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画吧 关注:17,264贴子:259,197

【末年如画】《老子爱好男》已过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20-03-11 14:46


    收起回复
    2楼2020-03-11 14:47


      过审图


      回复
      3楼2020-03-11 14:48
        第二次发文,欢迎入坑,放心入坑


        回复
        4楼2020-03-11 14:48
          第1章:回国


          M国,晚上十一点。


          大部分人都进入了睡眠,而对某些人来说,这只是夜生活的开始。


          “嗤——”


          一辆火红的法拉利超跑,以一个完美的漂移,准确的停留在酒吧门口。


          门缓缓打开,首先是一跳纤细的长腿,一位神情淡漠的少年无精打采的走下来,双手插兜,迈着闲庭信步,走进酒吧。


          少年在进去的那一刻,大家都看了过来,酒吧似乎安静了。


          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个漂亮的小子。


          橘色短发柔软的垂下来,一张白皙的小脸,上面镶嵌着一双耀眼的星眸,绿色的眸色看起来很是不一般,仿佛藏着星星,魅惑人心,挺翘的鼻梁。


          嫣红的唇掀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增添了几分桀骜不驯。


          尤其是他的眼角下还有一个极为少见的,浅浅的泪痣,在灯光的照耀下愈发的张扬。


          一件黑色的短袖,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一条帅气的工装裤,脚上踩着一双黑色高帮帆布鞋。


          他们真的没见过这么妖冶的少年,而且他周遭萦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冰冷气息,反而更吸引人。


          女人们看直了眼,都想上去搭讪一番这个没见过的少年,但因为他周身的气息,让她们望而却步。


          少年无视这些人,径直走向里面的包厢。


          打开门,入眼的是一张张西方人的面孔,他笑了笑,嘴里吐出流利的英文,“我来了。”


          包厢的人都看过来,一位有着金色短发的少年走上前,跟他击掌,脸上带着阳光的笑容,“哈哈,蓝,我们等了你好久了。”


          “嗯,大卫。”蓝天画走进包厢,坐在一个空位上。


          “蓝,来这么晚,是不是得自罚几杯?”棕发美女艾玛看了看桌边的酒,意味明显。


          “OK,我自罚。”蓝天画勾起笑容,拿着酒杯,一饮而尽。


          “这还差不多吗!”艾瑞克拍了拍手。


          几人聊了几句,终于回到正题,大卫看了看蓝天画,“什么时候的飞机?”


          “嗯……应该是两个小时后的。”蓝天画看了看手表,答道。


          “回到Z国别忘了给我们发信息啊!”艾瑞克嘱咐道。


          “OK!”蓝天画嘴角扬起漂亮的笑容。


          “到时候多来M国找我们玩!”毕竟是处了半年的朋友,多少还是有些不舍。


          蓝天画点点头。


          “对了,咕嘟在你身体里还好吧?有没有伤到你?”艾玛突然想到一件事。


          “好的很呢,放心吧。”蓝天画唇角一弯,笑道。


          她此次前来M国不是为了上高中,而是为了研发一项新科技,“识海精灵”。


          识海精灵存在于人的意识中,他们拥有高科技技术,能帮人解决各种疑难杂症。


          而咕嘟就是他的识海精灵。


          本来是研发失败的,但是他做了个梦,梦到了一个新王国,在那里,人们能飞,还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她在那里呆了好久,与其说是那里,还不如说是梦里,然后学习了很多东西。


          第二天晚上才起来的。


          最后,几人又聊了几句,蓝天画就要告别去赶飞机了。


          六个小时后,Z国首都机场。


          蓝天画提着他的黑色行李箱,脸上带着一副黑色墨镜,让整个人看起来很是张扬,出色的容貌让他成为机场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他叫了辆出租车,回到蓝宅。


          蓝宅非常豪华,一点也不收敛,一个大大的庄园,庄园中绿树红花,美不胜收,里面还有一个泳池,偌大的宅子中,金碧辉煌,闪闪发亮的水晶灯流光溢彩,穿着整齐的女仆管家站成一排,很是气派。


          简直就是——


          壕无人性!


          回复
          5楼2020-03-11 14:56
            第2章:从小玩到大的好基友


            “欢迎大小姐回家——”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女仆管家们都在恭候蓝天画的到来,这让她很是受宠若惊。


            走进客厅,蓝天画便看见了她的母上大人和父皇大人。


            “爸,妈。”蓝天画换下拖鞋,非常自然得走进厨房,拿了一杯可乐。


            她坐在沙发上,眼神让人琢磨不透,打开电视,看起综艺。


            “你还知道回来?”夏月歌佯装生气,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吊儿郎当的大女儿。


            “那可不嘛,我还有你呢,妈。”蓝天画讨好的笑了笑,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可乐。


            夏月歌明显被讨好了,之前的郁闷也一扫而空。


            蓝天画幻视四周,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小身影,“妈,灵灵呢?”


