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腐吧 关注:26,053贴子:969,010

【亚易活动】狸猫侦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镇楼图来源@恶龙
群内活动,由主持@PointO3进行开头收尾及中途搬运
群内文手接文
在剧情结束后由画手进行作画
欢迎大家来看看我们的亚易群
本活动于本周五20点开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3-04 21:52
    二楼群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3-04 21:53
      【狸猫侦探(开头非接文)】

      很快这里就响起了警笛,红蓝光线轮转照在马路的水沟,人群聚集起来又被呵斥开,一道明黄的警戒线支了起来,男人只是带着口罩,站在两家店铺之间的空隙中。

      他知道一定有一个人,倒在了对面居民楼的7-4,在血泊中,或者是在干枯的血渍中,但是身体却没有任何可以造成这种血量的伤口。
      等着闹到凌晨,警察们终于消停,他丢掉手上这只燃到一半多的烟,扔到地上踩熄,然后抱着那个没有拉上拉链的黑色背包离开。

      只有一地的烟头留在原地,被形形色色的人路过。

      他叫田七郎,但是你可能更熟悉他三年前的名字——亚索。
      那个公认的连环杀人犯。
      亚索并不认为公认就是事实,这便是他此刻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没人可以打了他一巴掌还能拍屁股走人,更何况他亚索还替真凶背了三年的黑锅!

      他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踏进居民楼,老式楼房里这7楼就是最高层,亚索确定了7-4户的位置,就从楼顶翻了进去,灵活得像一只踩着枝头跳跃的松鼠。

      他打开手电筒,现场已经被警方处理得像是一条宰好的鱼,条理分明,倒是让找线索的亚索方便了不少。他在警局有线人,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没脑子,很快他就收到了『BCK』给他发来的资料。

      他还没来得及看,背包里就一阵骚动。

      “石头,安静点。”
      这时那个没有关拉链背包,突然冒出来了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对亚索小声呵斥的声音不悦的抖了抖耳朵,然后一下子扑出了一对爪子,从背包里跳出来——

      是只灰黑条纹的狸花猫。

      石头不管亚索,趴到了沙发下掏了掏爪子,亚索凑近一看,是条小鱼干,他差点气笑出来,但马上他就笑不出来了。
      一条红线串着的玉佛坠跟着这条鱼干儿被石头掏了出来。
      如果亚索没记错,那是他的前辈,三年前意外死亡的警官易的贴身物品。
      而此刻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这里?

      亚索拾起了佛坠。
      提着红细线,那佛坠在地心引力下转动,直到亚索看着佛,佛也眯着眼睛看向他。
      石头叼着鱼干,心满意足的跳回了亚索的背包。



      PointO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3-04 21:55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3-05 06:15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3-05 08:42
            来了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3-05 10:42
              dddd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3-06 00:07
                nicenic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3-06 13:46
                  俺来了俺来了


                  回复
                  9楼2020-03-06 14:28
                    来啦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3-06 20:00
                      第一棒:@珏轮
                      事出无常必有妖。



                      亚索自是明白这个道理,已被这三年时光磨练得如惊弓之鸟般的他,先是警惕地小步退至窗台旁,又举棋不定地打量起了现场。

                      窗外皎洁的辉月为他照明,却让黑暗的角落显得更加幽邃,几道杂乱无章的白痕混杂着黑红色块的地板,让亚索完全能想象得到现场的惨烈。



                      修长却粗糙的手指轻轻地滑过佛坠的体表,传来的触感显得那么陌生而熟悉,亚索的表情一时阴晴不定。



                      这会不会只是一个意外?世间玉坠何止千千万,只是外表相似并不能说明什么,没准是自己疑神疑鬼了。



                      但,心里有个声音却在咆哮:是他!他知道你会来!他还没死!



