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吧 关注:585,632贴子:23,081,061

〖晒戏〗小棠梨·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本期晒戏内容为关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晒戏〗小棠梨·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本期晒戏内容为关于太子府中的旧事,围绕着太子妃流产的前后展开剧情(另有招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03-12 22:04
    1L:群设定/前情提要
    2L:招募贴
    3L:晒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0-03-12 22:06
      [关于群内设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0-03-12 22:09
        [大概每次都会翻来覆去说的话,但是还是要在叙述1845676次的一些话]一定要成年,希望有一定的耐心,可以认真思考一些自己手中的人物。不适合三分钟热情的人来担任,经营一个皮是漫长的过程,少说数月多说数年也有可能,我对于考群以后不出戏躺尸,或一场戏无限制的拖欠,也没有交代的人,真的很容易口吐芬芳,脾气暴躁,就算一个小时回一段,我想一天的时间内,或两天时间内是可以足够完成一场戏的。虽然不能说我的群有多好,但也是花了心血一点点写好了设定和每个人物之间的关系。所以希望考核之前,再想一想自己有没有耐心去完成这个皮的一生,能不能主动探索剧情,别人不找你开戏,你个可以主动找人去开戏,好了屁话有点多,希望可以看完所有以后再决定考不考群。希望可以看到负责任的妹妹们丰满我写的皮的一生Ps:由于想着考核简单方便你我他,没有设置很复杂的考核方式,甩记录后完善人设就可以了,所以进群以后的1~3场戏会视为考核戏,可以理解成试用期,要是符合三观和我们的戏风那我们就是开开心心一家人啦!


        ❗本期招募的重点


        【良妃·叶赫那拉拥熙】
        28岁 京师-顺天府-宛平县
        ①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五营统领之女,早年为太后钮祜禄友容跟前女官。
        ②隆熙八年九月,入东宫为太子侧福晋,建文元年册为良妃。自潜邸起,便因富察氏小产久病之故,肩负料理管事之责。
        ③因富察氏小产,而知其心底秘密。
        ④在香半晴之事中,再次展现了自己的能力。

        *叶赫那拉拥熙是一个纽带性人物。希望接皮的姐妹能赋予她情感,让她丰满。


        【官女子·香半晴】
        19岁 奉天府-承德县
        ①十九岁,家世不太好,有吸血弟弟。
        ②建文二年九月起,与詹妤瑶一起侍奉天子,很是得宠风光。
        ③意外怀孕,又悄然滑胎,将这一切记恨在乌雅常在身上,并伺机报复。
        ④仓促筹谋,但最终事败,惨淡收场。


        *香半晴的结局已定,是个悲剧人物。希望接皮的姐妹能赋予她情感,让她丰满。杀青之后,可以在轮回开局时获得小高位。


        【答应·詹妤瑶】
        16岁 江西省-南昌府-南昌县
        ①翰林院吉庶士之女。
        ②建文二年九月起,与香半晴一起侍奉天子,但本人并不受宠,甚至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③与乌雅常在乃是同乡,二人数次往来交际,有真情实感。
        ④意外揭发香半晴的阴谋,而册为答应,迁入永和宫。

        *香半晴事件结束之后,詹妤瑶也算是有正经位分了。她于乌雅氏有恩,但也是因为她的无心之失,令香半晴有机可乘。同住永和宫,二人的姐妹情谊又该何去何从?希望接皮的姐妹能赋予她情感,让她丰满。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0-03-12 22:14
          [关于此次的剧情概要,入群后需要把剧情戏出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0-03-12 22:16
            六个栗子
            一个栗子
            88人
            三0个松鼠
            八个栗子
            六个栗子
            两个栗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0-03-12 22:17
              【第一场戏】
              【隆熙十二年十月初二】:皇后带着众人前去祈福,身为太子妃的意欢自然也一同前去了,这日端柔公主与太子妃同乘一辆马车,言语之间多有提及太子妃的心上人弘昼。


