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策文游吧 关注:6,103贴子:129,799

【正式/事件】AD1078 星月与十字:泰法时代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个帖子是单纯用来放各类事件与判定的,想了解的话可以加群332071716





回复
1楼2020-03-21 13:12
    报道楼
    如果可以的话请加上国家吧


    回复
    2楼2020-03-21 13:18
      关于规则,一回合为一年,一回合四条指令,内容不限,外交指令不限。模糊流,没有具体资料,一回合内会用各种事件来填充游戏内容与国家情况。
      有关军推(我军推水平比较次,可能连军推也算不上罢....)
      1. 可以本人推与我来托管(招募的将领正是在下)。
      2. 玩家一般可以写一些大的战略方针来执行,我会给出一些目标和方向来选择。如果御驾亲征的话可以带来士气加成,指令也可以更加详细(当然凯申微操还是有点难度的)
      3. 我会用骰子进行辅助判定,但仅限辅助。比如埃及农民和精锐冲击骑对冲,必定溃散,只是程度不同。势均力敌时才能决定战斗胜负。


      回复
      3楼2020-03-21 13:24
        开局事件 东帝国/近东部分
        【费拉里图斯与安条克】
        利用尼基弗鲁斯政变时中央政府的混乱局势,费拉里图斯于1078年中进军安条克,试图占领这座他渴望已久的城市。但现任安条克总督伊萨克.科穆宁因良好的品行而闻名,在他不幸在凯撒利亚被突厥人俘虏后,安条克市民甚至自发筹集了两万金币用以赎回他。显然,他不会轻易把这座城市交给这样一个军阀,早在三年前,安条克牧首艾米列诺斯便因为与费拉里图斯私自勾结而被驱除前往君士坦丁堡,但这也招致了安条克市民的不安与暴动,使得他不得不用武力镇压牧首的残党的暴动的市民。当他得知了费拉里图斯的企图后,伊萨克宣称没有君士坦丁堡的命令,他绝不会交出安条克。而面对安条克高耸的城墙,费拉里图斯也不得不谨慎的考虑强攻的可行性。
        【君士坦丁堡危局】
        在七年的孱弱统治后,米海尔七世的声望已经跌落谷底,对于佩切涅格与诺曼人的消极政策说明他根本无力掌控帝国。当朝重臣小尼基弗鲁斯的确努力重新树立起帝国中央政府的权威,努力充实国库并进行了一些明智的军事改革,重建了不朽者与乔玛御卫军团,为帝国重新征募了一批正规军队。但他的改革措施也使得粮价提高致使饥荒蔓延与各地贵族的不满。虽然他无疑是帝国官僚的坚定拥护者,捍卫者以及其中的佼佼者,他以官僚的想法来重建帝国-----------而问题的真相是传统手段再也无法起效,长久以来作为帝国真正力量的官僚们已无法自救了。1076年多瑙河长官涅斯托尔的叛乱印证了他改革的失败,涅斯托尔与当地的地方酋长定下协议,和佩切涅格人歃血为盟。在两方势力的支持下,他横穿巴尔干山脉直达君士坦丁堡城下。令米海尔七世没有想到的是,他并不希望独立,而是仅仅要求皇帝罢免小尼基弗鲁斯,君堡的守军对此毫无办法。所幸就在皇帝犹豫不决之时,涅斯托尔与他的佩切涅格盟友间的猜忌爆发,前者只好率军北撤退回巴尔干山脉。而在米海尔七世将他的儿子君士坦丁嫁给诺曼人的首领吉斯卡尔的女儿海伦娜后,帝国内部的不满在此时彻底爆发。阿德里安堡的名门望族尼基弗鲁斯布林尼乌斯与尼西亚年近八旬的老将尼基弗鲁斯·波塔尼亚斯几乎同时举起叛旗,进军君堡,后者得到了罗姆塞尔柱首领苏莱曼的支持。出于对小尼基弗鲁斯漠视外省利益的不满,由安条克牧首艾米列诺斯牵头,同业行会与一些主教组成中坚力量,1078年1月7日,他们在圣索菲亚召开会议,宣布尼基弗鲁斯·波塔尼亚斯为新任皇帝,另一位尼基弗鲁斯也在此时控制了大半个色雷斯。尽管皇帝试图与安纳托利亚上的一些突厥埃米尔达成同盟以期阻止波塔尼亚斯,但在苏莱曼的干涉下,皇帝的设想只能是个泡影,他已无力阻止两人的进军。