                      脑海中,凶手每一次精明而残忍的手法,每一个死去的人的模样,每一声路人对“他”恐惧地咒骂,都搅在了一起,最后化作一声低沉的呢喃:



                      “易……”

                      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地说出这个名字,亚索本来平稳的呼吸登时变得紊乱起来。



                      有些东西,不提及还好,尚且能苟且偷生。可一旦想起,便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







                      依旧是一无所获。



                      事实上也确实应当如此,毕竟使用当代刑侦手段的专业刑警们也一直没有什么突破,凶手怎么会轻易留下证据呢。



                      回去的路上,下起了小雨。



                      包里的石头似乎有些厌水,亚索把手伸进去,一把按住了它蠢蠢欲动的头,又将帽兜盖在头上。一人一猫,在路上孤零零地走着。



                      他不会低着头,更不会神色慌张,这样反而会更容易引起警察的注意。他只是平平淡淡地走着,就像只是出来散步一般,完全不似一个在逃大犯。



                      “死者身份…平平无奇,死前行为,没有异常……”



                      亚索不死心地回忆着【BCK】传来的资料,试图寻找出可能的线索。这些东西被他保存在一个特定的地方,视若珍宝。



                      然而,地点随机,人员随机,时间随机,狡猾的凶手似乎是在漫无目的地寻找目标,唯一不变的,似乎也只有这诡异的杀人手法。

                      也正是因为这样,三年前第一宗犯罪现场附近,唯一一份未被损毁的录像中,竟然出现了自己的脸,警方自是把自己当成了重大突破口。



                      这种一无所获的感觉,在这三年间本已是习以为常,可偏偏在今晚,偏偏在这夜雨的时候,显得格外痛楚。





                      “老七回来了啊。”

                      一道粗犷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打断了亚索的沉思。他下意识地一躲,肩上却还是被一只大掌重重地拍了一下,打得他一个踉跄。



                      “哈哈哈哈你小子还想躲,都说了,就你这身板,我一巴掌下去你就得躺。”

                      “磊哥,都说了下手轻点。”

                      “行行行~你小子,一直把自己弄那么瘦也不知道图个什么。”

                      “知道了知道了~”



                      亚索一脸无害的笑容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的瞬间消失殆尽,他先是小心地检查了屋内的防范措施,确认没有人在自己离开的时间里偷偷进入自己的房间,随后便看向了门口的镜子。

                      “嗯,确实挺瘦的。”

                      亚索看着镜中自己有些枯槁的面容,喃喃自语道,眼神却没有丝毫的后悔——为了迅速变成现在的模样,在从警方的监视中逃离的那一天,他便开始在路上口服预先准备好的特殊减肥药物,又用石头亲手敲掉了上颚的左右犬齿!


                      这是一个恶心而充满痛苦的过程,极限的节食再搭配上由【BCK】提供的药物,他的面部肌群与全身体重都开始急速萎缩,整个人的样貌都发生了改变。若不是顾及得保留争斗的能力,他还可以对自己更狠。


                      得益于此,三年来,不论他换了多少居住地,与多少人共处,从没有人把他往“在逃通缉犯”上想。


                      现在,若是他们在自己面前,恐怕也认不出自己了吧。亚索有些惆怅地想。


                      “喵呜~”


                      猫饿了。


                      ……


                      夜深。


                      “不要…不要回头…快逃…逃的越远越好…不要相信…他们。”


                      那是一双写着悲伤与绝望的瞳孔,明明一片漆黑,亚索却看到了他身上如水般泉涌的红色。


                      不,我不会再丢下你了!


                      “永恩!”