              端柔公主·爱新觉罗幼嵘
              [本初二这日端柔是是约了乌雅府的贤音,一同至胭脂水粉店看掌柜新上的样子,却因三日前母亲讲为前线战事,皇室宗亲及命妇皆至帝王庙祈福。端柔听了这等消息,自然是百般不愿,期间端柔有向其母后表明自己不愿前去,也向其兄长闹过脾气,可因祖母一句若是近来乖乖听话,便叫去内务府取回长相思琴一事,便改换了主意]
              [初二这日端柔起的很早,择了一身正红色的牡丹暗纹旗装,梳好十分正式的旗髻,以翡翠珠花做点缀,远远一看便是十分雍容华贵的模样,此时宝月一句问说“公主平日里也不爱这些华贵打扮,今日怎么穿上了”端柔只一面带着耳珰一面讲起]今日我是端柔公主,便是要叫她们这些个人都要好好看看本宫的风姿。怎么?你觉得不妥么?若要是讲一些叶赫那拉侧妃讲的话,你便给本宫咽回去。
              [宝月自是不敢再多言半句,至正门而出直入太子妃的马车之上,又同门前小厮一句]不必备本宫的马车,你牵着着本宫那一匹马去,回时本驭马归府
              [端柔吩咐完,便先开帘子等太子妃出]

              太子妃·富察意欢
              [自昨日意欢被诊出有孕,屋里几个丫头都被嬷嬷训过一顿,贴身的物件都叫太医瞧过一遍,熏香也不叫用,故而今日祈福时,身上的石青色旗装抛去往日里熏的香气,临出门时又罩了件裘衣,拢过汤婆子,左右小婢仔细搀着,跨了几道院,方至车驾候处]
              [意欢见端柔已先打了帘在前,只问她]府里早备了你的车驾,依着太子爷的吩咐,暖炉软垫吃食零嘴,皆你惯用的,如何要同我挤?
              [登车前与嬷嬷附耳说了几句,叫人去将端柔车里备的奶茶糕点取来,再入内里,意欢便倚着毯子上的大迎枕,与人笑道]今日这衣裳配你。


              回复
              8楼2020-03-12 22:23
                端柔公主·爱新觉罗幼嵘
                [眼见人进来,端柔起身往里面挪了位置,只是先有盈盈一笑,热络的牵起来手,又摸了太子妃的小腹]因为,我看嫂嫂有了这宝贝疙瘩,珍哥儿不也得好好疼一疼,叫他现在就认一认我这个姑母,来日生下来也得是我第一个抱他才行
                [端柔的手用力很轻,就像抚摸着嫩绿的小叶一般,半晌等嬷嬷拿进来吃食后,仔细落下了马车上的帘子,端柔又一壁开口说起]嫂嫂的也好看,只是我觉得石青色不比杏色衬嫂嫂呢
                [两人热络的几句话间,马车一开始行走,因这日有皇后出宫,故御街之上十分清肃,偶有人也不过是跪拜之景,故端柔也不似往日出门,像窗外探去,半晌端柔很家常的寻了一句]嫂嫂,除了战事....嫂嫂还求什么呢?

                太子妃·富察意欢
                [意欢正把汤婆子搁去腿上,手里就此空了,便想往袖管里去捉平日里戴的那只玉镯,伸入袖里方记起昨儿便将那镯子取了,又叠了手在披风里,敛眉垂目,裙上恰有并蒂莲纹,惹意欢忽而叹了一息]男儿家要出征,我一介妇人,忧心过甚,反是要坏事的。
                [嬷嬷自外掀帘,替了一个手炉与意欢,再躬身守去外头了,意欢抬眸接手炉时,斜睇过那老嬷嬷一眼,偏头瞧端柔时,也迎着她,探问]旨意定下了吗?
                [手炉送暖,意欢暗里抱得更紧了些,眉上露些似颦意]不过昨儿才诊出来的,这些消息,嬷嬷却不肯说与我听了。


                回复
                9楼2020-03-12 22:23
                  端柔公主·爱新觉罗幼嵘
                  [马车虽走在御街上,难免有些颠簸,故时不时的有扶着一下身旁的太子妃,耳边环绕着马蹄声与车轮之声,端柔有一顿捻了一块马蹄糕,但因在外久了,又不是自己惯爱的厨子做的,便也就放在宝月手中弃之不食]我还以为嫂嫂至少会求一些保我侄儿平安的事情来....
                  [这时端柔又笑了笑,若有似无的这么一句]不过嫂嫂心中最挂念的应该还是玉识哥哥罢...毕竟你们两个夫妻情深的,嫂嫂总会担忧
                  [双眼看向太子妃,又停了一下,才叙到]嫂嫂可是听了皇阿玛的意思,是想叫玉识哥哥亲自出征讨伐准噶尔么?

