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军吧 关注:555贴子:1,088
  • 6回复贴,共1

双军【蓝色妖姬】原创巨短同人半次元上发过一遍现在到这里发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双军【蓝色妖姬】
原创巨短同人
半次元上发过一遍
现在到这里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2-24 15:36
    高举双军大旗,微先祭,空调闺蜜向,微牛香,注意避雷……

    最近很火的花吐症的梗

    ----------分割线----------

    “咳咳,咳咳…”身着卡其色空军服的少女在游戏中本来好好的,却突然开始剧烈咳嗽,“我堂堂一个空军居然会咳嗽,看来最近体质不行了,晚上绕着庄园跑圈吧。”

    自言自语并不能帮助她完成游戏,玛尔塔继续破译密码。

    “咳咳咳咳咳咳咳……”没按下几个键,又一阵咳嗽使玛尔塔被迫停下修机,“怎么这么厉害,咳咳咳……”玛尔塔胸口极痛,几乎站不住。

    玛尔塔·贝坦菲儿退出游戏

    “艾米丽,咳咳,你有咳嗽药吗?”玛尔塔退出游戏前往庄园医疗室。

    “我的天哪,玛尔塔你居然也会生病。”艾米丽边和玛尔塔闲聊边从一堆药物中找出止咳剂。

    “喏,这个,咳嗽了吗?可以吃梨,平时多喝水,注意休息。”艾米丽把药递给玛尔塔。

    “谢谢咳咳咳咳艾米丽。”玛尔塔纤长的手指紧紧捂住嘴。

    “没事没事,你去吧”艾米丽目送着玛尔塔出门,转身准备整理置物架,地上一抹艳丽的蓝吸引了她的目光,“这是……花瓣?”蓝色妖姬娇嫩的花瓣静静地躺在艾米丽手心里。

    玛尔塔,咳嗽,花瓣……

    她不会……

    “应该是我多虑了。”艾米丽把花瓣放在桌上,呆呆的凝视着。

    玛尔塔那边--

    “天哪咳咳这是什么玩意!”玛尔塔出了医疗室就开始飞奔,回到房间后张开手仔细观察自己刻出来的东西,“花瓣?!天哪幸好艾米丽没看见。”

    “我咳咳怎么会吐出花瓣?!不过不得不说,这花瓣还挺好看的。咳咳咳……”玛尔塔一边咳嗽,一边吐出更多的花瓣。

    “玛尔塔……这这这什么情况?”玄关处传来薇拉的声音。

    “咳咳,哎薇拉!!你你你出去,咳咳,这些花瓣是…是艾玛送的花,被我残害了。”

    “我第一次听说艾玛种了蓝色妖姬……”薇拉走进一看,“还带着血珠,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血珠?!咳咳怎么可能?”玛尔塔不可思议的看向那堆花瓣。真的,深蓝色的花瓣上挂着丝丝细小的血珠,猩红,耀眼。

    “唉,老实交代,你喜欢谁?”薇拉无奈道。

    “蛤?”

    “花吐症!还不够明显吗?”薇拉扶额。

    “什么?”

    “你是不是喜欢奈布?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七天之内一是让他吻你,而是停止暗恋,现在立刻马上!”

    “咳咳什么???!!!”玛尔塔被薇拉说中心事,粉面通红,却仍是一头雾水。

    “马上停止暗恋奈布!”

    “我本来咳咳也没……”玛尔塔试图分辩,看见薇拉一脸“你别说了我都知道”又闭上了嘴,“我咳咳试试吧……”

    “试什么试,你必须停止!”

    “为什么咳咳?”玛尔塔到现在仍然什么都不懂。

    “这可是花吐症啊!你会死的!”薇拉有些歇斯里地,“难道你愿意变成花吗?”