                      熟悉的噩梦。

                      好像还有些奇怪的声音。


                      “喵~”

                      扭过头去,石头正端端正地立在一旁的橱柜上,那对明黄色的瞳孔在黑暗中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亚索心中忽然升起几分不妙。


                      “哦…我就知道。”

                      佛坠,或者说,四分五裂的佛坠,出现在了它本不该在的位置,红线更是堪称惨烈地断成几小截。而那始作俑者,正装作无辜地舔了舔毛,看似无意地瞥来的眼神却出卖了它心中的心虚。


                      家有一害,谁都不爱。


                      亚索正准备教训教训这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小**,忽然,他的眼角瞥到一道亮光。

                      那似乎是一片玉。


                      “呜~呜呜~”

                      无巧不成书,一旁的手机也恰逢其会地响了起来。亚索只得先穿起鞋子,左手拿起了手机,扫了一眼来者名字,【BCK】,便接了起来。


                      “喂?”

                      “………”

                      那头却是一阵沉默,亚索皱了皱眉,却没停下拾取那块玉的动作。


                      他凝目细望,瞳孔却骤然一缩!


                      “……快走!”

                      【来找我。】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字体,如同两道惊雷,将他炸了个七荤八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3-06 21:48
                        @撒节操啦

                        接到报警之后索拉卡配好装备就马上和同事出警了。案发地点是一栋老旧的居民楼,再过几个月就要拆迁,在上面建起新的商业区。

                        到达案发地点,警方已经迅速封锁了现场,索拉卡跨过黄色的防线进入居民楼。先来的同事已经在拍照取证,索拉卡也走近尸体蹲下来,拿出工具,采集受害人样本。还是那样,受害人倒在血泊中,但身上却没有可以造成这样出血量的伤口。

                        “死者,男,36岁,在楼下的一家小饭馆里当服务员。死亡时间推测不过三个小时。生前并没有惹到任何仇家,酗酒,有目击者称他今早与楼下烟酒店的老板起了争执,目前正在盘问……”
                        索拉卡冷静地听着同事的叙述,“第七起了。”索拉卡想。和三年间的每一宗案件一样,作案随机,手法诡异,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亚索。

                        索拉卡在心底默念这个名字,三年前他被指认是犯罪凶手,易在抓捕他的过程中应公殉职。怎么会呢?索拉卡一直不肯相信这个事实,作为后辈,他确实有些高傲,热血过头,但是是一个充满正义感的人,怎么会做出如此凶残的事件。甚至还……害死了他最敬爱的前辈易呢?

                        但是录像上的人的确是他,他也确实在逃避抓捕。

                        取证完,索拉卡负责和另一位实习生盘问附近的人。
                        索拉卡抱着手站在旁边,听着烟酒店老板大声的辩解,实习生也是头一次应对这样的问题,只能态度温和地解释情况让老板冷静一点。

                        “天地良心,我一做买卖的你尽然怀疑我杀人!”

                        “不是的,只是希望你可以配合我们调查……”

                        “那家伙欠了我酒钱还没还呐!这么死了还不是便宜那小子!我告诉你啊,你别给我……”

                        “够了!”索拉卡看不下去,把两个人都喊停了。“希望你配合我们调查,你现在被怀疑可能是凶手,如果不想进局子的话,就请把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老板也是欺软怕硬的主,慢慢交代起今早因为死者欠酒钱还没起的争执,索拉卡不耐烦的听完这些添油加醋的言论,旁边的实习生一字不落的全记了下来。

                        “警官,你要相信我啊,我是良民。指不定是那小子喝醉了自己摔死的。”



                        处理完现场,已经是夜晚,索拉卡跟着回局了。坐在办公桌前盯着资料,还是没有任何头绪。

                        凶手很精明,除了三年前的那一次一点线索也没留下。也很狂傲,他不稍加演示,连续作案,还是同样的手法,像是在挑衅。

                        “你们能解开这道谜题吗?”

                        索拉卡叹一口气向后靠住座椅,盯着天花板上一闪一闪的日光灯,思考凶手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法。突然什么东西抵住了她的额头,那人也靠过来挡住了灯光。

                        “李青啊。”索拉卡直起身,李青也把手抬高,等她调整好了姿势,再把东西递到她面前。

                        “什么,咖啡吗?”