            蓝天灵是蓝天画的亲妹妹,今年只有14岁,一个初二的花季少女。


            “哦,灵灵啊,应该在楼上呢。”夏月歌想了想道。


            蓝天画点点头,拿起包,翻出一张硬纸,递给夏月歌。


            纸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亚特兰蒂斯学院录取通知书”。


            夏月歌扯了扯嘴角,叹了口气,“行吧行吧,自己注意着点。”


            她知道,以自己闺女这倔劲,就算不同意,她也肯定自己偷摸去。


            就连女扮男装这个破想法都能想到,而且还执行了,也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假身份证和假身份。


            听到自己满意的答案,蓝天画嘴角扬起欣喜的笑容,漂亮的小脸也愈发的明媚。


            蓝天画在楼下呆了一会儿后便上楼了,她拿出手机,向好基友沙曼打视频电话,没过多久便接通了。


            沙曼是她从小玩到大(感觉哪里不对劲)的好基友,两人从穿开裆裤开始就认识了,到现在还是好朋友。


            她是唯一一个知道她是女生的人,因为蓝家和沙家都是豪门,两家的交情也很好,所以两人的小学都是请专教一对二的,小学读完,到了初中,两人也是同一所学校。


            蓝天画也是从初中开始男扮女装,主要原因是,她喜欢扮男装。


            沙曼知道原因后也是哭笑不得,还以为有什么苦衷,没想到完全是兴趣。


            这一扮,就是四年,当然,有的时候她也会恢复女装打扮。


            “傻曼,I miss you very much!”蓝天画一副伤心的样子,两眼泪汪汪的看着手机屏幕里一脸嫌弃的沙曼。


            “懒天画,你别在这给我拽英文,你学霸你了不起啊!”沙曼抽了抽嘴角,笑得有些毛骨悚然,仿佛下一秒就要从手机屏幕里蹦出来吃了蓝天画。


            智商是硬伤啊,她从小学习就没有蓝天画这个变态牛逼!


            虽然最后还是勉勉强强的在班里考了第4,级部考了第40,勉勉强强的进了亚特兰蒂斯,但是就她那破成绩,在亚特兰蒂斯是垫底好吧!


            但是,蓝天画这个变态——


            小考班里垫底,大考全市第一,班里浑浑噩噩,从不好好学习。


            但是她却考进了M国的高中!以市里前一,全国前十的名词进去的!


            然后她俩就悲剧的分道扬镳了,不过没有断开联系。


            开裆裤三年,幼儿园三年,小学六年,初中三年的基友情可不是盖的。


            回复
            6楼2020-03-11 14:57
              蓝天画这个梦跟她的身世有关哦,大家可以放开猜想!这次的文我是放开了我的脑洞来写的,不仅仅局限于地球哦


              回复
              7楼2020-03-11 15:01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8楼2020-03-11 15:01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0-03-11 15:31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0-03-11 15:32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楼楼加油


                      回复
                      11楼2020-03-11 15:49
                        第3章:突然觉得自己好帅怎么破?


                        沙曼将手机放到一边,一想到自己对面有个学霸,便拿过来今天的家庭作业,开始奋笔疾书起来。


                        “学霸哥哥,这题怎么写?”


                        “这不初三的题吗?把x等于5带入,求出y,然后看这个双曲线图,套公式就好了啊!”


                        “哦~有道理啊~”


                        “这道呢?”


                        “这个更简单,把路程等于速度乘时间带进去,求出小刚的路程,然后把速度等于路程除以时间这个公式带进去求出小明的速度不就行了。”


                        “搜嘎斯内~”


                        ……


                        哎,不对啊!


                        蓝天画突然感觉有些怪怪的,她找傻曼是干嘛的来着?


                        哦。


                        对!


                        是通知的来着,看沙曼都把她带偏到哪里去了?都偏到太平洋了!


                        “等等,脱离主题了!”说着,拿出那张录取通知书,“我都忘了跟你说正事了!”


                        “啥事儿啊?赶紧的,说完咱继续写题!”沙曼点点头,聚精会神的听她讲话。


                        “我要去亚特兰蒂斯了。”蓝天画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


                        “哦,不就是来亚特兰蒂斯了嘛,有什么重要的……”说着,还继续钻研那几道数学题。


                        三,二,一。


                        “什么?亚特兰蒂斯?我听错了吗?我没听错!啊哈哈哈!”沙曼放下笔,鼓掌,开心之色怎么也藏不住。


                        “嗯。”蓝天画无语的看着这个沙雕的少女,嘴角抽搐了几下。


                        都一年了,这丫头还是这么大大咧咧。


                        说着,还不等沙曼问完那几道数学题,就挂掉了电话。


                        不过她还是很开心的,先不说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好基友要来了,而且自己以后的作业就不用愁了!


                        有了蓝天画这个活的作业帮,还要答案干嘛!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作业不会写了!


                        蓝天画放下手机,开始充电,她找出浴袍,走进浴室,打开花洒,开始边唱小调边冲澡,不亦乐乎。


                        少女白净的身子在白气下若隐若现,蓝天画系上浴袍,走出浴室,看着床上的裹胸,把它无情的丢到一边,趴在床上开始玩手机。


                        她是个女生,这是个秘密。


                        翌日清晨。


                        背上自己的黑色帆布包,一件白色的连帽卫衣,领口很大,露出精致的锁骨,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裤子,再配上那张雌雄难辨的邪魅脸庞,整个人看起来张扬狂妄,痞帅痞帅。


                        她提着包,步行去亚特兰蒂斯,一路上收到了许多花痴的目光。


                        突然觉得自己好帅怎么破?


                        “二画,你又不要脸了。”奶声奶气的娃娃音响起,嫌弃的说到。


                        “……咕嘟,咱俩可是共同体哦。”蓝天画摩挲着脖颈上闪亮的黑曜石项链。


                        咕嘟:“……”当他没说吧。


                        她没告诉M国那帮朋友的是,她已经把咕嘟移植(好像有些不对)到项链上了,不然她洗澡的时候咕嘟不也会看到?


