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腐传吧 关注:13,300贴子:437,337

【水腐王道】众水浒CP段子。欢迎来点【拍手】更文慢【划横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水腐王道】众水浒CP段子。欢迎来点【拍手】更文慢【划横线】主长文￧【PS:cp可能随机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2-27 20:34
    【雄秀】 顾望长街
    寒蝉凄切,愁红惨绿,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低首看时,自己已被来势凌厉的长箭贯穿,嫣红淋漓,这么久了,再没那般痛了。
    遥想那年的蓟州长街,身无分文,少孤家贫,前路茫茫,举目无亲,大好年华却在此砍柴度日,不甚怜之。却见前处一阵大乱,走近看时,那是被一群被小混混打的狼狈不堪的节级,“拼命三郎”便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住手!”杨雄见那人时:身负木柴,宛似玉树,手腕处松松挽起,剑眉下的眸子琉璃光彩,桃花缭绕,风姿奇秀,神韵独超。这一喝终生难忘

    后来啊自己便同那小猫小狗般被哥哥捡回了家每每提到这便是一阵发笑。“蓦然思及,我倒是心甘情愿挨这一番打…”杨雄谑笑姿意。“哥哥…”“三郎害羞的样子甚是好看”石秀低眉垂眼不再接话。日晚菱歌唱,风烟满夕阳,霞光万道,浮云蔽日,落日沉没,两人执手相笑的画面皆印在那迢迢星河里。

    ————因为这让我遇见了你啊

    诛嫂嫂那节不愿再提“哥哥莫不是失了嫂嫂,故从贤弟身上讨回来罢”石秀打趣道。“嘶三郎那里话?你便是你何有替代之说?反而作践了自己?若我骗你,我便是天…唔”“哥哥莫要再说罢,小弟信的过哥哥。一句玩笑话,哥哥却作数了。”
    上了梁山后,祝家庄探路,诈败孙立,孤身劫法场,抢鼓夺旗,勇敢近乎决绝,这孤胆英雄莫过于此。可哥哥却道:“三郎若再这般拼命我定饶不了你!”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乱世之际,战火纷飞,英雄迭起可这世上又何有不散的宴呢?众家兄弟皆是心宣不照,然这一天终则还是来了
    小九被庞万春那一箭射下马,众将士慌忙逃窜,竟无一人顾得史进。其实我完全可以兀自冲破重围…可是啊临阵脱逃还算得甚么拼命三郎?我拍马向前,忙架起他,扳过身体,竟是一箭穿喉,少年的嘴唇不觉煽动着,伴随着鲜血汩汩流出,我隐约听出他从喉间勉强挤出一句话:“石三哥……快走”可而今这凶险关隘,又有谁走脱的出呢?我背负一人,勒转马头,蓦然间,关上弦响,一支镝箭呼啸着破风而至,嘶…胸口一凉度尽万水千山看遍人间风景历遍人情冷暖本以为自己已把生死两字看的很轻可真到这交接之际竟是发自内心的恐慌…
    ————对不起哥哥这是小弟最后一次拼命
    “三郎!”杨雄梦中惊醒,背疮复犯,不觉嗓中腥甜…“不…不会的…我家三郎……”
    “小弟姓石名秀,金陵建康府人氏。”犹记得,长街那年清溪漫漫,花明柳媚,你我皆是少年,披锦衣,着袖袍,雄心万丈,壮志可凌云,赚足旁人青眼,却终是一场空梦聊聊。西风残照,天色澄明,回忆至此,金乌西坠,蓟州拱桥上,少年着青伞盖皂罗衫已在此恭候多时,长街寥无人迹…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2-27 20:36
      先发篇存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2-27 20:36
        最好能点梗【搓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2-27 20:43
          再一次被楼楼的文笔惊艳!!!啊秀秀我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2-28 22:51
            楼楼加油,耐个,小风想要二五和关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2-29 22:49
              Lz 加油,想点个卢燕