    “变成花?咳咳,能陪在他身边,做花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玛尔塔凝视着窗外,吐出的花瓣飘落在地上,桌上。

    薇拉听见这话,一把抓住玛尔塔:“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你还是不是军人,你怎么这么颓废,你……你……”薇拉紫罗兰色的双眸蒙上了一层水雾。

    “哎你别哭啊…”玛尔塔乱了阵脚。

    “我不许你死,也不许你这样想!”薇拉清丽的声音中透着沙哑。

    “好,我,玛尔塔,咳咳,贝坦菲儿一定在7天内停止暗恋奈布!”玛尔塔信誓旦旦的保证。

    “这还差不多……”薇拉拉着玛尔塔走出了宿舍……

    薇拉内心cos:为什么我会了解的这么清楚?因为……

    薇拉笑着支开玛尔塔,在没人的地方轻轻咳嗽,淡紫色的花瓣飘落……

    薇拉内心cos:玛尔塔,我不允许你死,但我更不想看你伤心,我会帮你追到奈布的,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但我可能陪不了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2-24 15:36
      这是第二章,写的有点渣,微牛香,注意避雷…
      我肥来啦

      ----------分割线----------

      “花吐症么?”艾米丽从薇拉哪里得到消息,“那玛尔塔很危险,你是想让她停止暗恋还是追到奈布?”

      “我不知道……”薇拉手中紧紧攥着玛尔塔吐出的蓝色花瓣,“她那么爱他,我不想让她伤心。”

      “但是奈布那个性格…怎么可能?”艾米丽叹息道。

      “先试试吧,实在不行只能委屈玛尔塔了。”薇拉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最近要好好休息,我看你有点太累了,我待会帮你和庄园主请个假吧。”艾米丽不太放心。

      “那……你顺便和庄园主说一声,让他帮帮玛尔塔。”薇拉请求着。

      “但庄园主不赞成庄园里谈恋爱,我……尽力吧。”语落,艾米丽前往夜莺小姐的房间。

      目送着艾米丽离开,薇拉跌坐在地,咳出的花瓣铺满了医疗室的地面。

      “薇拉·奈儿?”门外走进一人,宽大帽檐的阴影投射在地上。

      “嗯?”薇拉抬起头。是凯文。

      “这什么情况?”凯文追了薇拉将近一年了,今天听见薇拉去了医疗室,急匆匆跑过来了,一进门就看见薇拉坐在一堆花瓣中间。

      “我……这……我在调试新的香水。”薇拉辩解道:绝不能让别人知道……

      “哦,我听说你来医疗室了,你没事吧?”凯文有些不安。

      “没事没事,你走吧。”薇拉不是很喜欢这个粗鲁无礼的人,“啊--你你你干什么!”

      凯文上前一把抱起薇拉,送回房间……

      咳咳跑偏了,让我们看看艾米丽那边--

      艾米丽找到夜莺小姐,刚想开口,夜莺小姐先说道:“艾米丽小姐,庄园主都知道了,薇拉可以请假,但奈布和玛尔塔的是他不会管,您也知道庄园主不会为了一名求生者破坏庄园秩序的,您请回吧。”

      “可是……”艾米丽还想说什么,却在下一秒被送回了自己的房间,“唉,玛尔塔,你只能靠自己了……”

      此时的玛尔塔正在化对奈布的暗恋为动力,绕着庄园跑圈,几圈之后,庄园四周洒满了蓝色的花瓣,晚风吹过,蓝色的花瓣散落在被夕阳染红的庄园中,如画般凄美。

      “忘了他,忘了他……”玛尔塔一边默念着一边继续跑步,但余光总是仿佛无意般略过宿舍楼里某人的窗户。又一圈后,仍然没有看见那熟悉的身影,玛尔塔不禁有些失落,“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呢,忘了他忘了他啊啊啊……”玛尔塔忍不住想尖叫,纤纤素手轻拍脸颊。

      “几小时不见,玛尔塔长官,你受什么刺激了,自残呢?”令玛尔塔魂萦梦绕的声音响起。

      玛尔塔吓得一激灵:“奈……奈布?!你咳咳怎么在这里?咳咳咳,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吓人啊!”