                        来到亚特兰蒂斯,看着这宏伟气派的大门,蓝天画不禁咂舌。


                        这所学校是欧式风格的,不是尖顶就是圆顶,还有一座喷泉,很漂亮。


                        蓝天画拿着录取通知书找到校长,校长说因为自己是转学来的,所以是高二G班的。


                        她没有去高二G班,主要是——


                        她迷路了。


                        回复
                        13楼2020-03-12 15:38
                          第4章:有趣的人


                          校长室好找,就在一进门左转,但是,面对这么大的学校,她也是不知如何是好啊。


                          “咕嘟。”蓝天画突然想到了项链里的小精灵。


                          咕嘟:“……”听不见听不见。


                          蓝天画:“……”要你何用?


                          蓝天画一气,索性不找了,来到偌大的操场,坐在草坪上怀疑人生。


                          她智商这么高,但是身为一个路痴,表示无能为力啊。


                          想通之后,蓝天画开始玩起游戏。


                          操场上有好多人都注意到她了,主要原因是——


                          她是唯一一个敢不穿校服就进来的人。


                          校规明确规定,在校学生必须穿校服。


                          而且,她还玩手机。


                          最重要的是,长得帅啊!


                          大家都不自觉的看向这个漂亮的少年,有几个女生还大胆的上去要微信,都被她一一婉拒。


                          身为一个女生,勾搭小女生……


                          额……


                          蓝天画从口袋掏出一个黑色的口罩,戴在脸上,只露出漂亮的星眸。


                          看来还是要避嫌啊,不然长得太帅了不好啊。


                          蓝天画上方有阴影打了下来,但是沉迷游戏不可自拔的她表示对此毫不知情。


                          “first blood ”


                          “double kill ”


                          “triple klii ”


                          “quadra klii ”


                          “penta klii ”


                          “victory !”


                          大大的英文字母占满屏幕,蓝天画心满意足的放下手机,站了起来。


                          她拍拍身上的灰,抬起头,懵逼的看着来势汹汹的一堆人。


                          嘴角扬起玩味的笑容,她在等对方开口。


                          果不其然,两方愣了几分钟,还是对方先开的口。


                          “同学,你违反校规了。”


                          说话的是一个长相出挑的少女,白皙的小脸上面无表情,冷冰冰的。


                          “哦。”蓝天画点点头,拿起地上的书包,准备继续开始找班之路。


                          少女觉得自己被无视了,很是气恼,挡在她面前——


                          “《亚特兰蒂斯学院校规》第三条,在校同学必须穿校服。


                          第十五条,在读同学不能带耳钉之类的饰品。


                          第四十四条,上学期间不得使用电子产品。


                          念在你是初犯的面子上,就给你只记个小过……”少女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蓝天画见她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便走人了。


                          而少女还正在本子上记东西。


                          “额……罗娜同学,他已经走了。”有个人弱弱道。


                          罗娜:“……”她还没说完呢。


                          罗娜阴着一张脸,郁闷的离开了。


                          此时,学校的“风云榜”上的第一名,爬上了一个新的人物,“神秘美少年”。


                          然而,这位美少年还浑然不觉,还在苦哈哈的找着自己的班级。


                          男生宿舍。


                          “看啥呢?末。”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一位紫发少年站在他身后,潋滟的桃花眼里很是疑惑。


                          东方末可不是会发呆的人。


                          “看到了一个……有趣的人。”东方末看着蓝天画离开的地方,金色的凤眸里满是兴味。


                          “嘛……是谁呀,让我们末少感兴趣?”紫发少年饶有兴趣的凑上来道。


                          东方末撇了他一眼,嗤笑一声,转头走人了。


                          “啊……”紫发少年无趣的拍了拍他的肩,挠挠头走了。


                          没有意思,吊他胃口!


                          ————————


                          小剧场:


                          问曰:是谁让我们末少感兴趣。


                          答曰:女主也。


                          回复
                          14楼2020-03-12 15:38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15楼2020-03-12 15:39
                              天画到底是男是女啊,好懵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3-12 17:08
                                第5章:口罩碍眼


                                蓝天画好找歹找,把亚特兰蒂斯高中部搞了个底翻天,可算是把高二G班找出来了。


                                看着这扇神圣(屁)的门,蓝天画攒了一肚子的气是时候释放出来了。


                                抬起长腿,“啪——”,物体碰撞到物体的声音响起,门,轰然倒地不起。


                                门,生不详,卒于2019年5月4日。


                                逝者安息,一路走好。


                                同学们看向门口,搞这么大声音,不注意到才怪嘞。


                                只见一条穿着绿色高帮帆布鞋的脚伸了进来,紧接着是一条包裹着黑色裤子的长腿,然后是一件白色的卫衣。


                                视线转移到来人的脸上,世界仿佛安静了。


                                这双眼睛很好看,里面好像有星星,漂亮至极,通过眼睛,能看出来这张脸有多帅。


                                但是……


                                他竟然带着口罩!


                                可恶!


                                女生:我擦!口罩碍眼!


