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凤吧 关注:15,273贴子:410,015
  • 15回复贴,共1

【墨凤·原创】曦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虽然我有找很多资料,但我毕竟不是当事人,我不在武汉,也不是护士医生,所以如果有什么逻辑上的错,可以把他看作半架空吧……实在抱歉。
*从雨水写到龙抬头,一个星期,但我的文笔可能还是撑不起,请不要见怪。
*希望……武汉加油,祝所有奋战在一线的白衣天使,可以平平安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2-24 14:30
    【一】

    二零二零年,农历一月廿六,雨水。
    天晴无雨。

    手机在被子底下疯狂震动,通过地砖的共鸣,再传达到身体上时,竟让人有几分地震了的错觉。

    白凤条件反射地坐起来,脑子还是迷迷糊糊一团,手却已伸进被子里摸出了手机,摁掉了闹钟铃。然后他长长地打了个哈欠,用力揉了揉太阳穴,这才稍微清醒了几点。

    早晨起床难免会有起床气,不过手头上毕竟是某人花了一个月工资买的手机,自然不能像家里那半月一换的廉价闹钟一样说摔就摔。白凤低低叹了口气,挣扎着站起身,脚步虚浮地走向卫生间的水池。

    他脱掉连睡觉都一直带着的手套,露出一双因滑石粉和消毒液而伤痕累累的手。密布的红痕像是树皮上细小的裂纹,缀在原先白皙的手背上,颇有几分视觉冲击。

    脸上的勒痕淡了不少。白凤摘下口罩时这么想着,伸手拧开水龙头,按照严格到他一个强迫症都觉得麻烦的步骤,反反复复地清洁着双手。

    消毒水接触到伤痕的时候会有微微的刺痛,白凤微微皱了下眉,却并不是很在意,洗净手后就接了点水扑在脸上。

    冰冷的水顺着他的下巴滴进衣领里,激得他打了个寒颤,起了半身的鸡皮疙瘩,这才彻彻底底的清醒过来。

    旁边简易的地铺上又陆陆续续醒了很多人,他们带着同样疲倦的微笑互相打着招呼,快速地洗完着双手和脸,然后匆匆吃了两块勉强垫肚子的饼干,就套上了厚重的防疫服,踏进了隔离的病房——

    那个属于他们的战场。

    【二】

    白凤是一名医生。

    几个月前他的人生就是简单的两点一线,几个月后他主动放弃了其中一个点。

    他至今仍记得那天他签下生死状时的果决,纵然心中有过片刻犹豫,却也在笔尖落下时消失的无踪无际。

    不是没有人劝他再考虑考虑,可他想了很久,不去的理由貌似可以列出一堆,却没一条能够打动自己。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算得上一无牵挂,他没有父母,也无子女,他不太在乎名利,必要时连命也看的淡。要说于他而言唯一特别点的,也只有一直陪着他的墨鸦。

    可白凤了解墨鸦,就如同墨鸦明晓他。

    在这件事上,他们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我是医生,这是我的责任。”墨鸦看向他的眼睛里带着几分无奈,喟叹道:“但还是有私心的,我不想你也卷进来。”

    “我也是医生。”人类的本质大概真的是复读机,白凤偶尔回忆起,仍记得自己的回答,大抵要归功于此:“这也是我的职责。”

    再选择多少次,也还会是同样的结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2-24 14:32
      【三】

      在这些判断不出时间的日子里,身边陆陆续续倒下了很多人。

      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

      有的前两天还是同甘共苦,并肩作战的战友。

      白凤并不能百分百的保证自己可以平安度过这段日子。人定胜天,但是人未必。说不准下一秒就会轮到他了,谁知道呢。

      害怕吗?

      也许吧。他想,更多的还是无力。

      那种眼睁睁看着资源不断告急,看着排成长队却没法医治的病患,看着家属跪在地上痛哭哀求,声嘶力竭。

      没有谁可以做到视若无睹。

      纵然已经习惯到麻木的心脏,仍会一阵阵钝痛。

      什么时候……才能彻底结束呢?