              收起回复
              8楼2020-03-02 08:09
                点个武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3-02 09:16
                  Lz正在拼命肝文中…点的有点多 莫急莫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3-02 10:12
                    @风觉魂凝🔯 @曦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3-04 15:24
                      抱歉 顺七的梗有点难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3-04 15:25
                        最近手里没梗 就随机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3-04 15:30
                          【俊顺】【顺横】修罗场
                          瑰丽彩霞映满天,月明星稀,芦苇茫茫,水巷纵横,浔阳江畔处一片祥和。
                          一人推门而入直叹晦气,张顺围过来,灼灼璞玉白般的脸颊漾出笑意“哥哥今日生意如何?”“害 别提了!皆是些穷鬼!老子不但得给悠到对岸,还得施舍钱财,倒了血霉了!”张横抽出腰间匕首杵在方桌上,坐一处喝茶。“哥哥急甚么?想你弟弟我而今好歹也是个鱼牙主人,大不了今后我养活哥哥呀!”张横听罢,忍俊不禁,又佯怒般点了点张顺的头“你这小子,少让老子操点心就不错了!”“我又不是那孩提了…怎生教你费心?”张顺撇了撇嘴,不觉嗔怪道。
                          闻听寨外有人叩门,张横推门看时,户外那少年身长八尺,衣襟半敞束于腰际,青黛发丝悬垂在肩,眉眼如画,清秀通雅,颜如舜华,仪表堂堂。那人先开口“横啊,我找顺…”“砰”说言未了,这船火儿面瘫似的把那少年关在门外了。张顺忙跑来,边责着张横边为这人开门。
                          “李俊哥哥!”张顺扬唇换道,后把这不知所措的李俊强拉到户外,望了望屋内鼓着嘴生闷气的张横,小心的问“哥哥这二更天的到访,何事呀?”李俊搔了搔头笑言“没甚么事,只是听闻你身子抱恙,故寻着个郎中讨了些子药送予你,顺子你近日莫要出海才是,鱼牙子那头大不了我替你些时日…养好身子才是紧要事”后将药事塞与这人手中,一声柔柔低语,伏入心湖。张顺蓦然面色绯绯,秋波桃花目流光溢彩,却皎皎似仙,美如冠玉,嫣然一笑,“谢谢李俊哥哥~”边道边紧抱住李俊,这混江龙实属耐不住了,托起张顺的下巴,附上那唇,香律浓滑于缠绕的舌尖摩挲,温润香甜,喘息难平。
                          这姓李的隔三差五便来一趟,且总有理由。就算在浔阳江鱼牙子处,也总能望见他,这张横气不打一处来,想着与这家伙谈谈,走到户外,看到相吻二人,瞬间石化,后炸着毛推开李俊,打量着弟弟“顺子 你你你没事吧…这人非礼你,老子饶不了他!”说罢,狠狠瞪向一旁的李俊。
                          “姓李的,胆肥了你敢占我弟便宜!”
                          “哥…我没…”
                          “谁是你哥,别想套近乎!!!”
                          “哥哥…啊 你们别吵…哎哎别动手”
                          “……”
                          当是时,星稀河影转,霜重月华孤。明月高悬,那日正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3-06 13:21
                            最近实在没什么梗 发一篇存稿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3-06 13:22
                              点一个花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3-09 15:29
                                【武施】至死不渝

                                有肉渣【一点点】自信的认为不会被屏

                                欢迎收看wu也也要wu的体面优雅系列【鞠躬】

                                第一次些车车技不好见谅

                                ————————————————我是分割线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桃花三月,灼灼其华,春意阑珊,杏雨梨云,晚云渐收,柳絮飘漾,淡天琉璃,夜色撩人似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渐浓,渐浓,云袖笙歌一舞难休。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沈醉意先融,疏钟己应晚来风。梦对春秋,紫竹摇曳,镂空的雕花窗桕外梅弦飘渺,间或透出寥寥星光,浅浅檀香氤氲充斥身旁。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那人挥手执毫题将道:

                                前尘往事断肠诗,侬为君痴君不知。

                                莫道世界真意少,自古人间多情痴。

                                正如施恩所题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这龙阳之好,断袖之癖世人接受不得,他朝思暮想所钟意之人也终不明自己的一片心意。

                                “小管营!”方至闻听寨外叩门,停下狼毫,卷起竹简边开门唤得“武二哥…”这声音再熟不过了。

                                这人儿生得相貌堂堂,身躯凛凛,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似刷漆。胸脯横阔,两颊微红,双瞳剪水,却漾出平日沙场上那气势刚健似骄阳般。“武二哥…怎又吃这恁多的酒…”施恩扶着武松入户,愈发吃力,不觉嗔怪道。“好教你知鲁家哥哥请酌,酒至酣处。就算老爷我醉了作罢,也照样三拳打死那冈上大虫。”武松挥拳噙笑道。施恩闻言目光淡然心中一时翻涌,若我是武松哥哥,也更愿同大师他们相好吧…

