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之恋吧 关注:7,851贴子:492,199

从2016到现在被病毒困在家的这两天,闲来无事,回忆着入圈以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从2016到现在
被病毒困在家的这两天,闲来无事,回忆着入圈以来的经历。从懵懂的纯洁少男变成满嘴淋语的毒舌妇,我想详细地慢慢记录下来。
帅比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2-12 19:31
    虽然我已经记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喜欢老男人的,但是开始了解这个圈子是在四年前的夏天,偶然机会在首页推荐上看到恋老吧的贴子。贴吧内容让我有些许触动,但是没有过多久恋老吧就锁🔒。后来直到18年我才重新找到这个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2-12 19:32
      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混迹于微博,关注了一些恋老博主,从@恋老接力棒到@朴素低调……不过这些合我口味的现在已被封禁。很长的日子都是他们的图片与我的双手做伴,释放着青春,释放着生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2-12 19:33
        时间来到17年初,我慢慢熟悉了一些交友网站,什么bf99,夕阳之约这些,马马虎虎注册了个。随着“叮咚”一声的提示音,我认识了第一个老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2-12 19:33
          他姓杨,69岁,澳洲华人,知名大学退休教授,我叫他杨老师。我们QQ视频,他才识渊博,温文儒雅,长得也一表人才。对那时的我来说,除了距离和身材,他所表现出来的全是优点,对我也甚是喜欢,但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委婉地向他挑明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后来他要做一个手术,还有距离等原因,我们之间的联系慢慢地变少。不过到现在断断续续地还有联系,和现在男友的一些感情状况也会和他一起分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2-12 19:36
            和杨老师联系慢慢变少的最重要原因其实是-blued。自从有了这破软件,约跑不用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2-12 19:36
              下载它的第一天就认识了傅伯,64岁,是我们学校周边一个县城的退休公务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2-12 19:36
                在网上聊了大约两个星期,应他的邀请在一个周末与他见面。坐一个多小时大巴来到他所在的县城,他没有提前赶到车站,让我先到一个银行里面坐着等他,安静的环境也掩饰不了我内心的激动,仿佛能听见心跳的声音。不久门口出现一个圆胖的老男人向我走来,没错就是他了,气质上很普通,甚至有点颓。确认了是我之后没有更多的寒暄,只说了句“走吧”!我保持距离跟了上去,感觉像是特工交接情报。接着我们来到一酒店,酒店什么名字忘记了,但是99一晚的房间比市区200的还要好。坐在床上的我十分拘谨,不让他碰我,后来慢慢接受摸对方身体,kiss,咬,当然我没有让他入肉,因为他大得让我恐惧,作为第一次的我不想开这么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2-12 19:39
                  饭局过后我俩沿着江边散步着,慢慢回到酒店,傅伯可能是酒喝多了,一头栽在床上呼呼大睡,直到家人打电话找他才醒来回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2-12 19:43
                    8楼和9楼怎么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2-12 19:53
                      第二天一早傅伯准备留我再玩半天,我以学校有事为由拒绝了,可能是这一趟旅程并不愉快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2-12 19:54
                        在那之后他来市里找过我两次,每次都是他自己打✈️出来,而我也保持着纯洁的身子。2017年5月他跟我说他一外甥请他去厂里帮忙守着仓库,他也就南下广州,我们之间也就告一段落,再也没有见过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2-12 19:54
                          我也断断续续地上着小蓝,遇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人,还有大叔想要把我掰直,厚!我才不会让他得逞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2-12 19:55
                            暑假时和室友一起去深圳赚大钱,十个小时的硬座上我旁边是一位很好看的大爷,我立马倒贴(倒下脑袋把脸贴在他肩膀上装睡),他也没有拍醒我,一路上好开熏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2-12 19:55
                              同时也是在小蓝上偶遇一位运动用品推销员,43岁,姓郭,未婚。对他的身材数据我是丝毫不感兴趣的,但初涉贵圈,禁不住他的软磨硬泡。我们从没视频过,也没看过对方的照片,他表示很想见我,还不断畅想我们的未来,比如和我同居啊,什么带我去哪儿旅游啊,给我买AJ啊等等等!我居然信了,就答应他周六见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2-12 19:56
                                那天下午来到地铁站见面,天呐!我真的是不可以中的不可以,不知是出于礼貌还是不善于拒绝,我居然跟着他坐上了地铁。地铁上他那两只咸猪手乱摸,我让他注意点是公共场所。来到红岭,也就是荔枝公园旁,他还跟我说晚上的荔枝公园很多饿狼,我不以为然。来到酒店就要脱下我衣服摸摸摸,我没有欲望,就说我饿了,想吃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2-12 19:58
                                  我第二天起的很早,吃了肠粉后收到郭叔的消息:“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我干脆利落的回了句“是。”我和他也彻底结束。因为我不喜欢他的戒指,他的颜值,更重要的是:我不能接受赌狗。我父亲就是爱赌,越输越多,不仅自己的存款败光,我妈的钱也被他拿去填坑,而且输钱让我爸变得脾气暴戾,鸡毛蒜皮事都对我和我妈发泄。可能这就是造成我喜欢大叔对原因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2-12 20:00