      【四】

      雨水时节,阴寒未尽,湿气又至。


      往年这天,白凤起床后,总有一碗温度刚好的莲子八宝粥。据墨鸦说,是可以补气养脾,对身体好。

      有时候白凤会嘲笑他,简直把二十四节气过成了二十四食谱,每当这时墨鸦总会不置可否地笑笑,然后往他的保温杯里多塞几粒他不太喜欢的枸杞。

      老实说,白凤讨厌的东西很多,比如墨鸦永远忘记剔掉的苦涩莲芯,连带着连莲子也不太爱吃。

      然而此刻白凤格外地想念那碗掺着莲芯的热腾腾的粥。

      【五】

      好不容易又忙完了几个小时,已经是中午了,终于到了换班整修的时间。

      白凤一层层脱了防疫服,闷的快起疹子的皮肤终于接触到了空气,有种活过来的感觉。他按照惯例反反复复洗完手后,跟着大部队走进休息室。

      入眼便是熟悉的身影。

      “你怎么来了?”白凤愣了一下,嘴角却不受控制上扬了几分。

      “我来送饭。”墨鸦举着一个小巧的保温桶,弯着的眼睛里有些血丝。许是因为过度的疲倦,他本就略低沉的声音又多了几分沙哑:“本来早上来过一趟,不过刚巧错过了……就又找了个机会。”

      “鸦哥,你这可是明晃晃的偏心啊!”旁边人笑着调侃。

      一个姑娘笑骂道:“就你小子脸大,你谁啊能和小凤比?你要是有他一半好看,我也给你做饭!”

      一直压抑在心头间的情绪似乎被短暂的冲淡了,大伙儿难得有些精神气,都哄笑起来。
      墨鸦也跟着笑:“得,都别争了,等这事一结,我请大家吃大餐。”

      “鸦哥这可是你说的啊,我都录下来了,不准耍赖!”

      正笑闹时,谁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墨鸦从口袋里拿出震的正欢的手机,众人见状,自觉的放低了说话的声音。他笑着摆了摆手:“没事,闹钟而已,该我换班了,得走了。”

      走了两步,又折返回来,在白凤面前停下。
      他似乎有很多话要说,最终却只是闭上眼,附在白凤耳边低声叹了口气:“照顾好自己。”

      白凤笑了笑:“嗯,你也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2-24 14:35
        【六】

        他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

        隔着好几个科室,错开的换班时间,还有没法忘却的负担,和无法停下的脚步。

        有时候远远的似乎认出来,却也只能简单的点点头,隔着防疫服甚至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这家伙……特地跑过来,也挺麻烦吧。

        不会是特地来送粥的吧?白凤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应该不会吧……不过仔细想想,确实是他做得出来的事。

        他心里的情绪翻腾个不停,一时间说不上是开心多些,还是无奈更多些。这些日子除了必须的水外他很少喝些什么,毕竟穿着防疫服,上厕所确实是件难事……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拧开保温桶的盖子——

        是一碗温度正好的莲子八宝饭。

        嗯……挺好。

        【七】

        惯例的检查。

        重症病房里的空气依然有些压抑。

        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躺在病床上,身上摘满各种管子。白凤认得她,原本是医院的护士,见过两面,依稀记得是个挺活泼的女孩。可惜的是前些日子被感染上,到今天已经反反复复发了好几次高烧。

        “36.7℃,体温正常。”

        一项接着一项。

        女孩一直微笑着安静地配合,白凤似乎可以看清她微红的眼眶。直到最后,不知是什么突然拉扯着她的情绪,终于扯断她一直以来绷紧的弦。

        她揪着被单的手攥得关节发白,声音却仍是轻飘飘的,带着点哽咽的尾音:“我爸妈,就我这一个女儿,如果我真的没了……他们怎么办……怎么办啊?”

        白凤一时也不知如何接话,他垂下眸,隔着防疫服的声音有些失真:“害怕吗?”

        “你呢?“女孩红肿的眼睛,微笑着反问:“你害怕吗?”