                        “茶。”

                        “拿咖啡杯泡茶你也挺有情趣的。”索拉卡接过茶,喝了一小口。

                        “害,还不是和易学的。”

                        提到易,两个人都沉默了。
                        索拉卡看向自己摆在桌上的照片,是她的毕业照。她,易,李青,都是警校同一届毕业的,谁也没有想到,易这么早的就离开了。

                        “还是同样的手法吗?”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李青,他拿起桌上的资料看了看。

                        “嗯,还是没有任何线索。”索拉卡答到。“你觉得亚索是凶手吗?”

                        “不可能。”李青放下资料,回答地很坚定。“我看人的眼光很准的,那小子不可能是凶手。”

                        “那他为什么那么多年都……”

                        “全体集合!准备出警!”局长开门进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索拉卡也没有再问,迅速整理好装备一同与李青上了警车。


                        “发生了什么?”索拉卡问驾驶警车的同事。

                        “案发现场找到了烟蒂,经过法医组鉴定,上面残留的DNA是亚索的。”

                        “什么?!”索拉卡和李青异口同声地问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3-06 23:34
                          @焚琴煮鹤Ω
                          “你小子,大半夜的,还下着雨,往哪撞呢?”
                          粗犷的声音照旧,今夜的第二次。发话的那人本懒散地倚在楼道口,眯着眼睛,衔着便宜,但呛人的纸烟吞云吐雾,仿佛享受着什么,但见一个身影鬼魅一般消瘦男子从潮湿的楼道里一路跌撞而下,狼狈地擦过自己宽阔得在这狭窄的楼道口显得有些占位置的肩膀,便语气半带不满地斥道。
                          不出意料,他收到的,不过是一句含混不清“磊哥”和一些意义不明的谎言,这个仓皇地抱着怀中背包的男人,一头扎进了瓢泼的夜雨,和如胶似漆般浓稠的夜色之中。
                          被称为“磊哥”的男人皱着眉,又冲着那个人在夜幕中撕开的口子微微耸了耸肩,最后竟笑了起来。
                          “易,你可真行。你到底把这个孩子怎么了?”
                          男人丢开那根让他的肺部极为不适的劣质纸烟,狠狠地抹了抹脸。叫人吃惊的是,这不抹不打紧,一蹭之下,男人竟然神色容貌统统大变,若是此处有旁人,定是得吓得两股战战。本是社会盲流的男人,眉宇间的戾气尽数褪去,竟显得英气逼人起来。那双眼睛本来盈满了轻浮与杀意,如今却平添了刚毅与镇定。整个人的气质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打个似乎并不恰当的比方,这个男子一如一位苦行的武僧,干练,决绝,却又慈悲,淡然。
                          男人从贴身口袋里摸出手机,故作紧张道:“索拉卡?我是李青。D区搜寻完毕,没有发现嫌疑人!请再次确认监控,警队所确认的追踪目标真的是亚索吗?”放下那个小电子设备,男人撇了撇嘴角。
                          “亚索命本不该如此。”男人仰起脸,斜风,裹挟着骤雨,毫不留情地拍在他的颊上,“易,你该回来了。”