                                男生:可以可以,兄弟知道该怎么做人。


                                蓝天画淡漠的扫了一眼多脸好奇的同学们,拿出抄兜的手,从粉笔盒里拿了一直白色的油性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字——


                                蓝辞。


                                字体张扬,龙飞凤舞,桀骜不驯。


                                同学们看着这两个字,仿佛就能看到少年的性格了。


                                就像这字体一样张扬。


                                蓝辞就是她的假身份,她扮男生的时候都是叫蓝辞,不过真名还是叫蓝天画滴。


                                蓝天画这个身份身份证上是17岁,但是蓝辞是18岁。


                                假身份和身份证是她自己搞的,所以让年龄大了一岁。


                                毕竟在这个时代,成年就是王道啊,未成年很多行动都会得到限制。


                                她蓝天画可是要搞大事的人!可不能被一个小小的未成年打败。


                                蓝天画随便找了个位置,伸出右手,拉开凳子,坐了上去,抬起长腿,搭在桌子上。


                                标准的大佬坐姿。


                                同学们:“……”看起来好*的样子。


                                蓝天画摆弄着耳朵上的耳钉。


                                这是一个黑钻耳钉,小巧精致,且有大用途。


                                这个耳钉是帮她隐藏性别的,带上他就会让她柔和的脸部线条看起来棱角分明,也会掩饰她的声音,还会让她的胸看起来很平。


                                是她研发的黑科技。


                                这节课是英语课,G班果然是G班,睡觉的睡觉,打游戏的打游戏,根本不鸟老师一眼。


                                这G班可是高中部垃圾同学中的战斗机齐聚的地方,这里的同学不学无术,顽劣不堪,校长都管不了,奈何人家非富既贵啊,富二代啊,官二代啊,军二代啥啥啥的。


                                说出去就是个牛逼哄哄的存在,学校管不了,索性就不管了。


                                其实蓝天画到这个班来还是挺合她意的,主要是这个班级老师们不管,所以她的很多行动就方便很多。


                                英语老师袁丽丽尴尬的站在讲台上,看着下面根本不给她面子的同学们,敢怒不敢言,心里盘算着该怎么让同学们注意到她。


                                扫过很多同学的面孔。


                                李嘉禾?不行,他家里都是军人。


                                林玉华?不行,嘉华百年可是他们家的。


                                韩雨欣?不行,韩式集团不是盖的。


                                蓝天画托着腮,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打下一片阴影,脸上带着黑色的口罩,耳朵里还塞着耳机。


                                耳机连着手机,正在播放《简·爱》纯英文版。


                                袁丽丽看向没见过的蓝天画,疑惑不已,这同学是谁?没见过。


                                “你。”她大喊一声,伸出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指向蓝天画。


                                她的喊声引起了不少同学的注意,大家看向她,又看向蓝天画。


                                回复
                                17楼2020-03-13 12:59
                                  第6章:神仙大人不随便见人


                                  蓝天画察觉到众多同学的视线,歪头,摘下耳机,起身。


                                  “老师,有什么事吗?”磁性好听的嗓音响起,不少女生露出花痴的目光。


                                  “你来读一下课本58页上的文章。”袁丽丽掐着腰,尖着嗓子道。


                                  她看的清清楚楚,刚才她讲课的时候这个同学可是在睡觉啊!


                                  而且这是G班,这篇文章很难,连S班的都不一定能读出来!


                                  除非在外国待过,不然可能连单词都看不懂。


                                  蓝天画点点头,拿起英语书,大致扫了一下,口中吐出流利的英文,“the liquid superficial particle of horizontally pivoted hung is called Brown' sport without regular sport. pawn the magnet online circle, sport(insert or pull out make), in closed loop, can produce the current , this kinds of current is called induction current……”


                                  于是乎,蓝某人在全班同学加上袁丽丽的目瞪口呆下读完这篇难度极高的文章。


                                  读完后,袁丽丽的下巴都要惊掉了,连忙让这位学神坐下。


                                  这神仙可得好好供着。


                                  想着,看向蓝天画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蓝天画:“……”有些毛骨悚然。


                                  不久后,垃圾齐聚的G班有个学霸的消息传遍高中部。


                                  很多同学不远万里,不辞辛苦,踏遍千山万水只为见一见这位神仙。


                                  “小懒懒!”一道卡哇伊的萝莉音在门外响起。


                                  蓝天画一听,口罩下的唇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


                                  “我找蓝辞!”沙曼看着拦住她的G班同学,嘟着嘴道。


                                  “我们班神仙大人不随便见人。”


                                  懵逼的沙曼:“……”神……神仙大人?


                                  已经起身想要往外走的蓝天画:“……”这是什么鬼?


                                  “我来了。”蓝天画迈着闲庭信步,悠哉悠哉的走到门口。


                                  同学:“……”突然感觉好打脸。


                                  “小懒懒!”沙曼走到她面前,抬起小手,一把捏在蓝天画的手上,“哦呦,皮肤不错哦~”


                                  蓝天画:“……”突然感觉想打人。


                                  啊啊啊!她的高冷男神形象!全毁了!


                                  众人:“……”我了个擦!


                                  蓝天画眯了眯眸子,捏住沙曼的右脸颊,“呵呵。”


                                  沙曼:“……”我擦无情!


                                  两人互掐了一会,上课铃便响起来了。


                                  吃过午饭。


                                  蓝天画根据图标和众多同学的指引,找到了人事部。


                                  领到了宿舍门号和钥匙,便到了偌大的男生宿舍。


                                  她是在六楼610。


                                  打开门……


                                  蓝天画:“……”我擦!老子的狗眼!