      “这庄园又不是你的,我怎么不能来,都这么晚了,你还跑啊,是不是被监管锤到自闭了?”奈布看着狂咳不止的玛尔塔,一丝心疼略过眼中转瞬即逝,嘴上却还是不服输。

      被他这么一挑衅,玛尔塔瞬间炸毛:“你才被监管锤到自闭,你和断腿王,咳咳,姐这么高超的技术,怎么可能,咳咳咳。”玛尔塔忍住即将咳出的花瓣。

      “啧,就你啊……”奈布装作无意般拿出藏在身后的外套,丢给玛尔塔后转身离开,还不忘扔下一句话,“这次是我恰巧多带了一件外套,下次再这样自虐,你就冻着吧……”

      玛·直女·尔·晚期·塔接过外套,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奈布,喃喃道:“未来那个女生被你喜欢,一定很幸福吧……”其实她也不想想,怎么那么恰巧就多带了一件外套,又有谁会那么无聊没事带着外套来挑衅她呢……

      蓝色妖姬,魅惑神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2-24 15:37
        先发两章,剩下的……明天再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2-24 15:38
          我又双叒叕回归来啦~

          ----------无聊的分割线----------

          第二天清晨的游戏开场前--

          玛尔塔轻轻咳嗽着,看着身边的的角色一个又一个变换,竭力忍着口中的花瓣不吐出来。

          看到身边的薇拉身影晃动,换了另一人,瞳孔猛的收缩:“薇拉你说好的,帮我停止暗恋的,换成奈布是几个意思?”心里这么想着,玛尔塔却抑制不住想看着奈布的一举一动的欲望。

          玛尔塔平时遇到奈布都是心情异常激动,一人hold住全场,今天却别过脸去--眼不见心不烦,停止暗恋第一步:不犯花痴。

          “长官大人怎么不自虐了?”奈布看到身边的玛尔塔,凑上来问。“咳咳,要你管,咳咳咳。”玛尔塔面色潮红,忍住冲动,挪了挪椅子远离奈布,内心默默祈祷换个人,但一直到游戏开始前,都不见有人替换奈布。

          在看看剩下两个队友和监管者,瞬间爆炸:大鱿鱼,伊莱,菲欧娜。玛尔塔内心cos:这是铁定了我要和奈布待一整局是吗…

          开局--

          不出所料就在玛尔塔心神不宁的想奈布(划掉)修机的时候,系统穿来提示音:菲欧娜已牵制监管者60秒

          伊莱已牵制监管者60秒

          伊莱获得先知成就:逆转未来

          ……

          玛尔塔(躲开奈布)修完两台机,看着被黄衣围追堵截的伊莱和紧跟在伊莱身后的菲欧娜的影像,决定随便找台机修到奈布打开门,全局完美避开奈布。

          好巧不巧,玛尔塔没修一会,熟悉的身影从远处跑来。玛尔塔内心cos:怕什么来什么……

          “长官大人,你今天是带了什么新特效吗,怎么一路走一路花瓣?”奈布的声音一响起,玛尔塔便如离弦的箭一般飞速离开。

          “咳咳不要想他不要想他……”玛尔塔一边跑一边默念,同时留下更多花瓣。

          咳嗽的声音在奈布耳中格外刺耳:昨晚着凉了?奈布一边追一边暗暗责怪自己:傲娇什么,早点送外套下去不好么,玛尔塔都感冒了……

          玛尔塔拼命往前跑,奈何不停的咳嗽使她气都喘不过来,眼前有点发黑。一抹绿色的身影一晃,拦在她面前。

          “玛尔塔长官,你躲我干什么,我又不会炸机”奈布斜靠在树上,看着眼前气喘吁吁的玛尔塔说道,“看来昨晚自虐以后,体质也下降了。”

          “咳咳咳,你好好打你的游戏,我咳咳碍着你了吗?”玛尔塔低着头,脸红得能滴出水来,一半是因为跑步,一半是因为暗恋了不知多久的人追着自己跑了这么远。

          “走啦,回去修机,耽误游戏进度了你。”奈布在玛尔塔的惊呼声中拉起她的手,两个护腕弹回刚才的密码旁边。

          玛尔塔急忙抽回手,这次不只是脸红了,连脖颈耳垂都红了:“你你你……你要死啊!”