                          李青没有时间去感慨。他肩负着使命,并且他为之谋划了,整整三年。
                          这三年间,他在警队维持着正常的工作,下班后,他就立刻成为了另一个人——旧城的老黑社会“磊哥”。多么可笑啊,每天在警局,他陪着所有人一遍又一遍地策划着抓捕杀人狂亚索的计划,下班之后,他就开始用各种方法:直接接触、旁敲侧击,甚至是蝴蝶效应,来帮自己家楼上住的亚索化险为夷。
                          他的努力没有白费,现在,真正的凶手,已经露出了他的尾巴。我们,比任何时刻都要更接近真相。很快了,很快了,你们不会失望的。
                          想到这里他又笑了笑,亚索这家伙,才是真正最不叫大家失望的人吧。也不知是送给教的他,还是他无师自通,他竟然将自己伪装成了这幅模样,连李青都大吃一惊。真是不知易是否还能在他身上找到过去那个亚索的影子。但好在总有些东西完全未变:比如那只坏猫,还像以前一样受宠,和刚刚被亚索和易捡到时别无二致。这也是让李青无比欣慰的一点,就凭这一点,便证明易就是注定不该离开这个世界吧。
                          李青快步冲进连天连地的雨幕,幻想受到真相的洗礼。
                          他怎么能忘记那一句撕心裂肺的“不要相信他们”,他怎么能忘记那个场景:那个男人,在所有人的枪口对准那个不明所以、一脸疑惑的叫亚索的少年的时候,吼出“住手”的男人,他的那一对完美的、一如翡翠的、澄碧眸子,在不长眼的弹片发出那声呼啸而过的破空声之后,在自己面前,变成了什么样子。他怎么能忘记,那个背负着罪名的年轻人,在那一瞬间发出的,几乎呕出灵魂的,凄惨哭号。
                          李青摆脱不了这些梦魇。他无数次立下誓言,他要报仇,他要挽回这一切。

                          凄凉的夜色犹如枷锁,拖拽着每一个流浪的灵魂徘徊在窒息边缘的脚步,

                          李青在墨色里再次捕捉到了那人的影子。他呆呆的立在那个黑洞洞的门廊前。尽管身上的衣物已经沉甸甸地划出一道很大的下垂弧度,却还是坚持向前弓着身子,仿佛在遮挡身前的什么东西。李青没有再多犹疑一秒,他上前一步。

                          “亚索。你和易,都该回来了,”
                          “请进屋吧,”

                          李青闩上了身后的门。老式的门闩,费劲,但安全。他没有和亚索再多说一句话。这三年,他想说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他把这些话囤在心里,最后却又全都烂在了心里。他已经无话可说了,能说的,亚索经过这三年折磨,也都懂了。

                          破败的洋楼,内里却是夸张的奢靡。这栋楼是“磊哥”的战利品。水晶吊顶,洛可可风格的繁复装饰
                          ,让人眼花缭乱的墙纸和地板,和厅室中间的东西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房间正中间的,是一口做工极为精巧的檀木棺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3-07 02:57
                            而其中的,是在这里静静地躺了三年的——易。

                            他和活着的时候,几乎没有差别。李青有时甚至质疑易到底有没有离开这个世界。三年里,每他在与梦魇痛苦搏斗中处在劣势的时候,他会忍不住抚触易的面庞,除了失去了体温,易还是那个易,那个温和的、幽默的,体贴的易。眼前的他,失去生气躯体包裹在裁剪利落的一袭素黑正装中,双眼上蒙着一段墨绿色的绸缎,看上去就与睡着了无异。

                            “易,亚索来了。”李青喃喃。

                            奇迹?魔法?秘术?李青曾经也不相信会有神奇的力量于这个作梗,但当他发现易的身体会如此神奇地被保存时,他认了。“亚索,把石头给我。”李青抬了抬眼,“两个石头都要,“
                            很快,他的手里多了一只狸猫,和一片半红半绿的石头。细看才知,那一半红,是亚索过于用力地握住那片边缘锋利的玉,让它嵌进了血肉里所致,李青眨了眨干涩的眼睛,轻轻叹了口气。他将狸猫放在易的胸口,将那片沾血的玉印在易的前额。不知是不是幻觉,那片玉,清楚地微微发着光。而那只狸猫,顺从得不像话。那对金色的竖瞳蹭在易的领口,似乎发生了些许变化。

                            “欢迎回家,易。”

                            与此同时,雨幕的那一边。空无一人的楼道口,一只手绕过被雨水冲刷饱胀的半支廉价纸烟,捡起了一部失落的手机。手机屏幕上还显示着“录音-易 已播放完”,以及,几个未接来电。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3-07 02:58
                              dd给太太们打call


                              收起回复
                              15楼2020-03-07 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