                                  这个宿舍就相当于一个三室一厅的公寓,有三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空调电视,还有厕所。


                                  每个房间住两个人,蓝天画看着三个房间门,随缘选了一个。


                                  里面有两张床,还配有衣柜电器,里面还剩一个床位了,收拾好了东西,蓝天画便准备回教室了。


                                  回复
                                  18楼2020-03-13 13:06
                                    顶顶顶,好好看,所以东方末对一个男的感兴趣?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20-03-14 10:49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21楼2020-03-15 11:21
                                        第7章:我是你爹


                                        上完下午的课,一位戴着眼镜长相斯文的男生走到她桌前。


                                        “蓝辞,你好,我是G班班长苏羽,要不要我带你熟悉一下校园?”苏羽朝她友好的笑笑。


                                        蓝天画点点头,收拾好东西,跟在苏羽身后。


                                        “抱歉啊,你刚来的时候我不在,下午才知道班里有新同学。”苏羽腼腆的摸摸脑袋,不好意思道。


                                        “没事。”蓝天画道。


                                        “这是告白之树,”两人来到一棵樱花树下,一阵风吹过,花瓣飘落下来,“这可是我们亚特兰蒂斯的一大招牌,告白绝佳地点,成功率高达65%!”


                                        此刻美景,应配美人。


                                        但是没美人。


                                        蓝天画遗憾的摇摇头。


                                        苏羽一一带她去各个地方,熟悉校园。


                                        “你是哪个宿舍的?”苏羽和她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610。”


                                        苏羽沉默了。


                                        “怎么了吗?”蓝天画奇怪的看向他。


                                        难不成这宿舍有鬼?还是说宿舍里的人有鬼?


                                        “额,”苏羽看了看四周,调小声音,悄咪咪的,“610是高中部唯一的一个公寓式宿舍,里面住的这四个人都是亚特兰蒂斯不能惹的人,都非富即贵,而且还都是学生会的主管们,你要小心哦。”


                                        蓝天画:“……”听起来好牛逼的亚子。


                                        但是……


                                        她蓝天画怕过谁?


                                        她*他们吗?


                                        “看把你吓得,多吓人啊?”蓝天画嗤笑,玩味道。


                                        “你别不在意啊,知道为什么这个宿舍只有四个人吗?之前也住过五个人,不过除了那四个人,最后那个人都被迫或自愿转宿舍,谁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苏羽身子抖了抖,心有余悸道。


                                        “那里面是哪四个人?”蓝天画还想多搞点信息。


                                        “这我就不知道了。”苏羽无奈的摇摇头。


                                        “我是503的,有什么事随时来找我。”苏羽道。


                                        蓝天画点点头。


                                        这是个好人。


                                        此刻的苏羽还不知道,他已经被未来的天王发了好人卡。


                                        到了宿舍楼,两人分道扬镳,苏羽回宿舍之前还给了她一个“你自求多福”的眼神。


                                        蓝天画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真搞不懂他们,有什么好怕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要是他们搞她,她就能把这610搞得鸡犬不宁,暗无天日,要死一起死啊,要搞一起搞啊。


                                        蓝天画拿出钥匙,开门进去。


                                        极其自然的在众多目光中换了拖鞋,然后轻车熟路的来到厨房。


                                        厨房里有一个人,一头橄榄色的短发柔软垂落,一身深蓝色校服穿在他身上,显得很好看。


                                        没多注意那个背影,蓝天画打开冰箱,拿了一瓶可乐,回到客厅,在两双眼睛的注视下,非常自然的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找了一个台,怡然自得的看了起来。


                                        “你谁啊你?”出声的是一个红发少年,他皱着眉,红色的凤眼里满是警惕,看向来路不明的蓝天画。


                                        蓝天画歪头,一双漂亮的星眸里透着疑惑,但更多的是玩味。


                                        摘下口罩,露出惊为天人的容颜。


                                        “我是你爹。”


                                        回复
                                        22楼2020-03-15 17:21
                                          第8章:两个沙雕


                                          四个字一出,整个客厅就陷入了仿佛死一般的寂静。


                                          蓝天画唇角勾起玩味的笑容,张扬狂妄,桀骜不驯。


                                          尤其是她眼角下那颗浅浅的泪痣,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妖冶。


                                          “哈哈哈哈!”一旁的紫发少年捂着肚子狂笑,桃花眼微弯,帅气逼人。


                                          “你……”红发少年给了紫发少年一巴掌,转身看向想当爹的蓝天画。


                                          “我什么我,我是你爹。”蓝天画重申道。


                                          “哈哈哈哈!阿熠,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紫发少年刚憋住的笑又绷不住了。


                                          好不容易看到自大至极的洛熠吃瘪,还被人当儿子,不笑笑可不是他的风格。


                                          “你给老子闭嘴!我是你爹!”洛熠挥了挥拳头。


                                          “先穿袜子再穿鞋,先当儿子再当爹。”蓝天画悠悠道。


                                          “牙尖嘴利!”


                                          “说不过别给自己找借口。”


                                          洛熠:“……”惹不起惹不起。


                                          “话说你到底是谁啊。”洛熠不打算闹下去,认真道。


                                          “我是新来的,蓝辞。”


                                          “你应该知道上几个新来的下场都怎样了吧?”紫发少年靠在柔软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吊儿郎当的样子在蓝天画眼里真的——


                                          超级自大!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蓝天画耸肩,无所谓道。


                                          紫发少年:“……”竟然没被他的气场镇住!


                                          看着他那吃了屎的表情,蓝天画隐隐约约猜到了他心里在想什么,“你哪来的气场?”


                                          紫发少年:“……”赤裸裸的鄙视!


