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洋吧 关注:20,135贴子:142,679
  • 13回复贴,共1

【原创·薛晓/晓薛】奈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断指何来红线牵,拂晓如何满星辰?
我愿来生,永堕黑暗,不见星辰。
愿他来世,明月清风,不染凡尘。
——引言


*引言摘自网络,创作灵感,侵权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2-04 11:21
    2020-06-02 04:58 广告
    晓星尘坐在庭院中喝茶。

    袅袅茶香中,忽有一股陌生的浓郁花香四散,充斥着这一方小小庭院。

    “子琛,你可曾闻到什么味道?”他问。
    『未曾。』手心中有人这样写道。

    “是吗?可是……”他蹙眉:“当真未闻到吗?一种很浓的香,有点像血……他说着又轻笑起来:”许是我闻错了吧。”

    在他说看不到的这世界里,一个断臂的少年,赤着足,一步步向他走来。

    每走一步,便又不断涌流的鲜血四下里漫延开来,化作了一朵又一朵妖媚的曼珠沙华。

    『薛洋,你要做什么?!』宋岚持着拂雪挡在了少年的前方,目光锋利如刀,无声地问道。

    薛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径直地走过去,身体穿透了拂雪,也越过了他,走到了晓星尘的面前。

    魂体……很奇怪的魂体。

    宋岚皱着眉,有心要阻,却拦他不得。

    薛洋已死,此时又凭空地出现。宋岚早已感知到他如今不过一抹死魂。只是他自认此生除过的凶魂厉鬼不在少数,却不知为何,单拿薛洋的魂魄无可奈何。

    薛洋静静地低头看着晓星尘,一如往日义庄中,他八年如一日地伏在棺旁,凝视着那张清俊的脸。

    宋岚见他似无伤人之意,又不想惊动晓星尘,便也未阻止他的举动。不过终究不敢放了戒心,仍警惕地紧盯着他。

    薛洋就这样垂眸看了很久,久到宋岚都已觉得不耐烦时,他忽然伸出了手,抚向晓星生的脸。

    可是碰不到。

    什么也触碰不到。

    晓星尘只觉得有风拂过脸颊,带着微凉的潮湿,像是零星的落雨,极苦极涩。简直要穿透皮肤渗入灵魂里,翻江倒海地要掀开心底最深的苦楚。

    “子琛,”他伸出手:“子琛,下雨了吗?”

    “你在么,子琛?”

    手心被一阵冰凉的风包裹。

    花香愈发浓烈。

    纤长柔软的赤色花瓣在空气中舒展开,花香四溢,带着来自地狱尽头的气息,于风中灼灼如焰。

    每一朵,都妍丽无比。

    每一朵,都是浴血而生。

    薛洋徒劳的虚握着晓星尘的手,嘴唇颤抖。
    风吹动那片彼岸的花海,沙沙作响,像是一首招魂之曲。

    他忽然笑了,依旧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

    “道长……”他轻轻道:“晓星尘……”

    “我…很想你。”

    花香猛得浓郁起来,浓稠得像是翻腾的血海。

    晓星尘猛得站起,向后退了两步。衣袖扫过桌子,将茶盏带着落到了地上,砸得粉碎。

    “薛……薛洋?”

    他低低地念出这个名字,唇色褪成一片没有血色的白。

    “你是怎么……”

    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他本欲甩开,却终是认出那是宋岚。

    “子琛,你无事吧?方才我……”

    『我无事。』一笔一划。

    晓星尘怔了片刻:“我听见薛洋的声音了。”

    『你听错了。』有片刻的迟疑。

    “是么?我听错了?可是……”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看来近来确实太累了,竟然会……罢了,都过去了。”

    方才浓郁到几乎令人作呕的香气,一瞬间便散得一干二净,半点能证明它存在过的痕迹也未曾留下。

    那些殆尽的气息,和飘渺的声音,一如梦呓。

    梦醒了,又何必在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2-04 11:24
      [奈何桥]

      “你回来了?”