                  太子妃·富察意欢
                  [意欢正把汤婆子搁去腿上,手里就此空了,便想往袖管里去捉平日里戴的那只玉镯,伸入袖里方记起昨儿便将那镯子取了,又叠了手在裘衣里,敛眉垂目,裙上恰有并蒂莲纹,惹意欢忽而叹了一息]男儿家要出征,我一介妇人,忧心过甚,反是要坏事的。
                  [嬷嬷自外掀帘,替了一个手炉与意欢,再躬身守去外头了,意欢抬眸接手炉时,斜睇过那老嬷嬷一眼,偏头瞧端柔时,也迎着她,探问]旨意定下了吗?
                  [手炉送暖,意欢暗里抱得更紧了些,眉上露些似颦意]不过昨儿才诊出来的,这些消息,嬷嬷却不肯说与我听了。


                  回复
                  10楼2020-03-12 22:24
                    端柔公主·爱新觉罗幼嵘
                    [端柔暗中观察着太子妃的一举一动,最中目光落在了太子妃略有蹙起的眉目。端柔待她拿好了汤婆子才说出正经话,此时鬓边的翡翠流苏玲当拍打着脸庞,随着外头的嘈杂一并打破车内的安静]不过嫂嫂也不比过于担忧,皇阿玛的意思也未曾是说定了的,前几日入宫的时候,我瞧见弘昼哥哥亲自去请命,意思是要替玉识哥哥前去,嫂嫂也是晓得的,他们两个呀兄弟情深着呢,嫂嫂放心就是了,我定当多与皇祖母与皇阿玛劝说,叫哥哥留在京坐镇
                    [实则回忆起此事,端柔也并非没有打算,往日端柔视玉识如自己命一般重要,一来是战场刀剑无眼恐会伤及性命,二来玉识他的能力如何,端柔从幼年便一同授课,自是了如指掌的。这一路颠簸他又能怎能受得住?且玉识早年玉识便贵为皇太孙,如今更是尊贵的太子也十分不必为这一星半点的功劳冒险前去,稳固他的地位。因此若当真落定是玉识,端柔无论如何也会去扭转局面,换了他人前去,此时有个弘昼亲自请命端柔是十分乐意的,故她再说这些话时也是十分轻快]所以嫂嫂也不比担忧的...只管安心养胎,她们可不得万般小心,皇祖母可是心心念念着这位重孙子呢

                    太子妃·富察意欢
                    [端柔说话间,偶有帘外碎碎几句杂音掺进来,意欢想着许是帝王庙要到了,稍直了脊背来伸手去展裙面,一壁顺着纹路铺展下去,一壁听端柔讲,两黛不经意间拱作一处,瘦腕留在裙面之上,要接下话茬时,端柔又提了安胎的事,意欢也将眉稍熨过,旧如常日一般笑着]你既如此说,我便宽些心了。只好好养着,也算尽孝。
                    [虽隐去愁眉掩过别思,意欢望着端柔时,总是走神了些,落目是人削肩,开口欲言,顿得一顿,又转回朱翠钗环胭脂水粉的事上]折梅制了盒香膏,叫他们连那个钗一并呈过去给你。

                    端柔公主·爱新觉罗幼嵘
                    [此刻马车落定在正门,寺庙惯有的那一股香味随风飘至车内,此时端柔也没有在看太子妃的神色了,只待下了马车站稳后,点头应过]好啊,端柔白得嫂嫂便宜自是欢喜的,待回了府便叫宝月去取回。
                    [话音落地与太子妃颔首,端柔便转身至皇额娘的身侧。这日阳光极好,照耀在端柔正红色的衣裳上十分夺目。而此刻吹拂太子妃脸颊的初晨清风,微凉中又带着一丝暖意,大概像极了她的未了之心罢。端柔没再看她,只随着众人的礼拜之声进内,参拜过后端柔便直径入宫,连有好几日与皇祖母作伴]


                    回复
                    11楼2020-03-12 22:25
                      太子·爱新觉罗弘历
                      [捉荑入掌中渡暖,睨二物一瞬,又移看富察氏]难为你总是想着我,得妻如此,实是弘历之福。[让座与人,转踱红盘丽人间,先引梅枝,掸融雪,折其嫩枝]欹疏红梅,当疗。[摆手令人插瓶,又捞盅汤,自盘腿于炕上,低头海吃一碗,才方转眼书案前,含笑侃句]可需再唤人,另给太子妃端碗杞枣汤定心?