                                    我还去荔枝公园逛了一圈,很普通啊!就是些晨练的大爷和遛狗的年轻人,哪有说的这么恐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2-12 20:02
                                      2017年下半年我做了半年的良民,开始觉得自给自足很安逸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2-12 20:02
                                        马上快到寒假了许久不见的傅伯发来消息找我,意思是他不想回家过年要留下来守厂,有一万多补贴,希望我也能去广州陪他一个月,我开始委婉拒绝,称他可以在广州找个小伙陪他啊!(因为我清楚他一直在上blued)他居然说找累了广州仔都不愿意,我有点想笑:确实,他的颜值和气质很难找到合他要求的小伙。在遭到我拒绝后,他居然说:“只要你来陪我一个月,我报销车费并付你5000元工资。”哼!这不就成那啥了吗?本仙子有那么容易被收买?马上和他翻脸,后面很长时间都没说过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2-12 20:04
                                          总结下傅伯吧!他是我入圈接触的第一个男人,优点还是很多的:脾气性格不错,很开朗,很关注我的学习,经常督促我鼓励我。但这些远远不够,我也不能给他想要的,因为对我来说是真的太大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2-12 20:05
                                            回到家后的2018年1月28日,我撩上了本县的一位老乡。这天在电视上见证了费德勒第20个大满贯,所以印象深刻。54-166-74,我还是很喜爱这样的小胖墩身材。开始聊天是总是保持着神秘感,离得近如果对方图谋不轨被动出柜可不好。视频后:哇塞!简直是我的天菜,柔细富有磁性的嗓音,精悍的短寸,和善的眼神,立体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浑身散发着儒雅气质,爱了爱了。于是我很努力的和他聊着我并不擅长的骚话,怎么做AI,怎么把男人伺候舒服。
                                            我的sao话让他春心荡漾,没过两天就想约我出来做爱做的事情,我也唯唯诺诺地答应了。结果那天家里来客人,被我妈留下来帮忙不准离家,他call了我一天的电话我找各种理由搪塞,让他等,最后我还是放了他的鸽子。我也无法理解自己的所做作为,可能是让别人等多少让我心里很兴奋。不出所料,他开始对我不理不睬,不论怎么逗他都毫无兴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2-12 20:06
                                              又过了两天,我准备特意去找他,弥补自己的错误。
                                              那天下午我坐车来到他单位,为了避嫌我在路口一个公交站台等他,一边打他打电话,结果是无人接听,在小蓝上发信息也没有回应,我在想他会不会是故意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很快夜幕降临也没等到他的回电。寒风凛凛,街道上行人越来越少,我也冻得打哆嗦。大概七点他终于回了电话,称自己提前离开单位去办私事,手机落在家里没有带走,我没有多问,后来才知道他有两个手机,小蓝和当时联系我的电话号码都是用的这个备用手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2-12 20:07
                                                很快我打车来到他家附近,终于见到了他,身高肯定不到166、因为168的我明显感觉他比我矮,裹得很严实,整体上还是很舒服的感觉,轻声细语,和蔼可亲。我们去了一家沙县小吃,他给我点了份炒粉(他说自己刚吃了不饿),随即就借口回家拿衣服洗澡(原因是要节省家里的热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2-12 20:08
                                                  我们靠在床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我们终于相互介绍了自己的真实信息,以后就叫他老曾吧!老曾也是公务员。九点半时他离开,现在想起第一次见面就被wtns的我真素下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2-12 20:09
                                                    四天后参加完同学聚会我找到老曾,他在银行办理什么业务。完成后银行送了好几瓶食用油,还有几袋大米,我帮着他拿这些东西,同行的还有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我毫不在意,以为这是银行工作人员帮忙搬这些东西,晚上老曾留我在他家吃饭并住下,我也答应了,当然那名年轻人也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2-12 20:10
                                                      饭间老曾接到电话单位有急事要他过去处理,我也坐上老曾的电瓶车跟着他去,晚上风大,那名年轻人居然给我添上一件厚厚的军大衣。车上我盘问着老曾这人是谁,我才知道那是他儿子。好险,还好我没有在银行对老曾表现出亲密举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2-12 20:10
                                                        到了他单位处理完事情就在单位宿舍住下了,又是毫无快感的wtns。第二天我21岁生日,老曾给我一点小钱后让一养殖场小老板开车把我送回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2-12 20:11
                                                          很快过年了,拜年时我和澳洲华人杨老师聊起我被*了,杨老师先是大惊,称我被爱情冲昏了头,并不断指责我没有安全意识,是个十足的**。我也自我反思觉得自己在爱情面前太过于软弱,无法强硬拒绝老曾的要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2-12 20:11
                                                            2018的大年初四我喝喜酒时顺路去老曾家拜年,当二人同出一室我给老曾吃了。他想让我留宿我还是拒绝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20-02-12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