1-29 23:5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20-01-30 12:23
                          两张帅小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1-30 16:14
                            dd 等一个蛇妖练化人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1-30 18:30
                              这个结局可太悲了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20-01-30 18:56
                                虽然赤链蛇和白凤很甜,可我可不希望白凤赤练是这种结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1-30 20:38
                                  楼主你不会更完了吧?😭我不觉得这样甜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2-01 17:17
                                    先收藏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20-02-02 00:29
                                      这文虐出我的眼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2-02 13:08
                                        楼楼快回来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2-02 13:09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20-02-04 00:51
                                            收藏关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2-04 14:09
                                              赤练从未想过自己还能活下来,更没想到是以赤练蛇的姿态活下来,当她靠着白凤的肩闭上眼的那一刻,她以为,这就是永远。
                                                当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依稀听到有人在说话,却看不见人,那人声音低沉沙哑,听上去像个老妇人。
                                                “以身挡剑,你喜欢那个那个白衣公子?”
                                                赤练心中轻哼一声,喜不喜欢,关你什么事?
                                                “自是不关我的事。”那老妇人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
                                                见赤练颇为惊异的环顾四周,她语气突然软了下来:“身虽死而魂不灭,若让你化作蛇身伴他三年,你可愿意?”
                                                呵,你不是都已经这么做了,现在反而问我愿不愿意。拍了拍自己如今的蛇尾,赤练内心不禁骂了句小人,她知道这老妇人大概能听到自己心中所想,显然也是故意让她听到。
                                                “你当然不能拒绝,并且,我也不信你会拒绝。”
                                                真是个狡猾的家伙。赤练忍不住想道,但沉默了半晌,她最终还是答应了。
                                                怎么会不愿意呢?她欠他良多,亦念他良多,从前理不清道不明的,经历生死后突然就清楚明了了。
                                                从来没有什么相互讨厌,有的只是不可言说不敢承认的在意,若是不在意,他大可不必三番两次舍命救她,若是不在意,她大可不必挡住刺向他的飞剑。
                                                原以为满心满眼只会有那个华服银发的清冽少年。偶尔忆起自己已不再年少他也不是少年时便飞快得压下这念头。但终究骗不了自己,他是流沙主人,是鬼谷弟子,是卫庄大人,独独不是少年庄。
                                                她离他近在咫尺却又仿佛隔了无形的屏障,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在他眼中看不见自己,愈是追赶,愈是离得远。
                                                赤练早已认清却不甘心,赌上了一切追赶,像是带着疯狂的执念,她分不清这究竟是爱还是偏执,但她只有他了,这样至少还能跟在他身边不是吗?
                                                在他面前,她卑微如斯,不见当初红莲公主的矜傲。
                                                连赤练自己都没想到的是,她做了这么多原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最终却还是累了,倦了。当巨阙挥下来之时,闭上眼的那一刻,她想的不是对死亡的畏惧,而是这样结束也好。或许,执念早该放下了吧!
                                                可白凤为什么要回来呢?她发了狠逼他离开,他却偏偏不走。赤练知道,那一刻的悸动,她没法忽略,这个人在自己心中的分量,远比想象中的更重。
                                                原来只当白凤是个性子冷傲说话带刺又讨厌自己的孤高少年,原以为自己是讨厌他的,那些说不得不愿想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时候萌芽的,她说不清。
                                                或许是因为那三年她实在太孤独了,连并不友好的相处也在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或许是因为第一次执行任务后,他拉她跳上凤鸟时的目光太过温柔。或许是因为从胜七剑下救下她时,他的臂弯如此另人心安。或许是因为不知不觉间,她已经习惯了有他在身边,在不远处。
                                                如此多的或许,让原本不相干的人紧紧牵绊在一起,让她把他记在了心里。
                                                这大概就是世人所说的缘分吧!说不出,道不明却又切切实实地存在,影响着被它联系着的每一个人。
                                                到底是意难平啊!好不容易她想通了,不再执着过去想要停一停了,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死战。为白凤挡剑,赤练不后悔。再来一次她还是会选择这样做。
                                                可为什么偏生要在面对死亡时她才真正知道他对自己的重要性呢?是上苍对她杀了太多人的惩罚吗?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惩罚确实足够让人遗憾。
                                                老妇人的话打断了赤练的思绪:“孩子,你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去吧!你会找到他的。”
                                                赤练不太习惯地摇头摆尾蜿蜒前行,忍不住回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看,在心中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她看不到人,却听到那老妇人的声音悠悠地传了过来,听上去竟是莫名的忧伤惆怅:“凤凰鸟和梵天蛇呐,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哼,不说就算了,拿什么故事来搪塞她。
                                                赤练摆着尾慢慢前进,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找到白凤,可冥冥之中似乎已经有了指引的着自己前进的向标,她只需要继续前进就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2-05 10: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2-05 15:20
                                                  终于更了😭,话说只有三年?(怎么感觉又要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2-05 16:09
                                                    支持继续追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20-02-06 01:26
                                                      ??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2-07 00:09
                                                        求继续更啊楼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20-02-07 22:55
                                                          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2-08 17:30
                                                            什么时候更新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20-02-12 1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