                                “欸小管营,这尤为何物?”未曾落座,武松便拿过桌案上的竹简细细端详。“这…武…武二哥…”施恩清秀㿠白的脸登然红的似那薄皮柿子,且含糊了口舌。武松草草看过,手臂搭上这人清癯的肩膀,“害,甚么痴不痴,知不知的?钟意便说嘛!小管营你还是这般婆婆妈妈!那里像个汉子!”“不不是……”那人口中掺着酒香吐出湿热的气,喷在自己颈子上,痒得厉害,脸是愈发红了,逐推开这人,后退数十,倚靠在墙。打虎英雄眨眨眼,烽火一转,绽开笑意。迎上这人儿,双瞳依静影沉璧,波澜不惊,谑笑恣意,“我说小管营…你莫不是看上老爷我了吧?啊?”施恩已然面红耳赤,霞飞双鬓,“我我我…兄长莫打趣我…哥哥待我恩重如山…我那里敢…”武松不予理会,反将这人抵住,正色道“你这小管营,还有甚么事瞒得住老爷我,若我不问,小管营你还要待到何时?待个半载仨月?”言罢,便勾起这人下颚,贴了上去,浅尝辄止,唇唇齿留香,急喘不休,心悸难平。

                                “武二哥…你醉了…”施恩烧着红晕道。“是了,是了。”多好的孩子啊,依稀暮光栖息在深栗的双瞳里,为人洁白皙,肤如凝脂。同他的为人一般。残杯劝不饮,留醉向谁家。醉意漾眉间,他着实醉了。逐熄了红烛葳蕤的火光,“武二哥哥…”“嗯?”“我心悦于你…”武松不曾回应,浅笑着横抱起这人儿,掀了帐帘共赴巫山。

                                世间皆浑浊,唯你最纯净。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红蕊香残,青丝浅缠,远比桃花雅致,远胜桃花风采。

                                子衿落白衫,青丝坠玉冠:

                                潮至千艘动,涛喧万鼓鸣。

                                江翻晴雪卷,海长石塘平。

                                帆影林端见,波光屋上明。

                                青山自吴越,相峙两含情。



                                缠绵交合,旗鼓相当。一波复一波的潮水激涌不断,拍打似银山一般的浪头,浪潮将至,怒声汹汹势悠悠,罗刹江边地欲浮,横空雷霆聚,江心瀑布横。天地黯惨忽异色,波涛万顷堆琉璃。撞击声,水声,喘息声在此显得尤为显著,沉沉坠入夜色。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逐道而行,则是春色满园,姹紫嫣红,嫣然百媚。悄然而至,直抵花心,不由分说,这即是国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恰似桂子飘香,又似陈年佳酿,时而玉树琼枝,或则银浪拍天,波涛滚滚,云风四起,一泻千里,似暴风骤雨般席卷掠夺则已。

                                惊起沙禽掠岸飞,户外杨柳茵茵,柳亸莺娇,渔歌唱晚:

                                写得鱼笺无限,

                                其如花锁春晖。

                                目断巫山云雨,

                                空教残梦依依。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春色绕梁,花晨月夕,桃花籁籁,落了几个春,挥手执笔墨香尤存。泪痕未干,打湿帷帐,此番了了,终明了那巫山云雨是为何物。

                                “哥哥…”

                                “嗯?”

                                “回应呢?”