                      太子妃·富察意欢
                      [炉中炭火一生,意欢稍是倾身朝前凑近几分,春纤缩入袖里]爷忙的是天下事,妇人家只会些小心思而已。[且观人剔梅枝,当要说缘何取得是病梅,只说了一句“直则无姿”,却听他提那句定心,意欢生了别的心思,拿羞怯模样挡了,轻轻别过头去]妾来时吃过了,近来前线可好?您总歇在书房里,妾同杭佳妹妹都挂念着,这汤便是早膳时她的主意。


                      回复
                      13楼2020-03-12 22:32
                        太子·爱新觉罗弘历
                        [置碗于一侧,攥辫仰首后靠,屈拳抵了抵额头,话中轻松]五弟骁勇得很,你这个做嫂嫂只管安心待产便是。[歪头指点书案右手边一摞信件,俱是旧日报平安的]你若不放心,自己瞧瞧也无妨。[其后让达申新添一碗汤,话及杭佳氏时,笑意更深些]她自己不来,偏你替她多嘴,这些个小心思藏在心里,谁晓得啊?

                        太子妃·富察意欢
                        [意欢低了眉去,也随弘历将身后倚,轻舒了眉,再以指一揉眉心,笑道]您是君子,一言九鼎,妾晓得。
                        [孕至五月,意欢眼中乏意渐甚,除去常是倦容,只有寻弘历时肯活泛些。此时屋内炉暖,奴来添了绒毯至意欢膝上,她探手至耳边抚过芙蓉玉制的耳坠子,只望着书房门上挂的挡风厚帘子,随弘历弯了眉]女儿家总有些小心思……[句尾又转眸望向弘历,复把白腕一截藏入毯中,悄然间让指上戴的玉戒一松,便在掌中把玩]杭佳妹妹养的猫儿,说是又肥了,爷今儿若得空,捉只狸奴也生趣。


                        回复
                        14楼2020-03-12 22:32
                          太子·爱新觉罗弘历
                          [银耳易饱腹,此刻却不肯辜负。使碗勺击叩,搅得汤稠水浑,才堪堪吃上一口]你倒总向着她说话,果然是最贤德的嫡福晋。[暖香盈室,气氛融和,尽舒了笑靥]待吃尽这汤,我送你回去,再顺道儿去瞧瞧她。[倏然门帘又掀,达旺携急件而拜。阅纸笺上寥寥几字,骤然色变。团纸于拳内,又察太子妃尤在,立时换上副平常面孔,推说有政事缠身]今日怕去不成,你替我去宽慰宽慰她,要她知道,我心里是有你们的。[一面令达申送富察氏离开,一面挥退侍候的奴仆。房中跫音渐远,弘历方阴着脸朝达旺]让他(探子)进来,给本宫仔仔细细说清楚了!

                          太子妃·富察意欢
                          [弘历话落,意欢也粲然一笑,嬷嬷已预备着要搀意欢起来,正起身时遇帘外急传,膝上的绒毯尚不及收,玉戒裹在其间,意欢且要同弘历说,达申便先来请,只好先搁置了]您忙,妾先回。
                          [一行人至书房外,达申递了灯与随侍的小奴,便躬身辞归。意欢在廊下的红灯前驻足,与那小奴吩咐,说是落了物件,叫几人先候去院外,又叫嬷嬷贴身跟着,折回书房]
                          [达申尚不曾入内,且欲掀帘往里,回身时见礼,意欢只笑,也压了声]玉戒落了,你去时同爷问一问可见着。