      薛洋沉默着,散下的发遮住了他大半张脸,看不清表情。

      “半柱香,不多也不少,你也是忍得住,直到最后一刻方才开口。”一个苍老的婆婆笑:“我见过太多人,甫一见心中所念,便是半刻也耐不得,诉一腔忠肠,总是忘了老身的忠告。”

      “勿念,勿言。”老婆婆叹了口气:“然,纵汝不言,亦只有半柱香时间。”

      艳丽的彼岸花静静地开着。薛洋站在桥头的花丛间,低垂着眸,看着忘川的河水带着腥腐的气息流淌。

      “喝了我这汤,再送你入生世了旧念,虽是半脚踏入轮回,受这法则庇佑,无人可伤你。但……同样受法则限制,你也碰不到他。”

      薛洋勾着唇,嗤笑起来:“亏大了,早知道就不喝那破汤了。”

      “不喝也有法子让你咽下去。“那老婆婆也笑着,只是忽然又叹息般问道:“喝过汤入世了愿的魂魄,每一步都以血铺路,如刀锋行走,受剜心之痛,你忍得住……却不知,面对他的惊惧厌恶时,又是怎样一番感受?”

      “没有感受。”薛洋抿了抿唇,却是一个冷笑:“我一直都知道,一直都明白……”

      “他恨我。”

      “恨到极致宁可死也不愿见我。”

      “恨到甘愿魂飞魂散不入轮回,恨到……”

      他的声音一点点低下去,到最后已辨不清他说的是什么。

      亦或者他本就什么也没再说下去,只是眼中有晦涩不明的情绪翻腾百转。

      他自嘲地挑着唇角,再次将视线投向阴暗如浓墨般的忘川河水。

      河岸的彼岸花一团团一簇簇地挤在一块,许是得了这腥涩的河水的滋润,开得尤其艳丽,俯看下去,像是一块块尚未干涸的血迹。

      “这是在死亡里绽放的最纯粹的花。”老婆婆的声音自他身后传来:“其实,我本以为,你有勇气,亦有决心,会选择跳入这忘川河里,等他百年……谁料到你竟会乖乖喝下那碗……”她又叹了气:“也算不得乖乖喝了,倒是踹了老身煮汤的鼎。”

      “你告诉我,跳下去,承千年河水冲刷之苦,就可以不用喝汤,不忘前尘过往……但喝了又有什么不好?”薛洋瞥了她一眼:“有些东西太苦了,不如忘掉。”

      “是了,我倒忘了,你素来爱甜。“老婆婆笑道:“只是再苦,也总有世人心甘情愿,甘之如饴……你能放下,未尝不是件好事。”

      “时辰到了,你该过桥了。“似乎有悠扬的钟声响起:“过了桥,便是轮回转世,前尘尽忘……你有什么心愿吗?”

      “心愿?”薛洋偏着头想了一下,笑的甜腻腻,露出了标志性的小虎牙:“如果有下辈子的话……要么好人做到底,要么就坏人当到头。”

      “清风明月别再遇上十恶不赦了,“赤足踩着桥上的石板,意外地,他竟还能感觉到冰冷寒凉:“十恶不赦,也不要再活成明月清风了。”

      这应该,也是他的心之所想,心之所念。

      “还有就是,下次再见,别忘了给我的汤里放糖。”

      霜华未染相思长,奈何缘浅终成殇。

      我愿来世,肆意平生,不遇星尘;

      愿你来世,山高水长……不见薛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2-04 11:26
        (已过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2-04 22:20
          好棒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0-02-06 20:25
            楼主棒棒哒~文笔很好!加油~


            收起回复
            6楼2020-02-07 17:12
              我哭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2-07 20:39
                薛洋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2-17 09:18
                  有后续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2-17 14:25
                    看的我都哭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2-24 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