                                “心悦于你至死不渝。”

                                东风起,一池春水漾乱,再难将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3-17 23:34
                                  我太狗了 不会开车【X﹏X】但实在没梗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3-17 23:36
                                    顶一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3-18 15:13
                                      君子养心,莫善于诚【晁妖】
                                      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人行大道﹐号为道士。身心顺理﹐唯道是从﹐从道为事﹐故称道士。”时近三更,风雨萧条,那人声音低起,清清冷冷。何时得,西风夜雨,枕簟共新凉。坐对轩窓,烛光跳动,悄然望去,时过境迁,那人儿也似的不在了。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简屋碧山遮,棋局摆独院,衣摆大宽,拢不住几丈桃红,天光乍破,晨光熹微,三军将前,晁盖等人牵马提刀欲下山攻打曾头市,“哥哥…哥哥等我!”闻声望去,却见一人策马加鞭赶将而来,这人身形欣长,凤目柳眉,清秀通雅,束墨蓝攒花结长腰绦,背上松纹古铜剑,是一着巴山短褐袍的道士,徐徐清风中飘然而来,面上却是掩不住的恐慌。这公孙胜翻滚下马,自己便拜,颇有礼数“容哥哥听得贫道一言…”晁盖居高临下,面无憋绪,正颜厉色。蹙了蹙眉,“公孙先生有话便讲。”声线沉稳,却见这道士的衣着沾满污泥,心中也不觉一时翻涌。公孙胜抱拳颤声道“贫道方才为哥哥算得一卦,这霞光似血,气象不常,且这曾头市险隘万分,固若金汤,易守难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还望哥哥日后再做计较!”“你这老道,讲的甚么话?打仗观何天象?莫要扰乱我等军心!还不速速退下!”说言未了,东风骤起,云迷雾锁,阴沉昼生寒,闭户守余炭,一阵风刮断了天王新制的彩旗,众人尽皆失色。

                                      一旁的吴用见状也苦苦相劝晁盖勒过马头,“不必多言,晁某心意已决,若攻不下曾头市,还有甚么颜面对众家兄弟?若我不去,谁敢前往?”言罢,便携三军行之远矣,晁盖只闻身后那人含着哭腔道“天王哥哥…切记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个傻道士,晁盖兀自想着手伸进袖袍,攥紧那人曾为自己画的符咒笑逐颜开晁某记下了

                                      “哥哥如何信不过我…”万千情绪,泫然泪下,这入云龙平日的机敏聪慧当今一扫而空。“道长…”吴用信步而来,抚挲着这人的后背。贫富贵贱,夭寿贤愚,禀性赋分,各自有定,谓之天命,不可改也。自己常道的话,如此却做不得数了。

                                      花尘浪卷清昼,渐变晚阴天。烟雨蒙蒙,鸟鸦云集。那道人瞧东山之上月色朦胧,任孤舟肆意徘徊,乘兴横槊赋诗,白露横江,舳舻千里,水光接天莲叶无穷碧,似凌云驾风而行,飘然欲仙恍如隔世。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素娥当空,举杯邀月,天地之间,人似蜉蝣,苍海一栗,或尘世之外?或飞升成仙?“哥哥终是未能听贫道一言。”花开花落人如旧,潮涨潮落风依然。那道人仰天长叹,甩了拂尘,终是云游四海去了。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回忆至此,惊破秋窗秋梦续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挑泪烛。“花开花落,人走茶凉,生死何尤,浮生偷换罢了。”叶落空山人不见,孤灯寒照对影语,道士从喉间挤出这么一句话,“五者出家,谓舍诸有爱,脱落嚣尘。六者在家,谓和光同尘,抱道怀德…”言着道士七阶,灯花落尽,蓦然惊怔,“抱道怀德?”

                                      古之所谓正心而诚意者,将以有为也。

                                      草木摇杀气,星辰无光彩。

                                      遥想当年的石碣村七星聚义

                                      到底是自己失约了。

                                      【en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3-18 16:22
                                        续发篇存档 续粮续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3-18 16:22
                                          虐一虐更健康【划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3-18 16:23
                                            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3-18 21:41
                                              楼楼,想看花柴的可以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3-20 17:20
                                                楼楼能不能加QQ(卑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3-21 11:21
                                                  其实最近不是很混贴吧了 粮越来越少乐【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3-21 13:28
                                                    没有关系的,来抱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3-21 14:15
                                                      其实没别的要求就是想看花将军任何cp都接受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3-21 23:21
                                                        青清青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3-22 23:10
                                                          【关横】如影随形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看不破镜花水月,指尖过眼云烟,似水流年,捎缕微风,吹曲幽梦,浔阳江边,马军帐前,彼岸花绽,奈何桥西,世间千载,如我一瞬。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我当年许给那人儿的”关胜哑然失笑,对窗棂,持酒樽,捋虎鬚,静水流深,苍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人生在世,恍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老子生在浔阳江边,长在小孤山下,不怕官司不怕天,你这眯眯眼能奈爷爷我何?”“关胜!料你是关公的后代,也会施此阴招!算得甚么英雄好汉!”再如何说这张横也叫骂两个时辰了,关胜却仍坐一处阅着书卷,不予理会,只好作罢。“喂!木头!看甚么呢?”关胜闻言,扬扬手中的书道“《六韬》,你看么?”张横一摆手,“俺不识字,你要读便读!”关胜言笑晏晏,“鸷鸟将击,卑飞敛翼;猛兽将搏,弭耳俯伏;圣人将动,必有愚色。”“哟,照这般说辞,老子这叫圣人…动…必什么”“必有愚色。”关胜面无憋绪的接道。