        【米海尔的“妙计”】
        君士坦提乌斯是君士坦丁十世最小的儿子,在罗曼努斯四世与米海尔七世在位时,他都作为共治皇帝拥有极其重要的政治地位,一度还成为与吉斯卡尔女儿海伦娜的联姻对象。(最后是米海尔的儿子君士坦丁前往联姻)1077年,君士坦提乌斯便与阿莱克修斯已经成为了密友,他甚至还希望阿莱克修斯能够迎娶自己的妹妹佐伊。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米海尔七世眼看自己的统治将要结束,便准备把皇位传给弟弟君士坦提乌斯,于是把阿莱克修斯叫了过来,想让他劝劝自己的好友君士坦提乌斯继承皇位。
        然而这显然并没有什么用,君士坦提乌斯最终觉得自己小命不保,选择带上阿莱克修斯乘夜溜出君士坦丁堡投奔波塔尼亚斯。在阿莱克修斯的美言相劝下,波塔尼亚斯欣喜的留下了两人,留下米海尔独自在风中彷徨。

        【苏莱曼的塞尔柱帝国】
        苏莱曼与马利克沙间的关系正随时间推移逐渐僵化,两人虽是同出身于塞尔柱家族的远亲,但关系却一直不好。在1075年,苏莱曼与马利克沙终于闹翻,前者最终选择在安纳托利亚独立建国(1077年),并起名为“罗姆的塞尔柱苏丹国”。这一赤裸裸的背叛行径致使塞尔柱苏丹马利克沙暴跳如雷,但却因忙于巩固塞尔柱广阔的疆土无法做出什么有效的反击,只能暂时放任他在安纳托利亚的行为。


        回复
        4楼2020-03-21 18:05
          开局事件 伊比利亚部分
          【努尔曼雄鹰】
          阿巴德王朝在近几年的扩张速度之快是半岛上任何势力都不愿看到的。安达卢斯南部的穆斯林率先结为同盟以抵抗穆塔迪德德进攻-------科尔多瓦,托莱多与格拉纳达皆在其中。但这一切依旧无法阻止阿巴德大军的步伐,伊本.欧麦尔率领的大军于1071年攻占科尔多瓦,随后又相继从格拉纳达手中夺取哈恩地区并进一步吞并阿尔梅里亚北方卡迪尔家族的领地。虽然托莱多埃米尔马蒙曾在1074年短暂的占领科尔多瓦,但在不久后,马蒙中毒身亡,国家混乱,科尔多瓦再次回到了阿巴德王朝手中。这次,伊本.欧麦尔又将矛头指向小小的穆尔西亚,将卡塔赫纳团团包围。面对着如此强大的敌人,穆尔西亚的埃米尔正迫切的寻求任何可能的援助,但慑于阿巴德王朝强大的军势,暂时没有势力回应他的求援。

          【莱昂-卡斯蒂利亚的新王】
          阿方索六世上位的过程可谓是一波三折。在1065年斐迪南一世去世后,他的三个儿子瓜分了他父亲的王国。长子桑乔二世统治卡斯蒂利亚,次子阿方索六世统治莱昂,三子加西亚二世统治加利西亚。最先取得霸权的是长子桑乔,他在三桑乔之战中击败阿拉贡-潘普洛纳联军,随即在兰塔达战役中击败阿方索,与其和解后入侵加利西亚,先后将加利西亚与莱昂吞并,阿方索六世被囚于萨阿贡的修道院。所幸的是,两人的姐姐乌拉卡为阿方索争取到了自由,阿方索于1072年前往托莱多寻求庇护。同年,桑乔二世与乌拉卡发生矛盾,前者试图收回后者控制下的萨莫拉。在围城中,桑乔二世遇刺身亡,阿方索六世得以返回国内重登王位。面对这一戏剧性的发展,作为桑乔二世的近卫军长官,熙德(罗德里戈·迪亚兹·德·维瓦尔,熙德是阿拉伯人对他的称呼)立即联合几个桑乔系贵族公开要求阿方索发誓“没有参与暗杀桑丘的阴谋”。而阿方索的回应也相当简单,与他素有恩怨的奥多涅斯伯爵接替熙德成为了近卫军长官。虽然他和阿方索的侄女西蒙娜在1074年结为夫妻,但他在宫中的处境却依然险恶,处处遭到阿方索六世与奥多涅斯伯爵的敌视。但无论如何,阿方索六世在这六年间已经稳固了他的统治,并在桑乔四世狩猎身亡时与阿拉贡乘机将潘普洛纳瓜分。他如今领导着西班牙最为强大的国家,哪怕是塞维利亚埃米尔也得避其三分。而南方托莱多的乱局也给了阿方索六世一个绝佳的入侵机会,似乎没人能阻止阿方索六世接下来的任何行动。