          奈布活动着手腕,想着刚才的触感,软软的,小小的,白到不像是军人的手:“怎么了?有意见?”语气甚是轻挑。

          “我……你……男女咳咳授受不亲!”玛尔塔语无伦次。

          “我看你不像女的。”奈布继续修着机。

          “哦,是吗……”玛尔塔垂下眼眸,掩住眼里的失落,“咳咳,你是不是想问我要那件外套?我洗过了,咳咳,放在你宿舍门口了,但可能咳咳不是很干净,你可以找玛格返工一下。”

          “外套?”奈布愣了愣,脸色也有点泛红,听清楚玛尔塔的意思后,又平静下来:原来……她是为了那件外套啊。

          这一番对话后,两人各揣心思,沉默着完成了游戏。

          庄园主在场外观战:“火候还不够啊……”

          夜莺小姐不解道:“您不是反对庄园谈恋爱吗?”

          “两情相悦,我总不能去拆散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3-05 20:19
            化学网课补习班悄咪咪憋出来的,这篇应该快完结了(其实是我写不下去惹……) 七天能写这么久叨叨一大堆我也是服了我自己
            我又回来啦

            上一篇莫得人看QAQ桑心

            来来来发刀片啦

            ——————准时·分割线——————

            自从那天船上聊过以后,玛尔塔就再也没有和奈布说过一句话。

            虽然在庄园主的助攻下二人每局游戏都会见面,但是玛尔塔总是把奈布当空气一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无论奈布怎么追她喊她,就是一言不发。

            “我说,长官大人,惜字如金也不用这样吧,你说句话会死啊?”奈布第n次放下傲娇的架子,在和玛尔塔一起修机的时候聊天。

            “……”

            玛尔塔已退出游戏



            玛尔塔从那天以后就开启了强制停止暗恋模式,但每次看见那张阳光帅气的脸(ok落:哪里就阳光了啊喂……),却能清楚的听见,心在滴血。

            退出游戏后,玛尔塔冲回自己的房间,蜷缩在角落里低声啜泣。

            她知道,如果再待下去,她耗尽全力建立起那面用来隔开她和奈布的脆弱到不堪一击的危墙会在眨眼间毁于一旦。

            窗外,金色的阳光如同甘醇的美酒,绿色叶片如精雕细琢翡翠般发亮。

            “咳咳……咳咳咳咳……”现在咳出的已经不是细小的血丝,玛尔塔纤手微掩朱唇,鲜血从指缝中滴落,在卡其色军服上晕染开朵朵妖艳的彼岸花,,原木地板上的血珠猩红如红宝石一般。

            “时间咳咳咳……好像还剩2天……”玛尔塔在内心深处苦苦挣扎,妄图挣开紧抓不放的对奈布的倾慕,最终却还是幻想,她,无能为力。

            “玛尔塔,玛尔塔!”薇拉急切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敲门声响而密,有股再不开门就破门而入的气势。

            “嗯?”玛尔塔忍住哭腔。

            “夜莺小姐找你……等等,你哭了?”急如雨点的扣门声戛然而止。

            “姐上战场刀光剑影中穿梭数年,眼泪这种小家子气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姐身上?”玛尔塔嘴上这么说着,眼泪却迟迟止不住。

            “得了吧,我还不了解你?夜莺小姐急着找你,我先走了,记得去啊。”门外的脚步声渐渐减小消失。

            玛尔塔在确定门口之人离开后才缓缓走出房间。

            “咳咳,咳咳咳咳。夜莺小姐找我……”玛尔塔在走廊中踱步,思绪万千,正出神,却撞上一堵“墙”。

            “嘶--咳咳咳,谁那么咳咳缺德,放堵墙咳咳在这。”玛尔塔揉着额头。

            “你……”

            听见这个声音,玛尔塔心里一惊,闪身避开:“失礼了,再见!”