        白凤沉默,没有回答。

        只是转身时,有什么湿润的东西从眼角滑落。

        但他没法去擦,只能任它在脸上缓慢地一点点干涸。

        关上病房门时,他倚在墙上靠了一会,有些疲倦。终年见不到光的走廊阴冷而潮湿,寒气丝丝缕缕地渗进骨缝里,却冻得心口发疼。

        护目镜上不知为何升了层水汽,像是不可预知的未来,朦朦胧胧地挡住视线。白凤苦笑了一下,扶着墙摸索前进。

        已是心照不宣,又何必开口作答。

        我们既然出现在这里,那就早已做好了,万死的准备。


        【八】

        道路上只有三三两两的车。

        夜晚的城市失了往日的霓虹的色彩,如同褪了色的华服般黯淡许多。只有路灯仍然尽责地矗立着,释放它全部的光亮,将整座城市染成单调的暖橘色。

        白凤开着车窗,带着湿气的寒风大团大团地裹挟着卷进来,吹得他脸颊耳朵刀割般刺痛。

        他赶忙将车窗摇起一半,手在嘴前呵了呵气,然后用力搓揉着了冻僵的耳廓,这才好了点。

        他突然怀念起那些堵车的日子。

        至少……开着窗也不会这么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2-24 14:37
          【九】

          因为太忙,已经很久没回家了,家里的摆设都变得陌生了几分。还不如医院来的熟悉,反正白花花一片,看不看都会腻。

          实话说在医院留宿的感觉不太美妙,地板又硬又凉,被子也是薄薄一片,睡久了就硌得人骨头发疼,偶尔还会半途冻醒。

          电饭锅的插头一直没有拔下,不知什么时候预约的米饭早就煮好,然后在锅里保了好几个小时的温。

          有点浪费电,不过也没办法。

          白凤揭开锅盖,拿筷子夹了一团米饭贴在唇上试了试温度,勉强还可以。他抓了抓有些乱的蓝发,打开冰箱开始找食材。

          蔬菜已经没有了……下次回家绕个路去超市一趟吧。他这么想着,从软冻层里翻出一袋过年前就买回来的排骨。

          简单的洗净、处理之后,他倒是没时间按平常的习惯一步步精心烹饪,只是一股脑的把配料倒进去,再加上水盖上锅盖直接炖煮。

          等待的时间有些长。白凤等的不耐烦,就靠在灶台边打起了瞌睡,等他因满厨房的焦糊味醒来时,显然已经迟了。他手忙脚乱的关上燃气,从锅里抢救出几块已经干硬发黑的肉块。

          应该……还能吃吧?

          白凤严肃地看了半天,得出这个结论,实在懒得再炒点别的菜,将就着盛了一碗饭,草草地填饱了肚子。

          “还剩这么多饭……应该够了,他回来放进微波炉热热就可以了……那就不用再煮了。”他喃喃地念叨着,收拾好桌子。那半碟排骨,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选择放进冰箱,没有倒掉。

          毕竟,现在肉可贵了。

          【十】

          白凤睡前不知为何想起了那位护士姑娘。

          他一时兴起,拿起手机给墨鸦发了条微信:“墨鸦……你害怕吗?”本没指望收到回复,却意外地听到了叮咚的铃声。

          『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隔着屏幕都能想象他挑着眉笑的模样。白凤想,看来刚巧是他休息时间……只是不知到能休息多久。

          又有一条新消息,还是墨鸦。

          『小子,怕也没用啊,我们还得用自己的生,去赌所有人的命呢。』

          白凤盯着这句话看了很久,直到屏幕暗淡下去。贴着防蓝光膜的手机屏映出他的脸,将黑眼圈的颜色加深好几个度。他翻了个身,重新解了锁回复墨鸦:“这个赌局,从一开始就不公平。”

          『凡人和老天谈什么公平,我们没得选,只能去拼。』

          『好了小子,别想太多了,想多了对自己听残忍的,早点休息吧。』

          白凤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不知为何想起闲暇时偶然在网上看到的只言片语。

          白衣的英雄以血肉之躯铸就城墙,挡在所有人面前。他们是所有人心安的原因,是这世界初晨曦光。

          白凤忽然觉得很困倦,伸手关了床头的灯,把被子向上扯了扯,沉沉睡去。

          我不想当英雄,但我是一个医生。

          你说得对,我们没得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2-24 14:39
            来了来了,为夏夏打call——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2-24 14:40
              【十一】