                                          紫发少年震惊的看着她,仿佛在问,你咋知道我在想啥?


                                          “你的想法跟你的表情一致,竟然不会控制表情,傻不拉几的。”


                                          紫发少年:“……”赤裸裸的挑衅!


                                          “哈哈哈哈!阿古啊,知道我刚才的感受了吗?”洛熠戳戳他的脸,戏谑道。


                                          “知道了。”狄古咬牙切齿道。


                                          原来被鄙视和被挑衅是这种卧槽感觉!


                                          这辈子不想再有第二次!


                                          殊不知,在以后的日子里,这俩兄弟都要活在蓝天画毒舌的阴影里了。


                                          蓝天画看着这两个同样张扬狂妄的脸庞,华丽丽的翻了个白眼。


                                          苏羽难道被骗了?这俩货怎么看都像两个沙雕啊。


                                          两个沙雕:“……”你那是什么表情?


                                          “怎么了?这么热闹?”温润柔和的声音响起。


                                          厨房里橄榄色短发的少年端着一盘西红柿鸡蛋走到客厅,放到桌子上。


                                          来者有一头橄榄色的短发,一双橄榄色的凤眸,嘴角挂着温和的笑容,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阿帆啊,你知道这货刚才……”洛熠刚想愤愤不平的打小报告。


                                          “小帆帆啊,这是新来的。”狄古连忙制止了洛熠,要是继续说下去,那他俩岂不是没脸在这个宿舍里带下去了?


                                          “噗——”蓝天画刚喝了一口可乐,便喷了出来,随即眼神微妙的看了一眼狄古。


                                          狄古:“……”你那又是什么表情?


                                          “你干嘛啊?”洛熠嫌弃的看了一眼蓝天画。


                                          “没事。”蓝天画收拾好桌面,摇摇头。


                                          她只是被那声“小帆帆~”给雷到了而已。


                                          回复
                                          23楼2020-03-15 17:25
                                            第9章:非礼勿视

                                            “我知道,蓝辞是吧。”千帆点点头。


                                            他身为舍长,自然是知道宿舍成员的,学校今天早上就给他下消息了。


                                            蓝天画点点头。


                                            “这是洛熠,这是狄古,我是千帆。”千帆礼貌的跟她介绍了这两个沙雕。


                                            “嗯。”


                                            “你是哪个房间的?”


                                            “黄绿门的房间。”蓝天画答道。


                                            “嗯,里面有个叫东方末的男生,叫他下来吃饭吧。”千帆撂下这句话便会厨房盛米饭了。


                                            蓝天画来到那个房间,打开门,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看了里面的景象,蓝天画只觉得整个人都烧起来了。


                                            半裸美男更衣图!


                                            1080P超清!


                                            我擦!腹肌!我擦!人鱼线!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蓝天画连忙移开往下瞟的眼神,看向少年的脸。


                                            一头金色的短发和一双金色的凤眸在冷白色的灯光的照耀下泛着光泽,璀璨耀眼,亮的让人移不开眼。


                                            挺立的鼻梁,殷红的薄唇,白皙的皮肤。


                                            好看的唇紧抿着,剑眉微皱,不悦的看向突然闯进来的的不速之客。


                                            “东方末是吧,千帆让我叫你吃饭。”蓝天画冷静下来,嘴皮子动的飞快,说完这句话便脚底抹油似的远离这个让人疯狂的是非之地。


                                            东方末看向不速之客一点点变小的身影,轻笑,他就说怎么感觉见过,这不就是那个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敢无视人见人惧的冷面美人罗娜的人吗。


                                            刚才,他那是……害羞了?


                                            有意思。


                                            蓝天画飞快回到客厅,调整好心态,又是面无表情。


                                            蓝天画放慢心跳,平静下来,坐在一个角落。


                                            这时,刚才的美少年缓缓下楼,傲视群芳的样子落在蓝天画眼里就是欠教训了。


                                            吃了晚饭,蓝天画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这时,千帆走到她面前。


                                            “有事?”


                                            “我们宿舍有舍规,请你遵守。”


                                            说着,甩给他一本小册子。


                                            蓝辞打开门子,悠悠的看了起来,然后,越看越懵逼。


                                            越看越懵逼。


                                            越看越怀疑。


                                            越看越想毁灭世界。


                                            这他妈不是舍规,是你们死个对老子的要求好吧!


                                            要不是亚特兰蒂斯要求高中部必须住校,她才不跟你们几个**住在一起!拉低智商!


                                            好吧,那既然这样的话,“我也有我的要求,违反罚款。”


                                            千帆微微惊愕,随即恢复正常,点点头,“可以。”


                                            蓝天画把自己的要求写到本子上,然后毫无留恋的把本子丢到千帆怀里,起身,回房间。


                                            翌日。


                                            蓝天画来的很是时候,今天是亚特兰蒂斯高中部的月考。


                                            月考后会进行分班,分班名次就按照月考来。


                                            月考共两天,蓝天画收拾好东西准备考试。


                                            回复
                                            24楼2020-03-15 17:26
                                              哈哈哈哈哈,小熠被鄙视了,我咋就这么开心舒畅呢


                                              回复
                                              26楼2020-03-15 17:28
                                                洛小熠:你那是幸灾乐祸!