            “你真的没事吗?”奈布心疼地看着不停咳嗽的玛尔塔。

            “你这样关心我,还不如多关心关心你女友。”玛尔塔语气渐激。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再见。”玛尔塔头也不回地飞奔离开了。

            奈布呆呆地注视着玛尔塔颀长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处,无声叹息:她,离我越来越远了……

            夜莺小姐房间——

            “夜莺小姐,你找我?”玛尔塔没有敲门,大步走进房间,声线略显低沉。

            “两天后的傍晚庄园有场舞会,如果您能跳第一支舞,将是莫大的荣幸,舞伴已经为您找好了,礼服是怀古,其他你不用过问。”墨色羽毛飘落,夜莺小姐的声音更加悦耳

            “可……好吧。”玛尔塔硬生生咽下自己的疑问,她可没那个心情去思考。

            两天后……傍晚……应该正好是一周……她……



            在舞会上出丑可不是什么好事,出了夜莺小姐的房间,玛尔塔立刻前往宿舍寻找玛格丽莎学习舞蹈。却没料到玛格被麦克约去测试爆弹,这几天都没空。

            玛格丽莎告诉玛尔塔去客厅里等着,她去叫她徒弟教她。

            客厅——

            正当玛尔塔等得不耐烦时,几天来听过无数次的声音又一次传入耳中,似是有些不耐烦:“看来就是你要学舞蹈咯?”

            “你……咳咳我不要!”

            “哪里那么多废话,快点学起来。”

            打节拍,矫正姿势,奈布还真有点专业人员的样子,两人的配合默契完美,客厅中的气氛由尴尬渐渐转变为融洽。

            “练的不错,休息一下吧。”奈布终于喊了停。

            “咳咳…咳咳咳咳。”又是一阵咳嗽,玛尔塔尽力忍住涌上来的血腥。

            “我给你讲讲我的女友吧。”奈布望着玛尔塔。

            “嗯。”不能让他看出自己的失落。

            “她呀,大大咧咧的,是个路痴,爱逞强,好胜,固执,还有不少缺点,但她人很好,仗义,很漂亮……”奈布描述着,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心情很好。

            “够了!”玛尔塔脱口而出,马上又意识到自己语气不对,掩饰道:“我累了,改天再练吧。”

            “喂……”

            玛尔塔低垂着眼眸,用力关上客厅的门,在眼泪滴落前回到自己房间,她……还是受不了啊。

            奈布想着刚才玛尔塔的反应:她……是太讨厌自己了,所以才会生气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3-05 20:20
              嗨皮

              懒癌晚期在线拖更

              ——————回归的分割线——————

              自从那次学舞之后,玛尔塔更加无视奈布了,偶尔和他说几句话也都是刁难讽刺,弄得奈布碰上玛尔塔甚至都有些发怵——被一个动不动就拿枪指着你的人怼可不太好受。

              两天,眨眼间就过了,晚宴如期到来。

              宴会前的准备必须充分,玛尔塔穿上夜莺小姐预定的“怀古”礼服:麦穗花纹装饰的黑色小帽斜扣在梳成高高的利落马尾鬈发上,黑底金纹的外套,蓝色牛仔裤,跟高10cm的黑色高筒靴,暗粉装饰,六轮手枪,淡淡的粉色荧光,帅气迷人。

              在众女生的威逼利诱之下,向来不施粉黛的玛尔塔点上了淡妆,增添了几分妩媚。即使脸色苍白,却仍掩不住精致面容中的英气。

              宴会开始,玛尔塔移步至舞台上,等待着舞伴。远远的,看见一抹蓝色,正缓缓向自己走来。

              “你好,长官!”那个玛尔塔最不希望却又渴望听到的声音随着那抹蓝色的逼近而在耳边响起。

              声音的主人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显得狂野不拘,英挺的鼻梁增添了几分邪魅,隐隐散发着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羁的微笑,玛尔塔懵懵的望着奈布,仿佛世界上只有他一人。

              “舞会开始,请玛尔塔小姐和她的舞伴为我们跳第一支舞。”夜莺小姐把玛尔塔拉回现实。

              玛尔塔匆匆忙忙环顾四周,却发现除了奈布,舞台上空无一人:“那个……咳咳我的舞伴呢?”