                                                          如此回忆起,张横叼着草不觉笑将起来,“哈哈哈小爷那时便叫做圣人将动,必有愚色!”关胜含笑,欣然点头。“欸!木头!老子要是不在了!你可好好的!莫教小爷我挂心!”关胜敛笑,登然正颜厉色“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关某不才,只愿一直跟着你,如影随形。”“嘶你这…真是块木头啊?俺用你做劳什子!”关胜作势梳理这人的发,言道:

                                                          “旁的不管,关某便一直跟着你!得君之白首兮,朝夕与共。”

                                                          “好。”

                                                          明月有情还约我,夜来相见杏花稍。岁月静好,夜色温柔,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世间承诺千万字,总结成“如影随形”再好不过了罢。

                                                          自是少年,韶华倾负。

                                                          风华一指流砂。



                                                          “后来,这人病了”

                                                          溪水冷冷欲雪天,风鬟雾鬓不胜寒。似柳絮飘漾,忽散忽聚,似舞如醉。凄凄岁暮风,翳翳经日雪。一人快马加鞭赶将而来,夺门而入“木头…你来了?”那瘦骨嶙峋的人儿端坐案前,衣襟半敞束于腰际,青黛发丝悬垂在肩,肤若凝脂雪堆就,细柳扶风摇曳行——那人晄白的脸颊泛出笑意,“欸!木头!看我为你写的…”“你病了如何我不告知于我?又为何不吃药?”关胜未听这人说完,便怒言道。“姓关的!你管得着老子么!爷爷我想弟弟了!你奈我何?”这一语,人生若如初见。

                                                          “好,那我便不管你,你张横的生死便也同我无关了!”言罢,摔门便走,几度春秋,这般的他却未曾见过。张横亦没去阻拦,攥紧手中的字条,心如刀绞,垂然泪下。相逢一醉是前缘,风雨散,飘然何处?便如此吧,从此山水不相逢。

                                                          宅内骤生寒,门开了,悄然望去,那处正站着一位身长近九尺的骠骑将军,户外雪虐风饕,银粉玉屑,这人威风凛凛,英姿勃勃,不是关胜,却是那人?只闻这人言“曾允下的诺言,如此还作数么?”张横听罢,却嗤笑出声,“玩笑话如何当真了?”



                                                          苍老不过一段年华。

                                                          “那日起,便再未见过这人了。”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梦醒,雾散,经流年,梦回曲水边,繁华落尽,往事成空,容华谢后才是千帆过尽的沉寂。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

                                                          望天地日月,恒静无言,青山长河,延绵不变。

                                                          握住苍老,禁锢年华,转瞬即逝方至地老天荒。

                                                          山中相送罢,日暮掩柴扉。

                                                          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

                                                          酒醒,人散,这般堕落若被那小子撞见,定会言“圣人将动,必有愚色。”的。

                                                          他似乎只会这一句。

                                                          “他怕黑,我得去陪他。”

                                                          “关将军醉酒失足落马身亡了!”

                                                          千秋功名,一世葬你。谁为我执手天下,我又为谁倾尽年华。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说到底,没有失约。

                                                          早读懂你临水照花的心境,

                                                          那字条上歪歪扭扭的字写的不正是:

                                                          “得君之白首兮,朝夕与共。

                                                          承君之执手兮,形影不离。”

                                                          我早为你织就了一帘幽梦。

                                                          EN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3-23 14:37
                                                            这里是爱发刀子的楼主【划掉】以前点的了 下一篇就不知何年何月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3-23 1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