                                                回复
                                                27楼2020-03-15 17:28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3-16 00:03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3-16 10:00
                                                      顶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3-16 13:11
                                                        第11章:脾气不是很好


                                                        “蓝辞,我TM@%#@%f@%……”洛熠一听,说了一大堆脏话吐槽她。


                                                        “还吵吵?还想再来个过肩摔?我不介意再动一次手。”蓝天画转转自己的手腕,若无其事道。


                                                        洛熠一听,连忙乖巧的闭上嘴,一声不吭。


                                                        果然,这种人还是打一顿管用,跟他讲道理根本没用。


                                                        蓝天画腹诽。


                                                        狄古:“……”怂货。


                                                        蓝天画看了他几眼就走人了,连话也不说一句,气的洛熠吹胡子瞪眼,但却敢怒不敢言。


                                                        翌日。


                                                        蓝天画悠哉悠哉的走在学校里,眼尖的她发现前面有一排人向她走了过来。


                                                        定睛一看,这不是她刚来的时候让她穿校服的那堆人吗?


                                                        罗娜终于发现了这个让她气的三天睡不着觉的人,一看见她,就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过去。


                                                        他们是学生会的纪律部,专门负责勘察和教育这些纪律违规的同学。


                                                        在学校里,除了老师,就是这群学生会的权利最大了,很多同学都怕他们。


                                                        但是,这自然不包括蓝天画。


                                                        “就是你!”罗娜见蓝天画要走人,连忙喊住了她。


                                                        蓝天画转过身来,挠了挠头,语气无辜,“叫我干嘛?”


                                                        “这位同学,请你遵守校规。”罗娜的语气冰冷,一张精致的脸庞上面无表情。


                                                        “校规?遵守?”蓝天画勾唇笑了笑,抄起兜,脸忽然靠近罗娜,食指挑起罗娜的下巴,朝她吹了口气,“你来搞笑的吧?”


                                                        众人:“……”少年,希望你好好活着。


                                                        罗娜见面前这个帅哥一本正经的调戏她,恼羞成怒。


                                                        蓝天画感觉有一个幽深的目光在哪里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盯得她心生寒意。


                                                        是哪个小兔崽子?


                                                        罗娜抡起拳头,趁着蓝天画不注意,直接在她脸上来了一拳,打在她嘴角下方。


                                                        这力道还不小,蓝天画的头直接歪了过去。


                                                        她大脑有一瞬间当机,然后重启,星眸微眯,唇角勾起一个报复的笑容,这个笑容配上这样一张脸,再加上嘴角的淤青,让人感觉他就是一个爱报复人的恶魔。


                                                        蓝天画直起身子,抬起长腿,一脚踹在罗娜的肚子上,力道也不小,罗娜整个人直接被踹飞出去。


                                                        在众多人惊愕的目光下,蓝天画迈着长腿,走到罗娜身前,罗娜倚靠在一棵大叔边。


                                                        蓝天画居高临下的看着罗娜,语气冰冷,指着嘴角的淤青,“我告诉你,我这个人吧,脾气不是很好,但我被打有一个规则,打人不打脸,你还偏偏打我脸,而且,我蓝辞可没有什么不打女人的绅士行为,打我脸的,一律打回去,看你这表情,是不服?我告诉你,不服也得服,你打不过就得服!”


                                                        蓝天画撂下挑衅的话,直接抬腿走人,路过那群学生会,人畜无害的笑了笑。


                                                        学生会的同学都不敢阻拦,只能愣愣的看着蓝天画一点一点变小的身影。


                                                        还能感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目光看着自己,抬起头,向宿舍楼的方向看去,直接对上一双金色的瞳孔。


                                                        是他啊。


                                                        蓝天画撇过头,心里愤愤不平。


                                                        就是因为他一直看着自己导致自己分神,才会让罗娜钻了空子打了自己一拳。


                                                        回复
                                                        32楼2020-03-17 16:25
                                                          12,蠢


                                                          她蓝天画,打人不打脸是她唯一的规则,她也没有不打女人这一说,首先她本来就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这不怪她啊,要怪就怪那个罗娜触犯了她的规则。

                                                          于是乎,某人毫无心里负担的走人了。


                                                          蓝天画回到宿舍,一打开门,便看见两道目光甩了过来。


                                                          洛熠一直盯着自己,一双红色的瞳孔里满满的……


                                                          额……


                                                          崇拜?


                                                          她没看错吧?就是崇拜啊。


                                                          这家伙吃错药了?


                                                          狄古用新奇的目光看着自己。


                                                          这俩沙雕看的自己心里一哆嗦。


                                                          “看我干嘛?我是直男。”蓝天画脸不红心不跳的瞎说。


                                                          洛熠and狄古:“……”你这话听起来有点意思。


                                                          “哦?直男?”一道磁性低沉的嗓音响起。


                                                          蓝天画心里“咯噔”一下,望向声源,只见极少出房门的东方末穿着一身便服,迈着优雅的步子来到客厅。


                                                          蓝天画皱眉,难道这东方末知道了自己的秘密?


                                                          她摇摇头,怎么可能?自己的耳钉也不是盖的。


                                                          想着,嘴角扬起一个张扬的笑容,“是啊,难不成,你是弯的?”


                                                          东方末扯唇,冷睨了她一眼,“蠢。”


                                                          蓝天画很疑惑:“……???”


                                                          蓝天画想打人:“……!!!”


                                                          我擦!别拦着她,她要去跟他大战三百六十个回合!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洛熠和狄古用专业吃瓜神情看着即将爆发的两人,眼神里满满的三个字——


                                                          “打起来!”