              二零二零年,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
              天阴小雨。

              疫情已经好了很多。不少城市已经没有新增病例,恢复市内交通了。

              想必用不了多久,这座城,也可以彻底病愈。

              “如果当年的非典如果能吸取教训,现在也不至于这样啊……”一个经历过这两场灾难,有些上了年纪的医生拖着长长的调子叹道:“不过这次以后,应该可以真的醒悟了吧。”

              以后再也不会因为同样的原因,发生这样无可挽回的悲剧。

              “如果这次真的能让那些人清醒,那倒……”他忽然又顿住了,眼睛里有什么淡了下去,最终一切未尽的言语化作一声沉重的叹息。

              大家也跟着沉默下来,因为都听懂了那声叹息的含义。

              就算是这样,就算未来真的不会再有这样的病灾——

              代价……也还是太重了啊。

              【十二】

              夜幕已至。

              难得两人今天的休息时间重合,都有空回家好好睡一觉。

              白凤从厨房角落里艰难扒拉出两个不知放了多久的土豆。他犹豫了一下,想起自己忘了买菜,除了这两土豆,也只有冰箱里放了一个月的咸菜可以下饭了。

              他认命地拿着它们去水池冲掉粘着的泥,然后翻来覆去看了半天,确认了还没发芽,这才放心地拿起小刀开始削皮。


              “嘶——”

              他一时没注意,刀刃割破了他的手指。

              白凤自己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墨鸦先大惊小怪地搬了一堆药,坚决要给他涂上,语气里难得带着点愠怒:“刀子都拿不稳,你还怎么当医生?”

              “工作的时候我决不可能……”白凤看着墨鸦瞪过来的眼睛,撇了撇嘴,自知理亏:“总之是意外,我用刀很多年没伤到过自己了。”他说着把手往后缩了缩,有些赌气的成分:“小伤,不用麻烦。”

              “是小伤。“墨鸦一把扯住他的手腕不让他乱动,用棉签蘸着云南白药,一层层糊上去:“可现在跟平时不一样,你戴着手套,还要反反复复用消毒水……也没机会换药,不恶化就不错了。”

              他说着又有些怒,轻斥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白凤并不因这没什么威慑力的怒气而害怕,反而觉得蛮有意思。似乎……很久没有见到墨鸦生气了?他轻笑一声,头一歪,靠在墨鸦肩上,喟叹道:“好累啊……”

              墨鸦顿了顿,包好白凤的手指便收拾起药箱:“累了就睡吧。”

              “你做饭?”白凤弯着眼睛看他。

              “嗯。“墨鸦把他抱到床上,盖好被子:“我做饭。”

              【十三】

              龙抬头后,由寒转暖,万物复苏。

              民间关于龙抬头的传说有很多,五花八门,或是关于尧王,或来源伏羲,又或是某个心系苍生私自降雨的龙王。

              虽说这些故事放在一起,也算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物和设定,但仔细对比还是能找出共同点的。

              这天过后,总能天降好运。

              白凤向来对这些五花八门的传说不感兴趣,他坐在餐桌前吃着略咸的土豆丝,翻着百度百科,看到最后一个传说时,突然有点想吃爆米花。

              嗯……算了吧。他抬头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墨鸦。有这个时间不如拿来早点休息。

              吃完饭,有某人在,自然用不着他亲自动手洗碗。白凤懒懒地瘫在沙发上,伸手摸了摸自己鬓角短的有些扎手的头发,突然有些烦恼。

              上个月才响应号召剪了头发,现在还没来得及长长,应该是不用再剪短了。

              不过,还是剪两根来应应景吧。

              据说,有好运呢。

              那……希望接下来,一切都能快点好起来。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2-24 14:41
                @卡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2-24 14:4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2-25 07:09
                    ヾ(@^▽^@)ノ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20-02-25 19:42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2-26 20:33
                        哇的一声哭出来,我在湖北,每天都会关注疫情,楼楼写的跟新闻里面那些平凡的医护人员一样,隔着线拥抱的母女,隔着窗户头碰头的夫妻,他们也曾经是子女,是父母,现在他们身批白色铠甲,带着人民和国家的希望上阵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2-26 20:44
                          希望所有的医护人员平平安安,希望墨凤的世界里没有病痛,他们能过上安稳的日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2-26 20:45
                            我恨这个CP有点冷,默默dd!【凛冬已至,便知春意未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3-21 2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