          回复
          5楼2020-03-21 18:06
            开局事件 意大利部分
            【意大利的诺曼公爵】
            在六十年前,第一批十二人的诺曼佣兵才作为朝圣者踏上这片土地。而如今这群诺曼人已经迅速成为了意大利最为强大的势力,将整个南意大利纳入他们的掌中。在1054年,诺曼人击败了教皇利奥九世率领的反诺曼联军,甚至将教皇本人俘获,他的兄长德意志皇帝亨利三世大惊失色。其后的教皇尼古拉二世为了摆脱德意志皇帝的影响,甚至不惜与诺曼人结盟,赐予罗伯特“阿普利亚,卡拉布里亚及未来的西西里公爵”这一头衔。这一系列事件清楚地表明,已经没人能阻止诺曼人在意大利扩张的步伐了。其后的二十年中,诺曼人在罗伯特的带领下在南意大利横冲直撞,正如他的外号“吉斯卡尔”(狡诈者),为了利益它可以不择手段。1060年,他与他同父异母,最小的弟弟罗杰一同彻底征服了卡拉布里亚,随后跨过墨西拿海峡攻入西西里,将穆斯林势力束缚在西西里南部一偶。但诺曼人也有自己的烦恼,不说南意大利大大小小的贵族对诺曼人的统治从未感到满意,兄弟二人间的紧张局势可谓人尽皆知,罗杰的野心使得罗伯特不得不处处提防,恼羞成怒的罗杰最终掀起了一场内战。虽然双方最终因为阿普利亚的另一场叛乱和解,西西里与卡拉布里亚也被交给了罗杰,但双方的裂痕已然无法消除。在1071年,吉斯卡尔最终攻陷了巴里,罗马人在意大利的最后据点。次年,罗杰也攻陷了巴勒莫,成为西西里公爵。但这一切都暂时被吉斯卡尔抛于脑后,如今的他正将目光投向亚德里亚海的对岸,在上一年,他刚与米海尔六世讲和,迫使米海尔的年幼的儿子君士坦丁迎娶他的女儿海伦娜。拜占庭的繁荣让他着迷,闪耀的君士坦丁堡如今正等待着他的到来。


            回复
            6楼2020-03-21 18:06
              第一回合东罗马事件
              【米海尔七世退位】
              虽然在安条克牧首艾米列诺斯公开支持新皇帝后,小尼基福鲁斯决定直接把在圣所中的主教拖出来示众。但此举显然只是进一步将他推入险境。面对波塔尼亚斯的大军,米海尔七世自知已无力回天,于3月24日主动宣布退位进入修道院提前养老。一个星期后,波塔尼亚斯顺利率军进入君士坦丁堡,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东罗马帝国新皇帝。尝试逃出城外的小尼基弗鲁斯也被抓获。但这并不意味着麻烦的结束,即使布里尼乌斯在郊区没收首都中富裕而有影响力的公民的财产的暴行使得他的潜在支持者消失殆尽。但尼基弗鲁斯布林尼乌斯仍然手握重兵(大部分都与诺曼人打过交道,身经百战),占据着包括阿德里安堡在内的大半个色雷斯。由于君士坦丁堡的局势仍需稳固,亲征似乎并不是他的最佳选择。相比之下,或许主动投奔新皇帝的阿莱克修斯才是更好的选择。
              1.当然是御驾亲征!(胜利能提高威望,但需要军推)
              2.还是让阿莱克修斯来吧......(直接投骰子,按结果跳事件,大概率历史线,有小概率gg)


