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叶城吧 关注:233贴子:4,773
  • 12回复贴,共1

【2020.1】西四vs易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是黑社会老大,我砍了赌王手
西四-刘北山
易忱-游川


回复
1楼2020-02-12 15:24
    刘北山
    点了根烟,看手下掏了几张红票扔给佝偻的叫花子,动作一滞,而后徐徐吐出烟圈。面包车停在街中,刹车短促有力,制不住疾行者手中的刀棍。有人前日出三百万暗花,要取一老千性命。赌徒一命,十万足矣,另些金子,是抽在接单人背上的鞭子,数目越多,抽得越狠。
    眯着眼掐了烟,半根烟从指间坠落,甩出点点散着红光的灰,很快被夜雾吞没,目光指向泛着橙调的矮楼,抬脚,碾灭。闸门拉开,按捺许久的凶猛呼啸而出,数人一同踏着破旧的楼梯冲上,台球相碰的钝响也添了颤音,一张张不相关的脸被放于幕布之后,昏黄的聚光灯打在那张脸上。
    大手轻摆,短兵相接。叼着烟靠在门边,抬手看表,包围圈不断变小,秒针转过三圈,哀嚎替代了咒骂,血光一闪,还剩几只出头鸟,与十几只眼冒金光的饿狼。扬起下巴,清了清嗓子。
    “我只要陈小刀的命,不想死的快滚。”


    游川
    扯着衣服,眼睛中带着极其嫌弃的眼神,低头皱着嗅了一下衣服上的味道,随即“嗤——,都是那***要吃鱼,弄了一身腥味。”
    说完右手松开了一会,伸进裤兜里掏了一下掏出了一支烟叼在了嘴里,而后又拿出打火机不紧不慢的点上了火。而后边吸边往家走,烟雾缭绕间,感觉自己活了过来,双眼无意识间享受着。想到和陈小刀在场子里一把一把的赢钱,砝码堆得越来越多,心情更加觉的舒坦。
    正想着,路过和陈小刀经常去的台球厅时,看到一群一看就来者不善的人直冲冲的就往你们进。大脑猛地一紧张,像是一种生来的直觉,脑中响起“他们一定是去找陈小刀的。”
    嘴里叼着的烟早已被碾灭,猛地将手里拎着的鱼一甩,匆忙的推开往外跑的人,快速找到一个台球厅认识的人要了一把枪。这时候反而冷静了下来,踩着很轻的步子往刚来逃走的人方向走,走至门口时正好听到那句“我只要陈小刀的命,不想死的快滚。”吵杂的环境中感觉听到了胸膛里传来砰砰的心跳,吐出一口气后猛地窜进去,拿枪指着说话的人“放了陈小刀,不然最先死的就是你。”


    回复
    2楼2020-02-12 15:24
      刘北山
      被握住的手枪会泛着奇异的冷光,像是怪物獠牙的色泽,他看过太多。因而当余光出现一抹黑亮,他如芒在背,先举起了手,而后对方的话才到,打手们像是一盆散落在地的绿豆,无规律的蹦跶后,很快消停下来。
      报纸包着的黄灯偶尔带着电流声暗掉半秒钟,他在片刻黑暗中认出了他。
      “游川?”
      一人一枪,一枪一命,永绝后患,游川拿的是一把新枪,只是他的眼神表明,他要枪的想法比他的枪还要年轻。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两只手却举得更高,未燃的烟从口中掉落。对着游川,目光却在与他人交流。
      “这件事与你无关,你这双手应该拿牌,不该拿枪。”
      游川背后的马仔蓄势待发,拳头再一次打在陈小刀肚子上,一声惨叫惊扰了灯光,他想,也砸上了游川的心。