                                                          蓝天画没有如某两人的意,不去理东方末,直接坐在沙发上。


                                                          翌日。


                                                          蓝天画悠哉悠哉的走进教室,一进门就收货了许多同学爱慕和崇拜的目光。


                                                          汗。


                                                          怎么回事?


                                                          蓝天画回到位置上,她的同桌是一个内向的男生,“喂,徐明。”


                                                          “怎……怎么了?”徐明一哆嗦,从来到这所学校就没理过自己的蓝辞跟自己说话了,有点不可思议,而且看了帖子上的视频,有些害怕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


                                                          “发生什么了?”


                                                          “你……你去看看校园论坛。”徐明说完这句话,就没有再理她的打算,端起语文书看了起来。


                                                          蓝天画:“……”骚年,你书拿反了。


                                                          蓝天画没有理会他,拿起手机,登录论坛,注册了一个新号,名字就叫蓝辞。


                                                          一进来了论坛,就被顶置帖子亮瞎了狗眼。


                                                          【神秘口罩少年被冷面美人攻击,毫不犹豫嚣张反击!】


                                                          再往下看了看,原来是那天跟罗娜杠起来的时候被人录了视频,还发到了论坛上。


                                                          这就能解释那两只沙雕的眼神和同学们的目光了。


                                                          这样也挺好的,以她现在在同学们心中的形象,应该不会有人惹自己了。


                                                          蓝天画关上手机,戴上耳机,继续听着上次没听完的《简·爱》。


                                                          下了课,蓝天画准备去上个厕所,站在厕所门口,她头一次犯了难。


                                                          以后再也不早上喝太多水了。


                                                          回复
                                                          33楼2020-03-17 16:30
                                                            13 找爷爷什么事?


                                                            “你杵这干嘛呢?”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蓝天画回头,见狄古和洛熠站在后面。


                                                            “我说,你不会想去女厕吧?”洛熠嘲笑的笑声回荡在她耳边,蓝天画睨着他。


                                                            他怎么猜到的?


                                                            “哎呀呀,手痒了呢。”蓝天画掰了下手指,发出“咔咔”的声音。


                                                            洛熠跑到狄古身后,警惕的看着她。


                                                            蓝天画:“……”智障本障。


                                                            蓝天画走进男厕,去了隔间。


                                                            “喂,你知道吗?我听说今天下午三年S班的龙哥要去二年G班堵人。”一道声音在外面响起。


                                                            “嗯嗯,蓝辞是吧。”


                                                            蓝天画本没有偷听的打算,但是事情涉及到自己啊,必须听听了。


                                                            “对啊,听说冷面美人被蓝辞把肋骨打断了一根呢。”男同学的声音有些惋惜。


                                                            “是啊,龙哥追了冷面美人半个学期了,这次自己喜欢的女生被别的男的打的这么严重,龙哥肯定气死了。”


                                                            往后,她就没有兴趣继续听了。


                                                            隔间里,蓝天画唇角勾起冷笑,悠哉悠哉的出去。


                                                            洛熠和狄古都齐刷刷的看向她,前者幸灾乐祸,后者担忧龙哥。


                                                            哎呀呀,自己的行动就这么被当事人听的一清二楚,别人没见过,但他见过啊,当时蓝辞这小子摔洛熠的时候,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啊,那手法和狠劲,一看就不容小觑啊。


                                                            “狄古,我劝你啊,好好看住那个什么龙哥,不然打残了跟我可没关系喽。”蓝天画闭上双眼,睁开右眼,看向一脸若有所思的狄古。


                                                            狄古和千帆都是高三生,都是S班的。


                                                            然后在两人莫名其妙的眼神下,悠然自得的走出厕所。


                                                            下午。


                                                            蓝天画收拾好东西,准备走人,一出教室,就有三四个五大三粗的男生把自己堵在教室门口。


                                                            同学们都围在周围,看着好戏,没人出声制止。


                                                            亚特兰蒂斯的校风不错啊,她喜欢。


                                                            “你就是蓝辞?”为首的李天龙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中瘦弱的蓝天画。


                                                            蓝天画懒懒的抬起头,磁性的嗓音让人如沐春风,“找爷爷有什么事?”


                                                            静——


                                                            在场的同学听见蓝天画的话时,都不约而同的长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自然,没人出声,他们也没胆出声。


                                                            洛熠:“……”这蓝辞莫不是给自己找了个儿子?


                                                            不对不对,要是他这么想的话,她岂不是真成他爹了?


                                                            她又不是他爹!


                                                            李天龙看着蓝天画这狂妄的样子,气笑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李天龙恶狠狠道。


                                                            鬼知道当他知道自己追求的女生被人打断肋骨时,有多生气!


                                                            有人竟然敢欺负他李天龙追的女人!


                                                            “一遍。”蓝天画淡笑,嚣张笑容在阳光的映衬下越发亮眼,帅的一笔。


                                                            李天龙:“……”他不是这个意思。


                                                            众人:“……”这招好啊。


                                                            “你!”李天龙咬牙切齿。


                                                            “我什么我,我是你爹。”北城语气很慵懒,李天华最看不惯这种长得这么帅的,虽然带着口罩,但是眉眼间散发出来的凌厉,是他所不及的。


                                                            隐匿在人群中看好戏的洛某人:“……”这句话莫名有些熟悉。


                                                            李天龙长的不怎么样,蓝天画这样的直接把他俩甩一百八十条街。


                                                            他最爱挑她这种长得帅的新人捏。


                                                            回复
                                                            34楼2020-03-17 1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