              收起回复
              7楼2020-03-21 18:47
                塞尔柱开局事件补充(虽然好像没有必要的样子....)
                【马利克沙的游牧帝国】
                从马利克沙的父亲阿尔斯兰即位起,塞尔柱苏丹就面临着废除氏族内部不守法习惯的任务,氏族成员们对于把他们组织在一个正规国家之中显然极为不满,不少塞尔柱部落在波斯和两河烧杀抢掠,继续过着他们在中亚无忧无虑的生活,而波斯人同样也瞧不起这群从东方来的野蛮人。国家体制散漫带来了一系列的社会动荡,在马利克沙对西喀喇汗国的第一次远征结束后,他的叔叔喀乌德与弟弟塔卡什先后在东方发起叛乱,虽然在1078年苏丹的大军顺利攻占起儿漫,并将喀乌德绞死。但塔卡什依旧盘踞在巴尔赫难以企及的深山中,让苏丹十分头疼。安纳托利亚的苏莱曼也迅速抓住机会,与马利克沙决裂,自立为罗姆的塞尔柱苏丹,马利克沙十分恼怒,却因东方的事务无可奈何。尽管有着维齐尔尼扎姆的英明管理,然而马利克沙在引导以他为军事首领的乌古思部落去接受一个以他为苏丹的阿拉伯-波斯国家的体制的过程中碰到了很多困难。尼扎姆和波斯的官僚机构都力求使突厥部落联盟的作用降到以往突厥卫队的范围内,然而,要使新苏丹的不安分的同胞们服从命令和要使这些野蛮的游牧民固着于土地上都是十分棘手的任务。要把塞尔柱帝国的冒险置于一个固定的基础之上,以及把波斯人的定居生活方式强加于这些以往的游牧民,由此使塞尔柱克帝国成为传统式的波斯帝国,在这件事上,只有苏丹一人与尼扎姆的看法一致。最终,年轻的苏丹选择了最为简单粗暴的方式--------将那些不安分的部落通通送往广阔的安纳托利亚。


                收起回复
                10楼2020-03-23 09:52
                  第一回合诺曼事件
                  【吉斯卡尔的不安】
                  米海尔七世就这样被推翻了,海峡对岸局势的突然变化让吉斯卡尔措不及防。虽然尼基弗鲁斯三世的使者再三向他强调君士坦丁作为皇位继承人的地位不会改变,海伦娜依然会成为帝国未来的巴塞丽莎,但吉斯卡尔仍深感不安--------天知道这群希腊人又会搞什么阴谋。同时,嗅到利益的他也深感此时是个入侵帝国的天赐良机。但问题在于,他并没有合法的入侵理由。


                  回复
                  11楼2020-03-23 10:48
                    第一回合近东事件
                    【费拉里图斯占领安条克】
                    在城外几周的僵持后,来自君士坦丁堡的命令最终到达。这份命令含糊其辞的将费拉里图斯任命为安条克的共治总督,甚至还一并授予他“元首”的头衔(此举遭到了不少贵族的反对,但最终皇帝还是力排众议),伊萨克.科穆宁选择离开安条克动身返回君士坦丁堡。七月中旬,费拉里图斯的军队跨过奥斯特龙河,正式占领了安条克这座帝国在东方最为重要的城市。费拉里图斯随即任命了他的心腹图森为共治总督,他在东方的势力再次得到了加强。就连穆斯林统治者也对这样的晋升速度感到惊叹,不得不开始重新调整与其的关系。


                    回复
                    12楼2020-03-23 10:50
                      第一回合君堡事件后续
                      【斯拉夫人之王】
                      米哈伊尔显然是个令君士坦丁堡无比头疼的家伙,他的父亲斯特凡于1039年宣布独立,与保加利亚的彼得遥相呼应,在1042年彻底击败了君士坦丁九世派出的镇压部队,塞尔维亚西部事实上获得了独立。在米哈伊尔上台后,他小心翼翼的维持着拜占庭与佩切涅格人间的平衡,从中获益良多,得到了第一带剑侍卫的称号并迎娶了君士坦丁九世的侄女。1077年,热衷于恶心拜占庭的罗马教廷正式承认了米哈伊尔作为杜克里亚国王,并一同授予了他“斯拉夫人之王”的称号,让他得以在法理上彻底摆脱君士坦丁堡的统治——至少他本人是这么认为的。他的儿子君士坦丁曾在七年前短暂的被叛乱的贵族联合匈牙利人推上保加利亚的王位,一度占据了尼什与北马其顿地区,但很快便被拜占庭平定,君士坦丁也不幸被俘。但他并没有就此放弃,在通过威尼斯人拐回了被囚于安条克的君士坦丁后,他便转而让其与巴里的亚昆塔结婚,和诺曼人挂上了钩。在南方拜占庭的内战中,精明的他显然意识到了机会的来临。(与布林尼乌斯的战役结果会影响此人接下来的事件)
                      @复仇CQB