                          回复
                          15楼2020-03-12 22:33
                            太子·爱新觉罗弘历
                            [弘历听探子一言弘昼仍旧消息全无,二道准噶尔部士气大增,欲往科尔沁部,胸中邪火倏起,狠狠往地上掼了碗碟子]额附身为一方可汗,辖内无方,御下无道,如今还要赔上我大金的和亲王不成?[背手踟蹰,几欲指摘伊尔根觉罗氏,却终张口无言,只暗恼姐夫无能。此刻达申入内,道太子妃遗落玉戒。颔首让他仔细去寻,这厢也定了主意,取貂裘,谓暗探]你即刻随本宫去大内请旨,点兵支援。[大步出屋,与富察氏擦肩时,堪堪留几句交代,便往宫中去了。]

                            太子妃·富察意欢
                            [内里摔来碗碟声,好似砸在意欢心头,“和亲王”三字也狠狠地剜在她心上,待弘历擦肩过去许久,意欢方偏了头去同嬷嬷讲]找着了,便回去吧。
                            [雪渐起势,由风裹挟着将冷意自石阶上攀至意欢的脖颈,等回了房内,早是手脚皆冰,面色发白,小奴只当是路上着凉,取热帕子,灌汤婆子伺候。意欢手里握着玉戒,轻声打发了屋里人,只留了从家中起便贴身服侍的丫鬟守着,便歪去榻里沉沉睡去。初时众人都以为意欢不过是孕里贪睡,直至夜里忽发了汗,浑身滚烫,又急急出府,连夜传太医]


                            回复
                            16楼2020-03-12 22:33
                              【第三场戏】
                              【隆熙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五】:富察意欢至从得到了消息以后,便郁郁寡欢终是小产,但叶赫那拉拥煕是何等精明的人,她早便看出富察意欢对弘昼的心思,故这一日来旁敲侧击的提点富察意欢,而来她决定瞒下一切。


                              太子妃•富察意欢
                              [尚早时就一场雪压入院里,此时正当黄昏,满阶铺着一层累一层的银粟,三两个丫鬟在院中扫雪。意欢歪歪地倒在内屋里一张贵妃榻上,由着两个力气大些的老妈子将她搀了起来,丫鬟们往屋内端了一盆又一盆的热水,个个都只低着头,不敢多问,也不敢多瞧,待几床带了血的褥子、被子都从屋内清了出去,意欢也由人换了干净的寝衣,盖了床厚厚的棉被子,歇在拔步床上]
                              [琼英入内时端了白瓷小盏,小奴几个跟在琼英后头入内,往意欢被里塞入汤婆子,燃了两个炭盆,就置在床边。意欢也不去瞧琼英,只管自己低低啜泣。琼英也只端盏守着,打发了屋里人都出去,虽已红了眼眶,显然是替主子哭过,也一言不发。约莫过了半晌,意欢湿了小半块袖子,方止了哭。琼英便给意欢喂进些汤水,道:“先前便有小丫鬟报去了侧福晋那,众人都依着您的意思,等您好些了,再去请侧福晋来咱们院里。现下可要琼英去请人过来?”意欢轻“嗯”过一声,琼英便走到房门外,遣玉堂急请叶赫那拉氏]

                              侧福晋·叶赫那拉拥熙
                              [在太子妃那处传来消息之时,拥熙便从自己房中走出至太子妃殿阁附近,寻了一个很近的园子中空闲的偏阁里侯着消息,此间譬如请来太医,譬如若是出了以外急去宫中告诉弘历等一切安排的仔细,又特特的吩咐了杭佳氏的屋中若是无召,天寒地冻的稳稳的待在屋在屋中]
                              [拥熙向来贴身捻着一串琉璃十八子串,此刻这串十八子在手中转的更快,口中竟也念出“南无观世音菩萨”之句,但拥熙从不信佛,可见她此刻是有几分慌张的]
                              [夜里昏沉,剪秋又添了一盏灯与炉子,但此刻任何物件都暖不起拥熙,只因拥熙十分的清楚,富察氏腹中这一胎对于弘历是多么重要,半晌似过了数年一般,终迎来太子妃身侧的玉堂,此时拥熙端看了玉堂神色,拥熙先有叹息而后匆匆的跟随了玉堂至太子妃殿中,进内后在门前先褪了白狐皮的大氅,闭上眼睛稍又思绪一番,至人身侧蹲下却也久久没有开口,只是平白的先把被子掖了掖,拥熙没急着说出安慰的话,只是温温一句]福晋,先将养好身子,幸而如今是冬日,不然您该更受罪了


                              回复
                              17楼2020-03-12 2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