              “是我。”

              内心最不想看到的事被证实,玛尔塔感觉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喜忧参半。

              “不好意思咳咳,什……什么?!”玛尔塔不敢相信的望向夜莺小姐。

              “没错,军人礼服装~”最后五个字咬字极重,听着却有种别的意味。

              玛尔塔脸又(别问我为什么是又)红了,尴尬地走到奈布身边:“请吧。”

              刹那间,灯光熄灭,随着第一个音符的跃动,全场哑然,仅剩一缕如阳光般的浅金洒落在玛尔塔身上。

              玛尔塔一边重复着练习了无数次的动作,一边凝视着奈布的眼瞳:一样的冰冷,但在冰封了三尺的严寒下似乎有了一丝解冻了的……温情?

              玛尔塔还未看清,便被奈布推开,这才发现自己错过了节拍。也许……我看错了吧,玛尔塔驱赶走内心小小的期盼。

              节拍,动作,一步到位,二人默契的不可思议,但仔细看,却有些不属于他们的陌生人般的疏离,小心。

              一曲完毕,台上二人瞬间弹开,玛尔塔冲到台下去平复自己剧烈的心跳。

              “玛尔塔你知道吗,你跳舞的时候我都快爱上你了!太帅了!”菲欧娜一把抱住玛尔塔,激动道。

              “菲欧娜你这种有cp的人走开,玛尔塔我俩一起。”薇拉扒拉开玛尔塔身边的菲欧娜。

              “呵呵,那我算什么?”玛尔塔一脸无语地看着两个吵(zheng)吵(feng)闹(chi)闹(cu)的小女生以及不远处时刻关注自己女友的伊莱和凯文。

              听到这个话题,薇拉心一沉:她和奈布还没有……

              “玛尔塔,你要不要去花园逛逛?”薇拉提议到。为了她努力一次试试吧……

              “可以啊,那咳咳你们慢慢聊。”玛尔塔正欲找个借口离开。

              玛尔塔独自一人来到花园,此时已接近午夜,艾玛精心呵护的遍地红玫瑰在银辉中熠熠发亮,回首,是当成家一样待了2年的庄园,也许……也是自己的归宿。

              “咳咳……咳咳咳咳”玛尔塔腿一软,跪坐在地上,蓝色的花瓣落在鲜红的血液上,绝望的泪珠无声滑落,被淡淡的月光拂去。带了些许狼狈的画面,美得令人窒息。

              宴会厅内——

              “奈布!你快去找玛尔塔!快!晚了就来不及了!”薇拉语气异常焦急。

              “嗯?玛尔塔怎么了?”奈布虽然不太明白薇拉的话,但今天也感觉到玛尔塔的不寻常,不然为什么前几天对他还冷嘲热讽的,今天看他的眼神却带着绝望和柔情。

              “她……这……她她她”薇拉急得说不出话来。

              “花吐症。”众人的目光投向夜莺小姐身边的庄园主。

              “什么?!”奈布咆哮道:“因为谁?”

              “不开窍啊……只剩下最后5分钟了哦。”庄园主的身影渐渐消失,最后几个音节回荡在宴会厅中。

              最后5分钟

              5分钟

              ……

              “她在哪儿?!”

              “花园……”

              奈布不顾一切地冲向花园,但除了散落的花瓣和映着银辉的鲜血以外,空无一人。

              “玛尔塔!长官!”奈布四处寻找着玛尔塔。

              玛尔塔房间——

              玛尔塔留恋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和其他求生者的照片,细心的最后擦了一次手枪,静静地躺在床上,任由花瓣飞舞。

              看看时间:还有1分钟

              50秒,我的飞机还没有买,愿望还没实现呢……

              30秒,前几天还答应了薇拉要停止暗恋,看来我要爽约了……

              20秒,快要到时间了,早点结束也好……

              10秒,奈布,我喜欢你,但我不能告诉你……

              5,好像有人敲门……

              4,再见了……

              “彭!”门被猛的撞开,恍惚间,玛尔塔看见眼前晃过一抹蓝色。

              下一秒,好像有什么软软的东西堵住了她的唇,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脸上。

              许久,吻毕,唇分。

              “唔……”玛尔塔足足用了1分钟才回过神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3-05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