                      回复
                      13楼2020-03-26 13:33
                        第一回合伊比利亚事件
                        【穆尔西亚屈服】
                        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穆尔西亚最终选择了屈服于阿巴德王朝,割让了南岸所有的土地,并成为其朝贡国。阿巴德的军队顺利占领了卡塔赫纳,将格拉纳达与阿尔梅里亚彻底包围。


                        收起回复
                        14楼2020-03-26 13:37
                          【卡塔赫纳陷落】
                          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阿巴德的军队于这年年中顺利攻占了卡塔赫纳,在扫平了南岸穆尔西亚的剩余势力后,伊本欧麦尔率选择暂时在此驻扎,待明年继续北上。
                          @野狼骑士团


                          收起回复
                          15楼2020-03-26 13:49
                            【斯拉夫人与罗马】
                            在经过了一番唇枪舌战后,屡屡吃瘪的阿莱克修斯终于不负众望,带来了一个令众人满意的消息。他成功说服了以老谋深算著称的米哈伊尔,至少在表面上维持住了帝国附庸的名号,并且让他放弃了对尼什城的要求。但做为交换,帝国必须承认米哈伊尔对伊利里亚的宣称,协助米哈伊尔北伐,并在关税与贸易权方面做出让步。而他也将会提供两千斯拉夫重步兵与同等数量的轻骑兵,还有数千擅长山地作战的轻步兵。这一秘密协议的达成不得不能称之为是一个巨大的外交胜利,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挽回了阿莱克修斯此前因战败而损失的声望。
                            @复仇CQB


                            回复
                            16楼2020-03-29 15:50
                              莱昂—卡斯蒂利亚王国第一回合判定
                              【伊比利亚-暴风雨前的宁静】
                              在从巩固王位的麻烦事中腾出手后,野心勃勃的阿方索六世终于开始为战争做起了准备。
                              他首先派出人手,对南方的托莱多进行了彻底的侦查,并着手开始建立起一个横跨整个西班牙的间谍网。而托莱多的情况也是显而易见的糟糕。自从上任埃米尔马蒙被人毒杀后,这个依靠马蒙威望而维系起来的国家便陷入了一片混乱,塔拉韦拉与巴伦西亚总督先后独立。而马蒙的孙子叶海亚.卡迪尔也终日待在托莱多的宫殿中闭门不出,导致了托莱多上下几乎完全停摆。甚至有传言称,叶海亚已经彻底厌烦了复杂的政治斗争与勾心斗角,一心希望退隐山林。
                              而他的下一步便是敞开国库,大肆封赏他手下的士兵与将领,赢得了军中上下的一致支持。同时,他还尝试着制定了一系列的军规与奖惩制度以提高军队的训练与战斗力。但十分可惜的是,这个计划并没能得到多少贯彻。莱昂的军队主要依靠各大贵族提供的各类征兆部队,国王手中真正能控制的部队往往只是一小部分,有时甚至还不如诸如加利西亚或是卡斯蒂利亚公爵这种大贵族。而除了少数富裕地区所能提供的重步兵与骑兵,其他绝大部分临时拼凑出来的征召兵都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职业部队少之又少。因此大部分贵族都拒绝出资支持国王这个不切实际的计划,对于他们来说,这笔巨大且无意义的开销不如去雇佣法兰克人来的方便划算。但无论如何,国王还是尽其所能的提高了直辖部队的日常训练并自掏腰包为他们购置装备,阿方索六世在各地精彩的演讲也确确实实的激起了军中对宗教信仰的狂热,他们高呼着胜利的口号,誓要从异教徒手中收复失地。
                              但他对各大贵族,将领与商人的监视计划却迟迟无法正式实行,阿方索的顾问小心的向他提醒这项计划可能带来的后果,就像他的祖父是如何起兵得到王位的一样。国王也始终无法做出最后的决定。(可以选择放弃或执行)
                              @野狼骑士团


                              回复
                              17楼2020-03-29 17:04