      游川
      在门口听到那句“我只要陈小刀的命时”,心里隐约觉的是刘北山,当手中的枪抵到他的头上时,刘北山的样子完完全全的呈现在了眼前。
      昏暗的光线下,握抢的手不自觉间更加握紧了枪。这时候,游川却很想笑,笑自己当初识人不清,以为帮助的是一只羊。却没想到救得是一条蛇,今日还被这条蛇狠狠地咬了一口。眼神中的神情转瞬而逝,随即“呸”的一口,并说道“如果我拿牌的手是用兄弟的血换的,那我就不叫游川了。”
      稍顿了一下,嗤笑了一声“那是你刘北山。”
      刚说完,耳中猛地穿来一声陈小刀的惨叫,无意识间回头看了一下陈小刀。就在这微秒的间隙中,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痛,手中的枪被刘北山的马仔踢了出去,落到了只有一人之隔的台球桌上。
      这时游川像是只有一个念头“要够到枪,不然就完了”一样,身体不听使唤般的伸出手去够枪,却没想就这样让自己的手暴露在了危险之中。


      回复
      3楼2020-02-12 15:25
        刘北山
        迟来的嗤笑灭掉了他想放他一马的念头,后槽牙上下厮磨,身体绷成了一根抵着箭的弓弦。事情发展如剧本一般,在陈小刀的惨叫后,胶卷便流畅地开始滚动。那把枪离游川还是不够远,而他自己是最后一张牌,于是他一把抽出腰间的短刃,想追上他的手,又在锋刃才碰触到脆弱的皮肤后及时停下。很巧,游川的手也摸到了枪把。
        墙缝都镶着脏话的台球厅此刻阒寂无声,三教九流的遗产在高温中化为乌有,他的目光黏着游川的手,咽下了一瞬的惊惧,挑着嘴角轻笑一声。对峙中的声响是天平倾斜的标志,他的打手们也收回了冒着寒气的利爪。
        “接着打,把他给我打死。”
        话语从牙缝中挤出,带着刻薄的杀意。他抬眼盯着游川,缓慢地将身体摆得更舒适。
        “人们说你是亚洲第一快手。我很好奇,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刀快。”


        游川
        游川只有一个念头,要拿到刀,专注到陈小刀被打的闷哼声求救声好像都听不到了。手腕从刀刃上一寸寸划过,像是被凌迟一样,痛到嘴里的牙齿感觉都要被咬碎了。开始只是一滴一滴的流血,很快就流成了一条线,等到够到枪时,地上已经积了一大摊的血。这时候的游川没有想自己是不是废了,却想现在的手一定比平时任何玩老千的时候都要快。
        游川额头处的冷汗把不长的短发也打湿了,衬衫的后背处布满了大片的阴影。手里拿着枪,努力忍住疼痛带来的颤抖,紧紧的握住枪把重新对准刘北山。游川好像松了一口气,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看着刘北山。
        “那我要看看,是我的枪快还是你的头快。”
        屋里的灯像是禁不住这种场面一样,一闪一闪的亮着,闪着屋里人的脸,不知道是不是也闪动了人的心。对面人的表情隐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下,游川努力睁大眼睛,想看看刘北山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


        回复
        4楼2020-02-12 15:25
          刘北山
          是他小瞧了游川,他的刀显然更快、更尖利,却不及游川的手硬。游川将手抽出时,那把刀更像是在他自己的手腕上划出了深痕,他从手到心都是痛的。只有血,确实是从游川手上流出。
          “你……”
          形势为之一变。黑洞洞的枪口直怼他额头,行至了嘴边的话又被逼回。手攥成拳又松开,他反而笑了出来。
          “你可真狠。”
          咽下了一时的惊栗,目光反复描摹着对面的人,他终于还是闭着眼轻叹了口气。
          “放他们走吧。”


          回复
          5楼2020-02-12 15:26


            回复
            6楼2020-02-12 15:26
              游戏主题
              剧情来源《至尊无上之永霸天下》


              收起回复
              7楼2020-02-12 15:28
                赞赞赞,深深的快手快头都很牛,c4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2-14 01:38
                  游川原型
                  妈的华华颜太绝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0-02-14 09:20
                    “陈小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0-02-14 09:28
                      废手一幕
                      那不是我刘北山本人 我是易烊千玺 请脑补一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0-02-14 09:30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